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江湖之狼》

第十五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风在空中飞舞,飘落的叶子在空中旋转,昏暗的空中有着一股令人哆嗦的寒意。关山月站在徐家庄左侧那片矮林子里,默默察看徐家庄的地势,徐家庄显得相当平静,除了巡视的庄丁不时绕行庄内外,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隐隐中似乎又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诡秘,只觉这庄子似有相当的邪异。
  关山月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沉思道:“老梅,徐家庄都有哪些好手?”
  老梅哦了一声道:“徐家庄由徐氏三兄弟统驭,老大徐达,有震天霸之称,一身的好功夫。老二徐开,玩的是剑法,老三徐勇,有拼命之郎之称。三兄弟全是三绝帮的高手,仇独将云鹏押在这里,一定有什么诡计……”
  关山月淡淡地道:“天黑之前,咱们就要杀进庄子,咱们的兄弟自四面抢攻,目的不在毁庄,而要救人……”
  老梅点头道:“我懂,少门主,咱们还要调派人手救人……”
  关山月沉思道:“我负责救人,布衣跟你全力攻庄……”
  话声未落,只见铁血门的布衣刀客已陪着霹雳堂的纪杰走了过来,纪杰还是那套鲜红的长袍,他一见关山月立刻伸出大手紧紧地抓住关山月的手,道:“关兄弟,霹雳堂的全体兄弟都来了,他们一听说云老哥落在三绝帮的手里,就都嚷着要来效命,尤其我那妹子,更是不肯放松这难逢的机会……”
  只听一声娇笑,道:“好呀!老哥,你专门在背后说我……”
  纪小湄如乳燕穿林般的跃了过来,在她身后紧紧跟着两个红袍汉子,每人手中提着一个袋子,恭身的站在纪小湄的身后。
  关山月淡淡地道:“纪姑娘久违了。”
  纪小湄淡雅的一笑道:“别跟我客套,我给你带了一件好东西。”
  关山月哦了一声道:“不知纪姑娘带来什么好东西……”
  纪小湄娇笑道:“这是咱们霹雳堂的神火二号,是霹雳堂新近研究的火器之一,威力强大,有十个徐家庄也能将它炸成平地,待会儿你就知道它的威力了。”
  关山月拱手道:“多谢贤兄妹如此盛情感人,铁血门兄弟没齿难忘,云鹏如果知道霹雳堂的兄弟都来了,保证他感动的要掉眼泪……”
  纪杰笑道:“关兄弟,咱们是自己人,你也不必客套,我们霹雳堂兄弟全来了,有何差遣尽管吩咐……”
  关山月点头道:“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了,烦请纪兄弟带着弟兄守住徐家庄的正门,不准有人出来也不准有人进去,我怀疑徐家庄尚有外援,万一咱们动上手,仇独的后援高手赶到,对我们来说,是件很棘手的事情……”
  纪杰点头道:“好,我接下了。”
  纪小湄焦急的道:“关大哥,那我呢?”
  关山月淡淡地道:“纪姑娘想干什么?”
  纪小湄眼珠子一转,道:“我说出来你可不准说‘不’……”
  点点头,关山月道:“好吧!”
  纪小湄嘻嘻地道:“我跟你—块进徐家庄……”
  关山月—呆,道:“这……”
  纪杰哈哈两声道:“关兄,让她去吧!不然,她哪有机会施展她的火药呢!”
  关山月苦涩的一笑,无奈的摇摇头,布衣刀客望着徐家庄嘿嘿地道:“少门主,咱们三路进攻,谅徐家庄的人跑不掉一个,可是,我观察良久,徐家庄戒备并不严密,咱们虽然躲避过他们的耳目,至少他们也能看出点什么。”
  老梅沉思道:“咱们只有一个解释,徐家庄没想到何大少会出卖了他们,他们也许仗恃三绝帮的威势,认为我们不敢侵犯他们的庄子……”
  关山月沉思道:“别小看了仇独,他能将云鹏藏在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若我料的不错,庄子里一定设下很严密的埋伏,等我们去送死。”
  布衣刀客冷冷大笑道:“少门主何必长他人志气,我看他们是太看重自己了……”
  话语间,天色已暗了,风声依旧冷飒的刮着,那蒙蒙的夜色将天地间全罩在一片幽黯之中,忽然,纪杰啊了一声,道:“关少主,你可看出徐家庄有何不寻常之处……”
  关山月淡淡地道:“夜里不点灯,这跟平常不一样……”
  纪杰嗯了一声道:“怪不得徐家庄的人不派人手往这边巡视呢,原来他们已将庄子四周下了炸药,若不是天色太黑,我还看不出来,少主,你看看,徐家庄的四周是否有磷光闪烁,虽然是很不明显,但,对我来说这已经够了。”
  果然,在黑漆漆的夜色里,有一丝丝磷光闪烁,若非仔细绝难发现,但对纪杰这样的火器行家来说,仅这丝丝光晕已说明地下的一切了,这里埋了相当多的炸药……
  关山月变色道:“他们好狠,只要咱们一踏进徐家庄的范围便会被炸药炸的粉碎,这一招果然厉害……”
  老梅满面忧悒的道:“少门主,地下埋了炸药,我们要如何过去……”
  纪杰闻言哈哈大笑道:“梅老哥不必担心那些炸药,敝堂是这方面的专家,我立刻派人清除掉,诸位尽可放心……”
  说着已发出了指令,立刻有四个霹雳堂高手奉命而去,他们俱是一时之选,行动如风,很快的将炸药的引信切断。
  关山月面色凝重的道:“布衣带兄弟先攻,老梅自右侧切入,我由正门闯进去,纪兄可负责整个援助事宜……”
  各人领命之后,但见人影幢幢,在夜色灰黯下朝徐家庄挺进。
  徐家庄静的令人觉得可怕,关山月和纪小湄缓缓的朝徐家庄大门行去,他们刚接近庄子大门,已听有人喝道:“谁?先报名上来!”
