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幽谷散神功,盖代奇人顿成凡子;密室传绝艺,浩浩江湖再尊神君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那牛也不知奔了多少时间,多少路程,渐渐辛捷的双臂已由酸痛,而变为麻木了,他的神智,也渐渐迷乱,只觉得那牛像是往高处而奔去,仿佛是上了山坡,但他却不能看得很清楚。
  天色也渐渐亮了,辛捷的心里,只希望遇到路人,将这奔牛制住,但即便遇到路人,又怎能制得住这狂牛呢?
  他又希望这牛力竭而倒,但他也知道,比这牛更先支援不住的是他,他所剩余的体力,已无法支持他多久了,他在此种情况之下跌倒,哪里还有命在?
  但此时他的脑海中,已迷乱得甚至连这些问题都无法再去考虑了,浑身的一切,都像是不再属于他,所有的事,也离他更遥远了。
  在他的感觉中,这一段时光是漫长的,其实也不过半个多时辰而已,那牛自辛家村落荒狂奔,也不辨路途,竟闯上了五华山。
  五华山山势本甚险,但是无论人畜,在癫狂之中,往往却能做出平日无法做到的事,那牛亦是如是,非但上了山,而且入了山的深处。
  辛捷微微觉得那牛本是一直窜着的,此刻竟绕起圈子来了,他正觉得头更是晕,忽然地那牛狂奔之势,猛然一顿,他就从牛头上直飞了出去,砰地落在雪地上,失去了知觉。
  在他尚未失去知觉的那一瞬间,他仿佛觉得那牛竟像被人一抛,也远远落在雪地上。
  深山里的气候,比辛家村要冷得多了,而且雪花不断飘落,失去知觉的辛捷,躺在雪地里,并未多久,就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一个颀长的影子伫立在他面前,于是他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他看见一个瘦削而憔悴的人,正也低头望着他。
  那人是那么地憔悴而衰弱,面孔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像是刚从阴暗的坟墓里走出来似的,伫立在清晨料峭的风和雪里,显得那样地不稳定,虽然他想挺直地站着,然而却像随时都会跌倒。
  风雪交加,那人仅穿着件单薄的文士长衫,在寒风里不住地哆嗦着,看见辛捷醒来,脸上泛出一丝笑意,那笑是亲切而温暖的。
  辛捷看见这笑容,顿时忘却了他那种陌生恐惧,想挣扎着坐起来,因为他认为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个急切需要帮助的人,虽然他自己是那么的不幸,这正是辛捷的善良之处。
  那人像是已洞悉了辛捷的心事,微弱地张口说道:“不要动,再躺一会。”然而辛捷依旧在挣扎爬起来,那人目光陡然一变,那么憔悴的面孔,仍然显出一种难言的威力。
  他伸手一动,想阻住辛捷,然而却一个踉跄,虚软地倒在地上。
  试着爬起来的辛捷,却不知道若非自己机缘太巧,此刻焉有命在,然而在经过那么长的颠沛,那么苦的折磨之后,他纵然体格再如何健壮,也不能再伫立起来了,扑地,又躺在雪地里。
  辛捷和陌生的人,并排卧倒在雪地里,此地虽然幽绝,但辛捷却不感到寂寞,因为他的身旁,就有人在陪伴着,而且他幼小的心灵,对那陌生的人,不知怎地,竟生出一种奇怪的情感。
  他虽周身失力,但神智却甚清楚,他四周打量着他所存身的地方,竟是一个景色绝美的幽谷,虬枝暗香,四周都是梅花。
  接着,他听到那人说道:“你这小孩,怎会骑着狂牛,跑到这里来,你是谁?你的家住在什么地方?”他这几句话问的声音甚是冷峻,辛捷愕了一下,那悲惨的回忆,重又在他脑中泛起,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
  那人见他哭了,和缓地问道:“你别哭,有什么难过的事,只管对我讲。”
