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刚昌《名侦探柯南》

黑天使的翅膀

作者:青山刚昌  来源:青山刚昌全集  点击: 

  黑天使的翅膀(一)不同寻常的女房客
  为了喝啤酒,毛利会经常搜寻一些有名的旅馆,这不,今天,他又带着小兰和柯南
  去寻找一个名叫有森的山中旅馆,听说那里的生啤酒很是有名。可是,进了山,毛利就
  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幸好,在这么个山林中还有一些修路工人,他们可以去问一下路!
  "过了前面这座桥,然后一直走就到了!"那些工人高声说。
  车子开过了一座小石桥,远远地,小兰就看见了一座石头宫殿般的旅馆!
  "看,在那里,终于到了!"
  绿树环抱中的旅馆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熠熠光辉,高雅而从容,体现出旅馆主人的
  志趣!
  推开旅馆的大门,毛利对着柜台里一位穿制服、戴着眼睛的年轻小伙大声说:"我
  叫毛利,我已经定了房间了!""哦,毛利先生啊,欢迎入住!"那位小伙子微笑着说,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有森光行!""哦!给你添麻烦了!"毛利说着走到柜台边办理入住
  手续。
  "欢迎光临!"一声清脆的问候打断了毛利,他抬头一看,不由惊呆了:"啊!你们!
  你们不是……诅咒画面案件里的……"原来,这两个双胞胎服务员正是诅咒画面案件里
  的双胞胎姐妹卞笠穗奈美和卞笠美奈穗!
  "那闪给你们添麻烦了!"穗奈美和美奈穗笑眯眯地说。
  "你们俩怎么会在这里?"毛利瞪着眼睛问。
  "朋友介绍的!姐妹俩期待你们……"有森对毛利解释说。
  『这里不会有诅咒事物吧!』柯南刚想到这里,就看见从大门又进来一个人。那人
  身宽体胖,留着小胡子,一进门就喊:"我事先定了房间,我是城元!""欢迎光临,城
  元先生!"有森应着从柜台里拿出一个记录本,"你是城元英彦吧,定里两间房?""对,
  我和妻子两个人,我想她马上就来!"城元英彦对有森刚说完,旅馆的门又开了,走进
  来一个穿红衣服、戴墨镜的时髦女郎,她正在全神贯注地用行动电话打电话,好象很生
  气地样子:"连这个都不知道!突然就下了吗?哦,在这里也可以卖!好了!不来也可
  以!"说完,啪地一下关了行动电话,"哼!"女郎愤怒地哼了一声,摘下了墨镜。
  "那是演员备前千鹤,是吗?"小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女郎说。
  只见那女郎虎着脸走到城元先生面前说:"怎么搞的,老公!明明说是一个好地方,
  却带我到这种乡下鬼地方!""嗯?幽静的地方不好吗?"城元先生看着妻子不解地说。
  "哼,这几天不想和你过!"备前小姐抱着胳膊生气地扭过头去,"前台负责人,帮
  我开两间房!""哎……,但是,客人你……"有森为难地看了看备前又看城元。
  "这由我老婆作主,我住另外一间房!"城元有些压抑地对有森说。
  "那帮我拿一下行李!"备前又喊了一声,然后就扭身往楼上走,边走还边嘟囔,"
  连个好地方也没有!""这可跟电视电影上的她一点都不一样哦!"柯南看着备前的背影
  说。
  "穗奈美,美奈穗,快去帮客人挑房间!"有森对着还在对着楼梯发呆的双胞胎姐
  妹喊道。
  "嗯……嗨!"回过神来的姐妹俩赶紧答应着去帮城元先生提行李。
  气氛终于缓和下来了,有森先生吁了口气,松了松领带微笑着对毛利说:"毛利先
  生,,建议你先到餐厅用餐!""餐厅?!"毛利不明所以地看着有森。
  "这个时候能喝上哈布茶!"有森神秘地一笑。
  "啊!太好了!"小兰高兴地拉着毛利的胳膊说,"爸爸,我们去喝茶吧!""好建
  议!"毛利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在想:我要去喝酒!哈哈……宽敞明亮地餐厅幽雅而舒
  适,一个白净秀气的女孩正在往餐桌上面摆放花盆,看到他们进来,女孩冲他们轻轻一
  笑:"欢迎光临!""她是有森的厨师!"有森向毛利他们介绍道。
  "我叫子门忍,欢迎就餐!"女孩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这个餐厅从设计到开业都是阿忍的主意!"有森一边安排毛利他们就坐,一边对
  他们介绍着子门忍。
  "真厉害!"小兰崇拜地看着忙活着的阿忍。
  "希望你们能在这里享受愉快的气氛,并愉快地用餐!"阿忍走过来对他们说。
  "实在是很愉快啊,不是吗,爸爸!"小兰高兴地对毛利说。
  "听说附近有好喝的啤酒!"毛利并不看小兰。
  "啊,一定为您准备!"阿忍兴奋地答应着。
  "阿忍,先去给客人倒杯哈布茶!"有森对阿忍吩咐道。
  "是!"阿忍答应着就要走。
  "哎,可是我要喝生啤酒!"毛利提醒阿忍道。
  小兰生气地一扭毛利的耳朵:"你就不能忍一下吗?!"窗外的天渐渐黑了,可是毛
  利的啤酒却还没喝够。
  "啊——!太好喝了!"毛利放下啤酒杯,抹了抹嘴边的泡沫。
  "爸爸,别光喝啤酒啊,吃点菜啊!"小兰对毛利说。
  "是啊,这汤可好喝了呢——"
  "从来没喝过这么难喝的汤!"那边一声尖利的抱怨声打断了柯南的话。他们扭过
  头一看,是城元先生和他的演员妻子备前千鹤。
  黑天使的翅膀(二)晚餐风波
  又是备前千鹤!她正对着阿忍发脾气。
  "你这样还做厨师!"
