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文《龙凤双侠》

作者:曹正文  来源:曹正文全集 

  四一、小麒麟毒弹丧生

  小麒麟戚宝见石恨天放他逃生而去,不由双膝跪下,拜谢道:“我戚宝从此愿痛改前非,再也不敢做不仁不义之事。”说罢,出了宝月寺,直往戚家庄飞奔而去。
  这时,月色依稀,星光全无。戚宝行了一阵,心中自忖:这一条龙果然名不虚传,待我回去告诉爹爹,放他们过戚家庄。他正在思忖之间,忽见背后闪过一条黑影。待戚宝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蒙面人正暗暗跟踪自己。
  戚宝站住脚,猛喊一声:“来者可是石大侠?”
  那蒙面人也不回话,窜上采就是一剑。戚宝举剑去挡,蒙面人将剑收住,又在上中下三路连连猛刺。不过四、五个回合。已将戚宝战得满头大汗,他不由连声喊道:“石大侠,既然你放我逃命,又何故置我于死地。”
  那蒙面人突然把剑收住,把手一扬。意思是让戚宝自去。
  戚宝喜不胜喜,向蒙面人鞠了一躬,回身就走,才走了十米步。他猛听背后一股疾风,他回头去看,只见飞来一颗弹子,戚宝赶紧闪身,已来不及了,那弹子不偏不倚正打中小麒麟的前颈,戚宝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过了片刻,戚宝回过神来,蒙面人早已不见身影,但他只感到颈部酸麻,暗暗叹道不好。寻常的镖弹箭矢击中体肤,令人疼痛不已,只有那沾了毒药的暗器才令人不觉疼痛,只觉酸麻。戚宝自知性命危在旦夕,想起石恨天放他逃生之时的教训,恨得咬牙切齿骂道:“一条龙,你既要杀我,又何必放我逃生;既要允我痛改前非,又用毒器害我性命。一条龙啊一条龙,我与你势不两立。”戚宝挣扎多时,终于因毒性发作,昏迷过击。
  那蒙面人见戚宝已死,便在暗中跳出,在小麒麟身上插了一面黄龙小旗,然后消失在黑夜之中。
  且说戚麟等人寻找侄子到此,见了戚宝躺在地上,大吃一惊。众人一起将他扶起,连喊:“公子爷醒来!”
  戚宝缓过一口气来,倒在叔父怀中,喃喃说出几个字:“一条龙,他杀……’就倒地丧命。
  戚麟等人见状,痛不欲生。把戚宝尸体抬回戚家庄,早惊动了庄主独角龙戚麒。戚麒见儿子死得如此之惨,那颈部被毒弹击中,早已变成一块黑色,不由怪目怒睁,黄脸发青,喃喃自语:“我不斩你一条龙的头颅,俺就算不了绿林好汉。”

  四二、独角龙拦路报仇

  戚麟见兄长发怒,就传令全庄兵丁戒备森严。到了翌晨,早在各个路口布下伏兵。然后与侯良、傅通守住要塞。
  到了日上三竿,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石恨天、萝四海与张杰押着镖车徐徐走近。
  侯良眼尖,早跃马上前,猛喝一声:“一条龙,你且听了,我家师父有语要说。”
  石恨天见侯良拦住去路,含笑上前说道:“侯兄请了,你日前放我等东去,又何故要在此地拦路?如是戚大哥有话要吩咐,石某愿洗耳恭听。”
  众兵丁闪开一条路来,戚麒、戚麟跃马来到前面。
  石恨天见戚麒满脸怒容,心中纳闷,但神色自若,上前拱手行礼:“戚家大哥,石某在此有礼了!”
  戚麒却不回礼,说道:“石恨天,我与你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何故与我戚麒作对。”
  石恨天坦然一笑,说:“石某岂敢与兄作对。”
  戚麒见石恨天佯装不知,不由骂道:“我原以为你是一个铮铮汉子,想不到你暗害了我儿性命,还要来做假好人。”
  石恨天赶紧解释:“戚大哥的公子诱奸他人之妇,我昨晚已教训了他,他有悔改之意,我已让他痛改前非,放他走了。”
  戚麒听石恨天这么一说,愈加愤恨不已,说道:“我儿纵有千般不是,你当面杀他也可,却用毒弹置他于死,这又如何解释?”
  石恨天不由脸露惊诧之色,说:“此话怎说?”
  戚麒想到儿子惨死之状,就把手一招,众兵丁把石恨天一行与三辆镖车团团围住,说:“石恨天,你今日不偿还我儿血债,休想从这里过去。”
  罗四海见独角龙如此蛮不讲理,不由大怒,跃马上前,说道:“戚麒,你依仗人多势众,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夫愿与你大战三百回台。”
  戚麒一声冷笑:“我戚麒也是个铮铮汉子,岂会以众欺寡。来,来,来,我先与石恨天大战三百回合。”
  石恨天与罗四海尚未答话,小镖王张杰早已纵身跳出,执剑骂道:“戚麒,你养了这么一个奸人妻子的逆子,还不知羞耻。杀鸡何用牛刀,吃我一剑。”
  张杰刚跳到戚麒马前,侯良与傅通早已双双跳出,各执兵器,与张杰战在一块。论武艺,张杰自然不是侯、傅两人的对手,但傅通伤了肩头,使不上劲,三个人竟打了一个平手。

