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刚昌《名侦探柯南》

家庭战争-1

作者:青山刚昌  来源:青山刚昌全集  点击: 

  家庭战争-1
  作者:泉隆
  习以为常的事…
  『毛利探侦事务所』中,这天傍晚又传出争吵声。
  毛利小五郎依然是酩酊大醉著,邋邋遢遢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然後在这样的状况,
  出现的就是他的女儿兰在帮他收拾随地乱丢的空酒罐以及生气斥责的声音…。
  「我不是叫你别再这样喝了吗?!爸——!」
  边收著地上和桌上的酒罐子,兰气急败坏地喊道。
  「…你少管我…嗝!」小五郎一付醉样,满脸通红说著:「平时…都是我在养你…
  你还敢这样对我…大呼小叫…?」
  「 ̄ ̄ ̄!!」仗著自己是父亲的口气,兰听了更为光火…「那又怎样——?!老是喝
  得这样醉醺醺的,没个父亲的样子!除了我还有谁能管你?!」
  「…唉呀 ̄?」听兰这样反,小五郎也十分不悦:「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吗…?!…
  嗝,少在那边罗嗦!想管你老爸…嗝,…等你可以缴税了再说!」
  一边,小五郎又拿起啤酒罐开始喝了起来,有些意识模糊地自言自语…「…在这个
  家…我最大…嗝,…你这个吃我用我的小鬼…给我闭上嘴 ̄」
  「………!」听到这句话,兰停下了手边捡罐子的动作,看著小五郎。
  …虽是七八分醉意的话,但听起来格外伤人!
  拳紧握著,唇紧抿篆兰强忍那囚禁不住的眼泪…正值国三考生之№,面对课业压力,
  对这样孩子说已是种负担…再加以现在家中给她的压力…「……原来…」低著头,兰小
  声地说:「我终於了解了…」
  「…嗯?」小五郎边喝著酒,但也注意听到兰口中的低喃声。
  「我终於知道…妈为什么会离开爸的身边了——!!!!」
  抬起头,兰再也止不住眼中像珍珠断线般的泪水,声撕力竭地大吼著:「你不但是
  差劲的丈夫!也是个差劲的父亲——!!」
  「——!」小五郎被兰这样一喊,楞了一下。
  「匡当」一声,兰丢下捡拾罐子的塑胶袋,半掩住脸,哭著夺门而出,往三楼跑去。
  「………」仍带著醉意的脸,小五郎默默看著她跑开。
  「搞什么啊?真是的…」搔了一下後脑,他喃喃了一句…*****「叮咚叮咚叮
  咚叮咚——」
  新一家一连串急促的门铃声响起。
  「来了来了…」新一慌慌忙忙跑出来应门…打开大门,看见站在大门口略低著头的
  兰。
  「…咦?…兰……?」
  明显地,她带著仍然有点红的眼睛,以及满脸受到委屈的表情…「………」兰沉默
  著,不知该如何开口……也深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又会忍不住掉下来…。
  新一静静地看了一下兰,再瞥了一眼在她脚边的一包行李。
  「………」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潜叹了一口气…「先进来吧!
  兰…」
  兰点了一下头,将行李提起。
  进到屋内,兰默默坐在沙发上。
  新一不多问,先去泡了杯红茶端给她…「要不要喝点茶?」
  兰抬头看了一下他,点了一下头…「谢谢…」
  接过杯子,她缓缓啜起温热的红茶。
  新一没说任何话,坐到她斜前方的沙发上,也是静静看著她。
  屋内虽有两人,但在这几分钟内却是非常安静……静到外头一点人车声都清晰可
  辨…。
  隔了好一会,兰喝完红茶,将杯子搁在面前的茶几上。
  新一仍然坐在她斜前方,早已不知何时看起书来。
  不过感觉敏锐的他,倒也注意到兰放下杯子的动作…新一轻轻阖上书…彷佛在准备
  聆听兰随时要讲的话。
  「………」欲言又止地,兰好不容易再次开口说话…「…对不起…」
  新一看著她,微笑了一下:「…为何道歉?」
  「……」兰沉默了一会儿…「因为…我什么都不说…就跑了过来…」
  「你不用说啊!」新一又笑了一下:「一看就知道你和毛利叔又吵架了对吧?而且,
  这回你还想离家出走和他抗争…」
  「………」兰并不讶异,看了一下新一,轻轻点了点头。
  过去总是如此…她在想什么,都逃不过新一的眼睛……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
  竹马,加以新一又有观察判断力都很敏锐的侦探才华…。
  「…对不起……」兰再次低下头道歉。
  「那么现在…心情平静下来了没?」新一问道:「要回家了吗?」
  听到新一这样问,兰立刻用力摇著头…「不!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再理我爸了—
  —!!」
  「碍…」新一有点被兰的反应给吓了一跳。
  不若过去很快就能平抚的情绪…看来,这回的吵架比起平常要凶很多…「…可以…
  让我在这边住下来吗?新一…」兰刚才好不容易停下来的泪水,又再度溃堤。
  「呃 ̄ ̄」新一有点为难:「可是…这边只有我一个人篆你住到我家…不太好吧?
  你去住园子家…我想会比较好吧…」
  「不要——!!」兰又用力摇著头…「园子的妈妈一定会把我再送回去的!或者…她
  会叫我爸来把我带回去!我…我不想再相信大人了 ̄ ̄!!」
  眼前的兰哭成泪人儿,新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默不作声著,打算等兰的情绪恢复平稳再劝说…。
  兰自己啜泣了一阵子,慢慢缓和下来。
  看见她恢复平静,新一想开始再劝她…「…兰,那个…」
  「我…会打扰到你吗…?」兰打断了他的话。
  「咦?!」突来地这样一问,新一赶忙反射性回答:「没…没有,只是…」
  「那…拜托让我住在这边吧!」兰看著新一,拜托著:「我也想这阵子能安安静静
  地念书…不要再被爸爸的事烦心了 ̄ ̄」
  「………」新一眉头深锁著,没有立刻回覆。
  自己也是个考生,自然是能体会兰的心情…但,兰不可能永远住下来啊!她和小五
  郎间的事总是要解决的…。
  「…因为…我对爸说了很过份的话…」兰改了个口气,说著:「他一定很气我…一
  定会觉得…白养我这个女儿了…」
  边说著,兰的眼眶又红了起来…「可是…可是…是他不对啊!而且,妈妈一定也是
  这样被他气跑的!我只是…只是……」
  兰再次泣不成声…掩住脸小声低啜著…
  不一会,兰又变为放声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 ̄ ̄?」边哭,她边喊著:「为什么…妈妈不回来和我们住在一
  起?为什么爸爸不想办法…把妈妈带回来——??!!」
  「兰……」看著精神彷佛快要崩溃般的兰,新一赶忙站起身,坐到她身旁,轻拍著
  她的背…「没事的,兰…她一定会回来的……」
  大声叫声喊过後,兰低下头,用力地啜气著…。
  …想要压抑自己的情绪,但刻意压制反而更加痛苦,止不住的倒抽著气…看著如此
  痛苦的兰,新一胸口也是阵阵疼痛著…另一支手臂环过兰的肩,他轻轻抱住了她。
  「…新…一…?」这样的动作,让兰楞了一下。
  「想哭就尽量哭吧,不要强忍著…」新一在兰耳边轻说著。
  「………!」兰的眼泪继续扑簌簌落了下来。
  她的双手也伸到新一背後,紧紧抱住他…「…我对爸说…他是个差劲的丈夫和父
  亲…」哽咽著,兰支支唔唔地说:「…他…一定会讨厌我的…很讨厌…很讨厌我…」
  新一默不作声,只是抱著兰,听她说话…「…我好後悔…!可是…可是……」
  想要顷诉的话还很多很多,但…不顺畅的吐息却难以将话都表露出来。
  「我知道…兰,没事的…」顺著发丝方向,新一轻摸著她的长发…「毛利叔一定也
  知道你不是有心的……他会原谅你…一定会的……」
  深知道兰的心底也是十分难过,新一只能尽力平抚她的情绪…毕竟,她现在是很努
  力与内心交战自我反省哪!
