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俯首惊神君,江面凌虚香闻十里;屈指数天魔,武林风涛浪起千里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辛捷随听那车上少女一声惊叫,叱道:“你这恶……”
  但她尚未说完,便突然顿住,辛捷知道她已被于一飞制住。
  果然,车窗外于一飞喊道:“辛兄接着。”辛捷一回头,只见于一飞已将一人自窗外抛入,辛捷下意识地一伸手,轻易地将她接着,但又忽然想起自己伪装的身份,周身力道猛懈,随着那抛来之势,两人一起跌落在地上。
  辛捷立时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极柔软而温暖的身躯,而且刚好与他面对面,娇喘吁吁,都吐在他脸上。
  辛捷脸上一热,他知道这少女必定已被于一飞点住穴道,但那少女神智仍清,一看自己的脸正贴在一个男子的脸上,而且声息互闻,但她又苦于丝毫不能动转,羞得只好将眼睛闭上。
  于一飞自后窗轻巧地翻了进来,看见两人正蜷伏在车厢内一块并不甚大的地方上,哈哈一笑,轻伸猿臂,将那少女抄了起来。
  辛捷这时才挣扎着爬起来,喘着气,埋怨地说道:“于兄又非不知,小弟怎接得住。”
  他一眼望见那少女已被于一飞放在座上,于一飞笑道:“辛兄应当感激小弟才是,将这样一个美人,送到阁下怀里,怎地却埋怨起小弟来了。”
  辛捷见那少女虽然鬓发零乱,衣着不整,但却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她此刻仍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盖在眼帘上,丰满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辛捷想起方才的情景,脸上又是一热。
  他忙自清了清喉咙,掩饰着自己窘态,问道:“这位姑娘怎的深夜跳到我等的车顶上来,请姑娘说个清楚。”
  那少女听了,突地睁开眼睛,两道黑白分明,秋水为神的眼光,在辛捷和于一飞脸上一扫,似乎发觉并不是自己所想像的人,心情一松,脸上泛起一丝宽慰的笑意,张口想说话,但她瞬即发觉自己除了眼皮可以开阖之外,周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辛捷一看于一飞所用的点穴手法,虽将人制住,但却并不伤人,不禁暗自对于一飞略有好感,觉得他做事尚有分寸。
  于一飞一笑,伸手极快地在那少女胁下,背脊上一拍,那少女沉重地透了一口气,抬了抬手,身躯竟能动转了。
  此时车行已缓,外面街道极为静寂,店铺、人家都也熄了灯睡觉了。
  突然一个粗哑喉咙的声音喊道:“并肩子,上呀,雏儿入了活窑了。”
  于一飞剑眉又是一轩,那少女却扑地跪在地上,哀求着说道:“两位千万要救救我,这些都不是好人,他们要……”
  她脸上一红,话又说不下去了,但辛捷和于一飞都已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于一飞到底是武林正宗,一听不由大怒,说道:“这般家伙也太可恶了,居然在这城里就撒野逞凶。”他转头向那少女问道:“他们是谁,你可认识他们?”
  那少女刚摇了摇头,车外街道上又“噗噗”几声,像是有几个人从房上跳下来,马车夫也是一声惊呼,接着先前那粗哑喉咙的声音在喝叱着:“喂,这辆车子快给我停下。”
  辛捷自己虽不能动手,但他却知道凭于一飞身手,要对付这类似无赖的强盗,简直太容易了,因此他静静地坐着,要看于一飞怎么应付此事,也想看看于一飞在剑法上到底有何造诣。
  车子停了,那少女惊慌地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两眼恐惧地望着外面。
  辛捷也探首外望,看见车前站着有七、八个手里拿着明晃晃尖刀的汉子。
  其中一个舞动着手里的刀说道:“喂!车里的人听着,我们是长江下游水路总瓢把子小龙神贺信雄的弟兄,今日路过此地,并不想打扰良民,只是刚才有一个自我们船上逃下的女子,跑进你们车里,你们快将她放下来,什么事都没有。”
  于一飞哼了一声,推开车门,傲然走了出去,叱道:“什么女子不女子的,这车上没有,就是有,也不能交给你们。”
  那些汉子看见于一飞身后背着剑,说话又满不在乎,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那先前发话的汉子,好像是其中的头子,此刻走了上来,一抱拳,说道:“相好的看样子也是线上的朋友,请报个万儿来,卖咱们一个交情,日后我们贺当家一定有补报之处。”
  于一飞猛地抬眼,冷冷说道:“什么交情不交情,大爷全不懂这一套,你们若是识趣的快夹着尾巴滚蛋,不然你们想走却也走不了啦。”
  那汉子满以为自己讲的话有板有眼,哪知人家全不买账,而且看样子简直没把自己这班人看在眼里,气得哇哇叫道:“相好的,你敢情想找死呀。”说着话,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刀光一闪,“力劈华山”劈向于一飞头上。
  于一飞不避不闪,看见刀光已在头上,右手一伸,用食、中二指竟挟住那柄直往下劈的大刀,左手一挥,叱道:“躺下。”
  那汉子果然听话,随着于一飞挥手之势,远远跌倒地上。
  车里的辛捷,见那汉子如此脓包,不觉有些失望,他原想借此看看于一飞的武功,哪知于一飞一举手,已解决了一个。
  其余的那些汉子,立时一阵纷乱,但他们不过只懂得三招两式,若论武功,简直谈也谈不上,不过只是仗着人多,打着烂仗而已,看到于一飞这种身怀绝技的内家剑手,正是他们活该倒霉,七、八个人举着刀上来,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已被跌得七荤八素,连于一飞的衣袂都没有碰到。
  那最先跌在地上的汉子,已爬了起来,忽然高兴地叫道:“好了,好了,二当家的来了,并肩子住手吧,看这小子还发不发横。”
  那些汉子果然齐都住了手,一个身材颀长,满身白衣的汉子如飞奔了来,一看自己的弟兄有的跌倒在地上,有的垂头丧气地拿着刀站在旁边,再看到车旁稳如山岳站着的于一飞,心中已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双眉一皱,走了上来,朝于一飞说道:“这位朋友请了,在下等与朋友井水不犯河水,莫非朋友和那小妞儿有什么关系,硬来架这横梁,这也好说,朋友只要报上个万儿,若真是成名露脸人物,我江里白龙马上拍手一走,这小妞儿就算是朋友你的了。”
  于一飞一听江里白龙的名头,便知道此人也是个角色,只因长江一带,水路绿林虽明是奉小龙神贺信雄为总瓢把子,但帮里大大小小的事,却是全由江里白龙孙超远作主。
  这江里白龙不但水上、陆上的功夫都有两下,而且为人机智百出,在长江一带,声名颇响,地绝剑走动江湖,也曾听到过他的名头。
  此刻他见江里白龙身材颀长,双目炯然,倒也像是个人物,便说道:“其实这小妞儿和我于某人也没有干系,只是我于某人却看不惯别人欺凌弱女,想孙当家的也是成名露脸的好汉,何苦紧紧追着一个女子,就看在我于一飞的面上,饶了她吧。”
  地绝剑于一飞并不是什么真正仗义锄强的人物,刚才激于一时义气,包揽下此事,后来一想,又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何苦平空结下这等强仇,此刻他说出此话,便想江里白龙能买自己一个面子,将此事扯过去就算了,免得再多惹是非。
  那江里白龙惊哦了一声,上下打量着于一飞几眼,说道:“原来阁下就是‘崆峒三绝剑’里的地绝剑于二爷,其实凭着你于二爷一句话,放走这小妞儿有什么可说的。”
  于一飞一乐,心想这江里白龙果然识得好歹,哪知孙超远又接着说道:“只是这小妞儿却也不是敝帮里的货色,而是另外一人托敝帮保管的,敝帮委实招惹此人不起,说起来,于二爷也许对此人也有个认识,也会卖他一个交情。”
  于一飞忙问道:“此人是谁?”
  孙超远神秘地一笑,左掌向空中虚按了一下,右手拇指一伸,做了个手势,说道:“就是他。”
  于一飞见了这个手式,面色一变,沉吟了半晌,说道:“这小妞儿既是此人所交托的,当然无话可说。”他一指车内,说道:“那!这小妞儿就在车内,孙当家的自己动手好了。”
  辛捷在车内一听,更是一惊,暗忖道:“这地绝剑于一飞名头颇大,武功不弱,而且又有靠山,仗着剑神厉鹗,狂傲得不得了,何以看了这个手式,就乖乖地不再说话?那手式所代表的人物,岂非不可思议了,但却又是谁呢?”