  四三、蛇拳智斗金钩剑

  罗四海见侯、傅两人双战自己的爱徒,恐怕有失,举起金钩剑,跳到圈子内,挥剑劈下,这一股神力,竟然使侯良与傅通一齐丢下兵器。
  两头蛇戚麟早已下马,他身子一蹲,已跳到罗四海面前,说:“罗老贼,吃我一剑!”
  罗四海用金钩剑架住,两人一番厮杀。一个宝刀不老,金钩神剑显威风,剑剑如狂风疾雨;一个剑法怪异,游蛇腾身杀机凶,剑剑似出洞毒蟒。两人战了十几个照面,未分胜负。戚麟突然跳出圈子,把剑扔了,说:“罗老贼,可敢与我走一路拳。”
  罗四海也放了金钩剑,说声:“请!”
  戚麟见罗四海虽两鬓已有白毛,但站立如铜钟一尊,又似金身罗汉。他自知对方掌法厉害,故而耍了一路灵蛇拳。那一路拳比他的剑法更加怪异,但见他身子一缩,如一条伫立不动的毒蛇,突然,窜过来扬手一拳。罗四海不慌不忙,闪过身子,拨拳相击。但掌风未到戚麟面前。两头蛇早已缩回身子,窜到罗四海后背猛发一拳,罗四海也身手不凡。两人体来我往,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这样又战了十来个回合。戚麟不由变了一招,他的蛇拳在南北拳派中有一独到之处,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他的出拳越来越快,步法也越来越神速,忽而正面出掌,忽而背后击掌,看似拳击上三路,但拳风刚到,已变掌为下三路。更厉害的是,戚麟的两条腿,宛如飞行的游蛇,来回奔动,人影全无,一时间,掌拳如一阵疾风,令人眼花缭乱。
  罗四海虽是经过大世面的武林高手,但毕竟上了年纪,他战到二十来个回台,不觉步法跟不上。他几次下了杀手,都被对方轻易躲过,而自己却被戚麟在肩上击中一掌,幸亏罗老英雄有的是内功,再加上躲闪得快,未曾伤到骨子上。
  戚麟却越战越勇,他知罗四海神掌之力,非同小可,因此不敢以掌相对,而是以智取胜。他的身子缩成一团,跳窜腾跃,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来迷惑对方。
  战到三十个回合,罗四海已气喘吁吁,他一个疏忽,被戚麟一脚踢中后腰,罗四海大喊一声,刚刚倒地,戚麟怪叫一声,如一条游蛇飞扑上来,用两只指头去摘罗四海的双目……

