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文《龙凤双侠》

作者:曹正文  来源:曹正文全集 

  五一、明真相恨天心惊

  石恨天听铁英英口出狂言,不由一声冷笑,说道:“莫说你飞龙寨人多势众,就是有刀山剑海,我一条龙难道还怕它不成!”
  铁英英听了,凤眼笑成了一条缝,她瞟了石恨天一眼,说道:“姑娘素知你一条龙天不怕,地不怕,是个武林高手,故而略施小技,你还记得我赠你的一颗明珠么?”
  石恨天被她提醒,这才想起自己怀内还放着那颗珠子;他赶紧从怀中掏出,说:“快快拿去吧!”
  铁英英见了珠子,十分得意,说:“实话告诉你,那颗珠子并非瑰宝,而是家母多年调制成的一颗毒珠。”
  一条龙石恨天与罗四海听到这里,不由大吃一惊。江湖人称毒婆子的花五娘不但手段毒辣,而且用毒品制成一种蚀骨消功药,贴近人体,便能将人多年苦练的真功消尽。石恨天将
  手中的明珠用力一捏,果然成珠扮了,粉末中俱是黑色药末,冒出一般青烟。
  铁英英见石恨天大惊失色,越发得意了,说道:“石大侠啊石大侠,你不是神力无比的盖世英雄吗?你此刻不妨提一口真气试试看,你此时的功力一定达不到三成了。”
  石恨天闻言,暗中一提气,他这才发觉自己四肢百骸全部使不上劲来。这一惊非同小可,一股寒气直从心底深处升上来,石恨天是个行家,使知自己多年练成的真功已化去了七成。
  铁英英见石恨天声色不露,又说:“石大侠,你我不必动手,你的性命也活不到明日早晨,药入其体,你纵然有三头九臂,也只能一命归阴。”
  神掌金钩罗四海在旁听了这番话,又气愤又惋惜,他万万没想到石恨天为了神武镖局,竟然中了奸计。他愤然对铁英英说道:“石恨天是铮铮汉子,你们用如此卑劣的手法,害了他的性命,也算不得光明正大。”
  毒婆子花五娘在旁听了,嘻嘻笑道:“什么光明正大,我们只要你与一条龙的命就是了。”
  铁英英却说:“罗总镖师,你要我饶了石大侠的性命,也不难,只要他…”铁英英一时又露出官府小姐的不胜娇羞之态,并向石恨天飞了一个媚眼,说:“只要他肯当我的如意郎君,我便甩解药救他的性命。”
  众人都料不到铁英英会当面为自己提亲,花五娘骂道:“丫头,你疯了么?”可铁英英却说:“娘,我看上他了。”母女俩正吵着,石恨天却放声大笑起来。

  五二、诛淫贼大龙毙命

  花五娘、铁英英听石恨天扬声大笑,声如洪钟,不由大惊。铁英英暗暗纳闷:这毒珠莫非失效了吗?
  石恨天心里明白,此刻必须力持镇静之态,说道:“铁英英,你刚才故作惊人之语,区区一粒毒珠,怎能奈何我一条龙的真功夫。再说我早已看出那个顾昌是被你点了死穴,便知你功夫不凡,所以我把这颗珠子并未放入怀内。”
  几句话说得飞龙寨的人一个个脸露惶恐之色。
  石恨天为何如此这般说呢?他心中自忖:我若承认受了毒珠之害,众贼必然士气高扬,罗四海也会不战自乱,既然眼前只有一条死路,更须镇静才是。这真是黑云压阵,更显出石恨天的大将风度。
  一旁的铁大龙早已露出男装,他提了一把朴刀,对石恨天喊道:“吃我蒙面人一刀。”说罢,向一条龙上中下连砍三刀,砍得又凶又猛。石恨天却稳如泰山,应付自如。
  铁大龙三刀未曾得逞,铁虎等人心中大惊,这毒珠竟然未能伤得石恨天的内功,那么自己高兴得未免太早了。
  其实,石恨天心中有底,这三刀虽然对付过去了,但自己的两臂正在发麻。如果不是蚀骨消功药侵入自己体内,决计不会如此。他暗暗自忖:此刻是功夫不等人,趁此药性还未能将自己功夫全部消蚀尽,应拼死冲杀出去。倘不能冲出飞龙寨,也要杀几个恶赋,为民除害才是。石恨天想到这里,突然一个箭步窜到铁大龙面前,举剑便刺。
  铁大龙赶紧举刀抵挡,石恨天却把手中兵器一收,又跳到他背后猛刺。铁大龙左闪右躲,举手回击,刀刀落空,不由恼怒万分,气得哇哇大叫。
  石恨天这一路剑,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仗着他的轻身功夫,使铁大龙战得汗流浃背。石恨天见他稍有疏忽,猛喝一声,直刺铁大龙左肩。想不到铁大龙也身手不凡,竟然躲过了这一招。
  这样又战了十来个回合,石恨天背上已渗出了冷汗,他自知久战对己不利,趁铁大龙朴刀进门,石恨天却不去接对方的兵器,而是对准铁大龙胸口刺去。铁大龙吃了一惊:难道石恨天是玩命不成?他一犹豫,收刀去挡,不料石恨天的剑来得神速,剑头正中铁大龙面门。

