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七回 万里长征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
  时当隆冬,昆明城外。
  五华山中,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联英,虽仍严寒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
  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以老梅多根,皆似百年以上之物,劲虬如铁,暗香浮影,真不知天地之间,何来如此清境。
  暮色苍茫,夜幕渐罩,朦胧中景物更见胜绝。
  大雪早止,天色已清,一轮皓月缓缓上升,看一看,明月将满,正是月圆之时。
  山阴处,老梅之下,静静地立着三人。
  三人是并排而立,中间一个乃是古稀老翁,发髯如银,一袭长袍,挺立在雪地里,显得十分孤寂清俗。
  两边却是一双年约廿的少年,长得好俊美,一样的英气勃勃,剑眉朱唇。
  可怪的两人面上却都笼罩一些悲愤的情绪。
  打背后看去,两个少年却是背负长剑,而且一身俐落打扮,雪地中,剑穗扬起,益发衬托出两人的英挺。
  老人双手负后,长袖后坠,三人背梅而立,静静的没有开一声口。
  这样的大冷天,飞鸟走兽绝迹,就算是有,在这薄暮点点之际,也是应归进老巢的了。是以周遭益发显出一种寂静的气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左首的一个少年,生像是有些儿不耐烦了,搭手在眉际向山道望一望,开口道:“月儿即将当空了,怎么……”
  他话未说完,右首的少年笑着接口道:“捷弟莫要心焦,那些人物背着如此的大名头,一定不会老着脸皮避而不战的。”
  不消说,这老少三人正是梅山民、辛捷和吴凌风了。
  辛捷性子较急,耐不住左右走动,闷闷道:“贼子们还不快来,对了,大哥,待会咱们要好好折辱他们一番……”
  他话声未完,脸色已是骤变。吴凌风脸色亦是一寒,敢情北风呼号处,一阵奔腾之声隐隐传来。
  梅山民心中一震,已知仇敌到来。
  将近十五年前,同样的天气,同样的时候,也于同样的地点,梅山民当时以七妙神君之名力搏五大宗派掌门联手的剑阵,结果在诡计之下,险些送了命。
  如今,梅山民功力全失,但一对徒辈的功夫却大有青出于蓝之势,强仇在眼内,仍和十五年前一样地不屑一击,但是,也许是由于下意识的作用,他心中却不禁一阵狂跳。
  “哼!对这几个毛贼何必如此紧张——”他不屑地自忖。
  他深长吸一口气,梅花沁鼻的清香甜甜地传入,平静了动荡的心情。
  来人好快脚程,片刻,远地里看到几条极淡的身影,幌眼间便来到近前,只见他们在谷口略略一旋,便直奔而来。
  近了,清清楚楚可以数明,来的是四个人。
  那四个人好像也似在比赛脚程似的,几起几落,便跃到跟前,梅山民和辛、吴三人立于梅树之后,月光下,梅树苍苍的婆娑巨影,把三人蔽得十分隐密。
  四人来到道前,一起停身,看来四个人的轻功身法都是差不多,不过一个瘦削老者比其他三人都要来得前一步。
  那老者站定身来,四周略一打量,嘿然道:“辛捷那小子看样子还没有到呢!……”
  后面跟着的三人似乎和这老者不大对劲,默然根本没有理他。
  “月儿已登中天,看来辛捷是不会来的了?咱们且等他一会……”
  他话未说完,老梅后面一个声音接口道:“不敢当,咱们早已恭候大驾!”
  说着从树林后走出两个少年。
  那瘦长老者一行四人正是当今武林四大宗派掌门人,顺次是崆峒剑神厉鹗、武当赤阳道长、峨嵋苦庵上人和点苍落英剑客谢长卿!
