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二回 华夷之争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念头闪过他的脑际,他脸上现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但是接着又想道:“不过,假若我们乘机攻击,至多不过把那中年书生打死,弄得好的话顶多加上那姓辛的小子,而那两个大小戢岛主却是奈何他们不得,嘿,这对咱们名头可大有损失,真可谓得不偿失——”
  须知恒河三佛虽然没有道义可言,但是平生极爱惜羽毛,是以金伯胜弗犹豫不决,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那边大戢岛主十分焦急,运用内力打入无恨生体内,但效果却是完全相反的,而且无恨生还像是受了很大的痛苦,这倒是大戢岛主料想不到的。
  慧大师站在一旁,注视着无恨生的脸色,觉得他面上苍白之间还微微泛出乌青,慧大师见识多广,心中有数,知道必是什么内疾突发,但她却也不明白以无恨生这等功力岂会有内伤伏在体内而他自己都不明白?
  金伯胜弗一再沉吟,终于朗朗道:“喂,今日之事,你们已有一人病发,咱们恒河三佛岂能再和你等过招,嘿——是以今日——”
  他话未说完,大戢岛主已知他意,心知他明白决讨不了好去,不如见好便收,再放一段顺水人情,不由哈哈一笑。
  金伯胜弗微微一顿,又道:“是以今日之事,便此作罢,你们中国有句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嘿,咱们日后有暇再来讨教,今日多谢四位的高招啦,就暂作别——”
  他用汉语和天竺话语各说一次,还得意地干笑了数声,一摆手,便想和其余三人一同走去。
  慧大师忽然冷冷一笑,道:“你们能走得出去么——”
  金伯胜弗一怔,打量一下四周,“归元古阵”他们是领教过的,果是奥妙,虽是在石笋阵上,但仍是茫然不知如何落脚。
  慧大师冷笑一声,一发一语,纵身便往前走。
  金伯胜弗等人知她是在领自己出阵,不敢再出大言,跟在她身后,一同走出古阵去。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望着五人背影,哈哈大笑,直到五人去得远了,才收住笑声对无恨生道:“老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恨生勉声道:“这确是太奇了,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不过我猜想只有一个可能,上人可听到过世上有一种毒药可以藏在人的体内许久许久潜伏不发,而到定期才突然发作?”
  平凡上人弹弹脑门沉思道:“问别的我倒知道一些,这‘毒’我可是一窍不通——”
  他边说边想,蓦然叫道:“对了,听说有一种毒药,叫作‘碧玉断肠’,便有这样子的特性。”
  无恨生点了点头道:“那‘碧玉断肠’可是色作碧绿,五色无嗅?”
  平凡上人叫道:“正是,正是,你可是中了这种毒?”
  无恨生点了点头道:“上人可曾听过‘玉骨魔’之名?”
  平凡上人道:“呵,我知道,就是那个海盗头子——”
  ——读者一定还记得,当日无恨生与玉骨魔手下黄子沙总舵主成一青在海上相遇时,无极岛主曾毫不在乎地饮下对方一杯绿色的醇酒——
  无恨生把这段往事说了出来,他喘了口气道:“我想如果是,那必是由于那杯酒了——嗯,这会儿我不曾妄动真力反而好受了一些。”
  平凡上人搔了搔光头,一时无计可施。
  日色已暮,红日西沉,朱红色的波光随着汹涌的晚潮上下闪动,小戢岛上所有的石笋都成了一半紫色一半金黄色,高高地矗立在晚霞中。
  无恨生默默暗自运功,但是一口真气始终提不起来,他甚至能感到身中的毒不仅发作,而且已经开始蔓延开了。
  平凡上人无言地呆站在一旁,也是束手无策。
  忽然,一个念头如闪电般穿过辛捷的脑海,他满面喜容地叫出了声——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虽是功力盖世,但对于下毒解毒这一门却是一窍不通,无恨生中毒看来非浅,但他也只有旁观,束手无策。
  只是见辛捷大喜过望,精神不由一振道:“什么东西,是解药吗?”
  辛捷摇了摇头,叹声道:“这东西,我看这东西准成。”
  说着掏出那怀中的一本书来,扬了扬道:“有了这本书,什么毒都详细地记载在上面——”
  敢情他那一册书正是毒术天下称首的北君“毒君金一鹏”毕生心血所作的毒经。那一日金一鹏的女儿金梅龄把这本毒经留给辛捷,辛捷书不离身,但一来连遭奇遇,二来急事缠身,根本无暇去看它,而且几乎都忘了。
  这当儿灵机一动,有了毒经,什么毒还不是迎刃而解?