  五三、花五娘巧设机关

  石恨天结果了铁大龙的性命,罗四海却陷入了众贼的包围之中。
  这幢房子是飞龙寨的一个秘密据点,也是神刀铁虎与毒婆子花五娘的贼巢,因此守卫在这里的喽啰都是武艺高强的亡命之徒。他们听花五娘一声令下,便从左右前后夹功罗四海。
  罗四海刚才听铁英英一讲,心中有点着慌,但此刻看石恨天出手不凡,又轻易刺死了铁大龙,顿时精神为之一振,他挥舞金钩剑,左刺右劈,不一会,已有七、八具尸体横倒在地。
  毒婆子花五娘见罗四海老当益壮,便使了一根软鞭来接金钩剑,那软鞭如一条游蛇,看似柔软,其实坚硬,在兵器中甚为厉害。可罗四海见了这软鞭,心中暗暗高兴。
  原来,罗四海的金钩剑剑锋有一只钩子,它最擅长与软器交锋。花五娘自然不知,她舞动软鞭,直取罗四海。罗四海见软鞭逼近,也不躲闪,猛地举剑迎去,说时迟,那时快,钩子正钩住软鞭,花五娘心中着慌,用力去拉,罗四海倒也轻松,将剑轻轻一放,花五娘顿时跌倒在地。
  罗四海一个箭步帘上来,用掌朝花五娘面门劈去。罗四海的神掌是闻名绿林的,花五娘岂能不知,她赶紧一个滚地翻身,跳出两丈之远。罗四海这一掌虽未置毒婆子于死地,但花五娘的软鞭已经脱了手。罗四海一手执剑,一手舞鞭,打得那批喽啰一个个东逃西走。
  花五娘见自己胜不了罗四海,那两条柳叶眉微微一竖,计上心来。她对罗四海招招手,说:“老娘走了,谅你也不敢追。”她说罢跳进了大殿。
  罗四海杀得兴起,岂肯罢休,他追进大殿,只见花五娘在正中的观音佛像前一闪,就不见了。罗四海抬头看去,这大殿阴森森的,佛像前香烟袅袅,乍一看,好一个求神拜佛的超凡脱俗之地。罗四海冷笑一声,将两旁佛像推倒,他正想退出大殿,花五娘却从观音像后闪出,她对着罗四海一脸媚笑,说:“你莫走,伴老娘玩耍一会,如何?”
  花五娘举止轻佻,不由叫罗四海心中恼怒,他返身执剑,说道:“好婆娘,吃我一剑!”说完,罗四海一个箭步跳到观音像前,正欲举剑刺去,他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原来,这观音像前设有一个机关,罗四海脚尖刚踏上地砖,那地砖突然陷了下去。

