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江湖之狼》

第十六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夜凉如水,关山月迎着凉风,脑子不禁一清,他举目一望,只见布衣刀客自左侧已冲杀过来,突然,空中响起一道响箭,但见白光一闪,自那隐暗的一排苍松之后,蓦地跃出数十个银白色长袍的剑手,这些人在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指挥下瞬快的将布衣刀客和他手下阻于那片林子之前,对方俱是剑中高手,冲杀间,已伤了铁血门四五个高手。
  只听布衣刀客叱道:“妈的,韩钰,原来你们三绝帮埋伏在这里。”
  韩钰挥剑如风,嘿嘿地道:“布衣,投降吧!今日我们要活捉姓关的……”
  喊杀之声不绝,双方有数十人之多,杀将起来,人影晃动,各不相让,死伤极多。关山月刹时了解了,三绝帮果然有计划要摧毁铁血门,徐氏兄弟故意接待自己,暗中却将三绝帮高手埋伏庄中,自己兄弟只要踏进庄子,便会遭到围杀。
  他愤怒的吼道:“杀——”
  布衣刀客叫道:“好呀!少门主,别放走一个……”
  此人当真神勇,一见关山月御风而来,立刻舍弃了韩钰,冲向三绝帮高手中,挥起刀来,砍了五个,杀的三绝帮高手个个胆寒心惊。
  韩钰本来还略占上风,正在得意,忽觉剑影袭体,吓得他拔身后移。但,关山月的剑法太快了,根本不给他有闪避的机会,剑式未老已推进三寸,正好戳在韩钰的小腹之处。
  韩钰惨叫一声,已咚地摔倒地上。
  关山月连韩钰的生死都不屑一顾,身子如风的冲过去,正好撞向一个施三节棍的汉子身旁,那个汉子回身吼道:“关山月。”
  此人认识关山月,倒出乎关山月的预料,三节棍像雨点般的击来,关山月冷涩的道:“找死。”
  他蓦地伸手将三节棍抓住,长剑已在那汉子身上穿了一个血洞,只听有人叫道:“拐二爷咽了气……”
  这一叫居然将所有三绝帮高手震愣了,拐二爷的大名关山月可听过,是三绝帮的杀手之一,有名的狠角色,关山月倒没想到自己在三招之内能宰了这样的一个角色,接着又有人叫道:“韩堂主也完了。”
  刹时,这数十个汉子的斗志全泄了,只听人群中有人叫道:“咱们退……”
  布衣刀客挥刀冲杀过去,吼道:“妈的,有种别逃……”
  关山月淡淡地道:“老布,别追……”
  布衣刀客回身,道:“少门主,杀光这些龟儿子……”
  关山月摇摇头,道:“别急,有的你杀的,你在这里遇上麻烦,我相信老梅那面也一定有困难,现在你先带兄弟去帮助老梅,记住,咱们的目的在救人,别损了自己兄弟……”
  布衣刀客一移身子,道:“我明白。”
  此人果然是个难得一见的汉子,在这种场面下,头脑冷静,动作迅速,很快的清理了一下自己兄弟,带着他们往西北角闯去。
  瞬快的,这群好汉没入夜色之中。
  关山月双目顿时落在夜色中的一幢大屋前,他幽灵般的身子立时进了那大屋的廊下,突然,一柄刀影如云般的压了下来。
  关山月连看都不看一眼,剑光已反射击去,人却在挥剑的刹那已移换了方位,那人已闷哼一声,举着刀,瞪着眼,喉结之处,已被长剑穿了一个血洞,砰地倒在地上,就那么快的死了。
  屋中有人叫道:“老范,什么事?”
  关山月压低了声音,道:“没事。”
  屋子里哦了一声道:“可小心点,这里是咱们……”里面的人似乎发觉话音有点不对劲,咦了一声道:“怎么?你的声音不对……”
  他有意伸出头来看看,关山月在对方刚伸出头的刹那,一掌猛拍下去,啪地一声巨响,那个人斗大的头颅已被击的粉碎。
  蓦地——
  屋子里有人叫道:“外面来的可是关公子?”
  关山月一怔道:“在下正是关山月……”
  那屋子大门陡地一开,灯火刹时明亮起来,关山月缓缓走了进去,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站在屋子当中的神桌之前,那供桌上供着观世音大士神像,青烟袅袅,一片安详,那老夫人身后站着两个丫鬟,俱畏惧的望着关山月。
  而在另一旁,那个断臂的徐勇正坐在椅子上,他的手臂已被包扎好了,满脸愤怒的瞪着关山月。
  那老妇人满面和善,慈祥的道:“我是徐家的老夫人……”
  关山月拱手道:“徐老夫人……”
  徐老夫人面上凄然的道:“关公子,徐家庄在我三个不成材的儿子领导下,虽不能说是欣欣向荣,但也平安乐道,不幸的是我那大儿子徐达投身三绝帮,才惹上今日这场祸……”
  关山月淡淡地道:“我们只想救出云鹏……”
  徐老夫人叹息道:“我知道,老身已八十余岁,仅有这三个儿子,徐开已死在你手里,老三徐勇已伤了一臂,关公子,老身只想求你一件事……”
  关山月苦笑道:“老夫人请说……”
  徐老夫人苦涩的道:“请将你的人撤出庄子外,老身立刻叫徐达放了云鹏,这样双方就不会再增加死伤……”
  关山月点头道:“那样固然是好,只怕老夫人办不到……”
  徐老夫人一怔,道:“为什么?”
