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二 章 古道热肠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三人坐了下来,美公子坐在中间,两个灰袍老者分坐两傍。  
  江阿郎含笑地问道:“三位要吃喝点儿什么?”
  美公子微一沉吟,说道:“给我一杯茶好了。”
  两个灰袍老者眉锋不由微微一皱,左边的老者轻咳了声道:“您应该吃点儿东西了!”
  美公子摇头道;“我不饿。”
  左边的老者道。“您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怎么会不饿!”  
  美公子道:“我心里烦,我吃不下!” 
  左边的老者道:“心里烦也不能不吃东西呀,身子又不是铁打的!”  
  右边的老者道:“您就别急了,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您要是急坏了身子,事情就更麻烦更难办了!”
  美公子道:“这我知道,你们请放心吃喝你们的吧,别管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想吃东西的时候,我自己会吃的!”
  右边的老者眼珠转了转,忽然一摇头道:“您不吃我们两个也不吃,就也来杯茶吧!
  美公子双眉微微一蹙,道:“你们二位这是何苦?何苦也……”
  左边的老者接口道:“您什么东西也不吃,只要一杯茶,您想想看,让您看着我们两个吃喝,这是什么滋味,我们两个能够吃喝得安心吗?”
  美公子默然了刹那,轻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听你们二位的话就是,吃什么,你二位快说吧,别让这位伙计老站在这儿等着了!”
  左边的老者点头一笑,立刻转向江阿郎说道:“麻烦你给我们来一壶酒,四碟下酒的小菜,六个馒头,一碗面好了。”
  江阿郎点点头道:“三位请稍坐会儿,我马上就给三位送上来。”
  说罢,转身快走的往后面走了进去。
  掌柜的田元瑞已经回到了柜台内,坐在账桌前看书。
  俊汉子虽然在自斟自饮默默地喝着酒,但是一双眼睛却不时暗暗地打量着美公子,不时地蹙眉沉思!
  也许是因为美公子的人品生得太俊,两个灰袍老者都是武林高手的原因吧?
  他脑子里一直在不停地转动着,暗想着——这美公子是什么人? 
  两个灰袍老者又是何许人?……。
  他本是个生具侠义心肠,好管闲事的少年豪侠!
  从美公子和两个灰袍老者的言谈对答中,他已经听出了美公子遇上了一件极大的麻烦困难事情,以致心烦得食难下咽,连饭都吃不下去!因此,他心中意念飞闪,忍不住好奇地离座站起身来走了过去,含笑说道:“三位,我一个人喝闷酒实在很无聊,我想和三位凑凑热闹,一起喝几杯,随便聊聊,可以吗?”
  两个灰袍老者正要开口婉拒,美公子已先一步开了口,说道:“阁下,阁下请坐!”
  说着,抬手举了举,作了个让客请坐的手势。
  两个灰袍老者微皱了皱眉,寒着脸,没有说话。
  俊汉子对两个灰袍老者那种不欢迎的脸色神情,他没有介意,安然落了座,笑笑道:“二位别不高兴,我并不是恶徒也绝无恶意!”
  右边的老者冷冷地道:“你最好不要有恶意,否则,哼!”
  俊汉子仍没介意,笑了笑,转对着美公子说道:“刚才我从公子口中听出,公子好像遇上了极大的困难,不知是什么事情,能说说么?”
  左边的老者冷声接口说道:“阁下为何问此?”
  “我是好意!”
  “好意便怎么样?”
  俊汉子道:“我想我也许能帮得上三位一点儿忙!”
  “朋友大都是从素昧平生中开始的,是不是?”
  “你这话虽然不错,不过……算了?这个忙阁下帮不上的!”美公子说道:“因为我们的事情很棘手,当今天下武林只有一个人能帮得上忙!”
  这时,江阿郎正捧着酒菜,送过来往桌上放。
  俊汉子问道:“是什么人?”
  美公子道:“一刀斩!”
  俊汉子听得一怔,说道:“公子要找“一刀斩?”
  美公子点头道:“不错,我正是找他,除他以外没有人能帮得上我的忙!”
  俊汉子眨了眨双目,说道:“公子是认识他么?”
  美公子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也从未见过。”
  俊汉子道:“那么公子又怎知道事情他一定能帮得上忙呢?”
  美公子道,“是别人指点的。”
  “什么人指点的?”
  “一位隐世的武林前辈。”
  江阿郎忽然笑道:“公子,您找对人了!”
  美公子和两灰袍老者全都不禁愕然一怔。
  美公子双目眨动地道:“我找对人了?”
  江阿郎点头含笑说道:“公子,他就是一力斩!”
  三人倏然一齐望着俊汉子,美公子目射异采,惊喜地道:“您……您就是一刀斩?”
  俊汉子没有立刻回答美公子的话,目光望着江阿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一刀斩?”
