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骰子混混太子》

第二十三章 密室遇险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两人遂窜入甬道中,见里面灯火闪闪,忽明忽暗。萧冰道:“别去了,那是故意诱我们上钩的。”
  王小玩道:“不去被钓一次,怎么知道上钩是怎样的滋味。”硬是往前去。萧冰呻吟一声,只好跟上去。不一会儿,已来到灯火前,发现一把火炬挂在墙上。王小玩看了半天道:“看样子才点不久,谈大哥一定在里面。”立刻又往前进。萧冰越走越发毛,正想再发声打退堂鼓,忽地脚下一震,已和王小玩一起往下滚。
  两人沿着一条又陡又长的地道,一直滚到一个方匣上,还没站定身,匣子又一开,登时往下掉,还没着地,匣门业已合上。
  王小玩发现自己是掉在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上,以为是压着了萧冰,猛一转头却见她卧在自己旁边。
  “你娘哩,我以为压到了你了。”一翻身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团被窝上。萧冰出声惊道:“我们掉到,床……床上来了。”
  王小玩见她又惊又慌,不禁笑道:“还说不怕色狼。一看见床就吓成冰人一样。”萧冰闷哼一声,忙跳下床,王小玩也跟着下来,发现四面均是铜墙铁壁,只有一些小圆洞。不断流进带有泥土的空气。
  王小玩想起方井里严石室机关,忙道:“阿冰,别去碰那些圆洞,那是机关。”萧冰撇嘴道:“还说不怕机关,这会倒吓得声音发抖。”
  王小玩看看顶上的匣门,道:“看来出口只有顶上这一条了。萧冰道:“那怎么办?”王小玩道:“没关系,我上得去。”萧冰道:“上去没用啊!还有那条讨厌的陡墙道,你怎么上去?”
  王小玩道:“它陡个鸟?老子将它挖成楼梯!”萧冰道:“哈!你倒勤快的很,干脆将铜墙铁壁挖个洞好啦!”王小玩又捏了她鼻头一下。笑道:“好主意!怎么现在才说?”孰料,他才想去破坏铁墙。忽然轰隆一声,四面铁墙突然缩进泥壁里,四周原来是个山洞。
  这一下突变,均吓了两人一大跳。萧冰怔了一怔,道:“这些墙全跑了。”王小玩笑道:“大概一听老子要砍它们,全吓跑了,你娘哩,墙都会跑,人当然跑得不见人影。”萧冰嗔道:“你可真会臭美,自己已给人家关着,还说大话。”王小玩四周查探一番,道:“他娘的,这里大概是整个山丘的中央。湿气这么重,住久了会得风湿病。”忽然一个阴侧侧的声音从顶上传采道:“嘿嘿,王大将军果灰聪明过人,一料即中。”
  王小玩怒道:“你他妈的那个王八蛋?”那大笑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怎么你忘望了。”萧冰道:“你就是抓我的那人武效天?”那人哈哈大笑道:“萧姑娘聪明貌美,确实难能可贵。”
  萧冰听他称赞自己,也就不忙着发脾气,只道:“你把我们关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武效天道:“只有一件小事要和大将军商量一下。”
  王小玩冷哼道:“你把老子关在这里已经是大事了。”
  武效天道:“我本安安份份做一个江湖人,大将军为何莫名其妙,去查封在下的产业群香院?”
  王小玩道:“什么,群香院是你开的?那吴昌和上官大娘,是你的伙计罗!你竟然杀了他们,他妈的!”武效天道:“他们知道太多的事,我怕一个不小心会说漏了嘴,只好让他们永远也不会再说话。”
  王小玩道:“妈的,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么怕人知道?”武效天道:“到了这步田地,将军也知道在下是干杀人的营生。”王小玩怒道:“你怎么逼迫我四个师兄为你做事的?”武效天道:“他们为了钱,为了更大的享受,自然就会自愿被我网罗。”
  王小玩哼了一声,怒道:“这些他们本来就有,何用听命于你。”武效天道:“他们是人,不是猫或者狗,是需要有人赏识的。”
  王小玩怔了怔,心想地水风火果然对自己有所不满,才会另投他主,但却也是去作一个杀人工具而已。不禁冷哼道:“你就赏识他们罗!”
  武效天道:“错,我将他们善如上宾,他们自然对我忠心耿耿。”王小玩冷哼道:“只怕也不是这么简单而已!”武效天又嘿嘿笑了几声,道:
  “我今天请到两位,并不是要讨论四个已经死了的人。”王小玩道:“好,你就有屁快放吧!”武效天道:“我只要大将军承诺一句。以后别再来找在下的麻烦,在下立即奉还玉玺和放大将军两人出山牢,并且马上离开长安,永远退出江湖,不再干杀人的事。”
  王小玩冷哼道:“你说话如放屁,老子怎么能相信你。”武效天道:“大将军,在下要的不过也是你一句话而已,你为何不索性来赌上一赌?”
