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秘的杜先生
 
2019-07-1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山坡下的一片杜鹃已经开花了,远处的青山被春雨洗得青翠如玉,一双蝴蝶飞入花丛,又飞出来,庭园寂寂,仿佛已在红尘外。
  楚留香盘起了一条腿,坐在长廊外的石阶上,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真的已经到了玉剑山庄。
  没有人能轻易到这里来,就算是那些身怀绝技,自视绝高的高手们,也没有人敢妄越雷池一步,近年来玉剑山庄的威名之盛,几乎已超越了江南武林的三大门派、四大世家。
  可是现在他坐在这里,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明媚淡雅的春光,完全不带一点剑拔弩张的肃杀之气,更没有警卫森严的样子。
  楚留香用一根手指摸着鼻子,心里已经不能不承认玉剑山庄的这位主人确实有他了不起的地方。

×      ×      ×

  杜先生确实是这样子的。
  他是非常神秘的人,就像是奇迹一样忽然崛起于江湖,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往事和来历,除了他的亲信外,也没有人能见到他。
  但是每个人都知道,他在暗中统率着一股极可怕的势力。他的下属中有很多都是久已未在江湖中出现的绝顶高手,他们跟着他,就好像一个痴情的少女跟着她痴恋的情郎一样,随时都可以为他去做任何事,随时都可以为他去死。
  ——这位神秘的杜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究竟有什么神秘的魔力?

×      ×      ×

  楚留香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只有他一个人在等,没有胡铁花。
  因为杜先生只答应见他一个人。
  长廊尽头,终于传来一阵轻缓的跫音,一位穿着曳地长裙的妇人,用一种非凡优雅的风姿走了过来。
  她的年华虽已逝去,却绝不愿用脂粉来掩饰她眼角的皱纹。
  她的清丽与淡雅就像是远山外那一朵悠悠的白云,可是她的眼睛里却带着一种阳光般明朗的自信。
  楚留香仿佛忽然变得痴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也从未想到一个女人在青春消逝后还能保持这种非凡的美丽。
  “楚香帅。”
  她带着微笑看着他,她的声音也同样优雅。
  “前夕雨才停,香帅今天就来了,正好赶上了花开的时候。”
  只可惜楚留香不是来赏花的。
  “我知道杜先生一向很少见人,可是他已经答应见我。”楚留香绝不让自己去看她的眼睛:“我相信杜先生绝不会是个言而无信的人。”
  “我也相信他不会。”她嫣然而笑:“因为现在你已经看到他了。”
  楚留香抬起头,吃惊的看着她。
  “你就是杜先生?”
  “我就是。”她微笑:“现在你总应该相信我至少还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
  光滑的桧木地板上摆着一张古风的低几,瓶中斜插着三五朵白色的山茶,已经开出有八片瓣的茶花。
  楚留香没有看花。
  他在看着坐在他对面锦墩上的这个神奇、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现在他就算用尽所有的力量不让自己去看都不行了,就算要他的眼睛离开她一下子都困难得很。
  “我知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其实一个女人被称做先生也不能算是件奇怪的事,男人有时也会被称为夫人的。”杜先生说:“战国时就有位铸剑的大师叫做徐夫人。”
  楚留香又盯着她看了半天,忽然问:“你从来不愿见人,是不是因为你不愿让人知道你是个女人?”
  “也许是的。”杜先生淡淡的微笑:“也许只不过因为我不愿意让别人像你这么样看着我而已。”
  楚留香没有笑,也没有摸鼻子,可是他的脸却居然红了起来。
  如果胡铁花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
  要楚留香脸红绝不是件容易的事,简直就好像要拉一匹骆驼穿过针眼那么不容易。
  幸好杜先生并没有再继续讨论这问题,她只问楚留香:“我也知道你一直忙得很,这次为什么一定要来见我?是不是为了史天王和玉剑公主的婚事?”
  “不是。”
  楚留香决心要把自己的大男人气概表现一点出来了,所以立刻大声说:“你就是要把八十个公主嫁给史天王,也跟我完全没有关系。”
  “什么事跟你有关系?”
  “我只想帮我一个朋友找到他的女儿,一个曾经被人装在箱子里偷走的女孩子。”楚留香说:“我相信她一定在这里。”
  廊外的春风温柔如水,春水般温柔的暮色也已渐渐降临。
  杜先生静静的看着瓶中白色的山茶花,她的脸色看来也好像那一朵朵有八片瓣的茶花一样,纯雅、清丽、苍白,一片片、一瓣瓣、一重重叠在一起。
  花瓣忽然散开了。
  她的手指忽然轻轻一弹,花瓣就散开了,花雨缤纷,散乱在楚留香眼前,散乱了楚留香的眼。
  她的两根手指间已拈起了一根花枝,花枝一抖,刺向楚留香的双眼。
  没有人能形容她在这一瞬间使出的手法。
  无法形容的轻巧,无法形容的优雅,无法形容的毒辣!
  一种几乎已接近完美的毒辣。
  人间天上,或许也只有这么样一个女人才能使得出这种手法来。
  楚留香的眼睛如果被刺瞎,也应该毫无怨尤了。
  因为他已经看见了这么样的一个女人,他这一生看见的已够多。

