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十一章 不足为怪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突然,一声叱喝倏起:“站住!”
  随着这声叱喝,一条人影电射划空,泻落费翔云对面丈外地方拦路岳立!
  那是个剑眉星目,脸容俊美,身着蓝衫,腰系佩剑,年约十八九岁的美少年!
  费翔云脸色一变,停步冷声问道:“阁下何人?”
  蓝衫美少年道:“武林人。”
  费翔云道:“阁下没有姓名?”
  蓝衫美少年道:“姓名当然有,只是不愿告诉你!”
  费翔云倏然冷声一笑,道:“阁下有何见教?”
  蓝衫美少年道:“说出‘幽灵门’的总坛所在,放你走路!”
  费翔云道:“阁下也要知道‘幽灵门’的总坛所在为何?”
  蓝衫美少年道:“那是我的事!”
  “可是寻仇?”
  “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你想我会告诉你!”
  “那可由不得你!”
  “难道由你?”
  “不错,你要是不说出‘幽灵门’的总坛所在,今晚你就休想离开此地!”
  “你是要留下我?还是要放倒我?”
  “这得要看我的高兴了!”
  “就凭你阁下一个人?”
  “哼!就凭我一个人足够了!”
  费翔云倏然冷声一笑道:“阁下,这里夜风很大,你不怕闪了舌头?”
  蓝衫美少年冷冷说道:“会不会闪了舌头,你只要拔剑动手一试便明白了!”
  又是一个不把“寒星剑”放在眼里的人,看来他“寒星剑”费翔云今晚是走了背时运!
  若在片刻之前,以费翔云那骄狂跋扈的习性,用不着蓝衫美少年这么说,恐怕他早就怒气上冲,忍不住瞪目沉喝,拔剑出手了!
  可是,在这片刻之后,他那骄狂跋扈的习性突然有了极大的转变,变得更深沉了!
  这片刻前后之差,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的?
  这完全是由于刚才在江阿郎手里栽了个大筋斗的原因!
  因此,对眼前这个不知姓名来历的蓝衫美少年,明知他是“寒星剑”的费翔云,而竟敢对他如此说话,口气这等狂大,显然也是个身怀绝学功力的扎手人物!
  虽然,他并不认为这蓝衫美少年一定能强过他,但是一旦动上手,谁胜谁负?
  那毕竟是没有把握的事,胜了固然好,倘若再栽个大筋斗,岂不是更加没有颜面!
  因此,蓝衫美少年语音落后,他非但没有立刻接话,也没有拔剑动手的意思,反而淡淡的一笑,转向江阿郎说道:“江朋友,你怎么说?”
  这话,问得十分突然,也没头没脑得很!
  江阿郎不由愕然一怔!道:“我什么怎么说?”
  费翔云说道:“我虽有依约守诺立刻回庄之心,奈何这位却拦阻我……”
  蓝衫美少年倏然冷声截口说道:“费翔云,你别跟我动心机找借口,这事与姓江的无关,他是他,我是我!”
  费翔云道:“阁下,这并不是我跟你动心机找借口,而是……”
  蓝衫美少年再次截口吒道:“少废话,我问你,你说是不说!”
  费翔云似乎被激起了怒火,倏地一摇头道:“我不说!”
  蓝衫美少年双眉一扬,道:“好,我就先擒下你,看看你的嘴巴有多硬!”
  说着一撒手,撤出了腰间的佩剑,喝道:“费翔云,你亮剑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何况费翔云本是个素性骄狂跋扈之人,蓝衫美少年这种咄咄逼人的狂妄气势他如何还能再忍得下去,立时双眉一轩,控手握上了剑柄!
  显然,他要拔剑,与蓝衫美少年动手一搏了!
  适时,江阿郎突然跨前一步,朝蓝衫美少年含笑拱手说道:“阁下,可否容许在下说两句话?”
  蓝衫美少年星目一眨,笑说道:“江阿郎,你最好是什么也不要说,说了也是白说!”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蹙说道:“阁下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蓝衫美少年点头一笑,说道:“我当然知道。”
  江阿郎目光倏然一凝,问道:“如此,我请问?”
  蓝衫美少年笑笑道:“你想替他说情,让他走,对不对?”
  江阿郎点头道:“阁下实在高明,我确实是这个意思!”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阁下能给我这个面子么?”
  “这个……”
  蓝衫美少年沉吟地道:“并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而是他费翔云乃是个大有问题之人,实在轻放不得!”
  这话好怪!
  费翔云竟是个大有问题之人,他会有什么问题呢?……
  但是,蓝衫美少年这话虽怪,江阿郎却似乎懂得的点点头说道:“我明白阁下的意思,不过,我仍希望阁下看我薄面,别在此时此地强迫他,让他走!”
