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三回 雾中迷惘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皓月当空,夜色如水,黑色的天空透出一丝深蓝。
  平凡上人坐在石上,仰首凝视着黑暗的长空,他两道雪白的长眉微微蹙在一起,红润的脸孔上透出一派隐隐的愁思。
  辛捷不解地望着老人——也许说在等待平凡上人开口还来得确切些。
  良久,平凡上人开口道:“娃儿,我——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听。”
  辛捷奇怪地嗯了一声,注视着平凡上人。
  平凡上人仍是凝视着长空,似乎在那深无穷尽的黑色后面,寻求一些被遗忘了的往事。
  他缓缓道:“大约是百多年前吧——那时,中原的武林领袖是少林。少林寺里传承达摩祖师的各种绝艺,虽然年久日深有好些神功已经绝传,但是就凭它正宗的内家真传仍不是武林其他各派所能及的——”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但立刻又继续道:“可是近百多年来,武林的泰山北斗已不是少林寺,江湖上也不见少林僧人的踪迹,甚至有些少林弟子被人欺侮了,也没有旁人出头,于是旁人只知道少林寺人材凋落,声誉一落千丈,却不知这其中还有一节隐情哩。”
  辛捷听他说少林寺,更是凝神倾听,只听平凡上人接着道:“那时少林的掌门方丈是灵镜大师,他的师弟灵空大师是藏经阁的主持。”
  辛捷听他说到“灵空大师”,不由“啊”了一声。
  平凡上人瞟了他一眼,续道:“灵空大师做了藏经阁的主持,终日闭门潜心苦思藏经阁中那些祖传仅剩的一些残缺不全的神功——本来那些失传的神功只一鳞半爪,但是灵空大师苦思三十余年竟然被他硬硬搞通,于是许多失传多年的绝艺又重现于灵空大师的身上——”
  辛捷似乎感到平凡上人雪白的眉毛下一双眸子中,精光突然射出。
  平凡上人歇了歇才道:“后来,后来为了——为了一桩事,少林寺内起剧变,掌门人灵镜大师和灵空大师一起离开了少林寺,灵镜的大弟子台净接任掌门,为了这件事他定下了一条门规,凡是少林寺的和尚,如非掌门特许,终生不准出寺半步,而非生死关头,绝不准与人动手——于是,少林僧人绝足江湖,少林弟子避不与人动手,而人们就以为少林寺人材凋落,一落千丈——”
  “灵空大师和灵镜大师离开了少林寺,无异将许多少林绝技带走,少林寺的僧人对祖传武学自然更是无法了解——”
  辛捷聪明绝顶,他听到这里,许多先前的疑窦在脑海中一恍而过,他对这些已有了大概的了解——他知道,那百年前身负达摩失传神功的灵空大师,就是眼前的平凡上人!
  事实上,少林寺以后的事倒真和辛捷料想的差不多——
  台净大师定下了这条门规,去世之后,经过两代传到智敬大师——少林寺现任的掌门人。
  百年来,少林寺不断地有人在苦思那些绝学,但是始终无法融会贯通,少林僧人知道要想重振少林盖世神威,除了那盖世奇才的灵空大师,已无他人,但是,灵空大师一去不知踪迹,近百年时光,只怕已有变故。
  忽然,他们想到了一点,灵空大师纵然已死,只怕他会有传人继承他那一身奇学。这并不算困难,只要到武林中去打听,不难能探出一些端倪——然而对少林僧人来说却是一桩难题,因为少林弟子是不能离开寺门的。
  智敬大师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他收了一个天资奇佳的俗家弟子——孙倚重。
  因为台净大师的规定是“凡少林和尚终生不得离寺”,孙倚重可不是和尚啊!
  智敬大师会合少林寺中所有的长辈,各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残缺不全的绝学统统传授给了孙倚重,所以孙倚重艺成下山后,立刻就成了轰动一时的“武林之秀”!
  孙倚重的任务就是寻找灵空大师的传人,于是他注意武林中一切出类拔萃的高手——于是他注意到新近名噪天下的“梅香神剑”辛捷!