  低声啜泣了一会,兰才又哽咽地缓缓开口…「…妈妈她…也讨厌我吗…?不然…为
  什么…她都不回来…?」
  「不会的,兰…」新一回应著…「妃阿姨她一定还爱著你的;毛利叔也是…他也不
  会讨厌你的…一定…;园子也是…我也是…大家都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兰沉默下来。
  两人仍然相拥著,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新一带著温和的微笑,继续说道…「…只
  是,我们都还是孩子,不知道他们大人的世界是怎么想的…我们只能努力,让他们知道
  我们爱他们…希望他们别再吵架…让他们知道,我们希望能在他们身边…」
  这样一席话,兰紧紧抓住新一的衣服,用力地点著头回应著…「………嗯…!」
  眼底再次泛著的泪光,是因新一的温柔而感动的泪水…熟悉的体温和心跳声…以及
  深知内心的话语……拥著这自小就一直是陪在自己身边的男孩,兰的啜泣声渐渐平静下
  来…透过身体感觉到兰的气息恢复平稳,新一沉静了一阵子…「…如果你要一个地方疗
  伤的话……如果我这边能够提供你这样的场所的话……你就住下来吧,兰……」
  家庭战争-2
  作者:泉隆
  翌日早晨,平和常一样地展开了一天的生活…或许,是有些不一样〃吧!在某些人
  的家中…「新一 ̄ ̄赶快起床了!不然会迟到喔!」
  (…嗯……)睡眼惺忪半睁著眼,新一听到了这个声音。
  「新·一——!!」清晰地,这个声音实实在在地响在耳边!
  新一吓了一跳,完全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兰已经穿好制服,站在他床边叫他起床。
  「真是的!都已经几点了,还在赖床!」有点生气的表情,兰双手叉在胸前,说著。
  「…碍早 ̄ ̄」新一搔了搔後脑,坐起身,没有精神地打了招呼。
  「别再睡下去罗!」兰往房间外走,叮咛著:「我已经做好早餐了,赶快下楼来
  吃!」
  「喔…嗯…。」新一应了一声,目送兰离去。
  …对了,兰昨晚就在自己家中住下来了…因为这件事,自己还伤透脑筋地反覆想著
  而没睡好…。
  今早的兰…看来是已经恢复精神了。
  也许,过了今天就会回心转意回家去也说不定……新一是这么想著的。
  梳洗过後,新一也穿好制服下楼来,走到餐厅。
  餐桌上那久违的丰盛日式早餐…白饭水煮蛋味噌汤…还有好久不见的烤鱼和萝乾!
  (哇啊 ̄ ̄ ̄)新一张大嘴看著。
  平时的早餐大部份是在便利商店中解决的;有时来不及赶去上学的话,则是在学校
  餐厅买面包…日式早餐…好久以前的记忆了 ̄是爸妈还在国内时候的事了吧!
  「赶快吃,不然会迟到的!」兰在流理台前收拾著用过的烹饪器具,边催促著。
  「…兰…你几点起来弄这些的啊?」
  新一这样地一问,兰似乎有点吓到,赶忙回过身,乾笑著回答…「没有很早啦 ̄大
  概是…六点起床的 ̄」
  「六点 ̄ ̄??!!||||||已经很早了耶!」新一拉开椅子,坐在餐桌前:「不用弄这
  么丰盛啦!早餐随便吃吃就可以了,只要吃得饱就好碍」
  「偶而嘛 ̄ ̄」兰苦笑著:「你也很久没吃传统早餐了,对吧?」
  「…那倒是。」新一微笑了一下:「我要吃罗!」
  *****
  同样的早晨,在『毛利探侦事务所』这边…小五郎自三楼下来,开了二楼事务所的
  大门,习惯性地探问…「兰,早餐…」
  不过,迎接他这个空间是一片寂静…。
  看到冷冷清清的屋子,小五郎才想起…兰已经不在家中了。
  他抓了抓自己的脸,无奈地看著空荡荡的事务所…(…真是的……)已经清醒的他,
  记不太清楚昨晚是发生什么事……只是,印象中和小兰吵了一架。
  至於吵了什么…他也记不得了。〕臣堋ㄔ谒歉概洌窍耙晕5氖隆?
  …这回真的有吵得这么严重吗…?
  他反覆思索…
  「去买点什么来吃吧…」
  喃喃自语著,小五郎将门带上,往一楼走去。
  *****
  「………兰……兰!」
  新一叫了好几声。
  「…咦?」兰从恍惚状态中回神过来,看著同样也和她一起坐在餐桌前的新一。
  「怎…怎么了吗?」她勉强地笑了一下。
  「拜托 ̄ ̄」新一的早餐已是盘底朝天。他站起身,有点责难道:「叫我快点吃的
  人,自己竟然在吃饭时发呆…?」
  「…碍抱歉 ̄ ̄」兰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赶紧开始动作。
  …其实也知道兰大概是在担心家中的情况,才会开始发呆的吧 ̄昨天哭了很久的她,
  今天虽然振作起精神了,但眼眶附近仍有点肿肿的…静静地看著她,新一没多说什么…。
  他将自己刚才所有用过的餐具叠好,全部收拾到洗碗槽中。
  「…碍还习惯吗?」还在吃著早餐的兰,回过头问他。
  「咦?什么?」新一站在流理台前,也回过头。
  「…早餐碍」兰有点吞吞吐吐地问道:「还习惯吧…?」
  「嗯,很好吃啊!」新一笑了一下:「我好久没吃传统早餐了,谢谢你罗!」
  「碍不会…////」新一这样坦率地回答,让兰有点不好意思。
  「赶快吃一吃,不然上学会迟到的!」
  和一早刚起床时的立场对调…现在是新一在催促她。
  兰点点头,赶忙吃著面前的早餐。
  不久,兰解决掉她的那份早餐,两人一起走到玄关换鞋。
  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赶紧又跑回厨房。
  「?」新一看著匆匆忙忙跑开的她。
  不一会儿,兰又从厨房跑了出来,手上拎著两个小布包…跑到新一面前时,将其中
  一个递给他:「新一,你的便当 ̄^_^」
  「耶 ̄?!//////」新一有点吓了一跳。
  「我用做早餐的时间顺便做的…」兰笑了笑:「借宿你家,总要做点什么感谢一下
  吧!」
  「在学生餐厅吃就好了碍」新一苦笑著:「不用那么麻烦也没关系 ̄」
  听新一这样说,兰有点不知所措…「碍你…不喜欢带便当吗?」
  「不…不是啦!带便当是还好,只是…////」新一表情狻尴尬的:「班上同学看到
  我带便当,一定会想到是你做的…//////…搞不好还会变成班上起哄的目标…」
  「…会给你带来麻烦吗?」兰的表情有点失落:「那…这个便当怎么办…?」
  (唔 ̄ ̄)看著兰失望的表情,新一也不知该说什么。
  兰完全出自好意,想帮忙料理好自己的三餐…推托掉也未免有点不近人情…过了一
  会,新一叹口气,有点无奈地笑了一下…「…算了!」他接过兰的便当:「我今天就带
  著好了,他们要起哄就让他们去起哄吧!」
  「咦?可是…这样的话…」
  「没关系啦!要闹给他们去闹…」新一一面穿鞋,一面说著:「反正,班上同学把
  我们凑一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
  「………!//////」
  虽然新一说得是事实,不过面对这么直接的话,兰的脸还是立刻泛红起来。
  「…倒是……」穿好鞋,新一回过头看著兰。
  「咦…?怎么了?////」脑中回荡刚才那句话,现在新一又这样看著自己…更让兰
  心跳加速…。
  「…明天…就别再做了 ̄」新一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是好意帮我做便当啦 ̄」
  「碍嗯!」兰赶忙用力点头:「我知道了!我帮你准备早餐和晚餐就好…」
  …这句话,似乎意味著兰还要长住下来…?
  新一也无法断然推断了…他将头转回,轻叹了口气…*****在帝丹国中的学校
  生活里,一起上学的新一和兰两人,上午就在班上引起大家的注意了。
  「耶 ̄?!兰你现在住在新一家——?!」
  会这样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喊著的,莫过於园子了!
  「小声点啦!园子 ̄ ̄//////」兰赶忙住她的嘴阻止。
  早上和新一一起上学已经是成为班上焦点人物,现在再让全班知道这种事,大概…
  今年会完全成为班上的焦点人物了!
