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江湖之狼》

第十七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月明星稀。
  天空中有一大堆的乌云,遮得大地黑黯一片,四周都是静悄悄地,偶尔有一阵风拂过,传来枝桠的低语,此刻,路上已无行人,仅有那沙沙的风啸,远处,响起了阵阵蹄声,还有人语,那是铁血门兄弟踏在归途的笑声,他们辛苦了一夜,终于将云鹏救了回来,大伙在轻松中有了些许的松弛,轻语中透着欢笑。
  鲁浪背着云鹏轻松的踏着步子,老布和老梅陪着关山月在兄弟的开道下,他们缓慢的开回总坛……
  忽然,夜宿在林子里的夜鸟扑扑地振展翅翼朝外飞去,关山月的眉头皱了皱,道:“林子里有什么东西让夜鸟这样惊慌……”
  布衣刀客呵呵地道:“管他是什么东西,反正没人敢招惹我们……”
  老梅嘿嘿地道:“霹雳堂的纪杰真够朋友,一直将我们送出徐家庄才肯分手,仅凭这份义气,就知道人家是存心交咱们铁血门这个朋友。”
  关山月淡淡地道:“朋友交在知心,咱们可别忘了人家对咱们的援手,这次如果不是人家援手,咱们还不会这么顺利救出云鹏。”
  布衣刀客呵呵地道:“那当然,门主,我看那位纪姑娘对你可是另眼相看,眉目之间,有着一股情意……”
  关山月面上一红,道:“老布,别胡说。”
  这话惹的四周铁血门兄弟一阵偷笑,关山月毕竟还很嫩,虽在黑夜里,耳根子也是一阵羞红,他不想谈这种事,目光投落在远远的天边,但见黑暗中,自己那帮子热血兄弟排成两列,朝前进发,他们个个威风魁梧的走在路上,钢铁般的阵容,剑匣鲜明,关山月畅声道:“云鹏的伤一好,咱们就替他接风……”
  云鹏艰涩的道:“门主,谢啦!”
  关山月淡淡地道:“自家老兄弟还客气……”
  他们穿过那片林子就要回自己的家门了,突然,那片林子里传来一阵呼啸,紧接着十几个兄弟发出一阵惨叫,有七八个在黑暗中已中了箭和暗器,顿时使这整齐的队伍凌乱起来。
  布衣刀客吼道:“什么事?”
  只见一个兄弟急忙奔回,道:“林子里有人……”
  关山月沉声道:“停止前进……”
  刹时队形散开,各自寻找掩护的地方守在当地,铁血门的兄弟在云鹏和布衣刀客的训练下,虽处变境,却不慌乱,散开队形后,他们立刻采取反击之态,个个刀剑出鞘,严密的守护着……
  布衣刀客跃身出去,道:“妈的,林子里是什么人?居然敢偷袭……”
  只听有人叫道:“打——”
  黑幽幽的林子里顿时箭矢四射,布衣刀客挥起刀来将那些暗器扫落,冷笑道:“你们这群见不得人的龟儿子只会偷袭……”
  林子里居然悄无声息,仿佛根本没有人一样。
  老梅踏前一步,道:“他们只会偷袭,咱们也还以颜色……”
  他缓缓自怀里拿出两颗火弹,那是纪杰临走的时候送给他的,他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会派上用场。
  轰——
  那两颗火弹威力奇大,轰然声中,林子里顿时起了火苗子,紧接着有十几个银色服衫的汉子自林子里奔出来,还有几个已被炸伤,惨叫连连的在地上爬着……
  老梅叫道:“杀——”
  刹时,那十几个银衣汉子已被铁血门的兄弟围困起来,刀刃飞溅中,很快的将局面控制住了,关山月眉头一皱,道:“这是哪里来的……”
  布衣刀客面色忽然凝重起来,道:“银环的人……”
  三绝帮共分三环也就是三绝,金、银、铁三绝,铁绝顾斌已死在关山月手里,金、银双绝尚未露面,此刻银绝的剑手乘铁血门在徐家庄力战之后,埋伏此地施以偷袭,显然是早经计划,乘他们疲惫之际而加围剿,关山月双目一寒,道:“老布,他们不会只派这些人……”
  布衣刀客哼一声道:“来吧,咱们今夜就和他们周旋周旋……”
  铁血门兄弟个个神勇,很快将这十几个银绝的手下扑灭,但,大伙心里都明白,这十几个人只不过是负责暗袭的几个小角色,真正可怕的高手尚未出现……
