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十四章 如假包换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西门天豪眼珠微微一转,道:“吴兄刚才曾说谷姑娘乖巧,很讨人喜欢,是不是?”
  吴博智道:“不错,我是这么说过,也是事实!”
  西门天豪道:“这么说,吴兄心中一定是很喜欢她了?”
  吴博智道:“我确实很喜欢她。堡主问此做什么?”
  西门天豪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有道理!”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吴兄迄今,犹是孤家寡人一个,既无传人,又从未收过一个弟子……”
  吴博智道:“堡主之意可是要我将她收作传人弟子?”
  西门天豪道:“不是。”
  吴博智一怔,说道:“那么堡主的意思是?……”
  西门天豪正容道:“我想做个介绍人,请吴兄将她收作螟蛉养女,如何?”
  “这个……”
  西门天豪目光一凝道:“吴兄不愿意?”
  吴博智摇头道:“并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不知谷大侠同不同意?”
  西门天豪道:“我既然愿做介绍人,谷大侠同不同意的问题当然由我负责!”
  “这个……”
  吴博智沉吟地道:“恐怕不好吧!”
  西门天豪道:“有什么不大好的?”
  吴博智略一沉思道:“我认为这事应该先征得谷大侠的同意,比较妥当!”
  西门天豪笑笑道:“你放心好了,谷大侠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保证谷大侠一定同意!”
  语声一顿,倏然转向谷亚男说道:“谷姑娘,你快叩见义父吧!”
  谷亚男闻言,立刻上前盈盈下拜道:“女儿叩见义父!”
  姜,到底是老的辣!
  西门天豪这是一招奇招,实在高明。
  至此江阿郎等众人心中没有一个不雪亮西门天豪这招奇妙的用心,全都不由在暗笑:“任你‘万事通’如何‘通’,如何精明,终于是上了西门堡主的当,被套住了!”
  吴博智光棍一条,一生又从未收过一个弟子,如今突然收了一个美绝无双,聪慧可爱,十分乖巧的女儿,不禁高兴异常,乐得哈哈大笑地一伸手挽起谷亚男说道:“乖女儿,别拜了,今儿个义父身上不便,没有法子给你见面礼儿,日后再补给你吧!”
  谷亚男站起娇躯,甜笑地说道:“谢谢义父,女儿并不想要什么见面礼儿,往后只要义父多疼女儿不受人欺负,女儿便心满意足了!”
  吴博智笑说道:“你这小嘴儿可真甜,真会说话,让义父听了心里也真舒服,你只管放心好了,见面礼归见面礼,义父说话算数,一定要补给你,至于日后若有谁敢欺负你,义父一定抖出他的底,剥他的皮,要他的好看,给你出气!”
  这倒不是他说大话吹牛,他号称“万事通”,武林黑白两道人物,他不知道底的,没有把柄隐私在他手里的,为数实在不多,要不然他就不配称“万事通”了。
  因此,武林黑白两道中人,对他大都十分头痛忌惮,谁都不愿意惹他。为的是怕他抖出自己的底,揭发把柄稳私,因而被弄得焦头烂额,甚至身败名裂,在江湖上无法立足。
  这时,已是五更将尽,天色已将破晓。
  突然,一道蓝芒夹着一丝极细的破空风声透窗射入,直奔吴博智的背心“灵台”大穴射去。
  江阿郎首先发觉,他眼明手快,闪身探手一抄,那道蓝芒已被他抄入手中,接着,他身形电闪,人已到书房门外。
  只见对面屋上,一黑衣人正在腾身欲起。
  江阿郎陡地扬声大喝道:“站住!”
  那黑衣人被喝得身形一震,但是他只一震,但也只是一震,随即二次腾身欲起。
  江阿郎口中一声冷笑,抬臂探掌,神功已发,隔空抓那黑衣人后背。
  那黑衣身形刚刚腾起,蓦觉身躯一紧,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身子顿失重心,被那股吸力吸得倒飞跌落屋下。
  此人身手功力实在不低,他身子骤遇吸力倒飞下跌,心中虽是十分惊凛,但并不慌乱,身躯刚一着地,立即一个“鲤鱼打挺”跃起,竟然作势又要腾身想跑。可惜,他碰上一当世武林“六俊”之首,所学功力两皆高绝盖代的江阿郎,他焉能跑得了。
  只见江阿郎倏又一抬手,一缕指风电射而出。
  黑衣人刚一作势,身形尚未腾起,顿感“软麻”穴一震,双腿一软,立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再也无力站起来了。
  这时,书房内众人都纷纷闪身跟了出来。
  西门天豪目闪异采地笑说道:“江少侠好高明的‘虚空摄物’神功!”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哪里,这是堡主夸奖!”
