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十六章 报恩信物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这倒好,江阿郎和他说了那么多话,敢情全都白费了唇舌,他所言“不知道,帮不上忙”的。竟然是另外一件事。
  可是,另外一件事又是什么事呢?……
  这,不止是西门天豪、项君彦等人不明白,连江阿郎也不明白!
  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他吴博智心知了!
  然而,江阿郎毕竟是武林盖世奇人“圣刀”的传人,刹那间,他心中倏然明白是被吴博智作弄了,两道浓眉不由一扬,笑说道:“江湖都说‘万事通’是只年老成精的老狐狸,看来一点不假!”
  西门天豪、项君彦、谷亚男、西门玉霜等人听闻江阿郎这话,全都先是微微一怔!
  旋而也就全都恍然若悟地明白了。笑了!
  吴博智忽然哈哈一笑道:“江兄弟,你别见怪呵!我这是和你开玩笑的!”
  “哼!”
  西门玉霜娇嗔地道:“你就是老没正经!”
  吴博智嘻嘻地笑了笑,转向江阿郎说道:“那‘幽灵门’总坛地方实在非常隐秘难找,一时也说不清楚,等会儿我画出一地形图来交给你好了!”
  江阿郎点头抱拳一拱,道:“如此,我这里就先谢谢了!” 
  吴博智笑说道:“别谢了,只要你心里不骂我‘老狐狸’就好了!”
  江阿郎道:“晚辈不敢!”
  谷亚男挽首裣衽一福,娇声说道:“女儿也谢谢义父!”
  吴博智哈哈一笑道:“乖女儿,你也别谢了,为了你爹义父这是应该的!”
  至此‘幽灵门’的总坛地点所在算是没有了问题,众人顿然全都双眉舒展,心情开朗了!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了老高。
  众人全都一夜未睡,都该略事休息一下。
  西门天豪抬眼望了望窗外,正要吩咐徐理仁去命人整理一下客房,让大家略事休息。
  西门玉霜突然又开口,说道:“爹,女儿现在要提出那适才之前,暂时保留的‘赔偿’的权益了!”
  西门天豪微怔了怔!点头说道:“好,你说吧!”
  西门玉霜道:“爹,您昔年曾经救过‘鬼诸葛’的性命,有恩于他,是么?”
  西门天豪目光一凝,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说道:“听说他为了不愿欠人恩情,自请追随爹为奴三年报恩,三年后便恩情两消,因为爹不答应,他便将生平视如性命的两块信物送了一块给爹,有这回事么?”
  西门天豪点了点头,道:“有这回事,你可是想要那块‘报恩信物’?”
  西门玉霜道:“女儿正是想请爹将它赐给女儿!”
  西门天豪双目倏如电射灼灼凝注地问道:“你突然要它,想干什么?”
  “女儿有用。”
  “什么用?”
  “这个……爹,您暂时别问可好?”
  “那不行!”
  “爹不肯将它赐给女儿么?”
  “其他任何事情爹都可以答应你,唯有这个不行!”
  西门玉霜双眉微蹙地眨眨眼睛道:“爹,您请放心。女儿可以向您保证,决不会用它去威胁难为‘鬼诸葛’的!”
  西门天豪颔首一笑道:“这个爹知道,你是爹的女儿,爹岂会不知道你的性情为人,也知道你不会用它去威胁难为‘鬼诸葛’,但是……”
  话锋微微一顿,正容说道:“你应该明白,爹并非施恩望报之人,当年收下他这‘报恩信物’乃是迫不得已,也从未打算用它如何,以爹武林‘第一堡’堡主的身份,倘然用此信物要‘鬼诸葛’做什么,岂不贻笑天下武林,所以,你必须先说明用途,让爹考虑以后,才能决定是否可以给你?”
  西门玉霜道:“爹,这件事并不是女儿不肯先说明用途.而是……”
  江阿郎突然明白西门玉霜要那“报恩信物”的用意,轻咳一声说道:“西门姑娘……”
  西门玉霜立刻截口说道:“江大哥,这不关你的事,你别开口!”
  江阿郎两道浓眉不由微微一蹙!