  关山月长吸口气,道:“仇独不会答应……”
  徐老夫人满面愤怒的道:“他已害我们徐家庄死了不少人,难道他非要将徐家庄毁了才甘心……”
  徐勇叫道:“娘,你不懂,这是江湖中事……”
  徐老夫人哼一声道:“我是不懂,可是我知道,这件事如果再不阻止,咱们徐家庄大小数百余口,今夜就要全毁在这里了,你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这点基业就全毁了。”
  徐勇惨声道:“娘,我老哥哥已经身不由己,咱们只有拼了。”
  他始终怀恨关山月他们毁了他那只手,虽然在老夫人面前,他也无法消除掉心中那股子恨意,况且自己二哥徐开尚死在关山月手中。
  徐老夫人叱道:“胡说,老三,你们三兄弟真要全送死么?老二死了,娘已经很伤心了,我不能让你们三兄弟全死了,咱们徐家不能没有后继……”
  徐勇大吼道:“二哥的仇难道不报了?”
  徐老夫人哼一声道:“咎由自取,又能怨谁?”
  徐勇摇头惨声的道:“娘,我和老大没有你这样的胸襟,我只知道老二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我的手也是伤在他们手中……”
  关山月摇头道:“我只能说抱歉……”
  徐勇呸了一声道:“谁要你抱歉,我徐勇决不会忘了今日之仇……”
  徐老夫人怒叱了徐勇一声,道:“住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徐老夫人在徐家有相当的权威,发起威来人人都怕,徐勇虽然性如烈火,但在他母亲之前还是温顺多了,他果然闭口不语,不敢再说什么。
  徐老夫人叹了口气,道:“你要找的人在东楼……”
  徐勇变色道:“娘……”
  徐老夫人哼一声道:“娘就是不说,关公子也会找到,我告诉他,是减少咱们徐家庄的人少死几口,徐家庄数百人,总不能为了一个全死光吧!”
  关山月抱拳道:“多谢老夫人……”
  徐老夫人摇头道:“不必谢我,老实说,我还恨你呢!因为你杀了我儿子,可是我不能让徐家庄毁了,那样我对不起九泉下的丈夫,你去吧,希望你对徐家庄的人手下留情……”
  关山月转身欲去。
  徐老夫人突然道:“慢着。”
  关山月哦了一声道:“老夫人还有什么事?”
  徐老夫人沉重的道:“仇独他们全在那里,你要小心……”
  “谢了。”
  关山月在一声长啸中,身形如闪电的疾射而去,那快速的身法,使人觉得他像一缕风,迅快的失了踪影。
  徐老夫人叹息一声道:“看看人家的身手,咱们徐家庄有哪个人能制得了他?唉!真的是把好手。”
  徐勇苦笑道:“娘,你好厉害。”
  徐老夫人一怔道:“我哪里厉害?”
  徐勇嘿嘿地道:“你故意告诉人云鹏在东楼,要他去闯,仇独守在那里,双方面一定要用性命搏斗……”
  徐老夫人哼一声道:“你二哥死在他手里,我会不恨他么?仇独能杀了他固然最好,不然,他杀了仇独也好,反正两方面都不是徐家庄的人……”
  徐勇黯然的道:“可是,仇独毕竟和我们有关系……”
  徐老夫人呸了一声道:“你懂个屁,仇家不过是在利用我们罢了,他老子是头狐狸,他是头小狐狸,这种人死了并不可惜……”
  徐勇没有话说了,徐老夫人在丫鬟的陪伴下,叹了口气,进了屋里,留下徐勇在那里沉思,他目中凶光突然一闪,立刻带着伤走了。
  那一盏灯一直在空中摇曳,关山月远远看见在东面那栋三层的小楼,他知道那一定是老夫人说的东楼了。
  远处传来杀伐之声,关山月知道铁血门兄弟在徐家庄有着激烈的拼斗,他已顾不得自己兄弟的安危,一心一意要将云鹏救出来,身形闪移间,他已朝着东楼疾射而去。
  只听有人喝道:“站住!”
  关山月身形不动,喝道:“去你的!”