  关山月哈哈两声道:“烦请通报徐大庄主徐达,就说铁血门关山月前来拜庄……”
  只听一声大喝道:“开门。”
  徐家庄的大门缓缓的启开,只见大门两旁一字排开两行黑衣汉子,这些人俱是斜背长剑,个个凶猛威武,满面杀气,不多时自这些黑衣汉子的后面走出一个绿袍汉子,他双目精光闪射,嘿嘿两声道:“阁下就是关当家的……”
  关山月点头道:“不错。”
  那汉子一抱拳道:“在下袁仁,请随我来。”
  他迈开步子在前领路,关山月丝毫没将这仗阵放在眼里,纪小湄却有点畏惧的紧紧贴在关山月的身边,她背着一个口袋子,一只手已伸进袋子之中。
  进得徐家庄的大厅,上面一块横匾,上书“三英堂”三个大字,袁仁进得厅中,已大叫道:“铁血门关少主拜庄啦……”
  轰地一声,自大厅后拥出十几个劲装汉子,徐氏三兄弟在这些汉子的簇拥下,徐达领头首先跨了过来,道:“关少主光临,本庄生光不少。”
  关山月冷冷地道:“哪里,哪里……”
  徐达嘿嘿地道:“关少主,敝庄与贵门河水不犯井水,今夜你突然拜庄,莫非敝庄有得罪贵门的地方?”
  好利的江湖嘴子,一语就见真章,关山月知道徐达是个老江湖,虽然他胖胖圆圆的,一脸和善之相,但是他那精明的样子绝非普通泛泛之辈,关山月淡淡地道:“没有。”
  徐达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既然没有,关少主为何拜庄?”
  关山月冷冷地道:“在下来接一位朋友,也是敝门的兄弟……”
  徐达冷笑道:“不知贵朋友是何许人,怎会在本庄?”
  反穿皮袄装老羊,关山月不屑的道:“敝友云鹏,听说是押在贵庄。”
  徐达把脸一沉,道:“仅仅听说,并不一定确实,关少主,你虽然在江湖上闯出点小局面,但是那还吓不倒人,我们徐家庄不认识云鹏是谁,你半夜三更的闯进徐家庄,非偷即盗,依照徐家庄的规矩,我立刻可以拿下你,念在你还是个人物份上,咱们可以不追究,不过,我要你立刻离开此地……”
  好一只利嘴,处处都占尽上风,但徐达太小看关山月了,只因为关山月太年轻,在徐达眼里,关山月只是个孩子,他凭着自己的阅历和经验,要打发一个江湖后进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关山月淡淡地道:“徐庄主,我希望你能三思,贵庄上下数百口人,犯不着为一个人而惹上杀身之祸,也许仇独许下什么好处,但是,那代价可相当高……”
  徐达嘿嘿地道:“铁血门的主,你也太小看徐家庄了,敝庄全庄上下俱有抗乱杀敌之心,贵门虽然有些好手,但对本庄来说,那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关山月冷冷地道:“徐庄主,不考虑后果……”
  徐达坚定的道:“没什么可考虑的。”
  关山月哈哈两声道:“阁下既然要将贵庄陷于血雨腥风中,那也怪不得本门了。”
  徐达闻言一回头,道:“老三……”
  徐勇是个壮汉,他大步踏了出来,嘿嘿地道:“大哥,有何吩咐?”
