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白蜡烛
 
2019-07-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胡铁花和张三在这里斗嘴,楚留香和丁枫却一直在留意那边船上的动静。
  那条船虽比张三乘来的瓜皮艇大些,却也不太大。船上只有两个人,除了船头戴大帽,身穿灰袍的怪客外,船尾边有个摇橹的艄公,也就是方才将那一箱黄金提到船头来的人。
  这时他又提了三只箱子到船头来,那大灰袍的怪客正在低声嘱咐着他,他只是不停的点头,一言不发,就像是个哑巴。
  两条船之间,距离还有五六丈。
  海阔天和丁枫并没有叫人放下搭板绳梯,显然是想考较考较这两人,看看他们用什么法子将那四箱黄金搬过来。
  只见那船夫已将四口箱子綑住,又提起团长索,用力抡了抡,风声呼呼,绳头显然还系着件铁器,仿佛是个小铁锚。
  只听“呼”的一声,长索忽然间横空飞出,接着又是“夺”的一响,铁锚已钉入大船的船头,入木居然很深。
  那船夫又用力拉了拉,试了试是否吃住劲,然后就将长索的另一端系在小船头的横木上。
  海阔天笑了笑,道:“看样子他们是想从这条绳子上走过来。”
  丁枫淡淡道:“只望他们莫要掉到水里去才好。”
  海阔天笑道:“若真掉了下去,倒也有趣,麻烦的是我们还要将他捞起来。”
  其实索上行人,也并不是什么上乘的轻功,就算走江湖卖艺的绳伎,也可以在绳子上走个三五丈。
  但这时丁枫和海阔天都已看出这灰袍人的气派虽不小,武功却不高,他自己能走得过来已是运气了,他手下那船夫只怕就要他用绳子提过来,再提那四口箱子的时候,他是否还有气力,更大成问题了。
  绳子一系好,那灰衣人果然就飞身跃了上去,两个起落已掠出四五丈,再跃起时,身形已有些不稳,一口真气似已换不过来。
  连楚留香手里都为他捏着把汗,担心他会掉到水里去。
  只听“咚”的一声,他居然落到船头上了,就好像是从平空中摔下一袋石头似的,震得舱门口的灯笼都在不停的摇荡。
  看来这人非但内力不深,轻功也不高明,这么样一个人,居然敢带着四箱黄金走上紫鲸帮帮主的船上来,胆子倒真不小。
  海阔天背负着双手,笑眯眯的瞧着他。那眼色简直就像是在瞧着一条自己送上门的肥羊。
  楚留香叹了口气,暗道:“这位仁兄这下子可真是上了贼船了。”
  “上了贼船”本是北方的一句俗话,正是形容一个人自投虎口,此刻用来形容这人,倒真是再也恰当不过的绝妙好辞。
  海阔天笑眯眯道:“原来阁下也是位武林高手。”
  灰衣人低着头,喘着气道:“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海阔天道:“那边船上还有一人,不知是否也要和阁下同行?”
  灰衣人道:“那正是小徒,在下这就叫他过来拜见海帮主。”
  海阔天笑道:“好说好说,令高足的身手想必也高明得很。”
  灰衣人居然并没有谦虚,只是高声呼唤道:“白蜡烛,你也过来吧!留神那四口箱子。”
  他摇着头,又笑道:“我这徒弟从小就是蜡烛脾气,不点不亮,我从小叫惯他‘白蜡烛’了,但望各位莫要见笑。”
  勾子长忍不住道:“要不要我过去帮他一下?”
  他虽想乘此机会将自己的轻功露一露,却也是一番好意。
  谁知灰衣人却摇头道:“那倒不必了,他自己还走得过来的。”
  海阔天又笑了。
  师父已险些掉下水,徒弟还能走得过来么?
  只见那“白蜡烛”已拿起船上的木桨,将四口箱子分别系在两头,用肩头担了起来,突然飞身一跃,跃上了长索。
  大家的一颗心都已提了起来,以为这下子他就算能站得住,这条绳子也一定要被压断了。
  四箱黄金加在一起,至少也有几百斤重,能挑起来已很不容易,何况还要挑着它施展轻功?
