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七章 金百川家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云先生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日上三竿。
  辰末时光,时将到未到。
  云先生缓步走进了后院。
  后院里有一座小楼,小楼的后面是片假山、荷池、小亭俱全的花园。
  打开后楼的窗户,凭窗外望,整座花园的景色可以尽收眼底。
  小楼上,一明一暗两间,明间是小厅,暗间是卧房,也是冷观音临时香闺。
  楼下,同样是一明一暗两间,小玉小红就住在楼下的房间里,两人同住一房。
  云先生走到楼下,小玉小红正在屋里整理着一些衣物琐碎的东西,一见云先生到来,立即放下整理的东西,齐朝云先生福了福,说了声:“早。”
  云先生含笑答了一声,问道:“姑娘还没起来么?”
  小玉摇头道:“还没有,大概是昨晚上睡得太晚了些,您有事?”
  云先生点点头道;“你上楼去看看姑娘醒了没有,醒了便禀告她一声,我有事情要和她商量。”
  小玉道:“您请等会儿,婢子这就上楼去看看。”
  话落,拧身便朝楼梯上走了上去。
  楼上,房门关着,房里没有一点动静。
  小玉走到门前,抬手在门上轻叩了两下,道:“姑娘,您醒了吗?”
  候了片刻,房里仍无动静。
  小玉忍不住又抬手在门上轻叩了两下,声音略提高了些,说道:“姑娘,您该起床啦,云先生有事情要见您呢!”
  照理,房里应该有了动静才是,然而,依旧一片寂然不闻一丝声息。
  这情形,小玉不禁秀眉轻蹙,心中有点诧异。
  她和冷观音从小一起长大,深知冷观音的习性,天到这般时候还未起床,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昨晚上虽说睡了晚些,但冷观音一身功夫精深,平常睡觉甚是警觉,按理,她这么叩门一叫,早就该惊醒了,怎地竟毫无动静声音?
  诧异中,小玉突然感到这情形有点不对劲,不由立刻用力拍门,口中同时大声喊道:“姑娘,您该醒醒起床啦!”
  她这么用力拍门大声一喊,楼下的云先生和小红自然都听见了。
  云先生心中不由地感到有点诧异地仰脸望着楼上问道:“小玉,姑娘还没醒吗?”
  房门拍得这么响,房里仍无一丝声息动静,小玉知道可能出了事情了。
  连忙回身向楼下说道:“云先生,您和小红快上来,姑娘可能出事了!”
  云先生一听这话心中陡然一惊,脸上也立刻变了色,身形一长,直掠上楼头,小红急忙跟着掠了上来。
  云先生急问道:“小玉,姑娘怎么了?”
  小玉摇头道:“不知道,叫不醒。”
  云先生道:“推推门看。”
  小玉依言用力推推门。
  显然,是里面门闩着。
  云先生没再说话,跨步上前,举起掌心贴在门上,真力一吐,“咔喳”一声轻响,里面的门闩被震断了,门也随之而开。
  门一开,房里的情形,三人立刻全都看清楚了,也全都呆住了。
  床上空空,没有人。
  门自里面闩着,房里怎会没有人?
  云先生眉锋一皱,目光落在窗上。
  后窗开着,这很明显,冷观音是后窗出去的。
  可是,问题却来了。
  冷观音为何要从后窗出去,又为何一个人出去不让别人知道?
  她去了哪里?
  干什么去了?
  她什么时候出去的?
  是夜里?
  还是今天天亮以后?……
  这些,都是问题,令人奇怪不解,想不通的谜圈!
  还有,她会不会被人劫持……
  想到这,云先生心头顿时不禁蓦地打了个冷颤!
  旋而,他又想到,被人劫持,这似乎不可能。
  他深知冷观音的一身所学功力,比诸江湖一流好手犹高有余。岂是容易被人劫持的,虽然来人的功力身手高绝,也必须经过一场搏斗,绝不可能无声息的将冷观音劫走!
  仔细看看房中的情形,一切如常,毫无一点搏斗的痕迹。
  由此可见,冷观音绝非被人劫持,必是自己出去的!
  然而,问题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了。
  她既是自己出去的,那么她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云先生双眉深锁,头大了!
  小玉满脸焦急之色地望着云先生问道:“云先生,您看姑娘她是自己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
  云先生沉思地道:“以我看,姑娘可能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追出去了!”
  智慧从来不如小玉,一向沉默甚少说话的小红,此刻突然说道:“不对!”