  王小玩偏头想了一想,心道,“何不先答应他。出了牢门再说。”武效天见王小玩想久了,即又道:“怎么样?大将军!”王小玩道:“你先将玉玺还给老子看看,是真货还是假品。”武效天道:“这个容易!”话才说完,上面就掉下一包东西。萧冰道:“是玉玺!我就是将它放这袋子里的。”
  王小玩将东西拿出来,看了半天,递给萧冰,道:“你看看是不是你偷出来的那个。别给掉了包,这么容易就还我们,亏他抢了老半天。”
  萧冰看了半晌。喜道:“不错,正是这一个,我认得的。”王小玩道:“你肯定?”萧冰道:“你也不想我是干那一行的,连真假都分不出,能混几口饭吃。”王小玩对她做个鬼脸,笑道:
  “我怕你高兴得昏了头啥!”这时,武效天又道:“玉玺已还大将军,那将军是答应了在下的请求罗!”
  王小玩道:“行啦!反正老子的目的就是找玉玺,别的事我一概没兴趣,你他妈快放我回去交差吧!你要搬家就搬你妈的吧!”
  武效天哈哈大笑道:“大将军果然豪爽,好,在下一定会放大将军出来。”王小玩怒道:“喂!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马上放老子出去?”
  武效天笑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二天后,在下一定履行诺言。”王小玩喝道:“为什么要两天后?他妈的!”武效天笑道:
  “在下这么个大家要搬的话,两天已是最快的啦!”王小玩惊道:“什么?你要先搬家了,他妈的,你一走谁来放老子,你娘哩。”
  武效天道:“放心,在下不想成为一个躲躲藏藏的通缉犯,所以一定不会得罪大将军和李氏朝廷,在下只是怕跟大将军碰头罢了,呵呵呵!”
  笑声中,只听几声掷步走运,王小玩大叫数声。已无人应。王小玩顿足道:“两天后,他妈人都跑光了。”萧冰道:“谁叫你要答应他!”
  王小玩道:“不答应他,他这么容易将玉玺还我们,他要摔碎了,老子就吃不完兜着走,嘿!这家伙真他妈老奸巨滑。”
  萧冰道:“哎!你是不是说话算话?”王小玩瞠目道:“当然。老子一向说话算话。”萧冰急道:“那真要放过那老家伙?”王小玩道:“我只答应他不通缉,可没说不找他算帐了。咦!你怎知他是老的?”
  萧冰道:“听声音也知道啦!那现在怎么办?”
  王小玩撇撇嘴,仰头望一望,道:“只好上去罗!老子可不能让他称心满意。”萧冰白了一眼,冷哼道:“你又不是壁虎,你能爬墙壁啊!”
  王小玩笑道:“你才知道,老子会爬墙壁。”萧冰摸摸肚子,道:“刚才要先吃一顿就好,现在可饿扁了。”王小玩叹了口气道:
  “大姑娘,又不是只饿着你。本大将军也是空着肚子呢!”话才说完,上面忽有人道:“给大将军送吃,请接稳!”即丢下一大包东西。
  王小玩接住后,忙打开一瞧,里面有肉有菜,有饭有酒,全一包包热呼呼的包着。萧冰欢呼一声,拿起筷子比赛似的吃起来。
  王小玩道:“喂!你也留一点好的给人家吃,这样吃法,也不怕嫁不出去。”
  萧冰咕哝道:“嫁不出去有哥哥养。怕什么?”王小玩笑道:“万一你哥哥娶回一个赤查某(凶婆娘),那你怎么办?”萧冰哇哈一声道:
  “这正是我最高兴的事,那我每天可有人整着玩啦!”王小玩喘了口大气,道:“依我看你他妈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英雄喔!”
  萧冰甜甜-—笑,道:“你知道就好啦!”两人正一面填肚子,一面斗嘴说笑,忽然一阵沙沙声从角落传来,不由得竖起耳朵,面面相觑,—起转头望向那个角落。那沙沙声停了一下后,又继续传来,而且越采越清晰,就象是大老鼠在挖洞的声音。
  王小玩奇道:“这里是山中心,又是密不透风的机关室,居然也会有老鼠。”萧冰嫩嘴道:“老鼠是无所不在的,那里有人,那里就会有老鼠。”
  王小玩笑道:“你是说老鼠一向是跟着你跑的?”萧冰哼了一声,又继续吃饭。
  王小玩则一面吃,一面频频注视那个角落。又过了一阵子,两人已吃饱了,那个角落忽然现出一个小孔。王小玩又兴奋又紧张地盯着,并且叫萧冰不要作声。
  萧冰却一付爱理不理的模样,自顾自坐到床上休息。终于听到有人低语道:“挖到底啦!”