  咚地一声鼓响……
  这鼓声沉重有力,在夜里传来震耳欲聋,随着鼓声,四周响起了人声,只见东西两方陡地出现了两队银衣汉子,居然有两百多人,个个长剑出鞘,踏着缓慢的步子向他们围来。
  南北两方也显充敌踪。
  那是七八十骑的马上汉子,他们在一个精光闪烁的银袍老人的率领下朝这里迈进。
  布衣刀客面色微变,道:“银绝桑洪宇,门主,这是三绝帮第二把好手。”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我知道。”
  云鹏双目忽然睁开,颤声道:“少主,铁血门老门主曾吃过这个人不少亏,他的手上功夫不差,动起手来,你要特别注意,他比顾斌难缠多了,今夜咱们要拼命了。”
  点点头,关山月道:“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云鹏,你好生歇着,可不能再受伤了……”
  一转头,对着鲁浪,道:“鲁浪,你给我听着……”
  鲁浪恭声道:“师父,我正听着……”
  关山月凝重的道:“今夜,我将云鹏交给你,他可经不起再一次的折腾,你只负责保护他,其他事你都不要管……”
  鲁浪点头道:“我知道。”
  他想了想,忽然道:“师父,如果他们几个人打你一个,我也不帮你?”
  点点头,关山月嗯了一声道:“不错。”
  鲁浪将云鹏重新背好,道:“好,师父,我听你的。”
  他是个死心眼的人,关山月交待的那么清楚,他再没疑问,一心一意的护着云鹏,云鹏心里一叹,道:“少主,为了我……”
  关山月淡淡地道:“为了大伙,我要你快点好起来,铁血门不能没有你,云鹏,铁血门不会倒下去,咱们还有好日月……”
  话语间,双方的人已渐渐接近,在这样的态势下,铁血门的兄弟将这里布成一个圆圈,个个凝神的注视着对方的动静,刀剑在夜里闪闪发光,一股杀意将这里浓浓的罩着,那气氛令人寒惧……
  四周布满了三绝帮银绝桑洪宇的人手,他们似乎有九成九的胜算,个个面上洋溢着得意而残厉的笑意,那包围的圈子愈缩愈小,排一道大网般,要将铁血门的人全网进里面。
  布衣刀客沉思道:“门主,咱们是硬拼还是设法突围……”
  关山月长吸口气,道:“在形势上也许对我们极度不利,但是,咱们不能因此而退,否则,他们会乘机追杀……”
  老梅恨声道,
  “拼了,反正早晚都要拼……”
  布衣刀客哼声道:“拼固然要拼,但,咱们必须选择最有力的情形下拼命,胡乱的拼命,只有让我们死伤奇重……”
  关山月略略一瞄四周道:“这次我们疏忽了,三绝帮早伏了这着棋,他们已预料到咱们在徐家庄会得手,所以将重头戏放在这里,现在我担心的不是这里……”
  老梅不解的道:“你担心哪里……”
  关山月凝重的道:“霹雳堂纪杰兄妹,三绝帮既然能在这里等我们,难保不去伏击霹雳堂,如果霹雳堂遭遇很惨,咱们内心将会不安……”
  布衣刀客叹道:“门主,咱们已无法考虑那么多了,眼下咱们是要用生命相搏,才能得到生存,门主,你下令吧,我要带着兄弟冲杀过去,至少要先捞个本……”
  关山月淡淡一笑道:“别急,待会儿咱们有捞本的机会……”
  老梅苦涩的道:“门主,你真潇洒,还能笑的出来……”
  关山月哈哈两声道:“难道我要哭,老梅,愈是生死关头,咱们愈要轻松,你要知道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横竖都是一刀,何不高高兴兴的挨这一刀,况且,他们也未必能宰了咱们,咱们说不定一战成功……”
  他这话豪迈雄壮,那一战成功更是令人鼓舞兴奋,铁血门弟子个个激动的豪情万丈,他们无视敌人的坚强,只觉勇气十足,要用全力粉碎敌人的队伍。
  关山月谈笑之间,给了兄弟们无比的鼓舞,那雄壮的话语使他们有着高昂的斗志,个个都是猛将……
  远处的银绝桑洪宇已渐渐接近,他面上有着一股阴沉的笑意,跨在白马上,再配上那身银袍,的确有种威武之色,缓缓地他朝这里行来。
  只听他呵呵地道:“哪位是关兄弟?”
