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四回 痛折手足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秋意已深,在清晨傍晚,一种肃杀的气氛,漫扬在北国的原野上,杨柳枯了,燕子南飞,小桥下的流水,枯寂无力地向东流着。
  已是初更的时分,高朗的天空,出现了疏疏几颗小星,淡淡地闪烁着,显得天路是那么遥远,无涯……
  在洛阳城郊五六十里外的小丘上,有一座破旧的古庙,簌簌的山风,吹过那腐朽的窗槛,发出一阵阵的摇幌声,令人感到凄凉悲怆。
  孤灯下,盘坐着一个高大黑面汉子,在他对面坐着一个稚气满脸的少年——他虽然长得甚是修长,可是看起来只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模样。
  那黑脸汉子忽道:“鹏儿,咱们丐帮帮主既然传你大位,统率天下群丐,那镇帮之宝‘百结掌法’必定传给你了。”
  鹏儿点点头道:“那天师父传我掌法时,已是身受重伤,他强自支持教了我一遍,便倒地昏了过去,待他再醒来,就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叫我照着册上所载,自己去练。金叔叔,你要不要看看?”说着,他从衣襟中摸出一本小书,递给黑脸汉子。
  那黑汉摇手道:“这百结掌法是丐帮历代帮主单传,丐帮弟子,任是谁也不准偷学。”
  鹏儿道:“金叔叔,我们现在先找一个地方隐藏起来,好好把武功练强,再去报仇好么?”
  金叔叔道:“鹏儿,我有一件事,一直想跟你说,现在你既然想要练武报仇,正合我的计划。”
  鹏儿道:“什么计划?”
  金叔叔道:“咱们丐帮,目下零落四散,是步步衰落了。可是丐帮弟子中,忠义之士大不乏人,只要一朝帮主振臂一呼,重新恢复从前盛况,那也是不太难的。”
  鹏儿听金叔叔忽然谈起丐帮的前途来,想到自己身负救帮大任,不觉豪气干云,他年纪虽小,却是极有志气,立刻接口道:“金叔叔,你是要我就去号召天下丐帮弟子,重振帮威吗?”
  金叔叔摇头道:“现在你年纪这么小,武功又没有练成,要想统率这天下第一大帮,那是万万不能的,我的意思是先把你送到我一个好朋友边塞大侠风柏杨家里去,苦练几年武功。”
  鹏儿急道:“金叔叔,那么你呢?”
  金叔叔道:“我们丐帮的规矩,老帮主一死,他所聘的护法,便算解除职务了。我和老二,自然不能例外。”
  鹏儿叫道:“金叔叔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到什么边塞大侠家去,你……你教鹏儿的武功不可以吗?”
  金叔叔柔声道:“傻孩子,那风大侠武功高我十倍不止,你到哪儿去,最多五年,不但老帮主传的功夫可以练成,而且风大侠独立一派的关外武功也可以学得,岂不胜过跟着叔叔到处流浪吗?”
  鹏儿天性极是淳厚,他孤苦伶仃,除了金叔叔兄弟外,世上再无亲人。金叔叔兄弟对他真可谓严父慈母,诸般爱护,此时陡然听到金叔叔要离开自己,心中大是惶急悲痛,强忍着眼泪道:“金叔叔,鹏儿作错了什么事吗,您……您为什么不再管鹏儿了?”