  厉鹗不料辛捷早已来到,怔了一怔,干笑道:“好说!好说……”
  辛捷和吴凌风都已双目发赤,尤其是吴凌风,嘶声叫道:“废话少说两句,咱们这就动手——”
  他平日为人善良诚恳,就是连骂人都很少,但这一下是激动过度,一反平日从容潇洒的态度。
  厉鹗乃是老江湖了,仇杀的事件是司空见惯,哈哈一笑答道:“姓吴的,咱们是一江二海之恨,就是你不找上门来,我厉某人也得找到你,你且不要急——”
  他这番话说得好不老练,身后赤阳道长也是一笑道:“吴施主不要心急,断魂剑和七妙神君后代的召唤,咱们那敢违命!嘿,苦庵上人,你说是吗?”
  峨嵋的苦庵上人嘿嘿一笑颔首。
  他们等一对一答,任辛、吴两人聪敏无比,也答不上话来。
  厉鹗这一行四人,果然不甚和谐,其中只有赤阳道长和苦庵上人交情不错,其他厉鹗和他们是勾心斗角,貌合神离,而谢长卿却是因逼迫而至,更是和他们格格不入。
  辛捷沉吟一下,才道:“晚辈斗胆投下请柬,请各位大英雄到这儿来,拜赐神功,致使各位千里奔波,实令晚辈内心不安。好在各位都是一代宗师,必然不会计较于此……”
  辛捷冰雪聪明,说出这番话来,转弯抹角的话中有话,几声“晚辈”令这几个老江湖大是难堪,但是对方个个半生混迹江湖,那会不明白?厉鹗长声笑道:“好说好说,咱们这叫作旧地重游,面对高山古梅,心旷神怡,辛小侠乃是七妙后代,到底不是俗人——”
  他说旧地重游,乃是指十五年前五华山上击败七妙神君的一回事,辛捷一听之下,不由得为之语塞。
  吴凌风却冷冷地道:“姓厉的少逞口舌之利,你作恶半生,日常在江湖上以阴诈欺人,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闲话倒可以少说两句。”
  他口才不甚好,但这乃是怒愤而言,厉鹗等人都感正气凛然,不由想到自己平日作恶江湖的情形。
  苦庵上人和谢长卿还好,剑神和赤阳却是无恶不作,联想之下,心头惭愧,不觉恼羞成怒。
  厉鹗厉声叫道:“姓吴的小子如此自大,咱们走着瞧——”
  说着反身便望左手的一块广场上纵去道:“过来吧,厉某人领教神君和断魂剑的真传——”
  他这一纵走,赤阳等人也都跟着去。
  辛捷和吴凌风更是毫无迟疑,一起跟去。
  山荫道上所有的人都奔过去,老梅之下,孤立一个老人,正是七妙神君梅山民。
  他不愿再与这一批小人对面,但是心中却始终不能释然。他冷如冰霜的目光从树枝丛中注视着每一个人,仇毒的火焰,布满胸膛。
  当年七妙神君以冷酷出名,十数年的陶冶,并没有完全改去。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冷酷的他,希望这四个曾经暗算他的人立刻被报偿回来。
  蓦然,一个憔悴失神的脸孔映入他的眼帘,他感到一些陌生,他奇怪地仔细一瞧,认出来正是谢长卿。
  他陡然一怔,立刻想当年那英俊的少年,而今日却是如此的失神落魄,梅山民很了解他的心情,不觉微微一叹。
  思潮不定的起伏着,那边六人已经叫上了阵,不消再说,四个掌门仍然用的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四人已严整地布成了剑阵。
  辛捷和吴凌风打个招呼,一起走入阵中。
  剑神厉鹗当阵而立,嘿然叫道:“故人有后,咱们老一辈的再不尽力,岂不叫他们耻笑?”
  说着反手一挥,“呛啷”一声,一道虹光冲天而起。
  同时间里,赤阳、苦庵的长剑也都斜挑出鞘。
  他们都是浸淫在剑法上数十年的高手,单看他们拔剑的姿势,便都有一派大宗师的风度。
  苦庵的峨嵋剑法守重于攻,只闻“叮”的一声,蒙蒙青光一闪中缩,盘身一匝,跳动数下,苦庵上人已持剑在手。
  看他这个手法,便可以知道他的剑法已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是在拔剑的时候,也都是不肯放弃注意护防身体,经验和手法,岂能说为平庸?
