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文《龙凤双侠》

作者:曹正文  来源:曹正文全集 

  三一、绊马索庄兴使计

  金凤凰冷小凤赶路心急,扬鞭催马,不防小道上早布下了绊马索。她的红鬃宝马一个马失前蹄,冷小凤跌下马背,早有四下伏兵窜上来,用两根粗绳围着小凤飞速游走,待冷小凤清醒过来,身子已被围了四圈,手脚给绑得结结实实,无法动弹。
  丛林中火把引路,走出活地神庄兴与铁宝塔郁鹏。庄兴对着被绑的冷小凤哈哈大笑,说:“壮土,你死到临头,还有何话要说?”
  冷小凤微微一声冷笑,说:“我道庄、郁两位绿林朋友有何能为,原来只是用暗箭伤人之诡计罢了。”
  郁鹂抚摸了一下肿起的肩头,举刀便要砍冷小凤,却被活地神庄兴拦住了,庄兴说道:“俗话说,兵不厌诈,我庄某略使小计,岂能说暗箭伤人。实话告诉你,我们本要取这十万镖银,不想被你扰乱了这笔生意。俗话说,光棍不断财路,只好取你首级,回报飞龙寨寨主。”
  冷小凤耳闻此言,心头大惊,暗暗自忖:这飞龙寨是山东大盗铁虎的贼窝,莫非是他们在打这神武镖局的主意?如若是这样,石恨天此去东昌府,一路上必定凶险环生。冷小凤想到这里,心中暗暗着急,表面上仍神色自若,说道:“我冷某死无所憾,但有一句话请两位绿林朋友挑明了,也让我死个明白。”
  庄兴点点头,说:“好,你且问来。”
  冷小凤问道:“你们如何得知神武镖局押这十万镖银?”
  庄兴答道:“三日之前,早有飞龙寨的探子报信于我,要我在这里结果护镖人的性命。”
  冷小凤听了,心中明白。这十万镖银果真早已走漏了消息。如此推想,那个唐英英小姐越发太可疑了。这个神秘的人物至今还在镖车之内,而石恨天与罗四海又下落不知,如何是好?
  铁宝塔郁鹏早就不耐烦了,他把手一招,四个彪形大汉便各执鬼头刀向冷小凤走来,当他们一步步向小凤逼近时,庄兴却又说道:“壮士,非我庄某要害你性命,只是如不取你的首级,飞龙寨寨主必定不饶我等性命。不过,你死时报个姓名,家中还有何人。你成了刀下之鬼,我且让手下送些银两给你的家人。”
  冷小凤听说对方要她临死前报个名儿,不由微微一笑,说:“庄、郁两位朋友,你们想凭这两条破麻绳,就能置我于死地不成?”说罢,冷小凤扬眉大笑。

