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章 一线生机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江阿郎点头说道:“是的,在下衷心十分钦佩令兄那超人的胸襟!”
  “哦!”
  石玉珊道:“相公可知家兄的出身来历?”
  江阿郎道:“不瞒姑娘说,未来此之前,在下并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哦!”
  石玉珊美目微凝道:“现在是怎么知道的?”
  江阿郎目光倏然望着黑衣老婆婆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老人家该是昔年名震天南武林的‘白发童颜铁拐神婆’姬神婆,对么?”
  姬神婆微觉诧异地道:“江相公,你见过老身么?”
  江阿郎摇头道:“晚辈出道江湖才不过三年。”
  姬神婆不禁动容说道:“那么相公是怎么认得老身的?”
  江阿郎道:“晚辈听人谈过老人家的异相,是以一见便能认得。”
  姬神婆道:“相公是听什么人说的?”
  江阿郎道:“万事通吴博智。”
  他说了谎,吴博智根本没有和他谈过天南武林中的人物事情。
  但是,姬神婆却相信了他的话,因为她知道“万事通”这个人。
  姬神婆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他。”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相公和他是何渊源关系?”
  江阿郎道:“朋友。”
  石玉珊忽然笑说道:“江相公,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江阿郎一怔!道:“姑娘,什么太不公平了!”
  石玉珊道:“相公如今已知我们的出身来历,而相公的出身来历,我们还毫无所知。”
  江阿郎笑说道:“姑娘想知道在下的师承门派?”
  石玉珊道:“相公难道认为不该?”
  “该。”
  江阿郎点头道:“在下师承不属武林任何门派。”
  石玉珊道:“令师想必是一位武林隐土奇人了!”
  江阿郎道:“姑娘说的不错,恩师的确是一位武林奇人!”
  石玉珊美目微凝道:“妾身请问令师他老人家的名号?”
  江阿郎道:“请姑娘原谅。”
  石玉珊道:“不便说?”
  江阿郎肃容说道:“姑娘聪慧过人,当知徒忌师讳之语。”
  石玉珊黛眉轻蹙,微一沉吟道:“相公请恕妾身无礼,妾身想让人领教相公的一身所学艺业!”
  江阿郎笑道:“姑娘可是想从武功招式上来看在下的师承来历?”
  石玉珊坦然点头承认道:“妾身正是这个用意,可以么?”
  江阿郎淡淡道:“可以,姑娘只管令人赐教便是。”
  按理,石玉珊应该立刻派人出手相试才是,哪知她竟忽地一摇螓首说道:“算了,用不着了。”
  江阿郎一怔,道:“姑娘不想知道在下的师承来历了?”
  石玉珊摇头道:“那倒不是。”
  江阿郎道:“如此,姑娘为何……”
  石玉珊道:“妾身忽然想到这方法很幼稚,也很可笑。”
  “哦。”
  江阿郎没说话,只含笑地静静望着她。
  石玉珊道:“这方法只能用于一般武林高手,对相公根本毫无用处。”
  江阿郎含笑问道:“怎见得?”
  石玉珊道:“妾身已经想到,相公的一身所学武功必然十分博杂高绝,除非功力所学高过相公之人,是绝难逼出相公的师门绝学的。”
  语声微微一顿,又笑了笑,说道:“妾身如果猜料的不错,眼下这房中所有之人的所学功力,恐怕无人能够高过相公,否则相公就不会如此大方答应妾身派人相试了!”
  江阿郎目闪异采地说道:“姑娘心思实在细密高明,不过,姑娘也太高估在下了!”
  石玉珊淡然一笑道:“妾身有没有高估相公,相公自己心里比妾身明白,是不是?”
  这句“是不是”问得好,问得妙!
  江阿郎笑了笑,没接话。
  这话他有点不好接,点头承认是,那显然太以目中无人,容易引起别人的心中不满,摇头否认不是,那又太委屈了自己的—身所学功力!
  其实,他笑笑没接话,虽然没有点头,却无异等于默认。
  石玉珊接着又道:“关于相公的师承来历,相公既不愿赐告,必然有些不便之处,妾身自是不能勉强,不过妾身却另有所请教。”
  江阿郎道:“姑娘请说。”
  石玉珊美目眨了眨,倏然凝注道:“相公对家兄这个朋友,可是真心结交?”
  江阿郎正容说道:“在下生平对人从无虚假,向来言出如山!”
  石玉珊螓首微点了点:“这么说,相公与家兄之结交,纯系出于偶然,并非任何意图和用心了!”
  江阿郎浓眉一扬道:“姑娘以为在下可能会有什么意图用心?”
  石玉珊摇头道:“相公请恕妾身放肆冒渎,有与没有只在相公一句话!”
  江阿郎道:“姑娘相信。”
  石玉珊道:“妾身要是不相信,便不会得这么说了。”
  江阿郎道:“如此,在下便告诉姑娘,没有。”
  石玉珊又点了点螓首,话锋忽地一转,含笑说道:“相公既与家兄结交,妾身乃家兄之妹,今后彼此便不算是外人,现在对妾身可有何打算?”