  大戢岛主接过“毒经”,看了看封皮,念道:“毒经——金一鹏作,金一鹏,啊……”
  辛捷接口道:“金老前辈那日曾在沙龙坪以毒攻毒杀死那玉骨魔,这本书可是他老人家毕生心血哩——”
  大戢岛主不由惊诧出声。
  辛捷又道:“金老前辈毒术天下无双——”
  说着接过毒经,迅速的翻开看去。
  这毒经上包罗万象,宇内海外每一种毒草、毒蛇,甚至是有毒的生物,几乎全部在内,直看得辛捷心惊胆战,但心中却由衷地佩服那又癫又谐的老人——金一鹏。
  辛捷很快地流览过去,那毒经中还不时加上一两幅插图,辛捷越看越惊,心中一动。
  须知辛捷为人性本放达,天生好学武术,是以并不以为毒术乃是邪道旁门的玩意,心中一动,眼见这毒经上真是“毒”不胜收,竟动念要学习下来。
  他一念之间,已下决心,很快地翻着书,却始终不见有那什么“碧玉断肠”的名称或解法。
  无极岛主无恨生静坐一边,仔细调运真气,脸上神色一片漠然,倒是平凡上人很焦急地望着辛捷。
  又过于一刻,慧大师也已回来,辛捷已差不多快要把一册书都翻完,但仍没有找着这“碧玉断肠”的名字。
  匆匆又是数页,眼看毒经只剩下最后几页,忽然,辛捷精神一振,敢情那书上端正地写着两个字:“特例”。
  “‘玉骨魔’既然用来毒无恨生,必非普通的毒物,这特例中多半会有——”他忖道,一面仔细地寻找。
  蓦然,四个大字呈现在眼前,可不是“碧玉断肠”四字?
  辛捷禁不住大声叫道:“有了有了,这玩意看来来头不小呢——”
  他接着便照书上念道:“碧玉断肠,原本为植物,中土绝迹,形为四叶一蕊,无果,为此植物之草汁……”
  他飞快地念着,也懒得管这种介绍,跳过数行,找那治疗的方法,又继续念下去,道:“……毒性极浓,与‘立步断肠’并称‘双断肠’,且潜伏性极大,伏于体内,任内功高深,亦不易察觉,此物乃天地间最为厉害之物……”
  “治疗之方,普天下之下,仅有一物……”
  辛捷念到这里,耐不住声音也微现紧促,显示他也十分紧张,高声继续道:“仅有一物,即‘火玉冰心’,此物全天下只有北燕然山顶有产——”
  平凡上人神色骤然一变,忖道:“燕然山距此当有万里之遥,莫说现在急急需要,一时不能赶到,就是能够到达,也不见得就能立刻寻着——”
  却听那辛捷欢声道:“还有一法——”
  原来当日金一鹏作此书时,每一种毒物,都有精细详尽解释,而且还加以自己数十年的心得。
  这碧玉断肠是金一鹏晚年才得知,当时除了火玉冰心外,确实缺乏他法医治,但金一鹏深知火玉冰心举世难寻,是以决心再找出另外一个法子。
  凭他在毒中混了一生,加上极深的内功和极高的天资,终于在潜心思索下领悟了另一个方法,于是他立刻把此法写于毒经上面。
  辛捷欢声地把那方子说了出来,平凡上人不由“啊”了一声。
  敢情这个方法是太危险了一些。
  原来,大凡这种潜伏性的大毒性,在毒发的时候,也愈快捷,假若在它尚未散入血脉,还是整个在体内之时,由一个内家绝顶高手用内力把他逼出便可无妨。
  但是这“碧玉断肠”一入体内,便会聚在人体中最重要的血脉中,那就是说在从顶心到心脏的这一带。
  如果要把它逼出体内,非要顶心上着手不可。
  平凡上人、慧大师、辛捷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怎会不知假若要动手逼毒,那非要在顶心“泥丸穴”上拍一掌。
  “泥丸穴”乃是人生穴道的总结之地,一掌拍下,那么立刻功力全失,有如凡人,而且痛苦万分。
  中毒者功力即消,一点本能内在的潜力再也不能维持,“碧玉断肠”之毒立刻迅速地散开。
  要在这时,观好时刻,再拍一掌,接着用内力渡入体内,好生逼出体外,才能散却此毒。
  “泥丸穴”如此重要,假若下手的人一分失手,中毒者立刻死去,反之假若下手轻了一分,那中毒者不但白受一次痛苦,而且对他内力修为也有损害。
  这个法子虽然能成,但太过危险,是以连平凡上人、慧大师此等人物,也不由惊诧出声。
  当年毒君金一鹏领悟此方,便想世上绝无此等功力的人,是以这法子必然依旧是无法成功,但他还是将它写在毒经上,算做是他一生研究毒学的一点儿心得!
