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怜香惜玉的人
 
2019-07-1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人是不会变成猪的,可是胡铁花如果真的变成了一条猪,也不会让楚留香觉得更奇怪。
  他实在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胡铁花会变成这样子。
  胡铁花也在看着他,居然也好像第一次看见这个人一样,而且这个人脸上还长着一朵喇叭花。
  “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胡铁花居然问他:“还是被人踩到了尾巴?”
  “这个人有尾巴?”一个女孩子故意瞪大了她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我怎么看不出他的尾巴在哪里?”
  “一个人如果变成了老狐狸,就算有尾巴,别人也看不见的。”胡铁花一本正经的说:“可是你们看,他的样子是不是有点怪怪的?是不是好像刚把一只又胖又肥的大臭虫活活吞下去了?”
  女孩们都吃吃的笑了起来,她们的笑声就像她们的人一样迷人。
  楚留香在看着自己的手,实在很想把这只手握成拳头,送到胡铁花鼻子上去,把这小子的一个鼻子打成两个。
  一个人的脸上如果长着两个鼻子的时候,大概就不会放这种狗屁了。
  只可惜楚留香一向没有打朋友鼻子的习惯,所以只好把这只手摸到自己鼻子上去。
  女孩子们笑得更开心,他居然也陪着她们笑起来,而且笑得比她们更开心。
  “好玩好玩,真是好玩极了。”他问胡铁花:“你几时变得这么好玩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难道你觉得不好玩?”胡铁花眨着眼:“难道你在生我的气?”
  他居然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难道你一定要看到我已经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像野狗一样躲在这里,你才会高兴?”
  小桌除了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干果、蜜饯、糕饼、肉脯外,还有两坛酒。
  胡铁花又问楚留香:“你看不看得出这是什么?”他拍着酒坛子:“这一坛是三十年的女儿红,这一坛是最好的泸州大麯。”
  他又搂起了旁边一个细腰长腿的女孩子:“你的鼻子虽然不灵,眼光却一向不错,当然也应该看得出这几位小姑娘,每一个都比我们以前遇到的那些女孩子好看十八倍。”
  胡铁花摇着头叹息:“一个人有了这么好的酒,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居然还没有忘记把他的朋友找来分享,你说这个人是个多么够义气的朋友。”胡铁花叹着气说:“如果我有这么好的朋友,我简直要流着眼泪跪下去吻他的脚。”
  楚留香笑了,这一次是真的笑了。
  如果你交到这么一个朋友,你能对他怎么样?咬他一口?
  那个大眼睛的小姑娘吃吃的笑道:“你放心,他不会真要你吻他的脚的,他只不过想你想得要命,所以才用了一点诡计把你骗来,只不过要你陪他喝杯酒而已。”
  她跪在小桌前,用白玉杯替楚留香满满的倒了一杯女儿红,她的一双手比白玉还白,手上还戴着个碧绿的翡翠戒指。
  楚留香也坐下来了,盯着她这双手,就好像一个标准的老色迷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笑得更甜,把酒杯送过去,送到楚留香面前:“你先喝光这杯酒,我就告诉你。”
  “不行,喝一杯不行,”楚留香说:“我最少也要先喝十八杯。”
  他伸出手,却不去接酒杯,却握住了那双又白又嫩的手。
  大眼睛的小姑娘娇笑着不依:“你坏死了,你真是个坏人。”
  “我本来就是个坏人。”楚留香笑得有点不怀好意:“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比你想象中还坏十倍。”
  只听“咯”的一声响,这位小姑娘一双白玉般的小手已被他拗脱了节。
  她手里白玉杯已被楚留香掷出去,打在那个细腰长腿少女的腰眼上。
  她的翡翠戒指也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楚留香脱下来,以中指扣拇指弹出,击中了另一个女孩子左肩上的肩井穴。
  大眼睛的小姑娘疼得叫出来的时候,她们已经不能动了。
  三个女孩子都已被吓呆。
  她们实在连做梦都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好像很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居然会这样子对付她们。
  她们之中看起来最柔、最弱、最娇小的一个,却忽然抽出一柄寒光四射的短刀,抵住了胡铁花的咽喉。
  “楚留香,我佩服你,你的确有两下子,我实在不明白你怎么会看出这地方有破绽来的。”她恨恨的说:“可是你只要再动一动,我就割下他的脑袋!”
  无论谁都看得出她不是在故意吓唬人。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种女孩子,平时看起来好像比小猫咪还乖,可是只要有一点不对,她就会露出她的利爪来,不但会把你抓得皮破血流,就算把你活活抓死,她也不会眨一眨眼。
  这个女孩子无疑就是这种人。
  胡铁花虽然还在笑,脸色却有点发白了,楚留香却完全不在乎。
  “你割吧,最好快点割,随便你要怎么割都行。”楚留香微笑:“那个脑袋又不是我的脑袋,你割下来我又不会痛。”
  他居然又坐了下去,就好像准备要看戏一样,脸上居然还带着种很欣赏的表情。
  “你割,我看,”楚留香笑得更愉快:“看你这么样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割人的脑袋,一定是很有趣。”
  胡铁花叫起来了:“有趣?你居然还说有趣?”他大叫:“你这种朋友是什么朋友?”
  楚留香悠然微笑:“像我这样的朋友本来就少见得很,想见到一个都很不容易,今天被你们见到了,真是你们的福气。”
  本来要割人脑袋的少女好像已经有点发慌了,一双本来充满杀机的眼睛里已经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她不是不敢割人的脑袋,可是割下了这个人的脑袋之后呢?她自己的脑袋是不是也会被人割下来?是不是还会遇到一些比脑袋被割下更可怕的事?
  楚留香并没有说这种话,他一向不会说这种话。这种话本来就不是楚留香这种人能说得出来的。
  可是他总有法子让别人自己去想象。
  寒光四射的短刀依然架在胡铁花脖子上,拿着刀的手却好像已经开始在发抖了。
  “如果你并不急着要割他的脑袋,我也不急。”楚留香悠然道:“在这里坐坐也很舒服,我也一向很有耐性。”
  他又叹了口气:“唯一的遗憾是,这里的酒都是绝对不能喝的,喝了之后一定就会变得像这位胡大爷一样,使不出力来了。”
  拿刀的手抖得更厉害。
  这么样耗下去要耗到几时?耗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她忽然发现这件事已经变得很不好玩了。
  楚留香仿佛已经看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忽然提议:“如果你已经不想再这么玩下去,我们还有个法子可以解决这件事。”
  “什么法子?”她立刻问。
  “你让我把我们这位胡大爷带走,等我们走了,你们也可以走了,我绝不会碰你们。”楚留香说:“你应该知道我一向是个最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几乎毫不考虑的,拿刀的手立刻就离开了胡铁花的咽喉。
  “好,我相信你。”她说:“我知道楚留香一向言而有信。”
  两只手的手腕都已脱了臼的大眼睛本来一直忍住疼痛在掉眼泪,忽然大声问:“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事,这位胡大爷也一直很听话,我们叫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楚留香怎么会知道酒里有迷药,发现我们的秘密?”
  楚留香微笑着倒了杯酒给她:“你先喝完这杯酒,我就告诉你。”