  他的身形太快了,自黑暗中传来一声大喝,四柄剑光自四个不同的方位挥斩而来,关山月晃移间,已挥掌击倒两个,另两个人在惊骇中,大叫道:“关山月……”
  刹时,东楼里灯火大亮,照的四处光明如昼,只见一大群人俱愤恨无比的瞪着关山月,仇独面上仿佛罩着寒冰一样的瞪着关山月。
  关山月呵呵地道:“仇朋友,咱们可真有缘,在这里又见面了。”
  仇独啊地一声道:“应该说,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关山月淡淡地道:“难得有这么多好朋友在这里,三绝帮真是风光,为了在下,居然动员了这么多人,关某真是有幸……”
  他一眼看见叶震怨毒的瞪着他,转头道:“叶兄,你的手好了么?”
  叶震恨声道:“妈的,关山月,今夜你跑不了……”
  关山月淡声道:“我为什么要跑,难道叶兄真认为凭目前的诸位就有把握将在下留住?叶兄,你也太小看关某了。”
  叶震嘿嘿地道:“等着瞧吧,看你有多大能耐。”
  关山月面上笑意一敛,道:“仇兄,在下只想知道一件事?”
  仇独嘿嘿地道:“说吧!今夜有的是时间,我仇独有耐心侍候你。”
  关山月冷冷地道:“我那老兄弟云鹏可在这楼子里?”
  点点头,仇独嗯了一声道:“在。”
  关山月眉宇一锁,道:“可否让在下见一面?”
  仇独冷酷的道:“行,但有条件……”
  关山月哼一声道:“说。”
  仇独阴冷的道:“点了你穴道,用你来交换云鹏……”
  关山月大笑道:“仇兄,这买卖不划算,你想得太天真了。”
  仇独哼地一声道:“那你只有硬闯了,否则,你见不着云鹏……”
  关山月满面杀机的道:“姓仇的,你该想想,凭在下要闯这个小小的东楼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你的人不知要死多少,仔细的算算,你划得来么?”
  仇独冷声道:“只要杀了你,死几个人算什么?”
  点点头,关山月道:“好,我就闯给你看看。”
  在火光映照下,关山月那张俊逸略黑的脸上,突然布上一层令人寒惧的杀意,虽然,在东楼的四周站满了三绝帮的高手,但,他却不为这种仗阵所惧,依然跨着步子,潇洒的往前走,对那些江湖高手视若无睹。
  仇独面上一动,道:“好,姓关的,你果然是条汉子……”
  只听一声大喝道:“何方狂徒,敢硬闯东楼……”
  随着话声,一个身着蓝袍的汉子雄威的走了出来,这人用黑带将那蓬乱的发丝扎成一条辫子,手里握着一根粗铁棍,双目像铜铃般瞪得圆滚滚的,声音更像巨雷般的响亮,端是一个威猛的武夫。
  关山月暗中赞了一声,道:“好一条汉子!”
  那人踏步而来,走在地上,咚咚直响,可见此人力大无穷,威武有劲,他将铁棍往地上一插,那根铁棍居然陷入地里三尺有余,嘿嘿两声道:“你是谁?”
  关山月一听此人是鲁东口音,道:“俺姓关……”
  那汉子哦了一声道:“俺知道你就是关山月。”
  关山月淡淡地道:“不错,在下就是关山月,你呢?”
  那汉子双手一摊,道:“俺叫鲁浪,是这里的守护。”
  关山月点头道:“看你力大无穷的样子,棍法上一定了得。”
  那汉子鲁浪大笑道:“俺能一棍打死一条牛,在徐家庄没有半个人能跟俺比力气,你要闯东楼,有俺在这里,谁都不能过去,除非你能打的过俺。”
  关山月哈哈两声道:“如果我赢了你,你是不是让路?”
  鲁浪大声道:“俺曾许过愿,谁要比俺的力气大,俺就拜谁做师父。徐达徐庄主,曾和俺比过,他虽然有内功,还是比不过俺。俺的力气是天生的,上天给了俺这身好力气,你姓关的要能赢得俺,俺就是你徒弟……”
  关山月觉得有趣,道:“怎么个比法……”
  鲁浪嘿嘿地道:“很简单……”
  他将那根粗铁棍拔起来,道:“你只要能将这根铁棍学俺这个样子,就算你赢了。”
  那根铁棍有人臂般粗,但是,在鲁浪手里却像根铁丝一样,双手那么两头一抓,已将那铁棍弯成半弧形,他这一手天生神力,顿时将场中所有的人震慑住了,虽然他们个个都是好手中的好手,但要将这根铁棍弯的像这个样子,他们知道决办不到。
  哄然声中,有人叫好。
  关山月淡淡地道:“鲁朋友,果然好力气,在下佩服,不过,我如果也能办到,鲁朋友是不是真的要拜我为师呢?”
