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骰子混混太子》

第二十五章 纂改天书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次日,王小玩捧着玉玺要进宫去交差,谈紫微忽然来访,一见面即道:
  “我是来告辞的。”
  王小玩道:“哇!这么快就要走!”
  谈紫微道:“留着也没什么意思,而且小小也不愿再呆在这种让她伤感酌地方。”
  王小玩笑道:“看来你以后不能自由自在罗!”淡紫微笑道:
  “感情债就是这么回事啦!对了,暗杀武效天的针眼是什么人?”
  王小玩道:“这我可不知道,他只是一个独来独往的杀手,来无影去无踪。”
  谈紫微道:“不是你重金聘请的吗?”
  王小玩歪歪嘴,哈声道:“喂!你问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报仇?”
  谈紫微故做迷惘之态,瞪目道:“报仇?我跟谁有冤有仇了?”
  王小玩松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你给美人灌够了迷汤,想替她爹报仇。”
  谈紫微道:“想不到武效天自己组织一个杀人集团,自己以后却死在一个杀手手中,你说他这是不是报应?”王小玩闷哼道:
  “这些感伤留着和你的小小写诗去吧!再说下去,老子眼皮就重上三斤。”
  谈紫微大笑道:“好,那咱们后会有期!”说着转身而去。
  王小玩忙叫道:“喂,等一等啊!你们上那儿去?”谈紫微笑道:
  “天涯海角!”王小玩瞠目道:“没有确切的地点,那以后我怎么去找你们喝酒、聊天、玩耍。”
  谈紫微笑道:“我一定居下来,就会通知你,反正找王大将军是挺容易的事。”
  王小玩挑眉道:
  “那可不一定喔!我一辞官,也去天涯海角,你找个鬼?”
  谈紫微眨眼笑道:“过些日子你就会有四个如花似玉的对象,这拖泥带水的,谅你怎么跑也跑不远,我要找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王小玩叫道:“你娘哩。”
  谈紫微纵声而笑,大笑声中,转身飘然而去。
  王小玩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暗道:
  “你娘哩,老婆娶太多,确实伤脑筋!”
  也举步往皇宫而去。
  大将军施施然入了宫门,本来正哼着情歌。却忽然住了口,往四周张望一番,又摸了摸鼻子,暗道:“你娘哩,怎么怪怪的,那里不对劲了。”
  绕过正殿的大廊,迎面遇见一脸忧色的吴海国,忙道:“怎么啦!是不是皇帝老头又丢尿盆了。”
  心想萧冰天生调皮捣蛋,说不定真干了这种事,故意来引起自己对她的注意力。
  孰料,吴海国摇了摇头,沉声道:
  “安禄山那厮真的造反了。”
  说着又摇了摇头,继续前行。
  王小玩在原地怔了半晌,忽地怪叫一声,往华清官跑了过去。
  众御林军见大将军突有异状,只吓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一到华清官,只见满朝文武刚好退出,个个脸色惨白,满是惶惶张张之色。
  杨国忠本来是垂头丧气,一见王小玩即抬头急道:“玉玺找到没?”
  王小玩道:“找到啦!这不就是。”
  杨国忠拿起玉玺看了几眼,道:“找到就好,不然太子多疑起来,万一联想到我和安禄山那混蛋有什么牵连,那我可九个土摆在一起,土土土。”
  王小玩笑道:
  “不是他会联想,而是你自己会联想,现在怎么样了?”
  杨国忠愤愤道:
  “哥舒翰那王八蛋,人家都打来了,他居然还按兵不动,你说他这是什么玩意儿!”
  王小玩道:
  “我早说他不行,专输汉!他奶奶的!那你怎么办?换个人?”
  杨国忠道:“我已派人去逼他出兵,要不然就判他有通敌之嫌,我看他还敢缩在乌龟壳里不?”
