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剑毒梅香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凌风只觉如雷轰顶,又觉宛如当头被泼了一桶冷水,一霎时间,他又像是糊涂了,又像是清醒得很。
  他猛然转身一看,却不见一个人,他赤目前视,只见两个黑影如飞而去,其中一个是瘦长的老僧,另一个背影好生熟悉,奇的是那老僧胁下似乎挟着一个晕迷的女子——
  但他心中一些也不曾想到这其中的古怪,他脑中浑浑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会儿像是千百个巨涛大浪在汹涌,一会儿又像是碧湖一平如镜,涟漪不生,而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几个字有如洪钟般在他脑中响着……
  突然,他像是大彻大悟了,他俊美的脸上流出一丝坚毅的颜色,于是他举步——但是,立刻他又停住了。
  他心中暗道:“我原想去寻那云爷爷,伴着他终此一生算了,但是我和捷弟的约会呢?尽管这世上再没有一件事会令我牵挂,但是大丈夫立身于世,岂能言而无信?我,我得等他,然后——唉,我还有什么‘然后’呢?”
  想到这里,他陡然惊起。
  刚才那老和尚胁下挟的女子好生眼熟,倒有几分像那菁儿哩——
  他更不迟疑,一飘身向方才那两人方向追去。
  他服血果后,轻功之高,世上罕有,只见有如一缕轻烟般滚滚而前,不一会就到了郊野。
  这时,忽然一声清啸发自左面,他陡然一震,收足长啸相应。
  不一会,左面小丘出现一条人影,那人速度快得令人咋舌,只三四纵,就轻轻飘过三十多丈,呼的一声,已到眼前,正是辛捷!
  尽管他身法美妙绝伦,但他的脸上掩不住一丝失望与焦急混和的神色。显然,他并没有寻到菁儿。
  吴凌风见了辛捷,不知怎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他强忍住激动,颤声道:“捷弟,前面前面……有一人……一个女子……好像菁儿……”
  他说得断断续续,但辛捷可听懂了。
  辛捷心中狂喜,大叫一声:“咱们快!”如飞而前!
  他可没注意到吴凌风的神色,虽然俊美依旧,但是憔悴消瘦,眼神带着一片灰色,活像是骤然老了十年!
  辛捷自然想不到分手几时,他吴大哥不仅已寻到阿兰,而且已怀着一颗破碎了的心!
  郊外山陵起伏,但这两人都是当世一等一的轻功,那崎岖黄土高原,在他们脚下如履平地。
  突然,两人停下脚来,原来前面出现分歧两路。
  吴凌风道:“咱们各搜一条——”
  辛捷道:“不成,若是两条路碰不着头,那么咱们就越走越远啦——”
  两人好生为难,最后还是辛捷道:“咱们一起往左走吧,天意——”
  说到“天意”,他住了口,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蔚蓝色的天角有些黄黄紫紫,当顶上一大块白云——
  世事的安排,有时是巧之又巧,如果辛捷选的是右边一条路,他的一生也许就改变了样子。
  左面那条路的顶头,是一个小山谷,两人分头寻了一回,一点线索都没有。
  辛捷长叹道:“咱们多半走错了路——”
  吴凌风却忽然叫道:“捷弟,瞧,那边有个山洞,咱们去瞧瞧。”
  辛捷宛如黑暗中发现光明,一飞而去。
  这些日子来,他不知失望过多少次,但他仍有勇气来承受更多的失望,这只能说是爱情的力量在支持着他吧。
  远远望去,山洞前竟好似站了一个人,正是,是一个人,他似乎也发现了辛、吴二人,而且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作戒备之态。
  辛捷、吴凌风两人一跃而前,齐地哦了一声。
  原来那人竟是武林之秀孙倚重!
  辛捷心中有如万箭齐戳,既然这是孙倚重,那么和菁儿是没有关系的了。
  但他仍勉强地道:“孙兄,别来无恙?”
  孙倚重也道:“两位怎么到这儿来——”
  凌风忽然咦道:“捷弟,你瞧那是谁?”