  三二、断绳索小凤运功

  冷小凤笑声才歇,突然气提丹田,功行腹臂,只听得“铮”的一声,指头粗的麻绳顿时震得寸寸段段,丝丝缕缕。那四个拉绳子的大汉顿失凭依,一齐朝两边摔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冷小凤已将飞凤剑手中一执,对迎上来四个彪形大汉左右劈刺,不过一眨眼功夫,四人中三死一伤。局面顿时大转。
  铁宝塔郁鹏见状大怒,举起棍棒直取冷小凤。冷小凤不慌
  不忙,举剑削去,只一碰,那棍棒便被削去一截;郁鹏再打,又被削去一截,不过三个照面,郁鹏的棍棒已成了一根“擀面杖”了。活地神庄兴赶紧一个箭步跳到冷小凤面前前,用一根三节鞭挡住。
  冷小风知三节棍在兵刃中,既是硬器,又是软器,如若手中没有一点真功夫,是用不得它的。因此,她分外谨慎,与庄兴战在一起,恶战了数十个回合,未分胜败。
  小凤手中的飞凤剑,削铁如泥,因此郁鹏的铁棍碰它不得,可庄兴却身手不凡,知道对方宝剑的厉害,便只在小凤周围腾挪跳跃,左一鞭,右一鞭,上一鞭,下一鞭,不让冷小凤的飞凤剑碰着。而冷小凤呢,本来轻身功夫十分了得,宛如轻燕展翅,左右周旋,故两人战到入神处,但见剑光鞭影,混搅一起,竟分不出人影在哪儿了。
  郁鹏等人目睹这场激战,一时插不上手,一个个站在旁边观战,有的还大声喝起采来。
  突然,活地神庄兴一个箭步跳出圈子,把手一拱,说:“壮士,请走吧!”
  金凤凰冷小凤也跳出圈子,她收起飞凤剑,莞尔一笑说:“好,后会有期!”
  庄兴命人把她的红鬃宝马牵过来,冷小凤纵身跳上马背,正待要走,庄兴又抱拳说道:“请壮士留下姓名,以教庄某。”
  冷小凤也不回答,回头举手轻轻一扬,那飞刀正中百步之外的一条柳枝。只见她两腿一紧,那马便飞驰而去。
  庄兴目送她走远.对围上来的郁鹏与众人说道:此人便是江湖上绰号金凤凰的冷小凤。你我非她对手。”郁鹛问道:“大哥何以得知?庄兴说:“刚才她的剑锋已到了我的眉头,突然收住,是饶我一条性命。你们看!”郁鹏等人看去,见到庄兴他头上扎巾的那朵翠玉已经被削去了,暗暗叹服。
  此时天已拂晓,冷小凤顾不得鏖战的疲乏,她连连用双腿猛夹马肚子,心中说道:“宝马啊宝马,快让我赶上石恨天,但愿他途中不要受骗被陷。”

  三三、三岔口又起争端

  话分两头,再说罗四海、石恨天一行离开了“花楼”,行了几十里夜路,倒也平安无事。石恨天本是壮年汉子,又有内功,脸上毫无倦意;铁掌神钩罗四海到底上了年纪,赶夜路时又时时留神,因此到了东方发自,精力稍有不支之感。
  当三辆镖车穿过丛林,来到一条崎岖的小路上,忽听得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那飞驰而来的一匹马,速度快得惊人。石恨天、罗四海见那马越驰越近,马背上的人是一个精瘦的汉子,此人的马来到镖车前,突然手中的马鞭一扬,已将镖车上神武镖局的镖旗与一条龙的黄龙小旗扫掉了。也几乎在同时,马鞭又左右两扬,罗四海未有防备,竟在马背上吃了一鞭,那鞭子正打在他的后背;石恨天躲闪得快,虽未被马鞭击中,却让对方在马头上扬鞭扫过。石恨天、罗四海回过神来,那骑影竟然绝尘而去,一眨眼消失在峡谷深处。
  罗四海与石恨天都大吃一惊,此人马术如此娴熟,料想不是寻常之辈。幸亏罗四海有内功,那后背上的一鞭只伤及了皮肉。张杰见师父受了伤,欲跃马紧追,可罗四海与石恨天一商议,便决定为保镖车,还是不追为好。
  三辆镖车到了三岔口,前面有两条通道,罗四海的一个趟子手正想指引镖车向左拐,突然右首丛林中窜出十几匹马来,为首之人正是那个扬马鞭的精瘦汉子。他一声冷笑,左右
  两手各执一根马鞭,拦住镖车去路,说道:“我马上飞侯良在此等候石大侠多时,想领教一下石大侠的马上功夫。”
  一条龙石恨天本是一个极为自负的英雄,刚才受挫于对方一个下马威,早已怒火燃胸,便跃马迎上前去,说道:“恨天愿意献丑。”
  “好。”侯良牵过马头,说:“今儿要是你擒了我,我侯良便服了,让你东行;如擒不得我,那这十万镖银,只得乖乖送与我的弟兄。”
  石恨天举目看去,但弛侯良跨下一匹白马,那匹马面似侧砖,目似明珠,蹄似铁炮,前能进斗,后不能插身,浑身上下没有半根杂毛,果然是一匹千里龙驹宝马。恨天暗暗自忖:耳闻山东道上有个盗马贼侯良,今日一见,确是身手不凡。比吧,自己的马术未必是侯良的对手;不比吧,难道叫我一条龙拱手让出这十万两镖银不成。石恨天见侯良对着自己洋洋自得,不由咬咬牙,说:“侯良,你且放马过来!”

