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一章 幽灵被灭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他们人也不少,三间房已经够挤的。”
  “他们有多少人?”
  “五男五女,一共十个。”
  “哦。”
  粗壮的声音沉默了一下,说道:“你快去准备茶水吃喝的吧,咱们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是大爷,您先请进屋里坐歇会儿,小的这就去准备。
  只听一阵脚步声匆匆往外去了,没听那粗壮的声音再说话。
  旋而,脚步声响又起,只是这回不是往外去,似乎往这边走了过来。
  江阿郎不由浓眉微微一皱,朝石奇低声说道:“可能是麻烦来了。”
  石奇剑眉方自一扬,脚步声已然停止,门外出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汉,当门而立,双目凶光灼灼的一扫房中众人,沉声问道:“你们是那一派的门下?”
  石奇才要开口,江阿郎已冷声说道:“你呢?”
  黑衣大汉道:“大爷是七星庄门下。”
  “哦。”
  江阿郎淡淡道:“原来是名震武林的七星庄门下,我失敬了。”
  语声一顿即起,问道:“费庄主也来了?”
  “没有,是我们少庄主。”
  “他人呢?到了么?”
  “马上就到,朋友认识我们少庄主?”
  “嗯,算是熟人。”
  “朋友是那一位?”
  “你想知道?”
  “朋友既是我们少庄主的熟人,咱当然想知道。”
  原来江阿郎一直背门坐着,黑衣大汉能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与他答话之人竟是名震武林的“一刀斩”江阿郎,他若是知道,只怕早已色变魂惊,转身溜开了。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我就坐在这儿,你想知道我是谁,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黑衣大汉突然嘿嘿一声冷笑道:“朋友可是当咱不敢进去?”
  话落,腿一抬,迈步就要往门内跨进。
  江阿郎只不过这么说说而已,岂会真让他进入房内。
  他这里刚一抬腿迈步,江阿郎那里已陡地一声沉喝道:“站住,你敢跨入门内一步,我就打断你的一条腿!”
  这一声沉喝很震人,黑衣大汉竟被喝得心神猛地一震!抬起的那条腿也踟蹰犹豫着没有落下。
  喝声中,江阿郎已连人带椅的转过了身。
  黑衣大汉正是费翔云身边“龙、虎、狮、豹”四侍中的“豹侍”,他见过江阿郎,自是认得。
  当时,费翔云与“四侍”虽然只发觉江阿郎身怀奇绝武学,功力高不可测,并不知道江阿郎就是“一刀斩”,但在“幽灵门”总坛被摧毁以后,他们都知道了。
  “豹侍”一见江阿郎,脸色不由倏然大变,惊声道:“是你!”
  江阿郎冷然点头道:“是我,现在你知道了。”
  “豹侍”暗吸了口气,定了定惊魂,竟双手抱拳一拱,说道:“在下不知道是你江少侠在此,请恕打扰!”
  话落,转过身躯,迈步便要走去。
  江阿郎倏扬冷喝道:“站住!”
  “豹侍”身躯一震,他真听话,硬是站着没敢动。
  江阿郎冷声说道:“费翔云来了时,你告诉他,就说我要和他谈谈。”
  “豹侍”道:“在下一定将话转达。”
  “好了,你去吧。”
  “豹侍”连忙快步的走了。
  由于“豹侍”见到江阿郎那种色变魂惊的样子,使得石奇、姬神婆和戚定远等人心中全都不禁诧异万分。
  他们都是天南“琼瑶石府”的绝顶高手,眼力都有过人之能,“豹侍”一身功力如何,他们自是也都看得出来。
  江阿郎三字,他们虽然从未闻听说过,而事实摆在眼前的,江阿郎必然是位身怀绝学功力,武林大有名头大有来历之人。
  要不然,以对方功力之高,对江阿郎怎会显得如此畏怯?可是,江阿郎的功力究竟有多高呢?
  他们虽都自信眼力够好的,却就是看不出江阿郎的功力深浅!
