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 四 章 大智若愚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皱,沉吟地望着谷亚男问道:“姑娘,请先告诉我那是件什么事情?”
  谷亚男没有立刻答话,抬手由怀内取出了一封信,双手递给江阿郎,说道:“江大哥,请先看这封信。”
  江阿郎接过这信笺打开:黄河水灾,两岸灾民十万流离失所,亟待赈济,希望吾兄即刻按图索冀,取金以赈,拯救数十万生灵,功德无量!知名不具。
  江阿郎默默地看完信后,目注谷亚男问道:“姑娘,这封信简是谁写的?”
  谷亚男道:“是一位武林隐世奇人写给家父的。”
  江阿郎道:“请问姑娘,令尊大号如何称呼?”
  谷亚男道:“家父名讳震非。”
  江阿郎双目异采一闪,道:“姑娘原来是‘燕赵孟尝客’谷大侠的千金,请恕江阿郎不知失敬!”
  谷亚男微微一笑:“江大哥请不要如此客气。”
  江阿郎双目倏然一凝,道:“姑娘要我先看这封信简的意思,可是信简上所言“按图索冀”的那张“图”了?”
  谷亚男双目异采飞闪地点头道:“江大哥才智果然高绝敏捷非常,事情正是如此!”
  “多谢姑娘夸奖。”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姑娘找我帮忙的事情,可是要我去找回那张图!”
  谷亚男说道:“还有家父和五名同行的手下!”
  江阿郎双目倏然一睁,道:“令尊!和五名手下也和那张图一起不见了?”
  “是的。”
  谷亚男点头说道:“黄河两岸,灾民数十万,亟待赈济,刻不容缓,是以家父于接到信简的当晚,便带着‘藏宝图’和五名手下动身离庄,连夜赶往藏宝地方,那知竟然一去不返,没有了消息失了踪!”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二十二天以前。”
  江阿郎沉思地说道:“照此看来,令尊等人和那张藏宝图一定是被什么黑道高手恶徒掳劫去了!”
  谷亚男点点头道:“情形可能正是这样,要不然家父和五名手下绝不会失踪得没有了消息的!”
  江阿郎两道浓眉微皱地想了想,道:“听姑娘的口气,令尊和五名手下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失踪被掳劫的?全都不知道了?”
  谷亚男道:“正是全都不知。”
  江阿郎眨了眨眼睛,道:“姑娘,我请问写这封信笺给令尊的武林隐世高人是那一位?”
  谷亚男道:“是武林人称‘不第秀才’的上官先生。”
  “啊!原来是他老人家。”
  谷亚男接道:“要小妹找江大哥帮忙,也是他老人家指点的,他老人家说这件事非得找江大哥帮忙不可,也只有江大哥最为可靠!”
  江阿郎一笑道:“他老人家真会给我找事干,一件事情未了,第二件又跟着来。”
  语声一顿即起,问:“姑娘知道那藏宝地点吗?”
  谷亚男道:“听家父说过,好象是在苗岭山中,当年‘修罗教’的老巢。”
  江阿郎道:“姑娘可曾派人去查过,令尊等人到那里没有?”
  谷亚男道:“是我自己派人去查的,家父等似乎还未到那里。”
  江阿郎想了想,道:“那张‘藏宝图’上,有没有标明藏宝地点所在,姑娘知道么?”
  谷亚男道:“这个我曾问过上官老人家,据老人家说,图上除山形地势标示外,没有一个字。”
  “姑娘已派人在江湖上查访令尊等人的消息没有?”
  “敝庄所有属下全都出动了,上官老人家并且传出了当年的信物,请丐帮弟子协助查访,并请丐帮和武林第一堡先行设法筹垫白银三十万两,参加官府赈济!”
  “哦……”
  江阿郎默然了片刻,道:“迄今为止,一点线索也没有查出?”
  谷亚男道:“虽然查出了两条线索,但因无事实证据,也不能作准!”
  江阿郎目光微凝地道:“是那两条线索?请说出来参考看看。”
  谷亚男道:“一是‘幽灵门’,一是‘五风帮’似乎都有嫌疑。”
  江阿郎缓缓仰起脸,望望屋顶沉思了片刻,目光才由屋顶收回,望着谷亚男说道:“姑娘可愿听我的?”
  谷亚男点头道:“老人家曾有交待,要我找到江大哥以后,一切都听江大哥的!”