  金叔叔心内也自凄然不舍,但他为顾鹏儿前途,狠下心来,正想正言开导,忽然一声凄厉啸声传了进来,令人毛骨悚然。
  金叔叔急道:“鹏儿,老二遇着强敌了,你……你赶快向东逃走,这里的事,由我来打发,如果……如果,我金老大能侥幸活着,我自会到洛阳寻你,鹏儿,记着,如果等我们三天不来,你一个人到辽东锦州去找风大侠,就说是我叫你去的。”
  鹏儿见他说得斩钉截铁,心中虽然不愿,可是他知金叔叔的脾气,当下也不辩论,点了点头。
  金老大忽又柔声道:“鹏儿,你今后可要更加小心了,你金叔叔也许……也许,不再有机会来保护你啦。”
  鹏儿这半年来随金氏兄弟也不知经历过多少危难,但从没见金叔叔脸色如此沉重,心知必是遇着极强敌人,他怕金二叔一人不支,反而催促道:“金叔叔,你赶快去帮二叔叔吧!鹏儿在洛阳等你。”
  金老大注视了鹏儿一下,只见他脸上爱恋横溢,稚气团团,长叹一声,飞步奔去。
  鹏儿呆立了一会,寻思道:“我此刻去帮叔叔,必然分散他们的心,反而愈帮愈忙,倒不如依叔叔的话,先到洛阳去。”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走向东去。
  他心不在焉地走着,忽然觉得后面一阵风声,他回头一看,一个俊秀青年,傲然而立。
  那少年道:“小弟,你走路真不留心呀,差一点就撞着我。”
  鹏儿心想:“你也太不留心,我走在前面,怎的看不见我?”但见那少年甚是俊雅可亲,便道:“我心中正在想事,所以不知自己正走在路中间。”
  那少年原也是满腹心事,是以连鹏儿都没有瞧见,到了鹏儿身后,这才发觉,立刻运功止住身躯。他开口责问鹏儿,原是未加思索之举,此时见对方反而表示歉意,心里很是惭愧。便道:“小弟,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一定替你想法解决。”
  鹏儿心想:“刚才他到我身旁,我才发觉,虽说是心不在焉,但此人轻身功夫也实在高明。我何不请他去助金叔叔一臂之力?”
  他是小孩心性,也不考虑和别人只是一面之缘,只觉那少年英俊正直,必是侠义心怀,便道:“我两位金叔叔被坏人攻击,情势很是危险,你可不可以去帮忙打一架?”
  那少年见他说得天真,心想:“我左右无事,这孩子甚是忠厚,他的金叔叔必定是豪侠之辈,我且去助他一助。”
  那少年问道:“你两位金叔叔在哪里和坏人打呀?你金叔叔叫什么呢?”
  鹏儿听他语气,知他已经允诺,心中大喜道:“我金叔叔就是丐帮护法金老大、金老二……”
  那少年听到这里,大吃一惊忙道:“快!快,你赶快带我去。”
  鹏儿飞步向来路奔走,那少年一纵身,牵着鹏儿小手,施展上乘轻功,疾驰而去。
  他和鹏儿奔了半盏茶光景,听到林中传来阵阵叱喝声,便一提气,拉着鹏儿,窜进小林。
  只见林中一块空地上,四个道士合战一个长身汉子,那汉子以双手独战三柄长剑和一个空手道士,情势非常险恶。
  鹏儿见金大叔独斗五人,金二叔竟不在旁,他知金氏兄弟从来对敌都是两人齐上,此时不见金二叔,心中大急,忙催那少年道:“你赶快去帮我金大叔,我要去寻找二叔。”
  那少年凝望着战场,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鹏儿无奈,举目一看,争斗已停,四柄长剑指着金叔叔四处要穴,其中一个年老道士狞声道:“金老大,快把剑鞘交来,否则,哼,贫道可要不客气了。”
  他这一发声,鹏儿只觉身旁少年身体一抖。
  那道士又道:“金老大,你还敢倔强吗?此刻你们丐帮帮主已落在我弟子手中了,你以为那小帮主逃得到洛阳吗?哈哈贫道老早派人在路上恭候了。你如不献出剑鞘,嘿嘿……”
  鹏儿愈听愈怒,再也忍耐不住,便要去救金叔叔,只听到身旁风声一紧,那美少年已窜了出去。
  场中六人,大吃一惊,刚才因为争斗激烈,是以鹏儿和那少年走进树林,隐伏就在近旁,竟然无人发觉——
  那少年道:“赤阳……赤阳贼道,真威风啊!以众欺寡,好神气啊!”他不惯骂人,是以骂得结结巴巴。
  那年长道士一见那少年,脸色立变,沉声喝道:“好,吴小子,又碰着你啦,咱们正好了结一下。”
  原来那俊秀少年正是吴凌风,那天他告别苏蕙芷,遍处寻找阿兰,从山东到河南,反覆跑了几遍,也没有找到一丝线索,这日正想赶到洛阳城投宿,路上碰到鹏儿,一起奔到林中。林中甚是黯淡,六个人的面貌都模糊不清,他原想立刻加入战围,后来愈看那年老道士身形愈熟,心中正是捉摸,场中形势大变,待他听到年长道士开口发言,立刻听出是杀父仇人——赤阳道人,便马上窜了出来。
  凌风道:“你们武当派是惯于以多击少的,一起上来吧。”
  赤阳道人脸上微红,暗忖:“就凭这小子在泰山大会露的那几手,实在有限得紧,何必要我亲自出手。”便冷笑道:“小子,你别卖狂,你如能打败我三个徒儿,道爷便放你走路。”
  吴凌风虽得本门师祖云冰若亲传上乘武功,但到底从未与人正式交手,心内微怯,想道:“先和这四个杂毛试试,倒是不错,打了小的,还怕老的不成?”