  四四、鹰爪巧取两头蛇

  两头蛇戚麟见罗四海已倒在地上,心中大喜,飞扑上去摘取对方双目……
  也就在这时,罗四海突然一个鱼跃翻身,退出两丈之远。
  戚麟虽然未能得手,但罗四海已明显占了下风。戚麟正欲上前进拳,石恨天已纵身跳到两人中间,把手一拱,说:“戚家二哥请了,待恨天陪你走几招。”
  “好。”戚麟冷笑一声,就发出一招“游蛇出洞”。
  石恨天见对方来势甚凶,就变了一个“饿鹰扑食”之势。原来,石恨天学艺,南北各路拳术都学过,尤其擅长鹰拳与烈阳掌。那一路鹰拳,正可以对付蛇拳。故而戚麟纵然左右前后连连发掌,石恨天却应付自若,他十指运功,如两只利爪,凶猛之极。不过十个照面,戚麟就明显处于被打的地位。
  独角龙戚麒见兄弟处于败势,就纵身跳出说道:“石恨天,你若能胜我三个回合,我就让你过戚家庄,如若不然,让你留下头颅,祭我儿的亡灵。”
  石恨天知已无退路,只得点头答道;“请戚大哥授艺。”
  戚麒说道:“我与你比三个照面。第一个照面与你比掌法,如何?”
  石恨天说:“请教!”
  戚麒也不言语,走到路口一块石碑前,轻轻举起单掌,向下劈去,顿时石碑一分为二。
  石恨天见对方神色自若,暗暗叹服,那掌上之力,实在不亚于罗四海的掌功。他也走到石碑旁,对着半块石碑劈下,那碑也碎成各半。
  戚麒喊了一声:“好。”就走到一座山墙前,说:“如今你我比一比腿功。”说罢,一脚踢去,那山墙竟被踢出一个洞口。
  石恨天也照样走到山墙前,他心中自忖:如论腿功,自己并不在对方之下,但若也踢一个洞,只能算打一个平手。就拱手含笑说道:“耳闻戚大哥头功十分了得,恨天在此献丑了。”
  石恨天说完,倒退三步,用头撞击,那坚如磐石的山墙,竟然被撞倒了一半,不仅罗四海等人喝采,连戚麒手下的兵丁,也一个个瞠目结舌。
  独角龙戚麒见石恨天功夫如此了得,心中叹服,说:“石恨天,你果然厉害。这第三个回合,我与你在梅花桩上比个输赢,如何?”
  众人听说戚麒提出要与石恨天在梅花桩上恶斗,就认定石恨天已被逼上了死路。因为这梅花桩的功夫,天下就数独角龙独占魁首了。因此,罗四海捏了一把汗,用目去看石恨天,不知石恨天敢不敢应允。

  四五、梅花桩二雄争强

  石恨天听戚麒说要和自己在梅花桩一赌输赢,不由心中自忖:自己虽然也练过几年梅花桩的功夫,但比起独角龙来,未免略输一着。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石恨天想到这里,含笑答逋:“恨天愿意奉陪!”
  戚麒把手一招,让开一条道。让石恨天一行押着镖车进了庄。
  那梅花桩设在戚家庄东面的一个练武场上。在一块空阔的平地上,矗着九排本桩,共计八十一根,每根木桩足有两人多高,而桩下俱是倒插的乱刀。在桩上练武,非有轻功不可,稍一失足,落下木桩,就毙命于乱刀之中。这戚家庄中,除了戚麒之外,就无第二好汉敢在桩上行走自如了。
  罗四海等人看了这梅花桩,心中大惊。一般的梅花桩下是平地,纵然失手,也可避让。而戚家庄的梅花桩,无疑是一个生死之地,负者必死于乱刀之中。罗四海想到这里,不由用目示意石恨天,意思是不如此刻动手,杀出庄去。
  可石恨天毫不介意,谈笑自若,与戚麒拱一拱手,说:“戚大哥武艺精绝,请!”
  戚麒因爱子亡命,又输了一着,故而满脸怒容,他一声冷笑,轻轻跳到梅花桩上,把手一招,说:“石大侠请了!”
  石恨天身子微微一蹲,也跌上梅花桩。两人相距不过数步之外,各自在桩上运功。
  戚麒练这梅花桩已有几十年了,他怕江湖人笑他杀了石恨天,就说:“老夫与你桩上斗三个圆台,如你胜了,你可出庄而去。”说罢,他在桩上健步如飞,只不过片刻,已飞身在每一根桩上放了一颗豆子。然后收住步子,脸色不变气不喘。
  众人一齐喝采。石恨天也暗暗叫好。他也在桩上飞行,也不过片刻工夫,竟把桩上的豆子全拾在手中,然后递给戚家庄家丁,众人一数,正好八十一颗。
  戚麒见石恨天又胜了自己一着,就在桩上连跳三跳,每一跳飞过九根木桩。如无绝顶的轻功夫,那九根木桩难以飞渡。不料,石恨天也在桩上三跳,与独角龙再次打了个平手。
  两个回合下来,戚麒大为叹服,自忖:自己这一身轻功夫练了三十余年,而石恨天不过二十开外,竟然如此了得。此人不除,我独角龙的威风岂不扫地?于是,他忽然一笑,说:“石大侠果然功夫不凡,老夫敬你三杯。”