  辛捷顺指过去一看,只见一个人静静蹲在雪地上,对着地上一个小洞不停地吹气,手中拿着一炷大红色的香不断对洞中薰,辛捷对“毒”的玩意儿嫺熟于胸,一看便知此人在捕捉一种极少有的毒蛇,唤作“金舌儿”。
  仔细一看,不禁大惊,原来那人面上刀疤凸凹,竟是那天魔金欹。
  他心念一转,反倒释然。
  心想:
  “这天魔金欹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想必是要配制那‘血魂毒砂’。”
  敢情这些全都是从毒经而来。
  那天魔金欹端的是天下第二用毒高手,居然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凌风恐辛捷失望,道:“捷弟,咱们到洞中找一趟。”
  那孙倚重却紧张地道:“不成!”
  辛捷不禁大奇,道:“什么?”
  孙倚重似也发觉自己紧张过度,解释道:“我是说请两位暂时不要到洞中去——”
  辛捷急道:“为什么?”
  也许是他心中焦急,声音不禁大了一些,那孙倚重似乎也是微怒,但却一时没有说话。
  辛捷疑心大起,沉声道:“为什么?你说——”
  孙倚重也怒道:“不为什么,又怎样?”
  辛捷本来以为菁儿不可能在洞中,但这样一来,倒非进去一看不可了。他一言不发就准备进洞。
  孙倚重长剑一立,横步站在洞口——
  正在此时,忽然一声阴森森的冷笑来自背后,辛、吴二人转身一看,只见三丈外高高矮矮站着五人!
  为首之人竟是天竺高手金鲁厄!
  辛捷大吃一惊,反身视凝相待,那金鲁厄上前两步。
  冷哼道:“辛大侠,别来无恙乎?”
  辛捷冷笑一声,不置可否,嘴角上挂着一抹不屑的冷笑。
  趴在地上捉蛇的天魔金欹仍是瞧都不瞧这边,因为他动也不动,是以金鲁厄等人根本不曾发现他。
  金鲁厄见辛捷不理睬,也不发怒,只冷冷道:“今日咱们兄弟有一点小事要相求于辛大侠——”
  “辛大侠这柄宝剑端的是稀世珍品。”
  辛捷见他瞥见自己剑柄就看出是宝剑,眼力着实厉害。
  心中想道:“这厮有什么要相求于我的?只恐有什么诡计——”
  口中却道:“什么?”
  金鲁厄淡淡一笑道:“也没有什么,仍是那句老话,咱们求辛大侠承认一句话,咱们感激不尽。”
  辛捷奇道:“承认什么?”
  金鲁厄嘿了两下道:“只要辛大侠肯承认天竺武学在中原之上——”
  辛捷怒道:“当日恒河三佛在小戢岛大战世外三仙,三佛可曾占得一丝便宜?哼!”
  金鲁厄冷笑道:“敝师尊们见无极岛主内疾突发才罢手而去,不料辛大侠竟不识好歹——”
  辛捷怒不可抑,哈哈大笑道:“阁下找姓辛的只为这一件事么?”
  金鲁厄傲然点首。
  辛捷忽觉胸中热血上涌,他再也管不住自己,他忘了要寻找的菁儿,也忘了当前的危境,大声道:“姓辛的回答你,叫你快滚!”
  的确,此时他忘却了菁儿——
  也许日后想起来,他会觉得不妥——
  但是至少此刻,他心中觉得有件事比爱情、甚至比生命都更加重要百倍!
  金鲁厄干笑一声,并不理会。
  迳自指着为首那矮小和尚道:“这位是敝门大师兄,法号密陀宝树——”
  辛捷看那矮和尚,只见他两额太阳穴鼓出老高,双目精光暴射,身材虽小,但气度沉稳,宛如泰山巍立,辛捷暗惊道:“这矮和尚内功之深,只怕比恒河三佛都差不了多少,这五人中要算以他最难斗。”
  金鲁厄指着左面那黄衫头陀道:“这是二师兄青尘罗汉——”
  接着又指着左面第二人道:“三师兄加大尔——两位是见过的了。”
  最后指着右面的虬髯汉子道:“这是四师兄温成白罗,哈哈,咱们五兄弟人称婆罗五奇——”
  辛捷想起那梵文轻功秘笈上的记述。
  当下冷冷道:“嘿,怕是婆罗六奇吧!”