  王小玩道:“光派他也没用,你要多调大将才行,现在还是先打倒安禄山才是正点。”
  杨国忠点头道:
  “嗯!皇上已下旨全国总动员,现在各地都会起兵抗贼,我想不会有问题。”
  王小玩道:
  “那老子就放心了。”
  别了杨国忠,便直入华清官偏殿。
  只见唐明皇一脸忧色,坐在殿上,人恍惚老了不少,李亨正在一旁安慰他。
  一见王小玩,两人均抬起头来。
  王小玩请完安,呈上玉玺道:“皇上,臣已经将玉玺找回来了。”
  唐明皇末见喜色,反而叹了口气道:
  “唉!国家已临险境,朕其罪大矣,找回玉玺,又怎能弥补。”
  王小玩道:
  “皇上此言差矣!您老仁厚待臣下,是一个古今少有的明君,安禄山那厮包藏祸心,他一向装得忠心耿耿,?又有谁会料到他深得皇恩荣宠,还会忘恩负义。”
  唐明皇点了点头,道:
  “是啊!朕—向自认待他甚厚,他一定不会造反,那知他是一个没良心的人。”
  王小玩道:“皇上,他是个青番,仁义、礼智廉耻样样不懂,当然不会体会人家对他的好人情,您放心,这种人往往成不了大事,他一定很快就会失败的。”
  唐明皇点点头,道:
  “希望如此,战乱太久,百姓一定苦不堪言,朕已老了,不能担此重任,朕想传位太子,皇儿。”
  皇帝话还没说完,太子李亨已伏地泣道:
  “父皇身体犹健,身系天下子民的重望,岂能出此颓志之语,望父皇三思之。”
  说着连连叩头。
  唐明皇见李亨如此,遂息了传位让国之意,摇手叹息道:
  “好吧!你们都下去吧!”
  李亨道:“望父皇宽心,反乱定有平息的一日,国家一定无碍平安。”
  唐明皇点点头,不愿多说,只挥手叫他们退出去。两人来到殿外,王小玩急道:
  “喂!起先你还担心寿王会跟你抢龙位,现在老头子都说出口要传给你了,你却假惺惺哭着不要,哎!你头壳里那根筋不对劲了?”
  李亨道:“唉!小玩!我可以跟兄弟争位,岂可以跟父皇争位,这是不孝之理啊!”
  “我想得民心,首先就是条重孝道!何况现在还是先平乱再说。”
  王小玩却不同意地道:
  “不对呀!皇上说得对,他已经老啦!担不了这个重任,是年轻人该出头啦!”
  “你怎么恁地狠心!不让他干脆放下国事,去享老福。”
  李亨怔了一怔,忽觉刚才推拒得太快了点,王小玩所言确实有几分道理,只好摇头道:
  “看情形再说吧!”
  王小玩突然问道:“我拜兄郭子仪怎么祥了?”
  李亨道:“朝廷已下令全国兵马调集,他应该也会起兵。”
  王小玩闷哼一声,道:
  “你啊!就是爱来这一套,好好皇帝不做,你刚才要答应了,你就可以弄个节度使给他当,这样他才能发挥大才,一个小小太守,你叫他如何帮你打安禄山,你娘哩。”李亨跺脚道:
  “你怎么就不懂,这个要慢慢来,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节度使,都是有战功才能担任。”
  只要郭子仪打上一场胜战,我立该就调他当节度使。现在满朝之中,只有你和我知道他的才华,若冒冒然升他的官,一定会引起人家不满。那时人心一不和,岂不是更糟糕。”
  王小玩叹了老大一口气,道:
  “难怪当初,你非要老子先去立个大功不可,你啊!一个心有他妈九个窍。”
  李亨摇头叹道:
  “你以为想当皇帝那么容易吗?若不弄得人人心服口服,人家自动肯为你忠心办事?”
  王小玩想到自己就是太疏忽,才会让地水凤火四人背叛了自已。而中了武效天的圈套!死得七惨八惨,这件事自已多少也是要负点责任的,心中忍不住暗暗惊道:
  “你娘哩,老子还是别自找麻烦,象谈老兄那样带着春小小大美人,去天捱海角享清福,岂不是快活的没法形容的事了!”