  那少女见于一飞从容地就将那些汉子击败,正高兴着自己已得救了,哪知事情却变得如此,她哀怨地看了辛捷一眼。
  辛捷只觉得她的眼光像是直刺入自己心里,几乎马上就要不顾一切挺身而出来相助,但他转念又想起自己所负的使命,和自己对将来的抱负,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使他压制了此刻的激动。
  转眼,那江里白龙已走到车旁,伸进头来笑嘻嘻对那少女说道:“方姑娘,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着我走吧!逃有什么用呢?凭你身上这点儿本事,还想逃到那里去吗?”
  那少女将身体更缩在角落里,全身蜷做一团,辛捷看了,心里难受得很,想了想,突然说道:“你快点跟人家去吧!不然……”
  那少女见辛捷一发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眼色包含着那么多的怨恨,使得辛捷心中又是一动,不得不极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感。
  江里白龙一伸手,拉着她的臂膀就往外拖,那少女一甩手,强忍着,恨声说:“走就走,你再拖姑娘可要骂你了。”
  她突然一挺腰,站到地上,走出了车厢,再也不望辛捷一眼。
  江里白龙微一示意,就有两个粗长大汉一边一个架住那少女的双手,那少女虽想挣扎,但她哪里有那两个大汉的蛮力?
  孙超远遂向于一飞一抱拳,说道:“于大侠今天高抬贵手,不但我孙某人感激不尽,就是我们贺当家的和那位主儿,若是知道,也必有补报于大侠之处,今日就此别过。”
  说着便扬长去了。
  于一飞讪讪地走上车来,朝辛捷勉强笑道:“今天我们真是自讨没趣,唉,若不是这个主儿,也还罢了,却又偏偏是他。”
  辛捷忙问道:“他到底是谁呀?小弟却如闷在鼓里。”
  于一飞摇了摇头,说道:“武林中有些事辛兄是无法明了的,改日有机会再详谈吧。”
  辛捷知他不愿说出,反正自己此时已有了打算,遂也不再问。
  车子很快地到了辛捷所设的山梅珠宝店,那是一间规模气派都相当大的店铺,车夫路上遇到这些事,恨不得马上缩进被窝睡觉,此刻一见已回到了家,连忙跳下车去敲起门来。
  店里一个睡意蒙胧的声音没好气的问道:“是谁在敲门呀?”
  车夫答道:“是老板回来了。”
  那声音立刻变得热情而巴结,喊道:“来了,来了,马上来。”
  于一飞经过此事后,似乎也觉得脸上挂不住,无精打采地,进了店后,辛捷便招呼他睡了。
  夜更深,山梅珠宝店里,突然极快地闪出一条人影,向江岸飞身而去。
  那种超绝的轻功功夫,的确是武林罕见,只是稍稍的一沾屋面,便横越出很远,以至看起来只像一道光,并不能看出他身形的轮廓。
  晃眼,那人影便到了江边,但是他却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之处,只在江岸处极快地飘动着,找寻着他的目标。
  此刻岸边停泊的船只上,都没有了灯光,只有江心几艘捕鱼的小艇,点着一盏萤萤灯光,一闪一闪地发出黯淡的昏黄之色。
  那人影像是有些失望,停顿了一会,忽地掠起如鹰,飞落在一艘较大的商船上,极轻巧的四周察看了一遍。
  然后,他又掠至第二艘,第三艘,但似乎其中都没有他所要寻找之物。
  忽然,他发现在离岸甚远的地方,并排泊着两艘大船,而且其中一艘船上,仍然点着灯火,远远望去,窗里也像还有动着的人影。
  那两艘船离岸还有二十余丈远近,即使站在离它最近的船上,也还相隔着十余丈的距离,他犹疑了一会,显然这距离的确是太远了。
  江上的风很大,吹得船上挂的灯笼,在风中摇曳着,那人影突一伸手,将挂着的灯笼拿在手中,端详了半刻。
  他像是突然有了个主意,轻轻地飞身,就着灯笼上的绳子,将那灯笼套在脚上。
  于是他猛一提气,身形嗖地往江中窜去,这一窜至少有五六丈远近。
  在落水之际,他脚上套着的灯笼,平着水面一拍,人又借势窜了三四丈,又在空中一换气,一个曼妙转侧,又将脚上的灯笼解在手里。
  此时他离那两艘船还有五、六丈之遥,但看见他像是已快力竭而落水,忽然在将落未落之际,在水面上平着身子一掠,手里拿着的灯笼,又朝水面上一拍,身躯像一只抄水的蜻蜓,毫无声息地落在那两艘船上,像是没有一丝重量。
  这一切都是美妙而惊人的,连他自己都在暗地高兴着,星光映得他蒙在一块上面绣着梅花的帕子后的眼睛,流动着得意的光辉。
  他整了整斜背在背后的一柄形式颇古的长剑,一掠而至那扇仍然亮着粉光的窗前,就着窗子的隙缝向里一望,看见船里放着一张八仙桌子,桌子边正有两个汉子在饮着酒,一桌子上放着几样菜肴,他认得其中一人正是江里白龙孙超远。
  他心中暗忖道:“这另外一人想必就是小龙神贺信雄了。”
  然后他极快地掠至另一窗子,窗内虽未点灯,但借着邻窗的灯火,仍然有些亮光,他又侧目一望,见里面果然有个女子侧卧在床上,正瞪着两只大眼睛,望着窗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平着手掌放在窗纸上,一会那窗纸似乎被热力所熔,无声无息地破了一大块,那女子仍未发觉,像是她所想的是个她极关心的问题,是以别的事就全然没有注意了。
  突然,他不再顾虑他会弄出声音,伸手一拍窗子,那窗子便被拍成粉碎。
  接着他闪电般窜到床上,伸手在那惊慌的女子足心旁的“涌泉穴”一点,制止了那女子不必要的惊呼和动弹。
  此时外面所坐的两人已同时窜了进去,厉声喝问道:“是谁?”
  他却横手抱着那女子,身形微动,竟从那两人身侧穿了过去,大剌剌地往桌旁的椅子上一坐,将那女子斜斜地靠坐在桌旁。
  那两人果真是长江水路的总瓢把子小龙神贺信雄和江里白龙孙超远,论武功两人亦是不弱,但此刻却被人自身侧擦了过去,不由大惊。
  两人猛一回身,却见那人已端坐在前舱里,丝毫没有逃逸的样子,心中更是奇怪,小龙神贺信雄喝道:“朋友是谁?来此何干?”
  那人清越地仰天一笑,指着蒙在脸上的绣帕说道:“你不认这个吗?”
  那绣帕乃一张粉绢,上面绣着七朵鲜红的梅花,小龙神及江里白龙行走江湖亦有十余年,突地同时想起一个人来。
  但此人绝迹江湖已有十年,而且传闻早已丧在四大宗派的掌门人手里,此刻怎知又在此出现,小龙神不禁怀疑道:“难道你是……”
  那人又是一阵长笑,打断了小龙神的话,接着朗吟道:“海内尊七妙。”
  声犹未了,突自身后抽出长剑,斜斜一抖,顿时只觉剑影重重,剑花点点,抖起七个梅花般的圈子,又突地收剑回身。
  他拔剑,斜削,收剑,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里完成,是以小龙神及江里白龙看起来,只觉得七朵闪烁的梅花,在他们面前一掠,立时又无踪影,此时他们心中哪里还有怀疑之意,脱口叫道:“七妙神君。”顿时吓得半边身子险些软了。
  按说江里白龙孙超远以及小龙神贺信雄,乃是长江水路绿林的总瓢把子,在武林中亦可算得上是声名赫赫的人物,怎会一听到了“七妙神君”的名头,就立刻吓成这个样子?
