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六章 夺取宝刃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好一个以礼拜访。”
  沉劲的声音突然一声冷笑道:“半夜三更时分,你费少庄主如此扰人……”
  他话未说完,突闻一个娇甜的声音响起,说道:“云先生,姑娘已经被吵醒了,请先生开门让费少庄主进来一谈吧。”
  云先生道:“姑娘可曾吩咐何处见客?”
  “花厅。”
  没再听见话声,一阵脚步声响及门而止,接着大门两扇打开了,一位四十多岁年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侧身摆手说道:“少庄主请进来吧。”
  费翔云冷声一哼道:“这可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云先生虽然明知费翔云在骂他“鬼”,但是他修养好,装作没听见,没理费翔云。
  容得费翔云与“四侍”进入门内,云先生关好大门淡淡道:“少庄主请跟我来。”
  话落迈步往里行去。
  花厅中。
  冷观音肃容端坐着,身后垂手静立着两名绿衣婢女,其中一名正是小玉。
  冷观音一身白衣,黛眉美目,瑶鼻檀口,人虽美绝,但神色却一片冰冷。
  娇靥上毫无一点表情,确像一尊名符其实的冷观音。
  云先生带着费翔云与“四侍”到达花厅门外,便即停步躬身说道:“禀姑娘,费少庄主到。”
  冷观音皓腕微抬了抬,道:“云叔请少礼,请代侄女肃客坐谈。”
  云先生应了声“是”,随即侧身肃客说道:“少庄主请。”
  费翔云傲然举步入厅,抱拳微拱说道:“费某深夜造访,吵扰了姑娘的好梦,尚望姑娘见谅。”
  冷观音淡淡道:“少庄主既然已经来了,就不必徒说那客套空话,请坐。”
  这词锋,够锐的,费翔云不自然的笑了笑,跨步在客位上落了坐,“四侍”垂手肃立费翔云身后。
  冷观音随即转向云先生说道:“云叔也请坐。”
  “谢谢姑娘。”
  云先生躬身坐下。
  费翔云落座后,一双目光便灼灼地在冷观音身上转个不停。
  这是很放肆不礼貌的举动,尤其是对一位第一次见面的姑娘家。
  对这种放肆的目光,冷观音芳心里虽然十分厌恶,但并未发作,只黛眉扬了扬,说道:“更深夜静,下人们都已入睡,少庄主请恕我连一杯茶也无法招待了。”
  费翔云道:“姑娘不必客气。”
  冷观音美目一眨,淡淡道:“少庄主深夜驾临定要见我,不知有何见教?”
  费翔云微微一笑,竟是言非所问地说道:“久慕姑娘美艳无双,容颜绝代,今天得睹芳仪,衷心实感荣幸万分。”
  “哦。”
  冷观音脸上毫无表情,冷若冰霜地道:“少庄主夜深驾临见我,就是为了要说这两句话吗?”
  费翔云对冷观音那冷若冰霜的神情,全都不在意地笑说道:“这只是我初见姑娘的衷心感触,也是字字发自肺腑之言!”
  冷观音淡淡道:“感触已经说过了,少庄主有什么见教,现在请直言吧!”
  费翔云点头一笑道:“我敬遵芳命。”
  语声一顿即起,注目说道:“容我先请教,姑娘对山顶上那即将出世的宝刃,是否心存志在必得?”
  冷观音道:“是便怎样?否又如何?”
  费翔云道:“不瞒姑娘说,我此来之前就已存下志在必得之心!”
  “哦。”
  冷观音道:“少庄主这么告诉我,可是要我放弃夺取它!”
  费翔云道:“古人遗宝,乃无主之物,天下武林谁都可以夺取,我怎敢要姑娘放弃!”
  冷观音道:“那么少庄主前来如此问我,又把心意告诉我,何意?”
  费翔云道:“我想和姑娘联手合作。”
  “联手合作?”
  “嗯,只要肯与我联手合作,凭你我两家的实力,宝刃必是我们囊中之物!”
  “你有把握?”
  “我原来就有七分把握,如得姑娘答应联手合作,就有十分把握!”
  冷观音淡然一笑道:“少庄主这实在是个好主意。”
  费翔云不由眉飞色舞地道:“姑娘可是答应了!”
  冷观音淡淡道:“少庄主把这件事也看得太简单了!”
  费翔云道:“姑娘不答应。”
  冷观音道:“我请问少庄主,夺得宝刃以后呢,怎么办?”
  费翔云微微一怔,眨眨眼睛道:“姑娘此问可是指宝刃归谁的问题?”
  “不错。”
  冷观音道:“这问题,少庄主总不会没想到吧!”
  费翔云一笑道:“我早想过了,姑娘如果要,我可以将它送给姑娘。”
  冷观音道:“我记得少庄主适才好像说过,此来之前就已存下必得之心,是么?”
  费翔云点头道:“我是这么说过。”
  冷观音道:“如此,少庄主将它送给我,岂不与原来心意相违!”