  他跟踪辛捷,无缘无故和辛捷交上了手,等到辛捷施出平凡上人所授的“大衍十式”时,他又惊又喜地发现辛捷所用的招式竟似失传的少林绝学“布达三式”,于是他没头没脑地停止拼斗,回身就往少林寺奔去——
  跑出不及半里,却碰上少林第二代的首徒自法,他这一惊非同小可,想到自法竟得掌门人特准下山,可见一定发生天大的事故——
  自法碰上孙倚重,叫他立刻回山,不用再在江湖上胡闯,因为师父已发现东海大戢岛上的平凡上人极可能就是百年前的灵空。
  孙倚重也将自己和辛捷交手的经过说了一遍,他对师兄说:
  “师父们所说的只不过是‘可能’,而眼下的这一条线索是铁一般的事实,咱们先探明了再回寺不迟。”
  自法和尚听他说得有理,于是绕捷径到前面截住辛捷,要求和辛捷比划,等辛捷施出“大衍十式”时,自法凝神注视,发觉确似本门失传之“布达三式”,于是他和孙倚重商量出面问个清楚——
  孙倚重少年老成,对师兄道:“当下咱们再出现多半会引起他的误会,咱们不如先绕到前面的华家镇去寻他,等他到时再好言相问。”
  自法和尚虽是首徒,但为人十分随和,孙倚重又是二代弟子中最受同门器重的人物,他也就听了孙倚重的计较,日夜兼程赶到了华家镇——
  他们在华家镇一等就等了四五天,却不见辛捷来到——当然,他们不知辛捷被关中九豪围攻,险些儿送了小命。
  直到天下武林齐会奎山,孙倚重又发现辛捷的踪迹,他一面跟踪上了奎山,一面要自法和尚赶回少林寺报信。
  直到平凡上人突现“无为厅”,临敌面授辛捷绝学,力破了天竺来客金鲁厄,孙倚重确定辛捷乃是灵空大师传人,正要设法套问时,平凡上人却抓着辛捷一去无踪。
  孙倚重只好漏夜赶回少林,他将辛捷的剑法和平凡上人的形貌描述一番,智敬大师忽然喜极流泪道:“我佛有灵,灵空祖师已成不坏之身,现在仍在人间,必是那平凡上人无疑——”
  于是,少林寺所有的重要人物倾寺而出,齐赶向大戢岛——
  这群和尚悄悄地赶着路,却不知已被人盯上了梢——
  那金鲁厄和他师兄加大尔到中原来时,他们师父只对他们说:“中原武学有限得很,只有一派叫做少林寺的和尚比较厉害,你们要想威震中原就先得打垮这些和尚。”
  ——当然,他们的师父并不知百年来武林形势大易,少林寺已是默默无闻的了。
  所以“无为厅”大会天下英雄时,那浑人加大尔一进来就四处寻人,正是想寻他师父所谓的“少林和尚”,结果当苦庵上人出场的时候,他大喜以为是少林僧人,但听得懂汉语的金鲁厄告诉他苦庵上人并非少林乃是峨嵋时,加大尔大觉失望。
  金鲁厄被辛捷挫败之后,恒河三佛听了他们的描绘,也猜到大戢岛主身上,于是他们三人由金鲁厄带路入了中原——
  他们正愁不知大戢岛所在时,金鲁厄却偷听到少林僧人的谈话,知道他们也要去寻大戢岛主,于是就暗暗尾随着少林和尚,这四人的功力深厚,少林僧人竟茫然不知。
  到了大戢岛,两队人都扑了空,因为平凡上人正带着辛捷在小戢岛上和慧大师赌胜,结果恒河三佛反和少林僧动上了手……
  ——辛捷虽是凭想像,但是配合平凡上人所说的,他料想的和以上所述竟是差不多。
  天上的星儿眨着眼,海涛声在这恬静的夜中格外清晰,周遭都是黑的,只那海岸边缘上一条细狭的浪花在泛着白光——
  平凡上人住了目,仰天观望,白髯随风而动,像一尊石像般一语不发。
  辛捷悄声问道:“那个老方丈灵镜大师呢?”
  平凡上人沉声道:“师兄仍在——不,灵镜大师他仍在人间!”
  虽然他立刻改口,但这“师兄”两字已识明了他正是那灵空大师!
  辛捷暗道:“那灵镜大师既是平凡上人之师兄,想来必也练成不坏之身,是以仍在人间——啊!对了,当年在小戢岛上乘鹤而来唤走平凡上人的老和尚难道就是那灵镜大师?”
