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十二章 人外有人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奔了四五十丈,西门玉霜脚下突然加快两步,与江阿郎走了个并肩,开口说道:“江大哥,听说你最近处置了‘十邪’,是么?”
  江阿郎道:“是的。”
  “如何处置他们的?”
  “除查老六当场丧命之外,其余九个,都只废去五成功力,给予改过自新,重新作人之路!”
  “你想他们会甘心从此改恶向善,重新做人?”
  “只要好好地静修三五年,就能完全恢复,且能略有增进!”
  西门玉霜道:“你这种作风,我认为实在是太不智之举!”
  “何以见得?”
  “你是在自找麻烦。”
  “哦!”
  江阿郎道:“你可是指他们功力恢复以后,会找我报仇!”
  西门玉霜点头道:“事实必然!”
  江阿郎淡淡道:“我以为他们大概还没有那个胆!”
  西门玉霜道:“我听说他们发誓一定要找你报仇!”
  “那就让他们找我好了!”
  “你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目前我实在用不着在意,最少也得三年以后,他们的功力才能恢复!”
  “如果他们不等功力恢复,现在就找你报仇呢?”
  江阿郎浓眉一扬,说道:“那是他们自己找死,他们九个加起来,也难是我手下一招之敌!”
  西门玉霜道:“这么说,你是一点也不把他们放在心上了?”
  江阿郎摇头道:“事实我根本不用把他们放在心上!”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如果他九个不自己出手,另外找人对付你呢?”
  江阿郎一怔,道:“他们要另外找人对付我?”
  “嗯。”
  西门玉霜点头道:“花钱聘请杀手!”
  江阿郎不由又是一怔,随即淡淡道:“那我也不在乎,放眼当今天下武林,大概还没有几个人能杀得了我,那江湖杀手群中,更没有一个!”
  西门玉霜眉锋微微一蹙,说道:“话不可说得太满了,须知道江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江阿郎笑笑说道:“你这话说得虽然不错,但那人外之‘人’,绝不可能是个受人花钱聘请的杀手的!”
  西门玉霜道:“你错了,我说的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并不是指的武学功力!”
  江阿郎道:“你指的是什么?”
  西门玉霜道:“阴谋暗算!”
  江阿郎心中微微一惊,道:“你是说他九个可能会聘请杀手使用卑鄙的阴谋暗算手段杀我?”
  西门玉霜点头道:“不是可能而是事实,并且包括用毒,防不胜防的计中套计——连环计!”
  他二人本来是边走边说着话,脚下丝毫未停。
  西门玉霜话声一落,江阿郎不由脚步一停,脸色微变地睁目问道:“西门姑娘,你可是已经听到什么消息了?”
  西门玉霜点头道:“我听说他九个要倾尽所有财富,聘请‘鬼诸葛’和‘黑心毒魔’二人,一个用计,一个用毒,联手杀你!”
  这倒实在是件非常棘手麻烦的事情!
  他江阿郎虽然身怀盖世奇学,功力罕绝,当今天下武林少有敌手,但是“鬼诸葛”之计,“黑心毒魔”之毒,都是当代武林翘楚,极为难惹难斗的黑道魔头,武林黑白两道人物,莫不以避之为吉!
  这一毒一计如真联手来对付他江阿郎,别说他江阿郎只是个血肉之躯的人,就是那铁铸的金刚,钢浇的罗汉,也将会被他两个的“毒”与“计”融毁,难逃劫数!
  江阿郎默然了,两道浓眉纠结得深锁了起来!
  项君彦和谷亚男等四人跟在二人身后,对二人边走边谈的一切,自是全听得十分清楚,因此,江阿郎默然浓眉深锁,他四人也都默然也深锁起了双眉,替江阿郎担上了心!
  西门玉霜星目一眨,笑说道:“现在你可是感到很棘手了?”
  江阿郎点头道:“这确实很棘手!”
  项君彦心中意念飞转,突然轻咳了一声,说道:“江兄弟,我有个好办法!”
  江阿郎双目一凝,道:“项兄有什么好办法?”
  项君彦道:“咱们可以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
  江阿郎一怔道:“釜底抽薪?”
  “嗯。”
  项君彦点头说道:“这办法一定成!”
  江阿郎想了想,说道:“项兄之意可是我们先一步去找那‘鬼诸葛’和‘黑心毒魔’两个?”
  项君彦道:“不错,只要找到他俩中的一个就行了!”
  江阿郎眨动着眼睛道:“找到一个又如何呢?”
  西门玉霜笑说道:“设法不让他俩同时接受‘十邪’兄弟的聘请,不让他两个联手配合,或者不让‘十邪’兄弟找到他们两个!”
  语声一顿,目光转望着项君彦问道:“是不是?项兄。”
  项君彦点头一笑道:“姑娘高明,我的意思正是如此!”
  江阿郎心念电闪地沉思了刹那,说道:“这虽是个可行的好办法,但并不是桩容易的事情而且不—定能行得通!”
  语锋微顿了顿,说道:“好了,这件事不妨暂且留待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前去拜见西门堡主吧!”
  话落,立即迈开大步当先疾行!
