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七 章 逞强无益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江阿郎淡淡道:“你无须感谢我,除查老六外,对你们九个,我另有处置!”
  尚士奇说道:“另有什么处置?江朋友请说!”
  江阿郎道:“以你们‘十邪’兄弟在江湖中的罪行恶迹而言,实在个个死有余辜,我虽然体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查老六一人认罪偿命,但你们九个也予以适当的微罚!”
  尚士奇道:“江朋友打算如何惩罚我等九个?”
  江阿郎道:“各废五成功力,以观后效,若再怙恶不悛,为非作歹,便即追取其性命!”
  尚士奇倏地轩眉哈哈一声大笑道:“江朋友,幸好今夜夜风不大,否则,老夫还真替你担心。”
  江阿郎冷声说道:“尚老大,夜风大小都无关紧要。话,我已经全说明白了,现在你怎么说?”
  尚士奇神色淡漠地一笑道:“以江朋友你看呢?”
  江阿郎道:“以我看你们只有两条路好走,一是放手与我一搏,一是全都听我的!”
  尚士奇道:“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没有。”
  江阿郎摇头道:“要不然,我何必在这儿做三个多月的伙计,而等到今天!”
  尚士奇神色冷凝地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那么老夫告诉你了,我十兄弟不是任人宰割之人!”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轩,道:“这么说,你是要放手与我一搏了?”
  尚士奇嘿嘿一声,冷笑道:“不错,今儿个此地不是我十兄弟溅血横尸之处,便是你江朋友魂断绝命之所!”
  江阿郎淡淡道:“好吧,你尚老大既这么说,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尚士奇双目倏然一凝,道:“江朋友,你有把握胜我十兄弟么?”
  江阿郎摇头道:“老实说,以一对十,我实在并无把握!”
  尚士奇说道:“既如此,你现在若能改变心意,就此作罢,去找那真正的凶手,还来得及!”
  田老二、毛老三等个个闻言,目光全部不由立刻投向尚士奇,心中颇为奇怪的暗忖道:“老大今儿个怎么竟然这么好的耐性……”
  其实,田老二等九个又怎会意料得到尚士奇的心意,这并非是尚士奇今儿个的耐性好,而是尚士奇心智细密;他觉得这情形十分不对!
  江阿郎这名字虽然不见经传。在他来说,虽然更不知道就是近数年来名震天下武林的“少年六俊”之首的‘一刀斩’,但却知江阿郎既敢在此等候三个多月,等他们十兄弟到齐了,独对他们十兄弟,定要查老六认罪偿命,若非具有非常身手,高绝的功力,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对付得了他们十兄弟,焉能如此?同时当年血案发生过后,他偶然听说杜府台与当世某位武林前辈奇客有着极深的渊源关系,当知道祸事惹大了。所以十兄弟才决定暂时消声匿迹散居各地,隐于市贾以避!
  如今,情形很明显,江阿郎既敢独自一个找上他们十兄弟,除身怀奇绝功力非常身手以外,不是那位武林前辈奇客的传人弟子,也必是大有来历的人。尚土奇心中十分明白,只要一点头承认血案,立刻便是一场生死血战!
  除非能将江阿郎搁躺下,否则今后江湖虽大,定将无他兄弟立足之处!
  因此,尚士奇乃才矢口否认血案与他十兄弟有关,并且一再忍耐没有冒然与江阿郎动手,希望能改变江阿郎的意念,听他的话去另找血案凶手!
  田老二等人心中讶异暗忖间,江阿郎已然摇头说道:“尚老大,你别枉费心机,别想让我改变心意了,现在我再说一次,今儿个除查老六非得偿命不可外,你们九个都必须废去五成功力,以为过去的恶行之戒!”
  尚士奇双眉一轩,道:“江朋友,老夫对你虽然一忍再忍,你却一再逼迫老夫,看来今天你我非动手一搏不可了!”
  江阿郎道:“我已经说过了,你兄弟只有两条路好走!”
  尚士奇虽然明知对方绝不是个容易对付之人,但是情势至此,不放手一搏已是不行。
  于是,他心中暗吸了口气,显得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说道:“好吧,你江朋友既然这么说,老夫兄弟只好领教领教你江朋友的绝学功力了!”
  江阿郎淡谈道:“为了使你十兄弟可以全力施展所学,我在院中等你们!”