  四六、鸳鸯腿暗伏杀机

  戚麒一声令下,早有家丁进上一只檀木盆子,盆内放一只酒壶和两只小酒杯。戚麒一手托盘,一手将酒壶提起,轻轻倒在两只小酒杯内,然后将一只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再把另一只酒杯放在掌心,对石恨天说声:“请!”
  石恨天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欲接酒杯,又怕他耍什么花招,不按酒杯、,桩下众目睽睽,他想了一想,突然飞身蹿起一丈多高,在半空中变了一个姿势,在轻轻落到另一个木桩上之际,已将对方掌心的酒杯取到手中。当着众人,一饮而尽。
  戚麒不防石恨天空中取杯,他将酒壶一扔,便心存杀机。原来这梅花桩的八十一根木桩并非根根都是实桩,其中有一根是虚桩,此桩看似坚固,其实桩子上用不得力气,稍稍一用功。立即桩裂人倒。因此戚麒见三个回合胜不了一条龙,于是使出浑身绝招,对着石恨天连连发掌。
  如在平地比武,石恨天与戚麒也不过打了一个平手,此刻是桩上交锋,自然不及戚麒,但石恨天仗着自己年轻气盛,竟然在躲闪之中,与戚麒斗了十个回合,未分胜负。
  独角龙一边发掌,一边认定那个虚桩,就引石恨天到了虚桩的旁边,故意一个失手,身体倒了下去。石恨天见戚麒失足,如自己往前一跃,就可将对方打落桩下,但恨天素来好行侠义,不肯轻易取人性命,因此并未下杀手,只是虚晃一掌。戚麒以为石恨天必然狠命扑来,就在跌倒之时,使出他的鸳鸯腿猛地朝对方踢去。
  石恨天倒抽了一口冷气,幸亏自己刚才一掌是虚的,如是狠命扑去,必然重心向前,被对方踢中,毙命桩下。石恨天见对方使出这一招,心中着怒:我不想叫你身亡,你却要我的性命,既然如此,奠怪我石恨天掌下无情了!
  于是,石恨天躲过这一招,连连对戚麒发掌,那两掌相击,将两人都震退了三步。而巧的是,戚麒往后一退。正落到那根虚桩上,他正待运功窜起,不料木桩断落,独角龙大喊一声:“不好!”早已跌落在乱刀之中,顿时刀穿两胁,血流满地。
  石恨天也吃了一惊,才知这梅花桩下有此杀机。幸亏自己未曾跳到那根桩上。
  戚麟与众家丁见庄主落地阵亡,正待命众人将石恨天团团围住,不料背后飞过一颗毒弹,击中戚麟后背,两头蛇惨叫一声倒地。众家丁见两个庄主先后毙命,也就一哄而散……

  四七、对孤灯娇语款款

  石恨天、罗四海乘机押了三辆镖车,出了戚家庄。
  小镖王张杰心中喜欢,对石恨天不胜敬羡,罗四海心中也暗暗佩服石恨天武艺高强。但石恨天却一言不发,他心中自忖:这戚宝到底是何人所杀,用毒弹置两头蛇于死地的又是谁?此人行影神秘,是助我石恨天一臂之力?还是另有所图?他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日头已经偏西,罗四海等人小心翼翼押了镖车又走了几里路,到了黄昏时候,突然变了天,先是飘着牛毛细雨,不过半个时辰,风雨交加,豆大的雨珠骤然而降,苍穹被一片乌黑的天幕笼罩住了。
  幸亏不远处有个小镇,罗四悔与石恨天只得夜宿在一个小店之中。那店主模样忠厚,态度殷勤,罗、石两人这才放心住下。石恨天让罗四海先去休息,又让唐英英与凌梅住了一间,自己与张杰守夜。
  夜深人静,孤灯独明。石恨天在窗前喝着茶,听窗外雨打丛林,心中思潮起伏,这一路上鏖战四次,仿佛有人预先向他们透露了消息,这个人站在幕后,又未露面,庄兴等人听其调遣,可见此人武艺必在众人之上。石恨天思忖片刻,不觉脱口而出:“莫非是他?”
  一旁的小镖王张杰忙问:“是谁?”
  石恨天正欲回答,门帘打起,凌梅走了进来,对石恨天道了一个万福,说:“我家小姐有请石英雄。”
  石恨天点点,对张杰吩咐了几句,然后随凌梅来到唐英英住的房间。
  唐英英正含情脉脉坐在灯前,那灯花照出她艳如桃花的两颊,显得越发娇艳动人。她见石恨天走进屋子,赶紧上前迎接,道了个万福,说道:“路途盗贼四起,幸亏有石英雄护镖,使我免受其害。”
  石恨天赶紧搀起唐英英,问道:“唐小姐受惊了。不知夜深人静,有何见教?”
  唐英英用眼神屏退凌梅,然后移近石恨天喃喃说道:“石太侠果然是盖世的英雄,今日相会,不知来年可有缘重逢?”
  石恨天见她用一对俏眼上下不住地挑逗自己,心中不安,又问道:“蒙小姐厚望,恨天有愧,有话请快说!如无吩咐,恨天要告辞了。”
  唐英英突然眼圈一红,声音哽咽道:“想我父母已故,孤身一人,日后无所寄托。”说罢,她掩面而立,泪光点点……

