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文《龙凤双侠》

作者:曹正文  来源:曹正文全集 

  六一、花五娘临终嘱女

  埋伏在石恨天窗下的黑影是谁呢?是铁英英。铁英英如何会来的呢?容笔者交代一番。
  铁英英伴着母亲花五娘走了一程,正巧遇见花风带了一些家丁赶来助战,于是他们聚在一起大骂石恨天与冷小凤。
  当晚,花五娘使觉身子不适;到了翌晨,就爬不起来,到了第三日,花五娘接连频频咯血,她自知被冷小凤点了暗穴,便挣扎着爬起来,对女儿铁英英说:“为娘死期已近,今日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了。”
  铁英英跪在花五娘面前,哭得像个泪人儿,她知母亲被冷小凤所害,父亲铁虎也死于其手,就咬牙切齿说:“母亲,我一定要将冷小凤千刀万剐,以报深仇大恨。”
  不料花五娘却叹口气,摇摇手,说:“为娘死了,你对他人都可下毒手,就是不可动冷小凤一根毫毛,倘若违背母命,为娘死不瞑目。”
  铁英英听了,不胜惊诧,问:“母亲此话怎说?”
  花五娘喘着气说:“实话告诉你吧,你与冷小凤是同母异父的姐妹。”
  铁英英听了,不觉脱口而出:“啊!”
  原来,花五娘早年不娃花,复姓欧阳,嫁给冷小凤的父亲为妾,当时就受到石恨天父亲的反对,她怀恨在心,常常怂恿丈夫干些狠毒之事。后来小凤的父亲投靠官府,也是她出的主意,致使冷、石二人闹翻。冷小凤父亲与石恨天父亲擂台比武,弄假成真,又是花五娘暗中策划的,她在石恨天父亲的酒中放了一种药,散了他的功夫,使他在同冷小凤父亲比武时遭了致命一击。
  后来,恨天的父亲死了,小凤的父亲也惨然离世。花五娘以一个小妾的身份离家出走,她本来就学过几路拳棒,嫁给铁虎以后,又养了大龙,英英这对兄妹。因为她与石恨天一家早有宿怨,再加上儿子被石恨天点了穴,就千方百计想报这两代私仇。
  如今,丈夫、儿子已亡,花五娘自知性命危在旦夕,她就从袋中取出一枚弹子,递与铁英英说:“此弹为娘苦练数年之,其毒无比,入血即可索人之命。今日为娘交给你,你务必将此弹结果石恨天的性命才是。”
  花五娘见女儿含泪允应了,又说:“你与冷小凤是姐妹,不可伤她性命。”说罢,气绝身亡。
  铁英英见娘一死,含泪葬了她。就与花风带了几个人,追赶罗四海的镖车,一直追到这里。想不到她刚摸到石恨天窗下,就被人发现了。

  六二、错中错姐妹互杀

  石恨天回头看去,正是冷小凤。只见小凤对他摇摇手,示意他不要声张。再说窗外的铁英英听屋里有声音,便将花五娘给她的毒弹拿到手里,她借着月光朝室内看去,只见有两个人影晃动。她不觉犹豫起来。
  铁英英为何迟迟不下手呢?因为石恨天身旁还有一个冷小凤,听自己母亲说,这个冷小凤还是自己的姐姐,怪不得这么俏丽!铁英英心想,倘若我杀进去,冷小凤必然与我相搏,石恨天反倒乘机逃遁了。于是,铁英英突然在屋外喊了一声:“石大侠,姑娘在外等候你多时了,你敢不敢出来,与我战三个回合。”
  石恨天听出屋外是铁英英的声音,就想冲出去,却被冷小凤一把拦住了。冷小凤心中明白:花五娘必定已经丧命,故而铁英英追来报仇。她心中自忖:铁虎与花五娘俱死于我的手中,铁英英却为何来向石恨天挑战呢?石恨天体内之毒虽已解去,但已大伤元气,内功殆尽,如与铁英英对砗,未必是她的对手,再说铁英英也擅长暗器伤人。
  冷小凤想到这里,她突然抢过石恨天头上的英雄巾,大踏步跨出房去。
  铁英英早已等候在室外,她见门帘打起,闪出一人,那头上的英雄巾正是石恨天的,铁英英咬咬牙,跺跺脚,猛地扬手一弹,这毒弹不偏不倚正中冷小凤面门。冷小凤虽然眼观四路,但离铁英英太近,竟未能躲去,被毒弹击中左颊,顷刻污血满面,小凤惨叫一声,倒于地上。
  这一声喊,使屋里屋外的人都大吃一惊。石恨天跳出屋子,见冷小凤已倒在血泊之中,毒性发作,脸色由青发紫,痛得冷小凤额头渗出冷汗。铁英英见状也大吃一惊,不由自主扑到冷小凤身上,嚎啕大哭:“小凤姐,我害了你!我是你的亲妹妹呀!”
  冷小凤听铁英英说自己是她的姐姐,先是一惊,继而想到师父的关照,她终于明白弃自己而去的亲生母亲,正是花五娘。
  石恨天还不明白,见铁英英哭得如此伤心,正待要问,铁英英突然转身拔剑,对着石恨天骂道:“一条龙,吃我一剑!”
  石恨天举剑回击,不过两三个回合,铁英英已占了上风。眼看石恨天就要无力招架了,忽听倒在血泊中的冷小凤大叫一声:“英英住手!”
  铁英英听了这一声揪人肺腑的喊叫,不由把剑收住,她扶起冷小凤含泪说道:“姐姐,我的姐姐呀!我的娘就是你的娘呀!”
  冷小凤痛苦地点点头,她见铁英英站起来又想猛刺石恨天,小凤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飞刀,扬手飞去,正中她异父同母胞妹的后心,顿时,铁英英也倒在血泊之中……