  四更整。
  江阿郎等一行五人,由僻静处翻越过城墙,进入洛阳城内。
  西门玉霜前行领路,来到一座高台阶,两旁巨石狮子,大门旁砖墙上,挂着“徐府”黑漆金字门牌的大宅院前,停步回头说道:“到了。”
  江阿郎目光一瞥那块“徐府”黑漆金字的门牌问道:“此间主人是何许人?”
  西门玉霜说道:“是洛阳城中‘第一绸缎庄’的东家,名叫徐理仁,也是我爹的得力属下!”
  “哦!”
  江阿郎道:“这么说,此宅也是贵堡产业了?”
  西门玉霜点头道:“凡是北六省各大城市敝堡属下所经营的生意,都是敝堡的产业!”
  说话间,围墙上忽然探出了个人头,问道:“是姑娘回来了么?”
  西门玉霜立即应声说道:“是我,你开门吧!”
  “是,属下这就开门。”
  大门打开了,四名腰系佩剑的青衣少年,肃立门内两旁,一齐躬身说道:“属下见过姑娘。”
  西门玉霜抬手一摆,道:“我爹呢?睡了么?”
  一名青衣少年恭谨地答道:“堡主在书房中等候姑娘,会有谕示交代,姑娘回来时请姑娘直接前往书房。”
  “我知道了。”
  西门玉霜点了点头,转向江阿郎等人说道:“江大哥、项兄和诸位请随我来!”
  名震天下的武林第一堡当代堡主西门天豪,是个四十五六年纪,身材颀长,面貌清癯,双目神光灼灼,气度威仪慑人,一身青衫,文士打扮的中年儒生。
  西门玉霜领着江阿郎等人进入书房,分别行礼拜见落座,
  西门天豪目光炯炯地注视了江阿郎稍顷,忽然展颜一笑,说道:“江少侠,冒昧相邀来此会晤,尚请恕我唐突,不要见怪!”
  江阿郎连忙抱拳一拱,说道:“堡主请勿客气,晚辈礼当前来拜见堡主!”
  西门天豪笑了笑,道:“少侠知道我何故命小女邀请少侠来此会晤吗?”
  江阿郎摇头道:“晚辈不知,尚请堡主明教!”
  西门天豪又笑了笑,说道:“听说上官先生巳将查访谷大侠的踪迹下落与追回藏宝图的重任,交给了少侠,是么?”
  江阿郎点头道:“是的,晚辈正在尽力查访!”
  西门天豪道:“有眉目了吗?”
  江阿郎道:“虽然已经有了眉目,不过可靠不可靠,尚等进一步探查!”
  西门玉霜在旁接口说道:“爹,与你所猜料的相符!”
  “哦。”
  西门天豪双眉微微一扬,道:“果然是‘幽灵门’所为?”
  江阿郎道:“据说谷大侠现在正陷身在‘幽灵门’中。”
  西门天豪凝目问道:“这消息是从何处得来的?”
  江阿郎说道:“是听‘寒星剑’费翔云说的!”
  “哦。”
  西门天豪微一沉吟道:“是他亲口对少侠说的么?”
  谷亚男接口说道:“是费翔云亲口告诉侄女儿的!”
  西门天豪道:“贤侄女是在什么地方遇上他的!”
  谷亚男道:“就在此间洛阳城内‘聚英楼’上!”
  西门天豪又问道:“费翔云他认得贤侄女么?”
  谷亚男摇头道:“侄女儿和他从来见过,他应该不识侄女儿!”
  西门天豪眉锋微蹙了蹙,道:“他既然与贤侄女从未见过,又不认识,他又怎么会告诉贤侄女这个消息的呢?”
  当下谷亚男便将“聚英楼”上的经过情形,扼要的述说了一遍。
  “哦。”
  西门天豪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西门玉霜忽然双目一眨,说道:“爹,看情形,谷姊姊既然不认识费翔云,费翔云却认识谷姊姊,那所谓惊艳,要和谷姊姊交朋友,显然全是鬼话,也是别有用心企图的借口,是个陷井!”
  西门天豪沉吟地点头道:“不错,费翔云也是别有用心企图,这多半可能是个陷阱!”
  费翔云的突然出现,要与谷亚男论交,这本来就是桩不合常理的事情,而恰巧费翔云又和‘幽灵门’是朋友,且知道‘幽灵门’掳劫谷震非的秘密,并拍胸承诺带谷亚男去“幽灵门”与谷震非相见,这种种,虽然不能说是绝不可能完全不是巧合,但这种“巧合”实在太牵强,也太不合理了!
  因此,这是个“陷阱”,不但谷亚男明白,项君彦与“金银双鞭”三人心中也都明白!
  但是谷亚男此刻却故意装了糊涂。美目眨动地问道:“西门姊姊,依你看那费翔云的用心企图何在?又是个什么‘陷阱’呢?”
  她故装糊涂,显然是存心要考考这位名列六俊第四的“飘雨剑”西门玉霜的才智!
  西门玉霜如无极高的才智,她焉能获得梵净山紫竹庵老菩萨慧空神尼的垂青,在武学功力上有极高的成就,练成精湛的剑术,得以名列当今武林“六俊”第四,成为“六俊”中唯一的一位红粉娇娃!