  江阿郎笑笑:“老人家他太看重我了!”
  谷亚男道:“老人家曾说江大哥乃是个‘大智若愚’之人,所学才智两皆高绝,堪称当世武林第一人!”
  “哦。”
  江阿郎双目异彩一闪道:“老人家真是这么说的?”
  谷亚男正容说道:“他老人家确实是这么说的,要不然他老人家就不会要我一定要找到江大哥了!”
  江阿郎笑道:“他老人家可真会捧人……”话锋一顿又起,说道;“姑娘既然愿意听我的,那么就请姑娘恢复面目,一方面继续在江湖上查访,一方面派人在‘修罗教’老巢附近暗中监视,如发现行迹可疑之人,可立刻联络丐帮弟子传知我,并严令禁止暗中监视之人现身与人动手,以免打草惊蛇!”
  项君彦突然摇头说道:“江兄弟,你这要谷姑娘恢复面目在江湖上查访的办法,我不赞成!”
  江阿郎道:“为什么?”
  项君彦道:“谷大侠和‘藏宝图’如是真被黑道恶徒所掳劫,而迄今犹未见有人前往取宝的动静,显然是恶徒们尚未能看出图上的山形地势何处,必在向谷大侠逼问,以谷大侠的个性为人自不会说得出来,恶徒们对谷大侠可能还无可奈何,但是谷姑娘一恢复面目出现江湖,恶徒们定会……”
  江阿郎接口道:“向谷姑娘下手,掳劫谷姑娘,用以威胁谷大侠,说出藏宝地点,是不是?”
  “不错。”
  项君彦点头道:“恶徒们岂会放过这么一个足以威协谷大侠的好机会!”
  江阿郎含笑道:“我正是希望歹徒们不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项君彦双目一眨道:“你要以谷姑娘为饵,诱使恶徒上钩?”
  江阿郎点头道:“希望恶徒们不要太聪明,不上这个钩。”
  项君彦沉思地道:“这虽然是个很快就能查出线索的最好办法,但是我仍不赞成!”
  江阿郎道:“又为什么?”
  项君彦道:“这太危险了!”
  江阿郎忽然微微一笑,道:“这危险的问题,就要看你的了!”
  项君彦愕然一怔,道:“看我的?”
  江阿郎点头说道:“谷姑娘的安全,由你负责!”
  项君彦双目一眨道:“你要我负责保护谷姑娘?”
  江阿郎道:“不错,‘金银双鞭’两位是明的,项兄则是暗的!”
  “这个……”
  “项兄不愿意?”
  “这责任太重了!”
  “项兄害怕?”
  这话实在够刺激人,够令人心中气血往上冲。
  项君彦双目不由倏地一轩,道:“江兄弟,我自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未知道过‘害怕’这两个字!”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如此,项兄怎还有‘责任太重了’之语?”
  项君彦名列‘六俊’第二,其声誉名头仅次于‘一刀斩’,才智又岂是那种笨拙差劲之人?
  是以,他话音一落,立刻也明白了江阿郎‘害怕’两字的用意,明白自己上当了,中了江阿郎的“激将”计了。
  江阿郎笑道:“这么说,项兄是答应暗中保护谷姑娘的安全了?”
  项君彦道:“我不答应行吗?”
  江阿郎轻声一笑道:“这才不愧是老夫子的传人,名震江湖的‘闪电刀’!”
  项君彦也轻声一笑道:“江兄弟,你替我保留一点好不好,我这‘闪电刀’要和你那‘一刀斩’的名头比起来可就差了一截了!”
  谷亚男忽然眨眨眼腈问道:“江大哥,你可是暂还不打算离开这地方么?”江阿郎点头道:“我正是暂时还不离开这里!”
  项君彦双目倏然灼灼凝注地问道:“是不是为了店掌柜的?”
  江阿郎道:“项兄,你已经看出他是谁来了?”
  项君彦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该是那‘十邪’的老二,是不是?”
  “不错。”
  江阿郎点头道:“内掌柜的是‘妖狐’老九。”
  项君彦道:“武林‘十邪’无一不是两手血腥,一身罪恶难数,全都该杀死的恶徒,兄弟何不就料理了他两个算了,何必……”
  江阿郎微一摇头道:“不!‘十邪’虽然个个都该死该杀,但是目前还不是时候!”
  项君彦双目一眨,道:“为什么?”
