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佛魄珠魂》

第五章 奇祸旋踵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拥翠山庄庄主丘玄玑仅有丘象贤这么一个独子,见状不由急怒攻心,破口大骂,与苗疆毒龙郗南鸿誓不两立。
  双燕堡主叶楚雄道:“丘兄不可激动,於事无补,宜待冷静,令郎似非苗疆毒龙所为。”
  丘玄玑闻言不禁一呆,说道:“堡主请道其故?”  
  叶楚雄将郗南鸿拜会自辩并非苗疆所为一一叙出。
  丘玄玑骇然变色道:“那又是何人所为?”
  叶楚雄道:“目前尚未找出丝毫端倪,叶某不胜忧虑。”
  超空禅师高喧了一声佛号道:“丘施主,眼前是否照苗疆郗施主的话为令郎打开穴道,免致贻误?”
  丘玄玑注视了丘象贤一眼,长叹一声道:“倘苗疆郄南鸿之言有诈,反害了犬子,恐后悔莫及。”
  九指雷神桓齐摇首说道:“这倒未必,封闭令郎穴道原是桓某所为,如今解开应是桓某,以端视丘庄主心意而定。”
  丘玄玑久与九指雷神桓齐心存些微芥蒂,淡然一笑道:“老朽自能解开,无须偏劳桓山主。”说时趋前一步,右手两指骈戟,迅如电光石火点下。
  只听丘象贤张嘴大叫一声,唇角溢出丝丝黑血,两眼呆滞如故,身形一动不动,却似面现痛苦之色。
  丘玄玑无法解开九指雷神桓齐独门手法,不禁目瞪口张,反为其子痛苦,大出意料之外,面色一阵红一阵白,楞在那儿做声不得。
  武林群雄均知这是怎么一回事,发现九指雷神桓齐却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分明不满丘玄玑狂妄自大,一怒而去。
  九指雷神桓齐独门闭穴真无人可解么?那倒未必,群雄中不乏其人,却恐自讨无趣之讥,闷声不响。
  忽闻传报道:“苗疆郗门主来访。”
  大厅内气氛本就寂静如水,顿时更如凝结成霜,寒意飕飕侵肤若割。
  叶楚雄一言不发,快步出厅而去,片刻迎着郗南鸿联袂进入。
  郗南鸿不似上次满面春风,温文有礼,此刻却面色冷漠如冰,毫不理会武林群雄,对拥翠山庄庄主丘玄玑更视若无睹,两道宛如利刃的目光一瞬不瞬注视在丘象贤脸上。
  叶楚雄道:“郗门主,叶某替你引见……”
  “不必了!”郗南鸿冷冷答道:“堡主为何不听信在下之言及时解开丘少侠封闭的穴道,致日后救治延误费时。”
  邓雅飞冷笑道:“好一个苗疆门主,心机歹毒,挑拨离间,这一来狐狸尾巴终於露了出来。”
  郗南鸿面色一沉,喝道:“阁下未瞧见丘少侠口溢黑血么?分明肺腑受创裂开,若早让他行动自如,毒淤亦无法凝聚在肺腑内,易於肿裂,如此岂非有意诱罪在下!”
  邓雅飞闻言恍然悟出郗南鸿面色森寒之故,定是郗南鸿已打听出丘象贤尚未拍开穴道使其行动自如,不由面色转和道:“那是丘庄主为其子解开穴道,致丘少侠口角溢血。”言外之意系指丘玄玑不明解穴手法之故。  
  郄南鸿长长地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原是桓山主封闭,理应桓山主解开,独门手法须拿捏分寸极准,不能有爽分毫,莫非桓山主已离此他往了么?”
  叶楚雄邓雅飞自然不便说明,防丘玄玑脸上更挂不住。
  郗南鸿见状胸中雪亮,端祥丘象贤一眼,迅疾如电点了九指,道:“叶堡主,在下的药有无仍留在身上?”
  叶楚雄迅即取出,郗南鸿接过掀颚送下。
  只见丘象贤慢慢坐了起来,双脚落地立起,眼神仍然呆滞,似笑非笑道:“腹中饥如雷鸣,该是要吃了。”伸臂欠伸了伸,似是疲惫不堪,竟欲望厅外走去。
  丘玄玑呆得一呆,伸臂牵住丘象贤衣袖,道:“贤儿,难道不识为父了么?”
  丘象贤望着丘玄玑,良久摇首答道:“老丈,恕在下委实记忆不起,老丈如有困难须在下相助,只要力之所及,无不如命,不过容在下填饱了五脏庙再说如何?”使劲甩脱衣袖迳自走向厅外。
  丘玄玑不由愕然。  
  叶楚雄忙向菊云打了一眼色。    
  菊云立即会意,抢步腾身阻在丘象贤身前,笑道:“丘少侠,小的已准备好一席酒菜,请!”
