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八 章 兵不厌诈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江阿郎淡笑道:“没关系,只要你们自信强得过我的,可以随时找我替查老六报仇!”
  尚士奇点头一笑说道:“如此就好,现在你出手吧!”
  江阿郎没再说话,抬手连连弹指,尚士奇等九个全都身躯微微一震,脸色微现苍白,只剩下五成功力!接着,江阿郎缓缓收起长刀,说道:“尚老大,杜府台全家血案至此巳告完结,最后,我有几句‘逆耳忠言’要奉劝你们九位,有道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希望你九位从此都能够隐于市贾,安居乐业,不再争强逞狠为祸江湖。否则,武林正道侠义之士必然不容你们,我言尽于此,再见!”
  话落,转身迈步。
  施艳娘突然说道:“阁下留步!”
  江阿郎停步回身,明知施艳娘喊他‘留步’之意,却装糊涂地问道:“施老九你有何见教?”
  施艳娘柳眉一扬道:“江阿郎,你说话守信不守信?”
  江阿郎道:“我说话向来言出如山,绝对守信!”
  施艳娘道:“那么你为何不?……”
  江阿郎道:“不什么?”
  施艳娘双目一瞪,道:“江阿郎,你何必故意装糊涂!”
  江阿郎淡淡笑道:“施老九,我并未装糊涂!”
  施艳娘道:“那么我问你,今天是第几天了?”
  “哦!”
  江阿郎恍然一笑道:“施老九,你放心吧,你死不了的。”
  施艳娘目光凝住地道:“真的?”江阿郎道:“当然是真的!”
  施艳娘疑惑地说道:“可是,我怎地未见你……”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施老九,事实上那只是一句话,如此你明白了么?”
  施艳娘双目一眨,道:“你是说,那根本是假的?”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
  施艳娘不由气结地说道:“江阿郎,你好诈!”
  江阿郎淡淡道:“有道是‘兵不厌诈’,我这人一向虽然不喜欢用诈,但那得看是对什么人!”
  尚士奇接问道:“九妹,究竟是怎么回事?”
  施艳娘嫣然一笑道:“没有什么,大哥等会儿小妹再告诉你好了。”
  话锋一顿又起,望着江阿郎说道:“江阿郎,你如是真的使了诈就算了,否则,我死了会变作厉鬼找你!”
  江阿郎淡然笑笑道:“你放心吧,我说你死不了就死不了!”
  “了”字声落,人已腾身而起,直上夜空,电射飞掠而去!
  夕阳西坠,夜幕初张,洛阳城中已点起了万家灯火,酒楼、饭馆,也正是上客的热闹时候。
  “聚英楼”,在洛阳城内南大街上,是洛阳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
  因为“聚英楼”不但是座大酒楼,而且酒美,厨房里大师傅的手艺好,烧出来的莱味道好,色香俱佳,令人看了就不禁馋涎欲滴!
  还有店伙计,个个笑脸迎人,招待周到亲切,让人心里有着“宾至如归”的舒服之感!
  因此,每当华灯初上的时候,“聚英楼”上总是客常满,座无虚席。
  在起更时分,也正是“聚英楼”上客的时刻。
  这时,“聚英楼”上来了两老一少三个人,老的是两个精神矍烁,两太阳穴高鼓,双目精光如电的灰袍老者,少的是一位黛眉美目,瑶鼻檀口,清丽若仙,双十年华的白衣少女。
  这白衣少女是谁?
  好美!
  她,就是那位曾经易钗而弁,现在恢复女儿身,以身作饵诱敌,当代豪侠“燕赵孟尝客”谷震非的独生爱女谷亚男,至于那两个灰袍老者,则是名震燕赵的武林高手,“金银双鞭”宋功耀,朱重哲。
  三人刚上楼落坐要好酒莱,楼下又上来了个人,是个手上拿着一把带鞘长刀,面目神情冷漠的青衣少年。
  正是名列当今武林“少年六俊”第二的闪电刀项君彦。
  项君彦上了楼,目光一扫全层,装着和谷亚男等人毫不相识的自顾自在一张空位上坐下,店伙计过来招呼,项君彦便即要了一壶酒两碟菜。
  突然,楼梯上响起一阵“蹬蹬”脚步声响,上来了五个人。
  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剑眉星目,相貌颇显英俊的华服少年。
  跟在他身后的四个双目精光灼灼的中年黑衣大汉。
  华服少年相貌虽然颇为英俊,但双目闪灼不定,脸色阴沉白里泛青,令人一见就有着个心机深沉,性情浮而不定之人之感!