  关山月一夹马腹,上前道:“在下姓关……”
  银绝桑洪宇一脸讶异之色,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斩杀铁绝顾斌的高手,更不敢相信堂堂的冷面公子仇独会在对方手里讨饶,他嘿嘿地道:“幸会。”
  关山月淡淡地道:“哪里,哪里!”
  银绝桑洪宇嘿嘿地道:“你应该知道老夫的来意。”
  关山月哦了一声道:“我明白。”
  银绝桑洪宇嗯了一声道:“你明白就好,老夫是个很干脆的人,铁血门和三绝帮的恩恩怨怨,咱们不必说了,我只想知道,今夜你要如何向老夫交待?”
  关山月淡淡地道:“我也正想请问,阁下串这么多道上朋友在这里拦截在这莫非是仗着人多势众……”
  银绝桑洪宇眉头一皱,道:“弱肉强食,这本是江湖不变的定理。”
  关山月哼地一声道:“你应该明白,铁血门没有怕死的人……”
  银绝桑洪宇嘿嘿地道:“那老夫就让你们铁血门全部死在这里。”
  关山月大笑道:“姓桑的,你有这个能耐么?”
  银绝桑洪宇面上一动道:“我有数倍于你的手下,老夫如果以大吃小,以多凌少,关山月,你还有能力逃命么?”
  关山月仰天大笑道:“老桑,我们铁血门自开剑以来,从不在乎人多人少!我只重团结,我们有以一敌百的决心,贵属下在人数方面也许多那么一点点,可是在斗志上,个个都强过你们。”
  桑洪宇一呆道:“依仗什么?”
  关山月截钉斩铁的道:“正义!”
  那两个字说的铿锵有力,气盖山河,铁血门弟子适时的齐声大叫道:“对!”
  银绝桑洪宇的确被对方的气势所慑,他忽然领略到铁血门何以会在短短时间内,有这样惊人的发展和势力,就是那股子轩昂的斗志和毅力较一般组合要强,他点点头,冷冷地道:“关山月,可惜你遇到老夫……”
  关山月淡淡地道:“你又怎么样?难不成你有四只眼睛八条腿,老桑,如果你要以人多压我,那你就错的太离谱了。”
  桑洪宇冷涩的道:“我会剥你的皮,挫你的骨……”
  关山月点头道:“那我们就试试吧。”
  桑洪宇坐在马上,头都不回的道:“谁替我教训这个狂徒……”
  只听他身后传来一声大叫道:“我……”
  刹时,自马上飘下一个全身俱黑的黑脸汉子,这人黑脸膛,虽穿了一身银袍,还是像黑炭一样的那样乌黑,桑洪宇嗯了一声道:“老黑,点子扎手。”
  老黑双目一寒,道:“头领,属下明白。”
  桑洪宇嗯了一声道:“你要小心点,咱们可不能输了头一阵。”
  布衣刀客一看对方派出银绝手下的头一个猛将有“老黑勾魂”之称的黑皮杜康,心里就是一震,他叫道:“门主,这个人交给我……”
  关山月摇摇头,道:“不啦,老桑的目的是要看看我的底细,我就让他瞧瞧吧,不然,人家会认为咱们铁血门都是胆小之辈。”
  布衣刀客一点头道:“门主小心了,他是老桑手下头号杀手。”
  关山月哈哈两声道:“那我更要多招呼他了。”
  老黑杜康哇地一声道:“拔剑吧,咱们似乎没话好交待的……”
  他果然是个冷面杀手,说完话后,面上登时罩上一片令人寒惧的杀意,此人在剑道上很有点底子,长刃斜驭,剑指关山月的双目,一看就知道是个运剑高手。
  关山月洒脱的道:“出手吧,我不会慢待你。”
  他好轻松,轻松得连剑都没拔出来。
  老黑杜康讶异的道:“你不用剑……”
  关山月淡淡地道:“剑当然要用,只是还没到时候……”
  老黑杜康登时大怒道:“你敢小看我?”