  (真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大嘴巴…)新一托著下巴,一脸不悦地盯著园子。
  「没发生什么事吧?兰…」园子慌忙拉开兰到一旁问道,不时还将馀光瞄向新一。
  「能发生什么事啊 ̄ ̄?!//////」兰一付哭笑不得的表情反问。
  「新一没对你做些不该做的事吧?」虽然音量不大,但园子质问的这些话,故意让
  新一听得一清二楚:「像是偷看你洗澡啦或是晚上潜到你房间去啦…」
  「园子 ̄ ̄ ̄ ̄!!///////」
  「你当我是谁蔼—??!!(筋)//////」
  不约而同地,兰和新一都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真是的,你不要再乱说了好不好?//////」兰满脸通红将园子推开。
  两个女孩子便离开,走到教室的一角去谈话了…新一非常不悦,坐在自己座位上,
  远远地看著她们。
  (园子搞什么??!!讲那种话…是怕全班不知道吗 ̄?)…………不过,换个角度看…
  新一也注意到,因为园子的调侃和三八的个性,将兰拉出昨天的伤心……有园子这样的
  朋友在身边,多少好像都能释怀心中的不快…。
  (………)新一默默地远望她们…
  兰今早的笑容都还带点不自然…而,有园子在她身边的现在,似乎看不出来了……
  或许,也该感谢她吧…这样想著…新一苦笑了一下。
  …有这样的朋友…也是不错吧!
  但是,到了中午时分,新一马上改变了这样的想法…「新一!你的便当和兰的一模
  一样 ̄??!!是兰帮你做的吗?」
  再度,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喊声又响彻班级教室中。
  「喔 ̄ ̄爱妻便当喔!」
  「工藤,你现在还拐毛利帮你做便当啊?」
  「哔——咻———(口哨)」
  「叫她顺便也喂你好了嘛 ̄ ̄」
  果然,这天在学校的生活是误会风波连连…两人再怎么解释都说不清了 ̄(这种朋
  友…还是少交的好…(筋))…新一对园子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家庭战争-3
  作者:泉隆
  教室在一阵闹哄哄的气氛中,新一拿著便当离开正在起哄的同学群…这种时候,人
  总是特别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吃饭吧!
  兰看著他,离开脸上露出自责的神色…
  (…对不起……)
  她心中百万分道歉…只是好心准备的便当,却带给新一困扰…早上,也是因为新一
  看自己为难的表情,所以才勉为其难将便当带来的吧!
  也许他早料到会闹出这么大的风波了…但因为不希望看到自己难过的表情,所以跟
  著配合自己…「兰……?」园子注意到兰吃便当速度放慢,且不时在发呆著。
  (…………)多想了一会,兰放下汤匙,端起自己的便当,也向教室外走去。
  「耶?兰 ̄ ̄??!!」园子被她的这个动作给吓到了!
  「对不起,园子,我下午再买个点心补偿你…」兰回过头,赔著笑脸地道个歉,便
  匆匆离开。
  看著兰离去,园子楞在原位上,不知该说什么。
  班上同学也都看著兰离开教室,马上有声音开始起哄…「喔 ̄老婆受不了老公离开,
  追出去了 ̄」
  「超恩爱的,分都分不开哩!」
  「真的真的,好相爱喔 ̄帮他做便当还一定要一起吃咧!」
  喜欢捣蛋的男同学地在位子上,你一言我一语地加油添醋著。
  看著班上起哄著,园子心中没由来的无名火一股恼地上升…「安静一点啦——!!他
  们要一起吃就一起吃,管得著啊你们?!」
  被她这样一喊,男同学们也有些不悦…
  「干嘛啊 ̄??!!」
  「你自己不是刚刚先带头的,还怪我们?!」
  「对嘛 ̄大声啥啊 ̄?!」
  虽然很生气,不过园子也不和他们多吵,迳自吃著自己的便当。
  …连自己也不知为何地生闷气…但是就是心中很不高兴…或许,园子也感受到新一
  和兰两人间,有种比起以往不寻常的气氛存在…*****连著理科教室大楼的转角楼
  梯,新一一人安静地坐在阶梯上吃著便当。
  这是校园里最接近教室区的一处安静的角落,只有班级要来上物理与化学课时才会
  较有人烟,平时此处总是安安静静的……很适合现在的新一。
  「果然在这里!」兰找到了他。
  新一被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但倒不觉得惊讶…「…唔 ̄你也出来了吗?」
  「嗯,班上实在太吵了…」兰微点点头,苦笑了一下。
  「坐啊!」将筷子咬住,新一右手拍拍旁边阶梯上的空间示意著。
  兰坐了下来,也将自己的便当再次打开。
  「………」安静地吃了两口饭,兰冒出了一句话…「对不起…」
  「嗯?」新一看著她。
  「…其实你大可不用勉强把便当带来的…」兰慢慢地说著:「这样的话,也就不会
  因为一个便当变成全班取笑的对象了…」
  「没什么啊 ̄反正班上那票人就是那样…」新一将视线放远,有点满不在乎地说著:
  「就算没有带便当,他们也总有别的东西可以拿来起哄,我早就习惯了…」
  兰沉默下来,又吃了两口饭…。
  「…你不用自责啦!」看穿兰在想些什么,新一带著安慰的口吻:「托你的福,我
  好久没吃家里的便当了哩!学校餐厅我都快吃腻罗 ̄」
  「……!////」有点吃惊…兰睁大眼看著新一。
  或许是对於被他看透的想法感到讶异吧!但是在这复杂的心情中又带著一丝的喜悦…
  因为他重视自己,胜过可以不顾周遭同侪的眼光…体贴得…令人感到窝心…。
  说了这些话後,两人都安静下来,吃著便当。
  隔了不久,新一先将便当给吃完。他盖起盒盖,将筷子一并收好。
  「我吃饱了。」他轻阖上掌,说道。
  兰瞥了一眼新一,并没有多说话;中午打扫时间也快到了,她也赶紧加快中餐的速
  度。
  手中的便当大概仅剩下原先四分之一的量…新一站起身,走下阶梯,轻拍两下裤子
  上的灰尘,转过身面向著兰…。
  他的背靠在走廊的墙上,上手臂也搁在窗上……有点慵懒的站姿。
  「…天气真好…」仰头,让视线能直视窗外清朗的天…新一有点自言自语地说著。
  「嗯,是碍」兰附和著。
  「这么好的天气,来上学还真是浪费…」听到兰的附和,新一将头转回来:「…真
  想跷课去玩!」
  兰苦笑了一下…「不行喔 ̄这种想法…」
  「嘿嘿……」新一也回应了一个戏谑的笑容。
  …自然而让人心情安稳的空气…
  但,心中还是有个结要解开的!词共坏靡岩蚱普饽涯艿钠骄病浮厝グ桑±
  肌?
  「———!」
  …怦咚怦咚…
  新一这么一句话,让兰心跳立刻加速…
  空气,彷佛一瞬间转冷了!
  「…如果你和毛利叔不和好的话,就算在这么让人舒服的天气和心情…你那颗心中
  的巨石,还是没办法搁下…不是吗?」
  新一的语气没有责备,但是却字字扎入心中…。
  兰听著他的话,手边的动作完全停摆…却也不知该回应些什么…汗水,渐渐从额上
  冒出,沿著鬓边滑下……怦咚怦咚怦咚…比擂鼓还吵杂的心跳声,不间断地响在耳№…
  新一那句「回去吧」…也不断回荡在耳边…「…为了你好,为了叔叔好…你还是回去吧!
  兰…」新一沉重地说著:「你不可能一直都待在我家的,现在我这边只是你暂时的避风
  港而已…」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急促而不规律…兰怎样无法阻止那吵人的心跳声!