  三四,断崖壁纵马一跃

  马上飞侯良也说一声:“请”,便放马直奔石恨天。石恨天不敢怠慢,将自己那匹青鬃马的马脖子一拍,疾驰起来。
  两匹马越跑越近,就在擦身而过之际,侯良突然身子一缩,一个翻滚,钻到马肚子下,一手紧扣着马鞍,另一只于来擒一条龙,石恨天赶紧闪过,但不料侯良却伸出脚来,对准一条龙石恨天的坐骑猛踢一脚,那青鬃马虽然灵巧,但毕竟躲闪不及,被侯良在马腹旁踢了一下。青鬃马受痛,前蹄扬起,险些把石恨天摔下马背。
  第一个照面以来,侯良的手下连声喝采,罗四海与张杰暗暗为石恨天捏了一把汗。
  两匹马重新掉过头来,侯良稳坐马背,得意洋洋,他令手下的弟兄在小道沿路上插了十把匕首,然后自己跃马飞驰,待那白马跑近匕首时,侯良突然在马鞍上一个横卧,然后伸手去捡地上的匕首,一眨眼工夫,那十把匕首已都到了侯良手中。他对着石恨天笑遒:“请石大侠一试?”
  一条龙心中叹服侯良果然马技不凡,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他让一个趟子手也照样在地上插了十支匕首,但那匕首却是刀锋朝上,石恨天飞马取刀后,将十把匕首扔于地下,也问侯良:“不知还有何等高见?”侯良看了,不由频频点头,心中自忖:这两个照面,各胜一场,未见输赢。他眉头一皱,突然指着山峰的小路说:“石大侠,我想请你伴我行一程路可好?”
  一条龙石恨天点点头回答:“恨天奉陪。”
  话音才落,侯良已跃马驰骋,石恨天在后紧追不舍。侯良拍马上了岗,又绕上一条羊肠小道,石恨天追了一阵,不由暗暗叫苦。原来侯良挑的那条小路九曲十八盘,往下望去,但见云烟系绕半山腰,两旁都是悬崖峭壁。倘若是步行,也须一步三低头,可侯良的白马却如行平地。石恨天的青鬃马也是一匹千里驹,但毕竟未走过这般崎岖的小路,时而扬起马脖子,停步不前。
  这时,侯良跃马已到了山峰,他等石恨天坐骑稍近,朝对山一指说道:“石大侠,随我来。”说罢,侯良一夹马肚子,那白马四蹄扬起:竟在悬崖上跃了过去。
  石恨天拍马也上了断崖壁,看看山下湍流汹涌,涛声拍岸,不由犹豫起来。这几丈宽的山崖能否跃过去,一旦失足,落下深渊,如何是好?