  平凡上人是全心佩服这作毒经的金一鹏,见识竟是如此多广,就连慧大师此等好强人物,也不由心折!
  平凡上人苦笑一声道:“老尼婆,这倒是一个难题呢!”
  慧大师默然一点首道:“假若是咱们二人联手的话——”
  平凡上人道:“不成,那恐怕更险——”
  慧大师点了点头,辛捷明白他们乃是想二人联手,内力不若一人纯熟,更易出险,自己功力还差,只得默然。
  平凡上人哈哈一笑道:“那只得走着瞧了,老尼婆,你动手?”
  慧大师微微摇首,接口说道:“这当口儿上咱们不必再客气,老实说,贫尼的内力修为,自认比你要差上一筹哩……”
  平凡上人不再言语,转身对静坐的无恨生道:“老弟,觉得好些吗?……”
  无恨生朗朗一笑,打断平凡上人的话儿:
  “上人不必焦急,我无恨生再不成,这苦儿还挺得住。”
  他显然是勉强而发,语调到最后,已然微微颤抖。朗朗笑声,也愈来愈抖,而微带尖声。
  平凡上人深知他的性格,哈哈道:“老弟,真有你的——”
  话声方落,右手大袖一闪之下,拍出一掌。
  平凡上人心中有数,这一分差事可是十分艰难的,只要下手微微一错劲道,便是遗憾终身。
  他知道以无恨生此等功力,自己一掌拍下,他必会极自然地生出一股反抗的力道,虽然是极小量的,但也可能导致他失手。
  是以他在无恨生说话之际,突然下手。
  这一掌是平凡上人的真功力,力道是三分发,七分收,出手之快,有若闪电,大袖才摆,一掌已然接实。
  平凡上人深知轻重,一反平日嬉笑的模样,一掌才触及无恨生“泥丸”,倏然往外一闪一圈。
  平凡上人一触之下,力道全收,无恨生但觉顶心一震,全身真力迅速地散去,一点真气再也压不住脉道中的毒性,极快的散将开来。
  平凡上人不敢丝毫大意,左手一幌之下,点出二指。
  这二指乃是虚空点向无恨生的“紫宫”和“章门”穴道。目的乃在于试探无恨生体内毒性散行的情形。
  不说辛捷,就是素来面上冷漠、性如冰霜的小戢岛主慧大师,也不由紧张的双手互相紧握住。
  平凡上人目不转睛,瞪着无恨生,蓦然,他瞥见无恨生俊逸的脸上,好似隐隐散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平凡上人何等功力,已知是“碧玉断肠”开始攻心。
  蓦地里,平凡上人结舌瞪目,有如春雷般吼了一声——无恨生顿时心中一震,灵台空明,脸上痛苦状稍霁,平凡上人左手已如闪电般再拍出一掌。
  平凡上人用佛门最上乘的气功造诣,发出“狮子吼”的功夫,暂时震醒无恨生的神智,把握时间,一掌按下。
  手掌尚距“泥丸”顶心三寸左右,掌心闪电一吐。
  辛捷屏住呼气,已知这一掌拍下,平凡上人立刻要施开内力,渡入无恨生体内,成败全在此一举。
  平凡上人手掌按实,缓缓吸起一口真气,导入无恨生体中,努力往“泥丸”宫穴道下逼去。
  平凡上人,这一掌用的力道恰到好处,这一个难关总算渡过去,辛捷和慧大师都不由舒一口气。
  然而平凡上人自己心中有数,别看刚才那一掌按下去,全力控制着,不得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一口真气已经差不多全以灌注,自己内力渡入无恨生体内逼毒,还不知能不能完成呢?但口头又丝毫分神不得,只好全力支持施为。
  时间一分一秒中过去,平凡上人头顶上冒出蒸蒸白气,白髯无风而振,簌簌摇动,脸色如冰,紧张已极。
  慧大师不相信这么一件艰难工作,会被平凡上人如此顺利地完成,她心中始终不能放下丝毫,不轻松地盯视着。