  「不过,我愿意陪你…」新一无奈地笑了笑…「我可以陪你一起走过这一关,不会
  让你一个人去承受这么大的重担的…」
  兰低下头,眉头深锁著…。
  「但是…」新一转个口气,斩钉截铁道:「最重要的,还是你要愿意去面对这堵墙…
  没有心想越过它的话,纵使我再怎么帮你…还是过不去的!」
  停顿了一分钟…
  说完这些话,新一也闭起嘴来,让兰自己思考…在安静的理科教室走廊上,空气再
  度像刚刚一样沉寂。
  兰一直沉默著…隔了很久…很久…
  「我知道!庑┪叶贾?!」
  划破了长廊上的寂静,兰大声地喊著!声音中,清楚地带著哽咽的声音…好不容易
  忍下的眼泪又再次夺眶而出…新一也料到兰会是这样的反应,他慢慢又走近她。
  坐回阶梯上,轻扶著兰的肩,拍著她的背…「可是…可是…」兰掩著脸,哭泣著…
  「光是我努力…是没有用的碍!爸爸他根本…没想过好好过著日子…每天只是不断酗
  酒……」
  新一默不作声,听著兰讲…
  「…为什么…为什么…」兰抓住新一上衣袖子,满脸泪水地看著他:「不能再给我
  多几天…住在你家吗?…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我爸碍!!」
  看著宛若被自己逼上绝路的兰,新一的胸口也十分疼痛…再怎么比同龄的孩子老成,
  有时还是不够像个成熟的大人吧!
  他轻抚兰的头发,将她的头慢慢靠在自己胸口上…「对不起…我有点…操之过急了,
  兰…」
  慢慢地,新一吐出了这句话…
  两人就维持这样的姿势好一会儿,谁也没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兰的抽泣声渐趋平稳下来,情绪似乎也没刚才那么激动了…(…………)新一仰起
  头,看著窗外的天,长叹了口气。
  晴朗的天空下,现在的心情却是如此无法晴朗开来…*****放学,新一还是和
  兰一起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两人几乎没多说话…
  深怕说了话会让他为难,毕竟已经是在人家家里叨扰著。
  深怕说了话会再刺伤她,因为她已经是很努力想要闯出这个阴霾。
  无言的路上,两人走著…
  怀著不同的心情,但一样地沉重。
  「……晚餐吃什么?」
  开了院外的大门,这是两人自学校走回家中的第一句话。
  兰楞了一下…
  「啊,你有想吃什么吗?」
  「…我是随便啦 ̄过去也都是在外头买东西随便解决的。」
  「那…我做蛋包饭给你好了!」兰笑著说著…表情有点硬。
  「好啊!」新一回应地也笑了一下。
  近到屋内玄关,两人在脱鞋时,电话声响了起来。
  「啊,我去接!」新一匆忙地踢掉鞋子,跑到电话旁接起电话…「喂?」
  …电话的那端,有点令人讶异的声音…
  「新一吗?」
  毛利小五郎打来的电话!
  「………」新一有点惊愕,但并没明显表现在脸上…「…毛利叔吗?」
  听到这个称呼,兰楞住了。
  她看著新一,有点惊恐的神情…
  「兰…在不在你那边?」小五郎这样问著。
  「………」新一没有立刻回应,视线瞄向兰…兰也马上意会到小五郎大概是问到什
  么样的问题了!
  她看著新一,摇著头;眼神透露出无助的讯息。
  「没有耶 ̄」新一给了这样的回覆,也马上想从小五郎的话中找寻些什么…「对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兰她…今天怪怪的 ̄」
  「啊,没没什么…」
  …或许是心虚,小五郎很快就否决新一的疑问。
  「那…没什么事,我先挂电话了…」
  「啊,喔…」
  新一在小五郎先挂了电话後,也挂上电话。
  家庭战争-4
  作者:泉隆
  挂下电话後,新一看著带点落寞与不安神情的兰……隔了几分钟的沉默,新一开口…
  「这样子…好吗…?」
  有点被吓到的感觉,兰抬起头,看著新一。
  「…没…没关系 ̄」不太敢直视新一质问的眼神,兰瞥开视线:「让他担心一阵也
  好…也许,他会好好反省自己吧…」
  知道兰一向是心软…现在这些话,多少也透露著口是心非…新一不再多问,慢步离
  开电话边。
  「我有点饿了…」背对著兰,他转开这个话题:「可以开始煮晚餐了吗?」
  「咦?」兰回神过来:「喔!我马上来弄…」
  「…那就麻烦了 ̄」新一回过头,对她微笑道。
  …带有深意的笑容,让兰再次楞了一下。
  没多说什堋,兰赶忙走到厨房准备晚餐。
  新一也没多说什堋,看了一眼她,轻叹口气,往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两人都知道问题还没解决,也知道还得再去面对…只是孩子的他们…这样的问题,
  能够暂时避开就避开吧!
  *****
  隔了五分钟左右,楼下厨房里传出兰的声音…「新一 ̄ ̄我要出去一趟喔!」
  新一自房间中走出站,在二楼往下看:「怎堋了吗?」
  「没有蛋和番茄酱了!」兰手上提著购物袋挥舞,抬头说道:「还有蒜头也剩下一
  点点…」
  「喔…」新一听著,一面走下楼来。
  看著他下楼,兰赶忙又开口:「没关系啦 ̄我去买就可以了…」
  「不是啦 ̄这个…」说著,新一拿出一千五百元要递给兰。
  兰看著新一手上的钱,反问:「……干嘛?」
  「你不是要去买东西吗?」
  「…是啊,可是…不用拿钱给我啊 ̄」兰有点急了:「已经住在你家,怎堋好意思
  还拿你的钱…」
  「就算住在原来家里,不也是拿叔叔给的餐费吗?计较啥 ̄?!」新一对兰的客套有
  点不以为然。
  「可可是…」
  「这也是我爸妈定期汇过来钱啦 ̄他们才不会再乎多那一点点餐费的!」新一硬将
  钱塞给兰…「何况,你帮忙煮的话,已经帮我省下不少餐钱哩!我之前出去外头吃都比
  这些贵多了!」
  兰仍然有点不情愿,微噘著嘴。
  「…拿著啦 ̄」新一硬将钱塞到兰的手中:「你想还,以後还给我爸妈都无所谓,
  现在先别计较 ̄。我快饿死了!赶快买东西回来煮啦 ̄ ̄」
  听新一这堋讲,兰好不容易肯妥协了,将钱放进口袋中,走出门外。
  新一看著她走出门,轻叹了口气。
  随即,他走到电话旁,播了个有点熟悉又不是太熟悉的电话号码…「喂?您好,我
  是工藤新一。…嗯…我想和您谈谈…有关兰的事……」
  *****
  换个场景,在『毛利探侦事务所』这边…三楼的起居室,依旧是行单影支。小五郎
  的身影,与桌上泡著的杯面相映著。
  虽然电视中仍是播著他最爱的冲野洋子的节目,但是四周的一切,似乎显得没有生
  气…。
  三分钟过了,小五郎把杯面打开,筷子伸入搅动著。
  漫不经心地看著电视…节目的热闹声和著面条吸进嘴中的簌簌声……不是很协调的
  感觉。
  相较下来,过去总是单独一人的新一,却没有这样的孤独感…差别在哪…或许只有
  当事人明个中滋味了…*****晚间,将近播连续剧的黄金时段…新一家中,兰在厨
  房收拾著晚餐的残馀。
  已经习惯的工作,做起来是狻得心应手的……但在不同厨房中,却是两样感受…。
  「你要看电视吗?兰 ̄」客厅中,新一大声地问著。
  「啊,不了…」兰搁好冲洗过的碗盘,擦著手,应道:「现在的连续剧我没有很想
  看的!」
  「喔!那我关了!」
  「哔」一声,新一切掉了电视的电源,放好摇控器,站起身,往父亲的书房走去。
  「…你又想去看小说了吗?」走出厨房,兰的口气有点质问:「明天不是有数学作
  业要交吗?」
  「我知道 ̄」新一回过头:「我没要去看小说啦 ̄我的书包丢在老爸的书房中,我
  要去写作业…」
  兰带著怀疑的眼神看著新一。
  「…是真的啦 ̄」新一苦笑了一下:「不然你也拿过来一起做嘛!
  顺便盯著我总可以了吧?」
  「我没有说什堋啊 ̄」兰向他吐了个舌头:「反正,作业交不出来也是你自找的喔!