  蓝衫美少年星目一眨道:“如果我此时定要强留下他,迫他说出‘幽灵门’的总坛所在呢?”
  江阿郎脸容一正,道:“我为了我自己‘放他走’的诺言负责,我会拦阻阁下,让他离去!”
  蓝衫美少年道:“你要与我动手?”
  江阿郎摇头道:“你我并非仇敌,我怎会与阁下动手!”
  蓝衫美少年目光一凝道:“那你如何拦阻我?”
  江阿郎道:“我另有办法!”
  蓝衫美少年道:“什么办法?”
  江阿郎摇头道:“现在不能说,一说就不灵了!”
  蓝衫美少年声调倏地一沉,说道:“江阿郎,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招!”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阁下,我请问,你我认识吗?”
  蓝衫美少年道:“从来谋面!”
  江阿郎笑道:“这就是了,我跟阁下从未谋面。素不相识,又怎么会跟阁下耍什么花招呢?”
  蓝衫美少年道:“那么你说‘现在不能说,一说就不灵了’,是什么意思?”
  江阿郎道:“那是拦阻阁下为难费翔云的一个办法!”
  蓝衫美少年道:“我问你是什么意思,你没听清楚么?”
  江阿郎淡淡一笑,道:“反正绝不是耍花招!”
  蓝衫美少年冷冷说道:“江阿郎,你最好是别跟我耍花招,要不然,我管保你吃不完兜着走!”
  江阿郎道:“阁下那么厉害?”
  蓝衫美少年道:“要不我就不敢惹你江阿郎了!”
  江阿郎笑了笑,说道:“这么说,阁下必是自信所学功力两皆比我强,让我吃不完兜着走了?”
  蓝衫美少年道:“我虽然有把握强胜过费翔云,但我仍承认,所学功力两皆比你略逊半筹!”
  江阿郎道:“如此,阁下又凭什么能让我吃不完兜着走呢?”
  蓝衫美少年倏然一笑道:“那无关武学功力,你明白么?”
  江阿郎双目一眨道:“这么说,阁下也是另有办法了?”
  “嗯。”
  蓝衫美少年一点头道:“我正是另有办法!”
  江阿郎凝目道:“什么办法?”
  蓝衫美少年神秘地一笑道:“套用你的话,现在不能说,一说就不灵了!”
  江阿郎笑道:“阁下这可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呀!”
  “哼!”
  蓝衫美少年淡淡道:“这是你自找的!”
  江阿郎笑了笑道:“好了,阁下,玩笑要适可而止!”
  蓝衫美少年星目倏又一瞪,道:“江阿郎,你别自说自话,谁跟你开玩笑!”
  江阿郎两道浓眉微蹙了蹙,笑说道:“好,是我自说自话说错了话,也是我的不对,我向阁下道歉,这该可以了吧!”
  说着抱拳拱手一揖。
  蓝衫美少年点头一笑,说道:“这还差不多!”
  江阿郎接着说:“现在我重申请,仍请阁下赏我这个薄面,让费翔云走,如何?”
  这回蓝衫美少年没再摇头说“不”,星目眨动地微一沉思,说道:“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江阿郎道:“请说说看。”
  蓝衫美少年道:“我让姓费的走,你得跟我走!”
  江阿郎道:“跟你去哪里?”
  蓝衫美少年道:“我到哪里你便跟我到哪里!”
  江阿郎道:“可有一定的地点?”
  蓝衫美少年摇头道:“没有。”
  江阿郎浓眉一蹙,道;“阁下,你这是存心作难我么?”
  蓝衫少年道:“你不愿意?”
  江阿郎道:“目前我有我的事情要办,实在没有空,阁下原谅!”
  蓝衫美少年淡淡说道:“既然没有空,那就算了,你去办你的事情吧!”
  江阿郎道:“但是我仍要阁下赏我一个面子……”
  蓝衫美少年截口道:“江阿郎,你别说废话了,我不勉强你,你最好也不要勉强我!”
  项君彦实在忍不住气了,接口说:“阁下,你这是存心找麻烦么?”
  蓝衫美少年星目一翻,道;“就算是我存心找麻烦便怎么样?”
  项君彦双眉一扬道:“阁下,我可不像江阿郎那么好说话!”
  蓝衫美少年道:“不好说话又如何?”
  项君彦道:“若惹火了我,我会教训教训你!”
  蓝衫美少年道:“你敢!”
  项君彦道:“阁下应该明白,我项君彦既敢这么说,就没有什么不敢的!”
  蓝衫美少年冷声一笑道:“项君彦,你仗恃的什么?可是仗恃老夫子教你的那‘闪电七刀’?”
  项君彦心头不禁倏地一震!
  双目圆睁,道:“阁下知道我的来历?”
  “哼!”
  蓝衫美少年道:“我不但知道你是老夫子的弟子,而且也知道江阿郎是那位老人家的传人!”