  六三,疑上疑男女何来

  就在这时,罗四海已提了花风的首级走了进来,他目睹眼前一幕,不胜惊诧。
  石恨天扑过去,扶起冷小凤。冷小凤见铁英英已死,这才松口气。她很平静地躺在石恨天怀中,用颤抖的手从怀中取出两样东西交给石恨天,喃喃说道:“这龙凤之缘,今日已尽。恨天大哥,小妹将保你日后平安…”
  说罢,她杏眼紧闭,头一侧,与世永诀。
  石恨天看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难过、痛苦、悲伤、愤恨与自愧,这种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终于使这个“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铮铮汉子,抱起冷小凤,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石恨天边哭边想:冷小凤多少年来对自己一片真情,她为了保护这次镖车东行,几次从虎口中救了自己,又为救自己性命,用嘴吸毒,杀妹护己……而自己,一直对她不理不睬,在她临死之前,也未能与她一吐衷肠,实在有愧啊有愧!石恨天想到这里,猛地拔小剑来……
  幸亏被罗四海看到,赶紧夺过神龙剑说:“石大侠万万不可轻生!”
  石恨天被罗四海夺去了宝剑,才发现自己手中还有冷小凤给他留下的两件赠物,一件是一只翡翠绿的玉镯,另一件是一块香罗帕。石恨天看到玉镯,不由去看小凤的手上,果然也有一只,石恨天含着眼泪把玉镯放进自己的怀中,再去看那香罗帕,只见上面写着七个字:
  有情未必成眷属。
  石恨天看罢,心如刀割。他情不自禁扑在冷小凤身上放声痛哭……
  一旁的罗四海也十分难过,他赶紧与众人一起把晕过击的石恨天扶进内房。然后出来安排后事,将冷小凤与铁英英分别安葬了。
  由于石恨天悲伤过度,病倒在床。罗四海见押送的十万镖银尚未进到东昌府,心中颇感不安。但他把石恨天留在店中,又放心不下。
  光阴恍惚,一晃三天过去了。这天午后,罗四海正在蹙眉叹气,忽见外面,来了一辆车子,车上走下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开外,生得短眉鼠目;女的二十未到,却是月貌花容。
  罗四海凝神看去,不由吃了一惊,这个男的,正是托自己送十万镖银的皮货商;而那个女的,虽然一身官府小姐的打扮,却泪痕满面,她又是谁呢?