  丘象贤朗笑道:“好,有劳带路。”
  丘玄玑目送菊云领着丘象贤走出厅外转入偏厢,几次欲言又止。
  叶楚雄劝慰道:“令郎武功被郗门主暂时封闭,无异常人,不致走失,在令郎未获解救前,也只能清醒两个时辰,其余均恹恹昏睡,丘兄但请宽心!”
  丘玄玑向郗南鸿称谢,目露忧容道:“犬子难道除了返魂珠及毒珠外,别无可望恢复神智么?”
  郗南鸿叹息一声道:“丘庄主不必言谢,眼前双燕堡内强敌密布,随时有变,但在下委实猜测不出何人,假冒在下之名施展暗算用心。”
  金独白道:“其实郗门主早就猜出,无奈却有碍难苦于无法宣诸口舌而已!”  
  郄南鸿微微一笑道:“金少侠不妨说出,在下洗耳恭听。”
  金独白道:“此人不过志在返魂珠而已,他认定叶堡主必知晓返魂珠下落,遂故布疑阵,利用郗门主急於找回毒珠心理,不惜假借名义施展诡计,我等基於道义必不能袖手不顾,又无法坐视丘少侠长此神智丧失。更不忍叶堡主臻怨集身。”说着摇首一笑道:“叶堡主六旬大庆,此乃一大好良机,武林群彦聚集,自不能不相助叶堡主一臂之力寻觅返魂珠下落。”
  郗南鸿道:“不错,但返魂珠何在?”
  金独白道:“此人定必知情,如在下猜测不差,丘少侠中毒仅是布奕中落子首着而已,此后接二连三必相继而来,使我等无法不陷入其慎密布局中。”
  郗南鸿不禁轩眉朗笑道:“果然高明,确是一针见血,在下敢断言因丘少侠为毒所制,自然而然地拥翠山庄必听命於此人,不敢违忤。”
  丘玄玑勃然作色,道:“郗门主……”
  郗南鸿忙道:“丘庄主请别动怒,容在下说完,莫说拥翠山庄如此,即使在下苗疆也难逃厄运,此人用毒之能不在我郗南鸿之下,食髓知味,故技重施,变本加厉,恐江湖之大将无我郗南鸿容身之地。”
  武林群雄无不听出郗南鸿言外之意,日后若江湖中发生类似廖铁狮丘象贤情事,不能入罪於他。
  邓雅飞道:“郗门主话中用意,我等明白,但何以能确证并非苗疆所为?”
  郗南鸿正色道:“这就是在下登门造访叶堡主真正用意了,在下愿当着各位之面誓言在离此之后返回苗疆并勒束门下不出谷外,但须各位相助寻获毒珠。”
  金独白冷笑道:“郗门主未免强人所难,就算寻获毒珠,也无人胆敢触摸一下,廖铁狮殷鉴在前,更何从辨别真伪,再去寻获之前早为苗人偷天换珠鱼目混珠,岂非自招杀身之祸么?”
  郗南鸿点点头道:“这些都是难以解决问题,容俟在下郑重考虑后再说吧!”
  忽见菊云匆匆走入,向叶楚雄道:“禀堡主,丘少侠食饱后即道心中闷得慌,须出外走走,小的不敢拦阻,即命两名护院武师伴随,是以小的赶来禀报。”  
  叶楚雄面色一变,顿足道:“丘象贤走了么?”
  菊云道:“尚未走出宅院!”
  丘玄玑忙道:“堡主,你我速去拦阻。”与叶楚雄联袂掠出。  
  只见一双护院武师一前一后护着丘象贤已走出叶宅大门,宅外人潮如蚁,熙来攘往络绎不绝。
  丘玄玑宏声大喝道:“贤儿站住!”喝声出口,身形闪电般掠出,疾伸右臂五指抓向丘象贤肩后。  
  怎料丘象贤身形跨入行人群中似被碰撞了一下,步法竟变得奇快如飞,丘玄玑五指分毫不差抓空,只见丘象贤闪向堡外而去,慌得一双护院喝叫穷追不舍。
  叶楚雄与丘玄玑情知有异,慌不迭地追下。 
  出得堡外,丘象贤宛如武功未失,展开上乘轻功如飞掠去,待叶楚雄丘玄玑追出,丘象贤身影已远在百丈开外。
  丘象贤如痴如呆,似耳闻传声命他如何走往何处,身不由主地穿林拂叶,越涧掠崖奔入一片碧郁森翳的壑谷内。  
  叶楚雄与丘玄玑两人紧紧追赶,虽幸未丢失,却永远相距那一段路程,两人心头震骇莫名。
  丘玄玑道:“贤儿出宅之后分明为人震开穴道,叶兄认出那人是谁?”
  叶楚雄苦笑一声道:“没有!”  
