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六 章 禄山之爪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施艳娘眨眨眼睛道:“看来我为了我自己要活下去,就只好听你的了!”
  江阿郎笑笑道:“乞巧之夜,只要你们十兄弟都到齐了,我一定立刻替你解开穴道的禁制!”
  施艳娘道:“你可是要等我那八位兄长和十弟到齐了之后,向他们当面问个清楚?”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我正是要向他们当面问个清楚!”
  施艳娘道:“我看你还是别问了,那件案子根本不是我们十兄弟干的!”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是与不是,你自己心里明白,此时何必多说!”
  施艳娘道:“听你这口气,好像握有什么证据,是么?”
  江阿郎道:“是否有据证,到时你自会知道!”
  施艳娘柳眉微蹙,道:“如果是,你便打算如何?”
  江阿郎淡淡道:“必要时,我可能会以一对十!”
  施艳娘心神不由暗暗一震!双目一凝道:“你有把握胜?”
  江阿郎道:“我虽然并无把握胜,但却有胜负各半的信心!”
  施艳娘默然了刹那,道:“好吧,你既然这么说,那就等到‘乞巧’日之夜,我们十兄弟聚齐时再说吧!”
  江阿郎点头笑道:“你是个聪明人,别的我也不多说了,田老二回来,我想你一定不会泄漏我的身份会应付得很好的,是不是?”
  施艳娘点头道:“请你放心吧,我还不想死呢!”
  “那就好。”
  江阿郎点头道:“谢谢你的款待,我回房休息去了!”
  语落,转身举步出房而去。
  施艳娘望着江阿郎的背影去后,冷笑了笑,接着却又叹了口气,移步走到床边,和衣躺了下去。
  第二天的午前,田元瑞回来了。
  江阿郎仍像往常一样,招呼客人,做着他店伙计应该做的事情,神情举止皆无异样。
  施艳娘自然也是一样,她为了自己的性命,自是不敢丝毫异色!
  田元瑞心里虽然想问,但因是在白天,要忙着照顾生意,又得避开江阿郎才好问,所以是既不便问,也没有机会问。
  晚上,初更过半。
  田元瑞与施艳娘回到房间里,掩上了房门之后,田元瑞这才轻问道:“九妹,昨晚的情形怎么样?”
  施艳娘苦在心里,但神色上却不敢露出来,媚笑地反问道:“二哥以为呢?”
  田元瑞笑道:“成了,对不对?”
  施艳娘道:“不对!”
  田元瑞一怔!道:“没成?”
  “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
  “真的?”
  “事情既是经过你的同意,你想我有说谎骗你的必要么?”
  这话不错,是理,也是实情。
  田元瑞目光一凝,问道:“你没有用那种药?”
  施艳娘摇头道:“要是用了,他起码得躺在床上休息三天!”
  “你怎么不用?”
  “你希望我用。”
  田元瑞笑道:“当然不希望你用,我只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他是吗?”
  “他要是,我岂会轻易放过他,是我料错了!”
  田元瑞道:“昨晚上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难道你没有下功夫挑逗他?”
  “怎么没有?”
  施艳娘说道:“我一边挑逗他,一边探询他的身世,眼看他已经上了火,情况差不多了,那知他竟然醉倒了,只不过五杯酒就烂醉如泥,人事不知,只气得我牙痒痒的,给了他两个大嘴巴!”
  田元瑞笑道:“两个大嘴巴难道都没有能打醒他?”
  “醒个屁”施艳娘道:“要是醒了,也就不会得连碰都未碰我了!”
  田元瑞淫笑道:“这么说,昨儿晚上你一定很难过,没睡好了?”
  施艳娘媚眼儿斜睨,白了田元瑞一眼,道:“还说呢,害得我心里痒兮兮的,直到三更过后,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田元瑞忽然伸手一把搂住施艳娘的柳腰,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胸襟,抚摸着她丰满的躯体,淫笑地说道:“九妹,他既然不是就算了,昨儿晚上,真苦了你,今儿个我好好的补偿你好了!”
  施艳娘把娇躯往田元瑞怀里用力贴挤着,并冶荡地媚笑道:“你还有力气?”
  “当然有力气!”
  “我有点儿不信!”
  “等会儿你就信了!”
  “二哥,你昨晚上情形如何?十分痛快吧?”
  “别提了。”田元瑞摇摇头道:“现在我才明白,一万个之中也挑不出一个九妹这么好的!”
  施艳娘媚笑道:“二哥是良心话,还是故意捧我的?”
  田元瑞道:“绝对是良心话,昨儿晚上一连换了三个,都是味同嚼蜡!”
  施艳娘道:“我不信!”