  话声一落,身形一闪,飘退三丈,站立院中!
  “十邪”兄弟立身站起跑出厅,在江阿郎对面八尺之处停步站住。
  尚士奇轻咳了一声,道:“江朋友,老夫请问,此搏是生死之搏,抑或只是胜负之搏?”
  江阿郎淡淡道:“尚老大,你何必还要虚仁假义的多此一问。我很明白,你心里已经恨极了我,只一动上手,你十兄弟必尽全力施展毒手,杀我以绝后患,今儿个若是死于你兄弟之手,那只怪我学艺不精,自不量力,命当死!”
  尚士奇没再说话,嘿嘿一笑,抬手一挥,只见老二、老四、老六、老八、老么五个立时身形电飘,将江阿郎围了起来,并同时撤出兵刃!
  江阿郎神色冷凝的巍然峙立,双目灼灼注视着尚士奇,对田老二等五个行动视若未睹!
  眼看一场生死激战一触即发,“迷香妖狐”施艳娘突然扬声说道:“大哥且慢动手!”
  尚士奇注目问道:“九妹何事?”
  施艳娘道:“大哥,小妹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尚士奇道:“什么话,你说说看。”
  施艳娘眨了眨媚眼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尚士奇眉锋一皱,道:“九妹这话的意思是?……”
  施艳娘道:“今儿个我们且由他,留待日后再找他算帐!”
  尚士奇脸色一变,道:“九妹这是什么话,他除了要我们九个的五成功力以外,还要老六的性命,这种事岂能由他?难道我们十兄弟就……”
  施艳娘接口道:“大哥,小妹不是不知道事关六哥的性命,是绝不能由他,小妹这话是有道理的!”
  尚士奇双眉倏地一扬,凝目问道:“什么道理?”
  施艳娘眨眨眼睛道:“大哥,我们如果不由他,只一动上手,我们十兄弟不但无法保得住六哥的性命,只怕还有多少人遭受那刀过无痕之惨!”
  “刀过无痕?!”
  这四个字实在令人心惊胆颤!
  尚士奇等九个心头全都不禁猛然一震,脸色勃变!
  尚士奇陡地瞪目说道:“九妹你说什么?‘刀过无痕’?难道他便是那近几年威震武林,誉称‘少年六俊’之首的‘一刀斩’?”
  施艳娘点一点头,说道:“小妹认为他有九成是!”
  语声一顿,目光转向江阿郎问道:“江阁下,你是么?”
  江阿郎淡淡道:“是便怎么样?不是又如何?”
  施艳娘道:“江阁下,七尺昂藏躯,须眉丈夫气,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江阿郎淡然一笑:“让你这么一激,我倒不好不点头了!”
  施艳娘道:“如此,你承认是了?”
  江阿郎点了点头。
  尚士奇凝目问道:“阁下,你真是‘一刀斩’?”
  江阿郎道:“如假包换!”
  尚士奇心念暗转了转,道:“据江湖传说,阁下的那把刀是缅钢打造,形式狭长奇特,是么?”
  江阿郎道:“你可是想看看,以求证实我是不是‘一刀斩’?”
  尚士奇道:“阁下能够给我兄弟开开眼界?”
  “当然可以!”
  江阿郎淡然一笑,探手一撩衣襟,撤出了一把寒光灼灼,冷气森森逼人,形式狭长似剑非剑的长刀!
  尚士奇身居“十邪”之首,年纪最长,武林轶事见闻也最多,他一见这把长刀,心中突然想起一段武林传说轶事,心中不禁凛然一震!
  暗忖道:“难道他是那位八十年前誉称宇内第一奇客的传人弟子?……”
  适时,江阿郎冷声说道:“尚老大,你现在如想改变主意还来得及,一旦动上手就来不及了!”
  尚士奇深吸了口气,问道:“阁下手中之刀可是八十年前威震天下武林‘圣心刀’?”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放眼当今天下,能够识得此刀来历之人已经不多,你尚老大竟能—见而知刀名,足见你见闻实在不差!”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十数时间为限,是放手一搏还是如何?你可以冷静的重作考虑!”
  尚士奇默默考虑了稍顷,说道:“阁下的心意一点也不能更改?”
  江阿郎摇头道:“决不!我说话向来绝无更改!”
