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骰子混混太子》

第二十四章 春香院毙魔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群香院,自从上次王大将军查封过一次,现在虽然又恢复了营业,但客人似乎少一大半。
  毕竟大家还是觉得“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这种出了事的地方,能少来还是少来的妙。
  但此刻却施施然走进两个大贵客。
  谈紫微谈大爷,他会出现在此,原是没什么稀奇。因为他是春小小的老相好。
  可是今天他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这人竟是群香院的大煞星,王小玩王大将军也者。
  来的既然是他们两个,群香院的龟奴也不用他们开口,即延请他们入春小小的阁楼。
  在半途中,谈紫微低声道:
  “嘿!刚才招呼咱们的那个乌龟,是鹰爪功的高手,起码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
  王小玩冷哼道:
  “早知如此上次抓他们时,一个也不放出来。”
  谈紫微笑道:
  “上次你抓的是王牌的乌龟。”
  王小玩恍然大悟,眨眼笑道:“我道他这么大的一个庄,怎么半个人也没有,原来全来这里改行了。”
  两人来到阁楼外。
  即有一个侍女迎了上来道:
  “请王大人和谈大爷稍候,小姐立即下来招呼两位。”谈紫微笑道:
  “老规矩,叫她不用急。”
  侍女让他们进入花厅。送上清茶后,便退了出去。
  王小玩看看四周的摆设,笑道:
  “这春姑娘还真是个才女,将她的阁楼布置得这么高雅。”
  谈紫微唔了一声,点头道:
  “若说她肚子里的诗书,那可比我高竿多了,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喏!壁上挂的轴子全是她的作品。”
  王小玩流览了一遍笑道:
  “难怪她能吊住你这个风流鬼的心,原来这中间要下那么大的心血,嘿!不简单喔!”
  谈紫微笑道:“能吊住我的心有什么用?最主要的是能不能改变她老板的心,这才是正点。”
  忽然一个娇声笑道:
  “什么正点不正点的,瞧你们说得这么高兴,真是出人意料之外。”
  垂廉一响,大美人春小小已缓缓入内。
  她穿着一身粉红罗衫,真出落得如芙蓉仙子,看得人啧喷赞叹。
  王小玩笑道:
  “怎么春姑娘觉得我和谈兄在一起,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春小小嗔道:
  “怎么不奇怪!”
  “大将军上次为了找他打一架,还把他们混饭吃的场所查封起来。”
  “现在你们又一好两好的,这可教人想不透了。”
  谈紫微笑道:
  “上次和大将军是一些误会,所谓不打不相识,就是这样罗!”
  春小小笑道:
  “那我们可白白受惊一场,吃了亏也没处去要公道了。”
  王小玩眨眼笑道:“春姑娘是想找在下算总帐?”
  春小小掩嘴一笑,道:
  “大将军,位高权重,有谁敢找你算总帐。”
  王小玩道:
  “唉!这可说不定喔!本来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是什么误会也澄清了。”
  “可是偏又跑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枝节。”
  春小小怔了一怔道:“大将军这可又来打哑迷了。”谈紫微哈哈大笑道:
  “这一向是他的嗜好!”
  春小小抿嘴一笑,道:
  “依我的经验来推,有嗜好的人,多半全是一些大怪人。”
  王小玩也大笑道:
  “怪人也不错,只要不是坏人就成了。”
  春小小笑道:
  “王将军掌管京几道后,处处与民方便,照顾贫穷人家,这些善政不知救活了多少人,长安街上只要提起你,都说你是大好人。”
  王小玩睁大跟道:“真的不。”
  谈紫微笑道:“这些我倒也听说了。”
  他这么一搭腔,王大人即相信为实,不禁得意洋洋,放开眼笑。
  得人如此称赞,真比连赢一百把骰子,还高兴十倍。春小小看了他们一眼,道:
  “你们希望喝什么酒?听什么歌?”