  但须知当年“七妙神君”在武林中的声望、地位及武功,都可说是无与伦比的,而且出名的手辣,往往谈笑中便制人于死地。
  七妙神君一别江湖十年,此刻却突然在他两人的船上现身,也难怪他二人惊慌了。
  七妙神君脸蒙绣帕,孙超远、贺信雄只听他冷冷一笑,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禁生起一阵寒气,自脊梁直上头顶。
  江里白龙孙超远,本素以机警见称,他略一镇静,看到那方姓少女正被七妙神君扶在一旁,心知他必定为此而来,心中忖道:“久闻七妙神君‘七艺’中最后一艺,便是色字,今日想必也是为此女而来,反正此女另有主人,我乐得不管此事,等到那人来时再说,他两人,一个是江湖上久已享名的难惹人物,一个是初出江湖便惊震武林的魔头,正好一拼。”
  他一念至此,心里遂就大定,说道:“神君久别江湖,想不到今日晚辈们却有幸得见神君一面,晚辈斗胆猜上一猜,神君深夜来到敝船,可是为了这个女子。”
  七妙神君又冷笑了一阵,说道:“阁下倒是聪明得很。”
  孙超远干笑了一下,说道:“既是神君的意思,晚辈那敢违背,只是此女子乃别人交托给晚辈的……”
  七妙神君哼了一声,说道:“别人交托又怎样,难道我七妙神君都不能将人带走吗?”
  孙超远忙说道:“晚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晚辈却不知能否请前辈留下个信物,让晚辈也好对别人有个交代。”
  孙超远说此话时,真是捏着一把冷汗,他知道七妙神君生性怪僻,说不定这句话就惹了他的脾气,那么自己只怕当时便要难看,但如不说此话,另外一人也是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物。
  哪知七妙神君沉吟了一下,将手入怀,取出一块金牌,抛在桌上,说道:“此牌就是我的信物,若是有人对我七妙神君不服气的话,只要说出来,不要他找我,我自会去找他。”
  孙超远、贺信雄是希望七妙神君如此,但却料不到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了,他们心中不禁生出同样一种想法,那就是这江湖上人人闻而生畏的七妙神君,似乎没有传说中那种乖僻和可怕。
  然而他们怎知这其中又另有隐情,此七妙神君,已非十年前的七妙神君了。
  他们喜悦地望着桌上的金牌,只见那上面铸着七朵梅花。
  七妙神君随着说话,又将那少女横抱在怀里,举步走出舱外。
  此时七妙神君望着一片江水,心中暗暗叫苦,他此刻手中又多了一人,怎能再像方才那样以绝顶轻功飞渡这二十余丈的江面?
  但他势又不能叫人家备船送自己过去,那样一来,岂非失了自己的身份。
  他目注江心,却发现自己方才用以飞渡江面的那只灯笼正漂浮在离船六丈远近的江面上,心中又忖道:“若是我用‘暗香浮影’里的‘香闻十里’身法,或可渡此一段江面,但这‘香闻十里’的身法,我仅在石室中静坐练气,却未曾使用过,何况手上还有一人,若一个不好,岂非更是难堪?”
  须知七妙神君之“暗香浮影”虽是内功练习的要诀,但却将轻功中绝妙的身法,寓之于内,这种内功与轻功连练的方法,也就是七妙神君的轻功能独步武林的缘故。
  这念头在他心中极快地思索了一遍,此时那孙超远与贺信雄也来到船头。
  小龙神躬身抱拳道:“神君来去匆匆,晚辈也未能一尽仰慕之愿,但望日后有缘,能再睹神君风采,略领教诲。”
  七妙神君微一摆手,心中又忖道:“看他们对我的恭敬之色,就可以知道‘七妙神君’这四个字在武林中的地位,从今而后,这‘七妙神君’四宇就要我来发扬了。”
  他思索至此,再不考虑,平手一推,竟将那少女身躯直接送去。
  他内力本惊人,只见那少女的身躯,宛如离弦之箭,平着直飞出去。
  江里白龙以及小龙神贺信雄齐都一愕,不知他此举何为。
  哪知他人方离手,自己也直飞出去,出势竟比那被抛少女还急,脚尖找着那飘浮在水面上的灯笼,此时那少女的身躯也恰正飞来。
  他双手齐出,轻轻托着那少女的身躯,人也随着去势而飘,脚尖仍踏在灯笼上。
  孙、贺二人,远远望去,只觉他凌空虚渡,宛如神仙,心里更是惊佩得无以复加。
  就这样,他以绝顶的身法,在江面上滑过去十丈远近,离岸只有六七丈远了。
  他心中微微一喜,哪知运用这种内家的绝顶功夫,心神一丝也松散不得,他心中一喜,脚下便一沉,他知道真气将散,心中又是一惊。
  忽然他觉得已渐下沉的灯笼却猛又往上一升,原来此时正好一个浪花涌来,将下沉的灯笼往上一托,轻功练至微妙之处,就是飞蝇之力,也能将身躯托起,何况这力道强胜不知千万倍的浪花。
  他心神略动,身躯随着这灯笼上升之势一浮,在那浪头最高之时,脚尖用力一踏,身形一弓,嗖地飞越了出去。
  虽然他手上托着一人,但当他飞起在空中时,身形仍然是那么安详而曼妙,宽大的衣袂随着江风飘舞着,那情况是难以描摹的。
  等到这次他身形落下时,已是岸边了,他已势竭,静立了半晌,调匀了体内的真气,将托着那少女的双手,平放了下来,极快的几个纵身,向城内飞身而去,晃眼便隐没在黑暗中。
  那少女醒来时,发觉自己处身于一间极为华丽的房间里,那是她从未享受过的华丽,甚至连所睡的床,都那么柔软而温馨。
  床上挂着流苏的帐子,铺着锦缎装成的被褥,房间所摆设的,也绝不是一个平民所能梦想的,她舒散地舒展了一下四肢,在她醒来的一刹那里,这一切确乎都令她迷惑了。
  然后,她突然记起她本是被困在船里,一条突来的人影,使得她昏迷了,此后她便茫然一无所知。
  但现在却怎地又会躺在这里呢?
  她更迷惑了,她想起这两个多月所遭遇的一切,远比她一生中其余那么长的时日总积还多,这不是奇异的事吗?
  她想起她的“家”,那本是一个安详而舒适的家,父亲方云奇在当地开了个小小的教武场子,收了三四十个学生,虽然并不十分富裕,但却是小康了,小城的居民,也对他们都很尊敬。
  但是有一天,她想起那是坏运开始的一天,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闯进她的生活,使得她失去了安详和舒适。
  “但是父亲却那么高兴着那少年的回来,叫我叫他做哥哥,后来又叫我称他欹哥,并且告诉我他叫金欹,是父亲失踪了十多年的亲生儿子。”
  “我开始奇怪,为什么父亲的亲生儿子姓金,而且失踪了这么久。”
  “父亲告诉我,他的欹儿这十多年来,在外面遇着了许多奇怪的事,而且有一个本事非常大的人,教给他一身武功。”
  “这些事我虽听得有趣,但却不知怎地,对我的‘欹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讨厌,他总是那么阴阳怪气的,两只眼睛更是又凶,又狠,又冷,看起人来,像是要把别人吃下去似的。”
  “但是这些还不算最坏的,更坏的是父亲有一天突然要我嫁给我的欹哥,我吓死了,妹妹怎能嫁给哥哥呢?父亲这才告诉我,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又说欹哥本事怎么大,在外面有怎么大的地位。”
  “我不肯,我怎么都不肯,父亲气了,说:‘不嫁也要嫁。’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又凶又狠,我急得哭了。”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那欹哥突然站在我的身侧,我也不知他怎么进来的,他问我为什么不肯嫁给他,又说他十分喜欢我。”
  “这时候我恨透了,恨父亲为什么一定要我嫁给他,我就气着说,只要他将他的父亲、母亲全杀死,我就嫁给他。”
  “他站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我本来是说一时气话,哪知过了一会,他一手抱着父亲,一手抱着母亲,走到房里来,往地上一丢,我连忙爬起一看,呀,父亲、母亲真的都被他杀死了。”
  “这时我简直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再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没有人性,我又哭,又闹,又骂,他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话也不讲一句。”
  “我更怕了,我知道除了一死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来逃过他,于是我拿起刀就要自刎,哪知他手一动,我的刀就跑到他手上去了。”
  “就这样,我死也死不成,但我更立定决心不嫁给他,有天他说:‘你不要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其实我手一点,要你怎样便怎样,只是我实在太喜欢你,不愿意强迫你。’”
  “他日日夜夜地看着我,一天夜里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鸟叫,又像是猿啼,他也听到了,而且面色马上变成那么难看。”
  “这一夜,他一直没睡在思索着,第二天绝早便带着我要走,这时我已经知道他确实有着不可思议的功夫,怕他一用强,我更没有办法,就只好跟着他走,走了半天,到了长江的岸边,他找来找去,找着一条小船,说了几句我不懂的话。”
  “过了一会儿,岸边就驶来了两条大船,他不等船靠岸,就挟着我跳了上去,船上的人看是他来了,都像是又惊又怕,都那么恭敬地问他有什么事,于是他就将我留在船上,叫那些人看守着我,而且要好好待我,自己就走了。”
  “我在船上呆了两天,才知道那是强盗船,有一个头子叫小龙神,还有一个姓孙的,对我和气得很,只是却叫一个满脸胡子的强盗日夜看着我,不准我这样,不准我那样。”
  “有天晚上,那胡子喝了很多酒,突然扑到我的身上,摸我、亲我要污辱我,我的嘴又被他吸住了,想叫又叫不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那姓孙的来了,一把将那胡子扯了起来,还说要杀死他,那胡子急了,就和他打了起来,我一看,就乘此机会逃出船。”
  “哪知后来还是被他们抓回去,我在路上碰着的两个人,看样子倒像是个英雄,想不到却一点用都没有,尤其是那一个。”
  “我再被抓到船上之后,他们竟将船驶到江心了,我知道更没有办法逃走,何况这次是那姓孙的亲自看着我,可是怎么现在却会来到这个地方呢?难道这里是他们的强盗窝吗?”