  才懒得盯你咧 ̄我要去二楼写作业…」
  说著,她便往二楼走去。
  新一只是无奈地笑了笑,也走进父亲的书房去,关起门来用功〃了。
  在父亲的书房中,新一的确是在写著隔天要交的作业。
  不过,他心中还是多少会担搁著兰和小五郎间的事…(能想到的我也做了,只是…
  真的能解决吗?)咬著笔杆,新一一面思索著…(那个人〃出面的话…事情是不是就真
  的可以解决了?…还是会更糟糕…?)…多想无益……纵使知道,仍不免老是多想…。
  待回过神来,注意到时间时,已经是过九点半了。
  (唉呀 ̄这堋晚了…)新一看了看表。
  虽然作业已经完成,倒真的全然没发觉时间的飞逝…他低下头又冥想了一会,站起
  身,伸个懒腰。
  反正…现在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兰…不知怎样了?)新一开了书房的门,往二楼走去…(希望她别单独一人时又
  开始钻牛角尖地东想西想,然後自己在那陷入低潮哪 ̄)自恃对兰的了解,带著这样的
  想法,新一走到二楼的客房房间前。
  「…兰,你还好吗?」
  若无其事般,新一轻打开了门,问道。
  「咦 ̄??!!//////」兰警觉到有人开了房间门,吓了一跳。
  「———!!!////////」
  眼前的场景,也令新一一阵措愕…
  现在的兰身上只围了条大浴巾,坐在床上,用毛巾擦拭著湿漉的头发。
  …明显地,看来是刚洗好了澡…。
  四目相接,两人都不知下一步该做些什墉或说些什墉…不知是因为第一次碰到这样
  的场面…还是其他因素…一向冷静的新一,只是楞在原地,满脸通红地看著兰。
  …也许,仅仅单纯是被这样的兰吸引住目光而已?
  空气冻结了一小段时间般,兰先有了动作…或者…该说是声音〃…?
  「呀啊啊啊蔼—————!!!!////////」
  下一秒钟,新一马上反射性退出房间,将门给关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隔了道房门,新一赶忙连声道歉
  著。
  在一连串道歉声後,四周又安静了下来。
  房间内,兰并没有任何回应,任凭这样的气氛继续沉寂著…。
  (糟糕 ̄ ̄她一定生气了……||||||)新一心中直喊不妙。
  随即,他赶忙在门外开始解释起来…
  「兰,真的很对不起…我,我应该要敲过门後…再进来问的…。我没想到…你会跑
  去洗澡……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又会开始低潮起来,所以…才过来看看你的状况……」
  新一一股恼地说了一堆…
  不过,当他停下声音时,四周仍是寂静无声著。
  「………||||||」新一无奈地轻叹口气…「兰…你在生气吗?…至少回个话吧 ̄」
  问著,他又停顿了一会。
  兰仍然是安安静静,一点回音都没有…
  「你要骂我也成啦…这样子都不说话…很可怕耶 ̄ ̄」试探性的口吻,新一有点急
  躁地又开口。
  不管怎堋解释,新一都像在门外自言自语般…没有回响…。
  他低下头,搔了搔後脑…脸上透露著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现在的情况,在原本就有些难以打入兰的想法的立场下,更显雪上加霜…「…真的
  很对不起啦 ̄ ̄那,我先离开…你不要再生气了…」
  最後,新一说了这句话…。
  正要离开房门的同时,门,终於开启了…有点畏首畏尾,兰有点尴尬地站在半掩的
  门後。
  「…我没有在生气啦…」兰嗫嚅著:「我只是…不知道该回你什墉而且一面又在换
  衣服…////」
  「碍」听兰这堋说,新一总算松了口气:「没生气就好,对不起喔 ̄ ̄」
  「嗯……////」兰轻轻点点头,还是狻为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没事的,放心…不会再随便乱想钻牛角尖的啦 ̄」
  勉强地,她用了个想要对方宽心的口气,对新一这样说著…。
  「没事就好…」新一笑了一下:「那,我也去洗个澡好了…」
  兰缓缓关上门,新一也往楼下走去。
  (这样下去不行…////)下楼的同时,他半掩著脸,想著:(发生这种场面…实在
  是…两人都很难再继续生活於同个空间中吧!)虽然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还
  是会意识到,双方毕竟是不同性别的哪!
  加以…双方又并不是完全对对方没有意思…他的心中有点自责…有点无力感…求救
  〃还是最正确的方法哪!
  现在…只能期待那个人〃的出现了…
  家庭战争-5
  作者:泉隆
  发生了小小的意外〃…这晚,在同个屋檐下的两人便没有再碰过面…有点刻意地避
  不见面…或许…也是为了不必要的尴尬。
  翌日早晨,总算两个人又碰了面…
  兰正从厨房中端出早餐,和刚从二楼下来的新一对上一眼…「啊,早安……」
  还未解除昨晚尴尬的气氛,新一的声音有点硬。
  「嗯…早…」兰应了一声。
  似乎看见她的脸颊又微微泛红,头低了下来。
  尴尬,是过去两人从未见过的场面…
  新一赶忙开了个话题:「啊,今天早餐吃火腿煎蛋吗?」
  「…嗯,还可以吗?」兰的回话顿了一会。
  「当然哪!」新一笑道:「我现在像个大少爷被服侍般,还挑什么啊?」
  「谁当你是少爷啊?!少往脸上贴金了 ̄」听著新一有点嚣张起来的口吻,兰马上反:
  「我是同情你每天都吃速食早点,才帮你做早餐的哪!谁要服恃你啊?」
  「是是是 ̄ ̄兰大小姐…」
  新一苦笑著,拉开餐桌椅,坐了下来。「那,我要开动罗 ̄」
  佯装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新一的态度其实很不自然。
  但也莫可奈何…
  想起昨晚看到刚洗完澡出来的兰,若是不找点其他的事分分神,两人间的相处会变
  得很不自在吧!
  *****
  不若昨天早晨的悠闲,今天的早餐两人都吃得有点赶…好像巴不得赶快离开两人同
  在的这个空间般。
  校园的生活又展开了。
  这天,新一安份〃得有点意外,丝毫没有提过关於要兰回家的话题…兰也没有再帮
  新一做便当,自然也没有无谓的争端与话题出现在班上。
  …就像过去那平常的日子,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但是这份安稳的感觉却让兰很不安…似乎,像个暴风与前的宁静…很快地,到了放
  学时分…近来没什么心情参与社团活动的两人,很早就往校门口走。
  昨晚的意外〃,随时间过去也些许淡化了…两人很自然地走在一起,纵使也没有多
  说什么…校门口站著一个熟悉的人影…「兰……」
  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兰。
  …新一期待的一刻。
  那个人〃出现了……
  「……妈——?」
  错愕著,兰楞楞地站在原地…
  前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好一阵子没有碰面的母亲-妃英理。
  她撇过头,看著新一。
  神色自若的态度,看来是已经料到这样的场景…「是你…叫妈妈来的吗?」
  「………」新一没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
  兰沉默了一会儿,握起拳,缓缓低下头…「原来如此…新一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住
  吧?我住到你家来,打扰到你了…所以你才……」
  「兰,你在说什么?!」妃英理上前,轻拉住兰的手:「新一他是担心你,所以才通
  知我的…你这次和你爸爸吵得那么凶,他怎么可能不闻不问…」
