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九回 谁能遣此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夜大雪,长安城顿成银色世界。
  清晨,雪停了,天色渐渐开朗,西大街上赶驴车儿的老王,叱喝拖出正在发抖的驴子,套上车儿,开门出去。
  他抬头看看雪后高朗的蓝天,再瞧瞧地上盈尺的积雪,喃喃道:“昨儿夜里这场大雪,只怕是交春来最大的一回哩!”
  一阵凛冽寒风吹过,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寒栗,拉起了棉大褂的领子,盖住两耳。
  一路上不见一个行人,老王心道:“再过一会儿,等到大家都起身出门,这样滑的路,就是平日不雇车儿的人,也只有光顾我老王了。”
  他赶到西大街中段,只见一家大门口,正有一个小厮在扫雪,老王眼快,立刻认出是平日做散工度日的小余,便喊道:“小余,难怪一个多月不见你啦,原来你竟跑到林大爷家去了,喂!你晚上怎地也不来推牌九了?”
  那唤作小余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健壮少年,他穿的虽甚单薄破旧,但精神昂昂,不露丝毫寒意。
  小余道:“王大哥,我再不赌了,现在我可忙得很,每晚兰姑都要教我认字读书。”
  老王哈哈笑道:“倒瞧不出你小余,这大年纪了竟还读书认字,难道还想中状元不成?”
  小余正色道:“我以前也只道咱们穷人,除了靠卖劳力混饭吃,那还能干什么,可是自从兰姑教我识字念书以来,这种想法可有了改变。兰姑说穷人也是人,为什么别人能做的事,咱们便不能做?你别笑我年纪太大,兰姑说宋朝有个姓苏的大学问家,从廿几岁,才开始读书哩!”
  老王摇手道:“我可不与你争辩,那兰姑我只知道她手艺巧妙,想不到竟还是个知书识礼的女学士哩!”
  小余听他称赞自己心中最佩服的人,不由大喜道:“兰姑可懂得多哩,你没吃过她烧的菜,那可真是好吃极了。”
  老王点头叹道:“她和方婆婆原来就住在我家后面,她那手刺绣,我活到这么大,也还没有见过第二个人有这能耐,不要说她是瞎子,就是‘亮子’,谁能赶得上她呢?唉!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小余,唉,你们老爷……”
  “小余!小余!”一阵清脆叫唤声传了出来。
  小余急放下扫帚,向老王点点头,就奔了进去。
  屋中炉火熊熊,靠窗坐着一个清丽的姑娘。
  她开口低声埋怨道:“这么冷,大清早只穿两件夹衣,着了凉怎么办?”
  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件棉衣,便逼着小余穿。
  小余刚才在雪地里都不觉冷,此时屋中生火,额角已微出汗,但听那女子柔声埋怨,心中感到一阵温暖,立刻穿了上去。
  小余道:“兰姑,老爷后天可要回来了吗?”
  兰姑道:“乘他还没回来,我们待会儿到牢里去瞧瞧方婆婆。”
  小余道:“方婆婆已经走了。”
  兰姑大惊道:“她几时被放走的?”
  小余道:“前几天,我遇到狱卒老李,他告诉我的。”
  兰姑呆了半晌,叹气道:“唉!她一个人年纪那么大,能走到那去呢?是我害了她。”
  小余道:“那怎能怪你!那些捕头儿,就只会欺侮老弱穷人,哼,真正的飞贼大盗,他们可连影儿也碰不到。”
  兰姑急道:“小余,你以后快别再说,被老爷听见了,可不是好玩的。”
  小余道:“哼!我可不怕,大不了被他们抓去杀头。”
  兰姑赌气:
  “好,你不听话,我是为你好呀!”
  小余见她脸上微怒,心中大急,连声道:“兰姑,您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说啦!”