  "千鹤,别乱说!"城元想阻止无事生非的妻子。
  "老公,你别管!"千鹤对城元喊道。
  "那么请问这汤哪里不好喝?"阿忍忍着愤怒问千鹤。
  "你还问哪里不好喝?!"千鹤被阿忍的话激怒了,想不出来具体的理由,她就随
  口说,"随便应付!味道太差!""对不起!对不起!马上换一款!"有森赶紧跑过来对
  千鹤道歉,随后他又低着头皱着眉头对阿忍吩咐道,"阿忍,快去!""经理——!"阿忍
  不明白为何经理能接受这个女人的无理取闹,但看到有森那息事宁人的表情,她也不好
  再说什么,只是低声说了句,"知道了!""早就应该这样嘛!"千鹤得意地看着阿忍的
  背影说。突然,她注意到邻桌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她愤怒地转过头去,瞪着毛利他们!
  看到千鹤把目标对准了他们,毛利、小兰和柯南吓得埋头一阵猛吃,就好像刚才一
  直在专心吃饭,什么也没看见!可是,千鹤看着看着,却微笑起来,然后,她起身径直
  走到毛利他们的餐桌前:"听老公讲起,你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吧!认识你很荣幸!"随
  后,千鹤送给毛利一个甜甜的微笑!
  "啊——!哦,彼此彼此,认识你也很荣幸!"毛利受宠若惊地说。
  千鹤娇媚地走过去,拉了个凳子在毛利面前坐下:"早就想见识毛利先生的本领……
  ",说着,她还翘起了二郎腿,细皮嫩肉的大腿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毛利的眼前,看得毛
  利脸红心跳!
  这时,城元先生走了过来,扶着千鹤的椅背说:"我是千鹤的老公城元英彦,我们
  这次是为了视察娱乐场所,顺便度假!?"哦,为了办理土地使用许可证吗?"毛利
  抢着说,掩盖了刚才的尴尬。
  一边的有森先生听了毛利的话走过来紧张地问城元先生:"开发的传言原来是真
  的……""哦?!"城元先生不解地看着有森。
  "附近公园里养着稀有蝴蝶和亮山植物,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它们?"有森皱着眉头
  问城元。
  "哦!这当然要和当地人商量了!?城元满脸诚意地说。
  "当地人同不同意都一样,保护自然都是要钱的花样!"千鹤接过她老公的话,不
  耐烦地说。
  "千鹤,你不要乱讲!"城元先生低声怒吼道。
  "怎么,你生气了!要分开就分开吧!不过,你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吧!"千鹤得
  意地笑着说,完全没有注意到城元先生的脸已经变得铁青了!
  这时,外面踉踉跄跄地跑进一个人,一边叫着:"千鹤小姐,我对不起你!"一边扑
  过来跪在千鹤的面前!原来他是的宫部耕太!
  "不要卖关子了,是什么条件!"千鹤对着宫部喊道。
  "那就不必了吧,千鹤小姐!"宫部擦着汗,抬起头说。
  "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吧!"千鹤恨不能掰开他的嘴。
  "是这样的,……赞助商不愿赞助千鹤小姐,指定要年轻的,……不是去年出道的
  莲花小姐就不赞助!ㄐ〗阋彩俏颐枪厩┰剂说难菰保缬芭牟怀桑臼
  芩鹗ВШ仔〗悖舜缶郑憔汀?宫部一边说一边闭着眼睛摇着头,仿佛他
  宁愿这些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听了宫部的一番话,千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扭头对周围在看她的人吼道: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大家都想我死是吧,那好,我死给你们看好了!"然后,她
  就跑了出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城元先生只好低着头对大家说:"真是拿她没办法,
  大家请不要见怪!"一场紧张的气氛就这样过去了,大家稍稍松了口气!突然,柯南指
  这墙上的一张照片问道:"这是有森先生吧?!庹耪掌屑湔镜氖怯猩壬
  员叩氖前⑷绦〗惆桑浚?
