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决战
 
2019-07-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现在,楚留香终于已将局势完全控制住了!已反客为主!
  但蝙蝠公子究竟是谁呢?
  他的人在哪里?
  这秘密眼见就要被揭穿,大家的心情反而更紧张。
  只有一个人的神情还很镇定,态度还很安详。
  这人当然就是原随云。
  楚留香目光忽然凝注在他脸上,道:“却不知原公子是否也要我将蝙蝠公子的名字说出来?”
  原随云还是在微笑着,道:“香帅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胡铁花忍不住道:“你就快说吧,难道真想急死人不成?”
  楚留香道:“这里终年不见天日,也不见灯火,永远都在黑暗中,只因那位蝙蝠公子根本用不着光亮。”
  他一字字接着道:“只因他本就是个见不到光明的瞎子!”
  这句话说出,大家的眼睛忽然都一齐瞪在原随云脸上。
  原随云却还是不动声色,淡淡笑道:“在下就正是个瞎子。”
  楚留香道:“阁下也就正是蝙蝠公子!”
  原随云居然还是面不改色,道:“哦?我是么?”
  楚留香道:“阁下虽震聋了英老先生的耳朵,但却还是慢了半步,他最后还是说出了一个字,有时一个字已足够泄漏很多秘密。”
  英万里最后一声狂吼,只有一个字。
  “原……”
  他吼声突然停顿,因为那时他已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在他说来,那简直比杀了他还可怕。
  只不过他耳朵未聋前,已听出了自铜管中发出的声音就是原随云——楚留香显然也早就在怀疑原随云。
  原随云沉默了很久,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毕竟还是低估了你。”
  蝙蝠公子竟是原随云!
  胡铁花简直无法相信,任何人都无法相信。
  这气度高华,温柔有礼的世家子,竟做得出如此残酷、如此可怕的事。
  楚留香凝注着他,缓缓地道:“我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证明你是蝙蝠公子,你本可以狡辩否认的。”
  原随云淡淡一笑,道:“我不必。”
  他笑得虽淡漠,却带着种逼人的傲气。
  楚留香忽也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毕竟没有低估了你。”
  原随云道:“我错了,你也错了。”
  楚留香道:“我错了?”
  原随云缓缓道:“我本来只想要你的一双眼睛,现在却势必要你的命!”
  楚留香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你有机会,但机会并不很大。”
  原随云道:“至少比你的机会大,是么?”
  楚留香道:“是!”
  这“是”字虽是人人都会说的,但在此时此刻说出来,却不但要有超人的智慧,还得有过人的勇气。
  原随云也沉默了很久,忽然道:“有很多人对别人虽很了解,对自己却一无所知。”
  楚留香道:“了解别人本就比了解自己容易。”
  原随云道:“只有你,你不但能了解别人,也能了解自己,就只这一点,已非人能及。我与你为敌,实在也是逼不得已。”
  楚留香叹道:“我也早就说过,世上最可怕的敌人就是你。”
  原随云道:“你自知没有把握胜我?”
  楚留香道:“是。”
  原随云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与我交手?”
  楚留香道:“势在必行,别无选择!”
  原随云道:“好!”
  他霍然长身而起,微笑着道:“久闻你往往能以寡敌众,以弱胜强,我倒想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子?”
  楚留香淡淡道:“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只不过是‘信心’二字而已!”
  原随云道:“信心?”
  楚留香道:“我确信邪必不能胜正,强权必不能胜公理,黑暗必不会久长,人世间必有光明存在!”
  原随云的脸色终于变了,冷笑道:“信心能不能当饭吃?”
  楚留香道:“不能,但人若无信心,和行尸走肉又有何异?”
  原随云又笑了,道:“好!但愿你的信心能将我击倒。”
  他袍袖一展,整个人突然飘飘飞起,就像是一只蝙蝠在无声的滑行,姿势真是说不出的优美。
  他这一掠之势并不快,但忽然间就落在楚留香的面前。
  绝没有人见到过原随云的武功,有人甚至不知道他也会武功,直等他这一手轻功露出,大家才都不禁为之耸然动容。
  原随云长袖垂地,微笑道:“请。”
  楚留香也微笑着,道:“请!”
  两人相对一揖,各各退后了三步,面上的微笑犹未消失。
  两人直到现在,还未疾言厉色说过一句话。
  在这种生死决战的一刹那,若是换了别人,纵不紧张得发抖,也难免要变得脸色铁青。
  他们却还是如此客气,如此多礼。
  他们的神经就好像是铁铸的,绝不会因任何事而紧张。
  但在这种温和的笑容后,隐藏着的却是什么呢?
  每个人都在瞧着他们的手。
  因为无论谁都可以想到,只要他们一出手,就必定是石破天惊、惊天动地的招式!
  每个人都在等着他们出手。
  就在这时,突听一人大喝道:“等一等,这一战是我的!”

