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十 章 一言九鼎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费翔云身为“七星庄”少庄主,“寒星剑”名列当世武林“少年六俊”之一,在江湖上的身份声望两皆不低,照理,他既然作了“保证”,项君彦应该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然而理虽如此,但事实却不然,项君彦竟是一摇头道:“不行!我信不过你这个人!”
  费翔云双目陡地一瞪,寒电激射地道:“那么你要怎样?”
  项君彦淡淡道:“告诉我‘幽灵门’的所在地,带着你的人回转‘七星庄’去,别过问‘幽灵门’的事!”
  费翔云道:“我不呢?”
  项君彦语声冷漠地说道:“武林‘少年六俊’中,可能不会再有你‘寒星剑’这三个字!”
  费翔云脸色方自一变,双眉高挑!
  突闻一丈开外有人扬声接口说道:“朋友这话说的不错,在下深有同感!”
  众人循声凝目望去,一株大树背后缓步走出一个黑衣人来。
  那是个二十四五岁年纪的青年,壮健结实的体格,圆脸,浓眉,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厚厚的嘴唇。
  看起来他并不漂亮,但却有着一股很英挺的气宇,给人的印象是个忠实可靠,值得信赖的年轻人!
  他,正是名列当世武林“少年六俊”之首的“一刀斩”江阿郎。
  谷亚男一见江阿郎现身,立时美目异采飞闪地檀口一张,一句“江大哥”方欲出口,耳畔已响起江阿郎的传声说道:“姑娘暂时别开口说话,最好装做不相识的样子!”
  谷亚男闻言,连忙把口一闭,将那已到口边的“江大哥”三字咽了回去!江阿郎缓步走近八尺之处停步站立,向着费翔云问道:“阁下就是名震武林的‘寒星剑’费翔云?”
  费翔云道:“不错,你是何人?”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听这位朋友的金玉良言,别过问‘幽灵门’的事!”
  费翔云冷冷道:“你也认为我过问‘幽灵门’的事,‘少年六俊’中便会不再有我‘寒星剑’三字?”
  江阿郎点点头道:“刚才你应该听见了我那句‘深有同感’之语!”
  费翔云嘿嘿一笑道:“这种事口说无用,必须拿出点事实给我看看才行!”
  江阿郎眨眨眼睛道:“你要看什么样的事实?”
  费翔云冷冷道:“你两个必须有人胜过我‘寒星剑’!”
  江阿郎双目一凝道:“你要动手!”
  “不错!”
  费翔云点头道:“只要你二人中有一个胜了我‘寒星剑’,我立刻回转‘七星庄’!”
  江阿郎道:“你一定要动手?”
  费翔云道:“这是你们找我的麻烦,并不是我找你们的麻烦!”
  江阿郎两道浓眉微微一皱,道:“你可是自认你‘寒星剑’无人能敌?”
  费翔云道:“我虽然不愿狂夸无人能敌,但也不愿妄自菲薄,被你们这种狂言大话所吓退!”
  江阿郎默然沉思了刹那,道:“好吧,你既然这么说,我就领教领教你‘寒星剑’的绝学奇招好了,你动手吧!”
  费翔云探手撤出了腰间的佩剑,冷声说道:“你用兵刃!”
  “不必了。”
  江阿郎淡淡道:“你尽管出招就是。”
  费翔云双目倏如电射,道:“你要空手搏战我手中的长剑?”
  江阿郎摇头道:“你尽管出招就是。”
  费翔云道:“那你为何不亮兵刃?”
  江阿郎笑笑道:“我只是想在我该亮兵刃的时候才亮兵刃!”
  费翔云嘿嘿一声冷笑,道:“你实在够狂的!”
  话落,倏然振腕抖剑,寒光一闪,直朝江阿郎胸前大穴刺去!
