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死客人
 
2019-07-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四热炒、四冷盘还没搬下去,一尾“清蒸时鱼”已摆上来,海阔天请客的菜,是从来不会令客人失望的。
  “清蒸时鱼”正是三和楼钱师傅的拿手名菜,胡铁花觉得它虽不如张三烤鱼的鲜香,但滑嫩处却仿佛犹有过之。
  但无论多么好的菜,也得要心情好的时候才能够欣赏领略,一个人若是满肚子别扭,就算将天下第一名厨的第一名菜摆在他面前,他也会觉得食而不知其味的。
  现在大家心里显然都别扭得很。
  云从龙自从坐下来,就一直铁青着脸,瞪着武维扬,看到这么样一张脸,还有谁能吃得下去?
  “神龙帮”与“凤尾帮”为了抢地盘,虽曾血战多次,但那已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早已成了过去。
  近年来江湖中人都以为两帮早已和好,而且还谣传武维扬和云从龙两人“不打不相识”,如今已成为好朋友。
  但看今天的情形,两人还像是在斗公鸡似的。
  胡铁花实在想不通,海阔天为何将这两人全都请到一个地方来?难道是存心想找个机会让这两人打一架么?
  只听楼梯声响,又有人上楼来了,听那脚步声,显然不止一个人。
  丁枫皱了皱眉头,道:“难道海帮主还请了别的客人?”
  海阔天目光闪动,笑道:“客人都已到齐,若还有人来,只怕就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了。”
  云从龙忽然长身而起,向海阔天抱了拳,道:“这两人是在下邀来的,失礼之处,但望海帮主千万莫要见怪!”
  海阔天道:“焉有见怪之礼?人越多越热闹,云帮主请来的客人,就是在下的贵宾,只不过……”
  他大笑着接道:“规矩却不可废,迟来的人,还是要罚三杯的。”
  云从龙又瞪了武维扬一眼,冷冷道:“只可惜这两人是一滴酒也喝不下去的人。”
  海阔天笑道:“无论谁说不能喝酒,都一定是骗人的,真正一滴酒都不能喝的人,在下倒未见过。”
  胡铁花忍不住笑道:“真正连一滴酒都不能喝的,只怕是个死人。”
  云从龙铁青着脸,毫无表情,冷冷道:“这两人正是死人!”
  胡铁花怔住了。
  这人居然找了两个死人来做陪客!
  难道他还嫌今天这场面太热闹了么?
  海阔天面上阵青阵白,神情更是尴尬,忽然仰面大笑道:“好好好,什么样的客人在下都请过,能有死客人来赏光,今天倒真还是破题儿第一遭,云帮主倒真替在下想得周到,总算让在下开了眼界。”
  他脸色一沉,厉声道:“但既然是云帮主请来的,无论是死是活,都请进来吧!”
  云从龙似乎全未听出他话中的骨头,还是面无表情,抱拳道:“既是如此,多谢海帮主了!”。
  他缓缓走了出去,慢慢的掀起门帘。
  门口竟果然直挺挺站着两个人。
  死人!

×      ×      ×

  死人自然不会自己走上楼的,后面自然还有两个活人扶着。但大家看到了这两个死人,就谁也不会再去留意他们背后的活人。
  只见这两个死人全身湿淋淋的,面目浮肿,竟像是两个刚从地狱中逃出来的水鬼,那模样真是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屋子里的灯火虽然很明亮,但大家骤然见到这么样两个死人,还是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胡铁花和勾子长的面色更都已变了。
  这两个死人,他居然是认得的。
  这两人都穿着紧身的黑衣,腰上都系着七色的腰带,竟赫然正是楚留香他们方才从江里捞出来的那两具尸体。
  楚留香本要将这两具尸首埋葬的,但张三和胡铁花却都认为还是应该将“他们”抛回江里。
  张三认为这件事以后一定还会有变化。
  他倒真还没有猜错,这两人此刻果然又被人捞起来了。
  但这两人明明是“凤尾帮”门下,云从龙将他们送来干什么呢?