  四八、收明珠侠骨昭昭

  石恨天见唐英英哭得如此伤心,一时竟脱不了身,只是默默地坐在灯下。
  唐英英哭了一阵,抬起泪眼,说道:“此去邯郸,不知还有多少路程?”
  石恨天答道:“如无意外,不过两天时间。”
  唐英英微微叹了口气,说:“只怕路上凶多吉少,我有一件东西,想赠与石英雄,聊表寸心。”她说罢,从袖中取出一粒明珠,递与石恨天。
  石恨天举目看去,果然是一件瑰宝。他连忙摇手说:“恨天不敢受此厚礼。”
  唐英英盈盈一笑,脸上显出一种不胜娇羞之态,说:“石英雄有所不知,这是一颗驱邪辟毒的珠宝,可保你一生逢凶化吉。”但石恨天还是执意不受,唐英英又说:“如石英雄不愿接受,那就暂且放在你的身边,待到了邯郸再还给我吧!”
  石恨天既无法推却,又难以收下,不由默然无语。
  唐英英趁机又说:“我这颗明球,是祖传的一件瑰宝,今日放在身上,时刻提心吊胆,还是请石英雄代为保管,我心中的石头才能落下。”
  石恨天听唐英英这样一说,拒绝的话实在不好意思出口,只得收下,放入衣袋之中,说:“如此说来,恨天就恭敬不如从命,一到邯郸,我再将此宝原璧奉还。”
  唐英英见石恨天把明球放入袋中,不大放心,说:“石英雄放错了地方,这明珠要使它驱邪辟毒,必须放在贴肉的身上才有妙用。”
  石恨天似信非信,取出明珠,看了片刻,就放入怀中,顿时感到一阵清凉直透肺腑,精神为之一振。
  唐英英见石恨天收下明珠,不胜欢喜,说:“夜长梦短,我来敬石英雄水酒一杯,以示谢意。”
  石恨天本来贪杯,但他想到一路上疑窦遍布,就摇摇头说:“谢谢小姐盛情,实因路途暗潮汹涌,恨天很担心今晚宿于此店,发生变故。”
  “不会的,凭石英雄的武艺,几个蟊贼,何足道哉!”唐英英笑盈盈地劝酒,她那秀丽的脸庞在灯光下益发明艳照人。
  石恨天正在为难之际,忽听窗外雨声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又是一阵惨叫……