  鲁浪大声道:“当然要拜你为师,俺曾当着俺的娘发誓,今生今世只要能遇上比俺力气大的人,一定要拜他为师父,不过,嘿嘿,目前为止,俺还没碰上一个……”
  他看看仇独,嘿嘿地道:“连三绝帮的仇老帮主都办不到……”
  仇独瞪眼,道:“鲁浪,这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胡说八道!”
  鲁浪大声道:“俺可没说假话!”
  关山月走上前去,道:“鲁浪,我来试试。”
  鲁浪大声道:“你可要注意了,要是你办不到,嘿嘿,可别怪俺一棍敲死你,俺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说出来的话从不更改,到时候别怪俺没告诉你。”
  关山月大笑道:“好吧,俺办不到就挨你一棍子。”
  他一学鲁浪的山东口音,鲁浪只觉心中大乐,像是遇上知音一样,立刻将弯曲的大铁棍交给关山月。
  他有点担心的道:“我把它弄直了你再弯……”
  关山月将大铁棍接在手中,道:“不用了,我自己来。”
  那大铁棍少说也有两百斤重,哪知到了关山月手中像是一根筷子那么轻,鲁浪本来还担心关山月连这铁棍也握不住,哪想到人家比自己还轻松,他大声道:“好,好样的!”
  关山月双手突然将大铁棍一拉,那大铁棍像块面一样的变直了,再一弯一绕,那根大铁棍顿时弯成了圆的,这一手顿时将鲁浪惊呆了,他大声道:“好,好汉子,我服了!”
  关山月将大铁棍一拉又直了,交给鲁浪,道:“你还要不要和我动手?”
  鲁浪摇摇头,道:“不用比了,你是俺师父。”
  说完了话,咚咚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关山月一愣,道:“你……”
  鲁浪从地上爬起来,正色的道:“你不必客气,去年俺和徐达徐庄主说过,这一辈子俺就是佩服有力气的人,谁要能赢得俺的力气,谁就是俺师父,徐庄主也曾答应过俺,不管是谁,俺的决定谁也改不了……”
  关山月苦笑道:“鲁浪,你知道,今夜我是你们的敌人,我要来救人,仇独不会让你这么做……”
  鲁浪嘿嘿地道:“俺不是三绝帮的人,仇公子管不着俺,俺在这里负责东楼的安全工作,关师父,你不要客气了……”
  关山月长吸口气,道:“好,你让开,我要闯东楼了……”
  鲁浪大声道:“师父,你要闯东楼,俺给你开路……”
  仇独怒叱道:“老鲁,你疯了?”
  鲁浪一挥大铁棍,道:“你才疯了呢,今夜俺师父关山月要闯东楼,谁也不准拦着,不然,俺的大铁棍可不认人了……”
  他本辛就是个老粗,说起话来声音更大,是是非非对他来说,根本起不了作用,他认定之事情再也不会改变,一挥大铁棍,大叫道:“通通让开!”
  守在那里的三绝帮高手都认得这个粗人,知道他力大无穷,一见那根大铁棍在空中飞舞,谁也不敢贸然去拦阻他。
  仇独高声道:“拦下他!”
  叶震怒叱道:“妈的,半路杀出这么个东西,居然窝里反……”
  仇独的话声一落,立刻有七八个汉子向鲁浪围去,鲁浪在大吼声中,那根棍子挥的风声呼呼,硬将那几个人逼的手忙脚乱。
  仇独嘿嘿地道:“姓关的,真想不到你会就地取材,半路将我们的人勾引去了,今夜,三绝兄弟不会让你好过。”
  关山月不屑的瞄了他和叶震一眼,道:“凭你们,不配。”
  叶震冷晒地道:“杀了他,看我兄弟如何宰杀你。”
  关山月淡淡地道:“这是玩命,不是玩嘴皮子。”
  叶震站在楼门口大声道:“你只要踏上石阶,你就知道谁在玩命了。”
  关山月嘿地一声道:“看吧,看看谁先躺下。”
  他真是艺高人胆大,刷地一声已跃向石阶之上,他的身形方始落地,自楼子里顿时现出四个灰袍抱剑汉子,这几个人俱是魁武健壮,马步沉稳,站在那里有如四座木山一样,稳峙如石,目光俱落在关山月身上。
  关山月淡淡地道:“少林四象阵,想不到三绝帮中也有少林弟子,传说少林寺不收俗家弟子,看你们四个俱是毛发长长,难道你们不是和尚……”
  那四个汉子一听他提起少林寺已经是面色大变,再听关山月又说和尚,那四个脸色不禁更加难看,他们似乎怕别人提起“少林”二字,刹时面上杀机毕露,恶狠狠的瞪着关山月。
  半空中,只听有人叫道:“关兄,这四个秃驴在江湖上早具恶名,因犯淫戒私逃下山,匿藏在三绝帮里,你左一句少林,右一句和尚,正犯了他们的隐痛……”
  随着话声,纪杰和纪小湄双双赶了过来。
  关山月哦了一声道:“淫徒不可恕……”
  纪小湄大笑道:“少林寺早巳颁下追杀帖,请江湖各门派共同缉拿这四个叛徒,想不到三绝帮却收容他们……”
  仇独怒哼道:“霹雳堂也敢与本帮作对?”