  辛捷虽认为即使将他这种悲凄而残酷的遭遇,告诉这看来比他更孱弱的人,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但是此刻,他已将这与他相处在这渺无人迹的幽谷里的人,看成他唯一可以亲近的人,人们都有将自己的心事,吐露给自己亲人的习惯。
  于是辛捷啜泣着,说出自己的遭遇,在他说来,不过是一种情感的发泄而已,然而他万万不会料到,这却使他得到了他意想不到的奇缘。
  原来他所叙说的对象,竟是今日武林中第一奇人,以“神功七艺”名传四海的七妙神君梅山民。
  七妙神君被点苍第七代掌门人、落英剑谢长卿,以点苍绝学“七绝手法”点了“肩井”、“沧海”两处大穴,内腑也被苦庵上人、赤阳道长,以及剑神厉鹗的内力所伤,在别人说来,这两样只要身受其一,也是非死不可的。
  但是七妙神君,先天就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才智,后天又得到了非凡的薰陶,他的一切,都不是任何一个武林中人,所能望其项背的。
  他以多年来超人的修为,努力地运转着体内的先天之气,但是胸腹之间却始终不能运行,他知道他所受的点穴手法,必是得有秘传,若是他内腑未曾受伤,他或许能以自身的功力解开此穴,但此刻,却是绝不可能做到的了。
  他只觉四肢是那么软绵而无力,甚至想移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而且腑肺之间的淤血,慢慢地展开,已是他所剩下的功力,所不能控制的了,他只能困苦地挣扎着,慢慢地等候死亡,或者是奇迹的来临。
  他是平卧在雪地上,地底的阴寒,也在侵蚀着他体内的功力,当他正已绝望的时候,忽然听见谷口有一种极为重浊而急速的蹄声传来,这时他多么希望那来的是一个能够帮助他的人呀。
  那蹄声像一阵风,闯进谷里,接着他看见一条狂奔着的牛,自他身边奔了过去,在谷里急遽地奔跑着,他意识到那仅仅是一匹发狂性的牛而已,一匹发了狂的牛,对他又能有什么帮助呢?
  那牛在谷里奔了一转,竟又直直地朝他卧身之处奔到,他无法躲避,只有闭目等着牛蹄自他身上踩过,在他闭上眼睛那一刹间,他猛然觉得自己乳下的“乳泉”,脐旁的“玄玑”两处大穴,被一种千钧之力,极快地打了两下,他知道那是牛蹄,但怪就怪在,他全身顿觉一畅,体内的真气,虽然微弱,但却能自由运转了,一种“生”的希望,陡然又在他心中复活了,他想只要自己能自由运气,四肢必也可活动,那么即使是再重的伤,又何愁不能治瘉呢?
  于是他开始移动自己的手臂,果然,他觉得肌肉间已有了力量,虽然这力量和他以前的潜力相差得很远,但已足以使他狂喜了。
  然而,此刻那狂牛又狂奔着到他所卧之处,这次,他不再惊慌了,他想,虽然自己的功力损失了这么多,但应付这一条蠢牛总该不成问题吧,但是他这一念,竟铸下了大错。
  当那狂牛再从他身上踏过的时候,七妙神君将全身真力都聚集在双臂之上,向上一推,那庞大的牛身竟被这一击,击得直飞了出去。
  但是七妙神君在这一击之后,突然有了一种他数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那就是疲劳。
  须知七妙神君的内功,已到了令人难以相信的境界,这疲劳二字,他是绝不会感觉到的,然而此刻,他只觉得浑身骨节酸痛,口中也微微喘着气,像是一个毫无武功的人,在经过了长期的劳累之后所有的感觉。
  当然,七妙神君也能意会到这是件什么事发生了,那就是他的功力已散,在经过外来的侵害,本身的伤痛之后,他若能将剩余的真气善加保养,他虽不能很快的恢复原有功力,但也非无望。
  但是他却将仅余的真气作了全力的一击,点苍的七绝手法本就是使人散尽功力后慢慢死去的手法,七妙神君武功虽曾冠盖天下,但此刻又恢复成一个凡夫俗子。
  由一个超人而回复到凡人的那种感觉,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再加上一个武功高深的人散功时所必有的痛楚,使得梅山民有了一种逃避的念头,而最好的一种逃避的方法,就是死亡。