  倏然,他发觉右手有些异样感觉,脸色不由一变,连忙手掌一松,将那枚抄在手里的蓝芒暗器丢落地上,接着他身躯一矮,就地缓缓坐了下去!
  谷亚男见状心中不由一怔,急问道:“江大哥,你怎么了?”
  江阿郎摇头淡道:“不碍事,我只是中了毒,一会儿就好了!”
  话落,立刻闭起了双目。
  显然,他是运功迫毒。
  西门玉霜目光一瞥地上那由江阿郎手上丢落的蓝芒暗器,因为那暗器体积十分细小,看不十分清楚是什么暗器,便即跨前一步,俯身伸手要将它拾起。
  吴博智一见,连忙急声喝道:“玉霜,那东西碰不得,上面涂有剧毒。”
  西门玉霜闻喝一怔收手,项君彦却探手撕下一块衣襟,将那蓝芒暗器用布包着拾起来看了着,眉锋微蹙地随手递给西门玉霜。
  吴博智没有理会那枚暗器,两只小眼睛灼灼地注视着江阿郎的圆脸神情和搁在膝上,那掌心向上的一只右手。
  看样子,似乎非常关心江阿郎的毒伤。
  其实,何止是他吴博智一个人关心,谷亚男、西门玉霜两位姑娘、项君彦、西门天豪
  缺两页
  江阿郎抱拳一拱道:“如此,晚辈就谢谢堡主和前辈了!”
  西门天豪笑道:“少侠请别客气。”
  江阿郎笑了笑,目光转向那黑衣人说道:“阁下,你可愿意与我谈谈?”
  这回黑衣人有反应,缓缓睁开了双眼凝望着江阿郎,不过.仍是没有开口说话!
  江阿郎倏然一抬手,挥掌隔空拍了拍黑衣人的穴道。
  黑衣人心中不禁一怔!
  他穴道虽然已解开,但却并未立刻挺身站起,目闪讶异之色地说道:“你为何解开我的穴道?”
  江阿郎淡淡道:“我不喜欢看人躺在地上说话,阁下请站起来说话!”
  黑衣人身子一挺,自地上站了起来,道:“你不怕我跑?”
  江阿郎摇摇头道:“我看阁下是一条汉子,大概不会!”
  黑衣人道:“那可说不定!”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说句不怕阁下在意的话,我有绝对的把握,任凭阁下如何说法,绝对快不过我,也绝对跑不出我的手法!”
  黑衣人道:“这我倒有点不信!”
  江阿郎淡淡道:“阁下不信,可以跑跑试试!”
  黑衣人道:“如此我就试试!”
  他说试就试,身形一闪,就往书房门外窜去。身法如电,奇快绝伦。
  他快,江阿郎比他更快。
  西门天豪等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花,江阿郎已闪身到了书房门外,搁立在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仍不死心,虽然明知对方所学功力身手奇高,毫不在他之下,但仍图侥幸地右掌电出,直拍江阿郎胸窝,喝道:“让开!”
  他右掌才出,“让开”两字声中,陡觉右腕脉门一紧,已被 对方拿住,顿时半身发了麻,力道尽失。
  黑衣人身躯不禁机伶伶一颤!
  江阿郎适时一松,笑说道:“阁下现在信了吧!”
  黑衣人默然垂手不语。
  江阿郎笑笑道:“阁下请回书房中跟我谈谈吧!”
  黑衣人没说话,事实上他没有什么好说的,转过身,跨了两步,回到书房的中央。
  江阿郎回到原位坐下,拍手朝项君彦身旁一张椅子作了个手势,说道:“阁下请坐!”
  黑衣人没有依言就坐,凝目说道:“阁下想和我来软的?”
  江阿郎淡淡道:“我这个人向来不欢喜对人用强,非万万不得已绝不用强,阁下还是请坐下来谈谈吧!”
  黑衣人冷然摇头道:“我认为你我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江阿郎微微一笑说道:“阁下,俗话有云,‘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才是高人’,就算你我没有什么好谈的,坐下又有何妨?”
  这话不错,有道理,虽然没有什么好谈的,坐下又何妨?
  黑衣人心中不禁暗忖道:“眼前的情形很明显,自己的生死性命已操在对方的手里,倔强对自已实在毫无好处,不坐也是白不坐!”
  他心念电转地深望了江阿郎一眼,也就不再说什么地移步身矮坐了下去。
  他坐下了,江阿郎竟然没有开口说话,只双目灼灼地凝望着他!
  江阿郎为何不开口说话?
  是何用意?