  四个掌门人中,只有谢长卿的剑迟迟没有出鞘。
  厉鹗很清楚他的心情,低声道:“谢世兄,请——”
  谢长卿黯然长叹,右手蓦然一抬,剑子已到手中。
  辛捷和吴凌风也不再迟疑,一起持剑在手。
  辛捷冷冷地扫视每一个人,当他目光停留在厉鹗身上的时候,不由大叱道:“亏你身为掌门,竟然偷窃别人之物——”
  敢情厉鹗手中持的一柄长剑,正是失去的梅香剑。而那柄厉鹗原有的“倚虹神剑”,却背负在背上。
  厉鹗自知理亏,不接这话头,冷然道:“你敢发招吗?”
  吴凌风大叱一声,冲入剑阵。
  苦庵上人漫声宣佛号,长剑平腰一挡,左右脚齐转,但见剑气蒙蒙之中,剑阵已然发动。
  辛捷捧着一柄平凡的钢剑,左右一幌,配合着吴凌风的疯狂攻势,帮助他在身后布下一张完美的网。
  高手交战毕竟不凡,剑气蒙蒙,六人以快打快,却始终不闻一声剑子兵刃的撞击声!
  谢长卿和苦庵在剑阵中居守的地位,而厉鹗和赤阳道人则是以攻敌为主。
  厉鹗号称剑神,在剑术上的造诣,可想而知。
  他也明知今日之战,吉凶莫测,但仍图振作,配合剑阵,崆峒“三绝剑术”的杀手连连施出。
  激战中,赤阳道士真气灌注,长剑一领,一式“横飞长江”,斜斜挑向辛捷小腹,而厉鹗也配合他刺向吴凌风。
  赤阳道士老奸巨猾,内力内蕴,剑风含着,攻势猛极。辛捷不由一怔,他和吴凌风在泰山大会有过斗剑阵的经验,知道这四大宗派联手的剑阵,确是精妙无比,要想冲出,非得击倒其中之一不可。
  他知自己功力在四人任何一人之上,是以硬打硬撞,对方必要吃亏,那四大宗派的掌门人一向都顾忌这一点,故不敢和辛捷硬打硬接,也就是这个道理。
  但赤阳道士此时好似明知故犯,又好似胸有成竹,竟然一反惯例,强硬的打算走中宫击入。
  辛捷怔了一怔,冷冷一哼,长剑一圈。
  这一式乃是辛捷功力所凝聚,非同小可,呜的一声,吐向赤阳道士。
  哪知赤阳道士这一招乃是似实而虚,真力陡散,剑式全收,说时迟,那时快,辛捷的招式已然用老。
  这剑阵的变化到底太多,赤阳才一收招,左侧的落英剑客谢长卿的长剑乱点,攻出数剑。
  本来谢长卿乃是主守,但这一变之下,剑阵方式立刻跟着大变,威力也增强不少。
  这一着变化,实是奇异复杂已极,谢长卿号称落英剑,点苍心法一展,长剑撤出朵朵剑花,漫天飞舞。
  辛捷百忙之中长剑一收,一式“冲天而起”,长剑挟着一团光华,左右挑动,但闻“叮”“叮”数声,硬是接去谢长卿攻来的数剑。
  落英剑谢长卿虽然不愿和辛、吴等人动手,但形势所迫,这一动手之下,勾发他的豪性,一连数招被辛捷挡去,大喝一声,长剑疾刺而出。
  那吴凌风见辛捷剑式稍滞,自己不敢停留,长剑忽然“剑指天庭”,左右一阵乱扫,想要逼开厉鹗。
  厉鹗已和那吴凌风对过数次剑,已知这少年的功力突飞猛进,那敢大意?一式“三绝飞升”,梅香剑一举,便把吴凌风的攻势封去。
  这一来剑阵中人影闪乱,辛捷和吴凌风展开以快打快的手法,双剑合璧,左冲右突。
  厉鹗等人的剑阵也是越打越快,而且由内力较深的苦庵和赤阳两人着守的招式,而谢长卿和厉鹗展开疯狂的攻势。
  月正中天——
  老梅树的后面,七妙神君梅山民双目半瞑,他不用去看那边的一场厮杀,他根本可以猜想到双方所施用的招式,包括一切杀手在内。
  他有信心,捷儿和风儿一定会获胜的,因为,他们看家本领还没有施展出来!战场上,吴凌风的剑已使出了家传的招式——“断魂剑”招。只见他“五鬼投叉”,“无常问路”,绝招迭施,加上辛捷长剑有若灵蛇飞窜,忽上忽下,“虬枝剑法”的精华“冷梅拂面”、“乍惊梅面”等式,双剑合攻之下,威力之大,令人咋舌。
  四大宗派的掌门人不再能硬守得住了,不约而同被这一番猛攻,逼得退开寻丈有外!辛捷长笑一声道:“玄门正宗,名门大派的剑法不过如此而已!”