  他是个杀手,杀手的剑就是自己的生命,杀手不拔剑,那是最大的侮辱,老黑杜康有点浮躁,他不再吭声,嘿地一声,长剑很快的刺了过去。
  那是关山月的面门,虽然关山月坐在马上,但那一剑还是快速的像电光一闪攻向关山月的双目。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朋友,太急了点。”
  大家只觉的他坐在马上,身子仅那么一抬,一溜剑光如幻影般的闪过,然后,一切都静止了,他还是如前般的坐在马上,手还是抓着马缰,面上依然那种笑容,仿佛根本没有出手。
  而老黑杜康却不同了,他手中的剑还是斜指在关山月的面门前,但是,站在那里却不再移动,胸口却有个血窟窿,鲜血汩汩的流着,一双眼珠子瞪的圆冬冬的,如见鬼魅般的疑惧和惊恐。
  要说他身子没移动一分,那是有点夸大,他的身子动的很慢,慢慢的往前倒去。
  砰地一声摔在地上,手里还是抓着那柄剑……
  四周响起雷动的欢呼,那是铁血门兄弟的狂叫,在老黑杜康身子倒下的刹那发出来的,他们几乎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快的剑法,拔剑、出剑、归剑,几乎是一个动作,仅这份手法已令周围的人胆颤心惊了。
  银绝桑洪宇面上一阵抽搐,道:“好高明的剑法。”
  关山月仅是轻淡的道:“还有哪位要来领教?”
  银绝桑洪字的神色相当的难看,他蛮以为老黑杜康出手虽不能赢,至少也不会这么快的败下来,仅那么一招,就栽在对方手里,他明白,关山月有意折损自己的锐气,有意让自己有所顾忌,嘿地一声道:“夫子刘——你去领教一下关朋友的身手。”
  从他身后缓缓走出—个土头土脑的老头,这老头双目如鼠般的眯成—线,挽着衣袖,赤着双足。在那么多的人里,也唯有他不穿三绝帮的银袍,独树一格的一身灰布衣裤,他缓缓走了出来,道:“好,我想活动一下这懒散的筋骨。”
  他一瞪关山月,笑道:“我不跟你比剑……”
  关山月哦了—声道:“那你比什么?”
  夫子刘嘿嘿地道:“比拳脚——”
  关山月哈哈地道:“老前辈真选对了,我是玩剑不成,拳脚更差,既然你老有兴趣,我只有奉陪了。”
  他移身飘落,那么轻松的站在地上,望着夫子刘双手负在背后,淡淡地道:“老前辈是比掌呢,还是比拳?”
  夫子刘眼珠子一转,道:“比劲……”
  关山月哦了一声道:“智者善巧,稳者善劲,老前辈是稳得很。”
  夫子刘嘿嘿地道:“自从我娘生出我来后,就比别人多了一份力气,如果我舍本求末,那就太不聪明了,少年人,你年轻力壮,可得让让老夫呀!”
  说着伸出一只手来。
  鲁浪一见双方要比力气,只觉意气飞扬,大叫道:“好呀!师父,比劲由我来。”
  关山月叱道:“少说话,多看多瞧。”
  鲁浪果然不敢再说了,伸了伸舌头,退在一边。
  关山月伸出手去,道:“老前辈,你手下留情呀!”
  两只手刹时握在一起,两个人的身子同时一震,只觉对方的内力源源而来。夫子刘的劲力在武林中素夸第一,三绝帮中无人能敌,他握着关山月的手,只想用内劲将关山月震出去,哪知对方更是天生神力,面不改色的依然含着笑容。他大喝一声,在推拉之间,左手忽地向关山月胸前拍来,关山月也以左手切出,碰地一声,双掌相交,两人俱是一震。
  夫子刘面上汗迹浮现,额筋根根暴起,关山月大喝一声,倏地将夫子刘举了起来,双方都是单手,这一举,夫子刘吊在半空,关山月举着他,在地上踏了两步,忽地一声大喝道:“去。”
  夫子刘的身子如断线风筝似的摔了出去,哇地一声,连着喷出三口鲜血,他踉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满面惊异的望着关山月,颤声道:“好功夫。”
  关山月面不改色的道:“承让。”
  夫子刘抹抹嘴上血渍,道:“佩服,老夫一生中都跟人比力气,还是头一回栽在人手里,小子,咱们后会有期。”
  此人倒很干脆,输了便转身走了。
  银绝桑洪宇大声道:“刘夫子,别泄气。”
  夫子刘摇头道:“姓关的不是平常人,桑头,败军不言勇,老夫无颜再留下,咱们再会。”
  银绝桑洪宇冷冷地道:“姓关的,你好神勇,居然又占了上风……”