  五四、罗四海力破罗网

  原来那地砖下是一个地穴,罗四海的身子朝下一沉,上面的地砖却又合上了。
  地穴中一片漆黑,仲手不见五指。罗四海只听见上面响起毒婆子花五娘的笑声:“罗总镖师,老娘没空与你玩耍了,你夺了我的鞭,我便要你的老命。”
  罗四海暗中摸索,才发现这地穴只不过能容两人而已,他活动了一下筋骨,暗暗自忖: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个网破鱼出。他运用全身丹田之功,猛喝一声,朝头顶上的地砖击去,只听见一声巨响,那地砖竟给罗四海击穿了,罗四海大喜,接着又用力一推,地砖碎裂。罗四海纵身一跃,蹿超一丈多高,稳稳当当上了地面。
  花五娘与众喽啰一时惊呆了,想不到这几寸厚的地砖竟然在罗四海的手掌之下,经不起一击。再说罗四海又是从下朝上用的功,可见其神掌真是力破千钧。
  罗四海虽然破了机关,但他仍然置于包围之中,花五娘把手一挥,八个彪形大汉各执朴刀朝他左右劈来,罗四海将金钩剑迎住厮杀,只不过三个回合,八个人中三死五伤,纷纷败退下去。
  花五娘又把手一挥,八个长枪手又从正面包抄围攻罗四海。罗四海见八支长枪逼近自己,不慌不忙,待枪尖离冉己几寸之间,猛地闪身躲过。用一只单掌,朝八支枪杆劈去,这一股掌力真是快如疾风,八支长枪顿时震落在地。
  不料,八个长枪手败阵以后,又是八个刀斧手把住大殿之门。
  罗西海与众喽啰拚杀。杀退了一批又一批,但花五娘仍然在调兵遣将,不放罗四海杀出大殿。这个局势对罗四海极其不利,虽然他有一身惊人的武艺,但毕竟上了年纪,又身陷众围。因此,罗四海边战边想,只有冲出大殿,与石恨天汇合在一起,方能杀出贼巢。
  花五娘见一时胜不了罗四海,反而损失了不少心腹亲兵,心中也十分恼怒,她突然在罗四海背后把手一扬,发出一颗毒弹。
  不料,罗四海已经瞧见,他将身子闪过,那弹子正中背后一个喽啰的额头,顿时倒地毙命。
  罗四海看见这毒弹,顿时想起爱徒张杰的惨死情状,不由怒火燃胸,他一个箭步,扬剑直刺花五娘,花五娘心中着慌,退出大殿,罗四海乘机尾随追出。当他杀出大殿,看到天井外一场恶战,不由脱口喊道:“石大侠,当心!”

  五五、比掌法恨天吐血

  再说一条龙石恨天结果了铁大龙的性命,气得神刀铁虎哇哇大叫。他急怒攻心,挥刀直取石恨天。
  如论铁虎与石恨天的武艺,两人本来不相上下,铁虎善使一口单刀,刀法精娴,神出鬼没,在江湖上人称‘刀祖”。而石恨天用的神龙剑,又不比寻常的宝剑,既长又粗,因而在其剑法中,既有剑术中的柔软飘逸,又具有刀法的凶猛狠急。要是两人平日交手,石恨天肯定略占上风,一则因为铁虎上了年纪,力量不敌壮年,二来铁虎酒色过度,内功已经损耗了不少,哪里挡得住石恨天的精力充沛!
  可是今天的交锋,石恨天却吃了大亏。因为他被蚀骨消功药伤了内功。刚才与铁大龙交战,已累得他汗流浃背。因此,两人刀剑相击。不过三个回台,石恨天就感到头晕目眩,他看见对方手中的刀,仿佛不是一把,而是十把百把,围着自己乱转。石恨天暗暗叮嘱自己:千方要沉得住气,不要让对方看出自己已经受了毒珠之害。
  铁虎因为爱子铁大龙死了,气得头脑发昏,他见一时无法取胜,突然跳出圈子,将刀收了,说:“一条龙,你我都是江湖上的行家,今日比武,不比刀剑,老夫欲和你比一比掌上功夫,如何?”
  石恨天自知内功已去了七成,但他仍满面带笑,拱手答道:“好好好,石某奉陪。”
  铁虎放下了刀,就走一路看家本事“九阴掌”,这一路拳看似平淡,实则一拳一脚都隐藏杀机,强劲绝伦,出神入化。
  石恨天看了,暗暗喝采。他接着使一路拳法,名唤“烈阳掌”,这掌法纯粹用的是阳刚的功夫,五指如铁,刚猛凌厉,指到石碎。比起那路鹰拳就更厉害凶狠了。
  铁虎见石恨天果然厉害,也叫了一声好。然后,铁虎用尽全力,朝石恨天扑去。石恨天与铁大龙交锋,是边躲边闪,以巧制胜,可此刻与铁虎对阵,就用不上了。因为铁虎毕竟是武林高手,要轻易躲过他的一招一式,并非易事,再说石恨天体内毒性渐渐发作,体力不支。不过自知今日凶多吉少,无论如何也要舍命与铁虎拚一拚。石恨天想到这里,运用全身之功,将掌迎去。
  说时迟,那时快,两掌相击,如巨石碰撞,铁虎倒退三步,而一条龙石恨天却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
  铁虎见状,顿时哈哈大笑。