  王小玩挑挑眉,暗道:“果然是大老鼠,怎么这丫头一点也不吃惊,难道她早知道有人会挖洞来?”心想等里面的人跑出来,就可知道答案。
  遂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等侯。那人挖洞甚是迅速,简直比老鼠还快。不—会,巳挖到可容—人通行,接着一颗灰头土脸的脑袋从洞里钻出,第一句话就是欢呼道:“哇!有吃的!”然后,一个又瘦又小的人跑出洞,第一个动作,就是窜到桌上,拿起一块鸡肉就塞往口里。过了一会,洞内又跳出一个同样瘦小的人,也是跑往桌边,狼吞虎咽起来,两人象十天没吃东西似的,只顾塞东西。
  等他们将桌上的东西扫得差不多了,萧冰才懒洋洋地哼了一声,那两个人立刻转头向床,嘴里还塞满东西地瞠目愣瞪,仿佛见到鬼了。
  萧冰冷哼道:“我道你们两个失了踪,原来跑这里来挖地道。”先跳出来那个少年人,忙将东西吞下肚,擦嘴擦手后,说道:
  “对不起啦!阿冰,我只想来这里捞大的,那知却被抓进牢里,本想挖地道跑的,没想到这一挖却挖到你的房间来,谢谢你的鸡鸭鱼肉。”
  萧冰哼道:“你瞎了眼啦!我的房间怎么会这么难看!”第二个进来的少年急道:“那这是那里?”
  萧冰道:“这里也是地牢,你姑奶奶也被那老家伙抓来了。”第一个进来的少年喜道:“阿冰,你是来救我们的啊?”萧冰道:“你美喔?我哪有空来救你们啊!”
  第一个进来的少年脸现失望,结巴道:“那你……啊!”这一声惊叫是他发现了施施然走靠过来的王小玩。萧冰撇嘴道:
  “见鬼啦!他就是京几大人王小玩。”第二个进来的少年惊道:“你就是让六哥做参军的王大将军?”王小玩笑道:“正是我啦!你们好啊!大名怎么称呼?”
  两个少年手又开始不安,搔搔头不知如何回话才好,只讪讪地觑着萧冰。
  萧冰指着第一个进来的少年,道:“他叫林根,有个外号叫挖地鼠。我都叫他老鼠。”林根抓抓脸颊,不安地道:“大将军好!”
  萧冰续道:“这个叫张良,外号叫过江泥鳅,也叫小泥鳅,他们都是我们村子的人。”王小玩眨眼笑道:“看来敢情萧大姑娘也有个外号了。”
  萧冰嘟着嘴道:“不告诉你!”小泥鳅却笑道:“她叫女神偷。”萧冰怒道:“你不说话会死啊?”王小玩笑道:“咱们一个赌王,一个神偷,倒挺配的嘛!”
  萧冰脸上飞红,又气又急又欢喜地跺脚道:“你又使坏取笑人家。”
  王小玩哈哈一笑,他见阿冰这样,更确定这小丫头喜欢自己,而他和阿冰这么一相处,对她反应敏捷,头脑灵光,人又长得甜美,不禁也动了心念。
  林根见状却苦起一张脸,胃口登时没了,只好四处去查看,说道:“那只有继续挖出去了。”萧冰道:“你们挖到这里,用了多长时间?”
  张良道:“少说也二天了,可饿死我小泥鳅也!”忙又继续塞东西。王小玩道:“这么说再挖下去,少说也要两天才能到外面,这还是太慢了,从上面快一点。”萧冰道:“你真能爬壁啊!”
  王小玩笑道:“除了生孩子,老子什么都能!”萧冰哈了老大一声,以示不信。王小玩道:“现在就要找一条长绳,这样我到了上面才能拉你们上去。”
  但四周找遍了就是没有绳子,张良道:“这里有吃的,有喝的,有睡的。就是没绳子。”
  萧冰指着床铺,道:“用布条来结。”王小玩笑道:“又是个好主意!”不禁对萧冰的智慧越加欣赏,心道:“贝贝虽然也是活泼型的,但脑袋可不灵光。”又叮咛道:“要结得牢靠。免得拉到半路断了,那可伤脑筋。”
  四人便开始动手撕床单、被单结绳子,这一结直结到过午,上面又丢下一包食吻,大家吃了个饱,休息了一会儿,王小玩凝神听上头没有声音,便道:“好,他们大概睡午觉去了,各位上去吧!”