  谷亚男话声一落,西门玉霜像似立刻看穿了谷亚男的肺腑,微微一笑说道:“谷姊姊,你这是考我么?”
  心意被揭穿,谷亚男娇颜不由立刻一红,含笑说道:“西门姊姊,你这么一说我倒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不过……”
  西门玉霜接口说道:“谷姊姊,你千万别介意,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就算你真是考我的,我也会说的!”
  话锋一顿又起,接说道:“如果我猜料的不错,必是‘幽灵门主’虽然掳劫了谷伯父,由谷伯父身上获得了藏宝图,但却无法看出那藏宝图上所示的地点,而谷伯父又拒不肯说,以此推想,就不难明白费翔云的用心企图是在诱骗姊姊前往‘幽灵门’,然后以姊姊的性命胁迫谷伯父说出藏宝图的地点!”
  项君彦忽然哈哈一笑道:“高明!高明!西门姑娘才智之高,实在令人佩服!不过……你只想到其一,大概没想到其二吧?”
  西门玉霜不禁愕然一怔!
  凝目问道:“什么其二?”
  项君彦笑笑道:“其二,就是我们这一伙,也是设好了的‘陷阱’!”
  西门玉霜惑异不解地道:“你们这一伙也是个设好的‘陷阱’?”
  项君彦点头道:“这是江兄弟因为一时极难查出谷大侠被何方神圣所掳,设下的一个‘香饵’计……”
  西门玉霜立刻恍然若悟地接口说道:“以谷姊姊为饵,诱使对方上钩,先摸清谷大侠的下落,然后再谋营救之策!”
  项君彦道:“事实正是如此!”
  西门玉霜目光倏然转望着江阿郎说道:“江大哥,你这一着‘香饵’计虽高,但是太冒险了,万一谷姊姊再被对方所掳,那岂不反而更糟!”
  对此,江阿郎只笑笑,并没有接话解释!
  但是项君彦却代作解释的说道:“西门姑娘,这你又只是想到其一,没想到其二了!”
  西门玉霜眨眨眼睛道:“我怎么又没想到其二了?难道你们有十成把握,谷姊姊绝不会被掳?”
  项君彦微微一笑道:“我们虽然并无十成的把握,但是姑娘应该明白,谷姑娘身边跟有两明两暗四个侍卫保镖,要想掳劫谷姑娘,只怕……”语锋微顿了顿,接说道:“刚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那费翔云想逞强掳人的话,他就落个溅血当场的厄运!”
  西门玉霜默然了,项君彦说的是事实,刚才她已亲眼目睹,江阿郎一身功力所学之高,远超出了她想象之外,如想在江阿郎的护卫下拐走一个人,放眼当今天下武林,只怕还很少有人能有这份力量。
  西门天豪忽然扬声哈哈一笑,说道:“我们家的‘才女’今天可吃瘪了!”
  西门玉霜脸儿不禁微微一红,目光一瞥江阿郎,娇笑着说道:“爹,天下做爹的只有护女儿的,哪有反而高兴自己的女儿吃瘪的,你真是……”
  西门天豪笑道:“爹这只是实情实说,吃瘪就吃瘪,爹怎好歪曲事实!”
  西门玉霜道:“您怎么不想想。江大哥他们二位,一个是‘六俊’第一,一个是‘六俊’第二,女儿要是能强过他们二位,便就不会被名列第四了!”
  西门天豪点头笑说道:“好,算你说得有道理,也算你不算‘吃瘪’,如此,你该没话说了吧!”
  所谓“吃瘪”,本来只不过是句玩笑话,既然不算“吃瘪”, 照理,西门玉霜应该没话说了!
  可是,理虽如此,事却不然!
  西门玉霜竟然一摇头道:“不,我还有话说!”
  西门天豪不由诧异地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西门玉霜道:“爹得赔偿女儿名誉上的损失!”
  西门天豪不禁一怔,道:“赔偿你什么名誉上的损失?有道理么?”
  西门玉霜道:“爹当着江大哥和谷姊姊他们说我‘吃瘪’,让我丢脸,有损我的名誉,所以爹便应该赔偿!”
  这理由实在很牵强!
  西门天豪眉锋微蹙了蹙,道:“玉霜,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了?”
  西门玉霜说道:“爹不该问我要什么花样,该先回答我赔不赔偿?”
  西门天豪膝下只此一女,平素极为宠爱,闻言笑问道:“你要爹怎么赔偿?”
  西门玉霜双眉一凝,道:“爹可是答应赔偿了?”
  西门天豪点头道:“爹答应了!”
  西门玉霜道:“不反悔?”
  西门天豪含笑摇头道:“爹答应你的事情,几时反悔过了?”
  这话一点不假,自西门玉霜懂事以来,西门天豪答应过她的事情,确实从来没有反悔过,不过,过去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而这回却有所不同,她所要的“赔偿”西门天豪将会感到为难,因此,她才特别回上这么一句,先拿话扣住西门天豪,免得到时候西门天豪会因感到为难而变卦!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