  兰姑嫣然一笑道:“这才是好孩子。”
  下午,天色更见晴朗,雪后初霁,空气十分清新。
  兰姑正在替小余缝一件外衫,忽然嗅到一股清香,便问小余道:“门旁兰花又开了。”
  小余道:“不但兰花开了,梅花也开了,对了,我摘几枝来插花瓶。”
  兰姑道:“好生生开在树上,不要去摘它,那香气好闻极啦,我要走近去嗅嗅。”
  她轻步跨出门槛,走向大门墙边的梅树下,动作之伶俐,完全不像是一个双目失明的人。
  她弯下腰,微嗅着初开的草兰,心中浮起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从小,她就爱花,尤其是兰花,因为这和她名字凑巧有关。
  “在我眼睛未瞎之前,”她想:“每年初冬,当小茅屋四周草兰开放的时候,我总爱一个人站在花丛中,嗅着那令人忘俗的淡淡香气,每当我心神俱醉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伸出一双强而有力的手,遮住了我双眼,沉声要我猜是谁,那是大哥——我心中最崇拜、最敬爱的大哥,我不用猜也知道的。”
  她自怜地微笑一下,接着想道:“后来,我眼睛瞎了,妈和大哥对我更是百依百顺,我想要什么,大哥从来没有使我失望过,我虽瞧不见他爱我、怜我的目光,可是我心里感觉到他是更加喜欢我了,在这世界上,只有妈,只有大哥是真正待我好的,不要说是我双目失明,就是我双手双脚都残废,他们依然不会嫌弃我,依然是爱我的。”
  “我天天数着日子,在夕阳下,凝望着那遥远的小道,虽然我知道大哥至少要半年才会回来,可是我却希望有奇迹发生。太阳下去了,天幕上闪起了几颗流星,妈缝着棉衣,时时抬头看着高朗的苍穹——她心也在惦念着大哥哩!挂念的日子显得很慢,可是在希望——光明的希望鼓励下,我和妈平静地过着。”
  “几场大雨,眼见河水愈来愈高涨,人们开始惶急不安,可是谁都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那天晚上……”她想到此处,脸上闪起了一阵惊悸之色,显然的,在她脑海中,那夜的情景,是多么深刻惊惶。
  “大水来势真如千军万马,待妈和我惊醒时,水已淹到齐胸,我和妈一人抱着一个木桶,随着汹涌波涛漂流,突然一个大浪打来,妈和我就分开了,我心中一急,便昏了过去,待我醒来,天色渐渐亮了,那真想不到,在昏晕过去时,我双手竟能紧抓着木桶没有松开,那是人类求生的本能发挥到了最高点吧!”
  她自嘲地笑了笑,想道:“我手足都快冻僵,只听到滚滚巨波,水声似乎愈来愈大,妈妈呢?我亲爱的妈妈呢?一种不祥的感觉从我内心深处传了出来……我愈来愈不能支持,真想一松手让波浪卷去算了,可是有一种无比的勇气支持着我,我想就是要死,也要再见大哥一面呀!后来,我终于得救了!被巡视灾区的金大人救起来,这金大人为人可真是好,他那义女苏姑娘也极是和善,我寄住在金大人家中,到处打听妈妈的踪迹,然而,人海茫茫,就算幸运,妈不被大水冲去,我又到何处去寻她呢?我盘算着等水退后,就立刻返家,这样,当大哥回来时,也不会找我不着。”
  “想不到大哥竟会和苏姑娘相识,而且那么熟悉。大哥虽然不是那种见异思迁,负心的人,可是,我亲耳听到的,大哥那种爱恋横溢的情话,那难道不是真的吗?哼,他怎么可以对另一个女孩子说出那种话呢?”她情绪变得很是激动,嫉妒的怒火慢慢地燃烧起来,可是,温柔有如江海一般深邃的她,一转瞬间,怒意便消,转念想道:“唉!如今我还尽想这些事干么?大哥,我相信心中还是会记得我的,苏姑娘虽是大家闺秀,但要占住大哥全部的心,只怕也没有这么容易。唉,大哥爱着她又惦念着我,他一定不快活的,我……我倒不如那日被水冲去……”她愈想愈是哀伤,忽然,一阵响亮的击锣声,打断了她无尽的哀思。
  小余原来一直站在身旁,他见兰姑神色凄苦,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心中正自纳闷,他童心未泯,一听锣声,如释重负,便奔出去看热闹。
  阿兰正准备回房,突然一声清脆的叫声:
  “兰姑娘!兰姑娘!”