  华服少年一上楼,店伙计立刻急步上前招呼:“公子爷,你请那边儿坐。”谄笑哈腰摆手,朝项君彦隔邻的一张空席位上让。
  华服少年没理店伙计,一双目光却毫无忌惮的直望着谷亚男。
  倏然,他一迈步跨到谷亚男桌旁,拱手道:“请问姑娘贵姓芳名?”
  彼此素昧平生,竟然一开口就请问姑娘的姓名,这华服少年好不冒失!
  谷亚男黛眉微微一皱,道:“阁下有何指教!”
  华服少年一笑道:“指教不敢当,在下只是惊艳,故而冒昧斗胆请问!”
  谷亚男道:“对不起,阁下跟我从未相识,我并无告诉阁下的必要!”
  华服少年淡淡道:“过去虽然从未相识,今后便是朋友,姑娘何忍拒人于千里之外!”
  谷亚男美目一眨,道:“阁下想和我交朋友?”
  华服少年点头道:“是的!”
  “为什么?”
  “因为姑娘国色天生,美绝无双!”
  “真的?”
  “在下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阁下倒是很会说话!”
  “谢谢姑娘夸奖!”
  谷亚男美目转了转,道:“阁下问我姓名,当真只是为了想和我交朋友?”
  华服少年道:“是的。”
  “也当真只是为了我美绝无双?”
  “实情确是如此!”
  “没有别的原因?”
  “没有。”
  “没有就好,”
  谷亚男点了点头,目光一瞥那四个黑衣大汉道:“那四位是阁下的同伴吗?”
  华服少年说道:“他四个,乃是在下的属下。”
  “哦!”
  谷亚男眨眨美目道:“我请问,阁下来这‘聚英楼’是干什么的?”
  华服少年道:“吃酒。”
  谷亚男道:“如此,阁下可以和那四位部下去坐下来好好的吃酒了!”
  华服少年说道:“请姑娘,先赐告贵姓芳名!”
  谷亚男道:“我不愿告诉阁下呢?”
  华服少年道:“虽美酒佳肴,在下也将食不甘味!”
  谷亚男淡淡道:“这么说,我非告诉阁下不可了!”
  华服少年道:“姑娘慧质兰心,当该明白在下并无恶意!”
  谷亚男淡淡道:“阁下虽然并无恶意,不过……”
  语声微微一顿,说道:“阁下应该明白,我一个姑娘家,对一个陌生男子,岂可随便将姓名相告!”
  华服少年道:“姑娘说的虽是,但那是世俗儿女之见,姑娘该不是那种人!”
  谷亚男眨眨美目道:“阁下以为我该是那种人?”
  华服少年道:“姑娘该是当代红粉须眉,巾帼丈夫气的武林儿女!”
  谷亚男淡笑了笑,娇靥倏地一沉,说道:“阁下,我是红粉中须眉也好啊巾帼丈夫也好,这都与阁下无关,我既不愿交阁下这个朋友,也不愿将姓名告诉阁下,阁下现在可以请便,别在这里罗嗦了!”
  华服少年脸色一变,皱眉说道:“姑娘,你……”
  宋功耀突然冷声截口道:“阁下,一个人应该识趣,这话你可懂?”
  华服少年双目寒芒一闪,冷声道:“尊驾何人?”
  宋功耀冷冷道:“老夫何人与阁下无关,阁下也配问?”
  华服少年冷笑一声道:“阁下好大的口气,放眼当世武林,敢对我如此说话之人,还不多见!”
  宋功耀道:“这么说,老夫倒是那‘不多见’者之一了!”
  华服少年冷冷道:“那是因为你不知我是谁!”
  宋功耀笑笑道:“要是知道,老夫便不敢那么说了,是么?”
  华服少年点头道:“不错!”
  宋功耀道:“如此,老夫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华服少年冷冷的道:“你知道‘七星庄’么?”
  宋功耀一听“七星庄”之名,心中立刻猜想到这华服少年是谁,心头不由微微一震,道:“知道,‘七星庄’名震江湖,为当今武林‘三庄一堡’四大家之一,阁下是‘七星庄’人?”
  华服少年神色冷傲的一笑道:“少庄主‘寒星剑’费翔云。”
  “哦!”
  宋功耀淡淡地道:“原来是费少庄主,老夫失敬了!”
  “寒星剑”费翔云道:“尊驾不必前倨后恭,现在请直说你的姓名吧!”
  宋功耀道:“老夫要是不说呢?”
  费翔云冷冷一哼,道:“你听说过我的为人么?”
  宋功耀道:“听说你为人骄狂跋扈、阴沉;狠毒,对么?”费翔云道:“对,也不对!”
  宋功耀道:“怎样对也不对?”
  费翔云道:“我的为人因人而异!”
  宋功耀道:“怎样因人而异法?”