  江阿郎深知‘寒星剑’剑招凌厉狠辣,绝不能让费翔云施展开剑招,发挥威力,否则,他虽有把握制胜克敌,但那得费上点手脚。
  因此,他一见费翔云挺剑刺来,身形竟是卓立不动,直到剑尖临胸,即将沾衣的刹那,这才闪电侧身,探手奇快绝伦地抓向费翔云持剑的右腕脉门!
  费翔云心头不禁一凛!
  右腕疾地一沉,避抓,但已慢了些微,右腕脉门一紧,已被江阿郎紧紧抓住!
  这是费翔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这个看来并不十分起眼的黑衣少年,竟然是个身怀罕绝奇学的高手,出手只才一招,便即被抓,心中骇然大惊之下,连忙运劲一挣,那知不挣还好,一挣顿感半身酸麻,力道尽失!
  跟随费翔云的四个黑衣大汉,乃是“七星庄”高手,“龙、虎、狮、豹”十六位中的“四豹”。“四豹”一见费翔云被制,立时身形齐动,便要闪身扑出!
  江阿郎适时沉声喝道:“你们谁敢动一动,我就先废了他!”
  这话有效,立刻镇住了“四豹”,便是一个也没敢再动!
  江阿郎目光电扫地瞥视了“四豹”一眼,随即望着费翔云说道:“费少庄主,你还有说的没有?”
  费翔云虽然素性骄狂狠毒,可是如今一只右腕在人家手里,他自是狂不起来,也狠不起来了!
  于是,他暗暗吸了口气,冷冷说道:“阁下既然胜了我,我无话可说!”江阿郎笑笑,说道:“那么你说的话也算数了?”
  费翔云道:“费某昂藏七尺,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如此甚好!”
  江阿郎点了点头,手一松,放开了费翔云的腕脉,说道:“现在请答我一问,如何?”
  费翔云道:“你想问什么?”
  江阿郎道:“我想知道‘幽灵门’的总坛所在?”
  费翔云摇摇头道:“阁下原谅,我无可奉告!”
  项君彦突然插口说道:“费翔云,一言九鼎,这话可是你说的?”
  费翔云道:“不错,是我说的,怎样?”
  项君彦道:“那你为何还不肯说出‘幽灵门’的所在地?”
  费翔云双眉一扬,道:“我请问,我答应过告诉你们‘幽灵门’的总坛所在地么?”
  “这……”
  项君彦语声不由一窒哑了口!
  这话不错,费翔云只说过只要你二人中有一个胜过我,我立即转回“七星庄”,并未答应说出“幽灵门”的所在地!
  江阿郎深知这问题,事先既然没有说好,费翔云就占了一个“理”字,俗语说的,一个“理”字能压死人,没有“理”,多说也是徒然!
  因此,他双眉微皱了皱,立即抬手一摆,说道:“费阁下,你既然不肯赐告就算了,你请吧!”
  费翔云道:“我这就回转‘七星庄’去,不过我想请问阁下尊姓大名,你可否赐告?”
  江阿郎双目一凝,道:“你可是想日后找我?”
  费翔云道:“阁下若是怕我日后找你,那你就不说算了!”
  江阿郎浓眉微扬了扬,说道:“我叫江阿郎,江是‘长江’的江,阿是‘阿房宫’的阿,郎是‘郎情妾意’的郎,江湖道上,我随时候教。”
  费翔云点头道:“如此甚好。”
  目光倏然转向项君彦问道:“阁下可愿赐告?”
  项君彦道:“我有一个条件。”
  费翔云双目一眨道:“你的交换条件便是‘幽灵门’的总坛所在,对不对?”
  项君彦道:“不错。”
  费翔云冷一笑道:“阁下不敢赐告直说就是,何必多此一举。”
  项君彦倏然扬声一笑,道:“费翔云,你用不着跟我动心机激我,我要是真不敢告诉你我的姓名,岂不被天下武林讥笑,妄称‘少年六俊’中人。”
  费翔云脸现惊容道:“你也是‘少年六俊’中人?”
  项君彦点头道:“不错,我名列第二,姓项名君彦。”
  费翔云双目陡地一睁,道:“你是‘闪电刀’?”