  拿起布绳子,开始爬壁。起先萧冰三人听王小玩说会爬壁,均不相信,只是碍着他的官大,才动手结绳子。这时见他手足贴壁,爬得比壁虎还快,不由得看傻了眼。
  林根本来心中还嘀咕道:“哼!你会爬壁?我就把阿冰拱手让给你。”
  现在也只有瞠目楞瞪的份。王小玩一下爬到匣门边,伸手推了推,便门还是松着的没关。他敲了几下,见没人前来查看,即推门窜了上去,萧冰三个忍不住欢呼了一声。王小玩道:“趁现在没人,快上来!”
  张良道:“阿冰先上!”
  萧冰即拉过绳子绑在自己身上,王小玩真气一提,不消半分便拉上她,接着便轮到张良,他们三个均瘦小身轻,不用三分钟,已全上来了。萧冰道:“咦!前面这条路不是陡坡吗?现在怎么平的?”
  王小玩笑道:“武效天倒很会接待客人,平的自己走,陡的才留给客人用。”四个人蹑手蹑脚踏上那条有机关的甬道。那知才走到半途,平平的甬道,突然又一震变成陡斜,这次却不是向匣门那边倾斜,而是朝他们前进的方向沉下去,所以四个人登时脚下一滑,又往下滚落,连滚了几十次才掉到一个石室中,石门碰地一声关紧。
  王小玩四周望了望,撇嘴道:“妈的,他这里到底有多少间这种牢房?”林伊蹲在墙角,摸了一摸,道:“石块后是泥土,可以挖出去。”
  萧冰跺了跺脚道:“那还不快挖!我十分钟也待不下去了。”王小玩喘了口气,道:“你娘理,这样挖下去,不知要挖到什么时候,才能逃出去抓那老狐狸。”
  张良耸耸肩道:“只有碰运气了,现在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很难找正确的位子挖。”
  林根道:“这里建的时间很久了,石块很松,很快就可以挖出去的。”说着己开始动手挖。王小玩道:“照说武效天不会发现我们要逃,一定是机关自己发动的。”萧冰道:“那么他现在应该知道了吧!”
  王小玩默哼一声道:“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找老子拌嘴。”萧冰道:“我们有四张嘴怕他啊!”眼珠子翻了一下,丝毫也不担心自己身陷困境。王小玩笑道:“行啦!咱们由你打前锋,这……”
  话才说到一半,猛听得四壁卡卡之声作响,突然翻出一些铁制的机关。王小玩大吃一惊,叫道:
  “快躲到墙角去!”一叫完机关中已射出一排利箭。王小玩挡在众人前,挥舞长剑扫箭,掩护大家退入墙角,但这些机关装置是对淮整间石室,所以虽缩在屋角,还是会被一些利箭射到,要是手无寸铁,现在大家淮变成四只刺猬,王小玩一边扫箭,一边庆幸自己一直将这只拣来的剑带在身上。那些箭大约射了十多分钟渐渐的所有的机关全停了下采,留了一地的利箭。
  王小玩吁了口气,但还是全身戒备。
  这时林根呼了口大气,道:“挖下来不!”说着动手推齐一块大石。
  王小玩见他手上只有一根怪模怪样的铁器,居然动作这么快,遂道:“你娘哩,有得顶!”转眼瞧了瞧石门,心想挖地道不如捣石门。”
  他一向想到就作,立即贴墙走到石门旁,拿出匕首,也开始敲。萧冰一脸着急,一面盯着他,一面扫瞄那些机关,心跳速有两百之快。就在王小玩敲到十二下之时,那铁关又卡了一声,开始再射利箭,目标全射往石门。
  萧冰尖叫一声,才叫一半王小玩已安然回到她身边。张良怔了半响,才吁气道:
  “干他娘,真险!”王小玩有点颓丧道:“石门碰不得,只有挖地道了。”一头钻进去,叫道:“阿根!我来帮你挖,这样快点。”
  四个人遂两个挖土,两个推土,一路慢慢前进。林根动作迅速,王小玩匕首锋利,才挖了两个多小时,忽然有一丝风传来,林根喜道:“有风,一定是外头,运气真不错!”王小玩抚笑道:
  “有我在运气当然好啦!”手上更加卖力挖土。片刻之后,终于看到外面的月色,王小玩欢呼一声提气一冲,登时将洞口撞开老大一个洞,四个人跳出外面,高兴得直笑。萧冰笑道:“我再也不去那讨厌的地方。”边说边拍沾在身上的泥土。
  王小玩四处望了望,皱眉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林根道:“是那家庄院后边的山坡边。”王小玩道:“你们先回去,我还要入庄去抓老狐狸!”
  萧冰急道:“我也要去!”王小玩道:“我是去打架,又不是去吃酒席,你跟着干什么。”萧冰擞嘴道:“就因为你是去打架,我才要跟你去!”