  她伏在床上,往事如梦,一幕幕地自她心头闪过,这个飘泊无依的少女,此时柔肠百结,伏在床上,呜咽了起来。
  突然她听到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她惊得跳了起来,坐在床上一看,却是她在车里遇到的,她认为最没有用的那个少年。
  辛捷正笑吟吟地望着她,说道:“姑娘,醒来了吗?”
  她更是奇怪得无以复加,怎地这少年会突然而来,难道这是他的家?竟是他将自己救出来的吗?一时她怔住了,说不出话来。
  辛捷又笑说道:“姑娘不必疑心,在下虽是无能,却有一个能为很大的朋友,从船上将姑娘救了下来,姑娘最好还是就在这里静心待一段日子,这里是在下的静室,绝对不会有人来骚扰姑娘。”
  辛捷说完话,也不等她同意,转身走了出来,穿过几个房间,走到大厅,却见于一飞正坐在那里啜着茶,见他来了,就站了起来,笑道:“辛兄怎地起得如此晚?小弟已到前面去溜了一转,而且还听到店伙说起一件奇事。”
  辛捷笑道:“小弟怎比得上于兄,今日起来得还算早的了。”
  又问道:“于兄所听到的奇事,又是何事?”
  于一飞说道:“昨夜江岸的几个渔夫,都说见到江心龙王显圣,在水面上来来去去地走,今天一早,就传遍了武汉呢。”
  辛捷哦了一声,心中暗笑,知道是自己昨夜在江面施展轻功,却被那些渔夫认成龙王显圣了。
  于一飞又道:“依小弟看来,那不过只是有个轻功绝妙的人,在江面施展轻功罢了。”
  他眉心一皱,又说道:“只是不知武汉城中传出的此人物,又为何深夜在江面施展轻功?”
  辛捷故意说道:“若能在江面随意行走,这人的轻功岂非真到了驭气飞行地步了吗?”
  于一飞笑道:“辛兄还真个以为那人是‘随意行走’吗?小弟却看大半是渔夫们的故玄其话罢了,不过总而言之,此人一定是个好手,但突在武汉出现,难道是冲着我于一飞而来的吗?”
  辛捷忍住笑,说道:“于兄太过多虑了,那李治华就是请帮手,也不会有这么快呀!”
  于一飞脸一红,忙道:“我倒不是怕他请帮手,只是有点奇怪罢了。”
  辛捷怕他发窘,忙转话题支了开去,说道:“小弟初到武汉,但于兄久走江湖,想必来得多了,不知可否陪小弟到处走走?”
  于一飞道:“这个自然。”
  两人走出店来,也未乘车,随意在街上走着,武汉乃鄂中重镇,又是长江的货物运送集散之地,街道市面的繁华热闹,自是不凡,辛捷坐居石室十年,此番见到这花花世界,再是修为高深,也高兴得很。
  两人随意在酒楼中用了些酒菜,便回转店里,店伙见到店东回来了,巴结地迎了上来,说道:“老爷回来了。”辛捷微微点了点头。
  那店伙说道:“刚才有两位客人来访老爷,一位姓孟,一位姓范,小的认得是城里有名的大镖头,便招待两位进去了,此刻还在里面呢。”
  辛捷笑了笑,扭头向于一飞说道:“想不到范镖头和孟镖头今日就来回拜了。”
  说着与于一飞走了进去。
  金弓神弹范治成一见他两人走了进来,哈哈笑着说:“两位倒真是好雅兴,这么一大早就跑出去逛街,可是到凤林班去了?”
  辛捷道:“范兄休得取笑,倒是令两位久等了,小弟实是不安得很。”
  四人又笑着取笑了一阵,银枪孟伯起突对于一飞说道:“今日我等前来,除了回拜辛兄之外,还有一件大事要说与于兄知道……”
  孟伯起道:“那十年前江湖上的奇人‘七妙神君’昨晚又突然在武汉现身了。”
  于一飞听了,脸色一变,说道:“这恐怕不可能吧!据家师曾向小弟言及,十年前在五华山里,七妙神君中了家师一掌,又被点苍的掌门人以七绝手法点了两处穴道,焉能活到今日?”
  孟伯起道:“此话是千真万确,小弟有个挚友,叫江里白龙孙超远,于兄想必也知此人,昨夜就曾亲眼看到七妙神君的。”
  于一飞脸色变得更是难看,辛捷却坐在一旁,作出留意倾听的样子。
  孟伯起又接着说道:“孙兄超远今日清晨便来到小弟处,告诉小弟此事,并叫小弟这几日要特别留神,说是眼看江湖中就要生出风波呢。”
  金弓神弹在旁接口道:“其实孟兄弟也是太多虑了,再大的风波,也惹不到你、我的头上,就让他两拼个胜负,又关你、我甚事?”
  辛捷此时作出茫然之态,说道:“小弟也曾听说过武林中有个奇人‘七妙神君’,武功冠绝天下,却又有何人能与他一拼胜负呢?”
  范治成道:“说起此人来,近日江湖上真是谈虎色变,大家只知晓他姓金,名欹,有‘天魔’之称,却无人知他师承来历,他出道江湖才只数年,便已做出几件惊人之事,据说非但武功之高,不可思议,而且手段之毒辣,更是匪夷所思,两河中武林的盟主‘八卦游身掌胡大之’不知怎地得罪了他,竟被他单人匹马,一夜之间将满门杀得干干净净,当时还有北方知名的剑客‘八步赶蝉古尔刚’、‘五虎断门刀彭天琪’在场,但这三位赫赫有名的武师,竟未能敌过他一人,全遭了毒手,这次七妙神君夺了他的女子,他岂肯甘休。”
  于一飞哦了一声,向辛捷说道:“想不到昨夜那女子,竟落得七妙神君也动了手。”
  他沉吟了半晌,又说道:“此次七妙神君重入江湖,倒的确是件大事,小弟待此间事了,便立刻要返回崆峒,禀报家师,天魔金欹和七妙神君的热闹再好看,小弟也无心看了。”
  辛捷心中暗骂了一声,忖道:“你要看我的热闹,岂不知你自己的热闹更好看呢!”