  尚士奇暗暗深吸了口气,说道:“江阁下,据传说,当年‘圣刀’虽然天下无敌,但‘圣刀’主人却是位心胸仁慈,天下武林人人尊敬的一代仁侠,阁下既承‘圣刀’衣钵,就该上体天心,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苦苦相逼,不予人自新之路!”
  江阿郎谈淡道:“尚老大,这并不是我不肯饶人,苦苦相逼,你应该明白,我若不上体天心,不予你兄弟自新之路,焉能只要查老六一人偿命,何况,你们‘十邪’兄弟,在江湖上恶事做绝,个个两手血腥,往昔又会饶过来?”
  的确,他们‘十邪’兄弟自出道江湖十几二十年来,向以心狠手辣著称,手下从不留情,别说是饶人了!
  话,说的全是实情,尚士奇不禁默然无词以对!
  老三毛大刚突然说道:“大哥,别和他再说废话了,我就不相信凭我们十兄弟会……”
  尚士奇双眉忽地一挑,沉声截口道:“老三,我已经说过二遍,不许你插嘴,你竟仍是敢开口多说话,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从现在起,十兄弟已经没有你毛大刚这一号,你被除名了,你走吧!”
  毛大刚脸色不禁勃然一变!道:“大哥,你……”
  尚士奇冷然摆手,再次截口说道:“别再叫我大哥,话我既然当众说出了口,就绝不会收回,此地没有你的事了,你快走吧!”
  毛大刚还要再说,江阿郎倏然一声轻笑,说道:“尚老大,你实在高明!”尚士奇心头微微一凛!
  淡淡道:“阁下夸奖,只是我不懂你这‘高明’二宇的用意!”
  江阿郎淡淡一笑,道:“尚老大你何必故装糊涂!”
  尚士奇摇头正容说道:“我并未装糊涂,是真的不懂!”
  江阿郎道:“那么我请问!你为何突然将毛老三除名?”
  尚士奇淡淡道:“我刚才说的话,阁下难道没有听清楚?”
  江阿郎说道:“我字字入耳,听的非常清楚!”
  尚士奇道:“如此,阁下又何必还多此一问?”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因为那并不是你将毛老三除名的真正理由!”
  尚士奇道:“事实上他不听我这个老大的话,没有把我这个老大放在眼里可是一点不假,也是你阁下亲眼看到的事实!”
  江阿郎笑笑道:“这虽然确是事实,但也只是前者,至于后者,你们‘十邪’兄弟义结金兰已经二十多年,我不以为你会不了解毛老三是怎么个人,不知道他的脾气,也不以为毛老三真会不把你这个老大放在眼里!……”语声微顿一顿,接着说道:“所以,此时此刻你这么做,只是个借口!”
  尚士奇心电虽然暗暗警凛,知道自己的用心可能被江阿郎猜料到,但却仍神色平静地说道:“阁下以为我这是个什么借口?这么做又会有什么好处?”
  江阿郎淡淡道:“这何必还要我多说,你的用心乃是借此机会使毛老三保全一身功夫,免去废掉五成功力的厄运!”
  尚士奇脸色微微一变,笑道:“江阁下,你太多疑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这种用心,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些!”
  江阿郎道:“真的?”
  尚士奇道:“信不信由你!”
  语声一顿,目光倏然转向查老六问道:“六弟,你意下如何?”
  这话问得突如其来,没头没脑!
  查燕鸣愕然一怔!
  说道:“大哥此问之意是?……”
  尚士奇道:“事关你的生死,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查燕鸣默然了刹那,说道:“大哥,小弟没有意见,一切但凭大哥,大哥怎么说就怎么好。”
  尚士奇神色冷凝地缓缓说道:“六弟,如果我要你立刻自绝,你也听么?”
  查燕鸣心神凛然震了震,道:“只要有道理与必要,小弟决不会不听。”
  尚士奇脸上肌肉一阵抽搐,深呼了口气,说道:“好,如此你就自绝吧!”
  查燕鸣身躯倏然泛起一阵轻颤,道:“小弟遵命,不过,小弟要请大哥说个理由。”
  尚士奇微一沉吟,道:“六弟,你听说过‘圣刀’的事迹么?”
  查燕鸣摇头道:“小弟见闻浅薄,没有听说过!”
  尚士奇道:“那么,你听说过昔日武林三十六友吗?”
  查燕鸣道:“听说过。”
  尚士奇道:“也听说过三十六友的所学功力么?”
