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宝石眼 正文

第四章
2023-09-25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街车一直向前驶看,影子连续问了好几次:白小姐在什么地方?
  可是,司机和那戴花的人却都只是礼貌地向他笑着,而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影子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望着街上的风光。
  里约热内卢是一个极其美丽平静的城市,这样的环境和他的心境似乎很不相配,而当街车在一个街口停了下来,那戴花的人又开了口时,影子更加愕然了。
  那是一条很僻静的街道,在街口,有三个下水道工程人员和工人正在一个打开了的下水道的铁盖之前站着,车子就停在离那三个人不远处,而那戴花的人向影子道:“请下车,我们的第一程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三个人会带你走第二段路程。”
  影子没有说什么,提着箱子下了车,而当他来到了那三个人的面前时,更使他愕然的事发生了,那三个人中的一个,什么话也不说,就只是向下水道的洞口指了一指。
  影子陡地一呆,他已经估计到白兰音可能会住在极其隐秘的地方,但是如果说白兰音住在下水道中,那也未免太使人感到意外了!
  可是影子还是不说什么,他立时从洞口钻下去,沿着铁梯向下爬,一股难闻的霉臭味扑鼻而来。当他才向下爬去的时候还有光亮,但是立即“砰”地一声,下水道洞口的盖子被盖上,他的眼前就成了一片漆黑,使得他不知如何才好了。