  然而他“死”的念头,却被另一件事打断了,那就是在这个幽谷里,他忽然听到另一个人类的喘息之声,梅山民开始生出一种好奇和惊异的感觉,于是他努力地鼓着最后的精力,站立了起来。
  于是,他发现了辛捷,当他走到辛捷面前时,昏迷着的辛捷也正在此时睁眼看到了他。
  绝望了的七妙神君在听了辛捷所叙述的那一段惨绝人寰的遭遇之后,心里的逃避之念,立刻被愤怒和不平所替代。就在这一刹那,辛捷决定了他终生的命运,他将要成为武林中的煞星,他的声名和武技,将要被所有的武林中人所惧怕。
  这时雪也停了,幽谷里更显得静寂,梅山民突地想及:“天下怎会有这么奇怪的事,这狂牛竟会奔到这终年渺无人迹的地方,莫非是有人想借此苦肉之计,骗得我武功去,我虽内力已散,但胸中的精奥武学,又岂是那些武林人可以比拟的。”
  他极为困难的挣扎着坐了起来,望着辛捷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辛捷茫然地摇了摇头,他在奇怪着梅山民的问题,自然,他怎会认得梅山民?
  他脸上的那种茫然的表情,很快地便被梅山民了解了其中的用意,七妙神君聪颖绝人,他从辛捷的脸色上,相信了辛捷的诚实,一种“后继有人”的喜悦,使得他笑了。
  他笑着向辛捷说:“现在你也是无亲可靠了,你可愿跟随着我?”
  辛捷看着这孱弱而疲乏的人,肯定地说:“好,我一定跟随着你,照顾着你,你别看我现在浑身没有力气,只要我歇一会儿,我力气倒大得很,什么事都能做的。”
  梅山民被他这种天真的话所深深的感动了,他发现这孩子的心地的纯良,于是他笑着连连点头道:“好,好,我正需要你的照顾呢。”
  说着,他闭上眼睛,静静地坐着,但是饥饿、寒冷、疲倦、痛楚,这许多种他未经历过的感觉,此时都袭击而来,于是他长叹了口气,向辛捷说道:“你能不能站起来,扶着我走出这山谷去?”
  辛捷稍一转动,四肢就生出麻痹的痛苦,但是一种好胜的责任感,使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成为较坚强的一个,于是他咬着牙站了起来,和梅山民困苦地踉跄走出谷去。
  五华山本是昆明城外有名的游赏去处,虽然那绝谷中渺无人迹,但山上游人本多,梅山民和辛捷并没有挣扎许久,便遇着山上的游人,看见他两人的狼狈之状,极惊异地跑过来问有什么事发生,梅山民淡淡地敷衍了几句,找着了两顶送游人上山的山轿,和辛捷坐着下了山,到了昆明城。
  昆明号称四季常春之处,温度自和深山不同,更是四季难见雪花,辛捷觉得奇怪的是梅山民手面的阔绰,他们坐在最好的客寓中,吃着最好的饮食,梅山民还替辛捷买了许多衣服,而且自小到大,年年都有,将辛捷自现在到成人,所需用的衣物都买全了。
  第二天,梅山民雇了辆大车,自昆明出发,大车一路上走得很慢,梅山民也不着急。
  辛捷也不知经过些什么地方,只觉得车子走了很久,渐渐,他的身体已复原了,但他看着梅山民,却仍像是非常孱弱。
  走了月余,已经是仲春了,辛捷只觉路上树木渐绿,也不知究竟到了何处。
  梅山民在路途上,已换过了几次车,这日来到一个村落,那村落不过比辛家村稍许大了些,梅山民又叫车子停了,和辛捷漫步村中。
  辛捷只觉得梅山民心情仿佛甚好,随意说笑着,也不再唤车。
  穿过村落,又走了约莫半里路,梅山民已显出很疲乏的样子,但神情却极兴奋。
  走过一个并不十分浓密的树林,辛捷看到几间很精致的瓦屋,梅山民手指着对辛捷说道:“你看,这就是我的家了。”
  辛捷暗自奇怪着,梅叔叔的家怎会竟远在此处,而他却奇异的在五华山的幽谷里,但是这些问题他都没有仔细地去探讨。
  梅山民走到门前,轻轻地拍了几下门,那暗紫色的大门便立刻应声而开,开门的是瘦削的中年汉子,见是梅山民,便恭敬地弯下腰去,沉声说道:“您回来了。”脸上丝毫没有任何表情。
  梅山民笑着点了头,拉着辛捷走进大门,辛捷只觉得此房精致已极,屋中布置得更是井然有条,但是偌大几间屋子,都空旷旷地没有人声。
  那瘦削的中年汉子尖锐地看了辛捷一眼,梅山民轻轻拍着辛捷的头说:“这是我收的徒弟,你看好不好?”
