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宝石眼 正文

第一章
2023-09-25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影子闷闷不乐地坐在阳台上。
  自从白兰音走了之后,他几乎每天都这样闷闷不乐地坐着,足不出户,比起以前活跃的影子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影子的仆人阿霖本来就不喜欢说话,再加上影子不开口,这间屋子连日来静得就像完全没有人居住一样。
  影子望着阳光下的草地,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一生之中,心中从来也未曾有过如此的空虚感。现在,他像是一切都失落了。
  自然,他知道如何才可以填补他心中的这种失落感,只要白兰音能够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像以前一样地快乐和活跃。
  他的动作有点懒洋洋地,伸手在一旁的一张大理石几上的一具对讲机上按了一按,道:“阿霖,替我调一杯酒来:塔基拉。别忘了青柠和盐!”
  塔基拉是一种墨西哥的烈酒,要和酸涩的青柠和咸苦的盐一起喝。火辣辣的烈酒,酸涩、咸苦,这正是影子目前的心情。
  阿霖照例连回答也没有,但是影子知道阿霖一定已听到了自己的吩咐。他仍然有点失魂落魄地望着草地。
  果然,不到两分钟,在他的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阿霖来了。阿霖面目平板,手中托着一只盘子来到影子的身边,将盘子放在几上。
  影子伸手取过了盘子上的那杯酒,可是他还未曾将酒送到唇边,就陡地呆了一呆。
  盘子中还有别的东西——那是一张机票!
  影子回头向阿霖望了一眼,阿霖的面目平板,像是石头人似地站着。影子伸手翻了翻机票,那是到巴拿马去的头等舱位机票,起飞的日期是当天下午三时。
  影子呆了片刻才道:“阿霖,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出去散散心,巴拿马是一个散心的好地方?”
  阿霖为影子做了远行的安排,可是他仍不愿多说话,他甚至对自己的安排不作任何解释,他只是道:“行李已收拾好了,主人!”
  影子放下酒杯,拿起机票来,在掌心上拍了拍,站了起来道:“好吧!我的确是要出去散散心了。巴拿马是个很恰当的地方,它离南美也不远。阿霖,谢谢你妥当的安排!”
  影子说着,在阿霖的肩头上拍了拍。阿霖一点反应也没有,拿起盘子转身走了开去。
  影子知道阿霖选择巴拿马作为他旅行目的地的原因。影子知道,阿霖对于白兰音的离去虽然没有公开表示过什么意见,但是他心中一定在额手称庆。然而,阿霖一定也看出了影子这几天神不守舍的情形。
  白兰音是回到她活动过很久的南美洲去了,这一点,影子和阿霖都知道。固执的阿霖如果替影子准备了赴南美洲的机票那才是怪事!他替影子安排到巴拿马去,而从巴拿马到南美洲的几个大城市至多不过是几小时的飞行航程而已。
  阿霖一句话也没有多说,但是他对影子的关怀却还是令影子感动。
  影子走进卧室,一只皮箱放在房间中央。影子提起了皮箱。他知道,阿霖既然说已经替他准备好了行季,那么一定比他自己收拾更来得妥当,他完全不必再费心去检查一遍了。
  他提着皮箱下了楼,阿霖等在车里,影子上了车,阿霖坐上了司机位,驾车向机场疾驶而去。
  在机场的入闸口,影子和阿霖还是没有说什么话,影子只是在进闸之际又伸手在阿霖的肩头上拍了拍,阿霖微微转了过去。
  经过了烈日薰晒的那一段路,进了机舱中感到份外清凉,当影子想到只要飞机一起飞,虽然自己不知道白兰音在什么地方,而南美洲一共有一千七百七十万平方公里,有大部分地方还是亘古以来人迹不至的蛮荒地带,但是只要飞机起飞,他和白兰音之间的距离总是在越变越近。
  一想到这一点,影子就觉得心情轻松了不少。他向美丽的空中小姐微笑着,空中小姐将他带到一个靠窗的位子前,影子坐了下来,舒服地伸了伸懒腰。
  飞机还没有起飞,旅客正陆续地上机来,影子望着窗外,地勤人员正在忙碌地工作着。他看了看手表,约莫还有二十分钟飞机就可以起飞了。
  就在这时,空中小姐又带着一个半秃的老年人向前走来,那半秃的老年人一面走,一面不断叽叽咕咕和空中小姐讲着话。
  空中小姐的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不住地点着头。
  他们来到了影子的身边,那位空中小姐微微弯下身来,对影子道:“对不起!先生,这位老先生要向你提出个请求。”
  影子转头向那老年人望一眼,道:“请说!”