  妃英理的话语被打住,她拉住兰的手那一瞬间,兰的眼泪从眼眶中再次滚滚落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哽咽著,兰的情绪激动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你们的争吵…放到我身上?!…为什么爸爸他…永远都是那样
  子…??!!」
  说著,兰的语句也模糊起来,完全变成哭泣声了…妃英理仍然抓著兰的手臂,看著
  她;随即,抱住了她,安抚著…「…辛苦你了,兰…让你受委屈了…」
  倚在妈妈的怀中,兰不顾旁人地哭著。
  新一只是默默地看著她们母女俩,没多说什么…过了一会,兰的情绪稍稍平复了,
  新一也趁此时向妃英理点了个头,转身便要离去。
  「…新一……?」兰感觉到他要离开,也转过头看著他。
  新一回过头,看了一眼脸上还挂著泪痕的兰…「谢谢你这两天帮我做饭…」带著有
  点落寞的微笑,新一这样说著:「有空的时候,来整理一下你的行李吧!兰…」
  「咦……?!」好像受到打击般,兰有点讶异地看著新一。
  「先住到我那边吧,这一阵子…」妃英理说道:「有很多事我们可以在这些日子里
  好好地谈,你想知道什么…你想要妈妈怎么帮你…都可以告诉妈妈。」
  「………」兰回过头看著妃英理。
  「…待在你爸爸那,除了让你现在这个考生根本无法专心念书外,很多方面也是种
  折磨吧…」
  温柔地说著,妃英理一边顺著抚摸著兰的长发…果然是母亲能了解女儿的心,妃英
  理这样的话,让兰又锁紧眉头继续拭泪…「……嗯…。」兰微微地点点头。
  *****
  与久别的妈妈再次相会後,兰今天起便到妃英理那边住一阵子。
  这晚,新一恢复到平常一个人住的日子。回家路上,他买了个便当作为自己的晚餐。
  就像过去一样,没有人下厨的生活…
  新一用钥匙开了房子大门,走了进去。
  屋内已是稍有昏暗感觉的傍晚…
  (真是安静哪 ̄ ̄)
  按开了电灯,新一顺手将便当搁在桌上,走上二楼。
  不经意地,他撇了一眼厨房…似乎想追寻一个熟悉的背影…今天的厨房,是个没有
  亮光的小空间。
  (我在想什么…)自嘲地苦笑了一下,他继续走上二楼…(兰只不过来了一天多而
  已,我就会忘掉过去独自一人住的日子了吗?真是的…)隔了几分钟,新一换好衣服下
  楼来。
  他坐上沙发,摊开刚拿进门的晚报,打开桌上的便当,准备享用〃今天的晚餐…才
  刚将免洗筷子掰开,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来了来了…」
  这通电话来得有点扫兴,新一懒洋洋地上前去接电话:「喂?这是工藤家。」
  「…新一,是我…」
  意外地,他这晚一直在追寻著的声音,透过电话的接系,又出现了…「兰?」不知
  为何,听到兰的声音,新一的脸上开始微微发热…「怎么了?」
  「没什么啦…」兰的声音,让人感受到她那无奈的笑容…「我明天放学去你家拿行
  李,可以吗?」
  「嗯,当然可以啊!」新一回答。
  接著,电话那头的兰沉默了下来…
  「……兰?」新一对於兰的沉默提出疑问。
  「…谢谢你……新一…」
  「耶?」新一更感到不解…「谢什么?」
  「谢谢你在前两天我意志最消沉的时候,帮了我一把…」
  这句感谢的言语,蕴藏著兰深深的感激。
  温柔而甜美的声音,响在新一耳边,脑中彷佛可以浮现出她带著天使般的幽蓝笑靥…
  (碍…////)心中不自觉地悸动了一下…新一轻著自己的嘴,闭上了眼睛。
  答案…找到了!
  为什么只是听她的声音,会让心怦然跃动…为什么会一直在寻找她的背影…为什么
  她不过是住了一天半,却让自己忘却掉过去独自一人生活的长久日子…因为,她在这个
  屋子中的存在,让自己了解到…什么叫寂寞〃……以及那不知何时…早就瓦解的「青梅
  竹马」的界线…。
  「…新一…?」轮到电话这头新一的沉默,兰发出提问。
  再次听到兰的声音,新一的笑容撇了一下…「拜托 ̄我以为是什么事咧…」
  为了佯装心底这份真实,新一的口气,刻意地,有点不以为然…「看你那样子,不
  帮你行吗?从小就一起长大,你那爱钻牛角尖的的个性,我早就一清二楚 ̄不帮你的话,
  搞不好你会跑去闹自杀…」
  新一会以这样的口气说话,兰感到十分诧异。
  自然而然地,下一步,她也开始反…
  「什么嘛 ̄我这么诚恳地道谢,你说得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似的 ̄」
  「我只是在讲事实而已…」非常顺口地,新一继续以这样的语调说著:「你那天来
  我家时那表情,真的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似的啊 ̄」
  本想好好地讲,听著新一这样的口吻,兰简直是气急败了…「新一你这个大笨蛋—!!
  不跟你讲话了啦!再见!」
  最後给了新一这样一句话,兰那头的电话「喀枪地用力挂上…「嘟-嘟-嘟-……」
  马上,话筒中传出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唉呀呀 ̄果然挂断了…)新一看著话筒,无奈地笑了一下。(虽然说有点对不起
  兰,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保持这样子是最自然的…)比起「青梅竹马」,
  要来得拥有更多一层超过友谊的感情。
  相对於「恋人」,又要来得没有那份占有欲和不自然感的束缚。
  这样的距离,对彼此而言,都是最舒服且认可的存在吧!
  随後,新一也挂上了电话,准备回去继续享用他还没开始的晚餐。
  不过在此时,门铃声响起…
  (…怎么又来一个?今天的不速之客还真多…)新一开始不耐烦,便往门口的对讲
  机走去,切开ON键询问:「哪一位?」
  「………」隔了几秒,对讲机才出现了声音:「新一,我是毛利叔。」
  「碍…」意外地来到的访客,让新一楞了一下。
  家庭战争-6
  作者:泉隆
  开了大门,毛利走进新一家中。
  新一上前从鞋柜中拿了双拖鞋,放在玄关处让他更换;不经意地,瞥见他下巴那有
  著匆忙剃过的胡渣痕迹…有点落魄的感觉…现在的毛利叔……新一深深这样觉得。
  换了拖鞋,毛利走了进来。好像窥察什堋似地,向四处张望著…「想喝点什堋吗?
  毛利叔…」
  知道毛利是想要确认兰是否真的不在这边,新一不以为意地问道。
  「…啊,随便…」感觉到新一有在注意他的举动,对於他的提问,毛利随口应了一
  句。
  双方都还不打算直接逼问〃,於是新一往厨房走去,打开冰箱,拿出麦茶。
  毛利的视线也转到厨房里,看著新一倒了两杯麦茶走出来。
  「请喝吧。」新一自然地将饮料递给他。
  「…谢谢…」毛利的动作有点硬地接过杯子。
  「到客厅坐著吧,毛利叔…」新一笑著将话题切了进来:「站著讲话…总是不太方
  便吧 ̄」
  毛利没多说话,跟著新一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到现在为止,新一的举动和言语是那堋地镇定…;突然地,毛利有种莫名的压力浮
  上心头…眼前这个…只不过是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孩子,竟然可以那堋沉稳…沉稳地不
  像个孩子,彷佛是个经历过社会不少风霜的青年…。
  诧异到…让毛利不知该如何开口…
  「…毛利叔,你是不是想和我…谈兰的事?」
  第一句话,新一便将问题切入核心。
  「!」毛利楞了一下。
  并不是意外新一会这样问,而是他在问的眼神中,透露著不是孩子该有的气息…表
  达的语气也不是责骂或逼供,而是老练的口吻…(工藤究竟是怎堋教育他的孩子的…?)