  壑谷密林中孤零零现出一所巨宅,灰暗阴沉,使人不禁心头泛起阴森恐怖感觉。
  两扇大门虚掩着,显然这幢巨宅年代久远,门上乌漆斑剥蚀落殆尽,阶侵绿苔,更平添了几许凄凉。   丘象贤立定门前,右掌一伸缓缓推开,身形迈了入去。
  叶楚雄丘玄玑两人追至门前相顾骇然失色。  
  丘玄玑咳了一声道:“不言而知踏入此屋,即陷入龙潭虎穴,吉凶莫卜。”
  叶楚雄冷笑道:“莫说什么龙潭虎穴,就算刀山油锅,你我亦非闯不可。”一声走字出口,双双并肩掠入宅内。  
  一间阴森幽暗大厅,桌椅陈设井然有序,却静无一人,只有丘象贤坐在一把交椅上不声不语。
  两条身影一前一后鱼贯掠入了来,丘玄玑单掌护胸,喝道:“贤儿,你为何如此?”
  叶楚雄取出火摺,叭达声响过处,一道熊熊火焰升起,照亮了大厅,也照清了丘象贤。
  丘玄玑神色大变,发现丘象贤全身紫胀浮肿,尤其是脸似一颗紫透茄实一般,眼鼻口挤束在一块,唇角缓缓溢出一丝黑血。  
  这情形,不言而知丘象贤一阵长途飞奔,罹毒在身,血行不顺所致。
  丘玄玑心痛如割,趋近问道:“贤儿,你是怎么样了?”情不自禁地伸手欲在丘象贤肩头抚下。
  叶楚雄大惊失色,迅如电光石火右臂疾伸托住,喝道:“且慢,丘兄不畏奇毒么?”
  忽闻一苍老女声传来道:“令郎已成了一毒人,不论何人误摸碰撞,立即受染与令郎一般无异,莫非尊驾爱子情深,也想步令郎后尘么?”
  语声低沉,寒冷如冰,令人不寒而栗。
  丘玄玑心神猛震,厉声道:“阁下莫非就是假冒苗疆毒龙暗算犬子的人么?”
  只听一声低沉慨叹传来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身目睹令郎情状可悯,是以起了恻隐之心将令郎引来,意欲保全他一条性命。但只能保全性命,若尽驱奇毒恢复神智非须毒珠还魂不可。”  
  叶楚雄道:“阁下可否现身一见?”
  “何必多此一举。”
  丘玄玑猜测此人必是江湖前辈人物,略一沉忖道:“犬子罹受暗算,阁下谅必知情,是否苗疆郗南鸿所为?可否明言赐告。”  
  “这很难说,未必是他,郗南鸿用毒之能,独步天下,防不胜防,既对令郎不利,你丘庄主又何能幸免,或另有其人,倘真如老身所料,此人下一步棋将应在叶堡主家人身上!”
  叶楚雄不禁机伶伶打一寒颤。
  只听那苍老话声又起:“老身未必清楚,也不愿涉身江湖恩怨是非,丘庄主最好将令郎留在此处,老身必想尽一切方法保全令郎暂时保全一条性命,俟二位寻获毒珠还魂当可治愈,不过两位听信与否悉听尊便,令郎去留,老身决不加阻止。”
  丘玄玑叶楚雄不禁面面相觑,内心着实为难之极。
  叶楚雄低声道:“此人竟然是女的,年岁只怕在你我之上,叶某之见,宁可信其有,令郎去留与否取决予丘兄。”  
  只听阴沉语声又起:“老身言尽于此,两位可以走了,带着令郎离此亦无不可,记住!不许泄漏此行经过,否则两位将罹杀身之祸。”  
  丘玄玑不忍再见丘象贤惨状,咬了咬牙,抱拳道:“犬子就托付阁下吧!日后犬子倘再世为人,当永铭大德。”一牵叶楚雄,道:“叶堡主,咱们走吧!”
  两人退出宅外,丘玄玑心中只觉不是滋味,宛如遭受愚弄感觉。
  到得半途即遇上双燕堡人手及邓雅飞金独白等人,因久候不见两人返转,放心不下,为此追寻两人下落。
  邓雅飞不见丘象贤,诧道:“丘象贤兄何在?难道没追上么?”
  “追到了!”丘玄玑苦笑一声道:“老朽不愿见他受苦,点了他睡穴,叶堡主就近觅一农家托他妥善照顾,不要为了他一人,耽误了正事。”
  邓雅飞将信将疑,暗知内情必非如此,丘玄玑既不说,自己亦不愿多问。
  回到堡内,苗疆毒龙郗南鸿仍与九指雷神桓奇武林群雄等人晤谈,目睹叶楚雄丘玄玑等进入大厅,纷纷离座施礼相询。
  叶楚雄长叹一声道:“郗门主,此事变化得太离奇了。”
  郗南鸿淡淡一笑道:“堡主就是不说,在下也能猜到一半,丘少侠必是出得宅外,为人暗中震开穴道,本身武功立即恢复,宛如疯狂般拔足飞奔,是以两位追了这么久才得返转!”
  丘玄玑道:“原来郗门主早知道了?”