  查燕鸣点头道:“据说三十六友个个功力精湛,所学高绝,都是当时一流中的一流!”
  尚士奇道:“可知比我兄弟如何?”
  “这个……”
  查燕鸣想了想,道:“比我兄弟可能只高不低?”
  尚士奇点头一笑道:“不错,三十六友们所学功力确实比我们兄弟只高不低!”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六弟,可知他们怎么突然失踪江湖的?”
  查燕鸣摇了摇头,道:“这个,小弟就不知道了!”
  老么“青面瘟神”表不棠接口说道:“小弟听说过,据说三十六友之失踪江湖是被‘圣刀’所迫!”
  尚土奇道:“不错,这是一段武林少有人知的秘闻,昔日三十六友纵横江湖,猖狂跋扈,气焰不可一世,黑白两道人物莫不以避之为吉,连少林、武当两大门派都不愿轻妄招惹三十六友,因此三十六友在武林中也就越发张狂,不把天下武林放在眼内。后来,三十六友不知为了什么事故,竟然惹上了‘圣刀’主人,于是双方绝斗黄山天都峰顶,约定‘圣刀’若败,立刻自绝当场,三十六友若败,从此隐退不出江湖,‘圣刀’主人独敌三十六友,只十招,三十六友竟全都伤腕落败,自那以后江湖上就再未闻听三十六友消息!”
  话锋一顿,目注查燕鸣问道:“你懂得愚兄的理由了么?”
  查燕鸣深吸了口气,说道:“小弟懂了,大哥是说昔日功力所学比我兄弟尤高,人数实力尤强的三十六友尚且不是‘圣刀’主人之敌,我兄弟自是更非敌手,是不是?”
  尚士奇点头道;“实情正是如此!”
  查燕鸣目光一瞥江阿郎,说道:“实情虽是实情,不过,大哥说的是那昔年‘圣刀’主人,而不是眼前的江阿郎。”
  这话显然,他不相信江阿郎有昔日“圣刀”主人那么厉害!
  江阿郎两道浓眉,微轩了轩,但却没有开口。尚士奇双眉微微地皱着:“那么六弟的意思是?……”
  查燕鸣道:“小弟想单独与他一搏,虽死无怨,请大哥允准!”
  尚士奇略沉吟下,抬眼望着江阿郎问道:“阁下认为如何?”
  江阿郎淡淡道:“查老六既这么说,我怎好不给他一个公平一搏的机会!”
  话锋一顿,目视查燕鸣说道:“查老六,你要动手就出手吧!”
  查燕鸣没再说话,身形倏然前欺,手中长剑疾如电闪地递出,直刺江阿郎胸腹要害!
  江阿郎目注查燕鸣刺来的剑势,神色冷凝地岳立不动,直到查燕鸣的长剑已刺近他胸前不足一尺之际,他这才闪电抬手,寒光一闪即敛!
  查燕鸣刺出的长剑倏地停住了,停在江阿郎胸前五寸多之处!
  江阿郎仍是神色冷凝地岳立着,身形丝毫未动,手里那把狭长似剑的长刀,也仍然垂着没动!
  查燕鸣双目圆睁地瞪视着江阿郎,接着身躯仆地栽倒,一个身子分了家,成了两截,鲜血肠脏流满了一地!
  好快的刀法,确实不愧是“刀过无痕”“一刀斩”之名!
  尚士奇等九个目睹查燕鸣出手连一招也未走满,便被腰斩当场,心头全都不禁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一片苍白的呆住了!
  刹时,周围的空气有如死狱般地沉寂,一阵阵的寒意直透九人的背梁!
  江阿郎双目如寒电地掠扫了尚士奇等九人一眼,冷声说道:“尚老大,查老六已死,我不为已胜,现在你怎么说?”
  尚士奇吸了口气,道:“明知不敌,逞强无益,尚某愿意听凭吩咐,不过……有句话尚某要先说明!”
  江阿郎道:“你说!”
  尚士奇神色平静地道:“你最好也杀了我们九个!”
  江阿郎摇头道:“我不是个食言无信之人,只要你九个乖乖的让我各废五成功力,我决不会杀你们!”
  尚出奇道:“那你将来定会后悔!”
  江阿郎目光一凝,道:“你可是说将来你九个会找我报仇?”
  “不错!”
  尚士奇点头道:“查老六这笔血债,我九兄弟不能不替他讨还!”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