  林限和张良齐声道:“我们也去!”王小玩道:“不怕又被关进石牢。”林根摇摇手上铁器,笑道:“大不了再挖出来。”张良道:
  “先去找一些食物和水!以防万一!”逗得大家直笑。王小玩略一沉吟,道:“好,各位偷偷潜回去,先去找吃的再说。”张良道:
  “我知道厨房在那里。”萧冰笑道:“你对吃的向来最敏感,你娘哩。”王小玩见她学会骂自己的口头禅,大笑道:“你娘哩,你怎么抢了我的开头语。”
  萧冰冷哼道:“又不是抢你的专利,犯法吗?”四个人鬼鬼祟祟潜到厨房外,张良道:“我进去看看。”说话完人己不见。
  王小玩见他们个个偷功高妙,身手灵敏,遂起揽才之意,心想:“这三个小家伙,若入了我乾坤门,一定是个人才。”不一会儿,张良巳抱着一大东西回到原地,笑道:“好样的。”四个人退回庄外,便席地吃将起来。
  王小玩填饱肚子,仰天一望,沉吟道:“怎么一间大庄院,好象没人住一样,大都到那里去了?”
  突然一个阴侧侧的声音回道:“为了躲避王大将军,只好全退走啦!”
  王小玩一跳起身,发现那引他入庄的白衣人。正缓缓踏步前来,立即怒道:“他奶奶的,又是你这大冰块,来来来,咱们这一次还没打完呢!”
  话还没说完,已挺剑疾刺白衣人,一眨眼已到他跟前,白衣人鬼魅般一闪,喝道:“好剑!”手上的剑也已出鞘。两人立即斗了起来!这一次比白天那次,打得激烈十分,也诡异得多。
  白衣人是无意中发现王小玩己跳出庄外,不象白天是奉命奉诱敌,遂决心“大车拚”一番,手中剑挥得如雪花四进,招招又冷又狠。王小玩知道他是高手,也不敢怠慢,尽出所学以对抗。
  两大越打越往林中跃进,两柄亮晃晃的剑,加上惨白的月色与漆黑的森林,看得萧冰三人心中出一阵阵寒意,但还是跟进树林内观战。
  萧冰颤声道:“你们注意一下四周,免得又中埋伏。”林中有落叶发出一阵阵飒飒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也越凄厉,王小玩所过之处,便有一堆叶子诡谲地扬起飘下,连树上未落的绿叶,也下雨似地纷纷下坠,渐渐地,他们身边罩上一层气。
  张良打了个冷战,悚然道:“这是怎么回事?”萧冰紧张兮兮地咬牙道:“那是剑气!”
  三人本想往前看个清楚,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得倒退几步。
  林根骇然道:“哇!好厉害的剑气。”
  白烟中,两个挥剑者腾来跃去,活象舞于九天之上的天兵神将。白衣人知道王小玩内力了得,不敢与他硬碰硬对砍,生怕手中剑被震飞。
  遂只游走四方,以快剑乱对手眼耳,想伺机下手取敌之命。
  王小玩机灵过人,如何不知白衣人心意,心想:“你娘哩,这样就想扳倒你爷爷?”
  念头电转,找到一计,也学着白衣人游走出招,两人翻来腾去,如青龙相搏,舞得令人眼花撩乱。
  萧冰三个始终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见四周的林本已飘起来,自己的呼吸也渐渐不顾,仿佛什么强大的东西,正慢慢压下来,再过片刻,己感头昏恶心。
  萧冰道:“不行,再不出去,咱们都会给真气震伤。”发足就奔。
  直奔出林外,那股压力才消失,张良道:“我的妈,我可从没看过这种打架方式,连看的人都会受波及,阿冰,那什么剑气?怎么那么厉害?”
  萧冰道:“这是一种内家气功,你以后练了就知道了。”
  三人休息一下,即恢复正常,林根见萧冰满脸急躁,即道,“咱们再进去看看,不舒服再出来。”萧冰马上同意。
  三人又跑进林内,见王小玩和白衣人仍然猛斗,而且剑也越挥越快,远远看去,宛如一道道白光。
  又打了片刻,萧冰三人正觉又不舒服起来。
  那白衣人突然脚下一晃,大喝—声,身子凌空面起,手中剑也跟着飞出来。
  闪电似的击向王小玩的心窝,人也双掌一发,拍向王小玩的天灵盖。
  这一下,看得人人惊心动魄。
  知道白衣人出了最后一击要与王小玩同归于尽。
  王小玩若挥剑出手去扫剑,势必会被拍中脑袋瓜子,若挥剑去刺白衣人,虽可刺死他,却必被利剑穿心。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往往选择后者,与敌同归毙命的。
  但王小玩于电光石火间,已想到应对之策,脚一跳已将黑匕首拿住,两手同时挥剑,只听当地一声和一声闷哼,同时发出。
  然后,白衣人身上喷出一道鲜血,溅得他自己浑身血迹,接着是他落地,发出碰的一声。
  四周又恢复宁静,林中一点风也没有,树叶全躺回地上。
  王小玩吁了口气,道:
  “真他妈,这家伙也是个硬脾气的,宁可死也不投降。”
  萧冰拣起断剑道:“小玩,你是怎么破他这一招,刚才真吓死我了。”
  王小玩笑道:“这么容易就吓死你?还好我有这把黑匕首。不然只好废掉一条手臂,来换回老子这条宝贝小命,真他奶奶的!”