  赤阳大喝一声道:“一鹤,把我这支剑拿去,好好与这小子较量较量,莫要折了武当威名。”说罢把自己手中长剑递给身旁空手道人,自己却走到金老大跟前。
  凌风心内一急,他怕赤阳乘机伤害金老大,身形微动,已经挡在金老大身前,右手长剑一挥道:“请上吧!”
  话未说完,只听身后“扑”的一声,金老大已跌坐倒地。原来他真力已耗尽,此时凌风挥剑,光辉耀目,一阵昏眩,跌坐倒地。
  忽然树后奔出一个小孩,哭喊道:“金叔叔,您怎么啦?”
  金老大强自支持,睁开眼厉声道:“鹏儿,我叫你走,怎的不听我话。”
  鹏儿哭道:“金叔叔,我不要离开你,我要和你死在一块儿。”
  金老大见他急得小脸通红,虽是涕泪纵横,神色却坚毅无比,心知劝也无益,便柔声道:“鹏儿,别哭啦,金叔叔答应不再离开你了。”
  鹏儿心中大喜,指着正在凝神聚气的凌风道:“金叔叔,他一定会打赢的。”
  金老大抬头一看,只见三个道士站着三个方位,把凌风团团围住。
  突然左边道士喝道:“看招!”直攻凌风下盘。
  凌风向旁一闪,不退反进,长剑疾点右边道人。那道人见剑势疾如流星,心内大骇,向后倒退两步。
  凌风不待招式用尽,反手斜劈正前敌人,两剑一触,凌风突的撤剑,运走真力,硬接左边道士拦腰一剑。
  他禀赋甚厚,又巧食血果,内力深湛,比起辛捷也只略逊一筹,此时虽只用了五成真力,震得那道士虎口发麻长剑几乎脱手。
  凌风得势直上,右手剑走偏锋,左手施“开山三式破玉拳”,身子在剑幕中穿来穿去,三柄长剑有时差一点刺上身,却又被他轻轻闪过。
  赤阳在旁,愈看愈是心寒,心想:“这小子比起当年他父亲,剑术更加老练凶辣,这么小年纪,也不知是怎样练的。”
  金老大见凌风身法如风,招式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足踏八卦方位,神态极是潇脱,根本不像正在对敌,心知他已将太极门“断魂剑”练至化境,忖道:“这少年如不是为护卫我和鹏儿,以守为攻,那三个臭道士早倒下啦。”
  他举眼一看,场中情势已变,凌风已占尽上风,左一剑,右一剑,只杀到三个道士满头大汗,自顾不暇,更谈不到合攻。
  斗到分际,凌风突然飞起一脚,踢倒一个道士,右手施出断魂剑法最后三招,“弱絮飘飘”,“点点繁星”,“石破天惊”,只听见两声惊叫,两个道士双双倒地。
  原来凌风施到最后三招,那两个道士只觉眼花撩乱,面上寒气森森,不觉骇极而叫,蓦然足下一麻,都被点中“公孙穴”。
  金老大瞧得清晰,心想:“刚才那三招,眼看臭道士们便要命丧剑下,他竟硬硬收回已出剑式,改刺双足,这俊少年不但武功高极,心地也很是仁慈。”
  赤阳铁青了脸,上前解开三人穴道,硬要替徒儿找回场面。
  鹏儿忽道:“金叔叔,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金老大问道:“什么?”
  鹏儿道:“我早说他能把这些臭道士全部打跑。”
  金老大点头不语,暗自忖道:“赤阳贼道功力深厚,这少年与他好像有大仇,这一交手,非伤即死。赤阳最是无耻,如果与他徒儿联手攻击,情势大是险恶,目下自己全身脱力,无能相助,只能激他一激。”
  金老大道:“赤阳贼道,你打不赢他的,大伙儿一起上啊!”