×      ×      ×

  花羽在示踪屏上曾看到他跟踪的那辆车子停了一停,他立时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可是,当他来到那街上的时候,下水道洞口的铁盖已经盖上,围栅被搬走,那三个人也在几秒钟之前离开了。不论花羽怎么想,他也无法想得到影子已经钻进了那个下水道之中。
  他要弄明白——刚才那辆车子为什么停了一停,是以他立时又向前追去。
  影子留在下水道中,他听到了污水流动的声音,难闻的气味一直向他的鼻孔飘来,他正想取出电筒来照看时,不远处已经亮起了电筒的光芒,同时有人道:“请继续下来,沿着这个地方走。”
  那人的电筒光芒射在下水道壁一条不过一尺宽的水泥道上,那水泥道沿着下水道一直向前伸展出去。
  影子立时向下爬下去,下水道的壁是穹形的,而他又必须靠近下水道管壁,才能在那条不到一尺宽的水泥道上行走,是以他的身子必须向一边侧倾。
  他来到了那人的面前,那人道:“走起来很困难是不是?但那却是最安全的!”
  影子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心中却明白了一件事。他明白的是:何以白兰音还在“虎”白兰音的时候横行南美,可以令得南美的军警束手无策,一句话——那绝不是偶然的事。
  影子跟着那人在那狭窄的水泥道上一直向前走着,那人也似乎不怎么爱开口,影子也一直只是看到他的背影,从那人的背影看来,影子可以请想得到那人是一个行动极其矫捷的汉子。
  在下水道中足足走了二十分钟,影子对那种霉腐的气味已经有点习惯了,那人停了下来。影子看到前面已是下水道的尽头,污水自一根巨大的管中流出去,而在那根管子之上,则是一扇小小的铁门。
  那人将铁门拉开了一些,向外看了一看,立时又将门关上,低声道:“影子先生,你可以出去了。”
  影子问道:“外面是什么地方?”
  那人却没有回答影子的这个问题,他只是侧了侧身子,让影子可以从他的身边挤过,来到那扇铁门前,影子推开了铁门向外看去,不禁呆了一呆。外面,是一条河!
  污水由下水道注入河中,而那扇铁门离河面足足有十二尺高。不过影子在一呆之后,立时看到就在铁门下的河面上停着一艘快艇,快艇上有一个水手模样的人正在用力吸着烟斗。
  带他在下水道走到这里的人,这时在影子的身后道:“要不要使用爬墙的工具?”
  在影子的身上自然有着爬墙的工具,不但有,而且有好几种,都是他自己精心设计的。
  可是这时那人这样问他,却使影子感到那人话中多少有点桃战意味在内,他立时道:“要我到下面的快艇上去?我想不必使用什么工具了!”
  那人的声音听来很冷淡,他道:“要当心!下面的河水有许多湍急的暗流,如果你不能正确的落在船上,或是在落到船上时弄翻了船,那么一小时之后,你可能已在大西洋之中了……”
  影子轻哼了一声,那人这样说,挑战的意味更浓了!影子已然可以料想到,这些接引他去见白兰音的,一定全是对白兰音忠贞不二的部下,而白兰音也必然曾对他们提起过自己,于是,也就必然形成他们心中对自己的不服,要找机会试一试自己的身手。
  影子想到了这一点,他心中好胜之心油然而生,应道:“如果真的那样,倒叫白小姐空等了!”
  他一面说,一面望着下面,河面快艇上的那水手也抬头向上望来。影子的双足轻轻一弹,他整个身子便向上略弹了起来,接着身子已向下落去。
  从十二尺高处跳下,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而自十二尺高处要跳上一艘三尺宽、十尺长的快艇,很多人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影子在未曾向下跳去的时候,已经知道他的困难是如何能稳稳的落在那快艇之上,而不使快艇侧翻,那必须要使他的身子在落到快艇上的时候将力道减到最低,才能成功!
  影子在开始跳下去的时候身子还是伸直的,但是当他下坠了五、六尺之后,他的身子便开始收缩了起来,缩成了一团。
  在那一刹那间,他全身的肌肉就像是绷紧了的弓弦一样,他的全副心神都在准备着碰到快艇的那一刹那间的来临。他先松了手,让他的手提箱落下去,然后他的手足突然伸开。
  他就像是一头猫一样,双手、双足同时碰到了快艇,四肢的支撑使他下坠的力道不是集中在一点,而是分散了开来,所以快艇只是晃了几下,那种晃动的程度,和一个人踏上快艇简直没有多大的分别。
  自然,这样的姿势不是十分好看,但是影子敏捷的动作却掩饰了这一点,他立时一个翻滚,人已变成坐在快艇之上了。
  快艇上的那水手望着影子目瞪口呆。影子抬头向上看去,他看到下水道的铁门旁是一张神情十分傲慢的脸,不过,傲慢的神情也迅速地自那脸上消失,而代之以惊愕!
  影子向那人挥了挥手,对那水手道:“我认为你应该立时启航了!”
  那水手有点手忙脚乱起来,白兰音的手下自然不致于如此慌张,那显然是影子刚才的身手将他吓呆了。他根本没有看到影子是怎样到了快艇上的,只觉得忽然之间快艇一晃,影子已坐在他的对面了!
  直到影子那样说了,他才急急忙忙拉起缆绳、发动引擎。快艇以极高的速度向前驶去,驶出不多久,河面渐阔,许多有长桅的游艇停在河边。
  快艇直来到了其中一艘很大的双桅游艇之旁停下,那水手道:“请登船。”
  影子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但愿一上了船,就可以见到我要见的人!”
  那水手只是诡秘地笑了一笑。影子提着手提箱,沿着梯子上了那艘游艇,游艇上似乎一个人也没有,十分地静。影子在甲板上走了两步,想去问那水手时,那水手却已经驾着快艇离开了。
  影子一直来到舱房门口,才道:“有人吗?”
  他立时听得船舱中传来一声娇笑,那个他所熟悉的娇笑声,使得影子的心猛跳动起来!
  他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下呼叫声,“砰”地撞开了舱门,冲了进去。
  他冲进了舱中,就看到了白兰音。白兰音穿着一套水手的衣服,站着。水手的衣服虽然粗陋,但是穿在白兰音的身上却令她看来更妩媚、更动人、更英姿勃勃,美丽的女人,是从来也不必靠衣饰来增加美丽的,而要靠衣饰才能变得看起来美丽的女人,就绝不配称为美女。
  而白兰音是真正的美女!
  影子呆了一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他重见白兰音的那一刹那间,他有置身梦幻中的感觉,然而此刻却不是梦幻,他千思万想的白兰音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左手一松,手提箱跌下。他向前走着,白兰音仍然站着不动,看来她正竭力在维持她的矜持,但是当影子来到了她的面前,揭下了她面上的软塑胶面具之后,白兰音的矜持崩溃了!
  影子和她紧紧地拥在一起,他们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拥着,双方可以清楚地感到对方的心跳,如此,语言自然也成为多馀的了。