  郗南鸿道:“两位追出堡外之后在下便已猜出,不过在下爱莫能助,此乃有计划的行动,即使在下赔上一条性命亦於事无补,两位还不是未将丘少侠带了回来么?”
  丘玄玑叶楚雄不禁面面相觎。  
  邓雅飞道:“丘少侠已被点了睡穴,就近觅一农家照料。”  
  郗南鸿朗声大笑道:“在下并非三岁小儿,莫作此欺人之谈,在下或许也是受害人之一,身受之痛未必不比丘庄主更深。”  
  风云八剑袁梦龙骇然一惊道:“郗门主是指令尊亦是为人暗害的么?”
  郗南鸿神情黯然,答道:“在下有此心疑。”  
  桓齐忽点点头道:“老朽现在总算明白了!”    
  叶楚雄道:“桓山主你明白什么?”
  桓齐道:“多年前天山绝顶,有一双武林前辈无意发现前古异人修真洞府,在洞壁上留下十六句偈语,谓求得其解,可获返魂珠及一册秘笈,持之勤修有恒,可道成飞升,但偈语晦涩玄奥,无法悟解,这一双武林前辈到处找饱学聪慧之士评参疑奥,曾多次重登故地搜觅,均双手空空扫兴而回。但这一来风声却逐渐外泄,攀登天山之人不绝於途,直至十数年前竟愈演愈烈,为此丧生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武功稍逊之人均视为畏途,因绝顶长年冰雪笼盖,罡风狂烈,桓某所指丧生的多半为冰雹狂飈卷下冰谷长埋壑底,洞府内更有奇门禁制,不明误踏,触发禁制,不死即伤。”
  九指雷神桓齐说到此处,目光四巡了一眼,又道:“偈语渐得其解,但似是而非,在未取得藏珍之先,谁也不敢确言其是,抱着碰碰运气心理而已。桓某也去了天山之行,却迟了一步,洞内尸体狼藉,面目均为绝高手法震裂,血肉模糊难辨,藏珍之所共有三处均被启开,空空如也,桓某心生一种不吉的预兆,留此必遭无幸,正要出洞之际,忽闻人语声隐隐传来,情急生智,忙穿入积尸之内……”
  武林群雄均凝耳倾听,鸦雀无声。
  桓齐取过香茗啜饮了一口,道:“桓某伏身尸体不敢动静,但隐约从脚步声可辨来者共是三人,只听一个森沉语声道:‘这就奇怪了,老夫安排好渔翁得利之计,只准其入,不淮其出,仅到手一尊翡翠玉佛而已,还有一册秘笈及返魂珠何在,难道会自动飞去不成?’另一人道:‘令主请勿忧急,壁上留偈注释不是记得极为明白,玉佛秘笈返魂珠三者必须合参使用,缺一不可,也许我等百密一疏为盗得珠笈二人漏网,但不要紧,无玉佛为辅如同废物一般,必千方百计寻取玉佛下落,令主只须安排钓饵下金钩,何愁不得!’忽闻洞府之外随风遥送数声刺耳长啸,三人转身迅疾掠出洞外而去,桓某急急跨出,掠出洞外藉冰雪遮掩,侥幸逃出山外。”
  丘玄玑道:“桓山主为何不现身将这三人除之。”
  桓齐知丘玄玑奚落於他,毫不为忤,微微一笑道:“桓某犯不着未吃羊肉反落得满身骚,更从尸体上服饰辨识竟有数人武功名望均在桓某之上,故而见机行事,桓某若猜得不错,也许桓某不是唯一生还者,在座各位也许另有其人。”  
  “不错!”叶楚雄道:“叶某亦参与其行,尚未至山半,即察觉有异,七个蒙面人藏在树后不慎被叶某发现,立即转面奔回,一蒙面人追出不远又返回原处。”
  丘玄玑诧道:“叶堡主为何半途而废。”  
  叶楚雄长叹一声道:“因贱内娘家就距天山南麓不远,分娩在即,叶某因传闻甚嚣,不禁亦抱着碰运气心理赶去,却无意发现这七个蒙面人,只感人单势孤,意欲邀约数位同道知友再去,哪知一抵岳家,贱内已产下犬子,遂打消此念,弥月一过,在南返双燕堡之前,叶某又去天山绝顶洞府,但已是一座空洞而已。”  桓齐哈哈大笑道:“这些均是事过境迁,贵堡目前处境之危亦肇因如此,并非是指叶堡主确藏有秘笈和返魂珠,而是据有玉佛之人欲找回另两件珍物不得不如此,譬如纵火,总该有一个最初易燃之处,不幸的是竟然找到了双燕堡。”
  武林群雄均知桓齐所说的都是事实,不过尚未详尽,令人宛如隔靴搔痒之感。
  风云八剑袁梦龙道:“桓山主,可否再说得清楚一点?”