  赤阳明知相激,但心想凌风剑法虽高,内力却怎么也胜不过自己数十年性命交修的“混元一气先天功”,当下盘算已定,便叱道:“贼叫化,你替我安静,宰这小子,何须别人相助。”
  凌风刚才连败三人,信心大增,见赤阳口口声声要宰自己,心内大为恼怒骂道:“赤阳贼道,休逞口舌之利,今日便叫你归天。”
  赤阳道人大怒,喝声“接招”,右掌便向凌风右胁劈去。
  凌风不敢怠慢,一上手便展开“开山三式破玉拳”,凝神接招。
  斗了半晌,赤阳见凌风虽只是翻来覆去的十招,但威力刚猛之极,自己掌法虽是精妙,但每被凌风劲力所迫,竟然递不出去,不由心内大急,连施数记杀着,逼退凌风两步,施出武当镇山之宝“无极神功拳”。
  这“无极神功拳”,也是走刚猛路子,刹时之间,拳风虎虎,两人知是性命相搏,不敢丝毫大意,发招愈来愈快,劲力愈来愈沉。
  金老大看看身旁鹏儿,见他日不转睛地盯着场中二人,神色奋发,神采飞扬,像是自己在与人搏斗一般,不禁心中暗叹,忖道:“这孩子到底年幼,不知眼前危机,这二人不但自身性命相搏,还关系整个丐帮命运,万一那少年一招失着,老二生死不明,自己内力未复,丐帮便要毁在这贼道之手。”
  他虽长得粗大,但心思却极细密,此时心情大是紧张,手不由冒出冷汗。
  二人斗了将近百招,凌风内力充沛,毫无倦态,赤阳攻势凌厉,守势严密,也不见败象,凌风很不耐,心道:“不用险招,只怕不易取胜。”
  他看那赤阳道贼的内力修为,似不在自己之下,假若使用险招,一不小心,大有失手的可能,是以一时仍是迟迟不能下手。
  再过得片刻,吴凌风蓦然大叱一声,双掌一合之下,一吐一闪,左手横在胸前,右手突变“开山三式”为上一式“五鬼招魂”。
  这断魂剑招乃是昔年河洛一剑吴诏云的绝技,吴凌风把它用拳招使出,也觉威力甚大,一使出来,招式之间,自然流露出一种狠辣的味道。
  赤阳道士冷不防吴凌风变硬打硬撞的招式变化来争胜,只好双掌一合,后退一步,准备也做激斗方式。
  吴凌风冷冷一叱,当胸而立的左拳向下一沉,右手闪电地化实为虚,倒撤而回,撤到身前七寸左右,和左手同时一划圆弧,虚空急捣而出。
  同时间里,吴凌风蓦地吐气开声,这乃是气功所集,有若春雷吒空,直可裂石,好不惊人!
  赤阳道长在泰山大会天下英雄时曾领教过吴凌风的身手,那时见他的剑法虽是不凡,但倒不足为惧,哪知半年不见,凌风武艺竟精进如此,不由心中惊骇交加。
  但他自恃功力深厚,也是大喝一声,单掌平推而出,乃是“推窗望月”的式子,同时铮然抽出长剑。
  两股劲道一触,吴凌风内力突发,但他忽觉得赤阳道士掌力一虚,那股劲道竟然消失无影,而他这一记全力施为的招式再也收不回来!
