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二章 志在必得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费翔云道:“不错,怎么样?”
  粗豪的声音道:“咱要你带着你的人立刻全都回七星庄去!”
  费翔云道:“凭什么?”
  粗豪的声音道:“就凭咱这个人!”
  “哦……”
  费翔云意含轻蔑地一声冷笑道:“只听阁下这口气,阁下必然是位名震当今武林的大有来历之人了!”
  粗豪的声音道:“咱也不敢自夸是名震当今武林之人,但至少决不会比你那‘寒星剑’三字差?”
  这话,听得费翔云双眉不由倏地一挑!
  的确也是,放眼当今天下武林少年一辈中,除‘六俊’中以外,似乎还没有听说有什么人的名头不比他‘寒星剑’三字差!
  他双眉一挑,随即眼珠转动地淡淡道:“如此,我请问阁下的大名?”
  “风雷鞭邓天杰。”
  “风雷鞭”名列“六俊”第三,据说不但练有一身普通刀剑难伤的横练功夫,而且天生神力,单臂能举千斤巨石,所使九节钢鞭重逾百斤,鞭发风雷声动,武林中鲜有人能接得下其钢鞭一击之力!
  这时,费翔云的一众属下高手早已都走了出来,站立一边,一听“风雷鞭”三字,脸上全都不由微微色变!
  那金大魁看了看自己本来是揍人,结果反被震得红肿了一只右手的中心,不由暗说道:“原来他就是‘风雷鞭’,这就难怪自己那一拳犹如打在一块钢铁上!”
  费翔云一听“风雷鞭”三字,心神不禁暗暗一震!
  也这才想起眼前这半截铁塔般巨无霸型的身材像貌正如—传说中的一样。
  他心中十分明白这霸王型的“风雷鞭”邓天杰,是个不可力敌的人物!
  即是不可力敌,当然就只有尽量避免动武,尽量智取了。
  因此,他心念电转了转,立即抱拳一拱,说道:“原来邓兄当面,请原谅兄弟眼拙不识之过。”
  邓天杰豪声大笑道:“你别客气了,咱问你,现在你怎么说?”
  费翔云道:“什么怎么说?”
  邓天杰道:“咱们让你带着你的人立刻回七星庄去,你答应不?”
  费翔云眨眨眼睛道:“兄弟请问有道理么?”
  邓天杰道:“道理便因为那是柄宝刀。”
  “是宝刀又怎么样?”
  “因为你是用剑的,刀对你无用,你纵然得到它,也等于是件废物!”
  “哦,邓兄的意思可是说那既是柄宝刀,就应该由用刀的人去夺取它?”
  “不错,这柄刀并且已经有人定下了!”
  “谁定下了?”
  “咱。”
  邓天杰点点头。
  费翔云诧异地道:“邓兄,兄弟这可就不懂了!”
  邓天杰道:“你怎么不懂了?”
  费翔云双目眨了眨,道:“兄弟请问,邓兄可是用刀的?”
  邓天杰摇头道:“当然不是。”
  费翔云微微一笑道:“既然不是,那么邓兄这已经定下之语岂不……”
  邓天杰突然哈哈一声豪笑道:“你误会咱们这话的意思了。”
  费翔云目光一凝道:“如此兄弟请教?”
  邓天杰道:“咱虽说已经定下了,但并不是咱自己要,只是要把它赠送给一个人!”
  “一个当今武林真正够资格用刀之人!”
  “兄弟请问是谁?”
  “江阿郎。”
  这时,石玉珊与姬神婆、秀梅等四婢已早在费翔云离开以后,就自里间走了出来,与石奇江阿郎静坐屋中,凝神静听着费翔云与邓天杰二人的对答。
  入耳“江阿郎”三字,石奇等众人立时全都不禁目射惊奇异采地望向江阿郎。
  石玉珊美目一眨道:“二哥……”
  江阿郎连忙朝她一摇手道:“小妹有话等会儿再说,现在先听下去。”
  石玉珊只好住口不言。
  只听邓天杰那粗豪的声音又说道:“放眼当今天下武林,只有江阿郎才配使用这种神兵宝刀,也只有在他的手里,才能保得住不被那些武林黑道凶人魔头掠夺!”
  费翔云道:“这件事江阿郎知道么?”
  邓天杰道:“他不知道。”
  费翔云道:“邓兄认为他会接受邓兄这番心意,接受这柄宝刀么?”
  邓天杰道:“他是用刀之人,只要真是柄宝刀,他定会接受!”
  “但是兄弟却知道他对这柄宝刀并无兴趣,也无意要它!
  “谁说的?”
  “是他自己亲口对兄弟说的。”
  “真的?”
  “一点不假。”
  “你遇见过他了?”
  “嗯。”
  “在什么地方?”
  “就在那边房内。”
  “他还在么?”
  费翔云突然扬声说道:“江兄,你该出来替兄弟作个证了!”