  接着他又一笑说道:“她们都好吧?”
  那瘦削的中年汉子微一踌躇,说道:“我已将她们都打发了。”
  梅山民立刻面色大变,急着追问道:“都打发了?”
  那汉子低下头去,说道:“近日江湖传言您已在云南五华山里,遭了剑神厉鹗的毒手,而且江南丐帮中,更盛传有人目睹您的尸身,我考虑再三,恐怕留着她们将来反会生事,便一一将她们打发了,正准备到崆峒山去……”
  梅山民长叹了口气,截住他的话说道:“这样也好,这次我真是死里逃生,将万事都看得淡了,只是她们到底和我相聚一场,你可曾让她们吃了大苦头?还有那缪九娘呢?”
  那瘦削的中年汉子依然神色不动,说道:“您放心,我绝没有让她们吃半点苦头,只是那缪九娘,一听您身遭不测,乘着深夜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下落。”
  梅山民点了点头,黯淡地说道:“好,好,这样也好。”
  辛捷听着他们讲话,却丝毫不知道其中意思,呆呆地看着梅山民,梅山民低头发觉了,便拉起他的手,指着那瘦削汉子,说道:“这是我的好弟兄,你以后要叫他侯二叔,只要他喜欢,你以后保证有好处。”
  辛捷抬头望了一眼,低低唤了声:“侯二叔。”那侯二叔仅冷冷看了他一眼。
  辛捷只觉得这侯二叔远不及梅叔叔可亲,赶紧又低下头去,梅山民微笑着抚着他的肩,朝那中年的瘦削汉子说道:“你仍然在上面好了,叫老俞按时送饭下去,你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也不要出去,近几年我恐怕不会再上来了。”
  那瘦削汉子点头说是,忽地双目一张,紧紧盯着梅山民看了一眼,说道:“我看您这次回来,好像有些不对,莫非……”
  梅山民又长叹了口气,说道:“慢慢再说,慢慢再说,日后你总会知道的。”
  说完,他转头拉着辛捷,走出客厅,转到一间非常雅洁的书房,用手按了按那靠墙而立的书架旁的一块花纹砖,书架便突地一分,露出一处地道,石阶直通着地底。
  辛捷不禁看得呆了,梅山民又拉着辛捷往石阶下走去,回手又是一按,那书架又倏然而合,但地道中并未因书架之合而显得黑暗。
  辛捷被这一切所深深地惊异了,但是他素来胆大,而且他知道梅叔叔对他绝无恶意,是以他毫不迟疑地跟着梅山民走下石阶。
  哪知这石阶之下,竟别有天地,真如幻境,一眼望去,只觉得富丽繁华,不可言喻,比上面的那几间房子,又不知强胜多少倍了。
  梅山民带着辛捷在地底转了一圈,地底竟分有七间屋子,间间都是精美绝伦。
  辛捷只觉眼花撩乱,他心中正暗喜着这住处之美,哪知梅山民又带他走进一间屋子。
  辛捷一走进这屋子,就像有一股寒冷之气,扑面而来,此屋中床、几全是石制,四壁也是用青石所铺,石壁上挂着一柄长剑,剑旁悬着一个锦囊,石几上放着一些书籍,除此之外,屋中就别无他物。
  梅山民笑着对辛捷说道:“从今天起,你就要住在这房间里了。”
  辛捷听了,心中一冷,暗忖道:“这地底有这么多房间,他都不要我住,却偏要我住在这鬼房间里……”心中虽在埋怨,面上却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勉强地点了点头。
