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九章 一目了然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西门玉霜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雷正刚道:“姑娘杀了我,不仅便可救走冷姑娘,而且也帮了我的大忙!”
  西门玉霜一怔!道:“这话怎么讲?”
  雷正刚道:“我一被杀,便能因此保全我拜兄与全宅五十多条人命,我虽死何憾!”
  “哦。”
  西门玉霜这才恍然明白地道:“原来你的意思是以死来保全你拜兄与全宅男女老幼众人的性命!”
  雷正刚点头道:“除此以外,我别无选择,姑娘要救冷姑娘,也只有先杀了我!”
  这一来,西门玉霜不由暗暗皱起了双眉。
  以她“飘雨剑”的身份,岂能出手杀一个不还手之人……
  何况对方又是这么个舍已为人,胸襟豪气,令人衷心肃然起敬的人物!
  江阿郎闻听这番话,也不禁为之耸然动容,双眉眨动倏然 一笑,说道:“雷兄,你太傻了!”
  雷正刚一怔!道:“我怎么太傻了?”
  江阿郎淡淡道:“我请问雷兄,对我的为人性情,雷兄听说过多少?”
  雷正刚微一沉吟,道:“据传说,‘一刀斩’在江湖中虽然是位恶徒闻名丧胆,武功高绝,刀法狠绝人物,但也是位生具侠骨柔肠之士,刀下非十恶不赦之徒不杀!”
  江阿郎含笑说道:“如此,雷兄就该知道,我既已知道雷兄现在是怎样的一个人,说什么也不会伤害雷兄这么一个已经放下屠刀,从善多年,令我只有敬佩之人!”
  语锋微微一顿,又道:“但是,为救冷姑娘,为免使冷寒山受人胁迫祸害武林,我势非救出冷姑娘不可,在此情形下,我对雷兄只有一个办法!”
  雷正刚道:“什么办法?”
  江阿郎微徼一笑,道:“雷兄既然不肯与我合作,只好点上雷兄的穴道,先将冷姑娘救走再说!”
  雷正刚脸色勃然一变,道:“少侠,如此一来,你岂不害了……”
  江阿郎淡然接口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只要雷兄肯告诉我对方是谁,我仍愿负责救回令拜兄!”
  雷正刚默然了刹那,双目忽然一眨,问道:“少侠适才所言,为免冷寒山受人胁迫祸害武林之语,那是怎么回事?”
  江阿郎道:“午前对方曾派人投书说:要想保全冷观音性命,火速传知冷寒山于第十五日的夜二更时分,前往长安未央宫旧址报到听令!”
  雷正刚又默然了刹那,道:“这么说来,对方掳劫冷观音之真正用心,并不在于一个色字,乃在挟持冷寒山了!”
  江阿郎点头道:“实情正是如此,为天下武林安危,为免冷寒山因爱女身落人手而受挟持胁迫,所以我非立刻救走冷观音不可!”
  语声微微一顿,目光凝注地说道:“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现在你是愿意与我合作,还是由我点上你的穴道,将冷姑娘救去,只等你一句话了。”
  雷正刚沉吟地道:“我如愿与少侠合作,少侠当真能救回我拜兄,保证本宅男女老幼众人的安全么?”
  江阿郎正容说道:“雷兄只管放心,只要雷兄告诉我对方是谁,我敢以性命作保,一定救回令拜兄,保证本宅男女老幼,如有有损伤,你唯我是问!”
  雷正刚再次默然了刹那,终于点头说道:“少侠既如此说,雷某还有什么好说的。”
  江阿郎倏然一拱手,道:“雷兄能深明是非大义,实是武林之福,我这里先谢谢了!”
  雷正刚忙欠身还礼说道:“少侠请别这么说,雷某可万不敢当,衷心也至感惭愧!”
  江阿郎淡笑了笑,话锋一转,道:“雷兄,我请问那挟持去令拜兄的人是谁?”
  雷正刚道:“魔手阮存恒。”
  江阿郎道:“可知他目前落脚何处?”
  雷正刚道:“他曾说如果发生事情,可去嘉峪客栈后院中找他。”
  江阿郎微点了点头,又问道:“冷观音现在何处?”