  谁知这“白蜡烛”挑着它走在绳子上,竟如履平地一般。
  海阔天笑不出来了。
  勾子长也瞧得眼睛发直,他自负轻功绝顶,若要他挑着四口箱子,走过六七丈飞索,也绝难不倒他。
  但若要他走得这么慢,他就未必能做到了。
  这“走索”的轻功,本是越慢越难走的。
  只听灰衣人一声轻呼,白蜡烛竟然一脚踩空,连人带箱子都似已将落入水中,谁知人影一闪,不知怎地,他已好好的站在船头上了——原来他适才正是想露一手功夫给大家瞧瞧。
  大家本来谁也没有注意他,此刻却都不禁要多瞧他几眼。
  然后大家就知道他为什么会被人叫做“白蜡烛”了。
  他的皮肤很白,在灯光下看来,简直白得透明,可以看到里面的血脉骨骼,这种白虽然是病态的,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奇异魅力。
  他的五官都很端正,眉目也很清秀,但却又带着种惊恐痴呆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刚刚受过某种巨大惊骇的小孩子一样。
  他身上穿的衣服,本来无疑也是白的,但现在却已脏得令人根本无法分辨它本来是什么颜色。

×      ×      ×

  这么样一个人,实在很难引起别人的好感。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楚留香对他的印象并不坏。看到了他,就好像看到了个受了委屈的脏孩子,只会觉得他可怜,绝不会觉得他可厌。
  但他的师父却不同了。
  大家本来只看到他头上戴的那顶铜盆般的大帽子,这顶帽子几乎已将他整个头盖住了三分之二,令人根本无法瞧见他面目。
  但进了船舱后,灯光亮了,这人也总不能用帽子将他整个头完全盖住,所以大家就瞧见了他露在帽子外那三分之一的脸。
  虽然只有三分之一张脸,却也似乎太多了——只瞧了这三分之一张脸,大家的背脊上就觉得有些黏黏的、湿湿的、冷冷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刚有一条蛇从身上爬过去。
  这张脸看来就如同一个蒸坏了的馒头、一个煮坏了的蛋、一个剥了皮的石榴、一个摔烂了的柿子。
  谁也无法在这脸上找出鼻子和嘴来。
  在原来生着鼻子的地方,现在已只剩下两个洞,洞里不时往外面“丝丝”的出着气,那声音听来简直像响尾蛇。
  在原来生着嘴的地方,现在已只剩下一堆扭曲的红肉,每当他说话的时候,这堆红肉就会突然裂开,又好像突然要将你吸进去。
  楚留香可说是最沉得住气的人了,但就算是楚留香,看到这人时也不能忍受。
  他简直不能再去看第三眼。
  幸好这人自己也很知趣,一走入船舱,就找了个最阴暗的角落坐下,他那徒弟也寸步不离,跟在他身后,一双手始终握得紧紧的。
  楚留香知道,无论谁只要对他的师父无礼,他这双拳头立刻就要出手,楚留香认为世上能挡得住他一拳的人绝不会太多。
  这师徒两人都怪得离奇,怪得可怕,就连胡铁花和张三的嘴都像是被封住了,还是丁枫先开口的。
  他先笑了笑——他无论说什么话,都不会忘记先笑一笑。
  他微笑着道:“今日大家同船共渡,总算有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可否见告?”
  他这话自然是对那灰衣人说的,但眼睛却在瞧着桌子上的酒壶——这酒壶的确比那个灰衣人的脸好看得多了。
  灰衣人道:“在下公孙劫余,别字伤残。”
  他长长叹了口气,才接着道:“各位想必也可看出,在下这‘劫余’两字,取的乃是‘劫后余生’之意;至于‘伤残’两字,自然是伤心之伤,残废之残了。”
  其实他用不着说,大家也已看出,这人必定经历过一段极可怕的往事,能活到现在必不容易。
  没有人的脸会天生像他这样子的。
  丁枫道:“令高足武功之高,江湖罕睹,大家都仰慕得很……”
  公孙劫余道:“他就叫白蜡烛,没有别的名字,也没有朋友。”
  丁枫默然半晌,才笑了笑,道:“这里在座的几位朋友,可说都是名满天下的英雄豪杰,待在下先为公孙先生引见引见。”
  公孙劫余叹道:“在下虽愚昧,却还有些自知之明,只要有眼睛的人,看到在下这样子,都难免要退避三舍,是以在下这十余年来,已不再存有结交朋友的奢望,此番只求能有一席之地容身,就已感激不尽了。”
  他居然摆明了自己不愿和在座的人交朋友,甚至连这些人的姓名都不愿知道。丁枫就算口才再好,也说不出话来了。
  向天飞突然站了起来,抱了抱拳,大声道:“多谢多谢。”
  公孙劫余道:“阁下谢的是什么?”