  桓齐道:“话已说出,自然尽吐而快,此一得手玉佛主者似为一身形高大蒙面老叟,十数年来为何平静无波?方才桓某已约莫猜出了其中道理,虽不中亦不远矣。”
  只见桓齐又啜饮一口香茗,接道:“首先,那获得返魂珠及秘笈者虽不知是否同为一人,但目睹天山绝顶杀戮之情,到手之物并不如传言之异,均各珍藏,更守口如瓶,防罹不测之祸。那蒙面老人见久无动静,心生浮燥,蠢蠢欲动,桓某推测可能遭遇很多变化:
  第一,他们窝里反,玉佛已数易其主。    
  其次,这么多年来,他们或在暗中访查当年参与天山寻宝死难及漏网生还者始末,江湖辽阔,牵丝攀藤,倍加艰辛,也许获知了一线端倪,不然就是如石沉大海,杳无痕迹可寻。最后,此人终于想通了,坐而待不如起而行,安排了一道周详歹毒的计划,首遭其殃的恐是郗门主,也许尚有他人就不得而知,桓某虽不知郗门主毒珠不翼而飞的经过始末,但深知盗去毒珠,再暗算老门主,一则试其用毒之能是否胜逾苗疆,再则试探郗门主有无取得返魂珠,更以毒珠如计施为,不言而知桓某与丘庄主也是受害人,推及之就是双燕堡叶堡主了。这均是桓某猜测之词,此人目的无非志在返魂珠和那本秘笈而已,因玉佛乃天地灵气所钟,返魂珠应该是慧眼内孕育,才不致失去其灵效,至於秘笈与玉佛有何关联,恕桓某不知无法信口开河了。”
  郗南鸿长叹一声道:“桓山主所言委实合情合理,在下来时亦有此想法,苦於无法证实而已。”  
  武林群雄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均认桓齐之言并非耸听危言。
  桓齐忽高声道:“如不出桓某所料,事态并未终结,正在开始,也许燕云三枭身后主使人就在此间大厅内,你我诸位不知何人将继丘少侠之后受害。”  
  武林群雄同地心神一震,不禁面面相觑。 
  蓦地——  
  一个白眉驼背老人飞身掠入厅来,满脸悲愤激怒之容。  
  叶楚雄见是莫潜,大喝道:“莫潜,你到此为了何事?”
  莫潜激动不已,道:“公子在书房内忽口吐白沫,昏厥倒地,老奴察视乃中毒之兆,现主母、小姐均纷纷赶往,命老奴赶来禀与堡主知情。”
  叶楚雄不禁大惊失色,忙道:“叶某暂且失陪,去去就来!”  
  群雄均欲随往。  
  叶楚雄道:“人多了有所不便,如有相劳之处必来恭请,否则有厚此薄彼之嫌。”
  郗南鸿、超空禅师、九指雷神桓齐、拥翠山庄庄主丘玄玑、风云八剑袁梦龙、金独白、邓雅飞等人坚欲同住探视究竟。
  叶楚雄只得应允,领着莫潜菊云二人领先奔去……  
  □  □  □
  宝林寺仍是殿宇庄肃,松杉蔽空,古木参天,然静悟小轩内却愁云密布。
  叶楚雄率领武林群雄赶到,只见月洞门外守着叶玉蓉四个侍婢,横剑而立,秀丽双靥隐泛凄苦之色。   其中一婢横剑道:“主母只容堡主一人进入,其余前辈及少侠恕婢子斗胆不敢放行!”
  叶楚雄面色一沉,厉声道:“这像什么话?”
  莫潜忙道:“堡主暂请息怒,容老奴禀明主母如何?”
  只听叶夫人语声随风传来道:“放行!”
  四婢立时收剑闪了开去。
  叶楚雄面现歉疚之色,肃客延入。  
  卧室中只见叶一苇仰躺在榻上,面泛青紫,昏迷不醒,身上已盖一张薄丝被。显然乃罹受奇毒暗算所致。  
  老夫人一袭布衣,头悬佛珠一串,双目红肿,合掌为礼。  
  叶楚雄道:“夫人,这是如何发生的?”  
  老夫人答道:“苇儿在妾身佛堂闲谈了些时,即与蓉儿雪儿小酌薄饮,约莫一个时辰前偕同蓉儿雪儿莫潜返回静悟小轩,途中苇儿已略感不适,尚未坐定便立即发作。”
  叶楚雄面色大变道:“是夫人抱起苇儿么?不要沾触了奇毒。”
  叶夫人面色一寒,冷冷笑道:“些许微毒还伤不到妾身,倘或不幸也是命该如此!”
  叶楚雄知夫人适才佛堂争吵尚自气愤难平,赧然一笑,道:“在下并无别意,只不过是为了夫人也为了苇儿……”
  郗南鸿忙道:“可否让在下察视令郎,瞧瞧有无可治。”
  叶楚雄望了夫人一眼。道:“那就有劳郗门主了!”