  对於新一的表现,毛利心头十分纳闷。
  「兰她…前两天其实是住在我这边没错…」新一没等毛利的正面回答,先接口下去
  说道。
  「…碍果然是吗…?」
  不觉得讶异,也没有动怒…似乎早就料到事实本是如此,毛利的情绪依然十分平静。
  新一有点意外毛利没有激烈的反应…
  「…兰…这两天跟你说了多少?」毛利喝了口麦茶,问道。
  听了这句问话,新一沉默了一下…
  「现在谈这个…不是重点吧?毛利叔…」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毛利:「因为…我和她
  只是童年玩伴,就算整件事知道得再清楚,也没办法帮助她啊!我只知道…兰她这次是
  难过到让她不知道该怎堋回到家中…不知道该怎堋面对你碍」
  这次,换毛利沉默了下来…
  「我只能以同样是考生的身分安慰她,让她不要这堋难过而已…」
  新一继续说著:「她最後要面对
  的,还是叔叔你吧!」
  「…她现在在哪里?」毛利似乎有点焦躁起来:「…你应该知道吧?」
  「………」
  看著闭上眼双手交叠托著下巴的毛利,新一深深地了吸一口气…「兰她现在…在叔
  叔最熟悉的人那边…」
  「…英理那吗?」似乎这个答案也是他料到的地方,毛利睁开眼,没有起伏的情绪,
  反问道。
  「嗯,是的…」新一回答:「…我觉得只能找妃阿姨帮忙了,因为她会比我更知道
  怎堋帮兰吧…」
  没多说什堋,毛利轻吐了口气,又深深吸了口气。
  「先谢谢你了,新一…」
  他站起身说道,便要离开客厅。
  「啊,叔叔!」新一脱口叫住了他。
  毛利回过头。
  「呃…」想说些比较直接的建言〃,新一的语气有点没自信:「那个…兰她一定也
  希望和叔叔和好,但是她这次受到很大的伤害…所以…我希望叔叔去找她们时,能够先
  道歉……」
  说到这,新一抿起嘴,看著毛利。
  有点在试探他的反应…
  「…然後呢?你还没说完吧?」毛利仍平静地反问。
  「啊,嗯…」对於毛利没生气的反应,新一松了口气…「若是…叔叔能够减少酒量
  的话就更好了!因为…酒後的一些话常常是比较没有修饰,但却又是…最伤害对方的…」
  对新一後来的这句话没有直接回应,毛利转过身…「看来…这两天,兰和你说了不
  少嘛 ̄」
  毛利不面对他的态度,让新一紧张了一下:「啊,这是因为…」
  「我知道 ̄」毛利背对著新一,向他挥著手示意著:「我会记著你的建议的!」
  於是,毛利往大门口走,新一连忙跟了上去送行。
  这晚突然来访的毛利小五郎,态度沉稳得不若平常他松散邋遢的样子…看来,为和
  兰吵架的事,他也有所反省和後悔了吧!
  *****
  这天,夜,有点漫长…
  窗外洒入些许月光,新一躺在床上,思索著。
  离去的毛利不知和她们母女谈得如何了…若是妃英理不原谅毛利伤害到兰,而继续
  保持不退让的态度…双方大概会继续持下去吧!
  (以叔叔那容易激动的个性,实在很有可能出现这种状况…)毛利今晚来找他的冷
  静表现,也许只是因为对手是孩子〃;面对自己的太太,搞不好不会是今晚这样的态度
  也说不定…想著,新一兀自叹了口气。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兰那哭红双眼的神情…(能让这场家庭战争越早平息下来越好…
  我不想再看到兰那伤心的表情了!)*****隔天早晨,新一恢复过去的生活型态,
  起得有点晚。
  他换好制服,自己随手用牛奶冲了碗玉米片当早餐吃掉。
  拎起书包,锁好门,新一正要出发往学校时,前院大铁门外,站著个熟悉的身影…
  「……兰?」新一的表情显得有点意外。
  「碍」兰发现〃到新一走了出来。
  看来,她站在这边有一段时间了…。
  「…怎堋了吗?」对於最後战争〃的结果仍然忐忑不安,新一有点紧张地问道。
  兰平静的表情,显示出昨天应该是没有太大的争吵…但是,也看不太出到底最後的
  结论是什墉「碍那个…」新一看著兰似乎不太了解的表情,想要解释刚才他问「怎堋了
  吗」的本意。
  出人意料地,兰微笑了起来…
  「早安,新一。」
  (咦 ̄?!)兰这样的表情,更让新一吓到了…「早…早安……//////」
  「大概两三天後,我就会回去我爸爸那边了…」
  兰的这句话,仍然是带著浅浅的笑容说著。
  非常平静自然…加以四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感觉…好久没看到兰这样清爽的笑容
  了。
  反而,是新一十分意外。看著兰天使般的笑容,让他觉得有点不自在…「碍这样吗?
  太好了…」新一的笑容有点硬。
  这个结局虽然是他最想要的,但昨晚的他都是往坏处想,一时之间,事情顺利到使
  他不知该怎堋接口下去。
  突然间,觉得烦恼了一晚的他像个傻瓜似的…「我想来向你道个谢…」
  「…我?」新一楞了一下:「有什堋好道谢的?」
  「…是你告诉爸爸…我在妈妈那边的吧?」
  「碍嗯。」新一点点头。
  看了一下他,兰继续说:「一开始爸爸来时,妈妈还很生气,不想跟他说话…可
  是…」
  新一看著兰,屏气凝神地听著…
  *****
  时光浮现昨晚的情景…
  毛利来到妃英理的住所前,按了电铃後,他带著焦躁的神情等待著应门。
  隔了一会,妃英理慢慢将门打开。
  练锁仍然扣著,只能从门缝中看到她的半张脸。
  已经透过门上监视孔看到来访者,妃英理的表情狻为严肃…「你来做什堋?!」不耐
  的语气,透露出妃英理对毛利存著很大的戒心。
  看著她不悦的神情,毛利踟蹰了一下…
  「……兰她…现在在你这边吧?」顿了一阵子,他才开口问道。
  「和你没关系吧?!」妃英理的口吻依然犀利。
  「怎堋会没关系!她是我的女儿啊!」毛利听了她这堋一,也开始不高兴。
  「如果你真的爱小兰,就不会一直让他受到伤害了!」妃英理的声音也放大起来:
  「我不能再把兰留在你身边了!这样下去,只会让她无法继续过它应该有的生活…」
  一面说著,妃英理一面要将大门掩上…
  「英理,等等!」毛利伸手上去,将门抵住:「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编的理由!!」
  英理死命想将门关上,但毛利拼命地将门抵祝「我不是只有现在是清醒著而已!英
  理 ̄」用肩膀卡著门,毛利继续说著:「这两天我已经想了很多,也体会到没有小兰在
  我身边的感觉…」
  「才两天而已,你能体会到多大的痛苦?!」英理也拼命地想关上门,边反:「你以
  为这样子说,我就会让小兰跟你回去,继续被你折磨吗?你走开!」
  「英理——!!」毛利喊著。
  「你再不住手,我可以控告你强行侵入民宅!」
  不理会毛利的请求,妃英理放出最後手段。
  「!!」毛利一听,松了手。
  大门「碰」一声,无情地阖上…
  (该死……)紧握著拳,毛利眉头深锁地看著冷冰冰的大门。
  阖上门的妃英理,马上将门锁锁祝
  她低著头靠在门上,微喘著沉思…
  隔了一会,又转个身背靠著门,抬起头,手掩著脸…似乎内心纠结著的痛苦模样…
  家庭战争-7
  作者:泉隆
  「…刚刚…是爸吗…?」
  (啊!)英理将头回到平视的位置。
  穿著浴袍刚洗好澡的兰,站在她面前,问著。
  「…是吧…?妈…」
  「………」妃英理的表情出现疲态。慢慢地,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兰似乎想问些事情,但妃英理马上将她的话打断…「那个会让你一
  直过苦日子的家伙,你不用去理他!我不会让他进来再继续伤害你的!」
  「妈,可是…」
  「小兰—!!」妃英理大喊。
  兰吓了一跳,马上又闭上嘴…
  妃英理看了一下兰,轻叹口气,走上前抱住她…「妈妈是为你好…继续和你那不中
  用的爸爸住下去的话,好多事情我都要跟著担忧了哪!」
  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妈妈温柔地抱著…「听妈妈的话,好吗?」妃英理继续说
  著:「妈妈会为你努力再次争取你的扶养权的…,这样子,你就不用继续受你爸爸的气,
  可以专心念书,过著安安稳稳的生活了…」
  一面说著,妃英理一面慢慢松开抱著兰的手,想面对面和她谈…「……兰…?」
  有点讶异地,兰的脸上再次又挂满泪水…「怎么了?…为什么要哭成这样?」
  妃英理的神情有点不知所措,她勉强地笑著,看著兰。
  *****
  「……兰…」
  耳边,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新一的声音…
  不,不是很远…只像是在身边而已…
  「兰——!!」新一大喊著。
  「碍…」兰彷佛惊醒了过来。
  她看了一下四周,新一正站在自己的身边…两人都穿著制服…现在是上学前的早上
  时分。
  刚才的心情因为又回到昨晚,现在的兰,眼泪又不听使唤地掉著…「啊,我怎么…」
  赶忙抹掉脸上的泪珠,兰自嘲地苦笑著:「…明明事情已经解决了啊,真是的…我是怎
  么了…」
  新一递出他的手帕。
  「啊,谢谢…」兰接了过来,擦起眼泪。
  「真的…不要紧了吗…?」新一的口气有点怀疑,问著像是在佯装精神的兰。
  「真的没事了!」兰笑著;有点勉强的笑容…。
  「………」新一不多说什么,让她继续讲。
  *****
  回到昨晚的场景…
  「已经…完全没办法了吗…?」兰哭得满脸泪水地问著妃英理:「你和爸爸…已经
  完全没办法挽救了吗…?一定要走上离婚了吗…?」
  「……兰…」被兰这样一问,妃英理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最想要的…是希望你们能够和好…能够一家人住在一起碍」
  兰低下头,闭紧眼睛,表情十分痛苦地说道…「妈妈也是这样…只想把我接过来一
  起篆但是,我真的不了解你们在想什么…」
  「………」妃英理不说任何话,神情沉重地听著兰说。
  「…你们都爱著我…都说我是你们唯一的宝贝…」
  兰慢慢睁开眼,继续说著:「可是…我最想要一家人在一起的愿望…也一直…为这
  个愿望在努力著…你们却一直要分开来篆教我…教我该怎么办嘛……」
  说到这,兰已经泣不成声,再次又闭上眼,抿著嘴,低声哭著…彷佛恶梦永远都醒
  不过来般…这几天来,兰的眼泪不知已经溃堤多少次了…「——!」妃英理紧紧地抱住
  她。
  看著自己女儿心中不停挣扎著的样子,让她心疼不已……因为大人们的自私,伤害
  最深的…是孩子!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都没有仔细去想到过?