  林根竖起大拇指道:
  “大将军,你能在—刹那之间,想到用这方法来躲过这一招,真了不起!要我都吓呆了,只怕就会跟他一起去阎罗王,一定被打入枉死城。”
  王小玩对自己能想出这一招,来死里逃生,也是颇为得意,连连咧嘴呵呵一笑,道:
  “这可不是练来的,而是脑袋灵光。”
  四个人围着白衣人的尸体,看不好一会,王小玩叹道:
  “我和他交了两次手,知道他剑法出奇,只是内力不如我,才会有此下场,要是他内力和我相当,现在躺下的,可就不知是谁喔!”
  萧冰道:“这人这么厉害,一定很有名气,就不知他是谁。”
  王小玩搔搔头道:“人都死不去问鬼啊!”
  话才落地,忽又有人笑道:“可以来问我啊!我对江湖人物,可认识不少。”
  王小玩听这声音很耳熟,但在这黑洞洞的森林中,又是在敌人的地盘上,加之方才刚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战,当下,也不容自己去想来者何人,一挺长剑,不说分由,便往声音来处刺去。
  那人突地从他面前消失,而且叫道:
  “哎!是我,别刺得这么凶。”
  王小玩怔了一怔,失声道:“谈大哥!”谈紫微笑道:“不是我的话,只怕来的人,现在已直挺挺躺在地上了。”说着已走到大家跟前。
  王小玩惊道:“怎么你在这里?”
  谈紫微摊摊手,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的才对啊!而且我不在这里,又该在那里?”
  萧冰道:“你不是进了那个石屋?”谈紫微笑道:“他想引我进去,我可不去啊!”
  王小玩撇嘴道:“你不进去,我可乖乖进去啦!”
  谈紫微挑了挑双眉,道:“难怪到处找不到你们,然后呢?”
  王小玩指指自己身上,道:“然后就从土道中,跑出四个浑身脏兮兮的灰尘人罗!”
  谈紫微呵呵一笑道:“原来你们有土遁高手!”
  王小玩道:“我刚杀了个厉害人物,就是他早上引我入石屋的。”
  大家走到白衣人身旁,谈紫微望了一眼,失声道:“怎么他也是武效天的人。”
  王小玩道:“他是谁?”
  谈紫微叹了口气,道:“他是以剑术称雄武林的雪花剑客,确实是一个厉害人物,李白兄推许他的剑术,只怕能和昊将军打个不相上下。”
  王小玩同意地点点头。
  萧冰道:“还好小玩内力赢过他,不然现在可惨了。”谈紫微笑道:
  “王将军武功又高,福气又大,自然能处处逢凶化吉。”
  王小玩哈哈大笑道:“怎么你也会看相!”忍不住脑中又浮起一行和尚的身影。
  谈紫微笑道:“我的名子叫什么你不知道吗?紫微斗数可是一种很准确的算命方法喔!而且是我家传的绝学,由我来算就更是准得不得了哇!”
  王小玩笑道:“你有两样绝技,可饿不死你喔!”
  谈紫微笑道:“我的绝技可不止两样喔!”
  萧冰大笑道:“你们两个倒可凑成—对宝,一样爱吹大牛。”
  王小玩道:“吹牛也得有两三步七仔(有点功夫),你以为那么容易吗?”
  说着和谈紫微相视而笑。
  萧冰撤嘴道:“好吧!请问两位吹牛大侠,现在咱们怎么办?老站在这可怕的黑森林里,又有一个死人,各位还是快走吧!”
  谈紫微道:“武效天知道你们逃出来了吗?”
  王小玩摇头道:“不知道,现在他可没了下文。”谈紫微道:
  “好!咱们干脆正面去和他算总帐。”
  王小玩笑道:“对啦!就这样最水气啦!(做得漂亮),老让他跑掉可令人跳脚个够。”
  萧冰冷冷地道:“搞不好,现在他已经远走高飞啦!”
  王小玩笑道:
  “那偷玉玺可没人去顶罪罗!”
  萧冰怔了一怔,伸了伸舌头,道:“这件事你还要追究啊?”
  王小玩道:“我当然不追究啊!可是皇帝老子要追究,杨丞相还说要剥那人的皮,啃光那人的肉,这些可不关我的屁事,你别算在我头上。”
  萧冰花容登时失色,颤声道:“真……真的?”