  银枪孟伯起长叹了一声,说道:“武林中平静了将近十年,我就知道必是一场大风暴的前奏,果不其然,乍看江湖中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中原五大武林宗派,自身就有了纠纷,现在七妙神君重入江湖,再加上天魔金欹,唉!”  辛捷随听那车上少女一声惊叫,叱道:“你这恶……”
  但她尚未说完,便突然顿住,辛捷知道她已被于一飞制住。
  果然,车窗外于一飞喊道:“辛兄接着。”辛捷一回头,只见于一飞已将一人自窗外抛入,辛捷下意识地一伸手,轻易地将她接着,但又忽然想起自己伪装的身份,周身力道猛懈,随着那抛来之势,两人一起跌落在地上。
  辛捷立时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极柔软而温暖的身躯,而且刚好与他面对面,娇喘吁吁,都吐在他脸上。
  辛捷脸上一热,他知道这少女必定已被于一飞点住穴道,但那少女神智仍清,一看自己的脸正贴在一个男子的脸上,而且声息互闻,但她又苦于丝毫不能动转,羞得只好将眼睛闭上。
  于一飞自后窗轻巧地翻了进来,看见两人正蜷伏在车厢内一块并不甚大的地方上,哈哈一笑,轻伸猿臂,将那少女抄了起来。
  辛捷这时才挣扎着爬起来,喘着气,埋怨地说道:“于兄又非不知,小弟怎接得住。”
  他一眼望见那少女已被于一飞放在座上,于一飞笑道:“辛兄应当感激小弟才是,将这样一个美人,送到阁下怀里,怎地却埋怨起小弟来了。”
  辛捷见那少女虽然鬓发零乱,衣着不整,但却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她此刻仍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盖在眼帘上,丰满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辛捷想起方才的情景,脸上又是一热。
  他忙自清了清喉咙,掩饰着自己窘态,问道:“这位姑娘怎的深夜跳到我等的车顶上来,请姑娘说个清楚。”
  那少女听了,突地睁开眼睛,两道黑白分明,秋水为神的眼光,在辛捷和于一飞脸上一扫,似乎发觉并不是自己所想像的人,心情一松,脸上泛起一丝宽慰的笑意,张口想说话,但她瞬即发觉自己除了眼皮可以开阖之外,周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辛捷一看于一飞所用的点穴手法,虽将人制住,但却并不伤人,不禁暗自对于一飞略有好感,觉得他做事尚有分寸。
  于一飞一笑,伸手极快地在那少女胁下,背脊上一拍,那少女沉重地透了一口气,抬了抬手,身躯竟能动转了。
  此时车行已缓,外面街道极为静寂,店铺、人家都也熄了灯睡觉了。
  突然一个粗哑喉咙的声音喊道:“并肩子,上呀,雏儿入了活窑了。”
  于一飞剑眉又是一轩,那少女却扑地跪在地上,哀求着说道:“两位千万要救救我,这些都不是好人,他们要……”
  她脸上一红,话又说不下去了,但辛捷和于一飞都已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于一飞到底是武林正宗,一听不由大怒,说道:“这般家伙也太可恶了,居然在这城里就撒野逞凶。”他转头向那少女问道:“他们是谁,你可认识他们?”
  那少女刚摇了摇头,车外街道上又“噗噗”几声,像是有几个人从房上跳下来,马车夫也是一声惊呼,接着先前那粗哑喉咙的声音在喝叱着:“喂,这辆车子快给我停下。”
  辛捷自己虽不能动手,但他却知道凭于一飞身手,要对付这类似无赖的强盗,简直太容易了,因此他静静地坐着,要看于一飞怎么应付此事,也想看看于一飞在剑法上到底有何造诣。
  车子停了,那少女惊慌地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两眼恐惧地望着外面。
  辛捷也探首外望,看见车前站着有七、八个手里拿着明晃晃尖刀的汉子。
  其中一个舞动着手里的刀说道:“喂!车里的人听着,我们是长江下游水路总瓢把子小龙神贺信雄的弟兄,今日路过此地,并不想打扰良民,只是刚才有一个自我们船上逃下的女子,跑进你们车里,你们快将她放下来,什么事都没有。”
  于一飞哼了一声,推开车门,傲然走了出去,叱道:“什么女子不女子的,这车上没有,就是有,也不能交给你们。”
  那些汉子看见于一飞身后背着剑,说话又满不在乎,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那先前发话的汉子,好像是其中的头子,此刻走了上来,一抱拳,说道:“相好的看样子也是线上的朋友,请报个万儿来,卖咱们一个交情,日后我们贺当家一定有补报之处。”
  于一飞猛地抬眼,冷冷说道:“什么交情不交情,大爷全不懂这一套,你们若是识趣的快夹着尾巴滚蛋,不然你们想走却也走不了啦。”
  那汉子满以为自己讲的话有板有眼,哪知人家全不买账,而且看样子简直没把自己这班人看在眼里,气得哇哇叫道:“相好的,你敢情想找死呀。”说着话,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刀光一闪,“力劈华山”劈向于一飞头上。
  于一飞不避不闪,看见刀光已在头上,右手一伸,用食、中二指竟挟住那柄直往下劈的大刀,左手一挥,叱道:“躺下。”
  那汉子果然听话,随着于一飞挥手之势,远远跌倒地上。
  车里的辛捷,见那汉子如此脓包,不觉有些失望,他原想借此看看于一飞的武功,哪知于一飞一举手,已解决了一个。
  其余的那些汉子,立时一阵纷乱,但他们不过只懂得三招两式,若论武功,简直谈也谈不上,不过只是仗着人多,打着烂仗而已,看到于一飞这种身怀绝技的内家剑手,正是他们活该倒霉,七、八个人举着刀上来,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已被跌得七荤八素,连于一飞的衣袂都没有碰到。
  那最先跌在地上的汉子,已爬了起来,忽然高兴地叫道:“好了,好了,二当家的来了,并肩子住手吧,看这小子还发不发横。”
  那些汉子果然齐都住了手,一个身材颀长,满身白衣的汉子如飞奔了来,一看自己的弟兄有的跌倒在地上,有的垂头丧气地拿着刀站在旁边,再看到车旁稳如山岳站着的于一飞,心中已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双眉一皱,走了上来,朝于一飞说道:“这位朋友请了,在下等与朋友井水不犯河水,莫非朋友和那小妞儿有什么关系,硬来架这横梁,这也好说,朋友只要报上个万儿,若真是成名露脸人物,我江里白龙马上拍手一走,这小妞儿就算是朋友你的了。”
  于一飞一听江里白龙的名头,便知道此人也是个角色,只因长江一带,水路绿林虽明是奉小龙神贺信雄为总瓢把子,但帮里大大小小的事,却是全由江里白龙孙超远作主。
  这江里白龙不但水上、陆上的功夫都有两下,而且为人机智百出,在长江一带,声名颇响,地绝剑走动江湖,也曾听到过他的名头。
  此刻他见江里白龙身材颀长,双目炯然,倒也像是个人物,便说道:“其实这小妞儿和我于某人也没有干系,只是我于某人却看不惯别人欺凌弱女,想孙当家的也是成名露脸的好汉,何苦紧紧追着一个女子,就看在我于一飞的面上,饶了她吧。”
  地绝剑于一飞并不是什么真正仗义锄强的人物,刚才激于一时义气,包揽下此事,后来一想,又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何苦平空结下这等强仇,此刻他说出此话,便想江里白龙能买自己一个面子,将此事扯过去就算了,免得再多惹是非。
  那江里白龙惊哦了一声,上下打量着于一飞几眼,说道:“原来阁下就是‘崆峒三绝剑’里的地绝剑于二爷,其实凭着你于二爷一句话,放走这小妞儿有什么可说的。”
  于一飞一乐,心想这江里白龙果然识得好歹,哪知孙超远又接着说道:“只是这小妞儿却也不是敝帮里的货色,而是另外一人托敝帮保管的,敝帮委实招惹此人不起,说起来,于二爷也许对此人也有个认识,也会卖他一个交情。”
  于一飞忙问道:“此人是谁?”
  孙超远神秘地一笑,左掌向空中虚按了一下,右手拇指一伸,做了个手势,说道:“就是他。”
  于一飞见了这个手式,面色一变,沉吟了半晌,说道:“这小妞儿既是此人所交托的,当然无话可说。”他一指车内,说道:“那!这小妞儿就在车内,孙当家的自己动手好了。”
  辛捷在车内一听,更是一惊,暗忖道:“这地绝剑于一飞名头颇大,武功不弱,而且又有靠山,仗着剑神厉鹗,狂傲得不得了,何以看了这个手式,就乖乖地不再说话?那手式所代表的人物,岂非不可思议了,但却又是谁呢?”
  那少女见于一飞从容地就将那些汉子击败,正高兴着自己已得救了,哪知事情却变得如此,她哀怨地看了辛捷一眼。
  辛捷只觉得她的眼光像是直刺入自己心里,几乎马上就要不顾一切挺身而出来相助,但他转念又想起自己所负的使命,和自己对将来的抱负,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使他压制了此刻的激动。
  转眼,那江里白龙已走到车旁,伸进头来笑嘻嘻对那少女说道:“方姑娘,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着我走吧!逃有什么用呢?凭你身上这点儿本事,还想逃到那里去吗?”