  谈紫微笑道:
  “只要是你安排的,什么都是一流的,我们绝对喜欢。”
  王小玩笑道:“就算不喝酒不听歌,只要你坐着陪我们也美妙的很。”
  春小小脸上微红,嗔道:
  “王大人原来也一张会哄人家开心的嘴。”
  王小玩故意叹了口大气,摇头道:
  “没办法,人家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谈老兄混了这多日,忍不住也染上他的—绝了。”
  谈紫微大笑道:
  “他天生有此绝技,却来怪到我头上。”
  王小玩道:
  “谁说啦!可比不得你大受美人青睐了,上次我说要她从良跟我,她还跟老子横眉竖目,若由你开口,只怕情况就不一样了。”
  春小小脸上飞红,嗔道:
  “大将军的绝技倒是寻人开心为最,我已卖身给人,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王小玩奇道。
  “怎么?吴昌都翘辫子了,你还从不得良吗?又有谁刁难你呢?老子照样抓他王八蛋下狱!”
  谈紫微轻晒道:
  “只怕是春姑娘看不上眼在下,自己不愿意了。”说得一脸没趣的模样。
  春小小从未听他如此说过话,不禁花容变色,颤声道:“谈公子,你是当真吗?还是开开小女子玩笑而已。”
  王小玩道:
  “哎呀!怎么是开玩笑,当然是真的,我和他一路来,就是为了这事嘛!”
  春小小抬眼见谈紫微一脸慎重,只只湛然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自己。
  她从来没见这个风流浪子,如此正经八百过,不由得心慌意乱,失却落落大方的神采。
  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王小玩笑道:
  “春姑娘,你只要点个头,或者嗯一声,我立即下令群香院的姑娘解散,大家随意去从良。那你就可以跟谈公子去啦!反正你的吴老板已到阴间去开妓院了,他可管不了你们啦!”
  春小小当然知道今天的群香院,已非那日的群香院,说给人封上就封上,登时急道:“大将军,这种事可不能立即答复,给我几天考虑考虑好不好?”
  说着瞟了谈紫微一眼。
  脸上有惊有喜,委实动人心田。
  谈紫微呵呵一笑道:
  “当然,小小,你可以好好考虑,别再受人指使了,自由自在的日子多好。”
  他这是一语双关。
  春小小听得脸色微变,忍不住愁上眉间,如知道事情是不容易解决的,但如何解决呢?
  王小玩见状,已知其有为难处,遂道:
  “春姑娘,你有什么为难处,你说出来,我来替你作主。”
  春小小皱紧黛眉,欲语还休!
  谈紫微嘿地一声,道:
  “小小,你若觉难以开口,不如请武老板,让我亲自跟他说。”
  春小小脸色一沉,颤声道:
  “谈公子,你莫非为了引出武大爷,而故意戏骗我?”谈紫微长叹一声道:
  “你我相交这么久,你认为我会为了这么一个理由,而去欺骗你吗。”
  春小小有点激动地道:
  “那你为何直到现在,才提出愿为我赎身的意思?”谈紫微道:
  “那是因为我认为时机还没有到,现在我是发现武效天的秘密,觉得你如继续待在群香院,将会发生危险,所以才急着想带你离开。”
  春小小凄冷一笑,道:
  “别人或许会,我却不会。”
  王小玩道:
  “怎么不会,现在我们把话说开了,你若不走,他一定不会放过你,别傻了,这就跟我们走吧!”
  春小小道:
  “好吧!既然你们已经知道这么多了,我就告诉你们吧!”
  “其实事情会闹成这样,是我一时鲁莽下令杀吴昌和上官大娘所致,而且武效天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亲生父亲。”此言一出。
  王小玩和谈紫微均失声啊地叫出,两人面面相觑,都觉事情端的发展得太令人难以相信了。
  春小小续道:
  “那天大将军来群香院,我一看即知你们别有目的,偏你又是京几道的采访使。”
  “如此突然出现,又如此神秘兮兮。等你下令抓吴昌两人,我以为你是发现什么,要来找我爹的麻烦。为了怕吴昌泄密,我立即暗中下令杀他们。没想到,你的目标并不是群香院,而是谈公子。”
  “唉!世事真难预料,我为了掩藏,却反而将真相摊给你们看。”
  谈紫微也长叹一声道:
  “你也不必难过了,令尊所做的事,就算不为此事面揭露,也会为别的事而揭露。其实,我早就觉得奇怪啦,只是因为你,所以我没去追查。”
  春小小道:
  “其实他所做的事,只是各为其主罢了,又有什么错了?”