  金鲁厄脸色大变,哼了一声道:“辛大侠倒会说笑话——闲话少说,咱们兄弟这次来寻辛大侠乃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道:“辛大侠不肯承认天竺武功在中原之上,那也就罢了,不过上次咱们在奎山上交手,兄弟回去以后,将辛大侠的神功绝技说给咱师兄们听,大家都仰慕得很,所以——所以咱们就决心寻辛大侠讨教一二——”
  说到这里,他双眼牢牢盯住辛捷。
  辛捷拼命冷静下来,把眼前形势飞快地打了一回算盘。
  但是竟想不出一条脱身的办法。
  他回首望了望吴凌风,吴凌风也正望着他,他对着吴凌风苦笑一下,悄声问道:“怎样?”
  吴凌风默然摇了摇头。
  但他立刻斩铁截钉地道:“拼一个算一个!”
  他那俊美的面孔上露出一种凛然的神色,这种凛然的神色令他的绝世秀俊中更增了一分男儿的本色!
  辛捷回身仰天长笑,朗声道:“易水潇潇,悲风凄凄,大丈夫生不成名,死则葬蛮夷之中——大哥,凭这五个化外蛮子就奈何得咱们兄弟两吗?”
  那金鲁厄嗤然冷笑道:“兄弟俩?你们两人么?哈——两人——”
  辛捷正待回答,突然背后一个响亮的声音接道:“三人!”
  金鲁厄急忙回首一看,只见三丈之外一个青衣青年叉腰挺立,腰旁长剑穗丝飘飘,正是那奎山会过的“武林之秀”孙倚重!
  金鲁厄干笑一声,冷然道:“好啊,就连你也算上吧——”
  蓦然左面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嘿嘿,还有我哩!”
  婆罗五奇一起转身看去。
  只见一块巨石上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丑脸剑士。
  那人脸上交叉两道刀疤,鼻孔残缺不全,形态极是可怖,正是凶名满天下的天魔金欹!
  金鲁厄见过天魔金欹,但觉此刻他面容恐怖,不由心中一震。
  辛捷不料这两人会出手,不由心中大喜,他豪性遄飞地长笑一声,叮然陡响,剑光闪处,梅香宝剑已到了手上。
  凌风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令人晕眩的光彩。
  他潇洒地一跨步间,长剑也到了手中。
  辛捷低声对凌风道:“那为首的矮和尚由我对付——”
  话声未已,刷刷两声。
  那武林之秀孙倚重及天魔金欹一起纵到身边。
  金鲁厄虽见过两人,却不知他们姓名,遂冷笑一声问道:“敢问两位尊姓大名?”
  孙倚重哈哈笑道:“打就打,问这个干么?”
  那天魔金欹却哼都不哼一声,竟是根本不加理睬!
  金鲁厄气极反而仰天长笑,半晌才止住笑声,恨声道:“小子们休狂,今日就是你等毙命之时!”
  声响方歇,呼的一声,那条油乌亮亮的长索已到了手中,嘶的一声尖锐大响,长索已如毒蛇穿身般飞腾而出。
  吴凌风一错步间,虹光闪处,抢迎而上,左手剑诀一绕,手中长剑挟着一缕劲风斜劈而出,正是断魂剑法中的凌厉攻式“鬼王把火”。
  那其余的婆罗四奇见金鲁厄已动了手,各自迅速地易位而立,准备出手。
  辛捷一领梅香宝剑,回头向孙倚重、天魔金欹两人略一点首,一反身之间,长剑轻轻飘出,疾如闪电地刺向婆罗五奇的老大密陀宝树。
  这一招好不古怪。
  那梅香宝剑竟似软鞭一般作弧形地弹将出去,那一弹之间,发出“嗡”的一声,剑尖却在那一刹那之间飞快地跳动,上下左右正好构成一个圆圈儿,然而却分毫不爽地圈在密陀宝树的胸前四大要穴之上!
