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第八个人
 
2019-07-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最有可能练过“朱砂掌”的人是丁枫。
  左右双手都同样灵活的人是丁枫。
  最有机会下手杀人的是丁枫。
  血衣也是丁枫的。
  凶手简直非是丁枫不可。
  但现在丁枫却死了。

×      ×      ×

  胡铁花躺在床上,就像条死猪。
  他惟一和死猪不同的地方,就是死猪不会打鼾,他的鼾声却好像打雷一样,远在十里外的人都可能听到。
  张三揉着耳朵,摇着头笑道:“这人方才倒下去的时候,我真以为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他,还真忍不住吓了一跳。”
  楚留香也笑了,道:“我却早知道他死不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说过?”
  张三笑道:“我虽然没想到他会死,却也没想到他会醉得这么快,更想不到那位金姑娘喝起酒来倒真有两下子。”
  楚留香道:“你以为她自己就没有醉?连丁枫死了她都不知道,还直着眼睛到处找他来作裁判。”
  张三叹道:“这两人醉的可真不是时候。”
  楚留香苦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他选这时候喝醉,简直选得再好也没有了。”
  张三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他现在一醉,就什么事都再也用不着操心,凶手也绝不会找到他头上,因为他知道我们一定会在旁边守着的。”
  张三失笑道:“一点也不错,我还以为他是个呆子,其实他真比谁都聪明。”
  楚留香道:“奇怪的是,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的人却偏偏死了。”
  张三道:“你是说丁枫本不该死的?”
  楚留香道:“我算来算去,不但只有他的嫌疑最大,而且也只有他才有杀人的动机。”
  张三道:“动机?”
  楚留香道:“没有动机,就没有理由杀人。”
  张三道:“丁枫的动机是什么?”
  楚留香道:“他不愿我们找到那海上销金窟去。”
  张三道:“他若不愿意,为什么又要请这些人上船呢?”
  楚留香道:“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自己也有可能找得去的,所以还不如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一个地方来,再一个个杀死。”
  张三道:“但现在他自己却先死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我说的这些话全都等于放屁。”
  张三沉默了半晌,道:“除了丁枫之外,难道别人全没有杀人的动机?”
  楚留香道:“杀人的动机只有几种,大多数是为情、为财、为了嫉恨,也有的人为要灭口——丁枫的动机就是最后这一种。”
  他接着又道:“现在丁枫既已死了,这理由就不能成立。因为这些人彼此并不相识,谁也不会知道别人的秘密,可见那凶手绝不是为了灭口而杀人的。”
  张三道:“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情?不可能,这些人谁也没有抢过别人的老婆,为了财?也不可能,除了公孙劫余,别人都是穷光蛋。”
  他想了想,接着又道:“金灵芝和海阔天虽是财主,却并没有将钱带在身上,那凶手杀了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楚留香叹道:“不错,我算来算去,除了丁枫外,简直没有一个人有杀人的理由,所以我本来已认定了丁枫是凶手。”
  张三道:“公孙劫余呢?我总觉得这人来路很有问题。”
  楚留香道:“这十个人中,也许有一两个和他有旧仇,但他却绝没有理由要将这些人全都杀死。”
  张三道:“但事实摆在这里,凶手不是他就是勾子长,他的嫌疑总比勾子长大些。”
  刚说到这里,已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人正是公孙劫余。

×      ×      ×

  船舱中已燃起了灯。
  公孙劫余的目中仿佛带着种很奇特的笑意,望着楚留香,缓缓道:“有件事香帅一定很奇怪。”
  楚留香道:“哦?”
  公孙劫余道:“在下这次到江南来,除了要找那海上销金窟外,还要找一个人。”
  楚留香道:“哦。”
  还没有明白对方说话的目的时,楚留香绝不会多说一个字。
  公孙劫余道:“在下查访这人已有很久,一直都得不到消息,直到昨天,我才知道他原来就在这条船上!”
  楚留香沉吟着,道:“你说的莫非是勾子长?”
  公孙劫余道:“正是他。”
  张三抢着问道:“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是不是和你有旧仇?”
  公孙劫余道:“在下以前也从未见过此人,又怎会有什么仇恨?”
  张三道:“那么,你苦苦找他是为了什么?”
  公孙劫余笑了笑,神情似乎很得意,道:“香帅直到现在还未认出在下是谁么?”
  楚留香瞧着他,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道:“你莫非是……”
  忽然间,门外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呼。
  呼声竟是勾子长发出来的。
  公孙劫余第一个冲了出去。