  西门天豪一见这情形,他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心中已经猜料到事情必与江阿郎有关,遂即目光一凝,问道:“玉霜,此事可是与江少侠有关?”
  西门玉霜眼珠儿转了转,微一点头道:“爹,江大哥前些日子斩杀了‘十邪’中的查老六,其他九个也都各被废去五成功力!”
  “哦!”
  西门天豪道:“这与,‘鬼诸葛’又有何关?”
  西门玉霜道:“这事本与‘鬼诸葛’无关,但是其他‘九邪’为了要替查老六报仇,已决定不惜倾尽所有财富,聘请‘鬼诸葛’与‘黑心毒魔’二人联手,使用诡计与剧毒阴谋对付江大哥!”
  西门天豪沉吟地道:“可是,三个月以后呢?”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爹,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算长,可也不算短,其间会有变化的!”
  西门天豪凝目道:“你的意思是说三个月之内……”
  西门玉霜含笑接口道:“爹,现在先别问,您请拭目以看好了!”
  江阿郎突然说道:“西门姑娘,这件事你也应该先问问我的意见才对!”
  西门玉霜眨眨眼睛道:“你有什么意见?”
  江阿郎道:“我不同意!”
  西门玉霜一怔!道:“为什么?”
  江阿郎摇头道:“没有为什么,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西门玉霜眼珠儿微转地道:“江大哥,凡事不能没有道理,你总得说出道理来才是!
  江阿郎道:“我的道理就是我的事情,应该由我自己来解决!”
  西门玉霜笑笑道:“你可是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人情债实在很不好还!”
  西门玉霜一双眉锋微微一蹙,说道:“江大哥……”
  江阿郎接口说道:“西门姑娘,我不相信我对付不了一毒、一计他们两个!”
  吴博智突然轻咳一声说道:“江兄弟,我可以说句话么?”
  江阿郎道:“如果是想劝我同意的话,你最好是别说!”
  吴博智淡然一笑道:“我不是要劝你,而是要请教你几个问题!”
  江阿郎道:“如此请说!”
  吴博智两只小眼睛眨了眨,说道:“我请问,目前有什么事么?”
  江阿郎愕然一怔!说道:“目前我有什么事?”
  吴博智笑笑道:“我问你,目前你可是身受上官先生重托,要救人并追回那张藏宝图,是不是?”
  江阿郎道:“不错,现在只等你将‘幽灵门’总坛所在的地形图画出后,我便立刻接图前往!”
  吴博智点了点头道:“如此我再请问,在你前往‘幽灵门’途中,遇上了他们两个,又是毒又是计向你纠缠施展杀手,你怎么办?”
  江阿郎两道浓眉倏地一扬,才待开口,但是吴博智却飞快地抬手朝他一摆,说道:“你先别开口,等我把话说完了你再说不迟!”
  江阿郎只好将那到了口边的话咽了回去,忍住没有开口!
  吴博智紧接着又说道:“我十分相信,凭你的一身所学功力、心智,只要全心全力的应付,那会应付不了他们两个。不过,你应该明白,俗话说得好,‘救人如救火’,在目前,你有那有空闲时间,全心全力的,放手去对付他俩个么?万一因此耽搁了往救谷大侠时间,出了意外,我请问,你将如何向上官先生交待?”
  这话不错,都是理,也都是实情!“鬼诸葛”之计,“黑心毒魔”之毒,都是当今武林公认难缠难斗的人物,如果找上了他,他确实必须全心全力的对付他两个,稍一不慎,便难免身受危难,倘然因而误了往救谷大侠之事,岂不有负上官先生重托,令谷姑娘失望伤心!
  因此,他浓眉不禁深蹙地,默然了刹那,沉吟地说道:“这……倒实在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吴博智淡然一笑道:“我可认为这一点也不棘手!”
  江阿郎道:“我请教高明?”
  吴博智道:“很简单,同意玉霜姑娘的办法就行了!”
  江阿郎犹疑地道:“这……”
  吴博智小眼睛倏然一翻,道:“这什么?先不论姑娘是出自一番好意,你不该拒绝不同意,就事论事,你的不同意不仅毫无理由,也根本没有那个权利!”