  三五、跑马易马胜侯良

  “石大侠,你可认输?”一条龙听侯良在对面山崖上一声叫喊,不山剑眉挑起,他拍了拍马马脖子说:“宝马救我!”
  这一声喊,青鬃马突然领鬃毛竖起,退后几步,猛地跃过湍流,正好落在侯良白马的旁边。石恨天欲举剑比武,不料侯良一拱手说:“石大侠果然一身是胆,侯某佩服,告辞了!”侯良说罢,飞马下山。
  石恨天一楞,也催马追去。侯良在前面,时时回过头来,窥视石恨天能坐骑,一条龙石恨天心中明白:这马上飞不知又要耍什么花招了。果然,白马突然减慢了速度,侯良见石恨天的坐骑近了,变然缩到马肚子下面,继而又从马腹下探出身子,纵身跳到石恨天的马背上。几乎就在同时,石恨天也突然跳到那匹白马上。这马易主人的速度,不过是一眨眼之间。
  当石恨天一跨上白马时,那马欲将新主人摔下马背。不料石恨天早有准备他一手扬鞭,一手将白马的领鬃毛狠命抓住。白马见摔不倒他,四蹄似飞,在峭壁上狂驰起来。石恨天在马背上微微一笑,将两腿夹住马肚子,坐得稳稳当当,这样不过两三圈,白马竟乖乖地俯首贴耳,任凭摆布了。石恨天给白马理了一下领鬃毛,然后回头去看自己的青鬃马,但见自己
  的坐骑也紧随而来。可马背上空无一人。再举目看去,侯良正在后边追赶。
  原采,侯良跳上青鬃马,竟制不了它的烈性,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石恨天、侯良回到三岔口,侯良羞得满脸通红,石恨天跳上自己的青鬃马,然后将白马还给侯良。
  侯良对石恨天一拱手说:“侯某今日栽了跟斗,你我后会有期。”他说罢,命手下兄弟让开一条路,待石恨天、罗四海的三辆镖车过去了,侯良突然拔剑出鞘,对准自己心爱的白马猛地刺去,那剑正中马腹,白马一声惨叫,倒于地下,鲜血直淌。马上飞侯良扑到马身上号啕痛哭。
  石恨天回身一抱拳,以示歉意。他对罗四海说道:“这马上飞也是一条好汉,想不到输了一着,竟如此痛不欲生。”罗四海答道:“江湖上的一些绿林好汉,谁不想独占鳌头。”两人边说边扬鞭催马。
  行不多远,突然背后尘土飞扬,马蹄声越遗越近,石恨天,罗四海回头望去,但见背后杀声冲天,一个红脸汉子在后喊道:“石恨天,你往哪里走!”

  三六、接镖还镖败傅通

  石恨天、罗四海回头看去,见侯良的一个兄弟领了人马追杀上来。罗四海将马勒住,对来人问道:“你是何人?报名上来!”
  那红脸汉子将马勒住,放下一把朴刀,答道:我乃飞镖太岁傅通。”
  罗四海听了,不由莞尔一笑,因为神武镖局素来以镖不虚发而名闻黄河上下,罗四海自己就打得一手好镖,但他却不敢以镖王自居,想不到今天来了个劫镖银的飞镖太岁。
  傅通见罗四海对他上下打量,便说:“你可是神武镖局的罗总镖师?”
  罗四海答道:“正是在下。”
  “既然如此,我傅通愿与罗总镖师比一比镖法,倘若胜了我,那就拜你为师,倘若败我手下,这十万镖银给我乖乖留下。”
  罗四海闻言,点头说道:“不知如何比法?”
  傅通从镖袋中摸出一支镖,对准百步之外的一棵柳树一指,说:“看我镖法!”他话音才落,举手一扬,那镖正中柳树的树身。
  罗四海赞了一声“好”,也摸出一支镖,随手一扬,那镖不偏不倚,正中柳树的一根小枝干上。
  傅通见第一镖自己已被对方占了上风,就抬头望去,但见一只老鹰正掠过长空,飞扑一只麻雀。傅通扬手一镖,老鹰落地。也就在同时,罗四海也发出一镖,此镖正中了麻雀。
  两镖比过,傅通恼羞成怒,对罗四海说:“你我今日拚个死活。”说罢,飞马舞刀来战罗四海,罗四海用单手金钩剑接住,一来一往,好一场恶战。战不了十合,傅通突然喊了一声:“罗总镖师果然厉害,我傅某去了!”说罢,跳上葵花镫,向左侧拍马奔去。
  罗四海见傅通的弟兄未散,知他还不服输,就拍马追来。傅通边逃边偷眼打量罗四海,待对方马近,傅通回身就是一镖。罗四海早有准备,将马头带侧,身子一偏,起右手三个指头接住镖,然后喊了一声:“不好!”
  傅通听马后罗四海喊不好,心中大喜,他掉转马头,正欲举刀直取罗四海,哪知人刚转身,一镖朝喉口飞来,傅通赶紧将头一侧,那镖正中他的肩头,痛得傅通大喊一声,拍马逃去,那些弟兄却一个个齐举兵刃,将三辆镖年团团围住。眼看一场恶战一触即发。突然,有人在外高喊:“切莫动手!”