  石奇眨眨眼睛,忽然轻声一笑道:“二弟,你好凛人的威风!”
  江阿郎悄然一笑道:“大哥,这不是小弟的威风凛人,实在是此人太无能,太不济!”
  石奇笑道:“二弟别谦虚了,我看得出来,此人一身功力不低,该是江湖一流好手之属,他一见二弟你便软如耗子见了猫,一副魂惊色变的神情……”
  江阿郎含笑接口道:“大哥别再说了,小弟承认,所学功力确是比他略高少许!”
  石奇凝目道:“真是只略高少许?”
  江阿郎点头道:“大哥出身琼瑶石府,当知武功高低一着之差,便足能致敌手于死命.虽只略高少许,已经很够了!”
  石奇虽然明知这位令他莫测高深的二弟一身所学功力,绝不止只比那黑衣大汉略高少许,但是,江阿郎说的却是实情,是理,他自是不便驳说什么,只好就此打住。
  “震天铁掌”戚定远突然轻咳一声,问道:“江少侠,那人所说的‘七星庄’,可是中原武林三庄一堡中的‘七星庄’?”
  江阿郎点头说道:“不错,此人是少庄主费翔云手下“龙虎狮豹”四侍之一。”
  戚定远道:“费翔云可就是当今中原武林誉称‘少年六俊’名列第五的‘寒星剑’?”
  江阿郎又点头道:“正是他!”
  戚定远双目倏射奇采地说道:“江少侠,连威震当今武林的‘七星庄’手下人对你都如此畏怯震慑,看来你必定是当代武林……”
  江阿郎连忙抬手一摇,笑说道:“戚老何妨且暂作忍耐,等那费翔云来时就明白了。”
  他既这么说,戚定远怎好再多说什么,莫可奈何,只有苦笑地摇摇头。
  “寒星剑”费翔云到了。
  费翔云一到,“豹侍”便将江阿郎的消息告诉了费翔云,也转达了江阿郎的话。
  尽管“一刀斩”江阿郎是他费翔云目前还奈何不得的人物,是他们父子图谋武林霸业的最大阻碍,早晚必定诛除的强敌!
  此时此地,尽管费翔云不愿与江阿郎碰面,在宝刃未到手之前,不愿意节外生枝!
  但是,“豹侍”既已与江阿郎朝了相,江阿郎又让“豹侍”带了话,要和他谈谈,他怎能置之不理,不与江阿郎见面一谈?
  否则,那岂不显得他小家气,落人笑话,说他费翔云胆怯江阿郎。
  因此,他略作沉吟之后,便决定以礼与江阿郎见面,以不变应万变.看看江阿郎要和他谈些什么,就便探探江阿郎的口气!
  他既以礼拜访,江阿郎当然不会失礼,拱手相迎他进入屋内。
  这时,屋内只有江阿郎、石奇和戚定远三人。
  石玉珊姑娘和姬神婆秀梅等四婢,早在费翔云到访的一刹之前,进入里间房内回避开了。
  江阿郎肃容落座,并替费翔云介绍石奇与戚定远。
  对石奇与戚定远之名,费翔云因从未闻听说过,是以只与二人略作寒暄客套而已。
  寒喧客套既毕,费翔云便轻声一咳说道:“听敝属说,江兄要和在下谈谈,不知有何赐教?”
  江阿郎点头一笑说道:“赐教二字不敢当,只不过是想和少庄主随便谈谈。”
  “哦。”
  费翔云双目一眨道:“江兄这随便谈谈之说,有主题么?”
  江阿郎点头道:“有,要是没有,那岂不成了闲扯瞎谈么?”
  “江兄说的是。”
  费翔云笑说道:“那主题大概便是山顶上出现的那道白光吧?”
  江阿郎淡淡一笑道:“少庄主高明,一语中的,我要和少庄主谈谈的正是它!”
  费翔云目光倏地一凝,问道:“它究竟是什么宝物,江兄知道么?”