  谈紫微向来深懂怜香惜玉,拍了拍她肩头,安慰道:“所以王大将军,说什么拚了命也要替你找替死鬼啊!”萧冰给他一逗。使又恢复娇颜,害羞地低下头去。
  王小玩做了个鬼脸,拉过谈紫微低声道:
  “原来你还有一绝,就是会哄女孩子,难怪可以上妓院白吃白喝,另加白睡大美人。”
  谈紫微眨眼笑道:“要不要师父教你,免费优待如何?”
  萧冰见他们两个窃窃私语,又低声而笑,以为他们取笑自己,急得跺脚道:
  “好了,好了,说去抓武效天的,你们就只顾笑人家。”
  王小玩笑道:“放心吧!大姑娘,就算不为你,我也替萧六保持名声的。”
  张良道:“是啊!自从六哥当参军后,我们也洗手不干了,为的就是怕丢他的官老爷脸,本想来这大屋子捞笔大的好做生意。没想到银子还没见着,就掉入洞洞。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王小玩道:
  “跟老子入伙吧!包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林根有点不相信地怀疑道:
  “大将军,你是说叫我们以后跟着你?”
  王小玩笑道:
  “跟着我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条是做官。”
  “一条是人乾坤门习武。”
  “不过得拜我为师。”
  林根和张良喜得心痒难搔,不知先说什么好,王小玩道:
  “你们可以考虑考虑,等这件事了了,咱们再来商量。”
  林根两人一起点头称是。
  谈紫微笑道:“大将军,你倒有吸收人材的专长喔!”逗得大家一起笑。
  这里,已走到庄院前,王小玩道:
  “我看咱们直接闯进去,攻他一个措手不及。”
  谈紫微点头道:“好!”
  两人轻功一展,已跃上墙头,一边察看四周,一边等萧冰三人爬上来。
  王小玩皱眉道:
  “怎么整间屋子黑漆漆的一点灯光也没有?”
  谈紫微沉吟道:
  “可能是习惯吧!他干杀人的营生自然不喜欢引人来此。”
  萧冰撇嘴道:“难怪他故意将屋子弄得鬼气森森的。”王小玩笑道:
  “再怎么鬼,可也鬼不过你们。”
  林根道:“回廊的房间有机关,我们就是在那里掉下去的。”
  王小玩挑挑眉道:
  “干脆放把火烧了干净,免得那些贼机关留着害人。”他自己吃过亏,恨不得立即报复。
  谈紫微想了一下,点头道:
  “好!既然有机关,咱们也不用太傻,故意去送上门,那就请他出来吧!”
  王小玩道:“阿根,你们去搬些材木来,老子去找找有没有煤油。”
  张良道:
  “我去,我知道那里有。”
  王小玩大喜,笑道:“那快去吧!小心一点!”
  张良应了—声,人已消失。
  王小玩几人则去搬枯柴,分别放在梁柱下,又易着火又易塌屋。
  片刻后,张良抱了一大桶煤油回来,说道:
  “庄内好象没有人。”
  谈紫微拿过油桶,道:
  “先烧了它再说。”身子一纵四处去放油。
  王小玩备好引火,等谈紫微回来,道:“咱们四散开来,一见到有人跑出来,马上大叫,免得落单危险。”众人应了一声,分散跑开。
  王小玩长这么大,还没纵火烧过这么大的庄院。
  不禁开心得活蹦乱跳。
  拿起火引连晃几下,才以一个优美的姿式将火苗丢上一堆柴木上。
  枯枝加上煤油,火登时轰地一下,燃大了起来。
  王小玩心中有一些报了仇的快感,暗道:
  “这下看你还能藏那儿去,在被窝里抱美人吗?逃命时记得抱走她。否则可成了烤肉美人,呵呵呵!”
  火势一波连一波,才十来分钟前院已烧了起来。
  王小玩睁大眼生怕走留一只老鼠,没想到火势渐渐燃到后院,却仍没半个人跑出来。
  不禁跺脚道:
  “果然让他跑了,你娘哩,不揪你出来,老子跟你姓武,他妈的!”
  不到半个时辰火已烧到后院,幸好没有风逆向吹,否则火势延到前院的森林,可就会造成火烧山的灾害。
  一个时辰后,火烧封后院的山坡边。
  碰到湿气重的泥土,即渐渐降下猛烈的火头。
  等火渐渐变成一股浓烟。
  天色也翻出一片白肚皮,几个人又聚在一块,对庄内竟林连只猫都没跑出来,而议论纷纷。
  王小玩突然大叫一声,敲了一下脑袋,叫道:
  “哎哟!地道:他们一定从地道溜了。”
  谈紫微拍了一下手,道:
  “不错,他们一定有逃出去的地道。”
  萧冰听顶罪的人真的溜了,苦下一张俏脸,急道:
  “那可怎么办?”