  徐达双目一寒,道:“对付狂妄之人,最好的办法是将他赶出徐家庄。”
  徐勇蓦地一移身形,斜跃过来,道:“要赶条疯狗我最拿手。”
  他有拼命三郎之称,除了有一身功夫外,还有过人的胆气,虽然关山月在江湖上有煞星之誉,但徐勇可不在乎对手是何许人,要动手就动手,决不考虑对方是谁,一挫身,徐勇的大手掌有若黑云般的向关山月压过来。
  劲激的掌劲在空中响起了呼啸……
  纪小湄忽然抢了出去,道:“喂,姓徐的,姑娘喂你颗花生米……”
  徐勇有拼命之勇,有担当之能,但却从不与女人动手,一见纪小湄拦身跑出来,急刹手掌,硬将招式撤回来,大叫道:“去,我不和女人动手。”
  他的手掌方要落下,纪小湄已在他手里塞了颗像果核样的东西,红红的煞是好看,她蓦地退了回来,道:“女人怎么样?”
  话语方落,轰地一声大响,只见烟硝飞射,徐勇已惨叫一声,一只手掌已被炸碎了,整条手臂全毁了。
  徐勇颤声道:“你……”
  纪小湄冷冷地道:“这就是看不起女人的结果……”
  徐达、徐开和徐家庄的高手全是脸色惨变,他们没料到这女人这么厉害,随便一件小小的东西有恁大的威力,刹那间毁了徐勇的一只手,徐开吼道:“赶快将老三弄走上药……”
  立刻有两三个人硬拖着徐勇离开大厅,而徐勇一直在吼叫着,要徐家庄替他报这断臂之仇,徐达嘿声道:“你这女人可是霹雳堂的人?”
  纪小湄哼声道:“是又怎么样?”
  徐达狠声道:“伤我兄弟,我要剥了你的皮!”
  纪小湄双手一扬,道:“过来试试。”
  刚才大家已看见她火器的厉害,此刻她一扬手,掌心里已托着七八颗那种药弹子,徐达虽然恨透了这女娃儿,但也不敢贸然动手。
  徐开大叫道:“妈的,凭几个火弹就想闯徐家庄……”
  他拔出长剑蓦地冲了过来,一溜剑光有若天边瞬落的殒星,奇快无比的向纪小湄穿心而来,剑法怪异,招式奇特,纪小湄一扬手七八颗小火弹如电的射了出去。
  砰砰声中,那些火弹全被徐开的剑光扫向四处,只听哎呀之声不绝,已伤了好几个站在厅中四周的徐家汉子。
  纪小湄神情一变,道:“你不怕我的火珠弹……”
  徐开嘿嘿地道:“徐家庄岂是那么好惹的,别以为有了霹雳堂的火器,就能来这里撒野,丫头,你还有什么能耐尽量使出来。”
  突然,自厅外闯进一个汉子,高声道:“启禀庄主,敝庄左侧已发现有人硬闯!”
  徐达嘿嘿地道:“照咱们原订计划守住庄子,谅他们闯不进来。”
  关山月大笑道:“徐庄主对贵庄很有信心。”
  徐达冷涩的道:“敝庄已布下天罗地网,并不怕你们铁血门……”
  只听空中响起一声震夫巨响,震的四处天颤地摇,徐达突然大笑起来,仰天大声的道:“看吧,铁血门的人全被炸死了。”
  只听有人叫道:“未必呀,这是霹雳堂的火药,贵庄所埋的火药,已全被移作轰炸贵庄的利器,姓徐的,你如意算盘打错了,此刻贵庄已全在火海之中……”
  徐达和徐开全部霍然色变,随着话声只见大厅里涌进十几个红袍汉子,每人手中俱手持剑刃,在纪杰的统驭下将这里围困了起来。
  纪小湄大叫道:“老哥,你来了。”
  纪杰淡淡地道:“关兄,还不去救人……”
  关山月身形一移,道:“好,纪兄,这里全交给你啦!”
  他那旋起的身子有若幽灵般的飞跃起来,掠过大厅朝黑暗中扑了出去,徐开蓦地挥起剑刃欲拦阻关山月的扑式,只见关山月在一声长啸之中,手中的寒光倏地幻化成一缕光影,自徐开身上划过,惨叫一声,徐开连对方如何出手的都没看清楚,人已被对方的长剑穿过心口窝,倒毙在血泊之中。
  徐达颤声道:“这是什么剑法。”
  要知徐开的武功在徐家庄稳坐第二把交椅,剑法一向高明,鲜有人能与其匹敌,哪想到在关山月手里仅是出了一招,便当场殒命,怎不令徐达心寒胆颤。
  纪杰冷冷地道:“大厅里的人全部不准乱动,我兄弟已守住这里四周,谁要敢踏出这里半步,当心霹雳堂的火药无情……”
  霹雳堂的火药名满天下,徐达当然知道厉害,此刻他眼见徐开已死,徐勇已断了一臂,想起徐家三兄弟领导徐家庄的风光时日,不禁暗暗叹了口气,示意所有厅里的兄弟暂时别乱动,伏在徐开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