  费翔云道:“这虽然与我原来心意相违,但我认为值得。”
  冷观音道:“怎么值得?”
  “因为姑娘与别人不同。”
  “如何不同?”
  “姑娘当代绝色,盖世红颜。”
  “哦。”
  冷观音眨眨美目道:“少庄主之意是说因为我生得很美,是么?”
  费翔云笑道:“姑娘聪明之人,因为我愿为姑娘效力,藉邀姑娘垂青。”
  冷观音淡淡道:“看来我得要好好感谢上天给我这副美容颜了!”
  费翔云轻佻地一笑道:“自古英雄爱美人,也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
  他自誉英雄,说来毫不脸红。
  而且神情一片得意之色,自以为这两句话说的很得体,一定会博得冷观音的点头赞许。
  那知事实竟然出了他的意料。
  冷观音非但没有点头赞许,脸色反而倏地一寒,道:“谢谢少庄主,我不敢当。”
  语锋一顿,她转向云先生说道:“云叔,请代我送客!”
  话落,站起娇躯,移步便往花厅后面走去。
  费翔云脸色一变,道:“冷姑娘……”
  他一声“冷姑娘”刚出口,云先生那里已站起身子截口说道:“费少庄主,请吧!”
  说着抬手一摆。
  费翔云没理云先生,沉声喝道:“冷梅卿,你站住!”
  冷梅卿停步回身,黛眉高扬,冷冷说道:“费翔云,你可是还有话说?”
  费翔云道:“姑娘该知道我这全是一片好意。”
  “谢谢。”
  “我请姑娘三思。”
  “不必,你该懂得话不投机半句多。”
  费翔云双眉微扬了扬,道:“姑娘乃聪明之人,当该明白眼前这嘉峪关上各派高手如云,你我双方合则有益,分则……”
  冷观音冷冷截口道:“你不必再徒自空言废话了,你请吧!”
  费翔云道:“这么说,姑娘是决定不合作了!”
  冷观音道:“我说的已经够明白了!”
  “姑娘难道一点也不再考虑!”
  “不,也没有必要!”
  她语气坚决,说的有如斩钉截铁。
  费翔云忽然轻声一叹,道:“看来我的一番好心是白费,也是自讨无趣了!”
  冷观音道:“本来就是。”
  费翔云淡淡道:“希望姑娘不要后悔。”
  冷观音脸色倏然一变,美目寒芒电射地道:“费翔云,你这话是在威胁我?”
  “我这话能算是威胁?”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提醒姑娘。”
  “我认为你是意含威胁!”
  费翔云忽又轻叹了口气,耸耸肩道:“姑娘要是这么认为,我便不好再多说了!”
  冷观音冷冷道:“如此最好。”
  语声一顿,又转向云先生说道:“云叔,送客。”
  这回费翔云没待云先生开口说“请”,立即长身站起一抱拳道:“告辞。”
  话落,迈步出厅,却又回头深望了冷观音一眼,这才行了出去。
  冷观音站在那里没动,两道黛眉轻蹙。
  默立在一旁的绿衣婢女小玉,小红,都是从小在冷梅庄中长大的孤女,也是冷观音幼年的玩伴,她们名虽主仆,实际情同姊妹。
  小玉性慧,比小红聪明伶俐,她一见冷观音黛眉轻蹙的神情,心中似乎已明白为什么的,明眸一眨道:“姑娘您可是觉得他回头那一眼有问题?”
  冷观音美目微微一凝,道:“小玉,你也看出来了!”
  小玉道:“婢女觉得他那一眼有点怪怪的,好像不怀好意。”
  冷观音螓首微点,道:“你没看错,他那一眼神色诡异,的确有点不怀好意。”
  说话间,云先生已送走费翔云回进厅来。
  冷观音立即问道:“云叔,他走了。”
  云先生点点头,脸色微现沉凝地说道:“姑娘,以我看,这件事恐怕不能算完。”
  冷观间黛眉微扬了扬,又问道:“他向云叔说什么没有?”
  “没有。”
  云先生摇头道:“江湖传说他为人心性阴深狠毒,我猜想他落个无趣之后,决不会就此罢休的!”
  冷观音微一沉吟,道:“云叔,我们坐下来谈吧。”
  说着她移步在原位上坐下,云先生也跟着坐下。
  冷观音美目眨了眨,道:“云叔,以您看他可能会怎么样?”
  云先生沉吟地道:“很难说,不过我敢断言,他必定不会就此罢休!”
  冷观音道:“云叔这断言,可是根据江湖传说他的为人心性?”
  云先生道:“另外还有个原因。”
  冷观音美目一凝,道:“另外还有个什么原因?”
  云先生忽然微微一笑,道:“那原因便出在姑娘的本身。”
  冷观音不禁一怔,道:“出在我本身?”
  “嗯。”
  云先生点头说道:“你要是生得不这么美,他要是个正人君子,像‘飘雨剑’那样的人,这件事情可能就没有什么了!”
  这么一说,冷观音明白了,小玉小红也都明白了。
  冷观音黛眉倏地一扬,道:“凭他也配!”