×      ×      ×

  勾子长就站在楼梯口,满面都是惊恐之色,左臂鲜血淋漓,还有把短刀插在肩上。
  楚留香皱眉道:“勾兄怎会受了伤?”
  勾子长右手还紧紧的抓着那黑箱子,喘息着道:“我刚走下来,这柄刀就从旁边飞来了,出手不但奇快,而且奇准,若非我躲得快,这一刀只怕早已刺穿了我的咽喉。”
  楚留香道:“下手的人是谁?勾兄没有瞧见?”
  勾子长道:“我骤出不意,大吃了一惊,只瞧见人影一闪,再追也来不及了。”
  楚留香道:“那人是从什么方向逃走的?”
  勾子长眼角瞟着公孙劫余,没有说话。
  其实他根本就用不着说。
  船上的人除了楚留香和胡铁花外,能刺伤他的就只有白蜡烛。
  公孙劫余冷笑道:“你莫非瞧见那人逃到我屋子去了?”
  勾子长道:“好……好像是的,但……我也没有看清楚。”
  公孙劫余再也不说第二句话,转身走回自己的屋子,拉开了门。
  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勾子长似乎怔住了。
  公孙劫余冷冷道:“白蜡烛是个傻小子,脾气又古怪,本来一定会留在这屋子里的,那么他的冤枉就很难洗得清了。”
  张三忍不住问道:“现在他的人呢?”
  公孙劫余道:“金姑娘醉了后,他就一直在旁边守护着,但孤男寡女在一个屋子里,总得避避嫌疑,所以我又找了个人陪着他们。”
  他淡淡一笑,接着道:“这就叫傻人有傻福。”
  他说的话果然一个字也不假。
  白蜡烛的确一直在守护着金灵芝,陪着他们的水手已证实了,他根本就没有走开过一步。
  张三皱眉道:“金姑娘和小胡都已醉得不省人事,公孙先生又和我们在一起,出手暗算勾兄的人,会是谁呢?”
  他脸色变了变,缓缓接着道:“难道这船上除了我们七个人外,还有第八个人?难道这凶手竟是个隐形的鬼魂?”

