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四十二章 分兵西下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神偷”又缓缓的道:“以他所带的金牌看来,祇是“拆骨会”的四、五等脚色,以人家四、五等脚色的武功而言,竟凌驾我们之上,其可想而知!”
  “大同一怪”湛无尘道:““拆骨会”虽然恶名满佈,但正主儿始终未在江湖中露过面,不知他们弄的甚么玄虚“八卦门”又势在必去,眼前祇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仙枴姥姥道:“湛老爷子说得是,难不成我们这老一辈子人做事,反而畏首畏尾起来了!”
  “铁笔生死判”匡超立起身形道:“承各位看得起,匡超来世结草含环,也得报各位今日之德!”
  “老侠乞”正色道:“匡堡主你错了,如今那“八卦门”不仅是你匡家堡之敌,而是正道武林共同之敌,何以言谢?”
  匡超连声言谢,遂与“仙枴姥姥”孔二先生、湛无尘三人一同商量,决定第二天一早起程!
  这一席酒,直吃到初更方罢。
  “铁笔生死判”匡超随给各人按下住处。
  长孙骥是睡在临近花园的一所厢房。
  他想起兄仇未报,如今连仇人的下落尚未探出,再加上燕玲的身世,一时间柔肠百结,耳际闻有人轻叫道:“长孙老弟!”
  长孙骥一翻身至窗外,见一人贴窗而立,竟是“千毒人魔”徐引。
  长孙骥道:“徐老哥,我们动身之时,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你?”
  徐引轻声道:“人太多了,大家都在明处,遇事矇矓不觉,有一个在暗处,遇事就好办得多!”
  “徐老哥顾虑得是!”
  “我此来目的,就是告诉你一声,明日大夥儿起程,我仍暗暗随后,你可别跟任何人提起!”
  长孙骥听他这么一说,情知对方一直未离开自己左右,不由一阵感动。
  徐引轻轻一笑,飞身而去!
  长孙骥一阵感慨,正欲回房,忽听到一阵哭泣之声!
  他微微一愕,深更半夜,是谁还不睡觉,却作此无谓之哭泣,不由循声走去。
  他穿过一道花丛,亭角之旁,正有一人斜斜的倚着,竟是个身态轻盈的少女。
  那女孩身着白色罗衣,素色香带,随风飘逸,神姿飞扬,宛如月宫仙姬!
  长孙骥心想:“这少女是谁?难道是匡堡主的亲眷,怎未听说有这么个少女?”
  他疑心大起,缓缓向前走去,接近少女身边,低声问道:“姑娘因何事伤心,可否见告?在下或可为姑娘一解愁怀?”
  白衣少女身形微微一震,缓缓转首,猛然惊叫一声:“是你!”
  长孙骥奇道:“姑娘认识在下?”
  “唉!你再仔细看看?”
  少女一声轻轻一叹,将头微微仰起。
  长孙骥借着月色看去,却是“八卦门”教主之女,李小环。
  不由一怔道:“姑娘恢复本来面目,越发俊秀脱俗,在下眼拙,差点认不出来了!”
  李小环眼眶一眩,盈盈欲泪道:“难解丹心一点愁,空留姿色对黄昏,少侠不问也罢!”
  “姑娘离弃家园,天涯浪迹,此情可悯,在下岂能不管,既有愁意,何妨说出?”
  李小环道:“少侠一定要问么?”
  “疾病相扶,患难与共,以全江湖道义!”
  “恐怕这点道义,你是无法全了!”
  长孙骥微微一震说:“姑娘莫不是笑在下贪生怕死?”
  李小环目光一扫,现出一股幽怨色彩道:“小奴知少侠是个汉子,虽披肝沥胆,亦在所不辞,只是……。”
  “姑娘请说!”
  “只是此事比生死尚难决定。”
  长孙骥身形一震道:“姑娘但说不妨!”
  李小环道:“你不懂么?”
  长孙骥茫然摇摇头。
  李小环又道:“莫非你是装聋作哑如痴?”
  “姑娘请说得明白的……”
  “再不然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长孙骥身形又是一震。
  他今日已是情孽缠绕,不知如何脱去,现在又增上一个,更加茫然不知所措……
  李小环幽怨的一叹道:“普柳之姿,岂能作凤林之想?”
  “可是我已有三房妻室,岂敢再负姑娘青春!”
  “你以为这样对不起我么,其实在我却是一种荣耀?”
  “姑娘又何必作茧自缚?”
  李小环又飘过一道幽怨色彩道:“岂但作茧自缚,而且不到老尽之时,将无以自了?”
  “姑娘!这可苦了你了?”
  “你能知道就行,我们后会有期!”