  这就是赤阳道士经验老到狠滑的地方,眼看吴凌风一招走空就得落险,旁边的金老大不禁急得大叱出声——
  凌风经验虽差,但他禀赋异人,反应快极,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把掌风往左一挪,同时身体极力向右面一转——
  轰然一声,吴凌风那招“愚公移山”打在左面林上,树枝泥土被扫起一大片来,而他的身体却借力从右面的溜溜转了一百八十度,曼妙地闪身而退,也是挺剑以待。
  赤阳道长瞥了那扫去的枝上一眼,心中不觉骇然,他想不到吴凌风掌力竟也雄厚如斯。
  吴凌风饱吸一口气,挥剑而上,这次他心中有数,胆气大增,出手就全是“断魂剑法”中的绝学,一连三招竟将赤阳道士逼退数步。
  赤阳道长急怒难却,抖手也展开武当“九宫神行剑法”中最凌厉的“青云九式”打算抢回主动。
  哪知吴凌风一步也不让他抢攻不已,他剑术已在赤阳之上,却因经验不足,每每不能把握良机,看得金老大冷汗直冒。
  疾斗中,赤阳道士又是诈卖破绽,想引吴凌风上当,吴凌风虽然奸滑不足,但他聪明绝顶,一看就知赤阳用意,他有意屈身而进——
  待赤阳以为他上当,变招突出之际,他陡然施出“断魂剑法”中的“无常把叉”,一幌身到了赤阳身后,举剑直刺——
  金老大高叫了声好,以为赤阳必然无救,哪知赤阳临危不乱,反手一掌“倒打金钟”直袭吴凌风脚前,打算以攻制攻!
  这一招乃是全力而发,力道非同小可,吴凌风心中一凛,左掌“六丁开山”迎撞而出,右手剑式却丝毫不受影响地直刺出去!
  砰然一声巨响,吴凌风身子微微一挫,但他右手剑式却仍飞快刺出,赤阳道长再快也将来不及逃避——
  但不知怎地,吴凌风的长剑忽然竟慢得一慢!
  赤阳道长何等经验,连忙拼力前跃,“嘶”一声,他背上被划开一条口子,鲜血长流,但总算让他逃出剑下!
  原来吴凌风即将得手之际,突然一种“杀人”的恐惧感觉袭上他心头,他天性善良无比,一生从未杀过人,虽然眼前是他杀父大仇,但临刺之时却自然生出这种感觉,令他的剑式不由自主地一窒!
  金老大也怔得一怔,再看那武当道士时,只见他们都跟着赤阳跑得远了!
  吴凌风运了一口气,觉得身上毫无异状,待他再举头一瞧,赤阳和他三个徒儿,已消失在丛林中!
  他天性和平淡泊,心地极是软慈,自从出道以来,从没有杀过任何人,此刻眼见赤阳负伤而遁,明知乘胜追扑,定可致赤阳于死命,报得父仇,但却迟迟不能下手。
  他自我安慰,想道:“要杀这贼道,机会还多哩!”目下,他已充满自信,定能胜过赤阳。但不可否认,他仍有一点后悔之意。
  鹏儿见他呆呆立着,只知道他也受了内伤,急道:“你可觉得哪儿不舒服?”
  吴凌风摇头道:“小弟,你放心,那贼道怎能伤我?倒是你金叔叔,内力消耗过度,我这儿有瓶灵泉,可以助他赶快恢复哩。”
  说罢从怀中掏出“万年灵泉”,走到正在闭目调息的金老大跟前。
  金老大刚才见吴凌风震伤赤阳道人,赤阳率徒逃走,一直悬起的心,这才算是放下,立刻摒除杂思,作起吐纳功夫。
  他见凌风走来,睁眼道:“请教阁下大名。”
  吴凌风恭身答道:“晚辈吴凌风。”说着,他把手中玉瓶拔开,送到金老大手上道:“这是万年温玉所孕灵泉,功效非常神妙,老前辈先服一滴再说。”
  金老大见他说得诚恳,便不推辞,接起玉瓶,倒了一滴入口,只觉遍口芬芳,胸中受用无比,又闭起了眼,调运真气。
  过了半晌,金老大一跃而起,拖着鹏儿,一起向吴凌风拱身一揖道:“吴大侠,你替咱们丐帮抵挡强仇,保护咱们小帮主,此恩此德,丐帮全体弟子不敢稍忘,如有吩咐,水里火里,无不从命。”
  吴凌风急急还礼,说道:“金老前辈,您快别这样,晚辈有个拜弟名叫辛捷,常向晚辈提及老前辈的英风高义,晚辈心中真是仰慕得很。”
  金老大道:“原来吴大侠是辛老弟的义兄,难怪这好武功,那么老叫化托个大,也喊你一声老弟吧。”
  吴凌风见他很是豪迈,也就不再拘礼,问道:“丐帮怎也会和武当结仇?”
  金老大道:“这事说来话长,现在先寻老二吧!”
  吴凌风答道:“正是。”于是三人便向前搜索。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卅三回 雾中迷惘
下一篇:第卅五回 天道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