  主意一定,心中登时有个主意,遂急急告别了李亨,回到将军府。
  一回到家,也不跟人打招呼,即进入内室,拿出从方井里找到的半本黄符历,想道:
  “玄节师父曾交待过,老子若不想当皇帝,倒可以扶个明君上位。”
  小木子人不错,又讲义气,老子就他妈拥他为帝,把臭担子给他去扛,你娘哩,横直他可想得要命!”
  遂出房吩咐人去取人乳。
  自己又到花园取土原有的历书。
  等侍女一脸英明其妙捧来一碗人乳后,即摒退所有人,自己关在房内。
  照玄节老人吩咐的手续,开始动手改历书,他先将历书浸在人乳中。
  以便化开封在上面的血迹,然后用刀割破手指,滴出一些鲜血,备好毛笔。
  心里得意洋洋道:
  “安禄山啊安禄山,老子这笔一划下去,你就只好一头去撞在墙壁上,最好是撞死自己,免得打了仗,被抓来砍头。”
  “那时你就泻四正(丢脸)喔!”
  等一切准备就绪。
  王小玩即拿起笔,沾饱了鲜血,用空前绝后地正经八百的神情,靖端正正在历书上写上“李亨”两个字。
  写完后将笔一扔,把书盖上,他才懒得去看前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字。
  依言将两半本书订成一本,放入一个匣子里,正想起身拿去藏妥。
  突然脚下一晃,身子差点站不稳,桌上的东西全给摇到地下。
  外面立刻有人尖叫道:
  “大地震,大地震啊!”
  人声立即耸动起来,惊呼声此起彼落。
  王小玩站稳脚,脑海浮起三老怪曾说,当年李渊改写黄符历时,曾震塌一片什么鸟山的。
  心想此言果非神话,心道:
  “你娘哩,可别震塌老子的将军府。”
  大地震摇了十来分钟,接着天空响起几个霹雳!天色顿暗。
  不久下起大雨,刮来狂风,整个长安城立时陷入狂风暴雨中,飘飘摇摇宛如世界末日。
  大风大雨连连扫了八日。
  这一夜,天上繁星烁烂,风雨已经走运,唐明皇、太子李亨、王小玩和一行大师,四人坐在御花园中观星。
  一行首先开口道:
  “皇上召贫僧来问国家前途!其实天象中早已暗示得一清二楚了。”
  唐明皇道:
  “大师是说大风雨过后,一切还是安然无恙,前景光明。”
  一行点头道:“正是如此。”
  唐明皇现出多日少有的笑容,抚须道:
  “那朕就放心。”
  一行顿了顿又道:
  “但风雨在长安大作,则显示京畿将有危险,皇上还是趁早做离京的准备。”
  李亨挑眉道:“大师是说长安会失陷?”
  一行默不作声,只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王小玩道:“那还是及早作打算的好,以防万一。”唐明皇点点头,道:
  “大师还有没有什么指示?”
  —行从袖袋中拿出一个小木匣,道:
  “贫僧有一个小木匣送给皇上,等皇上想拿出来看时,再看吧!”
  王小玩眨眼笑道:
  “大师,你这该不是学诸葛壳的锦囊妙计!来个锦匣妙计吧!”
  一行哈哈一笑,起身道:“将军说笑了,皇上,贫僧这就走,望皇上多多保重。”
  唐明皇也起身相送,道:
  “小玩,你替朕送大师回去。”
  王小玩应了一声,心中咕哝道:“我去接的!当然我去送啦!”
  遂尾随一行出宫。
  在路上,一行微微笑道:“你到底还是把历书给改。”
  王小玩瞠目道:“怎么叫改呢?难道小木子本来是当不成皇帝的?”
  一行叹道:
  “本来安禄山是有登基的鸿福,这一下,他的皇位可坐不稳了。”
  王小玩跳脚道:“什么!你说那只猪本来合该当皇帝?”
  一行点了点头,道:“是,现在可被你破坏了。”王小玩得意洋洋,拍手笑道:
  “哈哈!可乐死我了,那只猪若真当了皇帝,那全天下岂不被他吃光了?”