  那少女将身体更缩在角落里,全身蜷做一团,辛捷看了,心里难受得很,想了想,突然说道:“你快点跟人家去吧!不然……”
  那少女见辛捷一发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眼色包含着那么多的怨恨,使得辛捷心中又是一动,不得不极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感。
  江里白龙一伸手,拉着她的臂膀就往外拖,那少女一甩手,强忍着,恨声说:“走就走,你再拖姑娘可要骂你了。”
  她突然一挺腰,站到地上,走出了车厢,再也不望辛捷一眼。
  江里白龙微一示意,就有两个粗长大汉一边一个架住那少女的双手,那少女虽想挣扎,但她哪里有那两个大汉的蛮力?
  孙超远遂向于一飞一抱拳,说道:“于大侠今天高抬贵手,不但我孙某人感激不尽,就是我们贺当家的和那位主儿,若是知道,也必有补报于大侠之处,今日就此别过。”
  说着便扬长去了。
  于一飞讪讪地走上车来,朝辛捷勉强笑道:“今天我们真是自讨没趣,唉,若不是这个主儿,也还罢了,却又偏偏是他。”
  辛捷忙问道:“他到底是谁呀?小弟却如闷在鼓里。”
  于一飞摇了摇头,说道:“武林中有些事辛兄是无法明了的,改日有机会再详谈吧。”
  辛捷知他不愿说出,反正自己此时已有了打算,遂也不再问。
  车子很快地到了辛捷所设的山梅珠宝店,那是一间规模气派都相当大的店铺,车夫路上遇到这些事,恨不得马上缩进被窝睡觉,此刻一见已回到了家,连忙跳下车去敲起门来。
  店里一个睡意蒙胧的声音没好气的问道:“是谁在敲门呀?”
  车夫答道:“是老板回来了。”
  那声音立刻变得热情而巴结,喊道:“来了,来了,马上来。”
  于一飞经过此事后,似乎也觉得脸上挂不住,无精打采地,进了店后,辛捷便招呼他睡了。
  夜更深,山梅珠宝店里,突然极快地闪出一条人影,向江岸飞身而去。
  那种超绝的轻功功夫,的确是武林罕见,只是稍稍的一沾屋面,便横越出很远,以至看起来只像一道光,并不能看出他身形的轮廓。
  晃眼,那人影便到了江边,但是他却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之处,只在江岸处极快地飘动着,找寻着他的目标。
  此刻岸边停泊的船只上,都没有了灯光,只有江心几艘捕鱼的小艇,点着一盏萤萤灯光,一闪一闪地发出黯淡的昏黄之色。
  那人影像是有些失望,停顿了一会,忽地掠起如鹰,飞落在一艘较大的商船上,极轻巧的四周察看了一遍。
  然后,他又掠至第二艘,第三艘,但似乎其中都没有他所要寻找之物。
  忽然,他发现在离岸甚远的地方,并排泊着两艘大船,而且其中一艘船上,仍然点着灯火,远远望去,窗里也像还有动着的人影。
  那两艘船离岸还有二十余丈远近,即使站在离它最近的船上,也还相隔着十余丈的距离,他犹疑了一会,显然这距离的确是太远了。
  江上的风很大,吹得船上挂的灯笼,在风中摇曳着,那人影突一伸手,将挂着的灯笼拿在手中,端详了半刻。
  他像是突然有了个主意,轻轻地飞身,就着灯笼上的绳子,将那灯笼套在脚上。
  于是他猛一提气,身形嗖地往江中窜去,这一窜至少有五六丈远近。
  在落水之际,他脚上套着的灯笼,平着水面一拍,人又借势窜了三四丈,又在空中一换气,一个曼妙转侧,又将脚上的灯笼解在手里。
  此时他离那两艘船还有五、六丈之遥,但看见他像是已快力竭而落水,忽然在将落未落之际,在水面上平着身子一掠,手里拿着的灯笼,又朝水面上一拍,身躯像一只抄水的蜻蜓,毫无声息地落在那两艘船上,像是没有一丝重量。
  这一切都是美妙而惊人的,连他自己都在暗地高兴着,星光映得他蒙在一块上面绣着梅花的帕子后的眼睛,流动着得意的光辉。
  他整了整斜背在背后的一柄形式颇古的长剑,一掠而至那扇仍然亮着粉光的窗前,就着窗子的隙缝向里一望,看见船里放着一张八仙桌子,桌子边正有两个汉子在饮着酒,一桌子上放着几样菜肴,他认得其中一人正是江里白龙孙超远。
  他心中暗忖道:“这另外一人想必就是小龙神贺信雄了。”
  然后他极快地掠至另一窗子,窗内虽未点灯,但借着邻窗的灯火,仍然有些亮光,他又侧目一望,见里面果然有个女子侧卧在床上,正瞪着两只大眼睛,望着窗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平着手掌放在窗纸上,一会那窗纸似乎被热力所熔,无声无息地破了一大块,那女子仍未发觉,像是她所想的是个她极关心的问题,是以别的事就全然没有注意了。
  突然,他不再顾虑他会弄出声音,伸手一拍窗子,那窗子便被拍成粉碎。
  接着他闪电般窜到床上,伸手在那惊慌的女子足心旁的“涌泉穴”一点,制止了那女子不必要的惊呼和动弹。
  此时外面所坐的两人已同时窜了进去,厉声喝问道:“是谁?”
  他却横手抱着那女子,身形微动,竟从那两人身侧穿了过去,大剌剌地往桌旁的椅子上一坐,将那女子斜斜地靠坐在桌旁。
  那两人果真是长江水路的总瓢把子小龙神贺信雄和江里白龙孙超远,论武功两人亦是不弱,但此刻却被人自身侧擦了过去,不由大惊。
  两人猛一回身,却见那人已端坐在前舱里,丝毫没有逃逸的样子,心中更是奇怪,小龙神贺信雄喝道:“朋友是谁?来此何干?”
  那人清越地仰天一笑,指着蒙在脸上的绣帕说道:“你不认这个吗?”
  那绣帕乃一张粉绢,上面绣着七朵鲜红的梅花,小龙神及江里白龙行走江湖亦有十余年,突地同时想起一个人来。
  但此人绝迹江湖已有十年,而且传闻早已丧在四大宗派的掌门人手里,此刻怎知又在此出现,小龙神不禁怀疑道:“难道你是……”
  那人又是一阵长笑,打断了小龙神的话,接着朗吟道:“海内尊七妙。”
  声犹未了,突自身后抽出长剑,斜斜一抖,顿时只觉剑影重重,剑花点点,抖起七个梅花般的圈子,又突地收剑回身。
  他拔剑,斜削,收剑,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里完成,是以小龙神及江里白龙看起来,只觉得七朵闪烁的梅花,在他们面前一掠,立时又无踪影,此时他们心中哪里还有怀疑之意,脱口叫道:“七妙神君。”顿时吓得半边身子险些软了。
  按说江里白龙孙超远以及小龙神贺信雄,乃是长江水路绿林的总瓢把子,在武林中亦可算得上是声名赫赫的人物,怎会一听到了“七妙神君”的名头,就立刻吓成这个样子?
  但须知当年“七妙神君”在武林中的声望、地位及武功,都可说是无与伦比的,而且出名的手辣,往往谈笑中便制人于死地。
  七妙神君一别江湖十年,此刻却突然在他两人的船上现身,也难怪他二人惊慌了。
  七妙神君脸蒙绣帕,孙超远、贺信雄只听他冷冷一笑,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禁生起一阵寒气,自脊梁直上头顶。
  江里白龙孙超远,本素以机警见称,他略一镇静,看到那方姓少女正被七妙神君扶在一旁,心知他必定为此而来,心中忖道:“久闻七妙神君‘七艺’中最后一艺,便是色字,今日想必也是为此女而来,反正此女另有主人,我乐得不管此事,等到那人来时再说,他两人,一个是江湖上久已享名的难惹人物,一个是初出江湖便惊震武林的魔头,正好一拼。”
  他一念至此,心里遂就大定,说道:“神君久别江湖,想不到今日晚辈们却有幸得见神君一面,晚辈斗胆猜上一猜,神君深夜来到敝船,可是为了这个女子。”
  七妙神君又冷笑了一阵,说道:“阁下倒是聪明得很。”
  孙超远干笑了一下,说道:“既是神君的意思,晚辈那敢违背,只是此女子乃别人交托给晚辈的……”
  七妙神君哼了一声,说道:“别人交托又怎样,难道我七妙神君都不能将人带走吗?”