  云先生一怔!道:“怎么不对?”
  小红说道:“姑娘要是突然发现什么追出去,决不会不带兵刃!”
  一语惊醒糊涂人。
  这话有道理,冷观音要是发现什么追出去,岂有不带兵刃的?小玉恍然道:“不错,不是红妹提起我倒忽略了,姑娘的银笛还在床头挂着呢!”
  去先生先时也没有注意这点,此际他也看到了床头上挂着的那支玉笛,只是冷观音的随身兵刃!
  由此看来,他的看法判断显然不正确。
  他双眉锁得更深了,头也更大了!
  小玉道:“照这情形看,姑娘多半是出了事了。”
  “嗯。”
  云先生神色凝重地缓缓说道:“可能。”
  小玉道:“那我们怎么办?”
  云先生苦笑道:“只有一个办法,找!”
  小红忽然变得聪明的机伶地说道:“云先生,婢子召集所有的人去。”
  云先生只要点头说“好”,突闻楼下有人高声问道:“云先生在楼上吗?”
  云先生闻声已知是属下丁重,连忙闪身由房里走出,站在楼梯口沉声问道:“什么事?丁重。”
  丁重手拿着一封信,躬身说道:“属下刚才在大门口拾着一封信,是写给您的。”
  “哦。”
  云先生纵身下楼,接过信一看,信封上写着云先生台启,下角写着“内详”二字。
  撕开封口,抽出信纸。
  若想保全冷梅卿的性命,火速传知冷寒山,于第十五日的夜二更正,前往长安未央宫旧址报到听令。
  下面没有署名,下无任何号志。
  现在,事情已经完全证实,冷观音是遭人劫持了去。
  可是,这仍然是个“谜”!
  劫持冷观音的是什么人?
  对方为何要劫持冷观音?
  是冷梅庄的仇家?
  还是?……
  信中所说要冷寒山前往未央宫旧址听令,听什么令?企图何在?
  云先生略一沉吟,吸了口气,目注丁重问道:“丁重,这封信是你在大门口拾得的?”
  “是的。”
  丁重点头答。
  云先生道:“是门里还是门外?”
  丁重道:“门里,可能是门缝中间塞进来的。”
  云先生道:“这么说,你并没有看见送信的人了?”
  “没有。”
  丁重摇头道:“属下看到这封信时,曾特地打开大门查看了一下,巷子里没有见着一个人影,这信想是早在属下发现之前就送来了。”
  云先生点了点头,说道:“你去通知所有的人,全都到大厅集合听令!”
  丁重躬身问道:“可包括姑娘带来的人?”
  云先生道:“全部。”
  “是。”
  丁重又一躬身,转身急步而去,
  这时,小玉和小红已都走在楼梯口站着。
  云先生向二人招手道:“小玉,你们都下来吧。”
  小玉小红双双拧身飞下楼。
  云先生没说话,默默地把信递给小玉。
  小玉也没问,接信与小红同看。
  看完信,小玉小红的脸色全都大变,小玉焦急地问道:“您知道这是什么人吗?”
  云先生摇头道:“我要知道就好了。”
  小玉双眉紧蹙地道:“这便怎么办?”
  云先生苦笑道:“有什么办法,只有出动所有的人,分头去找!”
  小玉道:“对方是谁,我们根本毫无所知,如何能找得到?”
  云先生脸色沉重的吁了口气,说道:“事实上目前除此而外,并无其他办法,只有碰碰运气了!”
  小玉双目眨动地默然想了想,道:“庄主那边呢,您立刻传禀么?”
  云先生点头道:“事关姑娘性命安危,自然非立刻传禀不可!”
  小玉又突然说道:“云先生,您看这会不会是那个姓费的干的?”
  云先生双目异采一闪,说道:“小玉,这很有可能,我也早想到他了!”
  小红道:“那么我们便找他去!”
  云先生倏然一摇头道:“不行!”
  小红愕然一怔!道:“为什么不行?”
  云先生道:“这只是我们猜想怀疑,事实并无证据,我们如果冒失的去找他,他只来个矢口否认,我们便拿他无法!”
  这话不错,无证无据,找上费翔云,焉能奈何!
  能拿他怎么样?小红默然了。
  小玉眨眨眼睛道:“云先生,婢女想和小红这就出去碰碰运气去。”
  云先生目光微微一凝,道:“你大概是想去找‘飘雨剑’,请他帮忙吧,对不对?”
