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三 章 真人露相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我有十分把握,他纵然是块百炼精钢,我也能使他变成绕指柔丝,死也离不开我!”
  田元瑞眉锋又蹙了蹙,道:“但是……我还是有点儿担心!”
  “你还担心什么?”
  “我担心赔了夫人又折兵。”
  施艳娘眨眨水汪汪的媚眼,把一个软绵绵的娇躯往田元瑞的怀里挤了挤,说道:“怕我有了新人忘旧人,不要你了,是不是?”
  田元瑞一只手紧搂着施艳娘的娇躯,点头说道:“我不否认,这确实是我担心的原因之一。”
  施艳娘娇媚迷人心荡的一笑,道:“之二的原因是什么?”
  田元瑞道:“担心他万一不是那个“一刀斩”!”
  施艳娘笑道:“那你放心好了,他万一不是,我会让他“做鬼也风流”,决不会留着他让你“然酸”的!”
  田元瑞想了想,道:“你打算什么时候下手?要我避开吗?”
  施艳娘道:“这种事情你当然得避开,不过……”
  忽然格格轻声荡笑地道:“你如果想看看我对付他的劲儿,而不怕难受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田元瑞摇头道:“算了,我还是识相避开好了!”
  施艳娘眨眨媚眼道:“那你明儿个下午就说进城去买东西,晚上不回来了,关照他多照顾店里的事情,好使他心里上没有顾虑!”
  “你倒是想得很周到嘛!”
  田元瑞心里很不是味道,醋意地说。
  “当然罗,这种事儿不想得周到怎么行?他心理上如果有着顾虑,不能尽兴,那有多乏味!”
  田元瑞心里虽然很不是味道,但因为关系他们十兄弟的生死性命,有点无可奈何地干笑了笑,道:“我一晚上不回来你放心?”
  施艳娘倏然轻声一笑道:“不放心又有什么办法?爱找肥的爱找瘦的随你,只是……”
  语声—顿又起,说道:“不过,我可要先警告你,千万替我当心点,否则拿刀子割掉你……”
  以下的话没有说下去,却以动作代替了言语。
  田元瑞紧接着突然发出了一声疼呼。
  这一边,施艳娘和田元瑞一双狗男女定下了猥亵无耻的美人计,另一边,江阿郎的房间外面,突然的来了四位“不速之客”。
  这四位“不速之客”竟是那“闪电刀”项君彦,美公子谷亚男和“金银双鞭”朱重哲、宋功耀。
  四个人,身形有如片叶似的飘落在后院之中了。
  项君彦不禁深望了谷亚男一眼,道:“谷兄弟好高明的轻功!”
  谷亚男微微一笑,道:“比起项兄来,小弟可就差得远了!”
  语声微一顿,凝目问道:“项兄,他真是么?”
  项君彦点头道:“我有把握他是,不过,他要是矢口否认,我就没有办法了!”
  话落,他举步轻轻地朝江阿郎房间门前走了过去,谷亚男和“金银双鞭”,跟随其后。
  走到门前,项君彦侧耳凝听了听,房内传出了一阵含糊不清,断断续续的话声,道:“你……真不该……来,你……你这是何苦呢……”
  项君彦不禁一怔!
  旋而他明白了,房里的人在做梦,说的是梦话!
  梦话停止了,房里,又恢复了那轻微的鼾声。
  项君彦按在门上的一只手轻轻一推,房门里面竟然没有下闩,一推就开了。门推开了,木板床上躺着那个店伙计的江阿郎,好梦正酣。
  项君彦回首朝“金银双鞭”打了个手势,示意二人守在门外,他和谷亚男,轻手轻脚的走入房内,走近床边,说道:“阁下我们来了!”
  床上的江阿郎翻了个身,脸转向床里。
  项君彦皱皱眉,伸手在江阿郎的胳膊上拍了两下,“阁下……”
  江阿郎抬起胳膊挥了挥,突然惊醒地一翻身坐了起来,睁大着两双惺忪的睡眼,满脸神情惊愕地道:“啊!是你……”
  项君彦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不错,是我。”
  江阿郎眨眨眼睛道:“你们不是已经走了的吗?”
  项君彦道:“我们是已经走了,但是现在却又回来了。”
  江阿郎道:“你们回来做什么?要住店么?那我替你们去……”
  他嘴里说着,身子一动,就要下床。  
  项君彦抬手一拦,摇头道:“不必了,我们不是回来住店的!”
  “那么你们回来是……”
  “特地回来找你!”
  “找我?”江阿郎神情一怔,不解地道:“找我干什么?”