×      ×      ×

  白瓷的酒坛上用彩釉绘着二十朵牡丹。
  这是真正的花雕,二十年陈的绝顶花雕,胡铁花已尽一坛。
  一坛已尽,还有一坛。
  “你为什么不再喝?”花姑妈问他:“你也应该知道能喝到这种酒是很难得的。”
  “好酒难得,好友更难得。”
  胡铁花敞开了衣襟,大马金刀地坐在一个花棚下一张石桌前的一个石凳上。
  “要是那个老臭虫知道有这么样两坛好酒都被我喝光了,不活活的气死才怪,老臭虫变成死臭虫就不好玩了。”
  “你要留一坛给他喝?”
  “不是给他喝,是陪他喝,他喝酒虽然比倒酒还快,我也不慢,他喝半坛,我也不会少喝一点。”胡铁花开怀大笑:“所以他喝下半坛时,我已经喝了一坛半。”
  花姑妈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他,又用一种很特别的声音问:“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呢?”
  “他为什么不会来?”
  本来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胡铁花忽然又清醒了,一双眼睛忽然又瞪得比牛铃还大。
  “我肯替你们做这件事,因为我知道这件不是坏事,要是我不能在五月初五之前把公主送到史天王那里,那个狗屎天王就一定会杀过来,就算你们能击退他,这一路上的老百姓的血也要流成河了。”
  胡铁花厉声道:“可是你们只要敢动楚留香,我就先要把你们这个地方变成一条河,一条血流出来的河。”
  花姑妈没有说话。
  她很少有不说话的时候,现在居然没有说话,因为远方忽然有一阵缥缥缈缈、幽幽柔柔的琴声传了过来,一种无论任何人听见,都会变得暂时说不出话的琴声。
  ——一朵花开放时是不是也有声音?有谁能听得出那是什么声音?
  ——花落时是不是也有声音?

×      ×      ×

  花落无声,肠断亦无声。
  有声即是无声,无声又何尝不是有声?只不过通常都没有人能听得清而已。
  花落时的声音,有时岂非也像是肠断时一样?

×      ×      ×

  琴声断肠。
  八重瓣的白色山茶花一片片飘落,飘落在光亮如镜的桧木地板上,飘落在楚留香膝畔。
  剑一般的花枝已刺在他的眉睫间,这一刺已是剑术中的精髓。
  所有无法无相无情无义无命的剑法中的精髓。
  这一剑已经是禅。
  禅无情,禅无理,禅亦非禅。非禅也是禅,非剑也是剑。
  到了某一种境界时,非禅的禅可以令人悟道,非剑的剑也可以将人刺杀于一刹那间。
  楚留香却好像完全不明白。
  他连动都没有动,连眼睛都没有眨,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这根花枝能将他刺杀于刹那间。
  一弹指间就已是六十刹那。
  如果这根花枝刺下去,那么在一弹指间楚留香就已经死了六十次。