  江阿郎闻言,立朝石奇含笑说道:“大哥,我们出去吧。”
  话落长身站起,大步走向屋外。
  石奇兄妹与姬神婆戚定远等众人,立刻全都跟在江阿郎身后走了出来。
  邓天杰一见江阿郎,满脸立现惊喜地大踏步奔了过来,说道:“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阿郎笑说道:“正午时分。”
  邓天杰道:“费翔云刚才说你亲口对他说的话是真的么?”
  江阿郎点头道:“小弟对那什么神兵宝刃确实没有兴趣,不想要它!”
  费翔云哈哈一声大笑道:“邓兄,兄弟可没有说假话吧!”
  邓天杰没理费翔云,浓眉微微一皱,望着江阿郎说道:“老大,你可曾想到这种神兵宝刃,如果落恶徒手里,那可是……”
  江阿郎抬手一摇,阻断他的话锋说道:“小弟明白,这件事小弟自有道理,我们等会儿再谈好了。”
  语声一顿,转向费翔云说道;“少庄主还记得我适才奉劝之言么?”
  费翔云淡然一笑道:“在下静听江兄的高论。”
  江阿郎目光凝注地道:“我说的如果有道理,少庄主便接纳么?”
  费翔云道:“只要江兄说的确有道理,在下当然乐于从命。”
  江阿郎倏然正容说道:“神物至宝,唯有德者居之,强掠夺取到手非只无益,反而有害,所以,我之要奉劝少庄主改变那‘志在必得’之心,希望少庄主别倚仗人多势众,恃强掠夺,辣手杀人伤命!”
  费翔云道:“江兄之意可是要在下别出手夺取?”
  江阿郎淡淡道:“古人遗物是无主之物,人人皆可夺取,我无权也不敢要少庄主别出手夺取!”
  费翔云道:“这么说,在下若是出手夺取,江兄也不会得出手阻拦了!”
  江阿郎摇头道:“我当然不会,不过,如果落入正道侠义之士手中,也希望少庄主别妄图逞强掠夺!”
  费翔云道:“如果在下认为那人并非是正道侠义之士呢?”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皱,道:“是非自有公论,若果确非正道侠义之士,少庄主自是仍可出手,不过仍望少庄主能上体天心,手下留情,尽量避免流血!”
  费翔云点头一笑道:“这个自然,江兄放心,除非万不得已,在下决不会随便伤人的!”
  江阿郎点点道:“谢谢少庄主,我不多打扰了!”
  抱拳一拱,转朝邓天杰说道:“邓兄,我们屋里去谈吧。”
  进入屋中。
  邓天杰在江阿郎替他介绍过石奇兄妹,姬神婆与戚定远等众人之后,立即问道:“老大,你关外的事情办完了?”
  江阿郎点了点头,反问道:“邓兄,虹弟他们是不是都来了?”
  邓天杰摇头道:“虹弟没有来。”
  江阿郎道:“是那些人来了?”
  邓天杰嘻嘻一笑道:“有西门姑娘、虹虹姑娘、谷姑娘、芸姑、咱表妹、杜老、纪老、高老师徒五位。”
  江阿郎浓眉一皱,道:“这么多人来做什么,难道也要参加夺宝!”
  邓天杰道:“这是大家的意思,如果真是‘贝叶神刀’,就把它取来送给老大!”
  江阿郎浓眉又是一皱,道:“你们怎么可以存此私心,简直太胡闹了!”
  邓天杰神情不由微微一怔!道:“福缘天定,岂是人力可以强求的!”
  江阿郎问道:“你来此想赶走费翔云,这大概是霜姑娘的鬼主意吧?”
  “也是虹姑娘和咱表妹大家的意思。”
  “他们都住在什么地方?”
  啊“东街上一家店名豪义的皮货店内。”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邓兄,麻烦你先回去告诉她们一声,我一会儿就过来。”
  邓天杰道:“你不和咱一起去。”
  江阿郎摇头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和石大哥谈谈。”
  邓天杰道:“那么咱们就等你好了。”
  江阿郎想了想,道:“如此也好。”
  语声一顿,转向石奇说道;“大哥,小弟想请教一件事情,可以么?”
  石奇剑眉不由微微一蹙道:“二弟,你怎么客气起来了,有什么事你只管问就是,何言请教二字。”
  江阿郎笑了笑,目光倏然一凝,问道:“大哥,适才你注意到费翔云的那只右掌没有?”
  关于费翔云那只右掌情形,石奇心中一直暗暗存着怀疑不敢肯定,此际闻问,他心头不禁倏然一震!道:“二弟,你也看出他那只右掌的奇特之处了!”
  江阿郎点头道:“大哥,小弟看的如果没错的话,他已经炼成一种霸道绝伦的掌力,且有五成火候了!”
  石奇心中不禁又是一震!道:“这么说,二弟也知道那是种什么掌力了?”
  江阿郎点头道:“否则小弟就不会得向大哥请教此事了!”