×      ×      ×

  人影一闪,胡铁花已挡在楚留香面前。
  楚留香皱眉道:“我已说过……”
  胡铁花大声道:“我不管你说过什么,这一战你都得让给我!”
  楚留香道:“为什么?”
  胡铁花瞪着原随云,道:“我一见到这人,就拿他当做朋友,你们怀疑他时,我还百般为他辩护,可是……可是他却出卖了我。”
  原随云叹了口气,道:“江湖中人心诡谲,你本不该随便交朋友。”
  胡铁花咬着牙道:“我虽然看错了你,但出卖我的人也都要后悔的。”
  原随云道:“后悔的人也许是你自己。”
  他又叹了口气,道:“乘你现在还未后悔时,快退下去吧,我不愿和你交手。”
  胡铁花怒道:“为什么?”
  原随云淡淡道:“因为你绝不是我的对手,楚香帅也许还有三分机会,你却连一分机会也没有。”
  胡铁花大喝道:“放屁……”
  他的拳头和他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去的。
  拳风竟将他的喝声都压了下去。

×      ×      ×

  谁都知道胡铁花是个又冲动、又暴躁的人,就算是为了芝麻绿豆般的一点点小事,他往往也会暴跳如雷,大发脾气。
  只有在一种时候,他反而比别人都能沉得住气。
  那就是打架的时候。
  他这一辈子也不知和人打过多少次架了,有时固然是和武林高手作生死相拼的决斗,但有时,他也会脱下衣服,打着赤膊,全不用武功和市井中的地痞流氓打个痛快。
  打过几百次架之后,他才学会了两个字:冷静!
  要打赢,就要冷静。
  无论谁打架都不希望打输的,胡铁花当然也不会例外。
  所以他就算已气得脸红脖子粗,但一到真的要打架的时候,他立刻就会冷静下来——
  从经验中得到的教训,总是特别不容易忘记。
  奇怪的是,他这一次却像是已将这教训完全忘得干干净净。
  他简直一点也不冷静。
  这一拳击出虽然很威风、很有力,但无论谁都可以看出,这种招式用来对付地痞流氓固然很有效,若用来对付蝙蝠公子这样的绝顶高手,简直就好像要用修指甲的小刀去屠牛一样不智。
  像胡铁花这种有经验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
  原随云果然全没有费半分力,就容容易易将这一招躲了过去。
  胡铁花反身错步,又是两拳击出。
  这两拳力量更大,拳风更响。
  虎虎的拳风将火苗拉得又高又长,却连原随云的衣袂都没有沾着。
  张三骂了他几百遍“呆子”了,此刻终于忍不住骂出口:“呆子,你小子真他妈的是个活生生的大呆子。”
  原随云忽然笑了笑,道:“若有人认为他呆,那人自己才是呆子。”
  他身形就像是一片云般在胡铁花四面飘动着,直到现在,还没有还手向胡铁花发出过一招。
  张三道:“你当然不会说他呆,你本就希望他越呆越好。”
  原随云淡淡道:“你是不是要他用没有声音的招式对付我?”
  张三还没有说话,胡铁花已怒道:“你虽然不是个东西,但姓胡的无论如何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个瞎子,你只管放心好了。”
  原随云说话的声音还是很从容,和平时说话完全没什么不同,谁也不会听出他说话的时候正在和别人作生死的决斗。
  胡铁花说话却已有些不对劲了。
  原随云道:“我本来就放心得很。”
  他又笑了笑,接着道:“无声的招式谁都会使的,若是用这种法子就能将我击倒,我还能活到现在么?”
  他还是没有回手。
  胡铁花第十七拳已击出,突又硬生生收了回来。
  原随云身形也立刻停顿。
  胡铁花大声道:“现在是动手的时候,不是动嘴的时候,你懂不懂?”
  原随云道:“我懂。”
  胡铁花道:“既然懂,为什么不出手?”
  原随云淡淡道:“这也许只是因为我太懂了。”
  胡铁花道:“你懂什么?”
  原随云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要我出手,先让楚香帅看清我的武功家数,才好想法子来对付我,是么?”
  胡铁花道:“哼!”
  原随云叹了口气,道:“你的确不愧是他的好朋友,只可惜你这番心机全都白费了。”
  胡铁花道:“哦?”
  原随云道:“我会的武功一共有三十三种,无论用哪种都可将你击倒。”
  胡铁花冷笑道:“你这三十三种功夫中最厉害的一种想必就是‘吹牛’。”
  原随云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道:“若是加上吹牛,就是三十四种。”
  胡铁花道:“其余的三十三种,你倒也不妨说来听听。”
  原随云道:“东瀛甲贺谷的‘大拍手’、血影人的轻功、华山派的‘清风十三式’、黄教密宗的‘大手印’、失传已久的‘朱砂掌’、蜀中唐门的毒药暗器……这几种功夫你们想必都已知道了。”
  胡铁花道:“还有呢?”
  原随云道:“还有巴山顾道人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少林的‘降龙伏虎罗汉拳’、武当的‘流云飞袖’、辰州言家的‘僵尸拳’、中原彭家的‘五虎断门刀’、北派正宗‘鸳鸯腿’……”
  胡铁花道:“还有呢?”
  原随云笑了笑,道:“就凭这十几种功夫还不够吗?”
  胡铁花冷笑道:“既然你自己觉得很够了,为什么不敢出手?”
  原随云道:“因为你既然曾经将我当做朋友,我至少总该让你多活些时候。”
  胡铁花道:“哦?你想让我活多久?”
  原随云道:“至少等到他们全都死光了之后。”
  胡铁花道:“他们?”
  原随云道:“‘他们’的意思,就是这个地方所有的人。”
  胡铁花道:“你要将这里所有的人全杀光?”
  原随云又笑了,道:“我的秘密已被他们知道,你以为我还会让他们活着?”
  胡铁花瞪着他,忽然仰面大笑了起来,道:“各位听到了没有,这人不但会吹牛,还很会做梦!”
  原随云道:“在你们说来,这的确是场噩梦,只可惜这场梦已永远没有醒的时候。”
  张三忽也笑道:“只可惜你什么都瞧不见,否则也就说不出这种话了。”

相关热词搜索:蝙蝠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十九回 蝙蝠公子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