  五六、掷飞刀铁虎丧身

  神刀铁虎见石恨天口吐鲜血,心中大喜,他情知石恨天必然被蚀骨消功药坏了内功,就笑着对石恨天说:“一条龙,你屡次与我的徒弟作对,想不到也有今日的一天。老夫此刻不取尔的性命,待大摆酒宴之际,开膛取血,用你的血来作老夫的杯中之物。”
  石恨天被这一掌击倒在地,自知必死,他挣扎着站立起来,指着神刀铁虎骂道:“老贼,尔勾结官府,残害良民百姓,为天地所不容。我石恨天中了你的奸计,也死得光明磊落,自有天下英雄为我报仇也。”
  铁虎听了,哈哈大笑,说:“石恨天,你死到临头,还知此口出狂言,好,好,好,就算你石恨天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铮铮汉子,明年的今日,便是你周年的祭日。至于你说天下人要为你报仇,这谈何容易。这方圆几千里,除了你与罗四海还可与老夫匹敌,其余尽是些乳臭未千的小子,岂在老夫眼里。”
  铁虎说罢,提刀逼近石恨天,狞笑着说:“石恨天,我今取你的头颅,易如反掌,你还有何话要说?”
  一旁的铁英英见父亲已动了杀心,赶紧抢步上前,说:“父亲,你且饶他一命,我……”
  铁虎闻言,勃然大怒,说:“铁家与石恨天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还要为他讨情?!”
  铁英英说:“石恨天虽然害了我家哥哥,但他倘能屈服于飞龙寨,与孩儿结成鸳鸯,也可助父亲一臂之力。”
  铁虎思忖片刻,说:“石恨天,算你造化,我女儿英英看中了你,倘若你今后愿在老匹寨下效力,不仅不取你的性命,还让你当这飞龙寨主的乘龙快婿。”
  铁英英见父亲答应了,她笑盈盈地走到石恨天面前,说:“石郎,在这一路之上,我为你除去了两头蛇戚麟,只因欲和你结成鸳鸯,白头偕老,你就依了家父之言,我就用解药给你治伤。”一边说一边向石恨天秋波送情。
  石恨天闭起双眼,默默无语。
  铁英英以为对方动了心,又走近两步,想去挟石恨天。石恨天猛地睁开眼来,对着铁英英吐出一口鲜血,骂道:“好一个不知羞耻的贼女子!”
  那血正吐在铁英英脸上,气得她骂道:“你执迷不悟,休怪姑娘无情了。”
  铁虎见状,手执宝刀,走近石恨天,正欲拳刀砍去,忽然背后飞过一把飞刀,正中铁虎后背,铁虎一声惨叫,命绝身亡。惊得铁英英大叫:“墙外有人!”

  五七、冷小风飞刀解围

  铁英英话声才落,高墙上跳下一人,正是金凤凰冷小凤。
  且说冷小凤败了庄兴这一伙人,飞马追赶石恨天,不料半途中又遇到飞龙寨派出的一路伏兵,她杀退众贼,赶到这里,正好目睹眼前惊心动魄的一幕。
  罗四海这时已杀出大殿,但又被陷入重围,花五娘、铁英英见冷小凤飞刀杀了铁虎,便指挥众喽啰围住冷小风。
  冷小凤来待他们近前,已飞出六把飞刀,六个喽啰顿时倒地毙命。众人见冷小凤如此厉害,不由往后退去。
  花五娘大怒,用剑斩了一个逃跑的亲兵,欲将冷小凤包围起来,可冷小凤却比对方更为神速,又随手飞出六把飞刀,又是六个喽啰惨叫倒下。众人逃命要紧,一哄而散。
  花五娘见状不妙,便举起佩剑对女儿说道:“你我一起上!”
  铁英英对冷小凤更有刻骨之恨,她对花五娘摇摇手,说:“女儿一人便可取她的性命。”铁英英转身对冷小凤说:“姓冷的,你别痴情了,石大侠已死到临头,就是此刻不取他的首级,他也活不到明日清晨。你,还是多看看他吧!”
  冷小凤朝石恨天看去,果然石恨天体内药性发足,面色苍白,瘫倒在地,正在痛苦的呻吟。小凤不看还罢,看了自己心爱的人,遭受如此痛苦,不由心中作疼。她情不自禁走过去,正想扶起石恨天,铁英英突然窜上来,对她后背猛刺一剑。
  其实冷小凤早有防备,她将身子一偏,回身便是一剑。铁英英闪身让过,举剑招架。两人战在一块,杀得难解难分。
  冷小凤与铁英英都是当时江湖上的奇女子,都有一身好武艺。可惜铁英英当了飞龙寨的女首领后,失去了善良本性的一面。冷小凤既爱惜铁英英的一身武艺,又为她助人作恶而叹惜。
  花五娘见女儿胜不了冷小凤,就想放毒弹暗中伤人。但又怕伤了女儿。于是,花五娘手执佩剑朝石恨天走去。
  石恨天此刻已无招架之力,见花五娘满脸杀气朝自己逼近,就将双日闭了,心中对冷小凤说道:“这报仇雪恨之事,只能拜托于你了。”
  花五娘想到丈夫被杀,儿子死于非命,都与石恨天有关,就咬咬牙,举剑朝石恨天胸口刺去……