  四九、凶影夜店杀张杰

  石恨天猛然一跃而起,提剑跳到室外。但见马棚外倒地一人,他走近一看,正是满身是血的小镖王张杰。
  张杰的后背被捅了一刀,直穿前胸,可见对方臂力之猛,他在痛苦的呻吟中叫道:“师父,有人劫镖……”
  这时,罗四海也已窜到外面,扶起爱徒张杰,忙问:“何人劫镖?”
  小镖王摇摇头,一指远处的丛林,断断续续地说道:“是,是一个蒙面人,他……”话未说完,张杰已长眠于罗四海的怀中。
  一条龙石恨天一箭步窜到丛林中,来回巡视,未见人影,他怕镖银所失,回到店中,与罗四海清查十万两镖银,奇怪的是却分文未少。两个趟子手则吃得酒醉饭饱,鼾声大作。
  罗四海大怒,把两个趟子手叫醒,他们都回说不知室外有厮杀之声。
  石恨天再赶到唐英英房中,她宛如变了一个人,正在灯下战战兢兢,那个丫头凌梅也呆若木鸡,缩作一团。
  罗四海与石恨天当晚不敢分神,守在置放镖银的小屋中,直到雄鸡初啼,东方发白。
  拂晓前,雨早停了,天已放晴。一只火红的小球跃出东方云层,天边飞过七道彩虹。但罗四海与石恨天的心头却更加沉重,因为他们早晨去查看马棚,那两个趟子手竟然被人砍了脑袋,而他们就在附近的小屋里守夜严待,却茫然不知。如是蒙面人所为,此人的武艺一定不在一条龙石恨天之下。
  幸运的是三辆镖车俱在,坐骑也安然无恙。石恨天与罗四海只得各驾一辆镖车,还有唐英英一辆车子,却无人驾驶。这时唐英英说道:“我这丫头凌梅也干过粗活,让她当个车把式吧!”
  罗四海无奈,只得同意了。
  于是,三辆镖车继续上道。他们行了半天路,倒无意外的动静。到了晌午,镖车驰进一座山村,唐英英从车内探出头来,说:“罗总镖师,前面有我的一个亲戚,让他家派几个车把式再赶路吧?”
  罗四海心想:添几个人赶车,总比自己与石恨天当车把式好,于是点头同意。
  三辆镖车进了一幢深宅大院,但见此院雪白的粉墙,足有两丈多高,院内高楼耸立,画栋雕梁,红砖绿瓦,美不胜收。罗四海驾车进了院子,见内悄无人声。正在惊诧之际,忽听石恨天大喊一声:“不好!”

  五十、娇女贼窝露真相

  一条龙石恨天进了院子,回身见黑漆大门呯的一声关上了,便知中了奸计,他手执神龙剑,正想破门而出,大厅的两厢窜出几十个身穿劲装、持刀执剑的彪形大汉,将三辆镖车团团包围。
  这时,凌梅与唐英英已走出镖车,石恨天剑眉一挑,问道:“这一切,都是由你一手策划的吧?”
  唐英英笑盈盈地站到天井正中,说:“也不完全是,那个童九天出来插一手,倒是我没有料到的。幸亏你与罗四海武艺高强,故而这十万镖银如今仍旧到了这飞龙寨。”
  罗四海闻听“飞龙寨”三字,不由问道:“如此说来,你不是太原知府的千金?”
  唐英英收超笑脸,说:“我不是唐英英,而叫铁英英。”她又一指身旁的粗丫头凌梅说:“她是我的哥哥铁大龙。”
  原来,这飞龙寨是山东大盗铁虎的贼窝,铁虎绰号“神刀”,他的妻子花五娘,绰号“毒婆子”,而铁大龙与铁英英这对兄妹,也是江湖上的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恶贼。罗四海想不到自己竟然被骗到这里,不由怒从胆生。
  罗四海问道:“铁英英,你骗我等到此,就为了这十万镖银吗?”
  铁英英与铁大龙还未答话,厅内已走出两个人来,前一个须发灰白,身穿灰布大褂,腰里系一条白色腰带,手中执一口大刀,正是江湖上作恶多端的“神刀”铁虎。紧随他后边的是一个徐娘半老,风韵依旧的中年妇人,便是绰号毒婆子的花五娘。花五娘神情得意,满脸杀气,她一见罗四海与石恨天,将手中的两把短刀一扬,说:“今日你们落在老娘的手中,也该偿还昔日之仇了。”
  罗四海这才想起自己当年将一个江洋大盗置于死地,此人正是花五娘的外甥;而铁大龙在一次强奸妇女时,被石恨天点穴,使他成了太监一般的男子,铁大龙这次男扮女装,就是想报当年之仇。
  此刻的情势十分险恶。罗四海与石恨天只有两个人,铁虎夫妇,铁英英兄妹,都是武林高手,再加上几十个彪形大汉助战。但石恨天与罗四海感到已无退路,唯有死战才能求生。石恨天正待执剑杀开一条血路,不料铁英英对他嘻嘻一笑,说:“石恨天,我不杀你,你已死到临头,还想动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