  这话说得江阿郎两道浓眉不由微微一扬!吴博智却接着又说道:“江兄弟,你应该明白,那‘九邪’兄弟虽已声言要倾尽所有财富,聘请‘黑心毒魔’与‘鬼诸葛’为杀手,联手杀你替查老六报仇,但那只是传说,事实真假尚还不知,况且这一毒、一计二人在武林中的一切作为,向来只是凭一已之善恶而为,并非大凶大恶之魔头,也从未听说过他二人为谁卖过命,做过杀手,‘九邪’兄弟虽有此心,他二人是否受聘,也尚还是个未知之数?所以,霜姑娘以‘鬼诸葛’的报恩信物让‘鬼诸葛’伴随三月,作为归还报恩信物的条件,这是霜姑娘与‘鬼诸葛’之间的事情,这事与你有何关,你又有什么权利反对不同意?”
  这番话,说的全是理,也都是事实!
  的确,他江阿郎凭什么反对,有什么权利不同意西门玉霜这么做?
  静静地听完了吴博智这番“就事论事”的道理,江阿郎不禁默然作声不得!
  吴博智眨了眨眼睛,含笑说道:“江兄弟认为我所言合理么?”
  江阿郎点头道:“前辈高明,晚辈无话可说!”
  吴博智笑了笑,说道:“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江阿郎道:“一个‘理’字能压死人,我能不同意吗?”
  吴博智哈哈一笑,倏然转望着西门玉霜说道:“霜姑娘,这回你得要好好谢谢我老头儿了吧?”
  西门玉霜笑道:“怎么,你可是想趁机勒索?”
  吴博智笑说道:“霜姑娘趁机勒索这话太难听了,说实在的,我老头儿此来想向你讨样东西!”
  西门玉霜道:“你想讨什么?我有什么东西值得你讨的?”
  吴博智道:“我想向你讨一粒‘妙手回春’送给你的回春丸!”
  西门玉霜一怔道:“你要‘回春丸’干什么?救谁?”
  吴博智道:“救我老头儿自己!”
  西门玉霜诧异地道:“救你自己?”
  吴博智点头道:“我中了毒!”
  “你中了毒?”
  西门玉霜双目微睁,道:“是什么人?竟敢对你下毒?”
  吴博智摇头苦笑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不过……我老头儿已经仔细想过,放眼当今武林除‘幽灵门’外,大概没有别人!”
  西门玉霜没再说什么,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只小玉瓶,瓶里只有三颗颜色青翠碧绿的药丸,打开瓶盖倒出一粒,递给吴博智。
  吴博智接过“回春丸”,立刻转向江阿郎说道:“江兄弟,现在要请你帮忙了!”
  江阿郎道:“前辈吩咐。”
  吴博智道:“这‘回春丸’虽然可解百毒,但药力发散甚慢,大概需要两个时辰才除净体内之毒,所以我想请江兄弟于我服药之后,立刻替我遍拍全身三十六大穴,并以‘乾元神功’助我一臂之力,发挥药力功效,如此,有两个时辰,我体内之毒,便可完全净了!”
  江阿郎点头道:“晚辈遵命!”
  语声一顿,转朝西门天豪说道:“堡主,晚辈请借一间客房,一用。”
  西门天豪点点头对徐理仁说道:“徐兄请你去招呼一下!”
  徐理仁躬身应命,朝江阿郎和吴博智说道:“江少侠,吴兄请跟我来!”话落,举步在前带路走出书房,往客房而去。
  客房内。
  床上,椅子上,吴博智与江阿郎分别盘膝跌坐着,闭目行功调息。
  客房外。
  项君彦、谷亚男和“金银双鞭”静静肃立,为凝神戒备地江吴二人护法!
  这时,“飘雨剑”西门玉霜已恢复女装。
  她穿着一身紫衣紫裙,长裙泻地,脚步轻盈,身形婀娜地走了过来,走近谷亚男身边,探首朝房内望了一眼,悄声问道:“谷姊姊,江大哥他们已经完功了么?”
  谷亚男点头说道:“都正在行功调息,大概就快要醒来了。”
  说话间,江阿郎已调息完毕,缓步走出房来,乍见西门玉霜恢复女装,神情不禁一呆,双目直愣愣地望着西门玉霜!