  纪杰冷冷地道:“三绝帮有什么了不起,霹雳堂虽然只有小小局面,但也未必怕了你们三绝帮……”
  仇独装着没有听见,朝那四个汉子,道:“这位就是家父要拿下的关山月,四位今日如能擒下这个狂徒,家父当有重谢。”
  那四个汉子面容俱是一动,最前头的朝前一移,道:“仇公子请放心,我四兄弟如果连个娃儿都拿不下,往后恐怕很难在贵帮立足了,真想不到,姓关的只是个较孩子大那么丁点儿,居然也能兴风作浪……”
  叶震在旁边骂道:“妈的,老罗,别光磨嘴皮子,我们要玩真的,这小子可邪的紧,手底下还真不含糊……”
  姓罗的面色一紧,道:“我罗涛不信这个邪,少林寺虽然将我兄弟恨入骨髓,但毕竟我兄弟在寺里学了不少东西,我就不信少林寺的武功敌不过一个旁门左道之徒……”
  原来罗氏四兄弟老大罗涛,依序为罗浩、罗干、罗斗,四人自小家贫,父母无力养活他们,而将四兄弟全送上少林寺学艺。满以为借此可学一技之长,又能温饱肚子,谁知四兄弟艺是学了却饱食思淫欲,他们却仗着一身功夫,暗中采花,却让少林寺发觉了,而追拿至今不放……
  罗于吼道:“大哥,咱们跟他蘑菇什么,动手吧!”
  罗涛嗯了一声道:“好。”
  兄弟们身形各自一分,四象剑阵登时布了起来,这四个人还没在少林寺浪费功夫,踏出的步形,身子变化俱相当有功力,一看而知这四象阵有点门道。
  纪小湄晃身叫道:“关大哥,我来助你。”
  关山月摇摇头道:“我足以对付,纪姑娘千万别插手。”
  纪小湄悻悻地又退了回来,手里却抓了两个火弹,以防四象阵有变化时,给对方措手不及。
  锵然声中——
  铁血剑在龙吟声中奔鞘闪出,他斜驭长剑,目光凝注在四象剑阵的变化上,罗浩首先忍耐不住,叫道:“上吧!”
  字音一落,四道人影互相交换方位,蓦地一阵剑影,自数个不同的方向朝关山月攻来,这四象乃按着天地人和的四位组合,当年少林寺曾以这套剑法困住当代第一魔头一魔指,其威力之大,甚少能匹,罗涛四兄弟虽未得少林四象阵真髓,其威力也足惊人,剑光所闪之处,尽是关山月致命之处。
  关山月双目一寒,尖声道:“好剑法!”
  他在对方的剑影中穿梭,身形如浮在空中的光晕,仅那么一沾即走,快的令人看不清他身在何处,而罗氏兄弟的阵法每每在快要截住对方的刹那,而让关山月那快速的身法所破坏,逼得他们需重新换移身形,重新出招。
  忽然,关山月朝罗才扑来,道:“罗才,你守的位置不对……”
  罗才想不到对方已看出自己是这四象阵最弱的一环,他疾忙挥剑遏阻关山月的攻势,嘴里已叫道:“老大,快杀这杂种……”
  罗涛和罗浩登时在大乱中扑来,剑式旋荡中,关山月在前射的身子那么神乎其技的一个折回,剑刃已悄无声息的穿入罗涛的胸膛里,罗涛惨嚎一声,人在血影中倒翻地上。
  罗浩颤声道:“大哥——”
  那字音犹在半空中荡漾,关山月的身子随着挥洒的剑刃已反穿正挨过来的罗才喉结之处,那一剑好准、好利,罗才连话声都没喊出,已瞪着那双惊怖的目珠惨死地上。
  罗浩颤声道:“你……”
  那个“你”字在喉间打转了半天,底下的话根本不知该说什么,而罗干却在满面悲愤中,悄无声息的掩到关山月的身后,偷偷一剑劈出。
  只听一声大吼道:“谁敢伤我师父……”
  罗干手中长剑还未及送出,眼前已射来一道黑影,砰地一声,那是一条大铁棍,是鲁浪的大铁棍,砰然声中击中罗干的头颅,顿时脑浆四射,骨肉尽碎,鲁浪的劲太大了,居然将罗干打的有如泥肉般倒死地上。
  鲁浪大叫道:“还有谁敢再来?”