  雷正刚道:“内宅房间内。”
  江阿郎道:“那就麻烦雷兄,这就去放她出来吧。”
  雷正刚点点头,长身站起,说道:“请二位与我一同入内,为免冷姑娘误会,还得请二位代为解说一番呢。”
  江阿郎点头一笑道:“那是当然。”
  说着便与西门玉霜双双站起身子,雷正刚在前带路往内宅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卧房。
  房里的布置很整齐,有床有桌有椅,应用物品也都齐全,而且都是女人家应用的东西。
  显然,这间卧房原本就是女子闺房。
  冷观音就静静地躺在这间卧房里的床上,房门外有两名婢子守着。
  房门没关。
  那用不着关,因为冷观音穴道被制,根本不能行动。
  门不关,还有一样好处,那便是房间里的一切情形,在门外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全都一目了然。
  看冷观音的样子,除了穴道被制不能行动,一切似乎都很好,并未受到丝毫伤害,也未受到什么虐待。
  拍活冷观音的穴道,经过西门玉霜一番解说之后,冷观音算是明白了雷正刚不仅不是掳劫她的贼党一伙,而且也是受害人。
  她不是个不讲理的姑娘,既已明白事实,自然不会对雷正刚怒目仇视相向。
  于是,冷观音便朝西门玉霜盈盈一福,说道:“公子相救大德,妾身不敢言谢,此生当永记衷心!”
  西门玉霜含笑摆手道:“冷姑娘,你这么说我可不敢当,救你的不是我,我也没有那大的能耐,更不敢掠人之美,是他。”
  说着用手指了指江阿郎,又道:“要不是他,我大概会和贵庄的那些属下一样,此刻还在毫无头绪的四处摸索查访呢!”
  “哦……”
  冷观音一双美目刚转望向江阿郎。
  西门玉霜又笑说道:“冷姑娘,他便是江阿郎江大哥。”
  冷观音美目不禁倏然一睁,道:“六俊之首的‘一刀斩’!”
  西门玉霜点头一笑道:“不错,能够轻易的找到这里,完全是他的能耐,能够使雷大侠冒着此间五十多条人命义释姑娘,也完全是因为他保证了此间一众男女老幼的安全,所以你实在应该谢谢他!”
  冷观音闻言立即望着江阿郎裣衽深深—福,道:“多谢少侠义伸援手,此恩此德……”
  江阿郎欠身还礼,含笑摆手截口说道:“姑娘请别客气,我请问,那掳劫姑娘之人是谁,姑娘知道么?”
  冷观音螓首微微一摇,道:“不知道。”
  江阿郎道:“姑娘难道没看见他的面貌长相?”
  “没有。”
  冷观音道:“妾身只看到他穿着一身黑衣,黑巾蒙面。”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蹙,道:“姑娘是怎么被掳劫的,当时的经过情形能说清楚些么?”
  冷观音想了想,说道:“昨夜三更时分,‘寒星剑’突然往访妾身,费翔云去后,妾身和云先生略谈了片刻,便回楼上居处,刚一上楼即突遭暗袭,被制了穴道,以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江阿郎道:“云先生是谁?”
  冷观音道:“他是家父的好友,妾身平时都称呼他云叔。”
  “他也是贵庄中人么?”
  “是的,他一直居住此地,为家父经营此地的生意。”
  “贵庄在此地有些什么生意?”
  “珠宝、玉器等生意。”
  “珠宝玉器都是价值昂贵之物,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此地并非富庶之地,似乎不是适合这种生意的好地方。”
  “少侠说的是,云先生在此只是收购,然后运往内地在大城市中销售。”
  “原来如此。”
  江阿郎微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凝目问道:“那费翔云与姑娘原是熟人吗?”
  冷观音螓首一摇,道:“昨夜是第一回见面。”
  江阿郎道:“他往访姑娘何事。”
  冷观音道:“他请妾身和他合作联手。”
  江阿郎道:“夺那神兵宝刃。”
  冷观音点点螓首道:“是的。”
  江阿郎道:“还谈及其他事情没有?”