  项君彦道:“想和你交个朋友。”
  江阿郎双目睁睁地道:“想和我交个朋友?你这话……”
  项君彦含笑接口道:“阁下,别再装下去了!”
  “装?装什么?”
  项君彦道:“够了,阁下,玩笑要适可而止!”
  “是,是,是。”
  江阿郎连连点头,说道:“我并未和你开玩笑呀!”
  项君彦双目微皱了皱,道:“阁下,你好意思么?”
  江阿郎满脸迷惑之色地道:“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项君彦目光倏然一凝,道:“我请问,你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吗?”
  江阿郎点头道:“当然,当然,只要你不嫌弃,我当然愿意!”
  “你这是真心话?”
  “绝对真心!”
  “如此甚好。”
  项君彦点了点头,道:“我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江阿郎道:“江阿郎,长江的江‘阿房宫’的阿,郎情妹意的郎。”
  “这是阁下的真姓名?”
  “绝对千真万确。”
  项君彦默然沉思了刹那,抬手指着谷亚男说道:“这位名叫谷亚男,相信江兄已经知道,用不着兄弟唠叨介绍了!”
  江阿郎含笑地朝谷亚男抑了抑拳,说道:“房间里连把椅子都没有,公子和项兄如不嫌弃,就请在床上坐谈如何?”
  谷亚男拱手道:“江大哥请别客气,小弟就这样站着好了!”
  项君彦轻咳了一声,道:“江兄,中午在饭堂里谷公子谈话,江兄都所见了吧?”
  江阿郎道:“听见了一些。”
  项君彦目光凝注地问道:“那么江兄怎么说?”
  江阿郎道:“什么怎么说?”
  项君彦道:“江兄肯帮忙么?”
  “帮忙?”
  江阿郎道:“项兄别开玩笑了,我只不过是个替人帮工的店伙计,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这么说,江兄是不肯承认了?”
  “项兄要我承认什么?”
  “江兄何必还装糊涂!”
  江阿郎摇头道:“我并未装甚么湖涂,也是实在不明白项兄的意思。”
  项君彦道:“你真不明白?”
  江阿郎道:“一点不假,否则,岂不是我真是装糊涂了!”
  项君彦忽然一笑道:“阁下,你已经露出了马脚了。”
  江阿郎一怔,说道:“你可是不相信我的话?”
  项君彦淡淡地道:“我倒是很愿意相信你的话,可惜你阁下的口才谈吐,却让我不敢相信。”
  江阿郎眨眨眼睛,脸上仍是那一副迷惑不解之色,道:“我的口才谈吐怎么样?”
  项君彦道:“以你的口才谈吐,根本不是个替人帮工,做人伙计的料。”
  “哦。”
  江阿郎恍然明白了,他点头一笑,说道:“你这话我并不否认,事实上我本来也的确不是个替人帮工做伙计的人,只是……唉……”
  攸然“唉”的一声轻叹,摇摇头,住口不言。
  这意思很明显,他在这里做伙计是迫不得已,他有苦衷。
  既然是有苦衷迫不得已,照理,项君彦应该就此作罢,不问了才是。
  可是,理虽如此,事却不然!
  项君彦竟然紧接着问道:“只是甚么?为何不接着说下去?”
  江阿郎目光,深望了项君彦一眼,默然未语。
  项君彦眼珠一转,道:“阁下,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这两句俗话,你不会不明白吧?”
  江阿郎眉锋微蹙了蹙,苦笑的说道:“我在这里病了一个多月,欠下了一笔房饭钱,店掌柜的还替我垫付了一笔医药费,因此,我病好了以后就留了下来,替店里帮工做伙计,偿还所欠。”
  项君彦道:“事情就这么简单?”
  江阿郎点点头说道:“事实本来就是这么简单。”
  项君彦目光忽地一凝,“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生意。”
  “什么生意?”
  “小买卖。”
  他竟然步步紧迫,打破砂锅问到底,实在够让人心里起反感,不耐烦的,然而,江阿郎真是好涵养,竟是没有丝毫不耐烦神色,淡淡地说道:“贩马。”
  项君彦道:“大概也贩刀吧!”
  “贩刀?”
  江阿郎眉锋一皱道,“项兄你可真会开玩笑说笑话”
  项君彦淡淡笑了笑,旋忽双眉倏地一扬,道:“一刀斩。”
  江阿郎心头不由暗暗一震!
  但脸色神情依旧一副茫然的样子,诧异地道:“一刀斩?谁是一刀斩?”
  项君彦道:“你!”
  江阿郎瞪目愕然道:“我?……”
  “不错。”
  项君彦说道:“江兄还不承认么?”