  这个人天生神力,喉咙粗,嗓门大,震得四周嗡嗡作响,关山月淡淡地道:“鲁浪,你怎么又转回来了?”
  鲁浪摸摸头一笑,道:“我冲杀过去,他们都远远的躲着我,等我看见师父你老人家被他们四个困住,嘿嘿,我想还是先帮师父要紧,所以又赶了回来,谁知道,罗干连我一棍都挨不起,唉!真没意思。”
  罗浩面色惨白的抱住罗涛的身子,道:“关山月,你好狠……”
  关山月冷冷地道:“彼此,彼此。”
  罗浩大声道:“记住今夜,我会报仇……”
  关山月淡淡地道:“这是老词,我听多了。”
  罗浩怨毒的瞪了关山月一眼,将长剑一插,大步往外行去,叶震高声道:“你去哪里,罗浩?”
  罗浩头也不回的道:“回少林——”
  叶震一呆道:“少林,你疯了,他们正愁找不着你……”
  罗浩哼了一声道:“少林寺虽然也会将我置于死地,但毕竟我是少林弟子,掌门师兄只要知道四象阵毁在姓关的手里,一定会找姓关的算帐,我相信少林会替我兄弟报仇……”
  随着话声,罗浩在长笑中朝黑夜里行去,刹时没了踪影。
  仇独有冷面公子之称,虽然罗氏兄弟死了三个,对他来说那并不表示有多大意义,他只关心今日如何砍杀掉关山月,如何能将铁血门的兄弟尽毁在东楼里,目光在转动间,他已向身后的人手施了眼色,道:“杀——”
  冲出来的是断玉手和铁无心,这两个人当年曾在狼谷和关山月照过面,在他们印象里,关山月只不过是个不足道的孩子,虽然近年来关山月曾创下几件令江湖震动的大事,但在他们心里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关山月冷冷地道:“原来是你们……”
  他想起义父老疤的惨死,心里的鲜血就沸腾不已,他曾发誓要找这些人算帐,花无情已死在他手里,叶震也断了手臂,而铁无心、断玉手始终未曾露过面,今日,他们全聚结在这里,对关山月来说,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他面上布满了杀机,一股杀气随着他的剑而漾起……
  断玉手嘿嘿地道:“想不到,当年一念之仁,却留下你这条祸根。”
  铁无心冷涩的道:“没什么差别,当年他逃过一劫,今日他要想活着走出东楼,只怕没那么方便了。”
  关山月淡雅的道:“老朋友,咱们可久违了。”
  仇独刷地将手中摺扇挥了开来,道:“咱们几个就斗斗他……”
  叶震虽然只剩下一条手臂,他左手依然持剑,道:“好,姓关的,有种别跑……”
  鲁浪大铁棍一挥,道:“哇塞,妈的,你们这么多人打我师父一个……”
  纪杰嘿地一声道:“既然有这么多好朋友要上,我兄妹也不想闲着,今日我兄妹便和三绝帮的朋友别别苗头……”
  纪小湄挥手一扬,道:“好呀!能为关大哥分担一点压力,是我们霹雳堂的光彩……”
  仇独眼珠子一转,道:“将霹雳堂的人隔开,还有鲁浪……”
  他这一吼,东楼中刹时涌出三四十个三绝帮的高手,他们俱是一身黑衣,手握长剑,立刻分开冲入场中,将纪杰和纪小湄困在一边,显然仇独不允许有任何人来帮助关山月,在他构想中,凭断玉手和铁无心再加上自己,应该能给关山月一个重创,至少也会让他受伤……
  砰砰两声,纪小湄已扔出两个火弹,虽然炸伤了好几个人,但对方人手太多了,她依然冲不出重围。
  关山月长吸口气,道:“仇独,这样会死很多朋友……”
  仇独冷冷地道:“只要能宰了你,死几个人算什么!”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好,那在下不客气了。”
  长啸一声,他那快速的身子已跃起空中,剑光在抖动间,掀起数个剑浪,朝断玉手和铁无心攻去。
  断玉手挥出一掌道:“干——”
  他有断玉之称,那掌劲已练的与刀剑同样犀利,挥起双掌连着劈出十七八掌,劲道劲强,风声尖锐,关山月那强韧的攻势居然被他封了回去。
  铁无心在这刹那已踢出四腿,一柄剑有若魔鬼的爪子般,悄然的劈向关山月。
  仇独更不容情,一柄摺扇鬼灵精般的点向关山月的穴道。关山月处身在这样凌厉的攻势下,着实令他有很大的压迫感,他四面受敌,急切间,一个扭转身子,剑人合一硬是跃向空中。起发间,那柄剑如碎落的光影,反罩向叶震和铁无心。
  他这是有意先杀叶震,因为叶震已断了一臂,左手运剑毕竟不够灵活,也就是说,在这四人之中,这一环最弱,这一着果然奏效,叶震远避不及,已惨叫一声,冷剑穿心,倒于血泊之中。