  江阿郎神情微微一怔!道:“什么有何打算?”
  石玉珊道:“相公忍心么?”
  江阿郎摇头道:“在下实在不明白!”
  石玉珊黛眉一蹙,道:“相公何必装糊涂,难道要妾身相求么?”
  江阿郎正容说道:“姑娘请勿误会,在下绝不是那种人!”
  看来他确实并非装糊涂,是真不明白。
  石玉珊微一沉吟,美目倏然凝望地问道:“相公可对家兄说过‘能治的便能治,不能治的就不能治’这么两句话?”
  江阿郎点头说道:“不错,我说过。”
  石玉珊美目一眨道:“妾身请问那两句话的意义?”
  江阿郎道:“姑娘聪慧过人,该知那本是两句毫无意义可言的话。”
  石玉珊道:“妾身懂,也明白那确实是两句毫无意义可言的话,不过,那得看是出自什么人之口!”
  江阿郎道:“出自什么人之口,应该都没有什么两样!”
  石玉珊螓首微摇道:“妾身却以为不一样,有所不同。”
  “怎么不一样?不同?”
  “所以妾身才要请教。”
  “请教二字在下不敢当。”
  “相公不必客气,请问什么病能治?”
  “凡是能治的病都该能治!”
  “什么病不能治?”
  “不能治的病便不能治!”
  “什么病是不能治的病?”
  “死人。”
  “妾身是死人么?”
  “请问死人还能说话不?”
  “这么说,妾身的病还能治了!”
  “在下并未这么说!”
  石玉珊脸色微微一变,道:“不能治?”
  江阿郎淡淡道:“在下也没说过这话。”
  石玉珊美目一眨,凝注地道:“相公可是没把握?”
  江阿郎道:“在下还不知道姑娘患的什么病,焉能谈得上有无把握。”
  石玉珊语声平静地说道:“妾身患的是群医束手的绝症。”
  “哦!”
  江阿郎似乎早巳料到她患的是一种绝症,是以听来毫不惊异地缓缓说道:“绝症并不一定不能治,群医束手的病症也不见得就是绝症!”
  姬神婆那红如婴儿般的脸上突然涌现一片惊喜之色,神情显得十分激动地颤声说道:“这等说来,姑娘没有白费心力,相公果然是一位精通医道能治姑娘之病的当代武林奇人了!”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神婆高抬在下了,在下只不过粗通医理岐黄,略涉皮毛而已,焉能当得那精通、奇人之类的字眼。”
  石奇忽然接口笑道:“江兄弟,请别再虚作客套自谦了。”
  说着长身站起,肃容拱手朝江阿郎一揖,说道:“我谨代表家母请求兄弟为舍妹一展仁术,天南琼瑶石府一门上下,莫不感激兄弟的大德!”
  江阿郎连忙欠身拱手还礼说道:“石兄这话就太见外了,你我既已订交,令妹便是兄弟之妹,兄弟怎会不倾尽全力而为!”
  语声一顿,倏然目视石玉珊正容说道:“姑娘,我与令兄和姑娘三人以年龄论,令兄居长应为大哥,我居次,姑娘最小该为小妹,以后你便喊我二哥,我则喊你小妹,可好?”
  石玉珊慧质兰心,聪慧过人,在这时候,江阿郎突然说起这种似乎无关紧要的称呼问题,她芳心中虽然有点猜不透江阿郎的用意何在,但却明白江阿郎必有深意,而且她所患绝症多半有希望能够治!
  她对自己本身所患绝症,自经天南十位名医会诊全部摇头表示无能力之后,芳心已然绝望,自知生命有限,因此乃才商得乃母“琼瑶仙子”同意,由姬神婆与锦袍老者“震天铁掌”戚定远率领四婢,乃兄石奇率领“双虎”陪同她远离天南,以有限的生命余年,一游天下名胜古迹。
  现在她既然明白已经绝望的绝症突然有了希望,芳心里不由异常激动地连忙点着螓首说道:“这当然好,二哥,小妹好高兴好高兴哦!”
  江阿郎笑了笑,道:“小妹,请将右手伸出来先让我替你把过脉再说。”
  石玉珊没有说话,依言伸出右手。
  姬神婆连忙跨步从床上拿过一个软枕放在石玉珊的茶几上,石玉珊便将她那赛雪欺霜般的皓腕搁在软枕上。
  江阿郎起身移步走过去,抬手以三个指头轻轻地搭在石玉珊的腕脉上,合起双目用心凝神的诊脉。
  房中的空气突然有如凝结般地沉静了起来,石奇、姬神婆、戚定远与四婢等人,所有的目光全部凝注着江阿郎脸色神情的变化。
  江阿郎的脸色神情一片肃穆,虽然看不出丝毫变化,但是他的一双浓眉,却时而深蹙,时而轩动。
  石奇等众人的心情,也就跟着江阿郎双眉的动态,时揪时松而不住的忐忑!
  石玉珊本人的两只美目,虽也不眨的望着江阿郎的脸孔,但是她的心情却很平静。
  因此她隐隐觉得江阿郎身上似乎有着一股令她说不出的神奇力量,使她信赖!
