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海上明灯
 
2019-07-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有灯的地方,没有陆地.就有船。
  这一点灯光的确就是星星,救星!
  大家用尽全力,向灯光划了过去,风虽已急,浪虽已大,但这时在他们眼中,却已算不得什么了。
  灯光渐亮,渐近。
  他们划得更快,渐渐已可听到船上的人声。
  楚留香看了白猎一眼,沉声道:“一个人只要还没有死,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得忍耐——我总认为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条件。”
  英万里道:“不错,有句话楚香帅说的最好:人非但没有权杀死别人,也没有权杀死自己!”

×      ×      ×

  船很大。
  船上每个人举止都很斯文,穿着都很干净,说话也都很客气。
  楚留香一上了船,就觉得这条船很特别。
  因为在他印象中,海上的水手们大多数都是粗鲁而肮脏的——在海上,淡水甚至比酒还珍贵,他们洗澡的机会自然不多。
  暴风雨虽已将临,但船上每个人还是都很镇定,很沉着,对楚留香他们更是彬彬有礼。
  无论谁都可看出他们必定受过很好的训练,从他们身上也可看出这条船的主人一定很了不起。
  楚留香很快就证实了他的想法不错。
  只不过这条船的主人,比他想像中还要年轻些,是个很秀气,很斯文的少年,穿着虽华丽,但却不过火。
  甲板上飘扬着清韵的琴声。
  楚留香他们远远就已从窗中看到少年本在抚琴。自从“无花”故世之后,楚留香已有很久没有听到过如此悦耳的琴声了。
  但他们还未走到舱门外,琴声便戛然而止。
  这少年已站在门口含笑相迎。
  他笑容温柔而亲切,但一双眼睛里,却带着种说不出的空虚、寂寞、萧索之意,向楚留香他们长长一揖,微笑着道:“佳客远来,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胡铁花本走在楚留香前面,但他却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楚留香平时说话虽也和他一样有点离谱,但遇着了斯文有礼的人,也会说得很文绉绉的。
  文绉绉的话,胡铁花并不是不会说,只不过懒得说而已。
  楚留香果然也一揖到地,微笑着道:“劫难余生,承蒙搭救,能有一地容身,已是望外之喜,主人若再如此多礼,在下等就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少年再揖道:“不敢,能为诸君子略效绵薄,已属天幸,阁下若再如此多礼,在下也置身无地了。”
  楚留香也再揖道:“方才得闻妙奏,如聆仙乐,只恨来得不巧,打扰了主人雅兴。”
  少年笑道:“阁下如此说,想必也妙解音律,少时定当请教。”
  胡铁花又累、又饿、又渴,眼角又瞟着了舱内桌上摆着的一壶酒,只恨不得早些进去,找张舒服的椅子坐下来,喝两杯。
  但楚留香偏偏文绉绉的在那里说了一大堆客气话,他早就听得不耐烦了,此刻忍不住插口道:“妙极妙极,琴旁有酒,酒旁有琴,不但风雅之极,而且愉快之极,如能早闻雅奏,实是不胜之喜。”
  他心里想的明明是“早喝美酒”,嘴里却偏偏说“早闻雅奏”,说得居然也蛮斯文客气。
  只可惜他的意思,别人还是听得出的。
  楚留香忍不住笑道:“敝友不但妙解音律,品酒亦是名家……”
  胡铁花瞪了他一眼,截口道:“实不相瞒,在下耳中虽然无琴,眼中却已有酒矣。”
  少年也忍不住笑了,道:“闻弦歌岂能不知雅意?胡大侠固酒中之豪也,在下也早有耳闻。”
  胡铁花刚想笑,又怔住,失声道:“你认得我?”
  少年道:“恨未识荆。”
  胡铁花道:“你怎知我姓胡?”
  那少年淡淡笑道:“彩蝶双飞翼,花香动人间——能与楚香帅把臂而行的,若不是‘花蝴蝶’胡大侠又是谁?”
  楚留香也怔住了。
  胡铁花道:“原来你认得的不是我,而是老……”
  少年道:“香帅大名,早已仰慕,只恨始终缘悭一面而已。”
  胡铁花愕然道:“你既也未见过他,又怎知他就是楚留香?”
  少年并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只是微笑着道:“风急浪大,海水动荡,诸位立足想必不稳,此船船舷离水约有两丈,若是一跃而上,落下时总难免要有足音。”
  胡铁花道:“不错,若在陆上,一跃两丈倒也算不了什么,在水上就不同了。”
  少年道:“但六位方才上船时,在下却只听到五位的足音,在水上一跃两丈,也能落地无声的,轻功之高,当世已无人能及。”
  他笑了笑,接着道:“楚香帅轻功妙绝天下,已是不争之事……”
  胡铁花抢着道:“但你又怎知那人就是他,他就是楚留香?”
  少年笑道:“怒海孤舟,风雨将临,经此大难后,还能谈笑自若,潇洒如昔的,放眼天下,除了楚香帅又有几人?”
  他转向楚留香,三揖道:“是以在下才敢冒认,但望香帅勿罪。”
  胡铁花瞪着眼,说不出话来了。
  这少年果然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比他想像中还要高明得多。