  铁无心闪避得快,在地上翻了个跟斗侥幸逃脱。
  而断玉手却在这刹那挥掌劈了出去,闷哼一声,关山月居然硬挨了这一掌,他身子一阵摇晃,只觉气血翻涌,差点站不住了。
  仇独大叫道:“好呀,断玉手,再给他一掌……”
  冷面公子仇独只觉精神大振,出手更加凌厉,铁无心也在这空档连着劈出数剑,断玉手叫道:“剁了这狗养的……”
  关山月有若受伤的野兽般仰天一声大吼,杀气有如燃烧的烈火,熊熊地冲天而起,只见他斜驭长剑,双目寒光暴射,大叫道,
  “杀——杀——”
  那话音在夜空里像是魔鬼招魂的嘶喊,那么令人寒惧,铁血剑在空中伸吐,一道道冷艳在空流派射,哇地一声惨叫,铁无心已喷血而死。
  断玉手寒惧的道:“你……”
  关山月的剑挥空而来,只听他大叫道:“别招惹我,否则你就得死……”
  他那锋利的剑光太快速了,断玉手虽然快速的闪避,但对方的剑还是如影随形般的跟着而来,依然寒光照面,断玉手大叫道:“我完了。”
  他已没办法闪避关山月那锋锐的剑刃,急切间双手去敌挡那致命的一剑……”
  喳地一声——
  断玉手的两只掌硬给切掉了,他痛的在地上一阵翻滚,额际上汗珠滚落,颤声道:“你……关山月……”
  人已晕了过去,血淋淋的手掌掉在地上……惨……
  仇独早已吓愣在地上,他僵立在那里,还没会过意来,关山月的剑已指在他的胸口,他蓦地清醒了过来,颤声道:“别杀我……”
  能让冷面公子仇独讨饶的人可说是绝无仅有,要让他骇怕的事更是少之又少,但今天,他的确是怕了,他被关山月的武功所慑服,被他那无情的厉怖剑法所震骇,他弱柔的道:“关兄,别动手。”
  关山月冷森的道:“你不是很威风么?不是狠角色么?你也怕死?姓仇的,我放过你一次,你就该有自知之明,我是想饶你,但是天不饶你……”
  仇独在剑刃下冷汗直流,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关山月环目四周,道:“先叫你的人滚出这里……”
  仇独全身都吓软了,他大声道:“通通退出徐家庄……”
  那些三绝帮的高手们何曾见过冷面公子仇独这么窝囊过,在他们眼里,仇独像天上的星儿,那么高不可攀,那么趾高气扬,而今却在关山月的剑下像个乞怜的小人,人毕竟都怕死,当面临生命的终结时,他会不顾自尊和面子的为仅有的生命挣扎……
  刹时,三绝帮的高手向夜里隐逝。
  鲁浪大叫道:“师父,他们跑了。”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仇独,我的兄弟可在楼子里……”
  点点头,仇独面若死灰的道:“云鹏在里面。”
  关山月鼻子里哼地一声,道:“叫他们放人……”
  仇独黯然的道:“你放了我,立刻放人……”
  关山月冷冷地道:“不见云鹏的人,我不会放了你。”
  夜风中,远处传来沙沙的脚步声,纪小湄和纪杰紧张的望着左侧方,鲁浪扬着大铁棍大声道:“谁?”
  只听有个粗壮的话声道:“关少主,是我老梅和布衣刀客率兄弟赶来了。”
  关山月淡淡地道:“鲁浪,是自己人……”
  随着话声,只见布衣刀客和老梅领着数十个铁血门兄弟已自四处奔来,他们个个精神抖擞,战志高昂,在黑夜里显示的更加威武。
  布衣刀客拱手道:“少门主,又是这狗养的兴风作浪……”
  他一见冷面公子仇独心里就涌着一股怒火,恨不得一剑剁了他,冷面公子仇独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虽然布衣刀客出口伤他,他依旧紧抿着那张嘴,不发一言,但目中却透着怨恨之色。
  老梅嘿嘿地道:“云大哥呢?”
  关山月淡淡地道:“还在楼子里。”
  布衣刀客沉思道:“我进去……”
  关山月摇摇头,道:“不啦,有这位仇朋友在这里,谅楼子里的人也不敢将云鹏怎么样?”
  布衣刀客呸了一声,道:“仇少帮主,你还不叫他们将云大哥送出来……”
  仇独叹息一声,道:“我立刻放人……”
  他高声的朝楼子里叫道:“带云鹏……”
  东楼上早已看清楚眼下的情景,冷面公子仇独的话声一落,楼子里登时传来噔噔的脚步声,只见两个黑衣汉子架着云鹏缓缓走了出来。
  关山月心中一酸,道:“云鹏……”
  云鹏发丝蓬乱,满身的鲜血,那张脸肿的有巴掌高,他虚弱的睁开眼,全身颤抖的道:“少门主……”
  关山月恨声道:“他们折磨你……”
  布衣刀客吼道:“姓仇的,你还能活下去么?”