  “可不能让他们跑了。”
  王小玩忍不住又捏她鼻头一下,道:
  “跑,才好说他畏罪潜逃啊?!”
  这下,萧冰又恢复笑容,顿足道:
  “你怎么不早说,害人家担了半天心!”
  王小玩笑道:“不吓吓你,以后你又去偷皇帝的撒尿盆,那我只好辞官去告老还乡了。”
  萧冰嗔道:
  “你顶多只能告小还乡,那能告老了。”
  谈紫微在四周绕了一圈后,说道:
  “看样子得找人来清理现场,否则根本找不出地道口。”
  萧冰道:“那用这么麻烦,叫阿根去闻一闻就知道啦!”
  谈紫紫微诧异道:
  “怎么?他的鼻子生得跟我构造不同?”
  王小玩笑道:
  “阿根天生有这禀异,你让他去找吧!”
  林根对大家笑了笑,即走向火场。
  王小玩对着他大叫道:
  “有些东西还烫人,你小心别碰到了。”
  萧冰冷冷道:“师父还没叫呢!就要婆婆加妈妈了。”张良笑道:
  “应该是公公加爹爹!”
  萧冰晃了他一拳,骂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谈紫微笑道:
  “大将军,看来你不收萧姑娘入乾坤门,她可要跟你闹一辈子脾气呢。”
  王小玩笑道:
  “她?呵!老子另有用途不忙着收她人门。”
  这句话说得再明白不过,直喜得萧冰眉开眼笑,谈紫微见状,忍不住舌了起来。
  张良也跟着傻呵呵直笑,冷不防就挨了萧冰一拳,口里直叫:
  “师娘饶命!”
  逗得大家更乐歪了。
  大家正逗笑间,林根在废墟左侧,扬声叫道:
  “找到啦!在这里!”
  谈紫微笑道:
  “这么快,大将军你这高足可真有一只特殊的通地鼻喔!”
  王小玩笑道:
  “就可惜做师父的却偏偏没有。”
  萧冰大笑道:“唷!你可也承认自己少了一绝了。”王小玩道:
  “哎!徒弟的就是师父的,谁说我少啦!”
  谈紫微拍手笑道:
  “嗯!此话大有刘邦之风,嘿!大将军,你可不简单喔!”
  王小玩瞠目道:“什么流板之风?那里吹这种风,乖乖隆的冬!这老子可不知道。”
  谈紫微笑道:“就是斩白蛇统一天下的汉高祖啊!”这句话说得王小玩心中一动,暗道:
  “连谈大哥都说老子可以当皇帝,这中间,唉!还是别想了,否则一定头壳歹去。”
  萧冰见他神色乱闪,以为他还没想通,即道:
  “别欠水了,就是跟项羽、伍子胥打仗的那个嘛!这故事也没听过。”
  王小玩眨眼道:“怎么伍子胥什么进修去跟刘邦打天下,这可不只我不知道了,大概全国只有你知道而已。”萧冰脸一红。
  知道说错了,却还撇嘴道:
  “姑奶奶这不是告诉你们了吗!知道了吧!”
  大家只好笑着应是。
  来到地道口,合力将堆在上面的杂物搬开。
  果然现出一条又窄又陡的楼梯。
  谈紫微一马当先,带头进入地道。
  大家前后排成一列进去,约莫走了二十多分钟,忽听谈紫微低声道:
  “到尽头了。”
  王小玩道:
  “那上去啊!”
  谈紫微沉默半晌,道:“我知道上面是什么地方。”王小玩啊了一声,急道:
  “什么地方?”
  谈紫微道:
  “群香院。”
  萧冰道:“对啦!他说群香院是他开的。”
  谈紫微道:
  “好,咱们先回去再说。”
  王小玩瞠目道:
  “哇!还要倒头走回去!”
  一副老大不愿。
  谈紫微笑道:“忍耐一点,你总不希望他狗急跳墙,就远走高飞吧!”
  王小玩闷哼一声,只好回头走。
  出了地道后,人人连吁大气,萧冰—边擦眼泪,一边嘀咕道:
  “味道真难闻,可要呛死我了。”
  王小玩道:
  “阿冰,你们三人先回家,我和谈大哥回去商量怎么抓那大老奸!”
  萧冰急道:
  “你不让我一起去抓老奸啊!”
  王小玩道:“我又没说马上去抓,何况你该回去知会萧六一声,他一定急死了。”
  阿冰只好嘟着嘴默不作声。
  王小玩又对林根、张良吩咐几句话,便和谈紫微告辞而去。
  扫描:qxhcixi  OCR:武侠屋 武侠屋和双鱼合作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