  密陀宝树不料辛捷招式如此神奇。
  他咦了一声,双肩陡然下沉,矫小的身形在辛捷剑尖下一窜而过,身躯不待伸直,双掌猛然向后摔出。
  那瘦小的手掌之间,竟然挟着两股作响的劲风,直撞辛捷“神庭”、“玄玑”两穴。
  辛捷身子再快也不及收回长剑,他只得左掌一圈而出,硬迎而上,砰的一声,辛捷以一掌接他两掌,登时被震退两步!
  辛捷暗道:“这密陀宝树果然不愧是婆罗五奇之首,功力之深,只怕犹在金鲁厄之上!”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梅香剑,清亮耀目的剑尖上发出一丝令人寒栗的光芒,金色的穗丝在微风中曳曳而动。
  他猛然抬头,双目精光暴射,白皙的脸孔上透出一丝异样的红润,他长剑一吞一吐,化作万般剑影向密陀宝树当头罩下——
  密陀宝树旋身之间,手中已多了一柄小铲,那小铲非金非石,却光亮耀眼,不知是何种质料所制。
  密陀宝树从辛捷这一剑中觉到一种平生未有的感觉——
  他似觉全身每个穴道无一不在辛捷剑尖威胁之下。
  却拿不定他究竟是攻刺那里——
  不言而知,辛捷施出了大衍十式中的起手式“方生不息”!
  密陀宝树脑筋飞快地转着,手中小铲却本能地向两边挥击而出,当辛捷剑式落下,他却倒窜而上,向两边击出的招式变成铲头点向辛捷“左膜穴”,铲柄却点向辛捷“右宫穴”——
  他这招本是下意识自然挥出的招式,但在此时却是妙绝人寰,硬迫得辛捷回身自保!
  哪知辛捷大喝一声,身躯陡然一扭,躯体极其曼妙地从那左右两铲之中一幌而过,出乎意外的,却攻向婆罗五奇中的老四——
  温成白罗!
  原来当辛捷和密陀宝树动手之际,那几人也开始了行动。
  那五奇中老三加大尔见武林之秀孙倚重似乎不屑地冷笑望着他们,心中不由大怒,跨步就想上前动手。
  哪知经过天魔金欹身旁时,天魔金欹突然一声不响地一剑刺出,而且直取加大尔肋下“章门穴”,极是狠辣!
  浑人加大尔连忙一滚而出,方才让开这偷袭的一剑。
  他作梦也想不到世上竟有比他还横的人,当下暴吼一声,反身一拳打出,同时拔出背上长剑,欺身而上!
  孙倚重见所有的人都动了手,他哈哈朗笑,“叮”然一弹配剑,大叫一声:“来吧!”挥剑迎着面前的青尘罗汉而上!
  青尘罗汉排行五奇之中的第二位,他单剑一领,揉身而上,剩下的一个温成白罗大感不耐,他可不懂什么武林规矩,大喝一声对准孙倚重背后就是一拳——
  这正是辛捷从密陀宝树左右两铲之间幌过的时候,他一眼瞥见温成白罗突施偷袭,当下涌身直刺,欲解孙倚重之危!
  正是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温成白罗拳式才出,辛捷剑尖已带着一股刺人耳膜的剑气如飞而至。那温成白罗功力极是了得,竟是硬生生收回招式,反手抽出长剑,瞧都不瞧望后就是一剑——
  辛捷长剑连挥,虹光起落,一招分刺而出,连攻温成白罗及密陀宝树两人!
  那旁吴凌风力斗金鲁厄,形势又自不同,金鲁厄虽在婆罗五奇中是最小的一个,但他极得师辈锺爱,功力之高,仅次于大师兄密陀宝树,他以为中原除了一个辛捷之外,别的都不足一顾,是以他见吴凌风错步迎上来,只冷冷哼了一声,长索一盘一卷,然后由下而上地挑将上来,打算屈身而过——
  哪知吴凌风手中所施的乃是断魂剑法中的绝着“鬼王把火”,竟然在他长索封锁之中一穿而入。
  剑尖闪处,直取他腿上大穴。
  他料不到凌风剑式如此之快,连忙两打三挑才算挽回厄势!