×      ×      ×

  船上其实并不止七个人。
  除了楚留香、胡铁花、勾子长、金灵芝、公孙劫余、白蜡烛和张三外,还有十几个水手。
  杀人的凶手难道是这些水手之一?
  楚留香、勾子长、公孙劫余、张三,四个人还未走出金灵芝的屋子,就又听到一声大呼。
  这次的呼声赫然竟是胡铁花发出来的。
  张三变色道:“不好,小胡已醉得人事不知,我们不该留下他一个人在屋子里的。”
  这句话还未说完,他已冲了回去。
  胡铁花正坐在床上,喘着气。
  他眼睛已张得很大,却还是布满了红丝,手里紧紧抓着个面具——纸板糊成的面具,已被他捏碎。
  看到胡铁花还好好的活着,张三的火气反而来了,怒道:“你鬼叫什么?还在发酒疯?”
  胡铁花眼睛发直,瞪着对面的板壁,就好像那上面忽然长出了几百朵花来似的,张三叫得声音那么大,他居然没有听见。
  张三冷笑道:“总共只喝了那么点酒,就醉成这副样子,我看你以后最好还是少逞能,少找别人拼酒的好。”
  胡铁花还像是没听见他说话,又发了半天呆,忽然在床上翻了个跟斗,拍手大笑道:“凶手果然是这小子,我早知他总有一天要被我抓着小辫子的。”
  张三道:“你说凶手是谁?”
  胡铁花瞪着眼道:“丁枫,当然是丁枫,除了丁枫还有谁?”
  张三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瞧了他几眼,才叹了口气,道:“我早就知道这小子酒还没有醒,否则又怎会见到鬼?”
  胡铁花跳了起来,道:“你才撞见鬼了,而且是个大头鬼。”
  楚留香目光闪动,沉吟着,忽然道:“你方才真的瞧见了丁枫?”
  胡铁花道:“当然。”
  楚留香道:“你在哪里见到他的?”
  胡铁花道:“就在这里,这屋子里。”
  张三冷冷道:“你方才明明已睡得跟死猪一样,还能看得见人?”
  胡铁花道:“也许我就因为醉得太深,难受得要命,睡得好好的,忽然想吐,就醒了,虽然醒了,又没有力气爬起来。”
  喝到六七分醉时,一睡,就睡得很沉,但若喝到九分时,就可能没法子安安稳稳的睡了。
  楚留香点了点头,因为他也有这种经验。
  胡铁花道:“就在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时,忽然觉得有个人走进屋子,走到我床前,仿佛还轻轻唤了我一声。”
  楚留香道:“你张开眼睛没有?”
  胡铁花道:“我眼睛本是眯着的,只看到一张白苍苍的脸,也没看清他是谁,他叫我,我也懒得答应,谁知他忽然来扼我的脖子了。”
  他用手摸了摸咽喉,长长喘了口气,才接着道:“他的手很有力,我挣也挣不脱,喊也喊不出,胡乱往前面一抓,抓着了他的脸。”
  楚留香望着他手里的面具,道:“他的脸是不是就被你抓了下来?”
  胡铁花道:“一点也不错。那时我才看清这人原来就是丁枫,他也似吓了一跳,我就乘机一拳打在他肚子上。”
  他笑了笑,接着道:“你总该知道,我这拳头很少有人能挨得住的。”
  楚留香道:“那么,他的人呢?”
  胡铁花道:“他挨了我一拳,手就松了,一跤跌在对面的床上,但等我跳起了要抓他时,他的人竟忽然不见了。”
  张三笑了笑,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胡铁花道:“我实在也想不通,他的人怎会忽然不见了的。”
  张三道:“我告诉你好不好?”
  胡铁花道:“你知道?”
  张三淡淡道:“因为你这只不过是做了场恶梦而已,梦中的人,常常都是忽来忽去……”
  他话未说完,胡铁花已跳了起来,一把扭住他衣襟,怒道:“我的话你不信?你凭什么?”
  张三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嗄声道:“你若不是做梦,怎么会瞧见了丁枫的?”
  胡铁花道:“我为什么不会瞧见丁枫?”
  张三道:“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只不过因为丁枫已死了!”
  胡铁花这才吃了一惊,失声道:“丁枫死了?什么时候死的?”
  张三道:“死了最少已有三四个时辰。”
  胡铁花道:“真的?”
  张三道:“当然是真的,而且是我跟勾子长亲手将他抬入棺材的。”
  胡铁花缓缓转过头,望着勾子长。
  勾子长道:“死人还在棺材里,绝不会假。”
  胡铁花脸色渐渐发白,手也慢慢松开,喃喃道:“那人若不是丁枫是谁?……难道我真的遇见了鬼么?”
  瞧见他这种样子,张三又觉得不忍了,柔声道:“一个人酒喝得太多,眼睛发花,做做恶梦,都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我喝醉了,还见过孙悟空和猪八戒哩,你信不信?”
  这一次胡铁花什么话都不说了,仰面倒在床上,用枕头盖住脸。
  张三笑道:“这就对了,喝了酒之后,什么事都比不上睡觉的好。”
  勾子长忽然道:“我知道凶手藏在哪里了。”
  楚留香道:“哦?”
  勾子长道:“那凶手一定扮成了个水手的样子,混在他们中间。只怪我们以前谁也没有想到这点,所以才会彼此猜疑,否则他也许还不会如此容易得手。”
  楚留香慢慢的点了点头,道:“这也有可能。”
  勾子长道:“非但有可能,简直太有可能了。”
  他神情显得很兴奋,接着又道:“你想,谁最有机会接近那些酒杯?”
  楚留香道:“厨房里的水手。”
  勾子长拍手道:“一点也不错……还有,就因为他是个水手,所以向天飞和海阔天才会对他全没有提防。”
  张三道:“不错,的确有道理。”
  勾子长道:“亡羊补牢,犹未晚也,现在我们将他查出来,还来得及。”
  张三道:“怎么样查呢?”
  勾子长沉吟着,道:“船上的水手,一定有个名册,我们先将这名册找出来,然后再一个个去问,总可以问出点名堂来的。”

相关热词搜索:蝙蝠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九回 朱砂掌印
下一篇:第十一回 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