  江阿郎道:“一是我要问清楚一件事,二是‘十邪’一年一度的聚会日期就快到了,我要等‘十邪’都到了,一举铲除他们!”
  谷亚男目闪惊色地道:“江大哥,你要独斗‘十邪’?”
  江阿郎道:“我要藉‘十邪’之事,试一试我的一身所学功力!”
  项君彦眉锋微蹙了一蹙,问:“你要问清楚一件什么事?”
  江阿郎说道:“我要查出济南府府台大人全家的血案,为这件事我在此地已经守了三个多月了!”
  项君彦道:“今年‘十邪’的聚会日期是在什么时候?”
  江阿郎道:“下个月初六。”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好了,谷姑娘,我们就这样说定了,这里的事如谷姑娘还未查出消息之前了结的话,我会立刻去找姑娘连络的!”
  谷亚男点了点头,和项君彦齐朝江阿郎拱手告别,与‘金银双鞭’朱、宋二人腾身掠空电射而去。
  田元瑞进城购物去了。
  “万利栈”,这间荒野独家店里只剩下了“妖狐”施艳娘和江阿郎两个人。夕阳刚落,天还未黑,坐在柜台里的施艳娘,一双水汪汪的妙目望了望闲在店堂里的江阿郎,娇声说道:“阿郎,今儿个早点儿关门休息吧!”江阿郎抬眼朝店外望了望,说道:“天还没黑呢,老板娘。”
  施艳娘嫣然媚笑地道:“今儿个提早休息,不做生意了。”
  “为什么?”
  “掌柜的不在,早点儿休息,落得清闲清闲。”
  “等会儿有客人来呢?”
  “就说已经客满好了。”
  “这……不大好吧!”
  “这有什么不大好的?”
  施艳娘站起娇躯,走出柜台,说道:“你闩门吧,难得掌柜的不在,我到厨房里做菜去,今儿晚上我陪你喝两杯!”
  水汪汪的媚眼儿望着江阿郎风骚荡人地一笑,扭动着娇躯,婀娜地朝后面走了进去!
  江阿郎皱皱浓眉,心中不由怦然一动,暗忖道:“这只妖狐想动什么脑筋,难道,她想迷惑我?……我倒要看看,她能耍出些什么花样来?……”
  他心里暗怔着,身子也就站了起来,走过去关上窗户、店门。
  一间陈设华丽色彩调和迷人的房间内,施艳娘和江阿郎面对而坐。
  桌上,燃烧一对龙风巨烛,摆着几样精致可口的小菜,一壶酒,两副筷。
  这种情调,颇有点儿象是‘洞房花烛’之夜。
  施艳娘抬起一双羊脂玉般的纤纤玉手,端起面前的酒杯,媚笑迷人意荡地柔声说道:“阿郎,这是上好的陈年‘女儿红’,来!我敬你一杯!”
  江阿郎做出一副手足无措神态,讷讷地说道:“谢谢,谢谢老板娘,我……我……实在不敢当。”
  施艳娘道:“别说什么不敢当的废话了,来!先干了这一杯再说!”
  朝江阿郎举了举杯,她先干了。
  江阿郎犹豫着没有动。
  施艳娘眼儿斜睨,勾人魂魄地说道:“喝呀!阿郎,男子汉大丈夫,大方一点,难道还不如我一个女人家么?”
  江阿郎似是受不得激,扬了扬两道浓眉,忽然端起酒杯,一口喝干了一杯。
  施艳娘娇笑的说道:“这才象个男子汉,怎么样?这酒还不错吧?”
  江阿郎舔了舔嘴唇,点头说道:“嗯,好酒!”
  “那就多喝几杯吧?”
  说着伸玉手拿起酒壶,先替江阿郎的酒杯斟满,又替自己斟满了一杯。放下酒壶,端起酒杯,一举说道:“来,干!”
  “好!干!”