  西门天豪和吴博智心中都明白,江阿郎和黑衣人用上了心智,他要让黑衣人心理上产生不安的感觉,先开口和他说话。
  这是一种“忍静”功夫,没有高深的修养是绝对忍不住的。
  西门天豪和吴博智既明白江阿郎的用意,唯恐西门玉霜和谷亚男等人不明白,忍不住开口破坏了江阿郎的心智,于是二人便施展“蚁语传声”分别告知,要二位姑娘等千万不要开口说话。
  刹时,书房里的空气陷入一片沉寂的气氛中。
  这种沉寂的气氛很窒人,使黑衣人很感难耐,尤其是江阿郎那双灼灼如电的目光一眨不贬地凝注着他,更使他坐在那儿如坐针毯般地不安。
  终于,他忍不住地轻咳一声开了口:“你打算如何处理我?”
  黑衣人道:“你总不会放了我吧?”
  江阿郎道:“我并未说过不放阁下,是不是?”
  黑衣人道:“你可有条件?”
  江阿郎道:“不一定!”
  “不一定?”
  黑衣人凝目道:“你的意思是说,可有可无?”
  江阿郎点头道:“正是如此!”
  黑衣人眨眨眼睛,话题一转,道:“请问尊姓大名?”
  江阿郎说:“江阿郎,请问阁下?”
  黑衣人缓缓说道:“以你的一身所学功力,应该不是江湖无名之辈,能得武林‘第一堡’堡主和‘万事通’十分尊重之人,更不该是默默无闻之人,可是江阿朗这名字却陌生得很,我似乎还未曾听说过!”
  他竟然没有报说他的名号,显然他是不愿意说。
  江阿郎似乎不想勉强他,也没再问,微微一笑道:“若是我说出我的外号,阁下就不会陌生没有听说过了!”
  “哦。”
  黑衣人道:“如此我请问阁下的外号?”
  江阿郎道:“一刀斩!”
  黑衣人道:“一刀斩!”
  黑衣人心头不禁猛地一凛,双目陡睁,道:“你就是那誉称武林‘六俊’之首的‘一刀斩’?”
  江阿郎点头道:“如假包换!”
  黑衣人道:“怪不得功力身手如此高绝,今天我栽在你手里栽得不冤!”
  江阿郎笑笑道:“其实阁下的一身功力所学也实在不俗,换个人只怕未必就能留得下阁下!”
  黑衣人道:“不怕你说我狂妄,就是换了西门堡主亲自出手,也未必能留得下来!”
  这话,西门天豪并未在意,因为他已看出黑衣人的功力身手比他实在差不了那里,刚才出手的如不是江阿郎而是他的话,他实在毫无一点把握留得下黑衣人。
  然而,实情虽是如此,西门天豪虽热并未在意,但是,西门玉霜却听得心中不服地双眉倏地一扬,叱说道:“你好狂的口气!”
  黑衣人冷声一笑,没理西门玉霜,目视江阿郎问道:“他是谁?”
  江阿郎道:“飘雨剑!”
  “哦,原来是‘六俊’第四的‘飘雨剑’。”
  黑衣人目光转向西门玉霜冷冷说道:“你要不信,下次你我相遇时,可较量一下!”
  西门玉霜道:“你还会有下次?”
  黑衣人冷笑道:“我也希望最好是没有下次,否则,你‘飘雨剑’将会自‘六俊’中除名!”
  西门玉霜双目寒芒一闪,才要开口,江阿郎却适时抬手拦阻地一摆,说道:“姑娘请看我面上别说什么了,可好?”
  江阿郎这么一说,西门玉霜自是不好再说什么,目光狠狠地瞪视了黑衣人一眼,闭口默然。
  黑衣人双眼一眨问道:“她是位姑娘?”
  江阿郎点了点头,话题一转,凝目说道:“阁下现在可愿和我好好地谈谈?”
  黑衣人说道:“这可是你作为放我走的条件?”
  江阿郎淡淡道:“就算是吧,阁下以为如何?”
  黑衣人眨眨眼睛,犹豫地问道:“你想谈什么?”
  “我想请阁下答我两问。”
  “你想问什么?”
  “我问什么阁下答什么就行!”
  “只是两问?”
  “绝不多一问!”
  “两问以后呢?”
  “我让阁下走路!”
  “这话算数?”
  江阿郎两道剑眉微微一扬,道:“我向来言出如山,绝不食言!”
  黑衣人目光一瞥西门天豪和吴博智等人,说道:“他们也会让我走么?”
  江阿郎道:“我以为西门堡主他们诸位绝不会不给我面子的!”
  “哦!”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