  空中小姐说道:“这位老先生说,他是第一次搭飞机,而恰好他又被编在一个不靠近窗口的位置上,他希望能够充分享受第一次航行……”
  空中小姐的话还没有讲完,影子已经道:“我明白了。不要紧,我可以和他换位置。”
  空中小姐连声道:“谢谢你!”
  那老年人看来真的是第一次出门,他用极生硬的英语道:“谢谢你!先生。像我这种年纪,这是第一次飞行,也可能是最后一次飞行了。”
  影子微笑着站起身来,让那老年人坐在他原来所坐的位置上。空中小姐替那老年人调整好椅子的角度,并且将一只枕头垫在那老人的后脑。
  那老年人满意地笑着,望着窗外。
  地勤人员开始撤退,机师也已经进入驾驶舱,飞机快起飞了。
  影子闭上眼,准备开始休息。
  然而,就在他闭上眼的那一霎那间,他突然听到了一下奇怪的玻璃破裂声。
  在飞机上,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是玻璃破裂声是无论如何不应该有的。影子陡地睁开了眼来,当他睁开眼来的同时,他也已听到了几个女人的尖叫声,而刹那之间,影子也被眼前的情形吓得怔住了!
  他座位旁的机舱的窗子已经破裂,一看那种破裂的情形,就可以知道那是被一枚子弹射穿的。
  而那个老年人看来仍然十分安详地躺在椅子上,但是他脑后的那个雪白的枕头已有一小半成了殷红色,鲜血自他的左额角处泊泊地淌出来,那么红、那么稠,不断地向外淌着。
  影子霍地站了起来,不由自主也发出了一下惊呼声来!一颗子弹射穿了玻璃窗,射进了那老年人的脑中,那老年人已经死了!
  就算事情和他全然无关,也是够骇人的了,何况影子一看到那样的情形,立时想到:这个位子本来是自己所坐的!
  影子连忙向后退出了两步。这时候,整个机舱之中已经充满了惊呼声,空中小姐镇定地和机长匆匆走过来,机长立时道:“请镇定!大家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千万保持镇定!”
  所有的搭客都听从机长的吩咐,但只有影子仍然呆呆地站着。
  影子的心中乱到了极点。从破裂的窗子上望出去,可以看到机场大厦的大半部,从机场大厦的任何一个窗口,或是在机场大厦顶部的平台上,都可以成为射击这架飞机的地方。一柄强力的远程来福枪和一具配在枪上的望远镜,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而从子弹直射进那老年人的左太阳穴这一点看来,那个隐藏的狙击者毫无疑问是一个出色之极的神枪手!影子简直想不出除了他之外,世界上谁还会有那样出色的射击术?要有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这个人便是花羽——他是魔王高泰手下十二大将之一的“鸡”。
  “鸡”花羽,他要射击一哩外的目标,也可以像鸡啄食地上的谷粒一样——一啄必中,从来不会错过目标!
  虽然有一块玻璃破裂了,但是实际上绝不会影响机舱中的清凉,可是影子却觉得他自己的背脊在隐隐冒着汗,这一次他能够死里逃生,只能说是毫无道理的一种幸运了!