  读者必然记得,当日辛捷在小戢岛上走出“归元古阵”后,正当平凡上人与慧大师拼斗时,一个骑鹤老僧飞来将平凡上人唤去,临行时还对辛捷吟道:“虎跃龙腾飞黄时,鹤唳一声潇湘去。”
  这些话辛捷还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却莫解其意。
  蓦然——
  海边一条船悄悄地靠上了岸,船上走下一批人来,一共是十八人,走近时,只见正是那群少林和尚。
  少林群僧自平凡上人拉着辛捷跑掉以后,只得乘着船照着平凡上人的方向寻来,然而大海茫茫,他们又不知小戢岛之所在,一直摸到此刻才算找到了小戢岛。
  当辛捷发现了这批和尚时,那为首的和尚也瞧见了辛捷及平凡上人,他们欢呼一声,飞奔而来。
  平凡上人吃了一惊,起身就想回跑,但是忽然他的僧袍被一人紧紧扯住。
  他忙回头一看,扯衣袖的正是辛捷。
  只见辛捷脸上显出凛然之色,低声道:“上人,您绝不能再躲避——”
  平凡上人不禁一愕,只此缓得一缓,那几个少林和尚好快脚程,已纵到眼前。
  十八人噗的一声又齐齐跪下,为首仍是那少林掌门智敬大师,那“武林之秀”孙倚重却跪在最后。
  智敬大师叩头道:“灵空祖师,您——您还要隐瞒弟子么——”
  平凡上人急得双手乱摇,大声道:“不是,不是,告诉你们我老人家不是灵空大师就不是灵空大师——”
  智敬大师想是讷言于口,啊了两声却说不出话来,见平凡上人又要起身,急得叩头流泪道:“弟子无能,只——只望祖师看在——看在佛祖份上——”
  平凡上人大叫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快莫哭,一哭就脓包了——”
  智敬大师被弄得哭笑不得,他想到少林寺千年声威的重担,心中一阵热血上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平凡上人一看大惊,抢前在智敬大师背上拍了一掌,又在他胸前揉了两下,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们这是何苦呢?我——我告诉你们吧,我正是那灵空大师。”
  智敬一听平凡上人承认自己是灵空大师,不禁喜得一跃而起,但随即又跪下道:“弟子——弟子不知该说什么好,祖师——祖师——这些年来可安好?唉!天可怜见——”
  说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流下泪来。
  平凡上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激动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冷漠的面容。
  智敬大师颤声道:“弟子斗胆请祖师回寺——”
  说到这里,他抬头焦急地注视着平凡上人,其他少林寺的和尚也都凝视平凡上人,辛捷也同样——
  平凡上人仰首观天,一语不发。
  智敬大师只好又道:“弟子智敬率少林门人请祖师瞧在佛祖份上,随弟子回去——”
  平凡上人忽然长叹一声,低声道:“我老人家做了百年的野和尚,要我回去是不可能的了——”
  少林群僧听到这里都是心中一沉,不料平凡上人又接着道:“只是,只是我老人家究竟是出自少林寺门,平生武学虽然大多自己所创,但是基本却是从藏经阁中悟得的,是以我一定将这百年带走的少林绝学归还给少林——”
  智敬大师还想说什么,但立刻为他背后一个老和尚扯衣止住。
  平凡上人又继续道:“我瞧这娃儿甚是聪明可教,就着他留在我岛上,我定然把所有少林绝学倾囊相授。”说着指了指跪在最后的孙倚重。
  智敬大师见平凡上人如此说,知道要请他回寺是不可能的了,但平凡上人既答应传孙倚重绝艺,那么少林寺绝学重现总算有了希望,于是站了起来。
  辛捷忽然见那智敬大师十分尴尬地瞧着自己,似乎想说什么,他冰雪聪明,立刻知道智敬大师是因为自己身份而为难,因为智敬大师以为他是平凡上人的徒弟,那么他就成了少林众僧的前辈,而他年龄又恁地小,是以他立刻巧妙地上前对孙倚重道:“孙兄,恭喜你啦,你竟得了平凡上人老前辈的青睐,这真是千载一遇的奇缘哩。”
  孙倚重听他称平凡上人为“老前辈”而不称“师父”,不禁大奇道:“怎么辛——”
  辛捷笑道:“兄弟哪有这份福气做上人的徒弟,上人不过略为指点兄弟罢了——”
  这句话就明白说出他并非平凡上人之徒,于是智敬大师道:“倚儿,你千万得好好跟着祖师练功,咱们少林寺的光大全在你身上啦——祖师,弟子们这就回去啦——”
  平凡上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智敬又对辛捷合什道:“辛施主,咱们后会有期——”
  接着率领门人,一行十七人匆匆而去。
  平凡上人望着这群“后辈”上船而去,才轻轻叹了一声。
  忽然,轰然一声巨响,一片黑影如乌雷盖地般落向三人头顶——
  原来那根石笋吃恒河三佛掌力削去顶端,又被无恨生以上乘内力打在根部,表面虽然无异,其实根部已是折断,这时竟轰然倒下——
  辛捷大喝一声,双掌向外一划,陡然一合,一股狂飙卷出,轰然又是一声巨响,那石笋竟倒成千万碎块,漫天飞出!