  她眼虽看不见,但耳朵却是灵敏已极,但觉那声音甚是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到底是何人?
  小余急忙进来喘息道:“咱们陕西新巡抚金大人的小姐,她在叫你哩!”
  阿兰略一沉吟,恍然大悟,心想:
  “原来是苏……苏姑娘,那么他也一定来啦,我何必要见他们。”
  便对小余说道:“你去对她说,我并不认识她,一定是她认错人了。”
  小余心中好生为难,正在这时,苏蕙芷已经走到门口,接口笑道:“兰姑娘,你当真不认得我么?”
  阿兰心中微窘,想到自己一生幸福,就是断送于此人之手,不觉气往上冲,讥讽道:“原来是苏大小姐,民女家中陈设简陋,是以不敢接待芳驾。”
  她话一出口,心中已有些后悔,她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竟能说出这种尖锐伤人的话。
  苏蕙芷并不生气,柔声道:“兰姑娘,你还生我气?你知道你吴大哥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提到吴凌风,阿兰情不自禁地注意起来,她摇摇头道:“他难道不是和你在一起?”
  苏蕙芷凄然道:“你吴大哥正在天涯海角地寻你呢!”
  阿兰一听,顿时如焦雷轰顶,她强自支持,颤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吗?”
  苏蕙芷走上前,握着她双手,柔声道:“兰姑娘,不,我叫你兰妹妹好吗?”
  阿兰听她说得诚恳,便点点头。
  苏蕙芷很诚恳地说道:“那天你负气一走,次晨吴大哥一知此事,便如失魂落魄,他迫不及待地就和我告别,也不知他到那里去找你了。兰妹,当真,吴大哥就只喜欢你一人,你……你真有福气。”
  接着又羞涩道:“兰妹,不瞒你说,我……我原是很喜欢……很喜欢吴大哥的,可是我真笨,我一直以为他喜欢我,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他心中只有你一个人,那日酒醉,他误认我是你,是以造成误会,兰妹,他用情真专,有这样英俊的少年,专心一意地爱你,你真幸福,我……我也替你高兴。”
  阿兰愈听愈是哀痛,悔恨、自责的情绪,一起拥到她胸中,但见她脸上时而红晕,时而惨白,最后,她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来。
  小余赶忙扶住她,苏蕙芷急道:“兰妹,你怎么啦!你哪儿不舒服?”
  阿兰勉强惨笑道:“苏姐姐,我一时头晕,所以支援不住。”
  苏蕙芷道:“你先进屋休息,我也要走了,今晚长安城的缙绅替我义父接风,我也要去,改天再来看你。”
  阿兰点点头,扶着小余,走进屋里,关起卧房的门,对小余说:
  “我要好好睡一觉,你可别来打扰。”
  小余刚才听她和苏蕙芷一段对话,心中略有所悟,只觉不幸的事便要发生,脱口道:“兰姑,你可千万别气苦。”
  阿兰嫣然笑道:“小余,你别瞎想,我有什么好气的!”