  关山月淡淡地道:“桑朋友,你如果有兴趣,在下愿意奉陪……”
  银绝桑洪宇嘿嘿地道:“你连赢两场也够风光了,不过,你别得意,老夫来此并不计较局部的胜负,而是要将你们全部毁灭于此,关山月,你自己衡量一下,能有几分把握……”
  关山月冷冷地道:“铁血门兄弟从不以人数多寡来定输赢,今夜你虽在人数上占尽上风,但,我兄弟却未必在乎……”
  银绝桑洪宇嘿地一声道:“那好,咱们就来个大屠杀吧。”
  他的手缓缓抬起来,四周的银绝手下俱已扬起了剑,空中突然被一阵肃杀之气凝结了,布衣刀客和老梅立刻将自己兄弟分成了数股,剑刀出鞘,严密的守着,他们知道交手之下,双方都要付出极高的代价。
  只听桑洪宇大喝道:“杀——”
  那个“杀”字在空中传了开来,三绝帮的人马刹时向铁血门兄弟冲了过来,布衣刀客首先挥刀连砍三个,老梅更是勇不可挡,带着兄弟猛杀猛砍。
  关山月双目一红,道:“老桑,我来会会你。”
  他知道银绝桑洪宇是这里的头头,要给三绝帮重创必须先毁掉桑洪宇,意念飞闪间,长剑已如电光闪射般的拔了出来,仅是一晃身形,人和剑已化作一缕剑影迅快的扑向银绝桑洪宇。
  桑洪宇根本没料到关山月会首先击杀他,在他想象中,关山月应该在自己发动攻势的同时,应该先搏杀自己的手下,减少阻力,哪想到他却针对自己,显然,他要给自己一个警告,让三绝兄弟有所寒畏。
  他嘿嘿地道:“你真有种……”
  他并不自己出手,因为在他身旁有三大护卫,那是他的左右手,在寻常场合里,他和这三个护卫只负责掠阵,监视每一个场子里的动静,以作援助的行动,现在关山月目的在自己,那三大护卫毫不容情的向关山月扑来,他们俱是一时高手,动作快,剑刃有若飘闪的星光,那么无情的向关山月招呼着。
  桑洪宇却在这三个护卫展开攻击的刹那退了出去。
  他冷冷地道:“展雄、展龙、展虎,你们千万别放过这杂碎。”
  这三个人的名字一报出来,关山月心里登时一凛,在老布和老梅的嘴里,他知道桑洪宇座下有展家班三兄弟为副手,展家在江湖上是颇负盛名的一派,靠着祖传的剑法,享誉江湖数十年,而年轻辈中,数展龙、展虎、展雄最出色了。
  展雄大声道:“头头,请放心,姓关的今夜跑不掉……”
  展雄对自己祖传的剑法有着相当的信心,他兄弟三个,个个都能独当一面,三兄弟出道至今,尚未联手对付一个敌手,今夜,三人同时出剑,在他们来说已经是少见的事情。
  杀声震天,乌云掩月,黑暗中,双方高手竭尽全力的在冲杀着,血肉在刀剑中横飞,尸体一个个的躺在地上,老布和老梅已被十几个江湖高手围困着,他们浑身是血,那是敌人的血,嘶裂的呐喊,勇猛的拼斗……
  这片林子在激烈的喊杀中,交织成一片血肉剑影……
  关山月阴冷的挥起剑刃,道:“姓展的,你们这是送死。”
  剑光有若匹练般的绕着展龙三兄弟的身子挥洒,展家班也的确有点真功夫,居然能暂时封住关山月的攻势,但他们心里却愈来愈骇怕,因为凭三人之力,在犀利的攻击下,也仅能和对方打成平手,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展虎吼道:“妈的,咱们加把劲。”
  他首先按捺不住性子,运起剑刃刷地斜斩而出,这是“空中取叶”,是展家祖剑法中钓杀招之一,展龙和展雄一见老二施出这一招,两人急忙并剑挥出,不给关山月有变招和喘息的机会。
  三缕剑光如电的穿向关山月那移晃的身子。
  关山月突然长啸一声道:“好。”
  他有若飘浮在半空中的幽灵,倏忽间朝左侧一闪,自三道剑影中差那么一点的避了过去,展虎尚在一愣中,关山月的剑已穿进他的肋骨之中,他惨叫一声,人已仰天而倒,谁也没看清关山月是如何出招的。
  展雄大叫道:“兄弟——”
  他的话音还未绝逝,关山月的剑刃如魔鬼的诅咒般又飘忽的切向他的右背,他想斜跃,可是那剑还是在他背后划开一道大裂口子,鲜血浸透了他的衣衫,他在痛苦中却是一怔,因为这一剑应该要了他的命才是……可是……
  展龙吼道:“弟弟,你怎么样……”
  展雄在地上大叫道:“住手——”
  关山月含笑而退,一剑劈在旁边的三绝弟子身上,顿时连斩六人,他冷冷地道:“老桑,你躲到哪里去了?”