  黑天使的翅膀(三)一张旧照片
  照片上,一架很大的滑翔机前,是年轻斯文的有森和调皮可爱的阿忍,而在有森的
  另一边,还站着一位高大英俊的年轻人,三个年轻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听到柯南在问起这张照片,有森就解释说:"是的,我们俩以前都是滑翔队的队
  员,……以前可在公园的山间飞行,开发以后就不行了!太遗憾了!"有森说这话是还
  看了一眼城元先生。
  为了掩饰尴尬,城元先生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小时候也玩过的!""那站
  在有森先生旁边的年轻人是谁呀?"小兰好奇地问。
  "哦,那是我的弟弟,以前经常在一起飞行,……""都五年没有飞了,滑翔机还
  在仓库里呢!"阿任接过了有森的话说。
  "哦——!"小兰的心一下子对那个公园里充满了好奇,"柯南,明天去那个公园里看
  一下吧,顺便你也写一写作文!"她对柯南建议道。
  "好的!"柯南也想去那个公园里看看。
  这天晚上,毛利先生因酒喝得太多呼噜打得山响,柯南再怎么捂着耳朵就是睡不着
  觉,他索性翻身起床去买饮料。
  旅馆里的自动售卖机太高了,柯南跳了几跳还是没有把钱塞进去,就在他垂头丧气
  地时候,突然听到备前千鹤的声音:"不要理我,我做什么不关你的事!"柯南赶紧躲到
  暗处,心想,这么晚了,她会去哪里呢?还在生着气?
  黑天使的翅膀(四)各自的打算!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在餐厅吃早餐。
  这时,城元先生一脸心事地从楼上走下来。小兰看见了之后赶紧招呼:"城元先生,
  千鹤小姐没事吧?!"小兰的话打破了餐厅的沉默,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城元先生。
  "晚上的事很抱歉,她的脾气总是这样的!请你们原谅,很快就……"城元先生刚
  说道这里,就见千鹤从楼上下来,她有些郁郁寡欢。抬头看见满餐厅的人都在注视着她,
  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千鹤小姐……"宫部站起来刚要说什么话,但看见千鹤怒目圆睁的样子,又吓得
  自己改口道,"没什么事情!没什么事情!""阿姨,晚上的事情……"柯南刚要问千鹤,
  突然毛利拿起一块没吃完的点心使劲地塞住柯南的嘴:"什么阿姨,不要乱讲!"然后他
  又转过头来对千鹤陪着笑脸说,"嗨嗨,小孩子,不懂事!对不起!"谁知千鹤毫不通情
  达理,一扭头,气呼呼地又上楼去了。
  "哎呀,我们该怎么办啊!宫部抱着头痛苦地说,他认为是他害得千鹤小姐不高兴
  的。
  "一下子很难让他明白的,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先去钓鱼吧!"城元先生安慰宫
  部道。
  "啊,钓鱼?!"宫部奇怪地看着城元。
  "是啊,明天就要干活了,今天一整天钓鱼轻松一下!如果方便就一起去吧!"城
  元先生建议道。
  "那……就一起去吧!"宫部一边擦汗,一边答应着。
  "爸爸,我们一起去高原吧!"小兰对正在喝酒的毛利说。
  毛利放下酒杯,把头一扭:"你们俩去吧,我有使命!""使命?!"小兰不解地看
  着毛利。
  "我要听洋子小姐的新歌曲,再看上回演唱会的录象!还要看完她的电影作品!"
  毛利得意地说。
  "爸爸,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小兰生气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这里才有电影重播,所以特意来这里的!"毛利不屑地一扭头。
  "啊——!"小兰气得差点没晕过去。
  这时,有森走过来说:"我带你们去吧!""好啊!这可帮了我的大忙了!"毛利抢
  着答应下来,"我看阿忍小姐也一起去吧!我来帮你们看店!"毛利还主动请缨。
  "啊——!"阿忍真是哭笑不得,"但是,还要准备大家的午餐的!""午餐就吃便当
  吧!"如果毛利是旅馆经理,看来客人真的得吃便当了。
  "我们也要出去,中午就吃便当吧!"城元先生也随意地说。
  "可是还要准备晚餐的呀!"阿忍认真的说。
  "那么晚上就吃烧烤吧,很方便的!昨天我老婆失礼了,今天就去轻松一下吧!"
  城元先生和他妻子的性格怎么就相差那么大呀!
  "烧烤的准备工作,我们俩包了!"穗奈美和美奈穗也抢着说。
  "今天也没有客人入住,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吧!"有森温柔地对还拿不定主意的阿
  忍说。
  "去吧去吧!"毛利又在一边鼓动了!