  江阿郎道:“您忘了,刚才那八个黑衣汉子中的老大不是说您是一刀斩吗?”
  俊汉子眨眨眼睛道:“你是指他口中的那一声惊呼?”
  江阿郎点头道:“正是,正是,他们对你可真害怕极了!”
  俊汉子笑了笑道;“所以你就说我是一刀斩?”
  “当时你并没有说你不是。”
  “可是我承认我是了吗?”
  “你虽然没有承认,但也未否认,不否认就等于默认,对不对?”
  “这话倒也是道理。”
  俊汉子点头微微一笑,道:“如果现在我说不是呢?”
  江阿郎一怔,道;“这个……”
  俊汉子含笑道:“怎么样?”
  江阿郎怔了怔,道:“你要是不承认那可是你的事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这话说的也是。”
  俊汉子笑了笑,转望着美公子和两个灰袍老者说道:“三位,凭良心说,我实在很想承认我就是一刀斩,奈何事实上我不是。”
  美公子目光凝注地道:“你真不是?”
  俊汉子摇头道:“公子应该明白,刚才是我自动找公子,自己要帮公子的忙的,我如果是,就绝没有不承认的道理!”
  美公子点了点头,默然没再开口说话。
  俊汉子话声微顿了顿,又道:“既然事情很棘手,又有隐世“武林前辈指点,一定非一刀斩不能帮得上忙,那我就不便再说什么帮忙的话了,不过……公子可愿交我这个朋友不?”
  美公子微一凝神,点头道:“兄台侠肝义胆,古道热肠,承蒙不弃,在下怎会不愿意交兄台这种朋友!”
  俊汉子点头道:“我名叫项君彦,尚未请教公子贵姓大名?”
  美公子双目异采倏地一闪,抱拳拱手道:“原来是名震江南武林的“闪电刀”项大侠,在下失敬,在下姓谷名亚男。”
  项君彦也抱拳拱手含笑说道:“公子请别客气。”
  语声一顿,目光转望着两个灰袍老者道:“请教二位大名?”
  右边的老者抱拳说:“老朽宋功耀。”
  左边的老者也抱拳说道:“老朽朱重哲,适才不知是项少侠当面,言语唐突失礼之处,尚请少侠原谅,千万不要介意!”
  项君彦含笑拱手道:“二位太客气了。‘金银双鞭’名震燕赵武林,乃是武林前辈,项君彦今能识荆,实感荣幸之至!”
  语声微微一顿,凝目问道:“三位可相信我?”
  谷亚男道:“相信你什么?”
  项君彦道:“三位如果相信我,便请从现在跟我一起!”
  “做什么?”
  “找公子所要找的人。”
  “你知道一刀斩在什么地方?”
  “现在还不敢说。”
  “那么……”
  “只要三位相信我,我保证,一定能找到他!”
  “要多少时间?”
  “也许一两天,也许三五天,嗯!我想三五天内定能找到他!”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江阿郎送上来六个馒头和一大碗面。项君彦笑说道:“谷兄弟请放心开怀的吃面吧,吃好了我们就动身上路。”
  谷亚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拿起筷子,默默地吃面。
  项君彦端起面前的酒杯朝宋功耀朱重哲二人一举,道:“我敬二位前辈一杯。”
  宋朱二人边忙各自端起酒杯,说道:“实在不敢当,老朽等应该先敬少侠。”项君彦笑说道:“二位前辈,别客套了,干!”
  话落,引杯就唇,一口喝干。宋朱二人,哈哈一笑,也各自举杯仰颈喝干。
  谷亚男的一碗面只吃了一小半,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项君彦皱了皱眉,说道:“谷兄弟怎不吃了?”
  “我吃饱了。”
  “只吃这么一点就饱了?”
  “我向来就吃得很少。”
  这时,宋朱二人已把六个馒头吃完了。
  朱重哲望着站立在柜台边的江阿郎说道:“小二,算账!”
  江阿郎连忙走过来笑说道:“一共是四两六钱。”
  朱重哲由怀内摸出一块五两重的银锞子,放在桌上说道:“多下的赏给你了。”
  江阿郎道:“谢谢!谢谢!”项君彦、谷亚男和“金银双鞭”四个人出了“万利栈”,上马一起走了。
  子夜,静悄悄的。
  一弯眉月高悬,无数颗星辰点缀着蓝空,这是个十分静谧美丽的夏夜。
  “万利栈”和往常一样,早巳熄了灯,上店门,店里的人都休息睡了。
  不!今儿个和往常有点不同!
  今儿个“万利栈”内,除了傍晚时分投宿的两个客人已经睡了以外,店掌柜的田元瑞和他那娇媚迷人的娇妻施艳娘还没睡,江阿郎也没有睡!