  当年河洛一剑吴诏云在居庸关头力战“长白三鹰”,断魂宝剑施到“鬼王把火”这招上,连伤两敌,剩下的一鹰也不战而逃,单剑断魂的万儿从此扬溢天下。此时凌风同样施出这招,他年纪虽轻却连逢奇遇,威力只在当年吴诏云之上!
  金鲁厄抬头望了望对面的吴凌风。
  只见他俊美绝伦的脸上泛着耀人的光芒,手中剑横在胸前宛如一碧寒潭,他发觉数月不见,这美少年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于是他环目四顾,只见二师兄已与那武林之秀孙倚重斗在一处,两枝长剑宛如两条青龙漫天飞舞,他只觉满天都是模糊的剑影。
  他暗暗心惊,忖道:“二师兄的剑法在咱们兄弟中算得第一位,怎么竟收拾不了那小子,难道这四人竟都是这等高手么?”
  他一丝也没有料错。
  这四人确都是当今中原最出色的四大高手!
  婆罗五奇中除了使铲的密陀宝树和使长索的金鲁厄,就要算这老二青尘罗汉了。
  他曾凭着手中一支长剑连败天竺十八剑士,因此在天竺西藏一带,凡是使剑的人,没有不知道青尘罗汉的。
  但是此刻,孙倚重施出新从平凡上人处学得的“回壁剑式”——
  这剑法乃是少林失传的绝妙守式,是以青尘罗汉手下虽然攻势如虹,但孙倚重却一步不让地坚守固封!
  金鲁厄再瞥向左边的一对,加大尔拳剑交加,更加上如雷的吼声,如疯虎一般地向那丑脸少年攻去。
  那丑脸少年却丝毫不客气地也是拳剑并施地抢攻,打得极是激烈。
  但他却暗暗放心,忖道:“这丑家伙虽然凶狠,却是这四人中较弱的一环,加大尔尽对付得了,只要我或大师兄有一人得胜,管教他们四人一个也走不了——”
  于是他又回视辛捷和大师兄的拼斗——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吴凌风朗然的叫声:
  “看剑!”
  吴凌风叫声未泯,手中长剑已划着一道光华飞舞而至。金鲁厄心中盘算方定,胆气大壮,他冷笑一声,瞧都不瞧地反身一索挥出。
  那长索飞快地在空中打了两个圈儿。
  索头儿已到了吴凌风臂上“曲池”。
  吴凌风双目凝视,右手持剑随着金鲁厄的索子也打了两个圈儿,正好躲开来势,手中长剑往上一顶,再度施出“鬼王把火”的绝学。
  金鲁厄万料不到吴凌风剑术居然精进如斯,他再也不敢怠慢,腕上真力叫足,一时啸声大起,漫天都是索影飞舞。
  吴凌风自从五华山一战之后,本身剑术已全部发挥无遗,只见他清啸一声,剑光霍霍,竟然和天竺高手金鲁厄抢攻起来。
  突然怒叫声起。
  原来那边加大尔和天魔金欹两人已到了肉搏的阶段——
  蛮子加大尔一生还没有见过比他自己更横的人,这时那天魔金欹竟然毫不退让地和他硬拼硬撞。
  每一招式都是从横蛮不堪的地位递进来的,直气得他怒喝连天。
  尤其最令他愤怒的是那天魔金欹冷冷一张丑脸上,显出一种不可一世的狂态,衬着那两道恐怖的刀疤,益发令人难堪。
  只见人影一合一分,天魔金欹左肩被加大尔划破一条口子,鲜血长流,他哼都没有哼一下,双脚一幌,施出北君金一鹏的成名绝学“百足剑法”中的绝招“毒蚣横螫”,轻悄悄地也在加大尔胸前还刺了一剑!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卅九回 谁能遣此
下一篇: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