  难得大家的一片诚意,阿忍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那……就这样决定吧!"
  黑天使的翅膀(五)天使的陨落!
  吃完早餐,大家都按照自己的安排开始活动了。送走了城元和宫部之后,有森对阿
  忍说他要去检查一下门锁,让阿忍带着小兰和柯南他们先走,他随后就到。
  旅馆里只剩下毛利和美奈穗姐妹还有那个一直在楼上生气而不肯下楼的千鹤小姐了!
  正在毛利抱着洋子小姐的录象带忘情地狂吻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他,毛利转
  过头去一看,是有森!他把旅馆的钥匙交给毛利,还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开着车去追阿忍
  她们了。
  都已经开车上路了,小兰还在不停地抱怨毛利真是过份!
  "哎,有森先生呢?"柯南突然问阿忍道。
  "他呀……哦,你看,他追到我们了!"阿忍突然从观后镜里看到追上来的有森。
  一下车,小兰和柯南就被高原美丽的景色吸引住了,他们跑上一个小山坡,尽情地
  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远处眉黛般的青山,环绕着一汪明净的湖水,天上朵朵白云与青山碧水相映成趣!
  山坡上的小草小花们沐浴着慷慨的阳光,也在窃窃私语!成群的蝴蝶在山间的小溪边歇
  脚,勤劳的蜜蜂在忙碌地采着花蜜!啊——!小兰和柯南被眼前的一切折服了,除了尽情
  享受,其余之外都是对大自然的辜负!
  "今天的空气特别蓝,以前都没注意到!"小兰贪婪地看看远处的山,又看看近处
  的水。
  一只被小兰和柯南看得害羞了的七星瓢虫一扭屁股,拍着翅膀飞向了太阳!"啊——!
  要是有翅膀的话,真想飞到太阳那里!"小兰寻着那只七星瓢虫的影子羡慕地说。
  "你的想法跟天使一般!"坐在一边的有森听了小兰的感慨说道。
  "嗯?!"小兰闪着大眼睛不解地看着有森。
  "基督的天使忘了爸妈的叮嘱,越飞越高,她相信能飞到太阳那里。结果,烧坏翅
  膀的天使从天空掉了下来!一个很悲伤的故事!"说着,有森的情绪也低落下来,他低
  头看着地,仿佛想起一件很沉重的往事。
  一只白蝴蝶飞了过来,小兰高兴地欢呼起来!有森介绍说:"这是公园特有的白蝴
  蝶!"他刚刚说完,那只白蝴蝶就停在了他的肩上,没过几秒,那只白蝴蝶竟然一抖翅
  膀死掉了,有森的肩上留下了蝴蝶的白粉!所有的人看着都很伤心,有森拣起那只可怜
  的小生命:"蝴蝶死掉了,水不干净!"已经是午后12点半多了,该吃饭了,可是城元先
  生却忘了带便当,所以不得不回来拿!旅馆里,毛利先生还在兴致勃勃地观看洋子小姐
  的演唱会,一边看还一边尽情地大叫!城元先生看了看楼上,皱着眉头问穗奈美和美奈
  穗:"千鹤还在房间吗?""她一直没下来!"穗奈美和美奈穗停下手里的活也看着楼上
  说。
  "我上去看她一下!"说着,城元先生就上楼去了。但是城元先生敲了几下门,里
  面却没有应答,千鹤好象睡着了。城元只好又下楼来,和毛利一块吃完午饭后,他又钓
  鱼去了。
  小兰和阿忍他们打羽毛球都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快下午两点了!要不是有森提
  醒,他们还会一直打下去呢!
  城元虽然被老婆惹得一肚子气,但是今天钓鱼的运气还真不错呢!你看,这条鱼大
  得他都拉不动了,简直要把他拖下水去嘛!
  他们在外面玩得再高兴毛利也不羡慕,有洋子小姐陪,在哪里他都不会寂寞的!"
  洋子小姐,不要往那边走,不要往那边走啊!"他一边替故事中的洋子小姐担心,一边
  攥着拳头大喊。
  等到小兰他们吃完了午饭,西边的天空已经抹上了一片橘红色的夕阳!晚风轻轻拂
  着脸颊,大地一片宁谧!