  一盏茶的辰光过后。
  江阿郎缓缓收回手,睁开双目凝望着石玉珊沉吟地问道:“小妹,你懂得医道么?”
  石玉珊芳心明白江阿郎已经从脉象上看出了端倪,也明白瞒不过去,螓首微微一点道:“小妹曾看过很多医书,是以懂得一些。”
  江阿郎道:“适才之前,小妹可是使用过借藉外力激发体内潜能,振奋精神的方法?”
  石玉珊道:“在二哥未来之前,小妹曾让姥姥以三成真力在小妹命门上点了一指。”
  江阿郎浓眉微皱地道:“小妹,你既懂得使用这种方法,当该知道它在医理上乃是病患者的大忌,你知道么?”
  石玉珊道:“小妹知道。”
  江阿郎脸色忽然微沉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使用这种有百害而无一益的方法,你如此不珍惜你自己的身体,虽扁鹊重生,华陀再世,也将束手无能医治你这种十九必死的绝症!”
  “琼瑶仙子”夫妇平生只有石奇和石玉珊子、女兄妹二人,因石玉珊从小患病,更因她性情十分温婉柔顺,对她向来爱逾性命,从不忍稍加苛责,石府上下众人对她更是百依百顺,视若凤凰般地捧着。
  江阿郎这番话,语气不但很重,而且还含着深责之意。
  因此,石玉珊只说了个“我”字,便不禁眼圈儿一红,美目泪光闪动,盈盈欲滴!
  姬神婆自三十午前就已投入琼瑶石府,石玉珊可以说是由她从小抱着长大的,她对石玉珊的感情怜爱,较之乃母“琼瑶仙子”尤胜三分。
  她一见石玉珊美目泪光闪动,盈盈欲滴的样子,立时不由双眉一轩,才要开口说话时,可是江阿郎竟似已明白她心意地冷冷说道:“姬神婆勿开口袒护,否则,我就不管了!”
  当然他只是这么说说,绝不会真的不管。
  姬神婆闻言脸色虽是微微一变,却末敢出声!
  江阿郎目光随又逼视着石玉珊冷冷说道:“小妹,你知道错么?”
  石玉珊垂着螓首,低低说道:“二哥,小妹知错了!”
  江阿郎神色这才缓和地点了点头,说道:“小妹,原谅二哥的话说得重了些,但二哥这是为你好!”
  石玉珊螓首微点地道:“小妹知道,这是小妹不好,难怪二哥要生气。”
  江阿郎没再说话。
  石玉珊螓首微抬,眨了眨美目,神情有点怯怯地问道:“二哥,小妹这病有希望么?”
  江阿郎仍没说话,默然沉思着。
  石玉珊也没再问,只拿眼睛望他,静静地望着他。
  一阵默然沉思之后,江阿郎方才吁了口气,缓缓说道:“有希望,不过现在我还没有十分把握!”
  石玉珊道:“有几分?”
  江阿郎道:“最多只有九分。”
  石玉珊眨眨美目道:“二哥,有九分已经很够很够了!”
  “不够。”
  江阿郎摇头道:“小妹,所差的那一份关系非常重大,你懂?”
  石玉珊点头道:“小妹懂,也相信所差的那一分,二哥一定有能力克服的!”
  江阿郎含笑道:“小妹那么相信我?”
  石玉珊正容道;“小妹绝对信赖二哥的能力!”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小妹,二哥要你听话,你能么?”
  石玉珊道:“小妹当然听!”
  江阿郎倏然肃容说道:“从现在起,你不得使用一点心力思索任何一件事情,尽量多休息,使全身四肢放松,你能么?”
  石玉珊点头道:“能,小妹一定遵照二哥的话尽力去做!”
  江阿郎道:“小妹,这不是尽力去做的事情,你必须要一定做到!”
  “是!”
  石玉珊道:“小妹一定做到!”
  江阿郎含笑地点了点头。
  姬神婆问道:“江相公,您什么时候开始替姑娘治病?”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三个月以后,也许能早些日子,但在此之前,我还必须先见见伯母,和伯母作一次深谈!”
  石奇凝目道:“为什么?”
  江阿郎淡淡一笑,尚未答话。
  外面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个粗壮的声音说道:“小二,就是这三间么?”
  “是的,大爷,就是这三间。”
  不用拿眼睛去看,光听这答话的声音就知道是个店小二。
  粗壮的声音道:“那怎么行,咱们有二十多人,只有这三间房怎么够住?”
  “大爷,您的人只订了这三间。”
  “你们还有别的房间没有?”
  “大爷您多包涵,这几天的客人特别多,所有的房间早就都住满了。”
  “那边三间房里住的是些什么人?”
  “客人。”
  “废话!”
  精壮的声音突然沉叱道:“我怎会不知道是客人。我问你住的是生意人还是武林中人?”
  “这个……小的看不出来,不敢乱说。”
  “那三间房的客人都是一伙的?”
  “是的。”
  “你去和他们说一下,要他们让两间出来给我们。”
  “大爷,这恐怕不行。”
  “你怎知道不行?”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