  小玉正是这心意,一见云先生已经猜到,便就点头说道:“你认为可以么?”
  云先生微一沉吟,道:“这个无不可,不过,这件事你只能告诉他一个人,并且请他千万暂时守秘,不要把事情泻露出去!”
  小玉眨眨眼睛道:“婢子知道。”
  说话间,只见丁重快步走了过来,躬身说道:“人都已集合齐了。”
  云先生微一摆手,道:“你先去,我随后就来。”
  丁重应了声“是”,转身快步走去。
  小玉接着说道:“婢子们去了,您还有什么吩咐的没有?”
  云先生想了想,道:“你们不到大厅上去看看?”
  小玉摇头道:“婢子不去了,您是这里的主人,一切自然由您作主。”
  云先生微点了点头,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小玉道:“不一定,最晚天黑时候一定回来。”
  云先生道:“你们去吧,一切小心!”
  小玉道:“婢子们知道,您放心吧。”
  岳庙后面是一片树木杂草丛生的山坡地,其间卷盖着两间矮小的茅草屋已很残破,看采只能聊避风雨。
  它,正是丐帮嘉峪关分舵。
  午时刚过。
  山坡地前来了一位黑衣少年和一位青衫美书生——江阿郎和西门玉霜。
  二人一到山坡地前,立见一名年轻化子由丛草中闪出,矮身行礼说道:“丐帮弟子韩小虎叩见江少侠。”
  江阿郎昨晚上来过,所以他认得。
  江阿郎抱拳答礼,含笑说道:“韩兄弟请少礼,李分舵主在么?”
  韩小虎站直身子,神色恭敬地答道:“在,齐长老和诸位护法、香主都在,少侠请进。”
  江阿郎摇头道:“我不进去打扰齐长老他们诸位了,麻烦你去请李分舵主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请教他。”
  韩小虎道:“好的,少侠请稍待。”
  话落,转身飞掠向茅屋奔去。
  李明出来了,飞掠近前,躬身行礼道:“少侠请屋里坐。”
  江阿郎摇头道:“我还有事,只请问几句话就走。”
  李明道:“少侠请只管问。”
  江阿郎道:“冷梅庄冷观音的住处附近,贵分舵可派的有弟兄么?”
  李明点头道:“有,少侠问这是?”
  江阿郎道:“那里出了点事,我想问问那位兄弟可曾发现什么没有。”
  李明道:“那里出了什么事了?”
  江阿郎道:“有人遭了劫持。”
  李明忽然一声轻“呵”说道:“那就不会错了。”
  江阿郎双目异采一闪,道:“李兄已经得到消息了么?”
  李明点头道:“那名兄弟早上曾回来报告说,昨晚四更过时分,有个黑衣人从那座宅子的后墙越出,背上背了个人。”
  江阿郎问道:“可曾看出那黑衣人是什么人?”
  “没有。”
  李明摇头道:“据说那黑衣人蒙着脸。”
  “可知那黑衣人到何处去了?”
  “那名弟子曾遥遥跟踪其后,一直跟到东南五里地方的金家庄,看着那人进了庄头上的一家大户人家。”
  “李兄可知那家大户人家姓什么,是干什么的?”
  “主人姓金名百川,人称金员外,在地方上很有点善名,据说是个做药材生意的人。”
  “谢谢李兄赐告,烦请代向齐长老等诸位致意,我因有事在身,不进去打扰了。”
  李明连忙躬身说道:“少侠请别客气。”
  语声一顿又起,说:“少侠,李明可以请问那被劫持的人是谁么?”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是冷观音,此事尚请李兄千万守秘,别说出去。”
  李明躬身点头道:“李明遵命。”
  江阿郎道:“告辞。”
  抱拳一拱,与西门玉霜转身走去。
  大槐树。
  影壁墙。
  石狮,高台阶,黑漆大门。高大门,高大的围墙。
  够巍峨,够气派的。
  这等巍峨气派,在大城市里虽然算不上什么,但在边关地区乡村地方就不同了,十分少见。
  这便是金家庄庄头的第一户人家,金家庄的首富金百川家。
  未初时分。
  金家大门前来了两个人——江阿郎与西门玉霜。
  站在台阶上,西门玉霜抬眼望了望那关着的大门,眉锋微微一蹙,道:“大哥,要叫门吗?”
  江阿郎点头一笑道:“当然要叫门,不然怎么进去?”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