  孙超远忙说道:“晚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晚辈却不知能否请前辈留下个信物,让晚辈也好对别人有个交代。”
  孙超远说此话时,真是捏着一把冷汗,他知道七妙神君生性怪僻,说不定这句话就惹了他的脾气,那么自己只怕当时便要难看,但如不说此话,另外一人也是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物。
  哪知七妙神君沉吟了一下,将手入怀,取出一块金牌,抛在桌上,说道:“此牌就是我的信物,若是有人对我七妙神君不服气的话,只要说出来,不要他找我,我自会去找他。”
  孙超远、贺信雄是希望七妙神君如此,但却料不到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了,他们心中不禁生出同样一种想法,那就是这江湖上人人闻而生畏的七妙神君,似乎没有传说中那种乖僻和可怕。
  然而他们怎知这其中又另有隐情,此七妙神君,已非十年前的七妙神君了。
  他们喜悦地望着桌上的金牌,只见那上面铸着七朵梅花。
  七妙神君随着说话,又将那少女横抱在怀里,举步走出舱外。
  此时七妙神君望着一片江水,心中暗暗叫苦,他此刻手中又多了一人,怎能再像方才那样以绝顶轻功飞渡这二十余丈的江面?
  但他势又不能叫人家备船送自己过去,那样一来,岂非失了自己的身份。
  他目注江心,却发现自己方才用以飞渡江面的那只灯笼正漂浮在离船六丈远近的江面上,心中又忖道:“若是我用‘暗香浮影’里的‘香闻十里’身法,或可渡此一段江面,但这‘香闻十里’的身法,我仅在石室中静坐练气,却未曾使用过,何况手上还有一人,若一个不好,岂非更是难堪?”
  须知七妙神君之“暗香浮影”虽是内功练习的要诀,但却将轻功中绝妙的身法,寓之于内,这种内功与轻功连练的方法,也就是七妙神君的轻功能独步武林的缘故。
  这念头在他心中极快地思索了一遍,此时那孙超远与贺信雄也来到船头。
  小龙神躬身抱拳道:“神君来去匆匆,晚辈也未能一尽仰慕之愿,但望日后有缘,能再睹神君风采,略领教诲。”
  七妙神君微一摆手,心中又忖道:“看他们对我的恭敬之色,就可以知道‘七妙神君’这四个字在武林中的地位,从今而后,这‘七妙神君’四宇就要我来发扬了。”
  他思索至此,再不考虑,平手一推,竟将那少女身躯直接送去。
  他内力本惊人,只见那少女的身躯,宛如离弦之箭,平着直飞出去。
  江里白龙以及小龙神贺信雄齐都一愕,不知他此举何为。
  哪知他人方离手,自己也直飞出去,出势竟比那被抛少女还急,脚尖找着那飘浮在水面上的灯笼,此时那少女的身躯也恰正飞来。
  他双手齐出,轻轻托着那少女的身躯,人也随着去势而飘,脚尖仍踏在灯笼上。
  孙、贺二人,远远望去,只觉他凌空虚渡,宛如神仙,心里更是惊佩得无以复加。
  就这样,他以绝顶的身法,在江面上滑过去十丈远近,离岸只有六七丈远了。
  他心中微微一喜,哪知运用这种内家的绝顶功夫,心神一丝也松散不得,他心中一喜,脚下便一沉,他知道真气将散,心中又是一惊。
  忽然他觉得已渐下沉的灯笼却猛又往上一升,原来此时正好一个浪花涌来,将下沉的灯笼往上一托,轻功练至微妙之处,就是飞蝇之力,也能将身躯托起,何况这力道强胜不知千万倍的浪花。
  他心神略动,身躯随着这灯笼上升之势一浮,在那浪头最高之时,脚尖用力一踏,身形一弓,嗖地飞越了出去。
  虽然他手上托着一人,但当他飞起在空中时,身形仍然是那么安详而曼妙,宽大的衣袂随着江风飘舞着,那情况是难以描摹的。
  等到这次他身形落下时,已是岸边了,他已势竭,静立了半晌,调匀了体内的真气,将托着那少女的双手,平放了下来,极快的几个纵身,向城内飞身而去,晃眼便隐没在黑暗中。
  那少女醒来时,发觉自己处身于一间极为华丽的房间里,那是她从未享受过的华丽,甚至连所睡的床,都那么柔软而温馨。
  床上挂着流苏的帐子,铺着锦缎装成的被褥,房间所摆设的,也绝不是一个平民所能梦想的,她舒散地舒展了一下四肢,在她醒来的一刹那里,这一切确乎都令她迷惑了。
  然后,她突然记起她本是被困在船里,一条突来的人影,使得她昏迷了,此后她便茫然一无所知。
  但现在却怎地又会躺在这里呢?
  她更迷惑了,她想起这两个多月所遭遇的一切,远比她一生中其余那么长的时日总积还多,这不是奇异的事吗?
  她想起她的“家”,那本是一个安详而舒适的家,父亲方云奇在当地开了个小小的教武场子,收了三四十个学生,虽然并不十分富裕,但却是小康了,小城的居民,也对他们都很尊敬。
  但是有一天,她想起那是坏运开始的一天,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闯进她的生活,使得她失去了安详和舒适。
  “但是父亲却那么高兴着那少年的回来,叫我叫他做哥哥,后来又叫我称他欹哥,并且告诉我他叫金欹,是父亲失踪了十多年的亲生儿子。”
  “我开始奇怪,为什么父亲的亲生儿子姓金,而且失踪了这么久。”
  “父亲告诉我,他的欹儿这十多年来,在外面遇着了许多奇怪的事,而且有一个本事非常大的人,教给他一身武功。”
  “这些事我虽听得有趣,但却不知怎地,对我的‘欹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讨厌,他总是那么阴阳怪气的,两只眼睛更是又凶,又狠,又冷,看起人来,像是要把别人吃下去似的。”
  “但是这些还不算最坏的,更坏的是父亲有一天突然要我嫁给我的欹哥,我吓死了,妹妹怎能嫁给哥哥呢?父亲这才告诉我,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又说欹哥本事怎么大,在外面有怎么大的地位。”
  “我不肯,我怎么都不肯,父亲气了,说:‘不嫁也要嫁。’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又凶又狠,我急得哭了。”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那欹哥突然站在我的身侧,我也不知他怎么进来的,他问我为什么不肯嫁给他,又说他十分喜欢我。”
  “这时候我恨透了,恨父亲为什么一定要我嫁给他,我就气着说,只要他将他的父亲、母亲全杀死,我就嫁给他。”
  “他站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我本来是说一时气话,哪知过了一会,他一手抱着父亲,一手抱着母亲,走到房里来,往地上一丢,我连忙爬起一看,呀,父亲、母亲真的都被他杀死了。”
  “这时我简直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再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没有人性,我又哭,又闹,又骂,他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话也不讲一句。”
  “我更怕了,我知道除了一死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来逃过他,于是我拿起刀就要自刎,哪知他手一动,我的刀就跑到他手上去了。”
  “就这样,我死也死不成,但我更立定决心不嫁给他,有天他说:‘你不要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其实我手一点,要你怎样便怎样,只是我实在太喜欢你,不愿意强迫你。’”
  “他日日夜夜地看着我,一天夜里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鸟叫,又像是猿啼,他也听到了,而且面色马上变成那么难看。”
  “这一夜,他一直没睡在思索着,第二天绝早便带着我要走,这时我已经知道他确实有着不可思议的功夫,怕他一用强,我更没有办法,就只好跟着他走,走了半天,到了长江的岸边,他找来找去,找着一条小船,说了几句我不懂的话。”
  “过了一会儿,岸边就驶来了两条大船,他不等船靠岸,就挟着我跳了上去,船上的人看是他来了,都像是又惊又怕,都那么恭敬地问他有什么事,于是他就将我留在船上,叫那些人看守着我,而且要好好待我,自己就走了。”
  “我在船上呆了两天,才知道那是强盗船,有一个头子叫小龙神,还有一个姓孙的,对我和气得很,只是却叫一个满脸胡子的强盗日夜看着我,不准我这样,不准我那样。”
  “有天晚上,那胡子喝了很多酒,突然扑到我的身上,摸我、亲我要污辱我,我的嘴又被他吸住了,想叫又叫不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那姓孙的来了,一把将那胡子扯了起来,还说要杀死他,那胡子急了,就和他打了起来,我一看,就乘此机会逃出船。”
  “哪知后来还是被他们抓回去,我在路上碰着的两个人,看样子倒像是个英雄,想不到却一点用都没有,尤其是那一个。”
  “我再被抓到船上之后,他们竟将船驶到江心了,我知道更没有办法逃走,何况这次是那姓孙的亲自看着我,可是怎么现在却会来到这个地方呢?难道这里是他们的强盗窝吗?”
