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九 章 神秘幽灵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费翔云道:“去找令尊。”
  谷亚男美目一眨道:“你知道我爹现在什么地方?”
  费翔云点头道:“我要是不知道,就不会要姑娘跟我走了!”
  谷亚男美目凝注地道:“你能先告诉我是什么地方么?”
  费翔云微一沉思道:“幽灵门。”
  谷亚男美目异采一闪道:“我爹确实在‘幽灵门’?”
  费翔云点头道:“姑娘该相信我!”
  谷亚男美目眨动地沉思了刹那,娇躯盈盈站起,朝费翔云—笑,道:“如此,就有劳你少庄主了!”
  费翔云笑说道:“姑娘请勿客气!”
  语落,转身举步,和四名黑衣大汉当先下楼。
  宋功耀从怀里取出一块小锭银子放在桌上,站起身,目光朝项君彦打了个暗号,和朱重哲跟在谷亚男身后下楼而去。
  “幽灵门”,是个神秘诡异的组织。
  江湖人虽然都知道有个“幽灵门”,但是“幽灵门”的门主是谁?
  立舵所在?
  都极少人知道!
  因为“幽灵门”的人在江湖上的活动都在夜晚,个个都以黑巾蒙面,穿着一袭又肥又大的黑长袍,名符其实的像“幽灵”一样,而且行动飘忽,出没无常!
  费翔云和四名黑衣大汉在前,领着谷亚男、宋功耀、朱重哲三人出了洛阳西门,转道北门。
  这时,月正中天,夜空如洗,时值二更将半之际。
  费翔云等人正行之间,前面十丈开外路旁,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人影负手仰脸,望着夜空明月,看样子似乎是个夜游的赏月客!怪!
  在这深更半夜,这人竟跑到这种荒郊野外,数里之内无一户人家的地方来赏月,真是雅兴不浅!
  十丈距离转眼即到,当费翔云等人行近丈许之际,那位站立路旁的夜游赏月客,突然跨步拦立路中,说道:“诸位请留步!”
  费翔云等人脚步一停,抬眼望去,只见对方是个二十六七岁年纪,脸色神情冷漠的青衣少年。他,正是负责暗中保护谷亚男的“闪电刀”项君彦。
  谷亚男和宋功耀、朱重哲三人一见项君彦竟赶往前面现身拦路,全都不由目闪异采的互望了一眼。
  费翔云目注项君彦微皱了皱双眉,冷冷说道:“朋友有何见教?”
  项君彦道:“请问阁下何往?”
  费翔云道:“这与朋友何关?”
  项君彦淡淡道:“因为阁下此行要找之人,他是我的朋友。”
  费翔云一怔,道:“我此行要找之人是你的朋友?”
  项君彦道:“不错!”
  费翔云双目一眨道:“你知道我们此行要找的人是谁吗?”
  项君彦点头道:“一点不假!”
  谷亚男道:“我怎地从未见过你?”
  项君彦微微一笑道:“姑娘,凡是和令尊相识的朋友,姑娘必然都见过么?”
  谷亚男摇摇头道:“这倒不一定。”
  项君彦笑道:“这就是了,我与令尊相识还不到一年,又从未到过府上,姑娘又怎会见过我呢?”
  费翔云双目突然一凝,问:“朋友,你怎么知道我们此行是去找谷大侠的?”
  项君彦淡淡道:“适才之前,我也是那聚英楼上的酒客之一!”
  “哦!”
  费翔云道:“这么说,在聚英楼上,我和谷姑娘的谈话,朋友想必已经都听见了?”
  项君彦点头道:“句句入耳!”
  费翔云道:“那么我们此行何往,你也知道了?”
  “知道。”
  “那你何必还要问?”
  “正是因为知道才要问!”
  “有理由么?”
  “理由就是虽知道你们前往‘幽灵门’,却不知道‘幽灵门’在什么地方?”
  “那很简单,你跟着我们走好了!”
  项君彦笑了笑道:“这实在是个很简单的办法,可惜,我不是个喜欢跟在别人身后走的人!”
  费翔云道:“朋友既不愿跟在别人后面走,那你就请便吧!”
