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十五章 故技重施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黑衣人目光转向西门天豪问道:“西门堡主,是么?”
  西门天豪点头正容说道:“阁下放心,江少侠说让你走,绝不会有人说不!”
  黑衣人默默想了想,说道:“江阁下,我可以答你两问,不过你如是想问我的来历姓名,你最好别问!”
  江阿郎忽然微微一笑道:“阁下的来历我已经知道,你信不信?”
  黑衣人一怔,道:“你知道?”
  江阿郎道:“阁下是‘幽灵门’属下,对不对?”
  黑衣人目射惊愕之色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阿郎淡淡道:“我是怎么知道的,阁下就不必问了!”
  其实,江阿郎根本不知道黑衣人是“幽灵门”属下,他只是使用“诈”,抱着猜猜的心里猜的。
  黑衣人还以为江阿郎真知道,真上了江阿郎的当,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反问,等于承认了他是“幽灵门”的属下。
  江阿郎一“诈”生效,接着又说道:“说来你也许不信,我还知道阁下暗杀‘万事通’的原因何在!”
  黑衣人诧异地道:“这你也知道?”
  江阿郎点点头道:“阁下之暗杀‘万事通’系奉上命差遣,因为‘万事通’知道贵门许多秘密,目的是杀他灭口!”
  黑衣人心中不禁惊凛至极,双目中充满骇异之色,瞪视着江阿郎说不出话来!
  显然,江阿郎又料对了,这着故技重施的“诈术”又生了效。
  江阿郎目视黑衣人笑了笑,又说道:“不过,有件事情我感奇怪!”
  黑衣人道:“什么事情很感奇怪?”
  江阿郎道:“就是阁下怎么会投入‘幽灵门’中,屈为属下的?”
  黑衣人双目一眨道:“你可是认为我不该是‘幽灵门’的属下?”
  “不错。”
  江阿郎点头道:“这不但有辱阁下一身所学,也有辱阁下师门!”
  黑衣人目中闪过一丝异色道:“听阁下的口气,好像已知我的师承,是么?”
  江阿郎道:“我若是不知道,就不会感到奇怪这么说了!”
  黑衣人目光倏然凝注道:“难道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江阿郎摇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纵然除下你脸上人皮面具我也不可能认识你!”
  黑衣人惑然道:“那你是如何知道我师承的?”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从你暗算‘万事通’的那件暗器上!”
  黑衣人心中不禁倏然一震,道:“你知道那暗器的来历?”
  江阿郎道:“可说是知之十分清楚,不过却也有点奇怪不解之处!”
  黑衣人道:“你既然知之十分清楚,又何来奇怪不解之处?”
  江阿郎道:“奇怪不解它怎么会变成淬毒暗器的,而且毒性剧烈绝伦,刚才幸而是我,要是换个人,只怕不死也得废掉一只胳臂!”
  黑衣人道:“你想知道是什么人将它改成剧毒暗器的?”
  “不错。”
  江阿郎点头道:“我想大概不会是你阁下吧!”
  黑衣人道:“这确实不是我!”
  “那么是谁?”
  “你这算是第几问?”
  “那算是第一问好了!”
  “刚才你问的那些……”
  “刚才我问你什么了?关于你的来历、师承,还有你为何暗杀‘万事通’的原因,都是我知道的事情,我并未问你,对不对?”
  这个是实情,江阿郎确实未问他!
  黑衣人不禁哑口默然了刹那,说道:“此问如果我不愿奉告呢?”
  江阿郎道:“你必须告诉我!”
  “为什么?”
  “这对你的利害关系很大!”
  “是何利害关系?”
  “你先告诉我,我再告诉你!”
  黑衣人目光一垂,再次默然了刹那,说道:“是门主!”
  江阿郎道:“你这话实在?”
  黑衣人目光倏然一抬,说道:“我要是不愿告诉你,就绝不会告诉你,既然告诉你,便绝不会有所不实!”
  江阿郎点点头,忽然轻吁了口气说道:“只要你所说是实,不是你就好,否则,我虽然答应过让你走,绝不食言,但是也会……”
  语声微微一顿,神色冷漠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这就是对你的利害关系,你明白了吧?”
  “也会”怎么?
  以下的话江阿郎虽然没有说明,但黑衣人不是个糊涂人,他从江阿郎的神情语意中已经体会出,对他将是十分不利。
  这时,黑衣人心中对江阿郎突然产生出一种畏惧之感,觉得江阿郎似乎有一股令他寒凛的正气。
  倏然,江阿郎目光灼灼凝注地又说道:“阁下,现在只有一问了,这一问,我希望你好好回答,你就可走了!”