  果然,平凡上人的身体蓦地有若酒醉,摇摆不定,辛捷大吃一惊,身体倏地掠起想上前察看。
  他心知必是平凡上人内力不继,想出手相助,但转念一想,自己功夫比平凡上人不知差却好远,万一出手不成对平凡上人或无恨生,甚至自己三个人都是十分不利的,是以身体不由为之一挫。
  这当儿里,他眼前一花,一条人影已越过自己。
  辛捷想都不用想,知道定是小戢岛主慧大师。
  慧大师好快行动,闪得两闪,已掠到平凡上人身前。
  她早知道,事情不会如此顺利,是以始终全神贯注。一见平凡上人身体微幌,便知自己所料不差,平凡上人果是内力有所不继,立刻施展“诘摩神步”,闪到他身前。
  但见慧大师左手疾伸食指,准确地落在平凡上人的“志堂”穴道上,内力已渡入平凡上人体内。
  这一来,平凡上人精神大振,换去一口早已混浊的真气,内力不断渡入无恨生体内。
  辛捷心中明白,这一来,平凡上人固然脱险,但慧大师和他的内力假若不能配合得天衣无缝,那么,不但无恨生生命难保,就是大、小戢岛主,也都会身受重伤!
  是以辛捷的心情,比之先前,更是紧张,但他自知帮不上忙,只在一旁瞪目呆口地望着三人。
  这时,居于东海三岛之中的小戢岛上,是一片死静的,海边离这里很远,浪啸之声不能传来。
  有一点微风,拂着寂静中的四人,衣袂摇摆处,发出猎猎的声音,周遭很为和谐——但实际上却有如一条紧张的弦。
  辛捷呆呆地望着,大戢岛主一手紧紧地按在无恨生的“泥丸”上,慧大师的手指却紧贴平凡上人的志堂穴,无恨生盘膝而坐,脸上神情甚为古怪。
  将近一百年,东海世外三仙从没有打过正经的交道,谁也想不到,在这里竟会聚集一起,而且还合用内力疗伤哪。
  辛捷默然祈祷,希望无恨生能痊癒,同时间,也仔细检看那毒经,知道毒一逼下,立刻就要采取放血的方式。
  辛捷缓缓走近,看那无恨生“泥丸”上被大戢岛主按住,脸上一层淡淡黑气很慢地往下降,辛捷知道,大、小戢主的内力,已然发挥效力了。
  黑气逐渐下降,辛捷注视着,等候着机会,心情仍然是紧张的,转眼望望平凡上人和慧大师,两人脸上宝相端庄,想都已动用佛门心法。
  普天之下,有谁能是大、小戢岛主的敌手?而这两位盖世奇人联手之下,有什么事不能够完成?然而,这都是一件令两人都没有把握的难题,假若两人的内力不相配合,力道虽强,却也枉然。
  辛捷很明白这个道理。他知道,也只有慧大师如此高深的内力,才能和平凡上人相配合。
  黑气下降,已到手臂上,无恨生右手垂着,那黑气已被大、小戢岛主的内力逼到聚在无恨生右手中指上一点。
  辛捷从怀中拿出一个古铜的小瓶子,望望无恨生一根有若黑炭的中指,他知道这便是那潜伏在无恨生体内的“碧玉断肠”了。
  这玩意之毒,天下无双,辛捷不敢沾上,手指微伸,虚空往无恨生指尖一勒,一股指风过处,无恨生右手中指尖上,顿时现出一道不太深的口子。
  辛捷动作如风,小瓶已靠近那伤口,果然伤口中流出一滴滴的血出来,这正是那碧玉断肠!
  碧玉断肠色作碧绿,而且晶莹发亮,一滴一滴,真有点像一小块一小块的翡翠碧玉,可爱已极。
  断肠毒液一滴滴滴出,果然不同凡响,落入瓶中,铿然有声,倒像是重如金属一样。
  而且每滴入瓶,都发出一股浓烟,可见其毒性之烈。
  辛捷怕那浓烟有毒,屏住呼吸,看见那毒液滴入瓶中,不由有一种心惊胆跳的感觉!
  别看这毒液滴得慢,足足有顿饭时刻,才滴完全。此刻辛捷一瞧毒液,少说也有大半瓶,重甸甸的,好不惊人!