  江阿郎双目异采一闪,说道:“阁下,你该让费翔云走了!”
  蓝衫美少年道:“那么你也答应我的条件,跟我走了?”
  此刻,江阿郎心中已然明白这蓝衫美少年是与自己和项君彦师门都有渊源之人,遂即立刻点头说道:“我答应了!”
  蓝衫美少年倏然一笑道:“早这么干脆的答应不就结了!”话锋一顿,立即转向费翔云寒声说道:“费翔云,今天我看在江阿郎的面子上放过你,希望你回庄以后好好思过,改邪归正,否则,下次再碰上我,就没有今天这么便宜了!”
  费翔云双目寒芒一闪,道:“阁下尊姓大名可敢赐告?”
  蓝衫美少年冷冷道:“我说过不愿告诉你,你激我也没有用,不过你若是心中不服想找我的话,只要找到江阿郎就可以找到我!”
  费翔云目光深望了蓝衫美少年一眼,嘿嘿冷笑了笑,长身电射,带着四豹划空飞掠而去!
  目注费翔云与“四豹”身形远去消失不见之后,蓝衫美少年这才还剑入鞘,转向江阿郎说道:“江阿郎,你跟我走吧!”
  话落,举步潇洒地当先向前走去!
  江阿郎连忙说道:“阁下且慢!”
  蓝衫美少年脚步一停,眨眨星目道:“你可是想反悔了?”
  江阿郎摇头一笑道:“我江阿郎向来言出如山,绝不曾反悔,我只是想请问我应该如何称呼你才合适?”
  蓝衫美少年淡淡道:“你称呼我‘阁下’不是很好吗?”
  江阿郎道:“那并不合适,对你也有失礼貌!”
  蓝衫美少年星目一眨道:“那么你认为该怎么称呼我合适,你就怎么称呼我好了!”
  江阿郎笑笑道:“如此我就将‘阁下’改为‘姑娘’二字,你不反对吧?”
  蓝衫美少年星目倏然一睁,道:“你已经看出来了?”
  江阿郎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并且……如果我猜料的不错,你就是那江湖上至今尚无人知道姓名出身来历师承的‘飘雨剑’,对不对?”
  蓝衫美少年星目异采飞闪地朗声说道:“江阿郎,你确实不愧名列‘六俊’之首,果然高明!”
  “谢谢姑娘夸奖!”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姑娘现在该可以赐告出身姓名师承了!”
  蓝衫美少年道:“我叫西门玉霜,师承梵净山紫竹奄老菩萨门下!”
  “哦!”
  江阿郎笑道:“原来姑娘是紫竹老菩萨门下,这就不足为怪了?”
  “飘雨剑”西门玉霜微微一怔,道:“什么不足为怪了?”
  江阿郎道:“我指的是姑娘能够知道我和项兄的出身师承而言。”
  双目眨了眨,问道:“姑娘还要我跟姑娘走么?”
  西门玉霜微一点头说道:“你当然还得跟我走!”
  江阿郎双目神光一凝,道:“这不会无因吧?”
  “算你猜中了,正是有因!”
  “能先赐告么?”
  “有人要见见你!”
  “是谁?”
  “我爹。”
  “令尊要见我?”
  “不错!”
  “我请问,令尊是?……”
  “讳上天下豪。”
  “西门堡主?”
  西门玉霜点点头道:“凭我爹的身份,请得动你这位‘圣刀’传人不?”
  江阿郎笑笑道:“姑娘说笑了。”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姑娘知道令尊找我有什么事吗?”
  西门玉霜摇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江阿郎道:“令尊现在何处?”
  西门玉霜道:“洛阳。”
  江阿郎道:“令尊什么时候来的?”
  西门玉霜道:“昨天傍晚时分。”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令尊大概不会介意老夫子的传人和谷姑娘他们四位与我同往拜见吧?”
  西门玉霜笑说道:“谷姊姊和项兄都不是外人,我爹绝不会介意,不过……”
  目光一瞥“金银双鞭”,问道:“这二位是?……”
  谷亚男连忙说道:“他二位是‘金银双鞭’宋大侠朱大侠,都是家父多年知交,是陪我出来查访家父的踪迹消息的!”
  “哦!”
  西门玉霜抱拳一拱道:“原来是二位前辈,请恕晚辈不知失礼!”
  宋功耀、朱重哲二人连忙也抱拳拱手道:“不敢当,西门姑娘请勿客气!”
  西门玉霜笑了笑,转向江阿郎说道:“江大哥,我们走吧!”
  江阿郎一点头道:“好!”
  声落,当先迈步前行直奔洛阳城走去,西门玉霜,项君彦、谷亚男和‘金银双鞭’五人随后疾行!
  这一来,倒不是江阿郎跟西门玉霜跟走,而是西门玉霜跟江阿郎走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