  黑衣人双目一眨说道:“我可否提出一个要求?”
  江阿郎道:“说说看。”
  黑衣人略一犹豫说道:“我请求别问那有关‘幽灵门’的秘密!”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答!”
  “是不知道还是有顾忌?”
  “是有顾忌!”
  “什么顾忌?”
  “三条人命!”
  “都是你的亲人?”
  “我母,我妻,我女!”
  “哦!因此你就为‘幽灵门’效力,当杀手!”
  “我别无他法!”
  “你可明白这样下去,你将会愈陷愈深,因此毁了你自己,也毁了你师门!”
  “这我明白,但‘幽灵门主’与我订有条件!”
  “怎么样的条件?”
  “只帮他杀三个人,他就释放人质,还我自由!”
  “那三个人?”
  “万事通是第一个,其他两个是谁还不知道!”
  “你有把握‘幽灵门主’那种阴险之人会守信?”
  “他要是敢不守信,我会和他拚个两败偕亡!”他说时双目满布杀机!
  显然,这问题他早就想到了,也早就下定了决心。
  江阿郎心中不禁暗暗一震,道:“你不顾令堂她们!”
  黑衣人道:“他既然不守信,我还有什么好顾的,顾也无用!”
  谈话的情形发展至此,江阿郎自是不好再问什么了,他两道浓眉深蹙地沉吟了稍顷,抬手一摆道:“这第二问我放弃了,你走吧!”
  黑衣人似乎没想到江阿郎竟然这么好说话,不由意外地怔了怔,深望了江阿郎一眼,长身站起,双手抱拳一拱,说道:“今日之情,我不敢言谢,日后若有机缘,当图略效绵力,再见!”
  话落,迈步直朝书房门外走去!
  天光已经大亮,一轮红日正从东方缓缓升起。
  黑衣人跨出了书房,走到院子里。
  江阿郎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跨步追到书房门口,扬声说道:“阁下请留步!”
  黑衣人脚步一停,回身问道:“你还有什么见教?”
  江阿郎说道:“阁下请回书房里坐下再说如何!”
  黑衣人目视江阿郎略一迟疑,默默地走回书房内再次坐下。
  江阿郎也回到原位落座,坐定,目注黑衣人问道:“对于此事,阁下打算如何向‘幽灵门主’交待!”
  所谓“此事”意何所指,黑衣人明白,双目不由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地说道:“这……”
  江阿郎道:“你可愿意相信我?”
  黑衣人心念忽然一动,说道:“我请教高明?”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你如果愿意相信我‘万事通’吴博智今天便算已经死了!”
  黑衣人双目一眨,道:“你可是要我对‘幽灵门主’谎报此行顺利成功?”
  江阿郎道:“你不愿意?”
  黑衣人道:“我此行虽是被迫,但我生平却从未对人说过一句谎话!”
  江阿郎目中异采一闪,说道:“为人处事虽然不该说谎,但也该看是什么人,有时何妨从权!”
  黑衣人点头道:“你这话说的虽然有道理,不过……”
  话锋一顿,目光一瞥“万事通”,接口说道:“事实上他的毛发未伤,谎话很快就会被拆穿!”
  江阿郎笑道:“这你可以放心,我既让你这么做,当然有办法不让你的谎话拆穿!”
  黑衣人道:“什么办法?”
  江阿郎道:“稍停,我们就宣布‘万事通’的死讯,今后他将以另外一个身份面目出现江湖,你的谎话就决不会拆穿了!”
  吴博智两只小眼睛忽然一眨,道:“江兄弟,你说的倒很轻松简单,在未征得老朽同意之前,你不怕老朽不同意吗?”
  “前辈这话说的是,不过我算定前辈一定同意!”
  吴博智道:“有道理么?”
  江阿郎道:“道理就是此举关系着另外两个人的生死!”
  吴博智道:“另外两个人是谁?”
  江阿郎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
  吴博智道:“既然你连知都不知道,事情又与老朽何关?”
  江阿郎笑笑道:“事情虽与前辈无关,但我已知道这件事,就不能不管,不救另外两个人!”
  黑衣人心中忽然恍有所悟地接口说道:“你要救的另外两个人,可是‘幽灵门主’与我相约,要我帮他杀三个中的另两个?”
  “不错。”
  “如果我猜料的不错,那另外两个必然都是当今武林具有相当身份、威望的前辈名宿,也都是‘幽灵门’险谋野心的障碍,心腹大敌!”语声一顿.转向吴博智笑问道:“前辈能不同意么?”