×      ×      ×

  花羽追上了那辆街车。
  当花羽离那辆街车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然充满了怒意,因为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影子已经不在车中了。
  他的一切布置是如此万无一失,但是却让影子在半途消失了!
  花羽只觉得双颊发热,他加快速度,摩托车疾横过街车的车头,迫使那辆街车停了下来。
  街车才一停下,花羽便疾跳下车,来到了窗前,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扳动了机枪。装有灭声器的枪根本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子弹已经射中了那个戴着紫色花朵的人的面门。
  子弹是从那人的鼻梁正中射进去的,那人的身子向后一仰,他还是坐着,但自他的鼻梁正中流下了一股浓稠的鲜血来。
  而花羽的动作是如此之快,那司机根本连双手离开驾驶盘的机会也没有,花羽手中的枪又已对准了那司机的面门。
  即使是一个极其勇敢的人,在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如此突然的死亡之后,也会不免心惊肉跳的,那司机又不能算是一个绝顶勇敢的人,是以花羽的枪口一对准了他,他就发起抖来。
  花羽的声音阴冷得可怕,他道:“你已经知道我是不喜欢多浪费时间的人!”
  那司机的声音发着颤,道:“是——是!”
  花羽又道:“或许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告诉你,我是花羽!”
  那司机的脸色本来已经够难看的了,而当花羽一道出了他自己的名字之后,那司机看来简直像是一个死人一样!
  白兰音以前的手下全是魔王高泰组织中的人,而魔王高泰组织中的人,自然都知道花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和他的行事手段。
  花羽一上来就杀了一个人,接着又道出了他的名字,这两下攻势,可以说,白 兰音的手下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挡得住的。花羽立时道:“影子在什么地方下了车?到哪里去了?”
  那司机已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根本不必花羽再过问,他就断续的道:“在——那个街角,他进了下水道!”
  花羽又问道:“然后到哪里去?”
  那司机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负责送他到那街口,请你相信我!”
  花羽缩回手来,道:“我相信你!”
  当花羽的手渐渐缩出窗外之际,那司机以为自己已有了一线生机,可是,也就在那一刻,花羽一面转过身去,一面板动了机枪。
  子弹从那司机的双眉中心射进去,一缕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
  花羽转到了车后,先在车杆上取下了那具无线电波发射仪,又驾着摩托车往回驶,三分钟后,他就来到了那个街口,他停了车,来到下水道的铁盖之前。
  凭他的观察力,他可以肯定自己找对了地方,那铁盖是才被移动过的。花羽自鞋跟处抽出了一片铜片来塞进盖缝中,然接向上提,街对面有几个小童正好奇地望着花羽。
  花羽提起了铁盖,身子钻进去,沿着铁梯向下走了几步,然后又将铁盖顶回去。
  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他正在决定如何展开下一步的行动时,已经听得黑暗之中有人以相当愤怒的声音道:“谁叫你又下来的?”
  那声音离花羽不到十码。
  花羽贴住了铁梯不出声,那人也立时觉出了事情不对头,他又斥道:“你是——”可是,他第二次开口只有机会说出两个字,花羽的机枪已然扳动。在一片漆黑之中,花羽根本无法看清任何目标,可是那人起先以为下来的是自己人,等到觉出情形不对头时,他又没有足够的机警立时不出声,是以给了花羽最好的机会。
  花羽是不折不扣的神枪手,在他成为神枪手所受的严格训练中,在黑暗中循声发射正是课程之一,他能够在黑暗中射中在他身边远处飞过的蜜蜂!
  本来,花羽还不想射死那人的,可是对方已然起疑,而他又处在一个对他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他自然非先发制人不可了。
  那轻微的“啪”地一声响,结束了那人未曾完全开出的那句话,接着便是“扑通”一声,一个人跌进了水中所发出的声响。
  花羽持着枪在黑暗中凝神静听,他在等待着再听到别的声响,那就可以立时发出第二枪。他等了三分钟之久,才肯定下水道中没有别人了。
  他吸了一口充满了臭味的空气,扭亮了一只小电筒,向前照着看,沿着铁梯来到了那水泥道上,向前走着,一直来到了铁门前向外看去。
  他当然没有看到影子,也没有看到那艘快艇,他只是看到了水流相当湍急的河面。
  花羽看了并没有多久,便退了回来。
  自然,他知道要找到影子还得费一番手脚,但是有了这样的成绩他已经很满意了。
  当他看到了那条河之后,他已经想到白兰音为什么要利用这条下水道来接引影子,道理很简单,这条下水道是通到河边的捷径,而如果白兰音不是在一艘船上,又何必使影子来到河边?花羽慢慢地退了回来,顶开了铁盖,上了下水道。