  五八、铁英莫被迫献药

  也就在花五娘走近石恨天之际,冷小凤已经觉察到了。她向铁英英猛刺一剑,铁英英赶紧往后一跳,冷小凤趁机蹿起一丈多高,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跳到了花五娘的背后。
  花五娘的剑还未到石恨天胸口,她的脖子已被冷小凤猛地揪住了,一把锋利的剑架在花五娘颈上,只听冷小凤轻轻喝了一声:“你动,就要你的命!”
  这一声喊,把花五娘骇住了,她赶紧丢了佩剑,连声求饶:“姑娘饶我性命。”
  场上的形势顿时大转,飞龙寨的喽啰见寨主已死,花五娘又被制服,一个个不敢动弹。
  铁英英欲举剑,又怕仿了自己母亲,只是执着剑干着急。
  这时,罗四海已走到石恨天面前,将他扶起,见他脉息渐微,就对冷小凤说:“快,快让他们交出解药。”
  冷小凤把剑轻轻碰了一下花五娘的脖子,说:“你如想活命,快把解药交出来。如说一个不字,我就锯掉你半个脖子。”
  花五娘文章管理听说要交出解药,就连连摇头,示意女儿铁英英不可拿出来。
  冷小凤见状,愤恨之中,用剑在花五娘脖子上稍稍用了一点力,顿时鲜血从颈部直冒出来。
  铁英英见母亲这般模样,沉不住气,说:“姓冷的,解药可以给你,你必须先放了我母亲。不然,我此刻就毁了这解药。”
  冷小凤点点头,说:“好。”她怕对方反悔,就在花五娘身上点了几处大穴,先将她放了。
  铁英英取出解药递与冷小凤,冷小凤看了一眼,逼花五娘先服下,见她吃了下去,安然无恙,这才让石恨天服用。
  石恨天吃了解药,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吐几口黑血,神智方才清醒。
  铁英英对冷小凤说:“你已救了石恨天,还不给我母亲解开穴道,我们也要走了。”
  冷小凤点点头,将花五娘解了穴道,花五娘这才由铁英英搀着出了大门。
  罗四海已经将镖银马车驾来,冷小凤扶着石恨天上了镖车,石恨天想推却,却身不由已,他坐在车内,默默无语。
  冷小凤在宅内放了一把火,然后自己才跃上那匹红鬃宝马。罗四海望着火光照天的飞龙寨贼巢,说:“可惜便宜了花五娘、铁英英这一对贼母女。”冷小凤听了,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五九、小凤情感石恨天