  展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颤声道:“大哥,别拼了。”
  展龙双目一红,道:“他伤了你和老三……”
  展虎苦涩的道:“那一剑本来该要了我的命,他手下留了情,只在我肋骨间捅那么一下子,我知道他留了情,如果他略略一翻剑,我非当场死了不可……”
  展雄也叫道:“不错,他对我也留了情……”
  展龙诧异的道:“这是为什么?”
  关山月移身朝人丛中扑去,大声道:“展家剑法练来不易,望你们兄弟别折了展家剑的名声,我爱惜你们的身手,你们是江湖上最好的剑手……”
  话声一直在空中飘荡,展氏三兄弟互相望了一眼,他们面上在剧烈的变化着,展龙一晃身,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兄弟,咱们走……”
  桑洪宇飘身过来,道:“展兄弟,怎么啦!”
  展龙一正脸色,道:“头头,恕属下告退了,我那两兄弟受伤非浅,势必要尽快疗伤,这里,你就看着处理吧。”
  桑洪宇面色很难看的道:“不行,你们要留在这里杀敌……”
  展龙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兄弟是你聘来的,不是三绝帮弟子,如今咱们中止聘约关系,这里的事,我们决心不干了。”
  桑洪宇嘿嘿地道:“在战场上谁要敢走,老夫就先宰谁!”
  展龙冷冷地道:“你一点也不念旧情……”
  桑洪宇哼声道:“我只管杀人,别的根本谈不上。”
  展龙怒声道:“好,老桑,我不想和你动手,可是你一直在逼着我兄弟活不下去。今夜,我兄弟已尽了力,你不但不安慰我们,还逼我们负伤不退……”
  桑洪宇冷冷地道:“三绝帮要立足江湖,就不讲情面……”
  展雄大吼道:“妈的,有这样无情无义的人……”
  他虽然挨了一剑,背上鲜血还在流着,但那股子气却让他无法忍着,刷地一剑,劈向桑洪宇的面门。
  桑洪宇叱道:“找死。”
  他突然移身捣出一拳,那一拳还真快,砰地将展雄击倒地上,展家班跟了桑洪宇也有段时日,却始终没见过他的身手,此刻一拳击倒展雄,令他们大吃一惊,展龙挥剑劈出,桑洪宇已移身闪开。
  只听空中一声长啸,道:“交给我吧!”
  一片耀眼的剑光穿空而落,关山月那幽灵般的身子自空而落,桑洪宇蓦见剑光袭体,吓得连着翻了四五个斤斗,才避开关山月这狠命的一击。
  桑洪宇沉声道:“来吧,老夫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武功。”
  此人能在三绝帮中稳坐第二把交椅,的确有着不凡的艺业和武功,虽然空中一双手,但出手如风,攻势诡秘,关山月虽然驭剑紧攻,依然伤不了对方丝毫。
  展龙面若死灰的道:“兄弟,三绝帮咱们是呆不下去了,不如帮铁血门一把,看在人家手下留情的份上,咱们兄弟……”
  展雄喘声道:“好。”
  展虎捂着伤口,道:“我退在一边先歇着。”
  展龙一挥剑,道:“好。”
  他和展雄都是剑道高手,一冲进人群中,就有几个栽在他手里,三绝帮高手根本不知道他们兄弟已和桑洪宇翻脸,在猝不及防下,已有十几个人死在展雄和展龙手里。
  老布挥刀和七八个高手游斗,浑身淌下了汗滴,他喘声连连的叫道:“兄弟,加劲……”
  在他眼前那个冷鹫老人嘿嘿地道:“投降吧,你们兄弟已死了大半……”
  布衣刀客呸声道:“放你妈的屁,铁血门兄弟岂是怕死之辈……”
  那老人武功了得,指挥手下进退有据,他劈出一剑,忽然看见展雄含怒的冲了过来,大声道:“展兄弟,你来的正好,这刀客还有两下子。”
  展雄哦了一声道:“曹化,我来助你……”
  曹化只觉精神一振,手下更不留情,哪知展雄在临近他身前的时候,猛地一剑穿进曹化的腹间,曹化哇地一声惨叫,道:“你……”
  展雄冷冷地道:“操你娘的,你以为老子真帮你呀!”