×      ×      ×

  在陈设十分舒适的船舱中。影子躺在床上,白兰音掠着乱发。她的双颊很红,使她看来更迷人。她望着影子道:“其实,我可以不要你的帮助,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找你?”
  影子的神态很严肃,道:“你知道的,因为你实在想见我!”
  白兰音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发出一下低叹,而不使影子听到她的低叹声。
  她也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来平板,道:“我们现在该来讨论一下正经事了。”
  影子仍然躺着,他将双手交叉着放在颈后,道:“那么,先让我和你说一些事。魔王高泰派了花羽来暗杀我。”
  白兰音陡地吃了一惊转过身来,美丽、澄澈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惊恐,道:“如果是花羽,你逃不过去的!”
  影子的笑容很苦涩,他道:“我逃过去了,纯粹是幸运。而你派来和我接头的那人,却没有那么幸运。他死在花羽的枪下!”
  白兰音陡地直了直身子,道:“那就是说,花羽已经知道我和你相会了?”
  影子道:“他可能会作这种猜测,但是他却不会知道我到这里来和你见面。”
  白兰音的眉心打着结,道:“影子,别太自信!花羽不同于别人,他——他简直是一个……”
  白兰音像是想不出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花羽才好,是以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影子伸出手来握住了白兰音的手,白兰音的手竟是冰冷的。影子解嘲似地道:“你是虎,虎难道也会害怕?”
  白兰音道:“自然,虎怕陷阱!”
  影子笑了起来道:“但事实上并没有陷阱。花羽可能还在我住所外苦苦等候我的出现,绝不知道我已经来到这里。”
  白兰音并不理会影子的话,她拉开了一只矮匮的抽屉,里面是一副完整的无线电通讯仪。她按下了几个掣,用影子听不懂的、一种节奏很快的印地安语和一个人交谈着。
  一分钟之后,白兰音关上了抽屉转过头来,脸色极苍白。影子笑着,道:“别太紧张,花羽——”
  白兰音立时接着说下去,道:“花羽已经来了!机场门口接引你的那个人、街车司机,和在下水道中带路的那个人,他们全死了。”
  影子陡地一震,自床上直跳了起来!白兰音吸了一口气,道:“现在你还那么自信?”
  影子张大了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实在是不可能的事!他再也想不出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泄露行踪,以致花羽会跟了来。
  白兰音道:“现在该是我劝你别紧张了。我想,花羽还不能那么快就找到我们,我们也不必因为他而耽搁了正事。我给你看一些东西!”
  白兰音说着又打开了另一只抽屉,取出了一只银质的盒子,道:“打开它。”

相关热词搜索:宝石眼

下一章:第五章

上一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