  江阿郎躺在木板床上,双手枕着后脑,他心里思潮起伏:“那个姓谷的少年是什么出身?是宦门后裔,还是武林世家子弟?他遭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又是那一位武林前辈指点,他找“一刀斩”?……”
  江阿郎这一边心里充满了一片疑问?
  另一边,田元瑞和施艳娘躺在床上,二人也都在想着心事,无法入睡!
  施艳娘忍不住了,悠悠地开了口,问道:“二哥,你睡着了没有?”
  田元瑞转侧过身子,望着施艳娘的娇魇儿道:“九妹,你也没有睡着吗?”
  怪!他两个这称呼实在有点儿怪,怎么一个是“二哥”,一个是“九妹”? 
  “九妹”施艳娘眨了眨水汪汪的明眸,问道:“是不是为了中午的事情?”
  “嗯”
  田元瑞点了点头,道:“你已经知道了?”
  施艳娘点点头道:“二哥,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田元瑞默然了刹那,道:“我想……我们就暂时别理他们算了!”
  “这样行吗?”
  “我认为这样没有什么不行的!”
  “你的意思可是指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十兄弟做的?”
  “到目前为止,江湖上,大概还没有人知道!”
  “二哥,俗语说得好:“纸包不住火,我实在很扭心……事情迟早总会被人家查出来的!”
  “那就到时候再说好了。”
  “到时候再说,那可就迟了!”
  田元瑞目光微微一凝,道:“那么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呢?”
  施艳娘眨眨明眸道:“依我的意思,我们只要想办法先掌握住一个人就行了!”
  “先掌握住一个什么人?”
  “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刀斩……”
  田元瑞默然了片刻,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可是我们到那里去找他呢?”
  “根本用不着去找!”
  “难道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要是不知道,我这话就白说了。”
  “他在什么地方?”
  田元瑞倏然坐起身子,双目灼灼地凝望着施艳娘的娇魇儿问。
  施艳娘眨动着水汪汪的明眸,神秘地一笑,道,“就在我们店里。”
  田元瑞道:“是今晚时候来投宿的那两位中的一个?”
  施艳娘摇头道:“不是!”
  田元瑞怔了怔,道:“那么……是江阿郎么?”
  “不错,就是他。”
  田元瑞神情不由一呆,道:“九妹,你开玩笑了,他怎么会是那一刀斩?”
  施艳娘倏然正容说道:“这是什么事情,你想我可能会开玩笑么?”
  田元瑞摇了摇头,道:“九妹,他不可能是的。”
  施艳娘双目一凝,道:“二哥,你见过他么?”
  田元瑞摇摇头道:“没有,据说他行踪跪秘,神出鬼没得很,江湖上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那就是了,你既然没有见过,你又怎知道他不是呢?”
  “那么你又怎么知道他是呢?”
  施艳娘忽又神秘地一笑,道:“这是天机,你就不必问了!”
  田元瑞想了想,道:“就算他是吧,你又有什么办法能掌握住他呢?”
  施艳娘娇媚迷人地嫣然一笑道:“我当然有办法,只是……”
  “怎么样?”
  “只怕你不同意。”
  田元瑞一怔,旋而恍然明白了施艳娘的心意地:“你想虏住他?”
  “嗯!怎么样?你不愿意?”
  田元瑞倏然一摇头道:“那不成!”
  施艳娘语调轻柔的道:“二哥,放大方点,别那么小家子气,好不好!”
  田元瑞道:“九妹,这种事不比别的事,你想想看,我怎么明知你和别人那个而不……算了,九妹,这件事说什么我也不同意!”
  施艳娘骄魇倏地一寒,道:“告诉你,这件事由不得你,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田元瑞脸色倏然一变,瞪目说道:“九妹,你……”
  施艳娘忽又柔声说道:“二哥,你仔细想想看,这件事的关系有多大,我们要不先虏住他,要是被那小子找到他,让他找上了我们,我们十兄弟,哪一个能对付得了他?”
  田元瑞双眉皱了皱,说道:“我想,我们十兄弟联手对付他也许不成问题!”
  施艳娘媚眼一凝,道:“你有把握?二哥。”
  “这个……”
  显然,他并没有把握,是以“这个”两字以后,没有下文。
  施艳娘娇媚地一笑道:“二哥,你我心里都很有数,我们十兄弟只怕无人有逃得过他那一刀溅血夺魂的厄运!”
  这句话又是实情,也是理,这种没有把握的事,的确冒险不得。
  田元瑞眉锋深蹙地道:“九妹,你再想想看,除了这办法以外,还有其他办法没有?”
  施艳娘摇头道:“我已经想了好久了,只有这一个办法!”
  田元瑞默然沉思了刹那,道:“可是……这办法灵吗?”
  施艳娘嫣然一笑道:“事在人为,我想一定灵!”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