  田元瑞道:“我马上给你证明。”
  施艳娘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娇媚蚀骨地一笑道:“二哥,我话可要说在前头,你自己估量估量,要是不行,今儿个就安份些别惹我,否则,待会儿你要是不能让我……”
  田元瑞伸在她胸襟里的那只‘禄山之爪’,在她那丰满的胸脯上用力捏了一下,淫笑道:“九妹,你放心吧,待会儿我一定让你的灵魂飘上天,非向我求饶不可!”
  施艳娘的娇躯被他捏得一颤,使劲的在他怀里揉了揉,荡笑道:“果真那样,我没有话说!”
  田元瑞没有再说话,双手却开始忙了起来,施艳娘身上的衣裙、红兜肚儿,一件件散落地上,吃吃的荡笑声不绝于耳!
  旋而,房间里的灯熄了!……
  房间外,五丈远处的暗影里走出一个人;他,是‘一刀斩’江阿郎,唇边浮现着笑意,脚下不带一丝儿声息地走向他自己的房间里去!
  七月七日夜,俗称‘七夕’相传为‘牛郎织女’二星聚会之期。
  是夕,旧时人家妇女大都结彩缕穿七孔针,设瓜果于庭中迎之,以“乞巧”,故又称“乞巧节夜”,二更正。“万利客栈”后院的花厅摆设着一桌丰盛的酒席,围席而坐的是九男一女十个人;也正是恶名满江湖,杀人放火,凶残狠毒,个个两手血腥的‘十邪’兄弟!
  今夜,是‘十邪’兄弟去年聚会时约订好的今年聚会期,所以‘十邪’兄弟都到齐了,一个不差!
  正当‘十邪’兄弟一齐举杯干了第一杯酒时,在花厅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当门站立。
  田元瑞是主人,立时眉锋一皱,吒说道:“江阿郎,我已经关照过你了,没有招呼不许来,你为何还擅自闯来?”
  江阿郎淡淡道:“我来有事!”
  田元瑞道:“你有什么事,等我们吃喝完了再说好了,你去吧!”
  江阿郎摇头道:“不!这件事非得现在说清楚不可!”
  田元瑞脸色忽地一沉,倏然长身站起,目光中陡现杀机,
  沉声喝道:“江阿郎!你敢……”
  适时,“十邪”老大“乾坤手”尚士奇抬手一摆,道:“二弟坐下,让我说好了!”
  田元瑞立刻住口躬身,双目瞪视了江阿郎一眼,坐了下去。
  尚土奇目视江阿郎说道:“小伙子,有什么事?你现在说吧!”
  江阿郎道:“你喊他二弟,那么你该是老大‘乾坤手’尚士奇了!”
  尚士奇点头道:“不错,你能知道老夫的名号,足见你也是武林中人,请问朋友你的真实姓名?”
  江阿郎道:“江阿郎。”
  尚士奇眉锋一蹙,道:“朋友这名字陌生得很,老夫好像未听说过,请问,朋友的出身?”
  江阿郎道:“关外。”
  尚士奇眉锋又是一蹙,道:“请说朋友你要说的事情吧!”
  江阿郎目光横扫了‘十邪’兄弟一眼,道:“我请问济南府台杜大人全家的血案,是你兄弟那一位干的?”
  “十邪”兄弟脸色齐皆一变!
  尚士奇双目一凝道:“江朋友为何查问此案?”
  “我要找元凶!”
  “江朋友与杜大人有何关系?”
  “毫无关系!”
  “那么为何找我兄弟查问此事?”
  “受人之托!”
  “受谁之托?”
  “朋友。”
  “是你的朋友还是杜府台的朋友?”
  “都是。”
  “查出元凶,可是要代为报仇?”
  “不错!”
  “那么,老夫现在答复你那件血案与我们十兄弟无关!”
  “那是你说的,我却说你们十兄弟之一是凶手!”
  “我们十兄弟都在这儿,你说说看,谁是凶手?”
  “查老六!”
  查老六“追命无常”查燕鸣倏然瞪目沉喝道:“姓江的,你休要血口喷人!”
  江阿郎淡淡道:“查老六,这真是我血口喷人么?”
  查燕鸣道:“笑话,我查老六岂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
  “那么,你为何不敢承认?”
  “不是我查老六做的我如何承认?”
  “查老六,你该明白,当着你们十兄弟,我不会空言指你!”
  “这么说,你是有证据了?”
  “不错,否则我怎会单指你查老六,而不指别人!”
  “你的证据是人证还是物证?”
  “物证!”
  “什么样的物证?”
  “你查老六称绝江湖的独门暗器:‘追命子午钉’!”
  查燕鸣心神一震,道:“在哪里?”
  江阿郎道:“在我手上!”
  尚士奇道:“既如此,就请江朋友拿给老夫看看!”