  梅山民似乎洞悉了他的心意,说道:“我知道你在怪我要你住在此处,可是你也要知道,若有人想住在我这里的七间其他房间,倒还容易,可是要想住在此处,却是难如登天呢。”
  辛捷看着墙上的剑,又想起那侯二叔锐利的目光,和他们两人的对话,突地福至心灵,立刻说道:“我喜欢住在这里。”
  梅山民笑容一敛,目光留恋地在这石室四周一望,感喟着说道:“从今以后,我已和这石室绝缘了,你虽天资甚高,但能否尽传我的‘七艺’,还要看你是否能刻苦用功。”
  辛捷怀疑地问道:“七艺?”
  七妙神君略展笑容,说道:“对了,七艺,你若能尽得我的‘七艺’,何愁大仇不能报呢?”他双目仰望着石屋之顶,叹道:“不但你的大仇待报,我的仇恨也要你去报呢。”
  辛捷望着他,极力地思索着他的话,到目前为止,辛捷还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看来那么孱弱的梅叔叔,就是武林中的第一奇人,七妙神君。
  但是自从他随着梅叔叔回到家以后,这许多奇怪的事,已使他知道梅叔叔一定不是个平常的人。从此,他就在这石室中住了下来。
  这石室是在地底,再加上用具俱是石制,因此终日阴寒,尤其晚上睡眠之时,辛捷觉得这种阴寒之气简直很难忍受。
  日复一日,辛捷也不知过了多久,渐渐,他已能适应这阴寒之气,除了每日有人送来吃食之外,他连梅叔叔都见不到。
  无聊的时候,他开始翻阅石几上的书籍,这些书都浓厚地吸引着他的兴趣,虽然其中有许多地方是他不能了解的,但是他仍仔细地看下去。
  书很快地被看完了,另一批新的书被送来,有时梅叔叔也来教他一些他不懂的地方,日子过得不知不觉,辛捷也不知看了多少书。
  他本是天资绝顶之人,再被这许多书所陶冶,已完全地成为一个智者。
  但是有一天,当他将一批书看完的时候,就不再有书送来,除了一本很薄很薄的手抄本,辛捷看那书扉上写着:“暗影浮香”几个篆字,里面却是一些修为、练气的基础功夫,于是他开始学着七妙神君多年苦研而成的无上内功心法“暗影浮香”。
  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修为进境,但是梅山民却知道,天资绝顶的辛捷,在这专为练功而造的石室中,专心地练着,并没有多久,他只觉得体内的真气,仿佛已变成有形之物,可以随意指挥,而且身体更不知比以前灵便多少,他常常觉得只要自己一提气,便有一种腾空而上的感觉。
  等到“暗影浮香”那本书换为“虬枝剑笈”,而石室中的光线也一天比一天暗的时候,已是辛捷到石室中的第五年了。
  五年中,辛捷已长成为十七岁的少年了,他的心情,已由烦躁不安,而变为无比的宁静,他已由一个常人,而变为非常人了。
  而梅山民这几年来,却变得那么苍老,甚至连须发都斑白,但他的心情,仍是愉快的,他看着辛捷的长成,仿佛是看到自己新的生命,他就觉得一切都已得到了补偿。
  第六年,第七年……日子飞快地过去,长处在石室中的辛捷,几乎忘记了外面的世界,现在,连他自己都知道他自己的武功了。
  他可以在各种姿势下,身躯随意升腾,在平滑的石壁上,他可以随意驻足在任何一处,在已变得完全漆黑的房间里,他可以描绘出一幅极细腻的图画,他唯一不知道的是,他的“剑”、“掌”究竟已有了何种威力,因为在这石室中,他无法考证自己“剑”、“掌”的功力。