  他这话儿说得太狂,四个掌门人一生甚是爱惜羽毛,对自己辛苦闯出来的名号更是爱惜无比,辛捷竟然公开侮辱,四个人都不由大大发怒。
  谢长卿不服地冷哼一声,忖道:“就算你功夫好,这等狂言,倒也不应出口——”
  赤阳等人更是怒气上升,长剑一摆,向其他三人打一个招呼。
  原来当年创立这剑阵时,是专为联手对付高手的,是以剑阵中一切攻敌的招式,全都留下一二分保守的余地,目的是怕全部发出去,对方功力比自己高,不易收回来。
  不过他们这剑阵中也有拼命的招式,和救命的守式。这二式是在抵不住敌人的攻势时,而一起全力拼命进攻,大有和敌两败俱伤的意思。
  这两式自有这剑阵以来,并未用过,只有那一守式“八方风雨”在泰山大会时使过一次。
  这一来辛捷狂言激怒他们,他们也都是名霸一方的人物,所谓“宁死不辱”,急怒之下,下决心用全力去和这两个少年周旋。
  只见厉鹗梅香剑平举,一摆而削。
  其余三人各自长剑交举,猛攻过来。
  这一下是四大宗派的绝招,唤作“九死一生”,但见剑光缤纷,森森剑气中,各自流露出必死的决心。
  辛捷、吴凌风不由大吃一惊,但见四方剑幕森寒,每一个方位都有剑子笼罩着,成为一张天罗地网。
  吴凌风疾哼一声,断魂剑猛然弹起,一式“五鬼断魂”,左右上下连点连戳,瞬息之间已打出十余剑。
  厉鹗冷冷一哼,梅香剑一转,“砰”然已磕到吴凌风剑子上。吴凌风吃了一惊,心想对方竟要比试内力?念头一动,断魂剑斜斜一指,真力贯注。
  哪里知道敌人攻中有虚,厉鹗身随剑走,剑光纷纷中,对方好快的行动!“砰”“砰”数响,已有两三柄一起击在吴凌风剑上。
  吴凌风到底经验差了一些,误以为对方要以内力强拼,凝神以待,就是如此一慢,对方剑阵转动,三剑都以全力击了上去。
  吴凌风但觉对方功力好大,手心一热,长剑几乎脱手而飞,急忙一凝真气,才把持住。
  就这样身体已后退半尺。
  辛捷见状大惊,反手一剑削去,帮凌风把身后袭来的数剑挡去,但闻“嗤”的一声,吴凌风的腰带已被削去一截。
  对方剑式不停,交相而戳,吴凌风左右阻挡,形势堪危,辛捷冷然一哼,长剑猛然一划而下。
  劲风起处,“呼”的一声,辛捷的长剑又急奔而去。
  但见剑虹一圈,辛捷急振剑尖,袭向每一个由身前经过的敌人。
  这一式正是“大衍神剑”的起手式“方生不息”。
  吴凌风的“鬼王把火”也是狠毒已极,快速令人咋舌,挟着一缕剑风直奔而去。
  “叮”“叮”数声,辛捷内劲贯注,左右跳动,每个经过的敌人的长剑和他的剑子一交,“嚓……嚓!”弹开,而吴凌风狠毒的剑式破隙而入,配合得天衣无缝。还是他们经验老到,临危不乱,四剑破例交相一击,“叮”的一声,突碰而分,救命之式“八方风雨”在千钧一发之际使出,才算逃出剑圈。
  瞬息间,四位掌门人又被逼得后退寻丈!