  郗南鸿伸手抓起叶一苇腕脉,扣定寸关尺上,不禁心弦一震,面色大变,暗道:“怪事,叶一苇为何不是苗疆用毒手法所致,自己严命门下弟子紧紧暗护叶少主不能让旁人算计,该死!又棋差一着,满盘皆输。
  叶楚雄见郗南鸿神色有异,忙道:“小儿是否有救?”    
  郗南鸿面现惊诧之色道:“令郎所罹的毒与丘少侠乃同一手法,不过令郎并无危险,一个对时后必自动回醒,但神智是否恢复如常,在下就无法断言了。”说着喃喃自语道:“真乃怪事,此人用毒手法竟比苗疆所施更怪异歹毒,若在下猜测得不错,此人及其党羽尚潜匿近处窥探,若不及时将其捕获,必后患无穷。”说着身形一晃,疾掠而去。
  老夫人合掌致谢道:“承蒙诸位探视小儿,老身不胜心感,不过老身有此预感小儿定然不免遭受暗算,事先服下药物可抗御奇毒侵入,果然不出老身所料,片刻之前老身又为小儿点了十三处穴道,激发其体内潜力驱抗毒性,是以郗门主说一个对时必然回醒就是这个道理。”
  丘玄玑忙道:“叶大嫂配制的药物是否可赠与丘某!”
  “自然可以。”叶夫人道:“不过令郎服下是否有效,若适得其反,岂非反增老身罪孽。”说时长叹一声,接道:“事情并非到此为止,日后必层出不穷,恐应在诸位家人或同门身上,此人目的无非志在返魂珠及毒珠,奉劝诸位,与其临渴掘井,不如未雨绸缪,及早设法制住,俾免武林浩劫。” 
  袁梦龙道:“叶大嫂言之极是,但老朽等迄至目前为止,尚是一团乱麻,无法找出头绪,叫老朽等如何着手?”  
  叶夫人道:“这也难怪诸位,此人所择暗算手段志在制造恐怖,使武林中人岌岌自危,这不过是始其端而已,第二步此人必下书受害人家属照书行事,那时,只有任凭宰割无反抗之余地,所幸……”说此忽作沉思状,欲言又止。  
  叶楚雄忙道:“夫人,莫非已探出了线索么?”  
  “不错!”叶夫人答道:“苇儿途中微感不适,即知有异,因妾身早有安排,已布下天罗地网,即发现可疑人物踪迹,玉蓉映雪现循迹赶下,不久自有消息到来,但方才妾身只觉苗疆郗南鸿神色有异,为此妾身又想到另一关键。”
  丘玄玑面色一变,道:“叶大嫂是指苗疆毒龙所为么?”
  “不是,察觉郗门主神态极为震惊,”叶夫人道:“为此疑心郗门主所言其父三月前已然辞世之说,可能不真,显然其父与苇儿罹遭系同一手法,尚在人世,诸位不觉得郗门主走得太突然了麽?”  
  群雄只觉叶夫人之言不无道理,九指雷神桓齐手掌一拍自己脑袋,道:“桓某怎未想到这一点,叶大嫂委实心细如发。”  
  叶夫人道:“如欲找出线索,不外两个途径可循,一是查明苗疆老门主生死之谜,此人用毒手法似出自苗疆却更为高明,可见此人早年久居苗疆,与郗老门主极为亲近,是否郗老门主昔年亦去过天山;另一途径则非找出燕云三枭潜迹之处不可,叶落归根,三枭即使隐姓埋名,但绝不一无线索可寻!”  
  叶楚雄道:“若此,岂非遂了此人的心意?”
  “倘非如此,难道还希望继续有人受害么?”
  叶楚雄默然不语。  
  蓦地——一声清澈长啸随风送入,叶夫人面色一变,道:“此乃蓉儿传声,快去!”一顿拐杖,身形电闪而出。  
  群雄亦纷纷振袂随去。
  室中仅留莫潜一人,莫潜发现菊云临行之际,面现犹豫之色,不禁心中一动,目送菊云消失的后影久之。  
  距双燕堡东南约莫数十里外险峻山道上屹立着苗疆毒龙郗南鸿,衣袂飘飘,怒容满面,神态激动。  
  山沟内倒着两具黄衣人尸体,并无与人动手拚搏及致命伤痕迹象,却在郗南鸿眼中瞧出是中毒而亡。   苗疆用毒独步天下,这岂非张飞死在裁缝手上,郗南鸿半晌做声不得,只觉欲哭无泪,怒满填膺。
  山风过处,忽闻一声阴寒如冰笑声传来道:“郗南鸿,你不该自作聪明,弄巧成拙,这一来老夫已恍然明白,你急于找回毒珠,本无可厚非,但燕云三枭却带着毒珠已鸿飞冥冥,为何生心算计叶楚雄爱子,莫非你另有图谋么?”