  三七、戚家庄侯良搬兵

  众人回头看去,喊话的人正是马上飞侯良。他阻止手下弟兄,对石恨天一抱拳,说:“石大侠,恕不远送,后会有期。”
  石恨天在马上抱拳还礼,三辆镖车徐徐远去。
  傅通与众人见侯良放走了神武镖局的镖车,一个个愤愤不平。飞镖太岁傅通气得哇哇大叫:“侯大哥,你……”
  侯良却淡然一笑,说:“石恨天与罗四海武艺精绝,你我实非他们的对手。如此硬拚,岂不教弟兄们都惨死于尔等的刀剑之下,我侯某怎对得起八拜之交。”侯良说到这里,眉头一皱,说:“这仇自然要报,你我即刻去戚家庄。”
  傅通闻言大喜。原来,侯良与傅通都是戚家庄庄主戚麒的徒弟。戚麒绰号独角龙,与其弟两头蛇戚麟,号称“龙蛇双怪”,也是北方武林的高手之一。
  侯良与傅通备了两匹快马,抄小路直奔戚家庄而去。两人进了庄院,见师叔两头蛇戚麟正在天井里练一路灵蛇拳。
  戚麟身材细长,细眉蛇眼。为人心地狭窄,但表面上装得虚怀若谷。他突然跳出圈子,问:“侯良、傅通,你们何事来此?”
  侯良与傅通赶紧上前给戚麟行了礼,又把自己与石恨天、罗四海比武之事一一说了。傅通指着受伤的肩头,说:“师叔,您老人家一定要给俺报这个仇!”
  不料戚麟摇摇头,说:“我两头蛇别人都可打得。就是不能与一条龙作对。”说罢,拂袖而去。
  侯良、傅通大惑不解,他们随师叔进了聚义厅,一时不知所措,戚麟见两人脸色尴尬,便说:“你们有所不知,我们戚家兄弟当年浪荡江湖,曾受过一条龙师父的救命之恩,他嘱我们弟兄两人,可打天下好汉,不可动他徒弟一根毫毛。我两头蛇纵然肯与你们报仇,你师父也决不允应的。”
  听戚麟这般一说,侯良与傅通一时相对无言。侯良半晌才说:“既然师叔不肯助徒儿一臂之力,我们兄弟两人只能自去找石恨天拚命便了。”
  两人正待要走,戚麟猛地一声喝住:“你们两人好不知天高地厚,依尔等的武艺,打一个石恨天也是以卵击石,何且还有一个罗四海。”他长叹一声,说:“石恨天打狗不看主人面。这样吧,我们一起去见你师父,如他肯出面,这仇方能报得。”
  三人正待要进由厅,厅外一声咳嗽,走出一个三绺长须的长者