  王小玩吃惊道!
  “他杀人没有错?他用卑鄙的方法使人为他卖命没有错?春姑娘,你根本他妈是非不分嘛!”
  春小小激动地大叫道:
  “我不相信我多会做这种事!”
  王小玩怒道:
  “你不相信?那我四个师兄怎么死的?那些武林高手怎么死的?”
  春小小倒抽一口凉气,缓声道:
  “他们只是效忠于我爹罢了!”
  王小玩冷哼一声,叫道:
  “效忠不效忠值多少钱,一定要卖命吗?人家给他一条生路,他还不要吗?”
  “小小姑娘,你用脑袋思考好不好?你娘哩,用肚脐眼思考,也知道事情不是黑白的。”
  “是他妈彩色的,复杂的很啊!”
  谈紫微皱眉道:
  “小小,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那么效忠的!”
  春小小再也支持不住,掩面泣道: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相信!”
  起身奔出花厅。
  谈紫微本想追出去,却被王小玩拉住,劝道:
  “让她冷静一下吧!”
  “这么夸张,演戏啊?”
  谈紫微喘了口大气,道:
  “也许武效天从来没有让她知道他所做的事。”
  王小玩摇手道:
  “不可能嘛!她既然会下令杀吴昌和上官大娘,那么就应该知道事情的内幕啊!”
  “唉!你不知道呀!女人多半有色盲,明明是黑的,她却硬说是白的。你娘哩,你又有什么法度(办法)?跳楼好啦!”
  谈紫微望了望阁楼外,凝神沉思起来。
  王小玩看了他一眼,挑眉道:
  “哎!你该不会真的要去跳吧?”
  “不过反正你怎么跳,也跳不死,你娘哩。”
  谈紫微却道:
  “奇怪!怎么这么静?”
  王小玩这才发现里里外外忽然一点声音也没有,一间妓院能这么静,实在天下一大奇。
  不禁又道:
  “你娘哩,搞什么东西?全死光啦!”
  谈紫微沉吟半天,眨眼笑道:
  “他—定不想躲!其实他也不用躲了,难到不是这样吗?”
  王小玩在花厅兜了一圈。
  摸摸鼻子,撇嘴道:
  “嗯!味道是有点不对?”
  谈紫微呵呵笑道:
  “怎么,你被你那阿根高足传染到伤风感冒啦?用鼻子打前锋。”
  王小玩又摸摸鼻子,笑道:
  “教学见长嘛!而且感冒症一向传染最快。”
  谈紫微流览一下外头,摇头叹道:
  “看来今天酒也喝不成,美人又哭走了,外头有起码三十个高手等着我们出去送死。”
  “大将军,你的雄兵呢?”
  王小玩撇嘴道:
  “你娘哩,本将军上妓院还带雄兵,那这里的姑娘可要鸡飞狗跳了。”
  谈紫微笑道:
  “无兵可用,只了自己动手罗!”
  王小玩搓搓手,迫不及待地道:
  “好,咱们打沙包去,你娘哩,二十多个高手!”
  这时,楼外传来一阵嘿嘿的冷笑。
  一个人道:
  “两位果然不凡人,胆识过人,在这当儿,居然还能谈笑风生,老夫佩服!”
  王小玩道:
  “武老头,看在你女儿是谈兄的心上人份上,你只要说出你为什么这么做,还有你如何控制这些人,老子就放你一条生路。”
  武效天道:
  “你如何放我一条生路?”
  王小玩道:“关你个一、二十年大牢。这罪很轻了吧?你不用再挑剔了。”
  武效天道:
  “哼!那不等于判老夫死刑,我还有一、二十年好活吗?”