  一行道:“你将历书找个地方深埋,那天下就永久太平了。”
  王小玩道:
  “嗯!老子得好好处理,这本破书,还真好妈邪门的很。”
  说话间,已到梁府门前,王小玩又道:
  “大师,既然你说长安会失陷,那你还继续留着吗?”
  一行微笑道:“我也打算避一避,大将军,你要多多保重,天下子民还须要你出力去拯救呢!”
  王小玩闷哼道:
  “别找我,我想做老千,做游侠,可不想做伟人和圣人,你娘哩,我可没头壳歹去。”
  说着挑挑眉,耸耸肩,自顾自掉头而走。
  一行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也掉头走入梁府。
  王小玩才一踏进将军府大门,二六子即迎面叫道:“不好!啦!”
  “老大,哥舒翰打了个败仗,安禄山的大军要来啦!”王小玩全身一震,跺脚道:
  “我都说他是专输汉嘛!”
  “果然他妈就输了,你娘哩,这下真的大家一起走啦!”
  过不多久,朝廷终于下旨撤离京师,皇帝带着杨美人仓仓皇皇离京奔蜀,这一日,军马驻扎在马嵬坡。
  王小玩想起自己的父母,均是命丧此地,心情遂不太好,一个人躲在军帐内睡懒觉。
  那知睡不到半个时辰,小猴儿突然闯进来急道:
  “老大不好啦!出事啦!”
  王小玩—跳起身,急道:
  “出了什么事?”
  小猴儿急道:“军队在闹情绪啊!你是统帅快去看看,安抚安抚他们。”
  王小玩跑出军帐,吴海国即迎面奔来,叫道:
  “糟啦!大军说皇上若不处斩元凶大恶,他们即不愿离乡别家,真是一人起哄,人人附和。”
  王小玩跳脚道:“元凶大恶就是安禄山,他们叫皇上怎么处决他,你娘哩,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两人正急寻对策,别十鬼又跑了过来道:
  “不,不好了,太子出面说元凶是杨国忠,说是它与安禄山不合,才会逼得安禄山造反。结……结果……”
  王小玩全身大震,汗毛直竖,颤声道:“什……什么?他……他真这么说?”
  别十鬼叫道:
  “是啊!我亲耳听见的,结果,一些御林军抢进杨丞相住的民房,把他拖了出来,现在一定给削成肉酱啦!”
  王小玩也顾不得说话。
  发足就奔往人最多的地方。
  但等他去到那里,杨国忠已被砍成两半了,鲜血流了一地,大队禁军正围着李亨欢呼!
  李亨看见王小玩跑了过来,高声制止大家的呼叫,转身一脸严肃地沉声道:
  “你跟我来!”
  王小玩只好跟着他走入一间民房,李亨吩咐道:“关上门!”
  王小玩碰的一声关上门,立即忍不住大叫道:
  “小木子,你这太过分了吧!你怎能这么做?”李亨怒喘道:
  “刚才的情形,你没看见吗?若不这么做,万一军心一动,惊动圣驾,就更严重。”
  这些禁军全造反危害父皇,那时连我们都难以幸免,你以为你武功高吗?武功高的也挡不住几万人疯狂的军人。”
  “而且这件事,说起来也不能不怪杨国忠无能,也不能不怪他专权自主,他是死有余辜。”
  王小玩连连怒喘。
  勉强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但一想到杨国忠平日确实待自己不错,不禁跳脚道:
  “你娘哩,你混蛋!你老狐狸!你黑心肝!你死没人哭!”
  李亨给他骂得火气上升,怒道:
  “好,你够义气,你够仁慈,你去放着几千万的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要陪杨国忠死,你还要拖一大堆人下水,王小玩,你懂不懂什么叫大局为重,你当什么禁军统帅,你只顾小节小义,你不懂大仁大义,你娘哩。”
  大怒下,忍不住也学了王小玩那句骂人的口头禅,以便泄泄怒气。
  偏生这句“你娘哩”象一桶清水登时浇得两个火气正大的人一头冷水。
  两个面面相觑,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小玩一冷静下来,也感到李亨这么做,确实是上上之策。
  牺牲一个只会揽权的小人,却可以稳定军心,保会皇室,让平乱的大业,能够继续发展下去,这一招,可以是很高的一招。
  两人正要互相说句道歉的话,门外却有人急呼呼地拍门。王小玩喝道:
  “什么人?”