  项君彦道:“如假包换。”
  费翔云突然一声冷笑,说道:“原来阁下就是‘闪电刀’,怪不得你敢如此狂妄,目中无人。”语锋一顿又起,沉声说道:“项君彦,你记住,今天这笔帐我会找你算的。”
  项君彦淡然道:“套用这位江朋友的话,江湖道上我随时候教。”
  费翔云冷声一哼道:“这就好。”
  倏地转向谷亚男说道:“谷姑娘,我们走吧。”
  谷亚男美目一眨道:“去哪里?”
  费翔云道:“姑娘不要找令尊吗?”
  谷亚男道:“我当然要找我爹。”
  费翔云笑道:“那么,姑娘只管跟我走就是。”
  谷亚男道:“可是……你不是要回‘七星庄’去。”
  费翔云点头道:“我正是要回‘七星庄’去。”
  谷亚男美目一凝道:“如此我还跟你走做什么?”
  费翔云微微一笑道:“姑娘,我这人说话向来说一不二,现在我虽然不便亲自带姑娘前往‘幽灵门’去见令尊,但是我可以派人陪同姑娘前往。”
  谷亚男道:“你的意思是要我跟你先去贵庄,然后你再派人带我前往‘幽灵门’去见我爹?”
  费翔云点头说道:“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
  谷亚男眨眨美目道:“你派人带我前往,那‘幽灵门主’会相信你派去的人,会准许我和我爹见面,不难为我吗?”
  费翔云笑笑道:“姑娘只管放心,‘幽灵门主’定会相信我派去的人,绝不会难为姑娘的。”
  谷亚男道:“你有几分把握。”
  费翔云道:“我有十分十的把握。”
  谷亚男凝目道:“凭什么?”
  费翔云道:“凭我的信物,凭我和‘幽灵门’的交情。”
  谷亚男眼珠儿转一转道:“如此,你何不将信物交给我,由我自己前往呢?”
  费翔云摇头道:“那不行。”
  “你不相信我?”
  “那倒不是。”
  “如此又为何不行,难道还怕我吞没了你的信物不成?”
  “也不是。”
  “那么是?……”
  “我将信物交给姑娘也是无用。”
  “为何无用?”
  “因为,姑娘不知道‘幽灵门’的地点所在。”
  “那好办,你把地点告诉我不就成了。”
  费翔云摇头道:“姑娘原谅,‘幽灵门’的地点所在,在江湖还是个极大的秘密,我不能随便告诉人,再说……我就是告诉姑娘也是无用。”
  谷亚男道:“这又是为什么?”
  费翔云道:“因为那地方非常隐秘难找。”
  谷亚男美目眨动道:“这么说,我必须先跟你前往贵庄,一切听由你的安排不可?”
  费翔云道:“事实非如此不可。”
  谷亚男黛眉微蹙地默然沉思了刹那,道:“事实既然如此,那么你少庄主请便吧。”
  费翔云一怔道:“姑娘不跟我走?”
  谷亚男摇头道:“我想不必了。”
  费翔云双目凝注道:“姑娘不要跟令尊见面了?”
  谷亚男眨了眨美目道:“费少庄主,我请问,如果令尊被人,掳劫,你少庄主将怎做?”
  费翔云心念电闪了闪道:“姑娘可是要去救出令尊?”
  谷亚男点点头道:“如果令尊被人掳劫,我想你少庄主一定也会这样做的,对不对?”
  费翔云点头一笑道:“姑娘说的不错,我确实也会这么做。”
  谷亚男笑道:“这就是了,所以,你费少庄主虽然愿意帮我的忙,让我跟爹见面,但那并不是……”
  费翔云飞快地接口说道:“如果我是姑娘,我会看情形而行。”
  谷亚男道:“看什么情形而行?”