  小玉在旁冷声一哼,说道:“他那副德性,竟也敢癞蛤蟆妄想吃天鹅肉,真是作梦!”
  云先生忽然正容说道:“姑娘,这件事我们得小心防备他!”
  冷观音美目一眨道:“云叔可是怕他率人前来动武用强!”
  云先生点头道:“这很有可能。”
  冷观音道:“那就让他来好了,俗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要敢率人来动武用强,我们便和他放手一搏就是。”
  云先生道:“姑娘这话虽然不错,可是姑娘该想到这么一来,从此我们便与他七星庄结下仇恨了!”
  冷观音淡淡道:“结下仇恨就结下仇恨,我们冷梅庄难道怕他七星庄不成!”
  云先生眉锋微微一蹙,道:“姑娘,我们冷梅庄虽然并不怕他七星庄,但是眼下我们此地的人手实力,可能比他稍逊,实在不宜与他动武,免得吃亏!”
  冷观音明白云先生的心意,是不愿作没有把握的拚搏,以免属下有所伤折,有损冷梅庄的声威!
  因此,她微一沉吟,道:“那么依云叔之意呢?”
  云先生道:“我想一面飞鸽传书庄主,多派高手赶来增强实力,一面请姑娘和小玉小红暂时迁个地方!”
  冷观音美目倏然凝注,道:“云叔要我躲避他!”
  云先生道:“为防发生意外,你最好暂时先避他一下,等庄中高手赶到就无妨了。”
  冷观音黛眉一扬,道:“如果我不避开,难道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云先生道:“话不是这么说,姑娘在此的安全,我有极大的责任,万一发生意外,我如何向庄主交待!”
  冷观音摇头道:“我认为云叔这么多虑,也太小心过甚!”
  云先生正容说道:“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为姑娘的安全,我不能不小心!”
  冷观音眨眨美目道:“云叔,我明白您的心意,关于传书我爹多派高手赶来之事我不反对,但要我迁地避开之事却休谈!”
  云先生道:“姑娘……”
  冷观音截口道:“云叔不必多说,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迁地避他的!”
  云先生深知冷观音的性情,一经决定便很难令她更改。
  因此,云先生不禁深深蹙起了双眉。
  小玉明眸一眨,忽然说道:“云先生,婢子有个好办法。”
  云先生连忙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小玉道:“把这件事情告诉‘飘雨剑’公子,他一定会帮助我们!”
  云先生双眉顿时开朗地目中异采一闪,点头说道:“这确实是个好办法,‘飘雨剑’名列‘六俊’第四,功力剑术造诣,据说皆比‘寒星剑’略高半筹,有他帮忙,便不用担心费翔云动武逞强了!”
  冷观音突然说道,“我不许!”
  云先生和小玉都不由得微微一怔!
  小玉目露讶异地问道:“姑娘,您这是为什么?”
  冷观音道:“不为什么,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云先生心中忽然一动,目光凝注道:“姑娘,你可是怕他会因而轻视我们?”
  冷观音眨眨美目道:“云叔,如果你是‘飘雨剑’,你心里会怎么想?”
  云先生尚未接话,小玉已接口道:“姑娘,您误会婢子的意思了。”
  “哦。”
  冷观音目光一凝,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小玉道,“婢子是说把这件事告诉‘飘雨剑’公子,并不是说要请他帮忙。”
  冷观音道:“既不是要请他帮忙,又何必告诉他。”
  小玉微微一笑道:“婢子认为只要把事情告诉他,站在侠义道立扬,不用我们开口请他帮忙,他也必不会袖手不管!”
  云先生点头笑说道:“小玉这话有道理,以‘飘雨剑,’的为人,以其在武林中的侠誉,只一知道此事,他决不会坐视不管,任由费翔云逞强逞凶!”
  冷观音不禁笑说道:“看来你们好像非常希望把这件事立刻告诉‘飘雨剑’呢!”
  小玉娇声一笑道:“姑娘,婢子还有一个大希望呢!”
  “哦。”
  冷观音未加思索地含笑问道:“什么大希望?”
  小玉道:“婢子希望‘飘雨剑’公子成为我们冷梅庄的娇客。”
  冷观音娇靥倏然一红,嗔道:“丫头,你敢贫嘴!”
  小玉娇笑地道:“姑娘,您这可是天地良心,您若是不喜欢他成为我们冷梅庄的娇客,明儿个他要是来时,婢子就……”
  冷观音娇靥绯红地娇嗔道:“丫头,你再敢胡说八道,当心我撕破你的嘴!”
  小玉虽然明知冷观音嗔在脸上,实际甜在心里,但是逗笑却必须适可而止,要是逗恼了便不好了。
  因此,她做作了地伸了伸舌头,旋即话锋一转,说道:“姑娘,明儿个一早,婢子再去请‘飘雨剑’公子来一趟,好么?”
  “不。”
  冷观音螓首微摇了摇,转向云先生说道:“云叔,我有点累了,我们且都息歇,明天再说吧。”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