  辛捷谨慎地旋上盖子,放在怀中。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等那最后一滴滴出,才收掌长吁了一口气,退在一旁。慧大师默默收回放在平凡上人志堂穴上的手掌,和平凡上人一同运功调息。
  盘坐在地上的无极岛主无恨生,眼眸儿微张,一派玄门正宗的打坐模样,缓缓地把一口真气上提,在周身上下运行一周后,再运气调息。
  难关已过,总算无恨生内力造诣好,不至影响大、小戢岛主,倒是辛捷在一旁见三人调息,心中仍然是紧张的。
  良久,世外三仙都从伤损中恢复过来;无恨生翻身跳起,仰天运气长啸一声。
  这一啸乃是他含劲而发,声音好不清越,有若春雷破空,传出老远去,嘹亮的反射过来。
  这声啸声好生悠长,但四人都是内家高手,已听出无恨生啸声中中气仍有不足,知他尚未完全恢复。
  平凡上人哈哈一笑道:“老尼婆,总算咱们不辱使命。”
  慧大师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
  辛捷看了看手中的毒经,对无恨生道:“前辈,照这经上说,前辈之毒虽已疗好,但仍得休息三两个月,否则对内力方面有碍——”
  无恨生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他并非不知好歹,但他昔日曾豪语中原武林人材凋落,这几月来,他也曾到过中土,证实中原武学样样不差,而且,各种旁门左道,五花八门,也都样样有人精通,这次自己的性命,便从这“毒君”的手中捡来,可是他生性高傲,有言在先,是以仅仅冷哼一声,心中仍是很感激的。
  本来这当儿情形有若紧张的弦,这一来,却又轻松无比,平凡上人笑口盈盈,不知得意着什么。
  蓦地慧大师对无恨生道:“张施主,你对那石林发一掌——”
  无恨生心知她心细,放不下心,要自己发掌,藉以看看自己的毒根去了没有,心中感激,微微一笑。头也不回,反手一拍,向一座石笋拍去。
  无恨生这一掌纯是内力,虚虚一按,力道好不惊人,但闻“轰”的一声,那石笋左右一阵摇荡,却没有倒下。
  无恨生微笑道:“真气运行不妨,顺利如常——”
  慧大师点了点头,平凡上人哈哈道:“这样子,老弟只要再有十天一月,便可恢复。”
  无恨生点点头,心想自己伤势已好大半,平日和大戢、小戢岛主都甚无交情,再待下去,也不甚好,于是朗声道:“小生拜受两位之赐,此恩待容日后驰报——”说着对慧大师和平凡上人一揖,转身离去。
  世外三仙本来自视都甚高,平凡上人和慧大师虽然为无恨生出很大力,无恨生心中感谢,口中却并不说出来,仅仅行礼而退。
  慧大师和平凡上人早已不在乎这些,平凡上人哈哈道:“好说!好说!和尚偷懒一步不再远送——”
  话声方落,无恨生已飘出两三丈。
  辛捷突地身体一动,向无恨生追去,叫道:“前辈稍待——”
  无恨生身体一顿,转身来望着辛捷。
  辛捷讷讷道:“前辈打赌之事,已胜那盘灯孚尔,晚辈必当尽力找寻令嫒——”
  无恨生心想自己确实胜得那满面皱纹的家伙,只因毒伤突发才功亏一篑。但心中却因此对辛捷稍具好感,凝神望了辛捷两眼,才转身奔去。
  那边慧大师站起身来,对平凡上人瞪了几眼,不发一言,也走回岛中。平凡上人深知她性格,呵呵一阵大笑,直到慧大师走入转角处,才收下声来。
  辛捷目送无极岛主无恨生走后,缓缓走回石阵,看见平凡上人脸上表情古怪,心中不由一怔,走近来也盘坐在地上。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夕阳西下,夜色渐浓。
  靠近海岸,海风入夜逐渐加大,平凡上人的白色僧袍随风而荡,却是灰色的一片。
  辛捷望着沉默的平凡上人,心中知道平凡上人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说,但他不开口说,自己也不好问。
  两个时辰前,这里还是在龙争虎斗,华夷相搏,然而,这些已为浮云,随风而散!
  也许是太寂静了,远方的海涛声隐隐有节奏的传来,辛捷默然地坐着,一直紧张的心弦,由于和谐的气氛,而重重松了下来。
  天边第一颗星儿出现了,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光明的弧度……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卅一回 恒河三佛
下一篇:第卅三回 雾中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