  项君彦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费翔云双眉微微一轩,道:“朋友想要怎样?”
  项君彦淡淡道:“请阁下告诉我‘幽灵门’在什么地方?”
  “我不愿告诉你呢?”
  “你最好是告诉我!”
  “不告诉你便怎么样?”
  “那你就别想再往前走了!”
  费翔云倏然一声冷笑道:“朋友,你知道我是谁么?”
  项君彦道:“知道。”
  费翔云冷冷道;“朋友既然知道,还敢对我说这种话,朋友必定是位身怀奇技绝学的武林高人!”
  项君彦淡淡道:“高人我不敢当,但对你这位‘寒星剑’,我自信还能应付得了!”
  费翔云道:“这么说,你是自信所学功力都比我强了?”
  项君彦道:“在未动手相搏,高下未分之前,我虽然不愿妄言比你强,可也不愿妄自菲薄!”
  “好一个不愿妄自菲薄!”
  费翔云冷笑了笑,目光倏地一凝,冷声问道:“朋友,尊姓大名?”
  “你怎么现在才问?”
  “现在才问有什么不对?”
  “虽然没有什么不对,却迟了些!”
  “朋友不愿赐告?”
  “你告诉我‘幽灵门’在什么地方,我就告诉你!”
  费翔云冷笑道:“想来你也不是什么大有来头之人,不告诉我就算了!”
  项君彦淡然道:“你不用激我,我也不吃这一套!”
  话锋倏地一转,凝目说道:“我问你,你真知道‘幽灵门’在什么地方么?”
  费翔云道:“我要是不知道,怎么带谷姑娘前往?”
  项君彦道:“可是我却有点怀疑!”
  “你怀疑什么?”
  “幽灵门行踪神秘诡异飘忽,出没无常,江湖上极少人知道他们的所在地,我不相信你真能知道!”
  “你说江湖上极少人知道,并不是完全无人知道,对不对?”
  “不错!”
  费翔云嘿嘿一笑,道:“那么我告诉你好了,我就是那些极少人中的一个!”
  “哦!”
  项君彦笑笑道:“据我所知,凡能知‘幽灵门’所在地之人,都与‘幽灵门’有着极深的渊源关系!”
  话锋一顿,目光一凝:“我请问,你与‘幽灵门’是什么渊源关系?”
  “朋友。”
  “和什么人是朋友?”
  “门主”
  “那么你一定知道他是谁了?”
  “当然知道。”
  “请问他是谁?”
  “无可奉告。”
  “你不敢说?”
  “非是不敢,而是不愿!”
  “有道理么?”
  “道理就是我不能不顾朋友之义!”
  “你们的关系确实只是朋友?”
  “不错!”
  “我却不以为只是朋友?”
  “你以为会是什么?”
  “比朋友的关系更深更密切!”
  费翔云心中暗暗一震,道:“比朋友的关系更深更密切?”
  项君彦点头道:“我想你该是‘幽灵门’中人,而且身份地位不低!”
  费翔云道:“何以见得?”
  项君彦淡淡道:“因为‘幽灵门’掳劫谷大侠,乃是件十分秘密之事,若非‘幽灵门’中具有相当身份地位之人,焉能知晓这等极端秘密之事!”
  这话是理,也是实情!
  费翔云脸色微微一变,旋而倏地哈哈一声大笑道:“朋友,你错了,而且错得十分历害,我费翔云身为当今武林三庄一堡‘七星庄’的少庄主,又列当代武林‘少年六俊’之一,怎会是‘幽灵门’中人?我不是!”
  “不是就算了。”
  项君彦笑了笑,目光忽然一凝,道:“我请问,你带谷姑娘前往‘幽灵门’可有妥善的打算?”
  费翔云道:“什么妥善的打算?”
  项君彦道:“你想那‘幽灵门’会答应让谷姑娘和谷大侠见面么?”
  费翔云道:“这没有问题。”
  “如果不答应呢?”
  “不会有如果!”
  “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有如果呢?”
  费翔云道:“绝不可能有如果,也绝不可能有万一!”
  “你有把握?”
  “我有绝对的把握!”