  江阿郎探手入怀,取出那物证“追命子午钉”,一扬手,说道:“接着!”一道乌光直朝尚士奇射去!
  尚士奇连忙抬手接住,看也不看的随即转手递给查老六,说道:“六弟,你看清楚些,这是不是你的东西?”
  查燕鸣接过看了看之后,说道:“不错,这确实是我的东西,但却早在那血案发生之前就失落了的十二枚之一!”
  尚士奇目光转向江阿郎道:“江朋友,你听见了没有?”
  “我字字入耳!”
  尚士奇道:“如此,此事至此,可以结束了!”
  江阿郎摇头道:“我却不以为至此可以结束!”
  尚士奇双目一睁,道:“为什么?”
  江阿郎冷冷地说道:“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
  尚士奇道:“事实上老夫并不明白,江朋友你请直说吧!”
  江阿郎道:“我不信查老六之言属实!”
  尚士奇脸色一变!道:“你不相信,你想怎样?”
  江阿郎说道:“我要查老六认罪,还债偿命!”
  “十邪”老三“霹雳掌”毛大刚猛地站起身子,瞪目怒声喝道:“小子……”
  尚士奇截口喝道:“老三!不许你插嘴,坐下!” 
  毛大刚语音一窒,道:“大哥,这小子的口气……”
  尚士奇双眉一扬,道:“老三,我要你坐下,你没听见?”
  毛大刚不敢不听话,双目狠狠地瞪视了江阿郎,默默坐下。
  尚士奇随即目注江阿郎说道:“江朋友,你可知道我十兄弟义共生死,向来是一人事十人当?”
  江阿郎淡淡道:“我知道,并且还知道你们‘十邪’兄弟在血案未发生之前,在江湖上向来是同行同止,见其一便能见其十!”
  尚士奇道:“你既然知道,就该明白,别说血案不是我查六弟做的,纵然是,我们九个也决不会袖手任你碰我查六弟一下。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才是高人。’老夫希望你能仔细地想想,还是另外找那真正凶手的好!”
  江阿郎道:“尚老大,事实上查老六就是真正的凶手!”
  尚土奇道:“江朋友,你该知道,这些年来我十兄弟虽然散居各处,隐于市贾,已经退出江湖纷争,不想再轻妄与人动手杀人结仇,这可并非怕事!”
  江阿郎淡淡道:“那是你们十兄弟的事,我还是那句话,查老六他非认罪偿还这笔血债不可!”
  尚土奇冷声道:“江朋友,老夫对你,已经很容忍客气了,希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这句话,我本来想对你尚老大说的,你既然已经说了,那么我现在璧还!”
  尚士奇双目一挑又垂,道:“江朋友,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眼前的情势,我十兄弟虽然隐于市贾,但并未宣布退出江湖,刀未封,剑也未钝,老夫之对你如是容忍,只是不愿意与人为敌动手杀人,而并非是怕你或者是不敢!”
  江阿郎淡淡道:“这我很清楚,也非常明白眼前的情势,一旦动起手来,将是个十对一的局面!”
  尚士奇道:“所以老夫希望你江朋友不要逼人太甚!”
  江阿郎笑道:“可是,你尚老大也该明白,查老六若不认罪偿命,天道何存?天理何在?我既然受人之托,就必须忠人之事,再说,我只要查老六一个认罪偿命,对你们‘十邪’兄弟而言,已经很是够宽大,恩施格外了!”
  “霹雳掌”毛大刚突又开口说道:“大哥,这小子如此不识相,你还和他废话的什么,不如……”
  尚士奇抬手一摆,截口说道;“老三,不许你插嘴,你怎么又忘了!”
  毛大刚只好煞住‘不如’以下的话,闭口不言!尚士奇随即望着江阿郎说道:“江册友,听你这语气,如要不恩施格外,我十兄弟便都该认罪偿命了,是不是?”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尚老大,适才我已经说过,我知道你们‘十邪’兄弟在江湖上向来是同行同止,一人所至,九人必在,你也已经承认了,对不对?”
  尚士奇点头道:“对又怎么样?”
  江阿郎道:“如此你就该想到,我既知一点,岂能不知血案你们十兄弟都有份,何况当时杜大人身边有两位武林高手随行护送,若是你们十兄弟都不曾出手,凭查老六一个,根本不是那二位中任何一位手下十招之敌,就是五个查老六在那二位手下也决难得逗凶威遑其他!”
  “哦!”
  尚士奇笑道:“江朋友实在高明,令人佩服!”
  江阿郎道:“谢谢夸奖,其实我说的只是事实与一个理字!”
  尚士奇笑了笑,说道:“照你这么一说,老夫倒应该感谢你江朋友的宽宏大度,格外恩施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