  三八、聚义厅戚麒释仇

  来人正是独角龙戚麒,他见三人神色有异,便在正中坐下,说:“侯良、傅通,你们不在外面好好学艺,来此何事?”
  侯良赶紧答道:“师父,我与傅通兄弟在山间习武,遇到石恨天与神武镖局的镖车,结果被他们打伤了。”
  戚麒听说石恨天打伤了自己的徒弟,却并不动怒,反而扬眉一笑,然后竖眉斥道:“你们自以为学了点本事,就逞强好胜,石大侠将你们打伤,也是教训教训你们。你们说,是不是你们想劫人家的镖银?”
  傅通听了,暗暗叫苦。侯良赶紧说:“师父,是石恨天先打了我们,还说独角龙横行江湖,今儿杀个鸡给猴子看看,要煞煞您老人家的威风。”
  侯良原以为这几句话必定惹得师父动怒,不料戚麒冷笑一声:“一派胡言!”
  戚麟在旁听了,心中不乐,就插言说:“兄长,石恨天伤了我们的徒弟,难道就让他扬长而去?”
  戚麒淡淡一笑,说:“你我兄弟,受石恨天师父的大恩,岂能忘却。再说石恨天一向好行侠义,决不会伤害无辜。”
  戚麟一声冷笑:“兄长这话说得不错。但石恨天自称一条龙,与你兄长独角龙相对,两龙相争,兄长如容他,我两头蛇也容不得他!”
  戚麟说罢,正要和侯良、傅通出去。却被戚麒怒声喝住:“你们胆敢与石恨天作对,就不准再进这戚家庄。
  三人听了,只得怏怏作罢。
  当天晚上,戚麟约了侯、傅二人,在厅内豪饮。酒过三巡,忽见一个僮儿慌慌张张进来禀报:“公子爷今晚不知去向!”
  戚麟等人吃了一惊。这戚家庄中只有戚麒一个宝贝儿子戚宝,绰号小麒麟。那戚宝虽是戚麒的儿子,但禀性一点也不像他父亲,仗着戚家威风,到处横行霸道,还时常强抢民女,干些不仁不义的勾当。不过,戚公子的为非作歹,瞒住了父亲,戚麟因自己膝下无子,也就处处庇护侄子。
  今儿众人听说戚宝深夜未归,不觉乱成一团。戚麟自忖:听说宝月寺中有个和尚专爱诱奸良家妇女,与侄子颇有交情,莫不是他又宿在宝月寺了。于是,带了侯、傅二人匆匆朝宝月寺而去。
  行不多远,只见荒野中有人呻吟,侯良眼尖,一眼瞧出正是小麒麟戚宝,但见他倒在血泊之中,背上竟插了一面黄龙小旗,侯良见了,不由大喊一声:“公子爷必为石恨天害了!”

  三九、救周猛难煞恨天

  小麒麟戚宝怎会惨死于石恨天之手,其中有一个缘故,须笔者补叙几笔。
  再说石恨天与侯良等人一别,押送镖车,过了小松林,已是暮晚时分。罗四海怕沿途有人暗算,正想找一个宿夜之处。忽觅路口有一个汉子在树上挂了绳索,正欲引颈自尽。
  小镖王张杰眼尖手快,见那人两脚一蹬,已悬在半空之中,他扬手一镖,正中绳索,那人顿时落地。
  石恨天等人上前扶起那个汉子。那个汉子却不谢救命之恩,反而责怪张杰:“你们救不得我,为何不让我周猛一死了事!”
  罗四海见此人只有一只眼睛,便说:“好汉莫非是一目神周猛?”
  周猛答道:“正是在下。”他叹口气说:“我周猛因为得罪了当地庄主两头蛇戚麟,被他打成内伤,就躲避在外。不料三个月前,贱内珠儿去宝月寺进香,撞见了戚麟的侄儿戚宝,竟被他勾搭成奸。我与他评理,他依仗人多势众,又将小人打伤。故而我咽不下这口气,想一死了事。”
  张杰听了,怒目圆睁,说:“周大哥,你且领我去见那个戚宝,让我斩了这个贼子,还你妻子便了。”
  石恨天赶紧拦住,自忖片刻,说:“戚家庄庄主戚麒是位忠厚的长者,他的师父与恨天师父素有厚谊,师父曾嘱我,日后不可与戚家兄弟为敌。”
  张杰听了不服,说:“石大侠,难道这清平世界,就让他们横行不成?”罗四海知石恨天有为难之处,便问周猛:“这里附近可有宿夜之处?”
  周猛说:“前面就是宝月寺。”
  石恨天当下与罗四海商议,先在宝月寺住下。宝月寺小和尚把他们迎进大院,将他们安顿住下。
  当晚,石恨天对周猛说道:“我们明日路过戚家庄,去会一会庄主戚麒。我想他是江湖上的一条好汉,必会作出公断的。”
  周猛退出来后,心中愤愤不平。他知妻子珠儿必定藏在寺内,就偷偷在二更时分出了内房,提了一把朴刀,朝大殿潜步走去。
  他穿过两条长廊,到了寺主的上房,见里面灯影闪烁,便轻手轻脚走到上房前,挑破窗纸,朝里望去,不由怒从胆生。
  原来戚宝正搂着自己的妻子珠儿在寻欢作乐,珠儿偎在戚宝身上,娇声娇气地说:“自然是你公子爷标致,我那汉子只有一只眼睛,瞧他那副丑态,真叫人恶心。”
  周猛气极,正欲提刀闯入,肩头却被一只手按住了……