×      ×      ×

  酒,醇而美。
  醇酒三杯已足解颐。
  胡铁花五杯下肚,已觉得有些醺醺然了,话也多了起来——一个人又累又饿时,酒量本已要比平时差很多的。
  这时大家都已通报了姓名,只有英万里说的名字还是“公孙劫余”,做了几十年捕头的人,疑心病总是特别重些的。
  这也许是因为他们见的盗贼比好人多,所以无论对任何人都带着三分提防之心,说的假话总比真话多。
  少年笑道:“原来各位都是名人,大驾光临,当真是蓬荜生辉。”
  胡铁花抢着道:“若说像阁下这样的人,会是无名之辈,我第一个不信。”
  英万里立刻也笑道:“在下正想请教主人尊姓。”
  少年道:“敝姓原,草字随云。原来如此的原。”
  胡铁花笑道:“这个姓倒少得很。”
  英万里道:“却不知仙乡何处?”
  原随云道:“关中人。”
  英万里目光闪动,道:“关中原氏,声望本隆,‘无争山庄’,更是渊源有自,可称武林第一世家,却不知原东园原老庄主和阁下怎样称呼?”
  原随云道:“正是家父。”
  这句话说出,大家全都怔住,就连楚留香面上都不禁露出惊愕之色,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最惊人、最奇怪的事一样。

×      ×      ×

  三百年前,原青谷建“无争山庄”于太原之西,这“无争”二字,却非他自取的,而是天下武林豪杰的贺号。
  只因当时天下,已无人可与他争一日之长短了。
  自此之后,“无争”名侠辈出,在江湖中也不知做出了多少件轰轰烈烈,令人侧目的大事!
  英万里说的“武林第一世家”这六字,倒也不是恭维话。
  近五十年来,“无争山庄”虽然已没有什么惊人之笔,但三百年来的余威仍在,武林中人提起“无争山庄”,还是尊敬得很。
  当今的山庄主人原东园生性淡泊,极少在江湖中露面,更从未与人交手,固然有人说他:“深藏不露,武功深不可测。”却也有人说他:“生来体弱,不能练武,只不过是个以文酒自娱的饱学才子而已……”
  但无论怎么说,原老庄主在江湖中的地位仍极崇高,无论多大的纠纷,只要有原老庄主的一句话,就立可解决。
  就连号称“第一剑客”的薛衣人,在他锋芒最露、最会惹事的时候,也未敢到“无争山庄”去一撄其锋。
  原东园本有无后之恨,直到五十多岁的晚年,才得一子,他对儿子的宠爱之深、寄望之厚,自然是不必说了。
  这位原少庄主也的确没有令人失望。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原随云少庄主是个“神童”,长成后更是文武双全,才高八斗,而且温文尔雅,品性敦厚。
  武林前辈们提起这位原少庄主来,嘴上虽然赞不绝口,心里却都在暗暗的同情、惋惜——
  只因他自从三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后,就已双目失明,是个瞎子!