×      ×      ×

  琴声断肠,天色渐暗。
  花姑妈看胡铁花,神情忽然变得异常温柔,真的温柔,从来都没有人看见过的那么温柔。
  “你醉了,你喝的本来就是醉人的酒,你本来就应该知道你会醉的。”
  一阵风吹过,一瓣花飘落。
  “花会开也会落,有花开时,就应该知道有花落时,因为花就是花,既然不能不开,就不能不落。”花姑妈幽幽的说:“这就好像我们这些人一样。应该醉的,就非醉不可,应该死的,也非死不可?”
  胡铁花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醉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琴声,还是花姑妈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酒中某一种醉人的秘密,竟在这个他既不能醉也不会醉的时候让他醉了。
  可是他还能听到花姑妈说的话。
  “花开花落,人聚人散,都是无可奈何的事。”
  她的声音中确实有种无可奈何的悲哀:“人在江湖,就好像花在枝头一样,要开要落,要聚要散,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

×      ×      ×

  一刹那的时间虽然短暂,可是在某一个奇妙的刹那间,一个人忽然就会化为万劫不复的飞灰,落花也会化作香泥。
  现在天色已渐渐暗了,落花已走,千千万万的刹那已过去,剑一般的花枝,却仍停留在楚留香的眉睫间,居然还没有刺下去。
  忽然间,又有一阵风吹过,落花忽然化作了飞灰,飞散入渐暗渐浓的暮色里,那一根随时可以将他刺杀于飞灰中的花枝,也一寸寸断落在他眼前。
  这不是奇迹。
  这是一个人在经过无数次危难后所得到的智慧与力量的结晶。
  八重瓣的山茶花飘散飞起时,它的枝与瓣就已经被楚留香的内力变成了有形而无质的“相”。虽然仍有相,却已无力。
  杜先生的神色没有变。没有一点惊惶,也没有一点恐惧。
  因为她知道宝剑有双锋,每当她认为自己可以散乱对方的心神与眼神时,她自己的心神与眼神也同样可能被对方散乱。
  这其间的差别往往只不过在毫厘之间,如果是她对了,她胜,如果是她败了,她也甘心。
  “我败了!”杜先生对楚留香说:“这是我第一次败给一个男人。”
  无论是胜是败,她的风姿都是不会变的。
  “既然我已经败在你手里,随便你要怎么样对我都没关系。”
  楚留香静静的看着她,静静的看了她很久,忽然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庭园寂寂,夜凉如水。
  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夜色已笼罩了大地,但空中已有一弯银钩般的新月升起。
  等到楚留香再回过头去看她时,她已经不在了。
  可是琴声仍在。
  幽柔断肠的琴声,就好像忽然变成了一个新月般的钓鱼钩。
  楚留香就好像忽然变成了一条鱼。

×      ×      ×

  ——杜先生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不让他见焦林的女儿?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看得出杜先生对他并没有恶意,可是在那一瞬间,却下决心要将他置之于死地。
  在她发现自己已惨败时,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来阻止楚留香:“随便你要对我怎么样都没关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确已准备承受一切。她的眼睛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了楚留香。
  一个中年女人克制已久的欲情,已经在那一瞬间毫无保留的表露出来,惨败的刺激就好像是把快刀,已经剖开了她外表的硬壳。
  在那一刻间,楚留香也不知道多少次想伸出手,去解她的衣襟。
  衣襟下的躯体已不知道有多久未经男人触摸了。
  苍白的胴体,苍白柔弱甜蜜如处子,却又充满了中年女人的激情。
  楚留香对自己坦白的承认,在他第一眼看到她时,心里已经有了这种秘密的幻想和欲望。
  可是每当他要伸出手来时,他心里就会升起一种充满了罪恶与不祥的凶兆,就好像在告诉他,如果他这么样做了,必将后悔终生。
  这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这一阵阵始终纠缠在他耳边的琴声?
  直到现在,楚留香才能肯定的告诉自己:“是的,就是因为这琴声。”
  幽柔的琴声一直在重复弹奏着同一个调子。
  在扬州的勾栏院中,在秦淮河旁,楚留香曾经听着这种调子。
  它的曲牌就叫做“新月”。
  柔美的新月调,就像是无数根柔丝,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楚留香绑住了。
  奏琴的人身上是不是也有一弯新月?

相关热词搜索:新月传奇

上一篇:第七章 出价最高的人
下一篇:第九章 暴雨中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