  “如此就好。”
  项君彦点点头道:“那么以后的问题呢,你也有把握?”
  费翔云眨眨眼睛,说道:“以后的什么问题?”
  项君彦道:“你有把握能让‘幽灵门主’释放谷大侠么?”
  费翔云迟疑了一下,摇头道:“这……我不能!”
  项君彦笑笑道:“你既然不能,那你还是把‘幽灵门’的所在地告诉我吧!”
  费翔云目光一凝道:“你可是要去救谷大侠?”
  “不错。”
  项君彦点头道:“我必须救出谷大侠来!”
  费翔云微一点头,说道:“你也想得到那批宝藏?”
  项君彦淡然一摇头道:“不是我,而是黄河两岸数十万灾民!”
  “你想用那批藏宝去赈济灾民?”
  “这也是谷大侠往取宝藏的目的!”
  “但是据我所知,那黄河两岸灾民,已经有官府赈济了!”
  “官府虽然已在赈济,那毕竟是粥少僧多,数目有限,难使数十万灾民不受饥饿流离之苦!”
  “听说这次官府赈济之数颇为可观,每户大口可得纹银二两,小口可得一两,这数目够多的了,怎还能说是有限?”
  “这数目确实是够多的了。”
  项群彦淡淡说:“但这是有人请丐帮和武林第一堡借垫出三十万两银子交由官家赈济的,那三十万两银子须由这批宝藏中归还!”
  费翔云双目凝注地道:“是什么人请武林第一堡和丐帮借垫的?”
  项群彦摇了摇头,说道:“这你就不必要知道了!”
  费翔云皱眉头道:“你为何要管这件事?”
  项君彦道:“第一,基于江湖正义,第二,因为谷大侠和我是朋友!”
  费翔云突然一声冷笑道:“就凭你一个人去救谷大侠!”
  项君彦道:“还有谷姑娘和‘金银双鞭’他们三位!”
  费翔云目光瞥视了谷亚男和‘金银双鞭’一眼,说道:“以四位的力量与‘幽灵门’比,相差太悬殊了。”
  项君彦点点头道:“听说‘幽灵门’属下高手不少,以我们四人的力量的确是相差太悬殊了,不过……”
  话锋一顿,笑了笑,接说道:“我想你少庄主应该也算上一份!”
  “我也算上一份?”
  费翔云双目一凝道:“你是要我帮你们对付‘幽灵门’,救人?”
  “不错。”
  项君彦道:“为了谷姑娘,我想你一定会帮这个忙的,对不对?”
  费翔云倏然一摇头道:“对不起,我帮不上这个忙!”
  项君彦道:“你不愿意?”
  费翔云说道:“不是不愿意,而是无能为力!”
  项君彦道:“有道理么?”
  费翔云道:“道理就是我和‘幽灵门’是朋友,我不能不顾朋友道义!”
  项君彦淡然一笑道:“你既这么说,我当然不能勉强你也算上一份了,不过……”
  语声一顿又起道:“费少庄主,我想我该说说你要和谷姑娘交朋友的真正企图了!”
  费翔云眨眨双眼,凝注地道:“你以为我会有什么企图?”
  项君彦道:“诱骗谷姑娘前往‘幽灵门’,用以胁迫谷大侠!”
  费翔云脸色微微一变!
  倏然扬声一笑道:“朋友,你可真会联想!”
  项君彦道:“难道我说的不对?”
  费翔云冷冷道:“当然不对!”
  项君彦笑笑道:“好,就算我说的不对吧,那么我请问,那‘幽灵门主’于见到谷姑娘之后,如果忽然动了心机,要留下谷姑娘,你怎么办?”
  费翔云摇头道:“不会的,我相信‘幽灵门主’还不至于不顾朋友交情!”
  项君彦淡淡道:“也许的确不会,俗语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幽灵门主’利欲薰心,不顾你这个朋友的交情,要强行留下谷姑娘呢?”
  费翔云双眉微扬了扬道:“你放心吧,我保证绝对不会!”
  项君彦道:“你用什么保证!”
  费翔云道:“我这个人,我‘寒星剑’三字!”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