  小余无奈,怏然退出。
  阿兰躺在床上,心内有如刀绞,她心想:
  “原来大哥还是这么爱我的,我……还有什么面目见他呢?在他心中,我一定是最完美的女孩,这是不用他说,我也明白的,因为这正如他在我心中的份量。我……我要设法使他永远保持这个完美的印象,但有什么方法呢?啊!对了!只有死,只有死,才能达到这种目的。”
  想到死,她心中渐渐安定下来,转念又想道:“可是,我总还要再会他一面,然后,然后再了却我这一生。”
  她盘算已定,心中反觉泰然。时光倒流过去,她这一生短短十多个年头的情景,一幕幕如飞地从她脑海深处浮起,又飞快地逝去。
  冬阳照在墙上未融的积雪,反映着她惨白的脸,她的心渐渐下沉,下沉……

×      ×      ×

  世界上的事,往往都是不可思议的,就在阿兰碰到苏蕙芷的第二天,吴凌风也到了长安,而且那么凑巧地遇到了苏蕙芷的婢女小芙,小芙告诉他阿兰的情形,凌风内心碰然直跳,他问明了阿兰的住处,便奔了去。
  原来吴凌风和辛捷在五华山和四大派掌门人决斗大获全胜后,凌风父仇已报,心中只有一件牵挂之事——寻找阿兰母女。辛捷也急着要去找那天真无邪的张菁,是以两人告别“七妙神君”梅山民,分两路寻访,并约定一月后在长安西城门会面。
  吴凌风一路跋山涉水,但毫无结果,算算与辛捷约期已近,无奈之下,只有直奔长安。这日清晨进了城,不料撞着小芙,小芙因为是苏蕙芷贴身侍女,是以对于吴凌风、阿兰及苏蕙芷间的误会极为清楚,昨日苏蕙芷与阿兰相会,她也就坐在苏蕙芷轿中,她对凌风很感同情,所以便急急告诉了凌风阿兰的情况。
  吴凌风依着小芙所指示,走到西大街,心中愈来愈紧张,也愈来愈高兴,他心想:
  “要是阿兰发觉我突然找到她,她不知有多高兴,如今,苏姑娘既已向她解释清楚,她一定不再恨我了,如果,她知道她大哥费尽心力终于把那千载难逢的血果找到——哪能使她在黑暗中重见光明的灵药,她会怎样感激我呢?”
  终于,他到了小芙所指的屋子,他轻步上前,敲了两下门,一个小厮出来开门。
  吴凌风问道:“兰姑娘可在?”
  那小厮正是小余,他打量了吴凌风两眼,引凌风进了客厅,便进去报信。
  吴凌风举目一看,只见陈设颇为华贵,心中正自诧异,暗忖:
  “小芙未说明阿兰住在谁家,看来这主人很是有钱。”
  等了半天,也不见阿兰出来,吴凌风心中很是不安,正想站起身走近些去看看,忽然门帘开处,显出了一张俏生生的俏脸。
  原来阿兰一听小余通报,便知是吴凌风到来,她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是那么突然,她天天盼望着见吴凌风一面,可是此时吴凌风来到,她心中又犹豫不定,竟像做错事的小孩,害怕见父母一般。
  最后,她下了决心,想道:“世界上难道有比死更令人害怕的事吗?我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是以便走了出来。
  那张脸,曾使凌风如痴如醉过,也曾使他舍生忘死过,此时陡然出现,吴凌风呆了一会,竟不知说什么是好。
  他定了定神,走上前两步,轻轻握住阿兰的手,激动道:“阿兰,我……我……总算找……找到你了。”
  阿兰顺势倒在他怀中,反覆哭道:“大哥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我天天盼望着你,你终于找来了。”
  吴凌风鼻一酸,眼角含泪,柔声劝道:“阿兰,快别哭了,快擦干眼泪,咱们应该欢喜才对呢!你真的别哭了,我有样东西送你,你一定高兴。”
  阿兰哭了一阵,心情渐渐平静,想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大哥了,从此以后,大哥便永远不会再看到我了,对,我应该使他快乐才对。”
  她擦干了泪,低声问道:“大哥,你这大半年到了些什么地方,伯父的仇报了吗?”
  吴凌风见她一开口便问自己报仇大事,对于她自己赖以复明的血果竟一字不提,吴凌风心中大为感动,便道:“我这半年多的经历真是又惊险,又有趣,待日后有空我再慢慢讲给你听,我包你爱听。就在差不多一个月前,我和捷弟在五华山,以二敌四,杀得四大门派掌门人落花流水,那武当派赤阳道人、崆峒厉鹗都被我们杀了,当年,他们四人联手以此阵式害了爹爹,哼,他们没想到在十多年后,会丧生在这阵法上吧!”