×      ×      ×

  原随云竟是个瞎子。
  这一眼就认出了楚留香的人,竟是个瞎子?
  大家全都怔住了。
  他们都是有眼睛的,而且目力都很好,但他们和他交谈了这么久,非但没有人能看出他是个瞎子,简直连想都没有想到过。
  他举止是那么安详,走起路来又那么稳定,为人斟酒时,更从未溢出过一滴,别人的身份来历,他一眼就能看破。
  又谁能想到他居然是个瞎子!
  大家这才终于明白,他眼睛为什么看来总是那么空虚寂寞了。
  惊叹之余,又不禁惋惜。
  他人才是这么出众,长得又这么英秀,出身更是在武林第一世家,正是天之骄子,这一生本已无憾。
  但老天却偏偏要将他变成个瞎子。
  难道天公也在妒人?不愿意看到人间有无缺无憾的男子。
  胡铁花忍不住又喝了三杯酒下去。
  他开心的时候固然要喝酒,不开心的时候更要多喝几杯。
  原随云却淡淡一笑,说道:“各方佳客光临,在下方才却未曾远迎,各位现在想必已能恕在下失礼之罪了。”
  这虽然只不过是句客气话,却令人听得有些难受。
  要回答这句话更难,大家都在等着让别人说。
  胡铁花忽然道:“你方才判断的那些事,难道都是用耳朵听出来的?”
  原随云道:“正是。”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原公子目力虽不便,但却比我们这些有耳朵的人还要强多了。”
  这句话他分了三次才说完,只因说话间他又喝了三杯。
  座上若有个他很讨厌的人,他固然非喝酒解气不可,座中若有个他真佩服的人,他也要喝两杯的。
  英万里忽然也说话了,含笑道:“在下本觉九城名捕英万里耳力之聪,已非人能及,今日一见公子,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原随云道:“不敢,阁下莫非认得英老前辈?”
  英万里居然能声色不动,道:“也不过只有数面之雅。”
  原随云笑了笑,道:“英老前辈‘白衣神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下早已想请示教益,他日若有机缘,还得烦阁下引见。”
  英万里目光闪动,缓缓道:“他日若有机缘,在下定当效劳。”
  两人这一番对答,表面上看来仿佛并没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英万里在故弄玄虚,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已。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楚留香却觉得这番话里仿佛暗藏机锋,说话的两人也都别有居心。
  只不过他们心里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楚留香一时间还未能猜透。
  原随云话风一转,突然问道:“张三兄固乃水上之雄,香帅据说也久已浮宅海上,以两位之能,又怎会有此海难?”
  张三和楚留香还没有说话,胡铁花已抢着道:“船若要沉,他两人又有什么法子?”
  原随云道:“前两日海上并无风暴,各位的座船又怎会突然沉没?”
  胡铁花揉了揉鼻子,道:“我们若知道它是为什么沉的,也就不会让它沉了。”
  这句话回答得实在很绝,说了和没有说几乎完全一样,除了胡铁花这种人,谁也说不出这种话。
  原随云笑了,慢慢的点着头道:“不错,灾变之生,多出不意,本是谁都无法预测的。”
  胡铁花忽又发现这人还有样好处——无论别人说什么,他好像都觉得很有道理。
  船已开始摇荡。
  风暴显然已将来临。
  英万里突又问道:“原公子久居关中,怎会远来海上?”
  原随云沉吟着,道:“对别人说,在下是动了游兴,想来此一览海天之壮阔;但在各位面前,在下又怎敢以谎言相欺?”
  胡铁花抢着道:“原公子是位诚实君子,大家早已看出来了。”
  原随云道:“不敢……只不过,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在下此行之目的,只怕也和各位一样。”
  英万里动容道:“哦?原公子知道在下等要到哪里去么?”
  原随云笑了笑,道:“这两天海上冠盖云集,群雄毕至,所去之处,也许都是同一个地方。”
  英万里目光闪动,道:“是哪里?”
  原随云笑道:“彼此心照不宣,阁下又何必定要在下说出来?”
  胡铁花又抢着道:“是不是那号称‘海上销金窟’的蝙蝠岛?”
  原随云拊掌道:“毕竟还是胡大侠快人快语。”
  胡铁花大喜道:“好极了,好极了……我们正好可以搭原公子的便船,那就省事多了。”
  这人只要遇见他看得顺眼的人,肚子里就连半句话也藏不住了。
  张三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先莫欢喜,原公子是否肯让我们同船而行,还不一定哩。”
  胡铁花道:“我看原公子也是个好客的人,绝不会赶我们下船去的。”
  原随云拊掌笑道:“在下与各位萍水相逢,不想竟能得交胡大侠这样的义气知己。”
  他再次举杯,道:“请……各位请。”

相关热词搜索:蝙蝠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十二回 棺材里的灵机
下一篇:第十四回 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