  "在这里欣赏风景真是一种享受啊!"阿忍轻轻地说,仿佛不愿惊醒正沉醉于这美
  妙景色中的其他人。
  "看,那里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泳馆了!"有森指着远处说。
  "原来在那里呀!"小兰惊喜地说道。
  阿忍洒脱地一甩头发:"我们也该回去了!"于是,他们才恋恋不舍地开车回家。
  嘎!嘎!嘎!有森的车子响了几声没动静。
  "怎么了?"阿忍从车窗里伸出头来问有森。
  "发动不了了!你们先走吧!"有森对阿忍笑了笑说。
  阿忍答应了一声就开车先走了。
  "我们回来了!"还没进门,小兰就对着屋里的毛利喊,"爸爸要是也一起去就好了,
  日落很美的!还有稀有的蝴蝶,不过听说这种蝴蝶不容易进入,但是它还停在了有森先
  生的肩上呢!?"好了,知道了!"正沉浸在洋子小姐演唱会的毛利不耐烦的打断小
  兰的话。
  这时,城元先生和宫部也推门进来了:"我有好消息哎!""你们回来了!"小兰高
  兴地和城元他们打招呼。
  "咦,千鹤呢?她还没下来?!"城元奇怪地问毛利,"毛利先生,请把钥匙给我用
  一下!"拿了钥匙的城元先生转身就朝楼上走去。
  这时,电话响了,是有森先生打回来的,他说车没修好,让阿忍去接他。挂上电话
  的阿忍去车库开车,小兰也跟着去了,她说也许她可以帮上什么忙呢!
  去开千鹤房门的城元先生又慌慌张张地跑回来:"毛利先生,千鹤她…她好奇怪!"
  城元先生一脸的惊慌,"门窗都反锁,叫了半天都没反应!""啊!不可能吧!"毛利先
  生说着就往楼上跑。
  "千鹤小姐!千鹤小姐!"毛利大声叫着,一边推着门,可是,里面没有反应,门
  也推不开,毛利只好对一边的城元先生说,"只有撞门了!"门撞开了,但是从地上爬起
  来的毛利先生看见的却是吊在屋里的千鹤的尸体!
  "啊——!"紧跟在毛利身后的城元先生失声叫道。
  镇静下来的毛利缓缓地走到千鹤的尸体边,用手按了按她手臂上的脉。
  "毛利先生,千鹤她……"城元先生惊骇地问。
  "很遗憾,已经死了很久了!"毛利低声说。
  "嗨——!"城元先生悔恨地用手砸着自己的头。
  "千…千鹤小姐!这怎么可能!"宫部软软地靠在门上,一边擦汗,一边自语。
  突然,柯南发现地上掉着一个东西,他凑近仔细一瞧,原来是门的保险扣!耗训狼
  Ш仔〗悴皇亲陨倍潜荒鄙保浚豢履戏煽斓嘏艿矫疟咭豢矗汗幻淮恚?
  黑天使的翅膀(六)自杀?他杀!
  "有森!有森!"阿忍她们到了高原,却只有那辆巴士停在那里,有森不知道上哪
  里去了!
  "哎,我在这里!"有森突然出现在阿忍和小兰身后,倒吓了她们一大跳!"今天晚
  上的月亮太漂亮了,我都出神了!"有森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嗯!有森,你也真是的!"阿忍手插着腰,假装生气地刚要责备有森,突然有森
  的行动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家里打来的。
  "大家都好吗?"有森高兴地问候道,"什么?!好了,知道了,我们马上回去!"
  挂上电话,有森表情严肃地对阿忍和小兰说,"千鹤小姐死了!""啊——!"阿忍和小兰
  都吃了一惊。
  "不巴士先留在这里,我们回去吧!"有森决定道。
  "好!"
  尸体已经检验过了,水户刑事正在听着验尸报告:"死者是演员备前千鹤,和丈夫
  城元英彦在这家旅馆留宿,死亡时间大概是中午1:30到2:30,嗯,原因呢,是由于上
  吊窒息而死的!""毛利先生,你开门发现那个保险扣是栓上的吧!"水户问毛利道。
  "是的,所以我们要把门撞开!而且全部的窗户都是反锁的,她一定是自杀的!"
  毛利肯定地说。
  "备前千鹤是个有名的演员,到底是什么事会令她自杀呢?"水户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昨晚上发生了突发事故!"毛利加了一句。
  "突发事故?"水户奇怪地看着毛利等着下文。
  "昨晚上跟她签约的电影公司的负责人来了,说赞助商要求换人!""噢,那就怪
  不得了!"水户刑事摸着下巴说。
  "放手啊!"突然他们听到一个小孩子的叫声,原来是柯南!那个门口的警察紧紧
  地抱着他,不让他进来!
  毛利生气地从警察手里提过柯南:"你这淘气鬼,在这里偷偷摸摸地干什么?!""
  那里好象有些奇怪地痕迹!"柯南指着门对毛利说。
  "嗯?"毛利放下柯南,走到地上的保险扣旁,"难道是有人想把这里变成一个密
  室?!