  江阿郎道:“项兄,你这玩笑开得太大了,我怎会是那……”
  项君彦倏然冷声截口道:“江兄,兄弟只问你究竟承不承认?”
  江阿郎摇头道:“我实在不是,要我怎么承认!”
  项君彦一声冷笑道:“好,江兄既然坚不承认就算了,谷兄弟,我们走!”
  话落,身子一转,大步就往门外走去。
  他刚跨前了一步,竟突然一回身,刀光闪电地直朝江阿郎斜角削下!
  好快的刀法!
  的确不愧“闪电刀”的美号;放眼当今武林,能够接得下他这一刀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他似乎已经铁定了心,这一刀不但奇快,而且凌厉绝伦!
  当然!
  这是因为他认定了江阿郎就是“一刀斩”,“一刀斩”名列当今武林少年“六俊”之首,且又是用刀的大行家,是以他心中十分有数,尽管他这一刀奇快凌厉绝伦;但绝对伤不了“一刀斩”!
  可是,江阿郎如果真不是“一刀斩”呢?
  那岂不是糟了么?
  那当然不会,项君彦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自信自己的刀法精纯,火候造诣已练达收发由心之境,江阿郎要真不是“一刀斩”顶多也只受点皮肉之伤而已!
  这一刀出人意外而突然,江阿郎心头不禁陡然一警!
  身形一侧,探掌就朝项君彦持刀的右腕脉门抓去!
  项君彦的刀虽然奇快绝伦,但是江阿郎的身手却比他更快!
  快得项君彦连看也没有看清楚江阿郎使用的是什么身法
  手法,只觉得右腕脉门一紧,已被江阿郎的一只手掌抓住,一条胳膊立刻发了麻。
  江阿郎的这一抓,只是一种练武之人潜意识的自卫本能,自然反应。他一把抓住了项君彦的手腕时,心中也蓦然明白上当了,连忙手一松,说道:“项兄好高明的心智!”
  项君彦收刀入鞘,轻声一笑道:“江兄原谅兄弟的冒失,不过要不这样,又怎能使江兄显露本来面目!”
  谷亚男双目异采飞闪地说道:“江大哥好高绝的身手!”
  江阿郎微微一笑,说道:“谢谢姑娘的夸奖。”谷亚男脸也倏地一红,道,“江大哥,你早就看出来了!”
  江阿郎点了点头。
  项君彦双目陡地一睁,说道:“怎么?谷……你是位姑娘……”
  谷亚男微一点头,说道:“项大哥,请你多原谅。”
  项君彦笑道:“姑娘别客气了。”
  语声一顿,目光忽地一凝,望着江阿郎问道:“江兄,你刚才所使的手法,可是‘神风拿’?”
  江阿郎神色一怔!凝目道:“项兄是听谁说过‘神风拿’这名称的?”
  项君彦道:“先师曾说过‘神风拿’罕绝天下武林,虽然只有三招,但却无人能躲得过这一招!”
  江阿郎说道:“我请问,令师老人家的讳号?”
  项君彦正容说道:“先师是东海海边渔村中的一位老夫子。”
  “啊!项兄原来是他老人家的传人。”
  江阿郎忙抱拳拱手弯腰一礼,道:“请恕小弟不知失礼之罪!”
  项君彦连忙也拱手弯腰还礼,笑说道:“算了,兄弟别俗套了!”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兄弟,现在你怎么说?”
  江阿郎道:“出身你都知道了,小弟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项君彦笑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江阿郎道:“我不承认行吗?”
  眨了眨眼睛,道:“有个问题,小弟很奇怪也不明白,项兄你见过我么?”
  项君彦摇头道:“没有。”
  “那你是怎会知道是我的?”
  “我是猜到的。”
  “既是猜到的,总该有个‘猜到’的理由,我请问那理由?”
  项君彦微微一笑,说道:“中午在店里,从那个黑衣汉子推你那一掌起,到我和谷姑娘谈话,你指说我是‘一刀斩’止的一切经过,你仔细的想想就能找到那理由何在了!”
  “哦……”
  江阿郎的脑子里立刻像风车般的飞转起来,回想着中午店堂里所发生的一切经过情形。
  项君彦接着问道:“兄弟,可想明白那理由何在了没有?”
  江阿郎眨动着眼睛,点头道:“想明白了,先是我沉着的神色引起你的怀疑,而后又因为我指说你是‘一刀斩’,所以你更猜想到我可能才真是‘一刀斩’,对不对?”
  项君彦含笑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实情也正是如此!”
  话题倏地一转,说道:“兄弟,关于谷姑娘的事情,你肯帮忙吗?”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