  她心中虽然悲苦,但听到吴凌风大仇已报,也不禁血脉贲张,振奋说道:“大哥,杀得好。”
  吴凌风道:“阿兰,大娘呢?”
  一提起大娘,阿兰又忍不住流下眼泪,她抽泣道:“妈多半被大水冲走了。”便把那日大水情形讲给吴凌风听。
  吴凌风柔声安慰道:“阿兰,那一定没事的,老天爷永远是帮好人的,大娘一定会转危为安。”
  吴凌风接着道:“阿兰,你猜我送你的是什么东西?”
  阿兰想了一会,摇头道:“我猜不着。”
  吴凌风道:“你现在最希望的是什么?”
  阿兰道:“只要妈和你安好,我还希望什么呢?老天爷都是小气的,我要求太多了,反而失望得厉害。”
  吴凌风从怀中取出两个玉瓶,一个是装着云爷爷赠送的万年灵泉,另一个装着在大戢岛得到的血果汁。
  凌风柔声道:“阿兰,我说过要替你找到血果,使你双目复明,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竟让我找着了。来,我替你医治。”
  阿兰感到一阵欢欣——但那只是一刻,她想道:“时间过去一刻,我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便短了一刻,何必要治什么眼睛,来耽误这宝贵时间?”便道:“咱们先谈谈别的事情,别忙医治。”
  吴凌风见她神色平静,大感意外地说道:“朱夫子说过,只要把血果汁服下,静息三个时辰便见功效,何况现在又有万年灵泉,可以先把眼内被毒所浸烂的肌肉复原,阿兰,你先吃下这瓶血果汁。”
  阿兰拗他不过,只得接过玉瓶,一饮而尽。
  吴凌风要了一杯水,倒了几滴灵泉,用一块干净棉布浸湿,小心替阿兰洗着眼睛,洗完之后,他用布把双眼包起来,欣然道:“过三个时辰,当我把布拆开时,你便可以重见光明了。”
  阿兰温柔道:“大哥,谢谢你啦。”
  吴凌风道:“阿兰,你这就去休息。”
  阿兰摇头道:“不,大哥!我要听你讲故事。”
  吴凌风无奈,便把自己这半年的经历拣有趣的说给她听,吴凌风越说兴致越高,阿兰静静地听着,当她听到吴凌风历经艰苦,才把血果得到,不禁感激流下泪来。
  吴凌风道:“现在,苦难已经过去了,仇也报了,阿兰,咱们回家去,种田栽花,永远在一起,再也不要分离了。”
  阿兰微笑,但笑容消处,眼角闪起一种凄凉神色。
  吴凌风喜气洋洋,是以并未注意,他继续道:“咱们先找到大娘,我可要好好报答她老人家,家乡的房子一定被大水冲走了,那也好,我们就搬到泰山脚下,在那里盖一栋房子,这样我们便可常常去看云爷爷。阿兰,那云爷爷喜欢你得很,他再三叮嘱我要带你去见他哩!啊!对了,他住的那儿枣子真好,又大又甜,你一定喜欢吃。”
  阿兰忽觉眼睛发痒,伸手去解蒙住双眼的布带。
  吴凌风住口阻止,问道:“你有什么感觉?”
  阿兰道:“我眼睛痒得很。”
  吴凌风大喜道:“成了,成了,想不到这灵药功效真快,阿兰,沉住气,我来替你解开。”
  他心中默祷,急忙解开阿兰眼上所包布带,阿兰只觉一阵不能忍受的亮光,使她昏眩倒地。
  吴凌风急道:“阿兰怎么了?怎么了?”
  阿兰慢慢站起来,她深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凌风,半晌,豆大的泪珠顺颊流下。
  吴凌风问道:“你可看得见我吗?”