  "咦,这是怎么回事呀?"水户自语道。
  "有人在里面把窗口上了锁之后,为了造成一个密室,把保险扣从墙上取下来,然
  后出到走廊,把保险扣扣上,再从外面把保险扣装好,由于从外面装螺丝太难了,不小
  心就留下了这种擦痕!要把保险扣除下容易,但要拿下就困难了!"毛利摸着下巴分析
  道。
  一个警察正在用放大镜对着一个凳子做检查,柯南走过去问:"千鹤小姐就是用这
  个作垫子的吧?""是啊!""那么……哎哟!"柯南没有防备,被毛利一把拎了起来:"
  不要妨碍别人的调查!"毛利对着柯南喊。
  "叔叔,人的脚趾应该是有指纹的吧!"柯南反而神秘地问毛利。
  "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别多管!哎,等等,难道说千鹤小姐是……"毛利放下柯南,
  走到千鹤的尸体旁一看,千鹤是的脚上并没有穿鞋!"请问这个台子上有没有千鹤小姐
  的脚趾纹?"毛利问那个检查的警察。
  "啊——没有!"那个警察也察觉到不对劲,大吃一惊!
  "难道说有人把千鹤小姐吊起来了?!也就是说这是一他杀而不是自杀!"水户刑
  事自言自语道。
  黑天使的翅膀(七)互相猜测
  『昨天晚上千鹤小姐去见谁了呢?可恶,要是跟上去看清楚那个人就好了!』柯南
  爬到放千鹤尸体的床上,希望能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哼祝鞘鞘裁矗堪咨姆勰浚
  豢履戏⑾智Ш椎囊路渖险戳说惆咨勰!憾遥饫镆蔡攘耍“?-!冷气!』
  柯南忽然想到了什么样,他抬头看了看冷气机!耗训婪⑾质崩淦丫A耍≌馐欠溉斯
  室夤厣系幕故恰?
  晚上,水户刑事挨个对旅馆里的人进行了查问:"关于备前千鹤的事,我有一些问
  题要问你们!首先,城元先生——"城元好像在想心事,突然被叫道,反而吓了一跳。"你
  好像正在跟千鹤小姐办理离婚手续吧!""嗯!现在只剩下赡养费的问题了!"城元没精
  打采的抬了抬眼睛说。
  水户点了点头,"下一个是宫部先生!听说你要跟她解约?""啊——!"宫部的惊讶
  就好象水户说他是凶手!"这可不是我的原因!是因为赞助商要求换人,我们也没办法
  啊!"水户并没有理会他,继续严肃地说:"下面我要问问大家,千鹤小姐的死亡时间大
  约是下午1点半至2点半之间,请大家告诉我你们那时在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好像
  审犯人似的!"城元不满意地嘟哝着。
  "难道千鹤小姐是……"宫部一边擦着汗,一边吃惊地说。
  "从现场的情况来说,他杀的可能性极高!""啊——!怎么会!"宫部和城元都吃了
  一惊。
  "听说宫部跟城元先生出海钓鱼去了?"水户问。
  "对!对!"宫部急于表明自己的清白,激动得站了起来,"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八点,
  我一直都在海上!""那么城元先生呢?"水户把目光转向了城元。
  "哎——,不是,我忘了带饭盒,十二点回来了,在旅馆的大厅里跟毛利先生吃了饭,
  1点半又离开了饭店。""那个时候你有没有看到千鹤小姐?""我回来之后就马上去看
  她了,但是我敲门之后没有反应,我就又回大厅了!"城元低着头,好象很内疚的样子。
  "在城元先生回来时,宫部先生不就变成一个人了吗?"水户又把目光移向了宫部。
  "虽然这样,……,但是我一直在那里吃午饭啊!"宫部结结巴巴地说。
  "那么……有森先生跟阿忍小姐呢?"水户转身对着有森和阿忍。
  "我们跟柯南和毛利兰去公园了。"有森说。
  "城元先生他们走后不久我们也出发了!"阿忍补充道,"到达公园大概是1点多,
  然后就一直呆在公园。大约6点钟左右我们下山了,回到旅馆大约是7点。""好象有森
  先生一个人留在山上了,是吗?"水户问有森。
  "那是因为巴士的引擎坏了。"
  "你去接他了,对吗?当时他在公园吗?"水户问阿忍。
  "当然了!"阿忍有些生气了。
  "我也去了,绝对没错的!"小兰证明道。
  "那么,就轮到美奈穗你们两个了!"水户对着吓得抱作一团的美奈穗和穗奈美说。
  美奈穗说:"早上我们刚要打扫,就看见城元先生回来了,他跟毛利先生一起吃饭,
  给他们送茶时,我们去过大厅!"穗奈美接着说:"在1点半左右我们送走了城元先生,
  然后我们就和毛利先生一起看电视。直到四点钟左右,我们开始准备晚饭,直到大家回
  来,一直在厨房里。""打扫时,千鹤小姐的房间……"水户追问道。
  "因为她叫我们不要打扫了,所以我们并没有接近那里!"美奈穗说。
  "毛利先生,你一直在旅馆吧!"水户突然转过来问毛利。
  "是的,我一直在大厅看电视。除12点半城元先生说上去看看上过楼之外,我一直