  二六子大声道:“老大,不好啦!又乱起来了。”
  王小玩急忙打开门,瞠目道:
  “难道你们真要造反?你娘哩,这些平常乖乖得跟猫一样,今天每个人全吃错了药,他奶奶的,你叫他们给老子去重新投胎。”
  二六子喘了口气,急道:
  “投胎的事,以后再慢慢跟他们算,你现在先出去一下,他们要求见你啊!”
  李亨倒抽一口凉气,道:“小玩,你就答应我们的要求出去看看吧!记住千万不要再激怒他们。”
  王小玩闷哼一声,道:
  “应大众要求,你娘哩,要是他们要求老子自砍脑袋给他们当球耍,我也砍他妈的吗?你娘哩。”
  说着跺跺脚,才往外走。
  他这一走到禁军大众前,大家立时静下来。
  王小玩双手叉腰,立在一个土坡上,威风凛凛的横扫了几万御林军一眼,道:
  “我知道你们很委屈,也知道你们很不平,老子的心情就跟你们一模一样!”
  这几句话一喊,军众立时大声欢呼,人人又激动又感动。
  王小玩续道:
  “现在我就公布一件机密给你们知道,让你们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军众立刻又鼓噪起来。
  王小玩将两手一抬,止住叫声,又道:
  “依正确的情报,安禄山十年前就开始阴谋造反啦!他早就想侵占中国啦!”
  “只是这件事可能会晚一些时侯发生,但现在发生确实是杨国忠处理不当所致,你们既然已经砍了他,就平该静下心来,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
  “想到没有,大家会离乡背井,其实就是安禄山害的,他现在不害你们,以后也会害,所以你们应该气他,找他算帐!应该静下来,团结起来对会他!”
  军众立即又喧哗大叫,人人喊着杀安禄山,打倒安禄山等等的话。
  王小玩等他们叫了一阵后,又抬手止住叫声,平缓地道:“好,你们还有什么不满吗?”
  一个小队长上前,叩头泣道:
  “大将军,我们都知道你待我们最好,你要替我们作主。”
  王小玩点头道:“我当然替你们作主,说!”
  那小队长道:“我们杀了杨丞相,是没得皇上旨意,杨家一门祸国殃民,请你代我们去求皇上,请他割爱赐死杨贵妃,这样我们才安心,才能一心为国。”
  王小玩一句“你娘哩,放你妈的狗臭屁!”差点冲口而出,强忍了几次,才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这时军众又大喊道:
  “请皇上割爱赐死杨贵妃……”
  王小玩突然感到众怒难犯,心想刚才李亨必与他有同样的遭遇,所以才处死杨国忠。
  可是让他去害一个柔弱而貌美的女子,王大将军怎能狠下这种心肠?
  但军众的声浪,一波接一波淹了过来,王小玩渐渐感到头皮发麻,手足冰冷。心里叫道:
  “你娘哩,你娘哩,我的天,天!”
  这时,大约十来个小队长一起跑到前面。跑下地后,拔出佩刀,纷纷叫道:
  “请大将军出面为我们呈情,否则今天我们只有死在这里。”
  王小玩火气上冒,终于忍不住喝道:“你娘哩,你们想威胁老子!”
  一个小队长道:
  “皇上若不正法杨贵妃,我们早晚都得死,不然我们一步也不向前走,大家都有家有室,谁愿意惨遭横死!”王小玩大叫道:
  “你们杀死杨国忠是经太子同意,皇上怎么会怪罪你们?”
  那小队长道:“皇上现在不怪我们,但只要杨贵妃在他身旁,他迟早还是要找我们算帐的!”
  他这们一说,大众皆齐声附的。
  王小玩耳中轰轰响,觉得军队如此顾虑也是对的,正不知如何回答时。
  二六子上前拉他一把,低声道:“殿下要你先退下再做商量!”