  讲完转身作势,便欲离去。
  长孙骥微微一惊,运用六爻掠云步,身形方动,已拦在李小环面前道:“姑娘欲去何处?”
  “你们大批人马,去和我爹娘作对,我怎能与你们同行!”
  “姑娘可否告知今后行踪 ?”
  李小环眼睛一红道:“我孤身只影,无亲无故,哪有一定去向?”
  长孙骥冷静一下道:“现今倒有个两全之策,不知故娘可肯屈就?”
  “少侠请说!”
  长孙骥道:“在下老母与原配妻子俱在安庆乡间居住,乏人照顾,姑娘何不到舍下暂住,待我大事了后,再到乡间,为姑娘研究个万全之策!”
  李小环道:“既有少侠安排,奴家岂有不愿!”
  “如此姑娘稍待,我去写封信。”
  讲完撩衣入里,顷又出来道:“姑娘可携此函去安庆镖局找火眼猴子侯广候二叔,他与我兄是吻颈之交,自会为你安排,引到舍下。”
  李小环飘过一道幽幽的眼光,双手接过云笺道:“谢谢少侠安排,我们后会有期!”
  白影微闪,已失去踪 迹,她那轻功,确是不可轻视。
  李小环一去,长孙骥心头上,突然感到一阵空虚,这是他从前所未有过的!
  他眼光怔怔看着对方去向,默然无语,也说不出自己感受是一种甚么滋味?
  长孙骥闭目沉思,情绪陷入一种极为混乱的状态之中。
  他受不了忧郁情感侵袭,突然翻嘘气啃声,一阵长啸,这全是以他充沛的内功发出,啸声未了,霎时间,全堡中人影翻闪,齐向他立身处围来!
  他不由一惊,也深叹匡家堡防守之严!
  长孙骥虽是加入匡家堡已近一年,但这一年中,他却东奔西跑,到处飘荡,对堡中内部情形,并不十分了解。
  此际屋面上,翻身跃下两个人来,竟是银鹤堂堂主童湘与飞豹堂主“鬼牙掌”姜虚。
  两人一躬身道:“参见护法,不知有何甚么发现?”
  长孙骥一笑道:“一时气闷,伸展一下劲力,却不想惊动了两位堂主。”
  姜虚一笑道:“既然无事,我们先行告退了!”
  两人一躬身间,又同时离去。
  长孙骥正欲转身入房,忽听暗影里有人噗哧一笑!
  他一惊间,已心手并用,足踏六爻掠云步,扣住了那人手腕,这动作快得犹如闪电一般。
  那人一声娇叫:“骥哥哥轻一点,痛!”
  长孙骥抬头看去,竟是武卿云,忙道:“云妹!你还未睡?”
  武卿云用食指在脸上一划道:“避着自己夫人和别人鬼鬼祟祟的,你也不羞。”
  长孙骥微微一愕,情知方才情形,已落在她的眼中。
  忙笑道:“你见着了也好,免得以后又发生误会!”
  武卿云一笑道:“你放心吧,我才不会吃那一门子酸醋呢?”
  长孙骥一笑道:“你现在还不太懂!”
  “哼!我有甚么不懂,巴不得有十个八个在一起,那才热闹呢?”
  “那要多大的床才能睡觉?”
  武卿云小脸微微一红,笑道:“再不然咱们分家。”
  长孙骥笑道:“如何分法?”
  “各睡各的被,谁向谁看瞎眼!”
  她语声刚了,暗影中又有噗哧一笑道:“好主意!好主意。”
  姗姗走出一人,却是阎小凤。
  长孙骥道:“凤妹尚未休息?”
  阎小凤一笑道:“我在看你们演戏。”
  “这戏不是我要演的!”
  “我知道,哼!要不是,看我不一剑穿透你两个窟窿?”
  长孙骥被吓得舌头一伸……
  武卿云娇笑一声道:“凤姊姊,你的醋劲倒是很大的?”
  阎小凤一笑道:“你知道就好,以后可得小心一点!”
  武卿云做了个鬼脸,忽听暗处有人轻轻一声叹息。
  一条青影,已闪入隔院的西首房中。
  武卿云低声道:“这是秦姊姊,好像有甚么心事似的?”
  长孙骥一阵感触,心情又乱了起来。
  阎小凤这两日来的相处,已看出秦素娥的心思。
  於是向长孙骥道:“秦女侠也很可怜的……”
  长孙骥双目仰视天上浮云道:“世上有许多事情,明知对方可怜,但却无法解决!”
  阎小凤道:“骥哥哥有这个意思么?”
  长孙骥微微一怔,道:“我怎敢有负三位妹妹?”
  阎小凤道:“祇要骥哥哥不喜新厌旧,再讨几个何妨?”