  罗四海见冷小凤笑出声来,便问何故。冷小凤答道:“花五娘作恶太多,故而我解穴时又点了她一个暗穴,她三日之内必吐血而亡。”罗四海听冷小凤这么一说,点点头说道:“毒婆子花五娘早年就不安分,她害人太多,如今死于你手,也合其恶贯满盈。只是太便宜了铁英英,这个女子貌美心狠,又有心计,日后恐怕是条祸根。”
  冷小凤叹一口气,说:“论相貌武艺,这铁英英也算得上江湖上的女中豪杰。可惜她入污泥而染。我本想置她于死地,但我的师父曾嘱咐过我:与人交锋。万万不可伤姓铁的女子。师命难违,就让她去吧!”
  两人边说边行,转眼已是黄昏时分。冷小凤挑起帘布,见车内的石恨天睡得昏昏沉沉,再细看他的脸容,不由大惊失色,一条龙脸色成了猪肝色,罗四海看了,便知石恨天体内之毒未曾去尽。两人赶紧在沿路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当晚,石恨天神智不清,罗四海精通拳棒功夫,对治伤的窍门,自然是懂得的,他细察以后,说:“小风,石大侠体内之毒,必须吸尽才好,不然性命危在旦夕。”
  冷小凤听了,忙问:“如何将毒吸去?”罗四海说:“运气于腹,以嘴吸之。”冷小凤听罢,也顾不得女儿家的害羞之态,捧起一条龙石恨天的脸庞,用丹田之功,将自己的嘴凑在石恨天的嘴上,用力猛吸,然后吐于盆内,果然是一滩污血。罗四海扶起石恨天,过了半晌,石恨天大叫一声:“痛死我也!”方才苏醒过来。
  罗四海见石恨天神智清楚,心中如去石块。他见石恨天想翻身爬起,赶紧止住,说:“恨天贤弟,你还要好好养息。”
  石恨天如梦初醒,他见自己睡在床上,眼前只有罗四海与冷小凤两个人,不由惊问:“花五娘与铁虎何在?”罗四海便把刚才那场恶战与冷小凤飞刀解围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然后指指盆内的污血,说;“恨天贤弟,你若无冷小姐相救,恐怕命已休矣!”
  罗四海这一说,冷小凤顿时满脸绯红,她刚才为救石恨天,嘴对着嘴,也忘了害羞,而今被罗四海提起,不由羞得转过了身子。
  石恨天听罗四海一说,挣扎着爬起来,向冷小凤拜了两拜,慌得冷小凤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神掌金钩罗四海看了,哈哈大笑,说:“二位都不必客气,你们要拜就拜我罗四海便了。”这句话说得石恨天、冷小凤都惊诧起来。

  六十、四海大义释前仇

  罗四海见两人愣在那里,笑笑说:“依老夫看来,你们二位真是天生一对,地成一双。老夫也是个解事的,就当个现成的月下老人,来,来,来,我等着你们的大礼呢!”
  冷小凤早盼着有这么一天,但此刻她的心事被一语道破,反而羞得无地自容,转身奔了出去,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石恨天对冷小凤的感情十分复杂,既包含着一种救命之恩的感谢,又被她这位女侠正直的品格,高超的武艺所折服,如有她终身相伴,也称得上是不虚此生了。但他转而又想到两家的宿怨与杀父之仇,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罗四海当下命店小二开饭。席间,两人谈得十分投机。罗四海趁机问道:“冷小凤对贤弟一片真情,贤弟如不允这桩婚事,未免太挑剔了吧!”
  石恨天说道:“冷小凤的为人,武艺,相貌,都是天下第一流的。我石恨天还怕配不上呢!但这桩婚事,非恨天推却,只是父命难违。”说罢,便将自己家中与冷小凤家中的宿怨讲了一遍。
  罗四海听完,却坦然一笑,说:“原来如此,这就是恨天贤弟的不对了。想令尊大人与小凤之父的比武,只是误伤了性命,再说当时,一个是绿林英雄,一个是官府总兵,各为其主,岂能不舍命相搏。光阴易逝,前代恩怨,大可付之东流,不必耿耿于怀,况且老太太也有结缘之意,你娶了冷小凤,也就是遵了母命。”
  石恨天听罗四海分析得头头是道,倒也难以驳回,他踌躇片刻,方才说道:“容恨天再好好想想。”
  石恨天虽无性命之忧,但身体十分虚弱。亏得冷小凤悉心照料,为他调理饮食。石恨天推辞不得,不谢,又过意不去,谢,又说不出口。当他的目光落到冷小凤脸上,看到她那对俏丽中蕴含情意的杏眼,脉脉地打量着自己时,石恨天不由心中怦怦乱跳,他暗暗自忖:莫非自己真的爱上了冷小凤么?
  转眼过了三天,石恨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天晚上,他与罗四海商定明日即出发去东昌府。罗四海正为镖银误了日期而担心,于是欣然应允。
  石恨天别了罗四海,回到自己房中,正在挑灯读书,忽听窗外有响声,一条龙是何等机灵之人,他知道窗外有人,就赶紧吹熄了灯,提了一口剑,正欲推门出去,只听见背后有人小声叫他:“慢着,窗下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