  这话,说得够明白了,江阿郎不仅知道那是种什么掌力,而且知道那种掌力的来历。
  石奇双目眨了眨道:“二弟可是怀疑他与我石府有关?”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大哥身为石府少主,当该明白此种掌力乃是当今天下武林无二的石府独门绝学!”
  石奇剑眉一蹙道:“这么说,他可能真与我石府有关了,可是……”
  江阿郎含笑接口说道:“可是大哥并不认得他,是么?”
  “不错。”
  石奇点头道:“事实上我确实不认得他!”
  江阿郎笑了笑,话锋忽地一转,问道:“大哥,你习练这种掌力么?”
  这是一句多余之问,他既能由费翔云的手掌上看得出练过这种掌力的异状,石奇有没有练过,他岂有看不出来的?显然,他作此多余之问必有道理,绝非无因!
  石奇双手一伸道:“二弟,你既然知道习练过这种掌力的异处,只看看我这双手就明白了。”
  江阿郎笑笑道:“大哥为什么不练?”
  石奇道:“因为这种掌力太过霸道歹毒,中人无救,所以远在二十年前,先父在世时,就严令禁止门下弟子习练它了!”
  江阿郎又笑笑道:“这就是了,令尊他老人家既远在二十年前就已严令禁止门下弟子习练这种掌力,由此可见费翔云虽练有这种掌力,却显然并非石府门下弟子,大哥又怎会认得他呢!”
  石奇道:“如此说来,他该与我石府无关了!”
  “不。”
  江阿郎摇头道:“此事必然仍与大哥府上有关?”
  石奇一怔!道:“他仍与我石府有关?”
  江阿郎道:“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
  石奇愕然道:“另外一个人?”
  江阿郎点头道:“也就是传授费翔云这种掌力之人。”
  石奇剑眉一蹙道:“那会是谁呢?”
  江阿郎忽然一笑道:“大哥可听说过近二十年来门下弟子,有什么人偷练过这种掌力么?”
  石奇摇头道:“没有。”
  江阿郎道:“可知有什么人因犯规被逐,或者是失踪不知去向的?”
  石奇道:“这我就不大清楚了。”
  石玉珊忽然眨眨美目,望着姬神婆说道:“姥姥,你想想看,有么?”
  姬神婆双目倏然一凝,望着江阿郎道:“江少侠,你究竟想干什么?”
  江阿郎正容说道:“我要知道那个传授费翔云这种掌力之人与石府是什么关系?”
  姬神婆道:“知道以后呢?”
  江阿郎道:“再作如何处理此事的决定!”
  姬神婆道:“少侠要管此事!”
  江阿郎道;“神婆难道认为不该管?”
  姬神婆道:“少侠该知道此事可能是琼瑶石府的私事!”
  江阿郎凝目道:“神婆的意思可是说琼瑶石府的私事,应该由琼瑶石府自己来处理!”
  姬神婆点点头道:“老身正是这意思。”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这么说,神婆必然知道那人是谁了?”
  姬神婆摇头道:“老身不知道。”
  江阿郎道:“那么神婆又怎说这是琼瑶石府的私事?”
  姬神婆道:“老身说是只是可能。”
  江阿郎浓眉微蹙了蹙,说道:“我虽然明知神婆确知那人是谁,与琼瑶石府的关系,但是神婆既不肯说,我自是不能勉强神婆。不过,有句话我却必须说明,就是此事不论是不是琼瑶石府的私事,以那人现在武林中所拥有的实力,已经不是琼瑶石府的力量所能处理得了的了!”
  姬神婆两道白眉倏地一挑,目射威棱的道:“少侠这话未免太小瞧天南琼瑶石府了!”
  江阿郎淡淡道:“神婆请先别怒威,我这话绝无一丝小瞧琼瑶石府之意,乃是依据事实而言!”
  姬神婆威态稍敛的冷声一哼,道:“你依据的是什么事实?”
  江阿郎淡然一笑,旋即神色一正道:“我请问神婆,以费翔云那五成火候的歹毒掌力,如与神婆相搏,神婆有把握能接得下来么?”
  姬神婆神情不由一怔!道:“这个……”
  江阿郎道:“没有把握,是不是?”
  姬神婆双眉微轩了轩,道:“老身虽然没有把握,但是五大护法都足够接得下来!”
  江阿郎道:“可是神婆应该想到费翔云既已练成五成火候,那传授费翔云这种掌力之人,也就决不止只有五成火候了!”
  姬神婆明白江阿郎这话的意思,是说五大护法虽然都足能接得下费翔云那五成火候的歹毒掌力,但却难敌火候高过费翔云那人。
  因此,姬神婆不禁默然了。
  石玉珊美目忽然一眨,问道:“姥姥,你真知道那人是谁么?”
  姬神婆忽然轻声一叹,点点头道:“老身不想欺瞒姑娘,老身确实知道。”
  石玉珊道:“如此,姥姥何不就告诉我二哥呢!”
  姬神婆微微摇头道:“姑娘,你要原谅,老身不能!”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