  武卿云拍手笑道:“妙……妙!如此我们也可以称强斗胜,独霸一方,骥哥哥当堡主,我们分执内外堂,岂不威风凛凛。”
  长孙骥笑道:“云妹就是喜欢闹!”
  她哪知这一句玩笑话,以后竟成了事实?
  此际天色已亮,众人皆先后起身。
  孔二先生大笑道:“你们新婚燕尔,情话绵绵,连觉都不想睡啦?”
  三人面色微微一红,忙上前请安。
  此际“仙枴姥姥”“无影女”秦素娥“痲疯道长”等人,皆先后起身。
  匡家堡的大厅上,又摆下了很多酒席。
  “铁笔生死判”匡超仍执主位,众人喧嚷一番,已决定当日起程,分批前往西梁山“八卦门”。“仙枴姥姥”与“无影女”秦素娥及四女婢“追风剑客”武建德及妻子梁月华,四小徒,匡家堡银鹤堂堂主童湘“鬼牙掌”姜虚,为第一队。
  孔二先生“神偷”何六“侠乞”何三“痲疯道长”白虎堂主赵一山、青龙堂主王沖,为第二队。
  “铁笔生死判”匡超;天星帮主阎凤娇;万象堂主周非一;灵龟堂主纪全,及“铁笔生死判”的八大门徒,为第三队。
  “大同一怪”湛无尘,小和尚慧性,商隐陈宽仁,少侠白云飞,乞帮小帮主王六子,匡秀华,阎小凤,武卿云等一般小友为第四队。
  长孙骥因兄仇未报,耿耿於心,欲就便访查仇人下落,故单独而行!
  匡家堡祇留下地蛇堂主钱起与伏虌堂主,孙佈星等守堡。
  这时已是初夏季节。
  风儿吹在身上,已有点暖洋洋的感觉。
  在西梁山道上,现出一个儒衣儒服,风流潇洒的书生,急急向西凉山路赶去!
  天色已渐渐的暗了下来,突然一阵冷风,落下了丝丝微雨,远处传来一两声犬吠。
  那少年身形突然慢了,自言自语的道:“现在已是日落昏黄,傍晚时分,看样子赶不上宿头了?”
  竟自一转向,向犬吠方向行去!
  天色更暗了,雨丝儿也渐渐浓了起来。
  那少年一阵急奔,约一、二里地,发现前面有一座村镇,数十间砖瓦,形成一道小街。
  那少年轻轻唉了一声,皆因那街道寂静已极,听不到一点人声!
  原来那少年正是长孙骥。
  他自离开匡家堡一路西行,不数日工夫,已来到这小镇。
  长孙骥缓缓步入,见街口横立着一道围墙,中开一门,门头上写着:“徐家镇”三个大字。
  从门中直透街心,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
  他自言自语的道:“奇怪,难道这是一座死城不成?”
  他缓步走进,见家家正门大开,门框上印着白色的骨骼图形,双骨交叉,看来极为恐怖。
  长孙骥大是惊异。
  他自入江湖以来,从未见过这种场面。
  这难道又出了甚么秘密帮会,横行武林不成?
  他猛的一旋身间,向第一家门里窜进,迎面飘过一阵血腥之气。
  他为了怕发生意外,单掌一立,一转旋身,身形已紧贴墙壁,展目看去。
  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地面上平滩着几堆白骨,犹自染了鲜血。
  白骨!
  鲜血!
  这是谁弄的把戏?
  以眼前情况来判断,显然这些人死了并未有多久,这些人难道一点肉都没有,都是皮包骨血不成,或者是被甚么野兽吃了,但门框上的骨骼符号,又是甚么回事呢?
  长孙骥满腹狐疑,随又走向另一家屋内,情形仍然一样!
  这些人并无兵刃器械,显然皆是纯良的百姓,是甚么人心狠手辣,竟然对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下手,难道这些人皆有可死之道?
  长孙骥连跑了几家,除去人数多寡不同而外,情形皆是相同。
  他喃喃的道:“燕玲说得不错,这江湖上真是风险之极!不管是正道武林,或者是绿林草莽,竟然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辣!”
  这是为了甚么?
  他猛抬头间,只见一座大院,楼宇高耸,横立眼前。
  他想:“到这大院中去搜搜,或许可以发现到甚么!”
  长孙骥心念及此,已纵身向大院门首走去。
  那门口同样的印着一个白色骨骼图,大门两面,有两滩白骨红血堆子,向里走是一条白石甬道。
  长孙骥想:“看样子这尚是个富有人家,不知何故与武林中人结了冤仇?”
  他正走间,忽闻不远处的花丛之中,发出一声呻吟……