×      ×      ×

  海阔天的确也是个角色,此刻已沉住气了,干笑两声,道:“这两位既然是云帮主请来的贵客,云帮主就该为大家介绍介绍才是。”
  云从龙冷冷道:“各位虽不认得这两人,但武帮主却一定是认得的。”
  他目光一转,刀一般瞪着武维扬,厉声道:“武帮主可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来的?”
  武维扬道:“请教。”
  云从龙一字字地续道:“他们是要向武帮主索命来的!”
  死人索命,固然谁也不会相信,但云从龙说的这句话每个字里都充满了怨毒之意,连别的人听了,背脊中都仿佛升起了一阵寒意。
  门帘掀起,一阵风自门外吹来,灯火飘摇。
  闪动的灯光照在这两个死人脸上,这两张脸竟似也动了起来,那神情更是说不出的诡秘可怖,竟似真的要择人而噬。
  武维扬的身子不由自主向后缩了缩,勉强笑道:“云帮主若是在说笑,这笑话就未免说得太不高明了。”
  云从龙冷冷道:“死人是从来不说笑的。”
  他忽然撕开了死人身上的衣襟,露出了他们左肋的伤口来,嘶声说道:“各位都是江湖中的大行家,不知是否已看出,他们这致命的伤口是被什么样的凶器所伤的?”
  大家面面相觑,闭口不言,显然谁也不愿涉入这件是非之中。
  云从龙道:“在下纵然不说,各位想必也已看出这是‘神箭射日’武大帮主的大手笔了。一箭入骨,直穿心腑,武大帮主的“凤尾箭”果然是高明极了,厉害极了……”
  他仰天冷笑了几声,接着又道:“只不过这两人却死得有些不明不白,直到临死时,还不知武大帮主为何要向他们下这毒手!”
  武维扬厉声道:“这两人本是我‘凤尾帮’属下,我就算杀了他们,也是‘凤尾帮’的私事,与‘神龙帮’的云大帮主又有何关系?”
  这句话正是人人心里都想问的。
  云从龙铁青脸,道:“这两人与我的关系,莫非武帮主你还不知道?”
  武维扬打断了他的话,冷笑着道:“这两人莫非是你派到‘凤尾帮’来卧底的奸细?否则怎会和你有关系?”
  云从龙脸色忽然变得更可怕,眼睛瞬也不瞬的瞪着武维扬,就像是从未见过这个人似的。
  大家瞧见他的神色,心里都已明白,死的这两个“凤尾帮”弟子,想必正是他派去卧底的奸细,不知怎地却被武维扬发觉了,是以才杀了他们灭口——这推测不但合情,而且合理。
  楚留香以前的推测,竟似完全错了。
  胡铁花用眼角瞟着楚留香,凑到他耳边,悄悄道:“我求求你,你以后少自作聪明些好不好?千万莫要把自己当做诸葛亮。”
  楚留香却连一点惭愧的样子都没有,反而微笑道:“诸葛亮当时若在那里,想法也必定和我一样的。”
  胡铁花叹了口气,摇着头道:“诸葛亮若在这里,也一定要被你活活气死。”
  只见云从龙眼角的肌肉不停的跳动,目中也露出了一种惊恐之色,仿佛忽然想起件极可怕的事,嗄声道:“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
  武维扬厉声道:“我也明白了,但这是我们两人的事,岂可在海帮主的宴前争吵,打断这些贵客的酒兴?有什么话,我们到外面说去!”
  云从龙迟疑着,目光缓缓自众人面前扫过,看到丁枫时,他目中的惊恐怨毒之色更深,忽然咬了咬牙道:“好,出去就出去!”
  武维扬霍然长身而起,道:“走!”
  云从龙目光已移到门口那两个死人身上,惨然一笑,道:“但这两人都是我的好兄弟,无论他们是死是活,既然来迟了,就该罚酒三杯——这六杯罚酒,我就替他们喝了吧。”
  武维扬仰面而笑,冷笑道:“各位听到没有?我凤尾帮的属下弟子,居然会是云大帮主的好兄弟,这位云大帮主的手段,可真是高明极了!厉害极了!”
  云从龙眼睛发直,竟似根本未听到他说的是什么,大步走回座位上,倒了六杯酒,自己举杯道:“云某本想陪各位喝几杯的,只可惜……此刻却宛如有“骨鲠在喉”,连酒都喝不下去了,失礼失礼……”
  他语声中忽又充满凄凉之意,是以他这“骨鲠在喉”四个字用得虽然极不恰当,文不对题,也没有人去留意了。
  只见他很快的喝了三杯酒,拿起筷子,挟起那尾“清蒸时鱼”的头,将鱼头上的鱼眼睛挑了出来。
  鱼眼睛虽然淡而无味,但也有些人却认为那是鱼身上最美味之物,胡铁花就最喜欢用鱼眼睛下酒。
  云从龙挟起鱼眼睛,胡铁花正在后悔,方才为什么不先将这鱼眼睛挑出来吃了,如今却让别人占了便宜。
  好吃的人,看到别人的筷子伸了出去,总是特别注意;若看到别人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挑走,那更要难受极了。
  谁知云从龙挟起这鱼眼睛,只是用眼睛瞧着,却不放到嘴里去。瞧了很久,筷子忽然一滑,那鱼眼睛竟不偏不倚跳入武维扬面前的酱油碟子里。
  胡铁花心里早已叫了一百声“可惜”,简直恨不得要指着云从龙的鼻子,大声告诉他:“这种东西是要用嘴吃的,不是用眼睛瞧的。”
  云从龙这时已喝完了第五杯酒,喝到第六杯时,咽喉似被呛着,忽然弯下腰去,不停的咳嗽了起来。
  楚留香目光闪动,忽然道:“云帮主若已不胜酒力,这杯酒就让在下替你喝了吧!”
  云从龙非但毫不推辞,反似欢喜得很,立刻道:“多谢多谢,在下正已有些喝不下去了。”
  胡铁花不禁奇怪:“只有喝醉了的人,才会抢着替别人喝酒,这老臭虫喝酒一向最精明,今天怎地也抢酒喝?”
  楚留香将酒杯接过去的时候,他眼角又瞥见酒杯里仿佛有样东西,楚留香却似全未瞧见,举杯一饮而尽。
  胡铁花又不禁奇怪:“这老臭虫除了鼻子外,什么都灵得很,今天怎地连眼睛也不灵了?”
  只听云从龙大笑道:“楚香帅果然名下无虚,果然是好酒量、好朋友。”
  他大笑着走了出去,似已全无顾忌。
  门口的两个死人立刻向两旁退开,大家这才看到后面果然有两个人在扶着他们。两人身上穿的都是紧身水靠,显然都是“神龙帮”属下,看他们气度神情,在帮中的地位却不低。
  右面一人年纪较长,也是满脸水锈,眼睛发红,显见是长久在水上讨生活的,在“神龙帮”的历史也必已很悠久。
  左面一人却是个面白无须的少年,此人年纪虽轻,但目光炯炯,武功似乎比他的同伴还要高一些。
  云从龙经过他们面前时,脚步突然停下,像是要说什么,但武维扬已到了他身后,竟伸手在他背上推了一把,轻叱道:“到了这时,你还不快走?”
  云从龙回头瞪了他一眼,竟长叹了一声,道:“既已到了这时,你还着急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蝙蝠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四回 心怀鬼胎
下一篇:第六回 白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