  冷观音道:“没有。”
  江阿郎含笑说道:“姑娘大概没答应和他联手合作吧?”
  “是的。”
  冷观音美目瞥视了西门玉霜一眼,道:“妾身断然拒绝了他。”
  他为何瞥视西门玉霜一眼,意思是什么?
  这西门玉霜心里明白,江阿郎也明白。
  江阿郎笑笑道:“姑娘断然拒绝他,他大概很不高兴很气恼吧?”
  冷观音点头道:“少侠猜料的不错,他当时的神情虽然没有表示什么,但是妾身看得出来,他确实很不高兴很气恼!”
  江阿郎眨眨眼睛问道:“他临走之时,可曾对姑娘说过什么没有?”
  “没有。”
  冷观音摇摇螓首,回忆地说道:“只是他走出厅门时,曾回头看了妾身一眼,那眼神似乎不怀好意!”
  “哦……”
  江阿郎口中刚轻“哦”了一声,冷观音忽然想起什么地接着又道:“他曾说过一句意含威胁的话。”
  江阿郎凝目问道:“一句什么话?”
  冷观音道:“要妾身不要后悔。”
  江阿郎双目神采倏地一闪,点点头道:“这就差不多了!”
  冷观音神情微微一怔,但她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美目一眨,倏即恍有所悟地问道:“少侠这差不多之意,可是妾身之突遭算掳来此,便是他搞的鬼?”
  江阿郎点头道:“可能。”
  冷观音檀口微动,刚要发问,江阿郎已接着又说道:“据雷大侠适才告知,掳劫姑娘来此之人,乃是‘魔手’阮存恒,他曾留言,如果发生事情,可往嘉峪关客栈后院中找他,而据我所知,嘉峪客栈的后院中,只有两排上房,其中一排三间是我朋友和其属下所在,另一排三间住的则是费翔云与其庄中属下高手,阮存恒并非我那位朋友的属下!”
  这么一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魔手”阮存恒既不是江阿郎那位朋友的属下,那必是费翔云的属下了。
  “魔手”阮存恒原是江南武林黑道上称霸一方的人物,他怎会成为七星庄的属下?
  又是什么时候投身七星庄的呢?……?雷正刚心中在暗想。
  冷观音沉吟地说道:“这么说来,这就并非只有可能了!”
  江阿郎摇头道:“不,在目前而言,我只有说只是可能。”
  话锋微微一顿,他倏然转向雷正刚说道:“雷兄,我们走后,请立刻将本宅所有之人集中一处,最迟天黑以前,我当请人赶来此间负责护卫众人的安全!”
  雷正刚点头道:“雷某遵命。”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少侠可否先予示请来之人是谁?免得雷某不知而失礼。”
  江阿郎道:“是丐帮弟子。”
  雷正刚眉头顿时不由微微一皱,道:“丐帮弟子?”
  江阿郎见他眉头微皱的神情,不知为何,遂即凝目问道:“有何不妥么?”
  雷正刚微一沉吟,道:“雷某所言如有不当之处,尚请少侠原谅不要介意!”
  江阿郎道:“雷兄只管直说。”
  雷正刚吸了口气,说道:“雷某以为丐帮弟子可能无济于事!”
  江阿郎双目一凝,道:“为什么?”
  雷正刚道:“雷某深知此地丐帮分舵的力量,除分舵主李明一身功力可称江湖一流外,其余弟子的武功均属普通。”
  “哦。”
  江阿郎这才明白他为何皱眉的原因,不由微微一笑,道:“雷兄说的是,凭此地嘉峪分舵的弟子,不但的确无济于事,可能还要白陪上几条性命。不过,我说的并不是此分舵弟子,而是目前正巧由总舵赶来的一位长老与四大护法、八大香主等十多位高手!”
  雷正刚听得双目不禁大睁,脸上倏现一片惊喜之容!
  他做梦也想不到,江阿郎所要请来的丐帮弟子,竟是这么几位身份极高,平常很难得在江湖上现身的丐帮绝顶高手!