  四十、杀珠儿暗放戚宝

  周猛回头看去,却是小镖王张杰,张杰对他摆摆手,低声说:“如此荡妇,你还留恋她什么!”
  周猛一时气得浑身颤抖,说:“既然如此,待我先杀了这个淫妇。”他说罢,猛地把门踢开,闯进去对珠儿举刀就劈。
  戚宝本是学过武艺的,身手不凡。他赶紧把珠儿拉过一旁,随手拿起一只凳子对准朴刀迎去。周猛这一刀砍得太猛,刀子斩进木登,—时拔不出刀。戚宝就势—脚,将周猛踢倒在地,他抽剑出鞘,正欲对周猛下毒手,忽见一支银镖朝他面门飞来,戚宝抵头躲过,张杰已执剑跳到戚宝面前。
  张杰大喝一声:“这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勾引他人之妻,吃我一剑!”
  戚宝用剑架住,冷笑一声:“何方小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方圆几百里,都是俺戚家庄的威风。”他一边说,一边连连进剑。
  张杰虽是一条好汉,却一时抵挡不住,只得跳到天井里。戚宝岂肯放过,一个白鹤亮翅之势,窜上来举剑直刺小镖王的喉头,待张杰去挡,戚宝又变了一招,那剑如一条游蛇,绕到张杰腰中,此招名唤“玉带围腰”。
  就在张杰危急之时,屋檐上落下一人,举剑劈下,戚宝不由手臂发麻,剑一脱手,已被张杰窜上来擒住。
  来人正是一条龙石恨天,他对戚宝打量了一下,说:“石某明日带你去见令尊大人。”说罢,命张杰把戚宝绳捆索绑,押在一间小房里。
  再说周猛见了珠儿,提起刀来骂道:“淫荡妇,你吃我一刀!”珠儿连“饶命”二字还未叫出,早已身首异地。
  石恨天与罗四海回到房内,说:“这戚宝虽是可恶,但我们明日见了戚麒,由他发落便了。罗老英雄以为如何?”罗四海点头称是。石恨天见罗四海等人一走,自己在屋内来回踱步,反复思量。心中自忖:这戚宝纵然可恶,但那个周猛之妻珠儿,也分明不是良家妇女。我明日带了戚宝前去责问于独角龙,必定又有一场恶战。自己与他拚杀,倒也罢了,只是误了神武镖局的行期,岂不愧对罗老英雄。
  石恨天想到这里,悄悄来到戚宝关押的小屋,走进来用剑把戚宝身上的麻绳挑断了,说:“戚宝,你本是戚庄主的后代,你若肯痛改前非,我今儿饶你一命,你可回去告禀你家爹爹。”
  小麒麟听石恨天说完这几句话,不由激动得热泪盈眶,猛地扑倒在一条龙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