  吴凌风长剑倒挥,铲起一片泥土,长笑道:“再上来吧——”
  四大宗派的掌门人默然不语,辛捷目光如电,扫过每一个人的面孔,只见厉鹗瘦削的马脸上,隐隐闪过一丝狠毒的神色,果然他一举梅香剑走了过来。
  辛捷看见梅香剑在他手中,威风八面,决心先夺回宝剑再说。心念既定,厉鹗已来到近处。
  赤阳、苦庵、谢长卿也都捧剑上前。
  辛捷冷然一笑,说时迟,那时快,长剑一挥,已圈向厉鹗。剑神厉鹗何等经验,蓦地一停止行动,梅香剑一撩,便想接招。
  吴凌风已知辛捷要夺宝剑,不让其他人从中予以干阻,也挺剑击向赤阳道士。他目的是要困住赤阳,好让辛捷能无后顾之忧。
  是以他一招才出,倏然又收再出,一连攻出十余剑,果然将赤阳和苦庵的联手之势封住在一边。
  落英剑客谢长卿长啸一声,长剑一摆,找个破绽,斜斜挑向吴凌风的“灵台”重穴。他这招目的是逼吴凌风放手,吴凌风果觉剑风袭体,急忙反手削出一剑。
  那边辛捷一式“飞阁流舟”化作“物换星移”,大衍剑招的精华连连施出,饶是厉鹗如此功力,也不由失色。
  辛捷越打越威,虎吼一声,长剑平空拍下。
  这一式表面看来毫无变化可言,但却蕴藏着多种杀手招式,厉鹗心中明白,不由大大吃惊。
  蓦然,剑神厉鹗长啸一声,梅香剑平架而上,“当”的和辛捷的剑子碰个正着。辛捷的内力一发,剑走轻灵,想要弹开他的剑而使杀手。
  哪里知道对方牢牢贴住,一股无名的力道绵绵传来,好像在这一刻间,对方的内力修为突增了许多。
  辛捷大吃一惊,不暇细想,硬硬收回了内力,化作“黏”字诀,把梅香神剑黏持住,身形再曲身而进。
  这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辛捷知道剑阵转动极快,敌人的攻势必要从四方八面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辛捷长剑一摆,吸胸收腹,左手以一式“空空拳招”中的“百念皆空”,闪电般向厉鹗胁下抹去。
  厉鹗毫不迟疑,腾身便退,但手中剑子却被辛捷内力所黏,使不出劲道,冷冷一叱,左手也是一式反击过来。
  辛捷突觉身后剑风袭体,已知敌手攻来,不敢怠慢分毫,猛然内力一收,摆脱长剑,往后一划,身形随着斜飞,“当”的一声果然荡开敌剑,同时借此一力,又倒窜而回,迎着厉鹗一掌猛然击下。
  这一掌是含劲而发,微带虎虎风声,很是惊人。厉鹗却是不慌不忙,脸上神色一变,迎面而击……
  “砰”的一声,双掌相击——
  辛捷身体尚在空中,只觉一股力道猛撞之下,不由为之失色,作梦也料不到厉鹗的内力突进如此之多。
  厉鹗哈哈一笑,梅香剑挟一缕剑风,闪电挑向辛捷,心中暗喜,心想自己奇计得逞,辛捷必不能躲。
  然而,辛捷百忙中大叱一声,身形陡然一旋——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卅六回 扬帆清晓
下一篇:第卅八回 尔非圣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