  展雄抽剑快速,反手又杀了两个人,三绝帮高手俱愣在那里,他们满面不解的望着展雄,有人叫道:“格老子,这是怎么回事?”
  展雄大叫道:“窝里反……”
  他在愤怒中出手毫不容情,逢人就杀,布衣刀客面上忽然展出了笑容,大叫道:“兄弟,杀呀!咱们援兵到了……”
  老梅呼叫道:“兄弟,我挺不住了……”
  布衣刀客抬头间,看见老梅和手下五六个弟兄被二十几个高手围在那里,只有招架的份儿,没有还手的余力,他拔起身形猛地冲了过去,大叫道:“我来了!”
  刀影闪颤中,砍了两颗头颅,老梅一见布衣刀客跃来,奋起全身力气也杀了两个三绝帮高手道:“好呀!咱们联合出手。”
  他俩都是剑刀中的佼佼者,那一出手当真威猛,吓得那十几个三绝弟子纷纷后退,谁知这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叫道:“一个也不准跑。”
  只见鲁浪挥开大铁棍,一棍一个的砸倒在地上,他那根大铁棍有好几百斤重,挥洒起来无人能挡,挨着边的不是剑刃俱碎就是人翻马仰,端是个威猛的汉子!
  布衣刀客叱道:“妈的,你不守着云大哥,跑来干什么?”
  鲁浪大笑道,
  “我把云老爷子藏在一个好地方,他们永远找不到,嘿嘿,你们都在这里杀敌过瘾,我看的手痒痒,你们让我守着老爷子,那不憋死我了……”
  别看他是个浑人,挥起大铁棍,居然阻挡了二十多个三绝弟子,老梅满身是汗,叫道:“杀吧,咱们可不能给铁血门丢人……”
  但对方的人太多了,虽然铁血门的兄弟以一敌十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时间一长,已累的有点招架不住了。
  刹时,铁血门兄弟只剩下三十余人尚能拼命,地上满是尸体,三绝帮也损失了百来名高手。
  关山月久斗桑洪宇不下,当机立断,道:“兄弟,冲杀出去。”
  他连着三剑逼退银绝桑洪宇,当先运起剑来,杀开一条血路,带着铁血门兄弟向那片林子里冲去。
  老梅吼道:“兄弟,咱们先进林子里。”
  他们在关山月的领导下,个个奋勇拼命,三绝帮虽占了人多之势,但要阻挡住他们悍不畏死的精神,却也莫可奈何,刹那间,他们全退进了林子里。
  一进了林子,大伙全像泄了气的气球,坐在地上直喘气,关山月看了各位兄弟一眼,道:“咱们折了多少兄弟?”
  老梅苦涩的道:“七十余名弟兄……”
  关山月双目一寒,道:“咱们要找回来。”
  此刻,桑洪宇已将人手重新调派,将整个林子团团围住,他嘿嘿地一声大笑,道:“姓关的,你跑不掉!”
  在这阵话语间,远处已响起一阵密集的蹄声,只见二十几个快速的骑影向这里急奔而来。
  他们俱是一身金衣,个个长斗篷,在夜色下,很有精神,三绝帮的兄弟一阵欢呼,面上俱洋溢着一丝笑容。
  只听桑洪宇叫道:“前面可是金嘴老李……”
  马上一个满面胡须的汉子,道:“桑头,我奉金绝之命来支援你们,不知那些杂碎怎么样了,帮主很关心这件事……”
  桑洪宇嘿嘿地道:“他们跑进林子里,咱们折了不少弟兄……”
  眨眼间,二十几骑已驰近林子外,那一伙金衫金裤的汉子一跃而落,个个将斗篷扯下来,挂在马鞍上。
  金嘴老李冷声道:“可活捉了姓关的……”
  桑洪宇嘿嘿地道:“此人功力颇高,老夫居然让他跑掉了,不过他跑不远,现在还在林子里直喘气呢……”★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