  而这时,警车的“呜呜”警号声己迅速传过来,七、八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一起驶到了飞机的附近,警员自警车中跳下将飞机团团围住,举着枪对准了附近所有的建筑物。
  机门打开,搭客纷纷下机,由警员护送着来到了一间特别的休息室中。
  飞机上的搭客都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惊惶地在纷纷议论着。飞机上的所有人员全都集中在那间宽大的休息室中,在休息室外有警员看守着。影子始终一声不出,直到他听到了休息室的门口传来了一阵剧烈的争吵,他看到阿霖在休息室的门口硬要进来,但是守卫的警员却不让他进来。
  影子立即向休息室门口走去,他怕阿霖在冲动之下会和那警员动手。他一面走向门口,一面叫道:“阿霖,我没有事!”
  阿霖一看到了影子便不再出声,那时,只见沈总探长和几个高级警官匆匆地走来。他到了门口,看到了阿霖和影子便不禁陡地一呆。接着,只见他脸色一沉,道:“影子,怎么你到什么地方,麻烦就跟到什么地方?”
  影子无可奈何地笑着道:“谁知道?难道我会喜欢麻烦跟着我?”
  沈总探长和那几个高级警官走了进来,阿霖也趁机跟了进来。影子低声道:“阿霖,我还能活着见到你实在太运气了,他们要杀我!”
  阿霖的神情十分激动,可是他说话仍然那么简单,他只说了一个字,道:“谁?”
  影子吸了一口气,道:“从那一枪的准确程度来看,世界上只有两人能做到这样。”
  阿霖道:“你和——”
  影子道:“花羽!魔王高泰的手下花羽!”
  阿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在影子的身边一声不出,这时沈总探长已经向机长和空中小姐问完了话,转过了身来。
  影子向沈总探长走去,沈总探长道:“你曾和死者换过座位?”
  影子道:“应该说,死者曾要求和我换座位,空中小姐可以證明这一点。”
  沈总探长点着头,道:“影子,你明白这件事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
  影子道:“明白,有人想要杀我。凶手利用了一个我绝不会提防的环境来下手,但是我运气好!”
  沈总探长望着影子,道:“你要记得,好运气不会永远跟着你的!”
  影子苦笑了一下道:“正如你刚才所说,麻烦永远跟着我。”
  沈总探长顿了一顿道:“刚才我已经上飞机去看过,我上飞机的时候,尸体还未曾被移走。影子,花羽第一枪未曾射中你,一定再会有第二枪的!”
  影子点头道:“我知道。”
  沈总探长叹了一声道:“影子,我和你可以说是朋友,你还要继续旅行吗?”
  影子想了片刻,才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不想再出门了,我要留下来等花羽的第二枪。沈总探长,你可曾到机场大厦的天台上去勘查过?我认为他最可能是躲在那里射击的。自然,他现在早已逃走了。还有,这家航空公司的职员,你也应该调查一下,问明白何以花羽知道我坐在那个位置!”
  沈总探长虽然用心听着,但是他的脸上多少有着不满的神情,道:“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你只要自己小心就好了!”
  影子道:“谢谢你的关怀,我可以走了?”
  沈总探长点了点头。影子和阿霖一起走了出去,他们在机场大厦的出口处略停了一停,一起走向停车场。影子沉声道:“阿霖,当时你在什么地方?”
  阿霖道:“在平台上,等飞机起飞。”
  影子问道:“你听到枪声了?”
  阿霖摇着头,影子苦笑了一下,喃喃地道:“可怜的老年人,那真是他一生之中最后一次搭飞机了!”
  阿霖驾着车,车子在影子的住所前停下,阿霖按下了一个掣,铁门打了开来,阿霖将车子直驶进了车房之中,打开车门闪身而出,在墙上按下了掣,车房的铁门立时自动落下。
  影子也出了车子,他笑着,道:“真的需要如此紧张吗?”
  阿霖已推开了一道暗门,他冷冷地道:“幸运是不会时时跟着你的!”
  他们两人从那暗门之中走了进去,走过了一条短短的甬道,从另一扇门中走了出来,走出来之后,已经在影子陈设华丽的客厅之中了。

相关热词搜索:宝石眼

下一章: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