  吴博智哈哈一笑道:“江兄弟,算你厉害,这种事老朽还能说个不字么!”
  江阿郎笑了笑,目光转望着黑衣人说道:“你如果愿意相信我,便请在奉到命令前往杀那另外两人之前,先通知我!”
  黑衣人眨眨眼睛道:“你也要让二人和‘万事通’一样,听你的?”
  “不错。”
  江阿郎点头说道:“如此一来,你的约履行完毕,‘幽灵门主’如果守信释放令堂三位人质更好,万一不守信,你仍可与之虚与委蛇!”
  黑衣人微一迟疑道:“那另外两个人现在尚不知是谁,你有把握他们一定都会听你的?万一其中一个不肯听你的,那岂不是……”
  吴博智忽然接口说道:“这问题你阁下尽管放心,就拿我
  ‘万事通’来说,一生纵横江湖,几曾听过别人的,可是碰上了他,就不得不听他的,那怕是少林当代掌门老和尚,也会躬身合十乖乖听话!”
  “哦……”
  黑衣人口中刚自轻“哦”了一声。
  江阿郎却笑说道:“阁下听说过‘长生峰’这地名么?”
  黑衣人倏然双目圆睁,惊芒放射地道:“你是……”
  江阿郎点头正容说道:“我来自那儿,如此,你该相信我了吧!”
  黑衣人低头恭敬地说道:“可是,我又如何通知你呢?”
  江阿郎微一沉吟说道:“丐帮弟子遍布大江南北,你可找丐帮弟子请他们以紧急讯号转知我就行了!”
  黑衣人恭敬点头道:“我遵命!”
  江阿郎含笑地抬手一拦,说道:“好了,现在你该走了!”
  黑衣人站起身子,抱拳躬身一礼,又朝西门天豪等众抱拳—拱,转身大踏步走出书房而去!
  黑衣人走了。
  这黑衣人是谁?
  是个什么出身来历?
  一时,书房里的空气又沉了下来,大家的思想都陷入沉思暗想中!
  虽然,众人心中都明白,江阿郎虽也不知黑衣人的姓名,但却已知黑衣人的师承来历,且与江阿郎的师门颇有渊源,只是江阿郎如不自动说出来,谁也不愿意随便开口发问!
  因为众人都知道,江阿郎既不说明黑衣人的师承来历,必有不便说明的原因,问了也是徒然!
  突然,西门玉霜开口了,不过她问的,并不是黑衣人的师承来历:“江大哥,刚才你为何不问问他‘幽灵门’总坛在什么地方?”
  “呵!”
  江阿郎忽地一顿足道:“糟糕!我竟然忘了,真糊涂!”
  吴博智轻声一笑道:“江兄弟,你可真会做戏装糊涂呀!”
  “做戏装糊涂?”江阿郎眨眨眼睛道:“晚辈怎么做戏装糊涂了?”
  吴博智笑道:“你明白不是忘了,而故意顿足说忘了,这不是做戏装糊涂是什么?”
  江阿郎耸肩,淡淡道:“前辈认定如此,晚辈也就无词可辩!不过……”
  他“不过”两字语音未落,吴博智似乎已知他要说什么地连忙抬手一拦,说道:“你别‘不过’了,这件事我可帮不上忙!”
  江阿郎道:“前辈何必……”
  吴博智摇头截口道:“我也不知道,如何能帮得上忙?”
  江阿郎淡淡地道:“看来前辈那‘万事通’的金招牌,从此该砸了!”
  江阿郎又道:“但是那只是暂时的,最多不超过三个月,万事通将仍是……”
  吴博智摇头截口说道:“我已决定自今以后,江湖上不再有‘万事通’这一个名号了!”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蹙,道:“这么说,前辈是一定不帮忙,不肯说了!”
  吴博智摇头道:“你就是说干了喉咙,说破了嘴唇也没用!”
  江阿郎眨眨眼睛,忽然轻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前辈既是一定不肯说,看来我们只好另外去想办法了!”
  语声一顿,转向谷亚男说道:“谷姑娘,我们也该走了!”
  谷亚男眨了眨美目,朝吴博智裣衽盈盈一福,说道:“义父,女儿告辞了!”
  吴博智一怔,道:“你要去那儿?”
  谷亚男娇声说道:“和江大哥查访‘幽灵门’的总坛所在啊!”
  吴博智道:“这不必去查访了!”
  谷亚男道:“义父又不肯告诉江大哥,不去查访又怎么办?”
  吴博智笑道:“乖女儿,他几时向义父问过‘幽灵门’的总坛所在?义父又几时说过不告诉他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