  仇独面若死灰的道:“你要怎么样?”
  布衣刀客愤愤地道:“用这种手段对付云鹏,妈的,仇独,我不活割了你就不是人做的,云鹏生龙活虎般的人,让你们折磨成这个样子……”
  要知布衣刀客和云鹏出生入死多次,虽然云鹏年长许多,两人始终以兄弟相称,在老布的心里,云鹏无异就是他的大哥,今夜,他看见云鹏那副狼狈的样子,那股怒火几乎将他烧红了……
  仇独面色苍白,不敢轻易答话。
  老梅恨声道:“少主,干掉姓仇的……”
  云鹏沙哑的叹了口气,大声道:“我要自己报仇,少主,这个人留给我……”
  他真是一条汉子,虽然伤成那个样子,豪迈之情依然不减,威猛丝毫不低,瞪着一双眼,依旧当年模样。
  老布吼道:“妈的,留给你,你还能动手么?”
  云鹏生冷的道:“我伤好之后,自会找他算帐……”
  布衣刀客哇地一声道:“难道要放了他?”
  云鹏点头道:“放了他。”
  布衣刀客气的剁脚,道:“妈的,真有你的,这种人还能再放呀!前回关老夫人求情放了他,让你受这个洋罪,这一回再放了他,咱们不知道哪个又要倒霉,老云,你想清楚点……”
  云鹏望着关山月,道:“少门主,你怎么说……”
  关山月沉思道:“我答应过他,只要他交出云鹏便不杀他,咱们言而有信,但愿他由这次教训能收敛一下自己……”
  说着手中铁血剑缓缓收了回来归入剑鞘之中。
  仇独全身冷汗直流,他又一次的死里逃生,心里不禁长吁了口气,但当他看见地上死去的铁无心、叶震和受伤的断玉手时,那股仇恨之心不禁又燃烧起来,毕竟这些老兄弟都是和他一道闯荡江湖的人,谁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毁在关山月手里。
  他咬着牙,拱手道:“关朋友,谢啦!”
  断玉手惨声道:“老仇,带我走……”
  仇独嗯了一声道:“我不会留下你……”
  他扶着这位双手俱失的老友,知道江湖上再也没有断玉手这号人物了,仇独站在那里不禁有点怆然泪下的感觉,望着地上的两个手掌怔怔出神……
  关山月大声道:“回门……”
  夜光下,铁血门兄弟立刻传令收队,关山月握着纪杰的手,道:“承蒙援手感激不尽……”
  纪小湄淡雅的道:“只要你关大哥的事,我和哥哥义不容辞……”
  她忽然涌起一丝羞红的笑意,眉目间闪耀着一股令人沉醉的柔情,关山月只觉心里一荡,急忙将头偏开,道:“大伙回铁血门,我要好好敬敬两位。”
  鲁浪大叫道:“师父,我干什么?”
  关山月呵呵地道:“云鹏交给你背着,咱们要给他疗伤……”
  鲁浪大笑道:“好呀,我常常背我娘,现在背云大侠……”
  他天生个高体壮,将云鹏背在身上丝毫也不费力气,大铁杖拄着地,行在夜色里真像个铁塔似的……
  刹时,铁血门的兄弟全消逝在夜色之中。
  仇独望着他们迅捷的步伐,叹道:“三绝帮只怕遇上真正的强敌了。”
  断玉手惨声道;
  “我真不明白,仇老帮主为什么不出手……”
  仇独苦涩的道:“我爹本来要我自己挣回这个面子,他曾过目我所安排的人手,在一般常情说来,咱们有足够的胜算,可是咱们就没算准关山月的武功。老断,你说,以你我和铁无心、叶震的功夫,有没有把握斩杀姓关的……”
  断玉手想了想,道:“有。”
  仇独沉思道:“那为什么会败呢?”
  断玉手苦笑道:“他在拼命,世上有两种人最可怕,一个是不要命,一个是不要脸;不要命的人比不要脸更难对付,而我们却认为稳操胜算,结果我们失败了。”
  仇独叹声道:“其实每人武功都差不了多少,交手之时端看双方的气势,而我们始终没有关山月那股气势……”
  断玉手苦涩的道:“我认了,这双手再也不能练武功了……”
  仇独恨声道:“我不会认,我定要雪洗今日之耻,不杀关山月誓不为人……”
  恨声铿锵,随着风传出老远,他含着无限的愤恨,朝夜里踏去,地上沙沙作响,风也在呜咽……★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