  她伏在床上,往事如梦,一幕幕地自她心头闪过,这个飘泊无依的少女,此时柔肠百结,伏在床上,呜咽了起来。
  突然她听到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她惊得跳了起来,坐在床上一看,却是她在车里遇到的,她认为最没有用的那个少年。
  辛捷正笑吟吟地望着她,说道:“姑娘,醒来了吗?”
  她更是奇怪得无以复加,怎地这少年会突然而来,难道这是他的家?竟是他将自己救出来的吗?一时她怔住了,说不出话来。
  辛捷又笑说道:“姑娘不必疑心,在下虽是无能,却有一个能为很大的朋友,从船上将姑娘救了下来,姑娘最好还是就在这里静心待一段日子,这里是在下的静室,绝对不会有人来骚扰姑娘。”
  辛捷说完话,也不等她同意,转身走了出来,穿过几个房间,走到大厅,却见于一飞正坐在那里啜着茶,见他来了,就站了起来,笑道:“辛兄怎地起得如此晚?小弟已到前面去溜了一转,而且还听到店伙说起一件奇事。”
  辛捷笑道:“小弟怎比得上于兄,今日起来得还算早的了。”
  又问道:“于兄所听到的奇事,又是何事?”
  于一飞说道:“昨夜江岸的几个渔夫,都说见到江心龙王显圣,在水面上来来去去地走,今天一早,就传遍了武汉呢。”
  辛捷哦了一声,心中暗笑,知道是自己昨夜在江面施展轻功,却被那些渔夫认成龙王显圣了。
  于一飞又道:“依小弟看来,那不过只是有个轻功绝妙的人,在江面施展轻功罢了。”
  他眉心一皱,又说道:“只是不知武汉城中传出的此人物,又为何深夜在江面施展轻功?”
  辛捷故意说道:“若能在江面随意行走,这人的轻功岂非真到了驭气飞行地步了吗?”
  于一飞笑道:“辛兄还真个以为那人是‘随意行走’吗?小弟却看大半是渔夫们的故玄其话罢了,不过总而言之,此人一定是个好手,但突在武汉出现,难道是冲着我于一飞而来的吗?”
  辛捷忍住笑,说道:“于兄太过多虑了,那李治华就是请帮手,也不会有这么快呀!”
  于一飞脸一红,忙道:“我倒不是怕他请帮手,只是有点奇怪罢了。”
  辛捷怕他发窘,忙转话题支了开去,说道:“小弟初到武汉,但于兄久走江湖,想必来得多了,不知可否陪小弟到处走走?”
  于一飞道:“这个自然。”
  两人走出店来,也未乘车,随意在街上走着,武汉乃鄂中重镇,又是长江的货物运送集散之地,街道市面的繁华热闹,自是不凡,辛捷坐居石室十年,此番见到这花花世界,再是修为高深,也高兴得很。
  两人随意在酒楼中用了些酒菜,便回转店里,店伙见到店东回来了,巴结地迎了上来,说道:“老爷回来了。”辛捷微微点了点头。
  那店伙说道:“刚才有两位客人来访老爷,一位姓孟,一位姓范,小的认得是城里有名的大镖头,便招待两位进去了,此刻还在里面呢。”
  辛捷笑了笑,扭头向于一飞说道:“想不到范镖头和孟镖头今日就来回拜了。”
  说着与于一飞走了进去。
  金弓神弹范治成一见他两人走了进来,哈哈笑着说:“两位倒真是好雅兴,这么一大早就跑出去逛街,可是到凤林班去了?”
  辛捷道:“范兄休得取笑,倒是令两位久等了,小弟实是不安得很。”
  四人又笑着取笑了一阵,银枪孟伯起突对于一飞说道:“今日我等前来,除了回拜辛兄之外,还有一件大事要说与于兄知道……”
  孟伯起道:“那十年前江湖上的奇人‘七妙神君’昨晚又突然在武汉现身了。”
  于一飞听了,脸色一变,说道:“这恐怕不可能吧!据家师曾向小弟言及,十年前在五华山里,七妙神君中了家师一掌,又被点苍的掌门人以七绝手法点了两处穴道,焉能活到今日?”
  孟伯起道:“此话是千真万确,小弟有个挚友,叫江里白龙孙超远,于兄想必也知此人,昨夜就曾亲眼看到七妙神君的。”
  于一飞脸色变得更是难看,辛捷却坐在一旁,作出留意倾听的样子。
  孟伯起又接着说道:“孙兄超远今日清晨便来到小弟处,告诉小弟此事,并叫小弟这几日要特别留神,说是眼看江湖中就要生出风波呢。”
  金弓神弹在旁接口道:“其实孟兄弟也是太多虑了,再大的风波,也惹不到你、我的头上,就让他两拼个胜负,又关你、我甚事?”
  辛捷此时作出茫然之态,说道:“小弟也曾听说过武林中有个奇人‘七妙神君’,武功冠绝天下,却又有何人能与他一拼胜负呢?”
  范治成道:“说起此人来,近日江湖上真是谈虎色变,大家只知晓他姓金,名欹,有‘天魔’之称,却无人知他师承来历,他出道江湖才只数年,便已做出几件惊人之事,据说非但武功之高,不可思议,而且手段之毒辣,更是匪夷所思,两河中武林的盟主‘八卦游身掌胡大之’不知怎地得罪了他,竟被他单人匹马,一夜之间将满门杀得干干净净,当时还有北方知名的剑客‘八步赶蝉古尔刚’、‘五虎断门刀彭天琪’在场,但这三位赫赫有名的武师,竟未能敌过他一人,全遭了毒手,这次七妙神君夺了他的女子,他岂肯甘休。”
  于一飞哦了一声,向辛捷说道:“想不到昨夜那女子,竟落得七妙神君也动了手。”
  他沉吟了半晌,又说道:“此次七妙神君重入江湖,倒的确是件大事,小弟待此间事了,便立刻要返回崆峒,禀报家师,天魔金欹和七妙神君的热闹再好看,小弟也无心看了。”
  辛捷心中暗骂了一声,忖道:“你要看我的热闹,岂不知你自己的热闹更好看呢!”
  银枪孟伯起长叹了一声,说道:“武林中平静了将近十年,我就知道必是一场大风暴的前奏,果不其然,乍看江湖中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中原五大武林宗派,自身就有了纠纷,现在七妙神君重入江湖,再加上天魔金欹,唉!”
  金弓神弹也愁容满面地说道:“江湖上的混乱尚不止此呢,昔年关中九豪之首,‘海天双煞’天残、天废兄弟,据说也静极思动,想重振声威,我们镖局这行饭本已是在刀口上舐血吃,这样一来,这行饭眼看是吃不下去了。”
  辛捷听到“海天双煞”四字,浑身一震,幸好他三人正在各自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
  他说道:“那海天双煞真也要重入江湖吗?”
  金弓神弹奇怪地望了他一眼说道:“辛兄对武林人物,怎地知道如此清楚?不过幸好辛兄尚非武林中人,江湖上的风波再大,也不会缠到辛兄头上。”
  辛捷笑了笑,当然他们不会发觉他笑声的异样。
  金弓神弹也愁容满面地说道:“江湖上的混乱尚不止此呢,昔年关中九豪之首,‘海天双煞’天残、天废兄弟,据说也静极思动,想重振声威,我们镖局这行饭本已是在刀口上舐血吃,这样一来,这行饭眼看是吃不下去了。”
  辛捷听到“海天双煞”四字,浑身一震,幸好他三人正在各自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
  他说道:“那海天双煞真也要重入江湖吗?”
  金弓神弹奇怪地望了他一眼说道:“辛兄对武林人物,怎地知道如此清楚?不过幸好辛兄尚非武林中人,江湖上的风波再大,也不会缠到辛兄头上。”
  辛捷笑了笑,当然他们不会发觉他笑声的异样。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四回 名士自风流,稚凤多情空留笑柄;群豪藏机心,白龙片语顿息争端
下一篇:第六回 青锋飞剑影,少阳扬威神鹤铩羽;软语动温情,灵犀暗通玉女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