  王小玩心中也没了主意,只好大声道:
  “好,但我要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在皇上还没有回答前,你们不可轻举妄动,不可以自杀,听到没?”
  几个小队长和军众欢呼连连,齐声叫道:“听到了!”几万个人一起大叫,声量委实大得令人手足发软。
  王小玩大刺刺走下土坡,心中却叫苦连天,暗道:“这声歹记舞大条啊(事情惹大了)!”要皇帝老头砍他的心肝宝贝,这谁愿意干!起码老子就绝对不愿意。”
  他回到李亨暂住的民房,见太子紧锁双眉,在小厅上踱来踱去,只好闷不吭声,自个儿找张椅子坐下来。
  那知屁股还没沾着椅面,李亨己道:
  “我们见父皇去。”
  王小玩惊道:“你娘哩,你真要叫你爹杀你后娘啊?后娘就算不是亲娘,也是个娘,你他妈真象狼心狗肺。”李亨怒道:
  “你又来了,为了一个狐媚女子,值得葬送国家前途吗?”
  王小玩哑口无言,大声道:“咱们就不能想个万全之策,然后再去见见皇帝吗?”
  李亨道:“我也知道父皇不能失去杨贵妃,但事到如今,又有什么万全之计了?”
  王小玩叫道:“你不给老子时间考虑,怎么想万全之策,我看你就是巴不得贵妃娘娘死!”
  李亨大怒道:
  “好,你想,你想到军队作起乱为止,到时你压得住吗?王大将军!”
  王小玩差点冲上去和太子打一架,要不是外面又大叫大嚷起来,还真压制不住。
  李亨沉声道:“他们又起哄了,还不快走!”
  王小玩怒叫一声,大骂道:
  “现在由得你们猖狂,以后老子不跌得你们金金(教训)老子不姓王!”
  两人匆匆来到唐明皇休息的地方,见老皇帝面色惨白,两手捧着茶杯都微微发抖,一见到他都颤声道:
  “怎么样?安抚不了他们吗?”
  李亨跪下叩头道:“请父皇以国事为重,立即下旨处死杨贵妃,以安军心!”
  唐明皇连连喘气,呼吸登觉困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将眼眶一红。
  李亨又叩头哀声道:“请父皇三思!”
  唐明皇这才缓声道:“贵妃从不干涉国政,何罪之有?你怎么如此请求?”
  王小玩苦着脸道:
  “不是太子要这么做,是外头那几万个疯子要求这么做的,他们杀了杨国忠,怕受责备,所以连杨娘娘也不放过,这叫作乱作到底。”
  唐明皇一副早知此事的神情,只摇摇手道:
  “朕狠不下这种心,你叫他们来怪朕好了。”
  李亨大叫道:
  “父皇,我们还有江山要保,子民要救,求您振作起来,发挥往日平乱的雄风,重建大唐盛世,求您!”
  说着额头叩得头破血流。
  唐明皇伤心之极,只觉胸口上压得喘不过气,眼目渐花,脑中渐昏,怎么也用不了力再说一句话。
  就在这时,王小玩突然叫道:
  “有啦!咱们可以杀个假的给他们,反正他们真假也分不清楚,这不就结了。”
  李亨和唐明皇均怔楞半响,唐听皇接着急道:
  “可是如此—来!朕如何安置贵妃?”
  王小玩道:
  “可以找个地方将她藏起采,等平了安禄山之后,再将她偷偷接回皇宫,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呵!你娘哩,一切妥妥当当。”
  唐明皇急切地道:
  “你愿意负责保护保护她吗?”
  王小玩不假思索,立刻点头道:
  “我愿意!”
  李亨不悦道:“小玩,你身为护国郡王,怎可这种危机,远避他走?”
  王小玩怒道:“你娘哩,反正我也不会带兵打仗,留着有什么用?何况贵妃若翘了辫子,皇上定受不了,你到底有没有头壳,连这点都没想到,你娘哩。”
  李亨抬眼见父皇又恢复一脸希望,心想自己又何必太绝,非要处死杨贵妃不可,这样不是更落个不孝之罪?长叹一声后,也道:
  “好吧!这样做确实是万全之策。”
  说着还是瞪了王小玩一眼。
  心中实在万万不愿这个机伶的小亲信,在这种时候离开自己。
  唐明皇见太子已没意见,即道:
  “小玩,你打算将贵妃送到什么地方去?”