  没见过任何人上楼!也就是犯人是有紧急出口上去的!"毛利抱起了胳膊严肃地说。
  "紧急出口情况怎么样?"水户问有森。
  "紧急出口在走廊的尽头。在里面可以随便出去,但是在外面没有钥匙就不能进来
  了!""那么,犯人就是在旅馆里的人了吧!"宫部突然站起来,抢过有森的话说。
  "难道你知道犯人是谁了吗?"毛利手插着腰问宫部。
  "这不是很清楚了吗!"宫部擦着汗说,"能够这样做的只有她们了!"宫部说着,
  胳膊直直地指向了美奈穗她们。
  "不,不,我们什么也没有做!"美奈穗和穗奈美使劲地摇着头。
  "1点半到2点半之间,她们两个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毛利对着宫部喊到。
  "那……那,犯人就是你们三个!"宫部无理取闹道。
  "你说什么!!"毛利生气地叫道。
  "反正,反正,犯人一定不是我!"宫部幸灾乐祸道。
  柯南却在一边暗自想道:『不是,即使没有钥匙,也能从紧急出口进来!』
  "不是,即使没有钥匙,也能从紧急出口进来!"水户突然说。
  "啊——!"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例如城元先生,你在看千鹤小姐时,可能从里面打开紧急出口的门,然后放上一
  些阻碍物,让它不能关上。在1点半时以去海边为借口,从紧急出口回到旅馆,杀害了
  千鹤小姐!""什么——!"城元先生瞪着两只大眼睛。
  "宫部先生,你也可能成为城元先生的帮凶!"水户走到宫部跟前。
  "你在说什么,刑事先生!"宫部生气地反问道。
  "你可能跟城元先生一起回来,然后又藏起来了,然后利用城元先生打开的紧急出
  口进去,杀害了千鹤小姐!""这太过分了!"宫部忍无可忍的拍案而起。
  "你简直把他们当成犯人了嘛!"有森愤愤不平地说。
  "那……"水户刑事一时窘迫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两个又怎样呢!"宫部反咬一口,指着有森和阿忍说,"有钥匙的只有你们两
  个呀!你们下山不就可以……""你不要乱说了!"阿忍愤怒的制止了宫部的胡言乱语。
  "从公园和海边回旅馆都要经过森林里的一座桥,我刚才已经问过森林里的工人了,
  回旅馆的只有城元先生的车,也就是说,有犯罪可能的只有城元、宫部、美奈穗、穗奈
  美,跟毛利先生你了!"水户的话音刚落,毛利就瞪着大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怎
  么,我也是吗?"听完水户刑事的分析,柯南在心里犯起了嘀咕:『水户刑事说的没错,
  但一定另有原因!例如,冷气停了,留在千鹤小姐身上的白色粉末,那到底是什么呢?』
  柯南咬着嘴唇琢磨着,『啊——!难道是——』
  黑天使的翅膀(八)魔法之翼
  『是了!难道——』柯南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他一个人偷偷来到屋顶为自己的发现
  寻找证据。
  屋顶上凉风习习,蓝白色的月光把屋顶照得一片清冷!旅馆的楼顶很宽阔,简直就
  是一个飞翔物的跑道。柯南跑到楼顶尽头四下查看了一下,发现护拦好像被什么东西给
  弄坏了!他的猜想已经开始一点点被证实了。推开仓库的门,柯南朝里看了看,他的嘴
  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关上门后,柯南来到走廊上,刚好碰见水户刑事的部下。柯南便对他说毛利先生要
  他到森林中如此这般。说完柯南神秘地笑一笑走了,那个警察先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
  背影。
  大厅里,水户刑事还在盘问城元、宫部、穗奈美和美奈穗以及毛利他们:"请你们
  告诉我你们那一天的具体活动!"毛利刚要争辩,就被柯南的麻醉针一针射中,他歪歪
  斜斜地坐到凳子上打起了呼噜!
  "毛利先生,你怎么了?"水户刑事不知所措地叫道。
  小兰呼地一下站起来,皱着眉头,瞪着一双大眼睛严肃地说:"那是昏睡推理的开
  始!""难道这就是传闻的……"水户看着昏睡的毛利,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以后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我已经知道犯人和犯人所有的手法了!""毛利"突
  然讲话了!"犯人是用翼,能把不可能变可能的魔法之翼!所以,犯人就是你,有森先
  生!!"一语惊四座!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有森身上,谁也不会相信,犯人会是斯文
  的旅馆负责人!