  只是一味地认为,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就能给他幸福…「…兰,你宁可…选择再
  回去爸爸那边吗?」紧抱著兰,妃英理这样问道。
  「………」沉默了一下,兰轻轻地点点头…「…嗯…。」
  「可是,你还是会回到以前那样…要照顾他,不时还会受他气的生活…」松开手,
  妃英理再次看著兰,边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这样…你也愿意吗?」
  看了妈妈好一会,兰慢慢举起手,摸住妃英理擦拭自己脸上泪水的那支手…「因为…
  爸爸不会照顾自己…所以连我都不在他身边的话,想要我们三个人回到以前的日子…就
  更困难了…」
  看著眼前这个善良的孩子,妃英理的眉头深锁著…「…我明白了…」妃英理点点头:
  「如果…你已经可以原谅他的话,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说著,她往房间里走去。「小兰你等一下,我要做点准备,再和他谈谈…」
  兰看著妈妈往房内走,轻声叫住了她…「妈……」
  「嗯?」妃英理回头。
  「…对不起…」虽然还红著眼,但兰努力地挤出了个微笑:「…还有…谢谢你…」
  妃英理也回以一个微笑…带点哀伤的笑容…*****她们让在大门关上後就静静
  地在外头等待的毛利进来。
  毛利坐上沙发後,妃英理马上开口…
  「我是因为小兰她说原谅你了,才会让你进来的!我可还没原谅你喔!」
  一面说著,她一面将小型录音机拿出。
  「所以,你现在所说的保证和言词我都会存下来,若是以後你再伤害到小兰的话,
  我会将这个作为争取小兰的抚养权的有力证据。」
  (妈 ̄ ̄)兰有点不安,妃英理一下子摆出高姿态,彷佛会让战火再次一触即发。
  「果然像是大律师的作风碍」毛利的这句话有点刺,不过表情和语气都像是处於让
  步,并没有想直接和妃英理作对的感觉。
  妃英理倒也没有反什么,只是站著看他…「…谢谢你肯原谅我,小兰…」毛利淡淡
  地说出了这句话。
  「碍…」才刚刚平抚情绪,兰还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
  「好啦!」妃英理将兰也搀住,拉著她一起坐到毛利面前的椅子上,顺手将录音机
  切下录音键。「如果兰跟你回去的话,你做不做得到不再酗酒?!」
  妃英理犀利的言词,让毛利沉默了一会…「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做到…」
  看著毛利一下子就答应毫不反的态度,妃英理有点心生怀疑…「…我最大的要求就
  是希望你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倒说看看,你会有什么样的改变,让我能安心放小兰回
  去你那?」
  毛利似乎有点结舌,看著妃英理和兰,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保证…「唔……我……」
  *****
  回到阳光灿烂的早晨里…。
  新一将昨晚的事听到最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兰…你说…什么?」
  「嗯…」兰带著有点无奈的微笑:「他说…他要我,很要我在他身边…」
  「…就这样子…你就完全原谅他了,要回去了吗?」新一皱了一下眉,抿抿嘴,怀
  疑地问道。
  「不…也不能说是完全原谅爸爸啦…」兰撇开看著新一的视线,微低下头想要解释…
  「只是,他毕竟…是我的爸爸啊!」
  看著兰,新一不作声地叹了口气。
  「…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嗯…,因为…妈妈也会站在我这边,继续帮我的…」
  兰又抬起头,看著新一;只是,笑容越来越显得勉强的感觉…新一的表情也有点无
  奈,看著兰…「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啦!我没事的 ̄」兰拍拍新一的背,打起精神地笑著:
  「我在妈妈那边还会待个一两天,可以过过母女逍遥的日子,也会调适好心情的…」
  「…是吗…?」新一回应了个苦笑。
  「啊!」兰看一下手表:「糟了!要迟到了啦!我们站在这边讲话讲太久了 ̄」
  新一也看了一下手表…「真的…差五分钟就要打第一堂的钟了…」
  「别在那边悠悠哉哉说话了!我们要快点去学校了啦!新一 ̄」
  边喊著,兰抓住新一的手,要往学校〕宕獭ā蝗唬乱徊蛔魃兀昧死甲プ∽
  约旱氖值姆蠢Γ话呀嘶乩矗?
  (咦 ̄ ̄??!!)兰被往後这突来的拉力吓到。
  不偏不倚,她被拉著靠在新一的胸前,新一也顺势一把抱住她…「新…新一
   ̄?!//////」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住,兰一下子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如果…你再受到什么挫折的话,不用顾虑,我家随时欢迎你再过来,兰…」
  不管兰的惊讶,新一不直接注视著她,迳自说起话来…「你的身边还有很多关心你
  的人…有要的话,我们随时都愿意伸出援手帮助你…。所以…兰,请不要再一个人把所
  有的痛苦往自己身上揽了,好吗?」
  (………!!//////)被新一紧紧抱在怀中,兰整个满脸通红,静静听他讲的话…从
  来没仔细去感觉…何时起,新一的臂膀,已经宽阔到可以这样子紧紧地抱住自己了…?
  …可以这样…温柔地抱住自己……
  「我想说的就是这样…」
  说完,新一松开手,让兰离开自己的胸膛。
  兰也不知该怎么应对,只是低著头红著脸,不敢看他…新一也为刚才自己的举动感
  到不好意思…「碍////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这样子说这些话,会比较有说服力…
  //////」
  过去这几天来,他抱住兰,都是因为兰的情绪非常不稳定的安慰方式……今天,抱
  住她的情境…是和过去都不一样的。
  尤其已经意会到,他对兰的感觉已经不仅仅是青梅竹马的情谊了…「…我会努力的!
  //////」低著头,兰回应新一刚刚的话…「如果真的有要,我也一定会找你们帮忙…不
  会自己一个人在那边钻牛角尖…」
  「那就好…」新一摸摸她的头,笑著说道。
  兰也缓缓抬起头,看著新一,漾著微红的笑靥…即使对她的情感已经超越那条界线…
  但是,表面上的关系,还是在原先的位置,对双方都是最好的吧!
  「好啦 ̄我们真的迟到了…^_^||||」新一又再次看了看表。
  「嗯…怎么办?」兰也看了看表,有点无奈地问道。
  「…反正都迟到了,跷课吧!」
  「咦 ̄ ̄??!!」
  「有一家咖啡店的点心很好吃喔!我们去喝个早上的咖啡吧!」
  不待兰的回应,新一拉住她的手,往前跑去。
  「等…等等,新一 ̄ ̄!这样不太好吧?」
  早晨温暖和煦的阳光,像是象徵著战後的和平曙光…暂时先将周遭一切的烦心事先
  跑在脑後般,两人在街上,跑著…《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