  向天飞笑道:“我谢的是你不愿和我交朋友,你若想和我交朋友,那就麻烦了。”
  公孙劫余竟只是淡淡道:“在下正是从不愿意麻烦的。”
  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
  其实他就算生气,别人也万万看不出来。
  海阔天勉强笑道:“公孙先生既不愿有人打扰,少时在下必定为两位准备间清静的客房,但现在……”
  他举起酒杯,接着道:“两位总得容在下稍尽地主之谊,先用些酒菜吧!”
  向天飞冷冷道:“不错,就算不交朋友,饭也总是要吃的。”
  白蜡烛突然道:“你是不是这里的主人?”
  向天飞道:“不是。”
  白蜡烛道:“好,我吃。”
  他忽然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拿起桌上的酒壶,“咕嘟咕嘟”,一口气便将大半壶酒全都喝了下去。
  这酒壶肚大身圆,简直就和酒坛子差不多,海阔天方才虽倒出了几杯,但剩下的酒至少还有三四斤。
  白蜡烛一口气喝了下去,居然还是面不改色。
  胡铁花眼睛亮了,笑道:“想不到这里还有个好酒量的,极妙极妙。”
  喜欢喝酒的人,看到别人的酒量好,心里总是开心得很。
  白蜡烛却已没工夫去听别人说话,只见他两只手不停,眨眼间又将刚端上来的一大碟酱肉吃得干干净净。
  这碟酱肉本是准备给十个人吃的,最少有三四斤肉。
  这少年看来也不高大,想不到食量却如此惊人。
  胡铁花又笑了,大声道:“好,果然是少年英雄,英雄了得!”
  向天飞冷笑道:“酒囊饭袋若也算英雄,世上的英雄就未免太多了。”
  白蜡烛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却慢慢的走出了船舱,走到门外,才转过身子,瞪着向天飞,一字字道:“你出来。”
  向天飞脸色变了,冷笑道:“出去就出去,谁还怕了你不成?”
  海阔天本来想拦住他们的,却被丁枫使个眼色阻止了。
  公孙劫余也只是叹息着,道:“我早就说过他是蜡烛脾气,不点不着,一点就着,你又何苦偏偏要去惹他呢?”
  勾子长冷冷道:“那人本就有点毛病,一天到晚想找人麻烦,有人教训教训他也好。”
  胡铁花笑道:“我只要有热闹可瞧,谁教训谁都没关系。”
  大家都走出了船舱,才发现白蜡烛根本就没有理会向天飞,一个人慢慢的走上了船头。
  船向东启行,他乘来的那条船还漂在前面江上。
  白蜡烛一伸手,拔出了钉在船头上的铁锚,口中吐气开声,低叱了一声,那条船突然奇迹般离水飞起。
  此刻整条船横空飞来,力量何止千斤,只听风声刺耳,本来站在船头的两个水手,早已吓得远远躲了开去。
  他们以为白蜡烛这下子纵然不被撞得血肉横飞,至少也得被撞去半条命,谁知他身子往下一蹲,竟将船平平稳稳的接住了。
  大家不由自主,全都失声喝道:“好!”
  白蜡烛仍是面不红,气不喘,双手托着船,慢慢的走到船舱旁,轻轻的放了下来,才转身面对着向天飞,一字字道:“你少说话。”
  向天飞面上阵青阵白,突然跺了跺脚,走到船尾的舵手旁,一掌将那舵手推开,自己掌着舵,望着江上的夜色,再也不回头。
  从此之后,谁都没有瞧见他再走下过船舱,也没有再听到他说过一句话,直到第二次上弦月升起的那天晚上——

相关热词搜索:蝙蝠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五回 死客人
下一篇:第七回 死神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