  “不知道。”
  江阿郎摇头道:“我正想向少庄主请教呢!”
  费翔云道:“据传说,那是一柄前古神兵宝刃,江兄以为然否?”
  江阿郎道:“我也是听人这么说的,不过事实真假,尚须到时方知。”
  费翔云点点头,双目一眨道:“江兄此来必然也想得到它了!”
  江阿郎淡淡道:“我只是自关外回来,路过。”
  费翔云道:“这么说,江兄并无意与人争夺它了!”
  江阿郎摇头道:“前古神兵宝刃,虽是武林人人梦寐以求欲得之物,但在我眼中它只是柄杀人的凶器,说实在话,我对它并无兴趣!”
  费翔云点头一笑道:“江兄说的极是,不过这种杀人凶器,如果落在武林正道侠士仁者手里那还罢了,一旦为江湖恶徒所得,那将会更增其凶焰!”
  江阿郎含笑凝目道:“那么少庄主此来之意是?……”
  费翔云突然正容说道:“在下想为天下武林苍生尽点绵力,来个当仁不让!”
  “哦。”
  江阿郎道:“我请问少庄主这‘当仁不让’之语,可是要尽力夺取?”
  费翔云道:“不错,在下绝不容许这等神兵宝刃落入江湖恶徒凶人手里!”
  江阿郎道:“这么说,少庄主也是志在必得了!”
  费翔云点头道:“前古神兵宝刃,乃是无主之物,人人皆可尽力夺取,在下为武林苍生着想,确实存有志在必得之心!”
  他虽坦然直承“志在必得”,但那“为天下武林苍生着想”之语,却说得非常冠冕堂皇,十分动听。
  对费翔云之为人,江阿郎虽尚不太十分了解,但却知其所言,确是真心话,后者只是前者的借口而已。
  江阿郎笑说道:“少庄主有这份‘为天下武林苍生着想’的心胸,实在令人钦佩!”
  语声一顿,眨眨双目,又道:“少庄主既存‘志在必得’之心,此来想必定有十分把握了!”
  费翔云淡然一笑道:“十分把握在下虽不敢说有,却有八成以上。”
  江阿郎道:“这么说,少庄主带来的高手一定不少,实力很强大了!”
  费翔云道:“不瞒江兄说,在下此来随行之人,除‘四侍’外,尚有高手十八人!”
  “这实力确实够强大的。”
  江阿郎含笑地点了点头,倏然凝目问道:“都是贵庄的属下高手么?”
  费翔云笑了笑,没说话。
  只笑不说话,自然就是默认。
  江阿郎话锋忽地一转,道:“令尊将会随后赶来么?”
  费翔云摇头说道:“家父近年来已淡泊名利,厌倦江湖上的纷争血腥生涯,他老人家认为江湖后浪推前浪,今后武林天下,应该是少年人的天下!”
  江阿郎含笑说道:“人生最难看透的就是名利二字,历古至今,不知有多少大英雄大豪杰毁在这名利二字上,令尊能够淡泊名利,看破江湖的纷争血腥生涯,急流勇退,确实是一位了不起的明智者,令人敬佩!”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以此看来,令尊已有可能打算从此退隐,今后不再过问江湖上的纷争是非了!”
  费翔云道:“家父虽然尚未正式宜布从此退隐,但已与退隐无异,今后江湖上如非发生重大事故,他老人家是绝不会过问的!”
  江阿郎微微点头,神色忽然一肃,说道:“在下有句肺腑之言想奉劝少庄主,希望少庄主能予见容!”
  费翔云正容说道:“江兄请说,在下当洗耳恭听!”
  江阿郎淡笑道:“少庄主太客气,这恭听二字我可不敢当,我想请少庄主赏我个脸,改变那‘志在必得’之心!”
  费翔云微微一笑道:“江兄言重了,你我何言赏脸二字,不过……”
  目光倏然一凝,道:“江兄这话必有什么原因道理,在下请教?”