  大概是一杯酒下肚,解除了心理上拘束感吧,江阿郎竟然立刻拿起酒杯一举,豪爽的喝干了。也许是由于心理上的拘束感解除了,也许是由于已经两杯酒下了肚,也许是由于施艳娘不断地邀饮的原故吧,于是,三杯,四杯,五……六杯……渐渐,江阿郎的神情象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改先前那种手足无措之态,不再忸怩了。
  于是,话匣儿打开了。
  施艳娘做出一副开心的神情询问起江阿郎的身世。
  江阿郎是有问必答,施艳娘问什么,江阿郎就答什么,答得合情顺理毫不牵强。
  自然,这都是江阿郎早就想好了一番毫无破绽的身世谱,全是鬼话。
  酒,燃烧着施艳娘体内的血液,她心底升起了一团火。那芙蓉般的娇面儿被那团火烧得红艳欲滴,妙目流转,檀口微张,吐气如兰。
  “啊!好热……”
  江阿郎心里在暗笑,但表面神情却佯装不胜酒力,醉眼模糊地说道:“老板娘,我不能再喝了,我要回房去睡了!”
  “怎么?你要回房去睡了!”
  施艳娘媚眼儿睨望着江阿郎。
  “是的,老板娘,我想睡了!”
  江阿郎点点头,扶着桌子,摇晃着身躯站了起来。
  施艳娘皎腕一伸,抓着江阿郎的一只手臂,人也跟着走了过去,娇声说道:“那怎么行!我还没有过瘾呢!”
  媚眼儿水汪汪的望着江阿郎。
  江阿郎摇着头,说道:“我已经不能再喝了!”
  “我不管,难得今儿个店掌柜的不在,你非陪我喝个过瘾不可!”施艳娘撒娇地说。
  江阿郎道:“可是我已经实在不能再喝了,再喝便要……”
  施艳娘眨着水汪汪的媚眼儿,含笑问道:“再喝便要怎样?”
  江阿郎道:“再喝我就要醉倒了!”
  施艳娘嫣然媚笑道:“醉倒了有什么关系,啊!好热……”
  抬起一双玉手,解除了领钮,并且还往下拉了拉,露出了凝脂般雪白的酥胸红兜肚儿。
  江阿郎心里虽然在暗暗冷笑,但一双眼睛却似情不自禁地望了那雪白的酥胸一眼。
  施艳娘故意挺了挺酥胸,两只眸珠子勾魂摄魄般冶荡地一笑,说道:“阿郎,坐下来陪我再喝几杯吧!”
  另一只玉手按着江阿郎的肩胛轻轻往下一按。
  江阿郎似是经不住她那一按,身子立刻无力地坐下去,而施艳娘却娇躯一歪,乘机扑进了江阿郎的怀内。口中‘嘤嘤’一声:“你好坏,原来你也不老实啊!”
  这种阵仗,江阿郎虽然从未经验过,只觉得心头‘怦怦’,一颗心跳得很历害很想立刻一把推开施艳娘的娇躯,但是,他为了屈身伙计三个多月的目的,心里实在不甘因此而功亏一篑。
  因此,他暗暗咬了咬牙,抱着‘入地狱,跳火坑’之心情,忍耐住施艳娘这种无耻的挑逗,铁臂一环,用力紧搂着施艳娘那丰满的娇躯,笑说道:“老板娘,我坏在那里,又什么地方不老实?”
  施艳娘扑挤在江阿郎的怀里,当然听得到他的心跳。
  她知道鱼儿快要上钩了,虽然,此刻她心中还不认定江阿郎确是‘一刀斩’,但是她已经很久未尝异味了,江阿郎年青力壮,精力充沛,说不定能令她欲仙欲死,给她无上的快乐与满足。
  因此,这时她心里已改变了原先的计划,江阿郎如果是‘一刀斩’她要使他成为裙下不二之臣,倘若不是‘一刀斩’,而真能使她获得快乐满足,便就把他留在身边和田元瑞平分‘春’色!
  当然,她也想到了田元瑞的问题,田元瑞一定会极力反对她留下不是‘一刀斩’的江阿郎和他平分‘春’色,不过,她深知田元瑞已爱她入骨,她有把握这位二哥屈服。
  江阿郎紧搂着她的娇躯,搂得她虽然腰肢生疼,有着窒息的感觉,但她并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十分有劲儿,够刺激,浑身舒畅的感觉。她丰满的娇躯,用力地往江阿郎的怀里挤了挤,吃吃地说道:“阿郎,你和女人好过没有?”
  江阿郎摇头道:“没有。”
  又是一阵吃吃荡笑:“那么你没有尝试过女人的滋味了?”
  江阿郎装着傻傻地问道:“女人会有什么滋味?”
  施艳娘笑道:“你真傻,那是一种令你们男人欲仙欲死,快乐无比的滋味,你尝试过了就知道了!”
  “哦……”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