×      ×      ×

  酒是不能喝的。
  所以她们永远也猜不出楚留香怎么会发现她们的秘密。

×      ×      ×

  高山、流水。
  泉水自高山上流下,流到这里,集成一池,池水澄清。
  胡铁花身上还是穿着那身花花大少的衣裳,穿得整整齐齐的。
  他就这么样整整齐齐的穿着一身衣裳,泡在澄清的池水里。
  因为楚留香坚持认定只有用这法子才能帮助他快一点解开药力,他想反对都不行。
  他只有看着楚留香,像一只公鸡一样盯着楚留香看了半天,忽然长长叹了口气:“你真行,你真了不起,不但英俊潇洒,而且聪明绝顶,像你这么伟大的天才,找遍天上地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他越说声音越大:“如果你自己认为你只不过是天下第二个最伟大的人,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楚留香躺在池水旁一块青石上,一脸很舒服、很愉快的样子。
  “我喜欢听这一类的话,你最好再多说几句。”
  “我当然会说的,只可惜我说的并不是你。”
  “不是我?是谁?”
  “是我自己。”胡铁花道:“我说的是我自己,因为我实在太聪明、太伟大,连自己都不能不佩服。”
  楚留香躺着的时候是很少有人能让他站起来的,可是现在一下就跳起来了,就好像看见鬼一样看着胡铁花。
  “你是不是在说你很佩服你自己?我有没有听错?”
  “没有,你完全没有听错。”胡铁花说:“你的耳朵又不像你的鼻子那么差劲,怎么会听错!”
  “我在那种要命的情况下把你救了出来,连别人都对我佩服得要命,你非但不感激我,也不佩服我,反而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楚留香摇头叹气!“这一点连我都不能不佩服。”
  “你当然也要佩服我。”胡铁花正经的说:“没有我,你怎么能把我救出来?”
  楚留香愣住。
  他一向知道胡铁花的脸皮很厚,却还是想不到居然厚到如此程度。
  可是胡铁花也有胡铁花的道理。
  “我们是老朋友了,已经快老掉了牙,我问你,你看我洗过几次澡?”
  “好像没有几次。”楚留香在记忆中搜索:“好像只有一两次。”
  “要我洗澡是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也不算很困难,只不过比要狗不吃屎困难一点点而已。”
  “要我不喝酒呢?”
  “那就真的困难了。”楚留香叹口气:“那简直比要你不碰女人更困难。”
  “那个狗窝里,有那么多好酒,那么多好看的女人,可是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却清醒无比,而且洗得比你刚出生时还干净,就算是条猪,也应该看得出情况不对了。”胡铁花咧开大嘴对楚留香笑了笑:“何况你最少比猪要聪明一点。”
  楚留香说不出话来了。
  他忽然发现胡铁花确实是有道理的,非常有道理。
  唯一的问题是:“像你这么样一位伟大的天才,怎么会被四个小女孩制住了的?”

相关热词搜索:新月传奇

上一篇:第二章 纯丝手帕上的新月
下一篇:第四章 胭脂·宫粉·刨花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