  王小玩冷哼道:
  “既然知道自己是快死的人,还做尽坏事,不怕下了阿鼻地狱,他妈永不超生。”
  武效天嘿嘿冷笑道:
  “这世间根本没有天国地狱!”
  王小玩叹道:“做坏事的人,一向这么说。”
  武效天道:
  “李隆基抢了我武氏的天下,我也要让他倒下,以牙还牙,这又有什么错?”
  王小玩挑眉道:
  “李隆基?是那棵葱?”
  谈紫微呵呵笑道:“就是当今皇上。”
  王小玩喔了一声,暗道:
  “原来是唐明皇,不姓唐却叫李隆基,你娘哩!”又道:“喂!你有没有搞错啊!”
  “这唐朝天下本来就娃李的嘛!你那有份啊!你娘哩。”
  武效天怒道:
  “谁说是唐朝天下,是大周天下!”
  王小玩摇手道:
  “唉!不用争啦!反正打赢了是英雄,打输了就是狗熊。”
  “谁叫你们姓武的没种,打输了天下。现在还来怨人家抢,你们武则天还不是用抢的!”
  “胡说!则天大圣皇帝是上应天象,下应民情,而登基的,怎么是抢的!”
  王小玩喘了口大气,冷哼道:
  “这种文章九流的文人都会作,你作的还差呶!没有平平仄仄,五句七句,别谢四正啦(丢光脸)。”
  武效天冷哼道: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今天就不会放你们走!”
  谈紫微阻止道:
  “慢点!武庄主,要争天下凭你几十人,就算几千个高手,恐怕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吧?”
  武效天冷笑道:
  “这还用你提醒我吗?”
  王小玩突然灵光一闪,大叫道:
  “哇噻!我知道啦!你有靠山,你娘哩,安禄山让你住长安准备兴风作浪,是不是?”
  武效天道:
  “王大将军果然聪明,难怪安大人对你十分赏识,但今天我还是不能放你走!”
  王小玩骇然更甚,叫道:
  “你娘哩,我的天,安肥猪真够厉害的!居然有这步棋。”
  谈紫微也非常讶异,道:
  “难怪小小刚才说什么只是各为其主。”
  武效天道: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要杀包通吃了吧!他替你找杀手行刺安大人。”
  “嘿!直到现在安大人还以为那个杀手是杨国忠找来的,哼!可被你查出来了吧!”
  王小玩恍然大悟,喔了一声,笑道:
  “原来是为这档子事!怎么那样凑巧,全挤在一起上演!搞得事情一团乱,其实说破不值三两钱。”
  武效天道:
  “你想知道的,你全知道了,也该死的瞑目了吧!”王小玩摇手道:
  “还没有呶!我还想知道,你是怎么控制我四个师兄听命于你的!”
  武效天道:“嘿嘿!他们吃了我的药,当然只好效忠于我了。”
  王小玩恨得牙痒痒道:
  “你他妈卑鄙无耻!”
  武效天大笑道:“能骂尽量骂,你快没机会开口了。”说着手一挥,十来个黑衣人立即窜入阁楼内。
  王小玩和谈紫微立即卷入激战中,他们必须全神贯注,尽力施为,才有办法以一敌六、七个高手。
  这些黑衣人得了指示,要置他们于死地,所以个个尽出绝招,想一招令对方毙命。
  他们个个是独当一面好手。
  所以几十招一过,王小玩两人已感到今天讨不了好,逐渐打渐退,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但围攻的越来越多,逼得他们只好退入阁楼内,王小玩叫道:
  “他们为什么赶我们进来?”
  谈紫微急道:
  “楼里一定有机关,他想困死我们!”
  王小玩呻吟一声,叫道:
  “你娘哩,又是机关!”