  阿兰点点头,凌风欢叫一声,抱起她,高兴得在屋中打转。
  阿兰柔声道:“大哥,你把我放下来。”
  吴凌风微一错愕,便道:“你瞧我真乐昏啦,对,阿兰,你双目初癒,不能久用目力,你赶快到床上去睡一觉。”说着,就抱着她走进卧室去。
  他轻轻把阿兰放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柔声道:“我等会再来看你。”
  阿兰抓住凌风的手急道:“大哥,你别离开我。”
  吴凌风见她脸上神色惶急,便依言坐在床边。
  阿兰注视着吴凌风,但见吴凌风俊目中包含着千般怜爱,令人不能自抑。
  阿兰忽道:“大哥,你相不相信天上有个乐园?”
  吴凌风茫然,不解她问话之意,摇头道:“那恐怕是假的。”
  阿兰好生失望,想道:“难道妈讲的故事都不是真的?”
  吴凌风劝道:“你别瞎想,好好养养神吧。”
  阿兰不依,缠着吴凌风只是谈着儿时的趣事,吴凌风听她娓娓说起,不禁也回忆起小时情景,内心很感温馨。
  阿兰道:“大哥,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咱们上山采野菜,遇到一头大灰狼?”
  吴凌风接口笑道:“那时我们吓得手脚都软了,气都不敢出重一些,总算没被那只该死的大灰狼发觉。”
  阿兰道:“我永远记得,那时你虽然吓得不得了,可是你小手上还紧握着一枝树枝,站在我前面保护我,大哥,你待我真好,要是我这一生无法报答你,我就是变鬼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凌风道:“阿兰,不要再说丧气话了,我们好日子已到了,阿兰,我对江湖上的事一直不感兴趣,只要能和你厮守在一起,就是饿着冻着,我心里也是高兴的,我们住在山下,天天可以一起去爬山、听泉、散步、摘果子。还有辛捷弟,我那武功盖世的义弟,他一定会常来看我们,阿兰,你说这种生活惬意不?”
  阿兰见他俊脸放光,神色欣愉已极,她几次想开口点醒他,竟是不忍出口。
  日已当中,吴凌风蓦地想起和辛捷的约会,便向阿兰说了,起身欲走。
  阿兰深深望了他一眼,低声道:“大哥,你当真永远记得我么?”
  吴凌风一愕,随即点点头。
  阿兰又道:“大哥,譬如……譬如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都肯……都肯……原谅吗?”
  吴凌风笑道:“阿兰,你处处为我、向我,怎会对我不起呢?”
  阿兰长吁一声凄然道:“那我就放心啦!好,大哥你去吧!”
  吴凌风转身正待离去,阿兰叫道:“大哥,你再让我瞧瞧。”
  吴凌风内心大奇,只觉阿兰行动古怪,但他在狂喜之下,理智已昏,是以并未想到其他。
  阿兰凝望着凌风,但觉此生已足,再无留恋,她嫣然笑道:“你可要快回来。”
  她目送吴凌风走出,笑意顿消,她想: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太美满的事,太美满了那就不长久,少年情侣,情深爱重,每每不终老,凡夫俗妇,往往偕老终身,我这一生也够了,我得到了最高贵的情感!虽然那是短暂的,可是比起那些终生混混沌沌的爱,那又有意思得多了。”
  她推开窗,抬头看着碧蓝的晴空,用力嗅着草兰的芬芳,于是,她很平静地去安排自己……

×      ×      ×

  凌风满怀欣喜快步出城,到了城门外一看辛捷并未来到,他就在附近随意走走。
  此时正当天下清平,又恰巧渭河平原关中之地三年丰收,吴凌风但见城高壁厚,气势庄严,来来往往的商贾、农夫都面带喜色,吴凌风不觉怡然。
  他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辛捷来到,心知辛捷一定有事牵挂,便向一家小店老板要了纸笔,留书观上,告诉他自己所在之处。
  他轻松地走着,但觉自己得到了宇宙间的一切,阳光照在他身上,他不但感觉身上暖暖的,在他内心的深处也充满了暖意。
  他细细咀嚼阿兰的话。
  突然,一种从未有的感觉袭击着他,在一刹那间,他分不出是喜是悲,只觉手足无措,他定定神,想道:“我怕是乐昏了吧!”