  "你……你说什么!我和小兰他们一起在公园里的!"有森结巴着分辨。
  "是啊,有森不可能成为犯人!"阿忍生气地说。
  "所以我说有森先生有魔术的翅膀啊!""毛利"说。
  "魔术的翅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水户问"毛利"。
  这时,门开了,水户刑事的那个部下和一个警察抬着一个长长的帆布包进来了。"
  这是什么?"水户奇怪地问。
  "是在储物室里发现的!是滑翔机!"那个部下一边拉开帆布包的链子,一边说。
  "这就是那个魔法之翼!""毛利"说。
  那个部下拿出滑翔机对水户说:"我发现在被害着的颈部有阳台上擦花的痕迹。""
  原来如此!有森先生利用滑翔机从公园飞回旅馆,然后从上面爬回千鹤小姐的房间,在
  利用滑翔机飞回公园。"水户分析道。
  "不可能!我离开大家只有拿饭盒的几分钟!"有森摊开两手说。
  "是啊,可是来回起码要15分钟!"阿忍补充道。
  "而且从旅馆再飞回山上的公园,这太不可能了吧!"城元先生说道。
  水户被大家七嘴八舌说得没了主意:"毛利先生,大家说的没错呀!""但是要杀千
  鹤小姐,只要几分钟就够了!""毛利"顿了顿又说,"而且,如果在她身边的话!""啊!
  千鹤她留在旅馆的!"宫部不知所以地说。
  "对了,还有巴士!"水户又找着了方向。
  "毛利"继续分析道:"是的!在出发时有森跟大家说,他去锁门,另开一辆车跟大
  家集合!那时,他就去千鹤的房间,用东西把她弄昏,然后把她和滑翔机都装上巴士。
  水户,你在现场时,注意到那个冷气没开吧!""也就是说,千鹤小姐白天不在房里!"
  "对!在拿饭盒时,有森把千鹤小姐在房里吊死了!然后一引擎坏了为理由,留在了公
  园里。然后他打开滑翔机,把千鹤背上,从山上飞回了旅馆。由于旅馆屋顶的灯全亮着,
  所以他毫不费力的降落在了屋顶。再爬上阳台,从窗口进入屋里,把千鹤小姐给吊了起
  来。然后在用我们刚才所说的方法关上房门,从紧急出口离开了旅馆。""别乱说了,
  那我又是怎样回到公园的?""是啊!我跟小兰到那里的时候,他明明就在那里的!"阿
  忍站了起来。
  "难道是用巴士吗?"那个部下猜测道。
  "不,那样会被人看到的!"水户否定了他的说法。
  "用滑翔机飞回来,是很难再用它飞回去的!难道他是用了魔法吗?真不知道你在
  说什么!"阿忍站到了有森身边,仿佛她要用身体来保护有森似的。
  "用了任何人都不知道的魔法回去了!""毛利"说话了,"魔法的工具就是你的车!
  ""啊——!""毛利"并没有理会阿忍的惊讶,继续说道,"用手提电话叫阿忍去公园接你,
  然后你就藏在她的车箱里,在你们不知不觉间,他和你们一起到了公园。然后他趁你和
  小兰离开车子时钻出车箱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就好象一直在那里等着一样。""有森……
  "阿忍看着有森说不出话来。
  "那只是你的推理,你有证据吗?"有森结巴着争辩道。
  突然,水户刑事那个部下的行动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哎,知道了!"放下
  电话,他对毛利说,"毛利先生,他们说千鹤小姐身上的白色粉末是公园里稀有蝴蝶的
  粉末。"听了这话,有森的脸一下变得煞白。
  "正如你们听到的,一直留在这里的千鹤小姐,又怎么会有山上稀有蝴蝶的粉末呢?
  我听小兰说,在公园时,一只蝴蝶飞到了有森先生的肩上,不知什么原因死了。然后呢,
  你在抬千鹤小姐时,粉末就沾在了她的裙子上了!"停了停,"毛利"坚定地问,"因为什
  么杀了千鹤小姐?"有森狠狠地低下头;"为弟弟报仇!""报仇?!""我弟弟在东京读
  大学时碰上了备前千鹤,对她越来越着迷,而对千鹤来说,她只是玩玩而已。一开始,
  她把弟弟当成一个有钱人,跟她交往,弟弟用了很多钱。千鹤被有名导演发掘后,越来
  越出名,终于跟弟弟分手了!弟弟为了挽回千鹤的心,花了不少钱,甚至把爸爸的遗产,
  也就是这座旅馆给抵押了,现在这座旅馆已经是别人的了!""那你弟弟怎样了?"城元
  先生也痛心地问有森。
  "他自暴自弃,最后和滑翔机一起坠落了!""那么,千鹤她知道吗?"水户问到。
  "所以我昨天晚上叫她到饭厅,只是想让她对弟弟道歉而已……可是她说她对我弟
  弟一点印象都没有,还说她不认识弟弟!我说我就是有森晴彦的哥哥,她才软了下来。
  我说弟弟跟她分手后自杀了!可是,她却说弟弟自杀跟她没关系!""你以为这样你弟
  弟就高兴了吗?""毛利"反问有森。
  "蝴蝶的死虽是偶然的,但也象征着你弟弟为了阻止你犯罪化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