  十年了,连他自己都无法想像他何以能在这石室中度过这么悠长的岁月,他想,这也许是一种探寻知识的欲望和兴趣,使得他能这么做吧,最重要的是,他渴望自己能成为一个非凡的人。因为,有许多许多他应做的事,不是凡人能做得到的。
  终于,梅山民认为辛捷已学到了一切他能教的,甚至有些地方,连当年他自己都没有达到的,而辛捷居然达到了。
  于是,他带着辛捷,走出了那间辛捷曾呆在那里十年的石室。
  当辛捷走出地底,第一眼看见天光时,他的心情是无法描述的,那是一种掺合了喜悦、陌生,以及一些惊奇的情感。
  梅山民指着一张放在书房里的围椅让他坐下,然后笑着道:“这些年来,你觉得你在石室中所受的苦没有白受吧。”
  辛捷感激地垂下头去,低声说道:“这全是梅叔叔的栽培。”
  梅山民笑着点头道:“好,好,你知道就好。”他侧身照了照放在桌上的铜镜,说道:“你看我比在山谷遇见你时老得多了吧!”
  辛捷望着他已斑白的头发,起了皱纹的面孔,那确是已和当年山谷中的书生,大不相同了,于是他小心地说:“梅叔叔是老得多了,但是我看梅叔叔的身体却比那时好多了。”
  梅山民抚摸身上已是松散了的肌肉,愕了一会,突然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辛捷刚想张口回答,一时却呆住了,这问题辛捷在谷中初遇到他时,他就问过辛捷,辛捷那时确是不知,但此时辛捷和他已相处十年,辛捷除了知道他是梅叔叔之外,就一无所知了。
  梅山民并未注意到他的窘态,感喟着道:“听你所说,你的父母也是关中九豪中的人物,你可曾听说过‘关中霸九豪,河洛唯一剑,海内尊七妙,世外有三仙’这句话?”
  辛捷沉思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梅山民道:“这也难怪你,你那时还小,就是听到过,也早已忘记了,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关中地方是关中九豪称霸的,河洛一带,却唯有一个单剑断魂吴诏云可说得上是第一人物,但是海内武林中人,都要尊重的,却是七妙神君,这些都是在武林中享有盛名的,除此之外,更有三个据说已成不坏之身的人物,武林中人只有听说而已,谁也没有见过,大家都以‘世外三仙’来称呼他们三人。”
  他目光中流动着辛捷少见的光芒,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辛捷不敢去打扰他,只是静静地听他继续说着:“现在关中九豪早已散伙,单剑断魂吴诏云,也伤在那些以武林正宗自命的小人手中,早已去世了。而昔日称尊海内的七妙神君呢,喏,就是现在在你身前的人,就是我。”
  辛捷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他从未想到过他的文弱的梅叔叔竟是如此人物。
  梅山民用手轻轻拭着颔下的微须,叹道:“看来芸芸武林中,能屹立不倒的,只有‘世外三仙’了,但我却认为,纵然如此,但空将一身绝技,埋没在山水之间,岂不是可惜了?”