  然而恐惧的阴影突然愈变愈大,渐渐地笼罩了整个人。
  吴凌风原是极聪明的人,此时狂喜之情一消,头脑便见清醒,当想到阿兰最后向他一笑的神情,那真是缠绵凄怆,似乎心都碎了……
  他怕极了,不顾一切发足狂奔,待他赶到,只听到一阵哭声传了出来。
  吴凌风心知不妙,一提气越墙而过,匆匆冲进屋里。
  只见阿兰倒在地上,小余伏地痛哭。
  小余哭道:“兰姑死了,你还来干么?”
  吴凌风冲上前去,抱起阿兰,一探脉息,已是手足冰凉。
  他眼前一花,几乎昏过去。
  他轻轻放下阿兰尸体,漠然地向四周瞥了一眼,忽然低声唱道:“天长地久,人生几时,先后无觉,从尔有期。”
  唱声方止,哇的一声喷出两口鲜血来。
  小余抬头只见这俊少年在一刻间如同变了一个人,在他眼中是无限阴暗、无限的绝望,令人如置身寒冰原野,小余不禁打了个寒颤。
  吴凌风痛极之下,反而镇定,他不再言语,抱着阿兰尸体,头也不回,迳自走了。
  小余慢慢擦干眼泪,兰姑的话又浮到耳边:
  “……小余,我的事你都很明白,现在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今后可要好好做人,我的事,你千万别向吴公子提起……”
  想到此,小余不觉又垂下泪来,自责道:“小余,你这笨东西,你竟真以为兰姑要远离他去,你竟想不到她会上吊自杀。”
  转念又想道:“方婆婆和兰姑原是最好的人,可是她们的结果呢?那该死的县官,他见兰姑貌美,流浪异地,竟诬她们为飞盗家属,然后再假装出面替她洗脱罪名,可怜兰姑哪知他的诡计,他乘兰姑对他感激不防时,用迷药玷辱了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这种奸恶之徒,依然作官发财,难道这就是天理吗?”
  “兰姑忍辱偷生,原来就是为了见吴公子一面,如今心事已了,她自然会去死的,她不让吴公子知道,那是要在吴公子印象中保持完美的回忆,可怜她为了爱吴公子,竟放过自己委屈大冤,这事只有我知道得最清楚,兰姑从不以下人待我,处处以大姐态度照顾我,我小余一生哪里有人疼过、怜过呢?兰姑,兰姑,我如果不替你报仇雪恨,我真是猪狗不如。”
  他愤恨地出了门,流浪江湖,遍访名师,日后终成高手,了结心愿,此是后话不提。

×      ×      ×

  凌风雇了一辆车,他怕抱着阿兰尸体,惹人注目。
  一到郊外,便顺手抛得车夫一锭银子,抱起阿兰,如飞而去,那车夫以为遇着财神,咋舌不已。
  吴凌风专走小路,奔了一阵,到了一处山脚之下,他施展上乘轻功,如疯狂一般翻山越岭,那山路甚是崎岖。
  凌风跑到一个山洞边,把阿兰放下。
  他这一生苦难太多,此时心意已决,反觉无所依恋,拔出长剑,挖了一个大洞,把阿兰葬了,在她坟前轻声说道:“阿兰,大哥这一生是陪定你了——无论天上、地下,你等着我呀,我就来了。”
  他如梦呓喃喃,没有一丝感情冲动,好像这种决定,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根本就不用考虑了。
  他轻叹一声,走到山边,太阳已渐偏西,长安城一切历历在目,自觉生命已至尽头,就站在阿兰坟前,举起剑,往脖子上抹去。
  突然,他觉得右手一震,一股大力使他宝剑把持不住。
  一声响若洪钟的声音: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卅八回 尔非圣贤
下一篇:第四十回 剑毒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