  六四、罗四海怒打泼皮

  那个皮货商正在对店主大耍威风,他忽见罗四海出来,顿肘惊得大叫:“有鬼!有鬼!”
  罗四海见他神色有异,心中明白,这个皮货商必定也是飞龙寨一伙的人。罗四海抢上一步,将对方一把扯住,说:“你要我神武镖局押这十万镖银,老夫分文未少,难道你还不放心,要亲自跟踪而来?”
  皮货商被罗四海拉到内房,见了石恨天,更是惊慌失措,连喊饶命。
  罗四海蹙眉问道:“你这十万镖银托我运至东昌府,到底是何人指使?还不与我从实招来!”
  皮货商起初要抵赖,但被罗四海轻轻击了一掌,痛得他像杀猪一般叫喊起来:“罗总镖爷饶了小的,我全招了。”
  原来,这个皮货商姓丁名木,是唐英英的表舅,他年轻时就好逸恶劳,为非作歹,是个有名的泼皮。唐英英父母亡后,丁木见唐英英小姐姿色出众,就出了个坏主意,想把外甥女卖掉,骗一大笔钱。丁木把唐英英骗出太原,暗中卖给了沈奎。这件事,给飞龙寨的人知道了,毒婆子花五娘就把丁木叫去,授意他去找神武镖局押镖银。然后让铁英英兄妹假扮成唐英英主仆。丁木如今去沈奎店中,不仅不还五百两银子,还想把唐英英献给飞龙寨,不料走岔了道,在此与罗四海等人巧遇。丁木原以为罗四海、石恨天早已成了刀下之鬼,故而见了他们,大惊失色。
  罗四海听丁木招供完毕,怒火燃胸,心中自忖;这个无赖小人,竟然做了这么多不仁不义,伤天害理之事,这世道岂能容他!罗四海想到这里,扬掌朝他胸口劈去。罗四海的神掌,掌到石碎,丁木的胸口怎经得这一击,顿时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一旁的石恨天走过来,踢了一脚丁木的尸体,愤愤说道:“一掌结果了这狗奴才,未免太便宜他了!”
  罗四海吐出一口粗气,转过身子,对倚在门首的唐英英小姐问道:“唐小姐,如今我要回太原而去,与你同行,如何?”
  唐英英小姐摇摇头说:“罗老英雄之盛情,奴已心领。但奴在太原举目无亲,况且已与沈奎老爹恩结父女。我想去侍候他老人家的晚年。”
  罗四海点头赞成,于是他另外雇了几个当地车把式,从原路返回太原。不多几日,已到沈奎的“花楼”。

  六五、龙凤剑后继有人

  再说沈奎得石恨天相助,从玉面佛花风手中夺回了酒店,想招冷小凤为婿,哪知这个武艺出众的俊俏后生竟然是女扮男装。冷小凤走后,唐英英的表舅丁木就带人来抢走英英,又将沈奎一阵痛打。沈奎今日刚能起身下床,忽见店小二喜滋滋奔进来说:“小姐与石英雄一起来了。”
  沈奎闻言,又惊又喜,正待迎出去,英英已进了内房,父女相见,抱头痛哭。
  罗四海搀扶石恨天进来,与沈奎见礼。沈奎见了石恨天,大吃一惊,这铮铮汉子竟然骨瘦如柴,两眼失神,气喘吁吁,形同枯木。罗四海便将沿途的恶战说了一遍,说到冷小凤惨死身亡,沈奎老泪横流,唐英英暗暗抽泣,店小二咬牙切齿,唯有石恨天目光呆滞,宛如一尊石像。
  沈奎见石恨天面色惨白,赶紧让罗四海与店小二扶石恨天去内房休息。罗四海心中明白,石恨天被蚀骨消功药消去了内功,又因冷小凤的死,使他精神上受了极大的刺激。罗四海见石恨天一日比一日消瘦,怕他不测,就赶紧派人将石母接到沈奎店中。
  石母双眼已瞎,虽看不到儿子病态,但心中明白。她对罗四海说道:“恨天的父亲临终之时,留下一包伤药,说是可解毒去邪。”罗四海赶紧接过伤药,让石恨天饮服。
  说也奇怪,这伤药服下以后,石恨天神气日渐好转,虽不能起床,但神智清楚多了。再加上唐英英在旁朝夕服侍,悉心照料,石恨天的身体渐渐地复原起来。
  罗四海与沈奎见唐英英对石恨天一片真情,心中暗暗高兴,便与石母商议,不如让两人结成姻缘,石母自然一口应允。
  沈奎击征求义女的意思,唐英英听了,粉脸绯红,低着头说道:“女儿终身大事,全凭爹爹作主。”沈奎知她早已有意,便哈哈大笑。
  可罗四海一时说不服石恨天,石恨天长叹一声:“恨天功力已竭,已成废人,岂可害英英小蛆,再说恨天的魂魄早随小凤去了。”罗四海从腰中取出冷小凤的长剑,说:“贤弟差矣,小凤虽死,但双剑尚存,你如与英英小姐结成良缘,使龙凤双剑后继有人,也可告慰小凤英灵。”石母也再三劝说,石恨天这才允了。
  后来,石恨天与唐英英婚后生下一男一女,男名石金龙,女名石银凤,练成一身好武艺,龙凤双剑再显神威,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但这是后话,这段《龙凤双侠》拉扯到这里,也可告一段落了。

  ── 曹正文《龙凤双侠》全书完,感谢“漫天云”OCR并提供文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