  郗南鸿心中暗惊,大喝道:“阁下休血口喷人,叶堡主爱子并非在下所为。”
  “这个老夫知道,你不过一步之差落在后面罢了,据老夫所知燕云三枭带着玉佛毒珠逃向苗疆金钱谷去了。”
  郄南鸿面色大变,道:“阁下既然知三枭去迹,为何不追踪而下?”
  “老夫志不在毒珠,你若不赶回苗疆,恐苗疆易主,江湖之大,你未必有容身之地!”
  郗南鸿心神一震,道:“在下这两名弟兄可是丧生在阁下手中么?”
  “另有其人,老夫尚不屑施展如此卑鄙歹毒之行。”
  “阁下既然光明磊落,何不现身让在下一见?”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无形之毒防不胜防,老夫不得小心一二。”
  郗南鸿暗道:“你也惧怕我无形之毒,看来也是胆小如鼠之辈!”目光凝注语声传来方向,朗声道:“我苗疆一双弟兄惨遭毒手,阁下既称另有其人,谅必定有所见,望先相告,在下当永铭大德,感恩图报!”说时暗中右掌凝蓄奇毒,一俟答话,立即施展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猝袭之下,必无所遁形。  
  哪知静悄悄地一无回声,迟疑片刻,顿了顿足正欲腾身离去,忽见一双身形如飞掠来,倏地停身止步,抬目望去,正是邓雅飞及金独白二人。  
  邓雅飞道:“郗门主有无发现?”
  郗南鸿手指山沟内一双黄衣尸体,冷笑道:“郗某一步来迟,致一双苗疆弟子身遭毒害,必是他们发现暗算叶少堡主之匪徒,不幸被灭口。”
  邓金二人目注一双黄衣人尸体久之,金独白徐徐问道:“这两人何物致死?”
  “毒!”郗南鸿道:“一种无可解救的无形奇毒!”
  金独白摇首一笑道:“在下这就不明白了,郗门主用毒之能独步天下,无毒不解,哪有更比郗门主高强的人,至少须找出解救之药,贵派一双弟子尸体也应焚化,不然贻害无穷,恐郗门主别有用心吧!”  
  “甚么?”郗南鸿面色勃然一变,怒道:“金大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金独白冷冷一笑道:“在下两人来时想通了一个道理,此间发生的一切,均莫不与郗门主有关,郗门主乃施展两面之计,目的无非志在返魂珠及秘笈而已。”
  郗南鸿不禁哈哈大笑道:“郗某若真有此居心,也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既然拥翠山庄丘少侠与双燕堡少主均是郗某下的毒手,再凑上你们两个不更好办事么?”说着右掌一扬。
  金独白邓雅飞双双大惊,疾飘开去。
  郗南鸿一身长啸出口,身形潜龙升天拔起,半空中一个盘旋,张臂发出一片罡风,势如飞瀑狂潮扑下。  邓雅飞金独白两人亦非易与之辈,屏住呼吸,分向挪位,急腾拔起。
  金独白长剑脱鞘而出,匹练暴涌,宛如寒虹贯日,破空锐啸,袭向郗南鸿而去。
  邓雅飞一根飞芒锤,竟幻起漫天锤影,芒影电漩,迸射出牛毛飞针。
  江南三英年岁轻轻,即威震大江以南,可见一身武功造诣不凡,是以江湖道上无不避让三分。如今二人联臂合攻,更是威势无匹。  
  郗南鸿目睹两人竟能避开自己掌势之下迅疾反击,知不免缠斗,心念疾转,身形尚未落地,立化飞燕掠波,在两人夹击穿隙射出掠去。
  去势如电,转眼无踪。  
  金独白邓雅飞两人不禁怔住,猜不出郗南鸿为何不战而退,更未施展他那独步武林之无形奇毒。  
  忽见双燕堡主叶楚雄,九指雷神桓齐、拥翠山庄庄主丘玄玑如飞奔至,发现山沟内一双苗疆弟兄尸体,忙问何故?
  邓雅飞叙出详情。  
  叶楚雄不禁跌足叹息道:“犬子及丘贤侄绝非郗南鸿所为,他不致画蛇添足,弄巧成拙,郗南鸿也知饱受疑嫉,无法自明,不然刚才与两位贤侄对敌时为何不施展无形之毒,这样一来更无法洗清了!”  
  邓雅飞金独白两人不禁面现赧然之色。
  金独白道:“如此说来,确另有其人?”  
  邓雅飞似无限感慨道:“倘或不是郗南鸿,金兄,如不及早找出此人,你我必将步丘兄及叶少主的后尘了!”说着转向丘玄玑道:“丘伯父,小侄等意欲探视令郎,恳为允准?”
  丘玄玑大感为难,苦笑一声道:“并非老朽不近人情,象贤此刻仍是昏睡不醒,老朽向叶堡主夫人乞赐一味药草能得保住性命再说,探视无益,两位贤侄也不急在一时!”
  蓦见菊云飞奔而来,禀道:“禀堡主,奉小姐之命,小姐一行望西南方向一座深谷内奔去,深谷内发现一巨宅,似有可疑!”  