  江阿郎正要答话,突闻屋外院子里响起一个沉冷的声音喝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找人的。”
  沉冷的声音道:“你找谁?”
  粗豪的声音反问道:“你们可是七星庄的人?”
  “不错,怎么样?”
  “费翔云现在哪里?”
  “你要找我们少庄主?”
  “哼,他现在哪里,快叫他出来见咱!”
  “就凭你?”
  “不错。”
  沉冷的声音嘿嘿一笑道:“我们少庄主是何等身份,岂是你随便见得的?”
  粗豪的声音道:“那要怎样才见得?”
  “先报出你的姓名身份,说明来意,以礼求见。”
  “哈哈哈……”
  一阵震天豪笑声落,说道:“好大的规矩,可惜这儿不是七星庄,是客栈,再说咱也不习惯以礼求见这一套。”
  “那你就打哪儿来还回到哪儿去吧!”
  “以咱看,你还是快叫费翔云出来见咱的好,不然,咱可不是个有好耐性的人!”
  “那是你的事。”
  “现在却与你有关!”
  “与我何关?”
  “惹恼了咱的耐性,咱会让你小子躺在地上瞪眼喘大气!”
  沉冷的声音忽地一声嘿嘿冷笑道:“大个儿,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
  他话未说完,已被一声震天“哈哈”豪笑截断,说道:“咱要是个什么东西,费翔云他就该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那沉冷的声音乃是费翔云此行带来的十八名属下高手之一,名叫金大魁,外号“夺命金环”,是个出身西北绿林的恶徒。
  金大魁闻言被激怒,陡地扬声沉喝道:“混账东西,你敢出言污蔑我们少庄主,老子揍你!”
  蓦闻“叭!”的一声暴响中传出一声痛呼大叫。
  只听那粗豪的声音豪笑道:“小子,就凭你这点能耐也敢狂言揍人,这是给你一点教训,以后眼睛可睁大些,别再胡乱要揍人!”
  不言可知,是揍人的金大魁反而挨了揍,吃了亏,那声痛呼大叫,也是发自金大魁之口!
  费翔云与江阿郎自院子里话声一起,虽然即已中止谈话,却一直凝听外面情形的发展。这时,一听金大魁痛呼大叫吃了亏,他忍不住了,立时双眉一挑,霍地长身站起,说道:“对不起,江兄,有人来找在下,在下得出去看看是何方豪雄!”
  江阿郎点头含笑说道:“少庄主应该出去看看,只管请便。”
  费翔云没再说话,抱拳一拱,带着“四侍”快步走了出去。
  费翔云与“四侍”那里刚走出门外,石奇这里也站起了身子,朝江阿郎说道:“二弟,走,我们出去看看热闹去!”
  江阿郎坐着没动,摇头道:“不必了,大哥。”
  石奇凝目道:“二弟不想看热闹?”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不是不想看,而是……大哥只静听下去就明白了。”
  适时,外面已传来费翔云的声音,说道:“费翔云在此,阁下找费某有何事?”
  粗豪的声音一声豪笑道:“费翔云,你要是早出来一步,你的这位属下就不会……”
  费翔云冷声截口道:“阁下少废话,须知七星庄的人不是随便容人欺侮的!”
  粗豪的声音道:“你费翔云要护短!”
  费翔云冷声一哼道:“此间是客栈,费某为了不惊扰别人,阁下欺侮费某属下的这档事,改天费某必当向你找回,现在你还是先说你的来意吧!”
  他真是为了不惊扰别人么?
  以他骄狂的为人心性,他会有这等顾忌么?
  当然不是!
  他是别有顾忌,顾忌着江阿郎。
  粗豪的声音倏然一声震天豪笑道:“好,你费翔云既这么说,咱当然随便你,也随时等着你打碴!”
  话声一落即起,说道:“听说你为了嘉峪山顶的那件宝贝,带了不少的高手来,是不是?”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