  辛捷仔细地听着,心中涌起许多思潮,十年来的积郁,此刻突然一涌而出,而且雄志顿起,颇想以一身所学,立刻便在武林中一争长短。
  他心中的这些思潮,虽然很难透过他好多年来在地底石室中已凝结成冰的苍白面孔,表现出来,但梅山民从他闪烁的眼神中,仍可看出他的心事。
  于是梅山民说道:“你可知道,我将你带到此处,除了是同情你的遭遇,助你复仇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我看出你的根骨太好,稍一琢磨,便成大器,果然你并没有令我失望,以你现在所具的武功,足可以称霸江湖了,从今天起,你就是第二个七妙神君,我以前从未完成的事,你都要一一替我做好。”
  他脸上闪过喜悦的笑容,说道:“从今以后,七妙神君,又要重现江湖了。”
  辛捷突然接受到这种奇异而兴奋的任务,眼光因兴奋而更闪烁了,他虽没有太大的自信,但是他愿意去闯一闯。
  突然院中有一个轻微的脚步声,那是身具轻功的人由高处落下所发出的声音,而且是极为轻微的,但是那瞒不了在石室中十年苦练的辛捷,他一听声音有异,猛一提气,身躯像一条飞着的鱼一样,从微开着的窗户中滑了出去。
  但院中一片空荡,没有任何人影。
  他极快地在四周略一盘旋,找不到任何可异的现象,失望地又窜回房中。
  他一进房,就看见他原先所坐的椅子上,坐了另外一个人,他从窗口窜进,那人连望都没有望一下,仍然端坐着。
  他奇怪地哼了一声,可是他随即看出那人就是初到此处所见的侯二叔,他暗自惭愧着自己的慌张,躬身叫了声:“侯二叔。”
  侯二叔冷峻的面容,竟似有了笑意,说道:“一别十年,贤侄果然身手不同凡响了,真是所谓一代新人换旧人了。”
  辛捷想到自己虽然极快地窜了出去,但人家却已安坐房中,不禁惭愧地低下头去。
  梅山民说道:“姜是老的辣,捷儿到底经历太少了。”
  他又向侯二叔问道:“事情如何了?”
  侯二叔说道:“大致已办妥了,我在武汉一带,和长江沿岸的大城,都设下了山梅珠宝号,已有十三处,只要一吩咐,捷儿便可去主持了。”
  梅山民点了点头,向辛捷说道:“此番我虽命你去闯荡江湖,却不愿你去和那些武林莽汉争名夺利,已经替你打好了基础,侯二叔在江南一带,已替你设了十几处珠宝号,你从此便是这些珠宝号的东主,我这样做,一来是不要你去受苦,再来也是因为江湖上非钱莫办的事情太多,有了钱,我叫你去替我做的事,就好做得多。”
  他又接着说道:“你这次出去,什么事都可以随心去做,只要不伤害善良的人就行了,除了‘海天双煞’是你要对付之外,中原武林的五大宗派,你更要好好地去对付他们。”
  他说至此处,用手一拍桌子,怒道:“这些人物假冒伪善,背着‘武林正宗’的牌子,却专做些卑鄙无耻的事,你千万要注意。”
  辛捷极兴奋地称是,他虽不了解武林中的情形,但是只要梅叔叔所说的,他却认为是对的,因此日后武林中,平生出天大的风波。
  侯二叔望着自己的手掌,说道:“那剑神厉鹗,现在已是中原武林中的领袖人物,武林中只要‘天下第一剑’的传柬一到,天大的事也立刻化解,唉,我若不是昔年受了重伤,双手总是用不得力,我真要找这些人一较长短,现在这些事,都只好等捷儿去做了。”
  说着,他脸上又闪过一丝笑容,道:“从明天起,我就不能再叫你捷儿了。”
  辛捷一愕。
  梅山民笑道:“你今后行走江湖,有许多阅历都还差得太远,而且你和那些珠宝店都没有联络,为了方便起见,我叫你侯二叔陪着你,就算做你的老家人,他要叫你少爷,自是不能再叫你捷儿了。”
  辛捷踌躇着道:“这怎么……”
  侯二叔接口道:“这是我自告奋勇的,你不要多管,从今你就叫我侯二好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二回 双煞施毒手,束翼双雕有翼难展;奔牛发狂蹄,未死孤鸿生死谁知
下一篇:第四回 名士自风流,稚凤多情空留笑柄;群豪藏机心,白龙片语顿息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