  辛捷这招乃是新近从平凡上人学来的“空空掌法”中的一招,唤作“飞浪排空”,乃是空空掌法中威力最强的一式。
  平凡上人喝采道:“娃儿,真好掌力!”
  最惊的莫过于“武林之秀”孙倚重了,两个月前他还和辛捷交过手,不料两个月不见,他的功力似乎又精进了一大截!
  天渐渐亮了,曙光普照,小戢岛上,晓风残月——
  平凡上人左手携着辛捷,右手携着孙倚重,缓缓走向海滨。
  船到大戢岛,平凡上人和孙倚重上了岸,辛捷却留在船上道:“晚辈尚有急事要回中土,就此告别,异日有暇——”
  平凡上人笑道:“娃儿既有‘要事’,走就是了,不要来什么异日不异日的一套啦——好!倚儿,咱们走!”
  说着一抓孙倚重,两个起落,就消失在树林中。
  辛捷怔怔地望着两人背影消失,一转身,扯起帆儿,划入海中。
  晨风甚紧,船行如箭,辛捷披襟挡风,顿觉心旷神怡,他引吭长啸,如龙吟般的啸声随着海风传出老远——
  忽然,淡淡的雾气,像轻纱般从四海升起,缥缈嫋嫋之中,使周围景物迷迷糊糊。
  霎时,雾浓了起来,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这骤起的大雾正是东海群屿间的一大特色,而这种时起的大雾也为世外三仙避去不少骚扰与麻烦。就是世居东海的渔夫们都万分顾忌这种漫天浓雾。
  辛捷心想:
  “纵使雾大,但此时风向非常稳定,我只要把定舵向,好歹能航到中原沿岸。”
  于是他懒散地坐了下来,任那小艇平稳而轻快地前进。
  偶尔,他俯下身去,伸手划了划海水,修长灵巧的手指在海水中划起几道细短的白线,瞬即消失——
  大雾中,船在疾行,辛捷无聊地胡思乱想着。
  于是,他想到了那娇艳无比的菁儿——
  但此时张菁呢?辛捷不敢想像,这毫无经验过人心险恶的纯洁少女,长期涉足江湖——
  好长一段时间辛捷如此躺着,又坐起。雾愈来愈浓,即使以他超人的目力,五丈以外已是浑沌一片了。
  艇侧浪头变成有规律而高昂地顺着船头向前冲去,远处传来搏浪之声,使辛捷直觉感到离海岸近了。
  一股莫名的振奋使他从艇中站立起来,一双神目紧紧注视着正前方,期待陆地突然出现的那一刹那——
  雾似更浓,辛捷什么也看不见,空中变幻莫测无伦的水气,在他眼前显出各式各样的幻影。
  突然一阵桨击水声——
  就在离船头十丈左右飞快掠过一条黑影,看来倒像是条小艇,若非有这样大,辛捷也看不见了。
  此时辛捷因靠岸在即,又逢如此大雾,风帆早已落下而速度也大减,不禁奇怪什么人敢在这大雾中如此飞快地划艇?
  正当他一念至此,突然前面又一庞大黑影掠过,像是艘巨大海船。以它也尽速前进的模样看来,好似正紧迫那前面小艇。
  想是船上之人正注意前面逃逸者,又遇到这大雾,竟没有发觉从旁悄悄而来的辛捷。
  辛捷刚好赶到那大船船尾,一把拉住舵上的缆绳,好奇心的趋使,令他不由自主想跟上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卅二回 华夷之争
下一篇:第卅四回 痛折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