  费翔云道:“姑娘应该明白,‘幽灵门’素向神秘诡异,出没无常,尤其是总坛所在,江湖上根本无人知道,也极难找得到。”
  话锋一顿又起,说道:“这并不是我有意给姑娘泼冷水,‘幽灵门’中高手如云,以姑娘的力量,要想救出令尊,那可是势比登天还难。”
  谷亚男微微一笑道:“我以为这都不是什么难题,俗话说得好,‘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前者,任凭‘幽灵门’如何的神秘诡异,总坛所在如何的隐密,我相信总会有办法找得到的,至于后者,任凭‘幽灵门’高手三千,我会不惜一切倾尽全力以赴。”
  费翔云微一沉吟道:“姑娘可曾想到这不惜一切,全力以赴的后果?”
  谷亚男眨眨美目道:“你以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费翔云道:“这样一来,姑娘如能一举救出令尊,固然无碍,万一不成,令尊可能就惨了!”
  谷亚男道:“你是说‘幽灵门’可能会因而为难我爹?”
  费翔云点头道:“此乃必然之事!”
  谷亚男摇头道:“这只是你的想法,我却不以为‘幽灵门’会难为我爹的!”
  费翔云凝目道:“姑娘这‘不以为’有理由么?”
  谷亚男道:“理由很简单,‘幽灵门’掳劫我爹的目的是为了藏宝,在藏宝未到手之前,他们绝不会怎样难为我爹的!”
  费翔云眉锋微微一皱,道:“姑娘这理由我虽不对,不过我仍请姑娘慎重三思!”
  谷亚男美目眨了眨,倏然凝注道:“如此,我请问,若依你费少庄主的意思,我该如何呢?”
  费翔云想了想道:“姑娘不妨跟我同去敝庄,再徐图良策计较!”
  谷亚男说道:“所谓徐图良策计较,你可是要帮我救出我爹,并不惜和‘幽灵门’反脸?”
  费翔云说道:“我虽然不便和‘幽灵门’反脸,但我可以尽力帮忙姑娘说服‘幽灵门主’释放令尊!”
  谷亚男微微一笑道:“谢谢你费少庄主,盛情我心领了!”
  费翔云脸色微变了变,道:“这么说,姑娘是已决心不顾后果了?”
  谷亚男神色倏然一肃,说道:“为了我爹在武林中的声誉,为了必须取得那批藏宝还武林第一堡和丐帮垫出的三十万两赈灾银子,我这个‘蒸赵盂尝客’的女儿所应该顾虑的后果,只是我爹和我谷家的清誉,其他,我没有什么后果值得好虑的!”
  这番话,说来正义凛然,豪气如虹,不让须眉。
  江阿郎与项君彦在旁听得全都不由双目异采飞闪,暗暗点头。心中极为赞佩:“确实不愧是名门之女!……”
  爱女已经是这么个侠肝义胆,豪情万丈之人,其父如何不言可知,“燕赵孟尝客”谷震非实在不愧为受人敬仰的当代大侠,深得“不第秀才”上官先生信赖,托以重任的人物!
  费翔云心头暗暗一震!道:“姑娘这份豪情实在令人敬佩,但是我认为姑娘这是‘以卵击石’,也是不智之举!”
  谷亚男黛眉一扬,道:“费少庄主,为武林正义,为我谷家的清誉,别说是‘以卵击石’,我父女就是因而溅血丧命也在所不惜,死而无憾!”
  这时,不但更为豪气如虹,而且激昂令人心弦震颤!
  费翔云心头不禁又是暗暗一震!道:“姑娘……”
  项君彦突然截口说道:“费翔云,谷姑娘的话已经说明白了,你也不必再噜嗦废话,该走了!”
  费翔云双眉微扬了扬,旋又望着谷亚男说道:“谷姑娘,你如果改变心意时,可以随时前往‘七星庄’找我,我当为姑娘尽力!”
  谷亚男点头道:“谢谢少庄主。”
  费翔云抬手抱拳一拱,说了声:“再见!”
  领着“四豹”转身大步走去。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