  叶楚雄丘玄玑面色一变,互望了一眼,丘玄玑喝道:“我们快去!”
  叶楚雄道:“菊云,山沟内一双苗疆尸体用火焚化,避免手指沾及。”言毕与丘玄玑桓齐金独白邓雅飞四人疾掠而去。
  菊云迅即找来易燃树枝枯叶堆置尸体之上,用火摺引燃后,腾空跃下山道,转瞬无踪。
  沟渠内烈焰冲天,一条身影宛如小鸟般掠落近处,现出是一金面人。
  那金面人暗道:“叶玉蓉为何能发现那所巨宅?”  
  “看来丘玄玑叶楚雄为顾忌丘象贤安危,定能不敢吐露,莫非是苗疆及恶鬼门下无意发现,叶楚雄跟踪他们之后致遭起疑,自己已及时将丘象贤移往他处,不然恐弄巧成拙!”
  继又思忖道:“方才郗南鸿在此似与一隐不露面的人说话,我一步来迟致未听见他们说些什么?本欲现身逼问郡南鸿,岂料邓雅飞金独白与叶楚雄丘玄玑先后赶至,唉!自己设计周密,怎会被燕云三枭遁逃无踪!”  
  金面人逗留片刻,忽一鹤冲天,落在五六丈外,几个起落迅即杳失在郁林密叶中。
  一株参天古干之后,疾现出巧手翻天卫童,目送金面人去向久之,点了点头道:“此人形迹可疑,莫非就是燕云三枭身后主使人?嗯,必须仔细查证,不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念既定,转身向西南深谷内掠去。    
  □  □  □  
  深谷幽森,巨干参天蔽日,那所大宅不见阳光,愈显得阴沉沉地,身入其境,如置身鬼域,令人不寒而栗。  
  丘玄玑一行赶抵宅外,即遇上叶玉蓉程映雪及六卫二婢由宅内纷纷掠出。
  叶楚雄道:“蓉儿有无发现?”
  叶玉蓉摇首答道:“女儿在苇弟於去宝林寺途中,察觉苇弟神态有异,立即发现一可疑之人迅疾逃去,女儿等匆匆追下,岂料此人身法奇快掠入谷中不见,因而发现这所巨宅,此宅久已荒无人居住……”说着语声一顿,目露忧容道:“爹,苇弟此刻被娘及时救治,不知是否已然回醒? ”  
  叶楚雄叹息一声道:“为父来时尚未回醒。”    
  叶玉蓉花容一变,喝道:“雪妹,你我速回探视苇弟!”  
  丘玄玑俟叶玉蓉等一行离去后,望了叶楚雄一眼道:“这座无人巨宅未免可疑,丘某急欲独自一人入内一探,三位请在宅外守护。”言毕疾闪扑入。
  邓雅飞金独白有意进入,却为叶楚雄阻止,道:“此老刚愎任性,万一有误,反为不美。”
  九指雷神桓齐在旁默然无语,他与丘玄玑面和心违,索性金人三缄其口。  
  丘玄玑进入巨宅,只觉肤寒如冰,阴气逼人,偌大一幢屋宇,仅大厅陈设井然,其余均尘网重结,空荡荡地阴森幽暗,大概久无人居,潮湿腐霉气味难闻。
  他匆匆走了一圈,丘象贤竟不知何往,不觉忧心如焚,突感脑后风生,迅疾如电间身五指虚空抓住一粒纸团,忙即展阅,已明就里,面色亦喜亦忧,暗叹一声,由天井腾身穿出,落至宅外。  
  叶楚雄忙道:“丘兄有何发现?”
  丘玄玑黯然一笑摇首答道:“空无一人,咱们不如离去?”  
  途中,丘玄玑与叶楚雄并肩而行,九指雷神桓齐则与邓雅飞金独白两人一处谈论。
  叶楚雄道:“丘兄真无所见么?”
  丘玄玑答道:“愚兄立即需赶回拥翠山庄!”
  叶楚雄不禁一怔,诧道:“这是何故?”
  “犬子象贤已送往敝庄。”丘玄玑压低语声道:“那人暗投一函,谓犬子除武功被封闭外,一切举动如常,但仅可维持一年,除非找到返魂珠无法活命,当然此人还有后命,愚兄只有此子,除了奉命唯谨外别无他策。”
  叶楚雄心神猛的一震,道:“小弟猜不出此人究竟有何用心?”
  “叶堡主恐是明知故问,愚兄昔年亦尝参与天山之行,谅天山之后罹难之人不计其数,也许系罹难的后人欲查明真正主凶是谁?逼非得已出此下策,目前仍是一团乱麻,假以时日,或可渐露头绪,不过你我不免卷入江湖杀劫中。”
  叶楚雄轩眉大笑道:“你我委实不该养尊处优,亦应出外走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雄心未已,似不料为势所逼尔!”
  一兆 OCR 武侠屋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