  但虽然明知武效天的主意是想逼他们闯入机关,却偏偏怎么突围也冲不出去,两人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只有更奋力杀敌。
  王小玩似乎越打越勇。
  左手刀来右手剑,体内真气如山倾出,一下风雷剑,一下六阴剑,招招迅雷不及掩耳。
  他愈打愈生气,下手也愈重,已有不少黑衣人中剑倒地。
  谈紫微轻功指力向称绝武林,虽在斗室内也能纵来跃去发挥自如。
  只是那群黑衣杀手,个个死命围住他,不让他跳出楼外。
  所有的出路均被堵住,委实令他气闷。
  躺下的人越来越多,但黑衣高手似乎永远那么多人在围攻。
  谈紫微估计错了,来的人不止三十个。
  武效天几乎是倾其所有主力来对付他们两人。
  就在两人渐渐被逼入一间斗室的门口时,身旁忽现出一道门,春小小呼道:
  “从这里来!”
  两人闪身而入,那道门即快速关上,将所有的黑衣人挡在外面。
  春小小道:
  “趁我爹还没围住出口,快走吧!”
  谈紫微感激道:“小小,你……”
  春小小止住他,摇头道:
  “不要再说了。”
  王小玩急道:“哎!来日方长啊,老兄!”
  两人轻功一展往出口窜了过去。
  那出口正是阁楼的后院,两人一跃上了墙头,想跑回将军府调人。
  却迎面飞来一排利箭,又将他们逼回后院。
  只听武效天大笑道:
  “我早防着小小那死丫头会变节放你们啊!”
  王小玩勃然大怒,发足冲向他,大叫道:“我要杀你,我要杀你。”
  却又被黑衣人挡转。
  两人到了这步田地,只好大开杀戒,以求自保。
  武效天得意洋洋地笑道:
  “打吧!你们武功再高,也有打到精疲力尽的时刻,也有被杀的那一刹那。”
  “不用等了,就快到啦!”
  王小玩怒叫道:“你娘哩,放你的狗臭屁!”
  武效天看戏似地赏心悦目,笑道:
  “老夫,一向有欣赏大高手死亡时,那一刹那的模样,他们多半是一脸不相信这是事实,但他们还是断气。”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
  那知他这一阵大笑还没笑到一个段落,忽然接着一声惨呼。
  由于情况实在太不相配,霎那间,人人均一脸诧异地转头注视他。
  只见武效天两眼突出,死瞪着墙头。
  但那里却是空无一物。
  然后他伸手捂住胸口,倒抽一口气,硬生生从心口抽出一根长针。
  王小玩忍不住失声叫道:
  “针眼!我的天!”
  武效天闷哼半声,碰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已睁眼而毙。
  他张着口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再也不能说,他确实是留着一脸不想信自己会死的表情。
  那群黑衣人见主脑死了,似乎全失了魂,也忘了动手,个个一脸茫然失措。
  谈紫微怔了半响后,道:
  “武效天已死,你们再也不必受制于他了,还是将组织解散了,各自转动吧!”
  王小玩道:
  “反正你们是不得已才出手拚命,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你们走吧!”
  这时突有一个黑衣人跪在地上,抖着身子道:“不能,不能,主人不能死。”
  越叫越颤抖,脸色渐渐发自,浑身象脱了力一样。他一如此,其他的黑衣人立刻受到感染。
  身子颤抖起来的人越来越多。
  王小玩瞳目道:“这是怎么样子?他们中了毒吗?”谈紫微皱紧眉头,沉吟不语。
  这时,春小小忽然在众人的身后,说道:
  “他们中的是吗啡的毒,假如不继续吃就会有这种情形发生。”
  王小玩急道:“有解药吗?”
  春小小冷哼道:
  “解药就是他们自己的意志力,只要他们能抵抗这种痛苦,强制自己不继续吃吗啡。经过一段时间,自然就可以戒掉,那时就恢复正常了。有一些意志力特强的高手,就因为能忍,所以能不受我爹控制。”
  王小玩挑眉道:
  “竟然有这种毒药,嘿!那要救他们容易,只要将他们全关进大牢。”
  谈紫微轻轻一笑,抬眼和春小小对望。
  王小玩眨了眨眼,心道:
  “让他们去沟通吧!”
  扫描:qxhcixi  OCR:武侠屋 武侠屋和双鱼合作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