  王小玩道:
  “南方,那里没有战乱,应该很安全。”
  唐明皇点了点头,三人心中同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用谁来代杨贵妃受死?这委实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这时一个站在一边的老太临,忽然一前献计道:
  “皇下,刚才有个宫女因为害怕乱军叫嚷,在后院上吊自杀。”
  不如将她换上贵妃的服饰,送出去给大众看,再下一道旨,说已将贵妃处死,这样我想他们就会相信了。”
  唐明皇闻言大喜,道:
  “真有这么巧的事?好,那你快去办妥此事。”
  老太监接旨退下。
  王小玩道:“皇上,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一定会好好安置贵妃娘娘的,你去了四川,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否则怎能再跟娘娘见面,你说是不是?”
  唐明皇大喜的笑道:
  “好,你真是好臣子,不枉朕对你的提拔,比安禄山那没良心的东西,简直天差地别!”
  说着又呵呵直笑。
  王小玩瞥了李亨一眼,见他也正望着自己,遂对他做个鬼脸。唐明皇这时着手写了一道圣旨,叫一个太监出去宣读,不多久外面就传来一阵阵“万岁,万万岁”的声音。李亨道:“这些人真是的,又可恨又可怜!”
  王小玩却沉吟道:“到那个先带头起哄,你娘的,这人搞不好是奸细,一定要将他揪出来!”李亨和唐明皇均同意地点点头。这些老太监叫人抬出那个换了贵妃服饰的宫女尸体,回报:“皇上,一切都己准备好了。”
  王小玩找了两个守卫,将尸体抬起,吩咐道:“你们把尸首拿出去挂在山坡上的枯树上,这样他们就看见啦!”守卫领命而去。
  李亨道:“父皇,我想我们明天立即起程去四川吧!免得夜长梦多,又生枝节。”
  唐明皇点点头,道:“好!”即忙着入内而去,他即将和心爱的女人分手,如何不急着和他多聚几分?
  王小玩和李亨听外头的欢呼声,叫过一连后,已渐渐平息,均吁了口大气,一起坐下来喘息,一边讨论日后的大事。
  那知道不到半个时辰,二六子又急呼呼进来,道:“殿下,几十个武官求见!”王小玩脸都变了,一跳起来,嚷道:“他们发现是假的吗?”
  二六子刚才不在里面,遂一脸迷糊,奇道:“什么是假的?”王小玩见状,立即放下心,骂道:“现在他们非常崇拜你,怎会吊死你,他们是想上前线去杀敌,不愿到四川去。”
  李亨惊道:“什么?他们真这么说?”二六子道:“是啊!我还跟他们讨论了大半天哪!”
  王小玩笑道:“说的也是,大家躲到四川去,那还平个什么鸟?小木子,我看你也别去躲在四川了,干脆留在中原打仗。凡事不打前锋,自己躲得老远,叫别人去拼命,这样平了安禄山之后,谁服气你当皇帝!”
  李亨怔了一怔,沉吟半响,点头道:“这也有道理,可是长安不能待了,我又到那里去才好?”二六子道:“有个武将说灵武位在中央,正是一个指挥全国作战的好地点,他建议可以要那里建立临时首都,以便调动天下兵马。”
  李亨忽然生出一股信心,微笑道:“嗯!不错,这个建议很好。”王小玩笑道:“很好就采用吧!别婆婆加妈妈了。”
  李亨冷哼道:“你倒老奸的狠,叫我去打前线,自己去打算偷溜走。”王小玩笑道:“你娘的,我将人送到安全地点后,立即回来找你,这样可以了吧!”
  李亨道:“一言为定!”
  王小玩大声道:“一言为定!”
  两人将手一握,一起哈哈大笑。
  扫描:qxhcixi  OCR:武侠屋 武侠屋和双鱼合作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