  西门玉霜娇颜不由陡地一红,娇嗔道:“江大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江阿郎倏然警觉地吸了口气,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姑娘这一恢复女装,实在太美了!”
  这话,要是出自别人之口也许没有什么,但出自江阿郎之口就不同了。
  西门玉霜心里不禁有着难以言喻的喜悦,感觉甜甜地!
  不过,她心里尽管甜甜的,一张娇颜却更红,螓首低垂地含羞说道:“江大哥,你怎么取笑起我来了,我那有谷姊姊……”
  谷亚男连忙接口笑说道:“霜姊姊,江大哥夸赞你,你怎么扯上我了……”
  西门玉霜螓首微抬,说道:“谷姊姊,我说的真心话呀!”
  谷亚男嫣然一笑,才待开口,江阿郎已岔开话题的说道:“西门姑娘,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西门玉霜美日一凝道:“江大哥,什么事情?你只管问好了。”
  江阿郎道:“关于令尊突然前来洛阳的事情,姑娘能见告么?”
  西门玉霜微一沉吟道:“江大哥,你知道‘辽东七雄’么?”
  江阿郎一怔!道:“令尊此来是为他七个?”
  “是的。”
  西门玉霜点头道:“不知为何他七个连续挑毁了本堡开设在唐沽、天津两处的生意,并杀了十多个人!”
  江阿郎浓眉微扬了扬,道:“他七个知道那两处都是贵堡主的生意么?”
  西门玉霜道:“可能知道。”
  江阿郎道:“这么说,他七个是存心找麻烦与贵堡作对的,了?”
  西门玉霜道:“据我爹说,他七个向在辽东地方活动,本堡属众从未有人去过辽东,也从未有人与他七个人任何过节怨嫌!”
  江阿郎目中突然闪过一丝凛人的寒芒,说道:“他七个好大的胆,竟敢忘了我的告戒,不但没有改过重新做人,反而变本加厉,跑到关内来行凶杀人,看来去年我在辽东没有废了他七个,实在是极大的过错!”
  话锋一顿即起,问道:“他七个可是已经来了洛阳?”
  西门玉霜点头道:“据本堡属下马魁的消息,他七个都来了洛阳!”
  江阿郎道:“知道他七个落脚地点么?”
  西门玉霜道:“据说是在陈家巨宅,可是昨夜徐伯前往暗探,却未曾见他七个人影!”
  江阿郎微沉吟道:“那陈家是何许人?”
  西门玉霜道:“是个破落户,据说老主人夫妇双亡,少主人是一男一女,都已外出多年未归,目前整座巨宅只有一个老仆看守!”
  “哦……”
  适时,吴博智也已行功调息完毕,睁开双眼,一跃下地走出房来。
  江阿郎立刻含笑问道:“前辈现在感觉如何,已经完全无碍了么?”
  吴博智点头说道:“不但是剧毒尽除,而且功力又增进了一大步,江兄弟,老朽平生可说从未欠过人的恩情,这回可是欠定你的!”
  江阿郎笑说道:“些许小事,晚辈理当效劳,前辈请勿放在心上……”
  吴博智倏然肃容接口说道:“江兄弟,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是老朽可仍要先略表内心的谢忱!”
  说罢,身子一躬,就要拜下。江阿郎连忙侧身伸手架住,说道:“前辈快请不要如此,这样岂不要折煞晚辈么!”
  吴博智用力往下挣了挣,但那能拜得下去,只得笑说道:“江兄弟,你既这么说,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江阿郎微笑开口道:“你本来就什么也不该说!”
  吴博智两只小眼睛眨了眨,道:“但是有句话我还是非得要说不可,江兄弟如不嫌弃,便请改掉那‘前辈’的称呼,叫我一声老哥哥就可以了!”
  江阿郎摇头道:“这……怎么可以,长幼有序,晚辈如何能够越礼!”
  吴博智正容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虽然比你大几岁,但若论武林辈份,令师与家师乃是同辈,我和你也是同辈,兄弟相称乃属应该,有何越礼?”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