  费翔云道:“对狂妄之人,我更狂妄,对我不敬之人,我概以狠毒手段对之!”
  “哦!”
  宋功耀淡淡道:“你是在说老夫既狂妄而又对你不敬么?”
  费翔云冷冷道:“是与不是,你自己心里明白!”
  宋功耀淡笑道:“是,你便用狠毒手段对付老夫么?”
  费翔云道:“这得看什么情形而定。”
  宋功耀道:“看什么情形而定?”
  费翔云目光一瞥谷亚男,说道:“什么情形就要看姑娘的了。”
  谷亚男道:“看我的什么?”
  费翔云微微一笑,说道:“只要姑娘一句话,我便看在姑娘面上,饶过他的狂妄、不敬之罪!”
  谷亚男眨眨美目,说道:“阁下可是要我说情?”
  费翔云道:“只要姑娘赐告芳名,答应和在下交个朋友就行了!”
  谷亚男道:“阁下这是条件?”
  费翔云笑了笑,没有接话。
  不接话也就等于承认了这是“条件”
  谷亚男美目一眨,道:“如果我不答应这条件呢?”
  费翔云淡笑道:“那就要请姑娘恕在下放肆,予他以狂妄不敬惩戒!”
  宋功耀双目方自一轩,谷亚男已倏然一声冷笑,道:“费翔云,我实在是为你惋惜!”
  费翔云一怔道:“姑娘为我惋惜什么?”
  谷亚男冷声说道:“你名列当今武林‘少年六俊’之一,又是当世武林‘三庄一堡’七星庄的少庄主,身份声誉两重武林,竟不知爱惜羽毛,恃技骄狂欺人!”
  这一番话实在够重了,也实在够令人难堪的!
  费翔云剑眉微微一轩,道:“这么说,姑娘是宁愿与在下为敌,也不愿交在下这个朋友了?”
  谷亚男道:“那倒不尽然!”
  赞翔云双目一眨道:“姑娘可是有什么条件?”
  “不错!”
  谷亚男说道:“我正是有个条件!”
  谷亚男道:“我在找一个人,不知阁下能不能帮忙我找到他?”
  费翔云目光一凝,道:“我如果帮忙找到他,姑娘便答应交我这个朋友么?”
  谷亚男点头道:“只要阁下能帮忙我找到那个人,我一定和你交个朋友!”
  费翔云道:“姑娘要找的人是谁?”
  谷亚男道:“燕赵盂尝客谷大侠!”
  费翔云听得一怔,说道:“姑娘与谷大侠有仇?”
  谷亚男摇头道:“无仇。”
  费翔云道:“找他何事?”
  谷亚男道:“那你就不必问了!”
  费翔云双眉微皱了皱,道:“谷大侠家住河北晋城,姑娘可曾去过晋城?”
  谷亚男道:“我从晋城来。”
  费翔云道:“谷大侠不在家?”
  谷亚男道:“要是在,我就不会到洛阳来了!”
  话锋—顿,美目一凝,道:“你能帮忙我找到谷大侠么?”
  费翔云微一沉思道:“可以,不过,姑娘必须先告诉我找他何事才成!”
  谷亚男道:“要是我不先告诉你,你就不帮忙么?”
  费翔云道:“只要姑娘告诉我找谷大侠何事,我—定帮忙姑娘你找到他!”
  谷亚男眨眨美目道:“你有把握?”
  费翔云道:“不瞒姑娘说,我曾听人说过谷大侠的消息。”
  谷亚男道:“听谁说的?”
  费翔云道:“一位江湖朋友。”
  谷亚男道:“他叫什么名字?”
  费翔云道:“请姑娘先告诉我找谷大侠何事?”
  谷亚男黛眉微蹙,沉思道:“我姓谷名亚男,如此,你明白我找他何事了吧?”
  费翔云双眉倏然一睁,道:“姑娘是谷大侠的掌珠?”
  “不错!”
  谷亚男一点头道:“现在你该告诉我那位江湖朋友是谁了?”
  费翔云目光一瞥宋功耀、朱重哲二人,问道:“谷姑娘,他二位何人?”
  宋功耀接口道:“老夫宋功耀。”
  朱重哲:“老夫朱重哲。”
  费翔云抱拳说道:“原来是名震燕赵的‘金银双鞭’宋大侠、朱大侠,费翔云失敬了!”
  朱重哲冷冷地道:“不敢当,‘金银双鞭’虽然薄有微名,但比少庄主那‘寒星剑’名头可就差得远了!”
  费翔云淡然一笑道:“朱大侠太客气了!”
  语声一顿,转向谷亚男说道:“姑娘请跟我走吧!”
  谷亚男道:“去那里?”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