  冷观音也听得一双美目大睁地望着江阿郎,芳心里有着无比惊奇地暗忖道:“他与丐帮有何深厚的渊源?竟能请得动丐帮长老、护法等这些绝顶高手……”
  她暗忖中,西门玉霜那里已眨动着双目道:“大哥,这事何必麻烦齐长老他们,何不让纪老等几位……”
  江阿郎摇头截口道:“纪老等几位另外有事,也都不会闲着。”
  语声一顿,望着雷正刚问道:“雷兄现在该放心了吧!”
  丐帮长老、护法、香主等十几位高手,等于是丐帮一半的实力,有这十几位高手来负责护卫众人的安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于是,雷正刚连忙点头说道:“少侠请勿见怪,雷某没想到丐帮长老等诸位。”
  江阿郎笑了笑,转向西门玉霜说道:“我们该走了,为小心起见,你和冷姑娘由后面走,我仍由前面走。”
  话落,跨步出房,往外走去。
  西门玉霜连忙急步跟出,喊道:“大哥,你等等!”
  江阿郎停步回首问道:“什么事?”
  西门玉霜道:“你何不也由后面走,和我们一起回去不好吗?”
  江阿郎摇头道:“我得立刻去丐帮分舵请齐长老他们尽快到这里来。”
  西门玉霜眨眨眼睛道:“去丐帮分舵以后,你大概便要去嘉峪客栈吧?”
  江阿郎点头一笑道:“你大概也想去凑热闹,是不是?”
  西门玉霜笑道:“不只是去热闹,我还想和他们先斗一场呢!”
  这个“他”宇指的是谁,江阿郎自然明白,道:“你该记得我昨晚上说过的话,他练有歹毒的掌力!”
  西门玉霜双眉一扬,道:“我记得,有你在一起,我怕什么?”
  江阿郎浓眉不由一蹙,道:“但是你该知道,这件事情还不一定是他呢!”
  西门五霜摇头道:“大哥,你不必多说了,不管是不是他,这热闹我是凑定了,而且你一个人去,我也实在不放心!”
  最后这句话,才是她心里的真心话。
  这本来也是,费翔云所率属下高手众多,江阿郎单独前往,实在很难令人放心。
  虽然,“琼瑶石府”少主石奇也住在那里,万一动上手,石奇自是不会袖手旁观,但是,石奇和属下总共只有四人。
  江阿郎加上石奇等四个,这人数与费翔云所率二十多名属下高手相比,众寡还是太悬殊了!
  江阿郎深知西门玉霜的个性,一听她这话,知道要她不去是绝对不行,不禁有点无可奈何地道:“好吧,你既一定要去凑热闹,必须得答应我的条件!”
  西门玉霜双眉一眨道:“不得逞强和他动手,是不是?”
  江阿郎点点头道:“还要听话!”
  西门主霜笑道:“你放心,我一定听话就是!”
  江阿郎道:“那你就先把冷姑娘送回去,随后赶来吧。”
  西门玉霜忽然妩媚地笑了。
  冷观音在旁看得神情不由微微一呆,暗忖道:“他笑起来好美,像个姑娘家似地……”
  她暗忖间,西门玉霜已朝她说道:“冷姑娘,我们走吧。”
  这时,江阿郎已大步往外走去,雷正刚随后相送。
  冷观音望了望江阿郎的背影,螓首忽然一摇,道:“妾身暂时不想回去。”
  西门玉霜一怔,凝目道:“为什么?”
  冷观音道:“妾身想和公子一起,也去嘉峪客栈凑凑热闹。”
  西门玉霜摇头道:“那不行!”
  冷观音道:“为什么不行?”
  西门玉霜道:“江大哥去找‘魔手’阮存恒要人,你一现身,岂不立刻害了金百川的性命。”
  “那么……”
  冷观音微一沉吟道:“妾身便化装改扮一下,好么?”
  西门玉霜眨眨眼睛道:“你想化装改扮成什么样子?”
  冷观音道:“改扮成一个和你一样的美书生,你看如何?”
  西门玉霜点头一笑道:“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冷观音道:“什么条件?”
  西门玉霜道:“和江大哥对我说的一样,要听话。”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